『r睿文晟语s』【原创】明珠泪

一楼致度娘,睿晟,还有众亲~
好吧,偶手痒,偶自虐,这文绝对是个意外,不定时更,非虐心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01 21:44:00 +0800 CST  
打个广告先~都是偶写的坑
《此情不灭,莫失莫忘》:http://tieba.baidu.com/p/1190428860?pn=1
《此情不灭,莫失莫忘》番外篇·古代:http://tieba.baidu.com/p/1240243469
《此情不灭,莫失莫忘》番外篇·现代:http://tieba.baidu.com/p/1240244324
本文的讨论楼: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
待会会放一小段~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01 21:57:00 +0800 CST  
楔子
你说过,我是你的命
你又可曾知道,你也是我的一切
如果回到当初,我一定还会选择爱上你
如果回到当初,我一定更加小心的保护你
只可惜,世上没有如果,而我们,又能否回到当初呢?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01 22:25:00 +0800 CST  
第一章
“格格,您要上哪去呀,好歹先把披风披上”
“格格,我的小祖宗,您慢点,别摔着了”
“格格,王爷已经去给万岁爷请安,马上就会回永和宫了,咱们回去等吧,您这样跑出来,万一受了凉,才子美女们可担当不起呀!”明月彩霞分别拿着手炉和披风,尾随着四大才子,一同追逐着一道正快速向御书房移动、对他们的呼唤置若罔闻的身影,虽说他们家格格身子骨虚弱,可她一跑起来,他们六个根本追不上,一点都看不出是个长年与药罐子为伴的主……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欠揍,写了这么点,居然敢放上来,先晚安了,明天继续~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02 00:03:00 +0800 CST  
其实偶的思路也是很好猜的,相信好多位亲都猜到六六大顺在追的会是谁了吧~

御书房
乾隆认真的翻阅着面前的奏章,虽然一直相信儿子的能力,但永琪的表现还是让身为父亲的九五之尊眼前一亮——不愧是他最宠爱的儿子,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帝王之才!
“永琪,这一次江浙的盐务整顿,你处理得相当好,就连朕之前没有考虑到的地方,你都注意到了”“谢皇阿玛夸奖,儿臣深知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需要皇阿玛的指点和教诲”“朕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勤勉谦卑的性格,这也是身为帝王所必须具备的”“皇阿玛过誉了,儿臣愧不敢当”公事公办的回答,不带一丝情绪,看着那越躬越低的身子,乾隆心中一阵难过,永琪,朕最引以为傲的儿子,是朕错了吗?如果当初朕再坚决一点,站在你这边,你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为父的心思,善解人意如永琪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只是,对于整个皇宫,他已经死心了,如果不是还有那唯一的希望,他早就自我了断了:“皇阿玛,您如果没有其他吩咐的话,儿臣就先行告退了”“嗯,去吧”正准备扬手的乾隆突然想到一件事,“因为这次的盐务整顿,你也离宫好几个月了,这样吧,朕准你一个月的假期,你好好休整一下,也好好陪陪那孩子吧”
“谢皇阿玛恩典”自进入御书房以来,只有这一句话带有情绪,也最响亮,看来,如今真的只有那孩子才能牵动冰山荣亲王的情绪了,乾隆摇头苦笑,没想到身为一国之君的他,竟也到了这种地步
永琪刚刚退出御书房,便听到小路子大声喝斥道:“大胆奴才,竟敢在御书房前大声喧哗,惊扰万岁爷的圣驾!”“奴才(奴婢)该死,请路公公恕罪!”咦,这不是六六大顺的声音吗,难道……
“阿玛!”没等永琪有所反应,一道幼小的身影便挣脱了小蚊子的怀抱,快速扑入永琪的怀中,“贝贝好想你!”
脸上的线条顿时柔和了起来,永琪抱起怀中小手小脸蛋已然冰凉、还喘着气的小人儿,整了整她略显凌乱的头发:“贝贝怎么跑的这么急,为什么不多穿件衣服,万一着凉了怎么办?”粉嫩的小嘴迅速不满的嘟了起来,“贝贝只是想快点见到阿玛啦,阿玛都离开贝贝好久好久了,就不会想快点见到贝贝吗?”
“想想想,阿玛最想就是贝贝了,可是,如果贝贝因为急着要见到阿玛而着凉生病的话,阿玛会担心死、自责死、心疼死的,贝贝舍得让阿玛这样吗?”小人儿搂紧永琪的脖子,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贝贝不要!贝贝会乖乖穿衣服的”识相的明月彩霞立马给小主子围上披风、递上手炉“贝贝好乖,走,咱们回永和宫去!”脸上的笑容无比温柔,与前一刻在御书房中简直是判若两人,小路子心中感慨万千,也对,当今世上,除了小格格,还有谁能牵动冰山荣亲王的情绪呢?

本文的讨论楼: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谢谢支持偶的众亲!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03 00:30:00 +0800 CST  

永琪抱着女儿,缓缓的走在御花园的小径上,听着女儿唧唧咋咋的汇报着表现:“阿玛,您不在家的这段时间,贝贝天天都会很认真的完成功课哦,紫薇姑姑每次进宫检查贝贝的功课,都夸贝贝聪明、进步快”“那当然,阿玛的贝贝可是又乖又聪明的”永琪轻轻的捏了捏女儿的小鼻子,敏感的发现,女儿似乎瘦了
“彩霞,本王离宫这几个月,格格可有生病?”永琪自知,女儿十天不生病已属奇迹,可一想到女儿这几个月受尽病魔折磨之时,自己却在千里之外懵然不知,冰冷的语气里便平添了几分薄怒
这样的王爷,让伺候他们父女的六六大顺也不寒而栗,敏感的贝贝察觉到父亲的不悦,怕六六大顺会被罚,马上嗲声嗲气的撒娇道:“阿玛,贝贝很好,有乖乖吃饭吃药的,您这样对身子不好,还会吓到六六大顺的”永琪疼惜的看着女儿,心中的怒气烟消云散,孩子从小就是在药罐子里泡着长大的,尽管每每宫里进了上好的药材都会往永和宫送,往她的肚子里送,可这眼看都已经足六岁的人儿,看上去还像个不足五岁的孩子,偏偏还生的这么乖巧懂事、聪敏伶俐,就像她——怎么能不让人格外心疼呢?
“阿玛,咱们赶紧回永和宫好不好,额驸叔叔说今天会给贝贝带个蝴蝶风筝的,贝贝好想快点看到~”“什么额驸叔叔,傻贝贝,是姑父”“可贝贝觉得额驸叔叔比较好听”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小嘴也越嘟越长,永琪拗不过她,便听之任之、不再纠正——永琪知道女儿其实更喜欢燕子风筝,从前还一度什么东西都喜欢弄上燕子图案,后来有一次,贝贝不知从哪弄来一张燕子图,他看着燕子图愣了半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自此之后,贝贝只要见到一点点有燕子图案的东西,便会发脾气、闹别扭——这是他敏感的女儿保护阿玛的独特方式,得女如此,他又怎么舍得对她诸多要求呢?

这篇小文计划是写成短篇的,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住,带上本文的讨论楼: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晚安!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06 00:19:00 +0800 CST  

第二章
父女俩刚踏入永和宫,差点被一名宫女撞上,宫女才说完“王爷恕罪”,便憋见站在他身边的贝贝,立马大喊:“娘娘,福晋,找到小格格了!”被宫女这么一喊,永琪才注意到整个永和宫里的宫人乱作一团,似乎很着急的在找着某位突然不知所踪的主子——眯着眼看向自知闯祸、不敢抬头的女儿,永琪心中了然,如果不是因为病弱,她简直是自己生母的翻版
“好啦,阿玛陪你去请罪,只是待会要回书房罚抄十遍《礼运大同篇》哦!”“那么多?”贝贝抬起头,用哀求的眼神看向父亲,“贝贝今天还要放风筝呢,能不能减少一点啊?”“一个字都不——能——少——”永琪蹲下来与女儿平视,郑重的表明立场,“而且在罚抄完毕之前,你哪都不能去”说完,就冷着脸拉着小嘴扁的跟鸭子似的的女儿到正厅向母亲愉妃请安
愉妃看见日思夜想的儿子领着突然不见了的孙女出现在面前,真是又高兴又生气,上前扶住准备跪下行礼的儿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永琪,我的好儿子,你终于回来了,听你皇阿玛说,你这一次盐务整顿的表现非常出色,他对你非常满意,正考虑着要大大奖赏你一番呢!”“额娘,为大清效劳乃儿子的天职,儿子这次只是尽了自己的本分,当不起皇阿玛的赏”冷冰冰的一席话,将愉妃心中兴奋的情绪浇灭了一大半,愉妃讪讪的微笑着往后退了一步,六年了,尽管儿子孝顺如昔,却不会说一句甜言蜜语逗额娘开心,更没有笑过,除了公务,就一心都在女儿身上,“乐曦,你怎么一声不吭就溜出去了呢,因为你,整个永和宫都乱成一团,你额娘都急得哭了” 乐曦正是贝贝的大名,还是当今皇上亲自取的
“娘娘息怒,乐曦知罪,请娘娘责罚”贝贝低着头毕恭毕敬的跪了下来,一直站在愉妃身后不发一言的荣王福晋,索络罗·欣荣,见此情景立马上前道:“额娘,欣荣没事,孩子回来就好了,况且王爷也回宫了,这么值得高兴的日子又何必让大家不愉快呢”说着便蹲下来想把孩子扶起,可贝贝仿佛跟她作对似的把身子弯的更低,让欣荣顿感尴尬,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呢
“额娘教训的是,儿臣这次回宫一定会好好教育乐曦的,请额娘放心”此言一出,让身为孩子嫡母的欣荣心中更不是滋味,王爷,难道欣荣做的还不够多吗?
永琪向额娘行完礼,也不管眉头深锁的愉妃婆媳作何反应,拉着孩子转身离开了正厅……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06 23:59:00 +0800 CST  

京郊,净莲院
住持静思师太领着几个弟子站在寺院大门口,视线沿着官道的方向向远处望去,不消一会,官道上出现了两匹慢跑中的马,一匹马上坐着一位与静思师太年纪相仿的老尼,另一匹上则坐着一位戴着面纱、打扮相当素净的年轻女子,两匹马很快便停在了众尼的跟前,老尼率先下马与静思师太见礼:“阿弥陀佛,大师姐,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吧?”
静思师太微笑着点点头:“师妹,你呢,身子骨还硬朗吧?”寒暄间,年轻女子来到老尼的身后向静思师太行礼:“云娘见过静思师太”“师妹,这就是你心中提到的,幼年曾被你收养,十余年后有缘重逢,之后便一直跟在你身边的云娘?”虽然面纱遮挡着半张脸,但依旧掩不住女子的花容月貌,和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静思师太心中暗叹,命中注定该有一段开始虽坎坷、却最终美满的姻缘的女子,何以要跟随着自己的师妹日夜与青灯木鱼为伴呢?
老尼看着师姐的眼神,知道云娘的事情已然引起了师姐的关注,“师姐,咱们进去再说吧,静慧这次准备在您这多留一些时日,向师姐讨教佛理”“师妹你过谦了,来,咱们进去再说”

紫禁城,永和宫
下朝后立马拿着他一家三口亲手做的一只蝴蝶风筝,匆匆赶到永和宫的尔康额驸,意外的被告知小格格因为今天偷溜出永和宫,被刚好外出回宫的荣亲王逮个正着,现在正被王爷禁足在书房,还要罚抄。尔康额驸失笑,只好把风筝交给宫人代为转交,转身离开,偷溜、罚抄,这怎么那么像某位伟大人物的行事作风呢,怪不得人家都说,孩子的性子都是一半随父,一半随母,真是造化弄人……
而此时的书房中,永琪正手把手的教女儿描出对六岁的孩童来说还有些吃力的《礼运大同篇》,曾几何时,他也这样捉着某人的手描着《礼运大同篇》,那是他们第一次亲密的几乎脸贴脸——“阿玛阿玛,这四个字好难写哦,就是念鳏寡孤独吗?”女儿的提问拉回了某人正渐渐飘远的思绪,“是的,贝贝好聪明!”看来,紫薇费煞苦心编出来的童蒙歌谣还是挺有成效的,“来,阿玛再仔细的写一遍给贝贝看”说着,便抽出一张白纸,慢慢的写上“鳏寡孤独”四字
贝贝盯着那四个“看起来好难写”的字,回忆起紫薇的话,突然冒出一句:“阿玛,这四个字里头,咱们占了几个?”闻言,永琪半蹲着心痛的看向孩子,尽管这么多年,他什么都不愿多提,可敏感纤细的女儿还是察觉到了,就在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的一刻,永琪紧紧的抱住了女儿,孩子啊,阿玛到底该不该告诉你这一切呢?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09 00:37:00 +0800 CST  
等了半天才发现没更上,再传~


“傻孩子,说些什么呢”话虽如此,眼泪却诚实的流下,万幸的是,没有被年幼的贝贝发现,“阿玛有福晋,贝贝有母亲,咱们父女怎么可能会是鳏寡孤独”“可为什么阿玛和额娘都不像紫薇姑姑和额驸叔叔那样相亲相爱的呢?”永和宫的宫人们都在私下里讨论,荣王和福晋形同陌路,“而且,而且,额娘也不像紫薇姑姑疼东儿哥哥那样疼贝贝,他们都说,他们都说……”说着说着,孩子的说话渐渐带着哭腔,抽搐声也越来越大
“乖乖,贝贝别哭,听阿玛说”永琪松开女儿,捧着她的脸,郑重的说道,“贝贝和阿玛都不是普通人,我们姓爱新觉罗,这个与生俱来的姓氏,所赋予我们的,是守护大清江山的重大责任,贝贝已经六岁,是个小大人了,要学会承担责任,不能整天想着谁疼你谁又不疼你,听见了没?”
“哇……”听完永琪的一席话,贝贝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阿玛,你不诚实,贝贝讨厌你!”用袖子胡乱擦着自己脸上的泪水,贝贝使劲推开永琪,跳下椅子转身向卧室跑去,明月彩霞见状,迅速尾随而去
永琪跌坐在地上,不理小蚊子、小虫子的搀扶,默默的盯着女儿消失的方向,孩子,不是阿玛不诚实,而是,阿玛还没有勇气面对那已成过去的事实,没有决心去忘记已经不在了的那个,曾爱阿玛如生命、亦赋予了你生命的女子……

第三章
随着旭日初升,净莲院内响起了规律而清脆的钟声,晨读开始,众弟子在静思、静慧两位师太的带领下,诚心的敲着木鱼、念着佛经,而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有一人显得特别突兀,那便是近日随静慧师太来到净莲院交流的云娘——她的突兀并不在于言行举止,而是那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和永远遮挡着半张脸的面纱——既未落发,就代表着尘缘未了,既尘缘未了,缘何又能随着身为主持的静慧师太到净莲院交流?
晨读结束后,云娘随着静慧师太离开佛堂,回到二人暂住的院子,“师太,如果没什么吩咐,云娘就下去继续诵经了”见师太闭目,未作任何回应,云娘便悄悄的转身准备离开,“云儿,你准备看到什么时候?”
“师太,您这是什么意思,云儿听不懂” “怎么,随着贫尼念了五年的佛经,还记不住佛门的戒律吗?那好,贫尼问你,你准备每天到后山遥望过去到什么时候?”云娘闻言惊愕的回头,正对上师太心疼的眼神,师太怎么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后山遥望“过去”的?
“云娘,既然你放不下过去,为什么不鼓起勇气回到当初摔倒的地方,查明真相,为自己还一个清白?”“云儿不敢”“云儿,你我虽有缘,对佛理,你也颇有慧根,可你命中注定与佛门无缘,你又何必强求呢,孩子,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去吧”
“师太,时隔已六年,尘世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您让云娘回哪里去”云娘深深的低下头,泪水如断线珍珠,一滴滴的拍打着一尘不染的地面,突然,云娘双膝跪地,“师太,云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求师太不要赶云娘走!”“阿弥陀佛,世间万物皆有自己的造化,云娘,不要流泪,贫尼不是赶你走,尘世间的路,本就没有人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办,你只要随着自己的心意走,佛祖自会引领你回到本来的道路上的”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11 00:16:00 +0800 CST  
其实,偶真的不想虐,原谅我~


“师太……”云娘跪行到静慧师太跟前,趴到她的怀中嚎啕大哭至筋疲力尽,师太则慈爱的看着累极的云娘慢慢睡去,“阿弥陀佛,如果云娘注定无法从这段牵绊至深的尘缘中获得幸福,我佛慈悲,还请佛祖早日切断这孩子的尘缘吧”
“阿弥陀佛,师妹此言差矣”静慧师太抬头一看,静思师太早已立于房门前,“师姐——”“师妹你不会看不出来,这孩子是个有福之人”“阿弥陀佛,师姐,这孩子自幼历经磨难,怕是熬得过一劫,逃不过下一劫”“这就要看这孩子的决心与造化了”

紫禁城,永和宫
荣亲王与小格格之间的冷战已经持续了好多天了,谁都不知道,两位主子到底是怎么了,况且,由于小格格近日食欲大减,令本就苍白如纸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这让时刻随侍在旁的六六大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作为嫡母的欣荣福晋深感事态的严重,为免有流言传出,不仅对所有宫人下达封口令,还变着花样的做各种好吃的往孩子的房间送去,尽管她知道这些东西不会被送到孩子的嘴里,她也必须把嫡母的身份扮演好——毕竟六年以来,永琪为了不让她有机会“意图不轨”,从不让她和孩子有独处的机会,更不会让孩子碰一切要经过她才会到孩子面前的东西——有时,她也会觉得很累,但只要一想到这些都是作为正室、特别是未来国母的责任与代价,她就觉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身为亲王嫡福晋,我怎么可以被这些小儿女的情绪影响到呢”欣荣小声的给自己鼓劲,深吸了一口气,便领着宫女们往乐曦的房间走去,正好看见气呼呼的乐曦从房间里冲出来,紧随着不住的道歉的六六大顺:“格格,您这几天都吃得这么少,还是先吃点什么再出去吧”“你们,都别管我,我就是要去找皇玛法问清楚,你们别想拖延时间”眼看乐曦就要走到永和宫大门口了,六六大顺见劝阻无效,就索性手拉手围成圈,把乐曦围在中间,让她动弹不得,“格格,得罪了!”
“你们!”乐曦气的站在原地直跺脚,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在欣荣眼中,居然像极了她,这让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怒气,为什么,你人都不在了,为什么还这么阴魂不散:“乐曦,你怎么可以在这大吼大叫的,成何体统!”
“我要去找皇玛法,你们谁,谁都别拦着我”强忍着渐渐变得紊乱的气息,乐曦毫不示弱的瞪着嫡母,“放肆!本福晋可是你的额娘,居然敢顶撞我,快给我过来!”“我不!你根本就不是贝贝的额娘,贝贝的额娘都不知道在哪!”憋在心中许久的话说了出口,泪水也如溃堤般汹涌而出,在场的宫人闻言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气氛顿时降到了冰点
“什么?!”欣荣气结,“是!我欣荣怎么可能是你的亲生额娘,想我索络罗家的血统如此高贵,本福晋又怎么可能生得出来你这种满身市井陋习的女儿呢!”
“什么叫做满身市井陋习?”乐曦开始抽搐,气息也越来越紊乱,胸口也隐隐作痛起来,“哼,这倒要问你那位生长于民间的紫薇姑姑了,本福晋是旗人,自幼出入宫闱,又怎么了解市井之事呢?”语气中充斥着轻蔑与不屑,生长于深宫之中的乐曦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使尽全身的力气朝欣荣大吼:“我不许你这么说我亲额娘!”话音刚落,乐曦便表情痛苦的晕倒在一旁的小蚊子怀中……

可怜的娃娃~各位讨论楼见(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pn=2)!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12 22:11:00 +0800 CST  

第四章
“哎~”看着在下人们的陪伴下开心玩耍的东儿,永琪又叹了一口气,让坐在一旁的尔康实在看不下去了:“哎,兄弟,你今天可是已经叹了好多回的气了,怎么,你和你家小格格的冷战还没结束啊?”“你错了,是孩子她不理我”荣亲王坦白道,“我知道贝贝在想什么,只是,与其让她小小年纪就和我这无能的阿玛一起承担痛苦,还不如让她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你觉得这真的对孩子好吗?”原本守在儿子身边的紫薇,不知何时来到了二人跟前坐下,“这六年来,虽然你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了贝贝身上,可对于孩子来说,这阿玛和额娘是缺一不可的,这种滋味,我太清楚了”
“可欣荣已经把本属于她的位置占据了,我怎么可能再眼睁睁让欣荣把孩子心目中属于额娘的位置也占据了呢?”康、薇相对无言,六年来,他们都很默契的不提起那个名字,紫薇看着永琪眼神里那深刻的痛楚,想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心中也揪痛起来,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如果没有我的好姐姐、好哥哥,我哪有今天的幸福?
注意到紫薇看永琪的眼神,尔康知道自己的妻子又在胡思乱想了,暗自叹了口气,拍了拍永琪的肩膀,“兄弟,你的贝贝遗传了父母的聪明,又那么敏感,更小的时候也许会把你的福晋当成自己的亲额娘,会因为她的疏远而伤心,可宫里的悠悠之口谁堵得住呢,我想,她大概早就知道欣荣福晋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了,你这个如假包换的阿玛,贝贝可是你和她爱情的唯一证明,你们该是互相安慰、互相扶持的,又何苦什么都瞒着她呢”听了康、薇的话,永琪沉默了,也许,真的该这样吧
突然,一声稍显尖锐的大叫响彻整个学士府后院:“王爷,大事不好了!”众人都被一叫吓到了,等大家回过神来,一身太监服的小虫子已然泪眼汪汪的跪倒在永琪面前:“王爷,您快回宫吧,小格格刚刚在永和宫晕过去了”
两耳只听见“嗡”的一声响,永琪单身拎起小虫子,声音颤抖:“你再说一遍!”“回王爷,小格格刚刚突然闹脾气说要去找皇上问清楚,奴才们正想尽办法阻止小格格,没想到被欣荣福晋撞见,小格格跟福晋顶撞了几句,福晋说了些对咱们两位格格不敬的话,小格格气不过,就晕过去了,呜呜……”“咱们两位格格”是六六大顺对从前漱芳斋两位主子的称呼,“小格格的脸色从没有这么难看过,奴才们六个已经分头行事,常太医此刻应该已经在永和宫给小格格治疗了,请王爷火速回宫吧!”
小虫子哭哭啼啼的禀报完,永琪已是愣在当场、眼神涣散,紫薇绞着手帕、眼眶红红,尚能冷静的尔康吩咐好下人们分头准备,伸出双手分别晃了晃兄妹二人,“咱们还站在这做什么,赶紧进宫去吧!”
心急如焚的三人分两辆马车火速赶往宫中,为抓紧时间,康、薇二人均在马车上换官服。由于出宫时已向守门将士打过招呼,将士们远远看见学士府的马车便主动给予放行
当三人到达永和宫的时候,永和宫上下早就忙翻了天,愉妃婆媳站在庭院里,不时焦急的朝贝贝的房间张望,永琪一见欣荣,怒不可遏,快步上前不由分说就甩了欣荣一巴掌:“如果我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的,我爱新觉罗永琪发誓,不要命也要你们整个索络罗家族给我的女儿陪葬!”

五爷生气了,后果很严重~还是讨论楼见吧(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pn=2),各位晚安!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13 22:48:00 +0800 CST  

突如其来的耳光让一向高贵优雅的欣荣福晋毫无仪态可言的跌坐在地上,捂着灼痛的脸、欣荣惊愕的看向永琪:“王爷”“永琪,你怎么可以为了一点小事,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欣荣?”怒气攻心的愉妃手捂胸口后退了两步,这还是她那自小温润如玉的儿子吗,“你这是要气死额娘吗?!”眼看“战争”一触即发,康、薇上立马前拉住永琪,尔康低声在耳边劝道:“你冷静点,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孩子更重要的吗?”
永琪挣脱二人的手,转身往女儿的房间走去,即将跨进房门的之际,永琪停住了脚步:“额娘,儿臣今日才明白,原来在额娘心目中,您唯一的孙女的死活竟是一件小事,甚至还比不上您的儿媳妇受一点皮外伤”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步入了房间,徒留一脸悲戚的欣荣,和呆呆的望着儿子背影消失之处的愉妃
三人刚踏入卧室,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味,小小的空间里充斥着让人窒息的紧张感,分明透露出病榻上人儿的病势是何等的不容乐观,尽管心急如焚,三人还是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众太医的施救工作,生怕耽误了孩子的治疗。经过两个时辰的治疗,作为治疗主力的常寿太医终于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满布的水珠,从“战线”上退了出来
“常寿,贝贝怎么样了?”“启禀王爷,乐曦格格的体质本就较常人羸弱,加上长年郁结在心,此次怒火攻心,病势汹涌,以致发起了高烧,经过臣及众太医多管齐下的及时治疗,状况虽然暂时稳住了,若此十天之内热度不能完全退下,后果不容乐观”尽管心中明白女儿病情严峻,可永琪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常寿是何许人也,居然对孩子的病情如此没有把握,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救救我的孩子吗?”“除非能找到一味关键的药”“什么药?”常寿拍了拍胸口,但笑不语
看着常寿的动作,永琪了然,常言道,心病还须心药医,看向床上脸白如纸、不见一丝生气的女儿,心中凄然,贝贝,你需要的心药,何尝不是阿玛所需要的呢?
在永和宫守候到傍晚,代替永琪应付了一波接一波关心孩子状况的长辈,疲惫的康、薇方从永和宫出来,刚坐上马车,紫薇便再也抑制不住,扑到尔康怀中哭了起来:“尔康,我好恨小燕子,好恨好恨她,永琪这么爱她,贝贝这么需要她,她怎么就狠的下心丢下自己的女儿先走了呢?”尔康拥着妻子,仰头忍住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紫薇,你恨错人了,可恨的该是拆散他们一家三口的老天爷啊!”

那个,今晚是两更~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14 21:21:00 +0800 CST  

穿过一条回廊,紫薇眼看着静思师太进了一个房间,便加快脚步跟上,不远处的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让措不及防的紫薇撞上了走在后面的一位,“哎呦!”二人同时跌倒在地
“小姐!”看见紫薇跌倒,金锁小跑着来到她跟前,却没注意到另一位倒地之人浑身抖了一下,愣在当场,“小姐你没事吧,怎么就跌倒了呢”“是我不好,一时没注意,还撞到人了”
被金锁扶起的紫薇见被撞的人仍跌坐在地上,看到一身尼姑打扮却留着一头长发、戴着面纱,料想她便是今天要剃度之人,心中愧疚更添几分,“不好意思,这位小师父,是不是撞到哪了,能起来吗?”
“哦,不用不用,是贫尼不小心,冲撞了格格”避开紫薇和金锁的目光,云娘迅速的整理好自己便起身离开,她们怎么会在这,难道是佛祖想要考验我吗?
就在云娘准备踏入众尼所在的房间之际,一只手拦住了她的去路,“不好意思,这位小师父,能不能麻烦你抬起头来”柳红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人,方才她尾随金锁到此,第一眼就被这个戴着面纱的女子所吸引住了,并不是因为她的穿着打扮让她觉得奇怪,而是因为她长得像一个人,“柳红,怎么了?”“没什么,紫薇,金锁,难道你们不觉得这位小师父长得很像咱们的一位故人吗?”经过柳红的提点,紫薇忽然想起一点,对,她刚刚叫我格格,她怎么知道我是格格?难道……
“阿弥陀佛,不知几位施主有何要事需要贫尼的徒弟帮忙呢?”眼见云娘马上就要露出破绽,静慧师太出言解围,“贫尼和小徒并不是净莲院的人,如果几位有什么需要,还请找其他小尼帮忙吧”
云娘趁机走到师太身边,并刻意低头,见云娘刻意回避自己,柳红心中疑窦更甚,出言试探道:“我们这次来是想请净莲院的众位师父帮忙诵经祈福的”“不知道施主是想为家中哪位祈福呢?”“是我的侄女,当今圣上第五子,荣亲王永琪的唯一的女儿,乐曦格格”看出柳红用意的紫薇全力配合着,“净莲院是佛门清净地,也难怪师太不知道乐曦格格病危的消息”
听到紫薇的话,云娘只觉脚下一软,幸得一旁的清心及时扶住,女儿,他唯一的女儿,我们的女儿,怎么就病危了呢……一行泪水悄然滑过脸颊,被眼尖的柳红看到了,突然上前握住她的手,“这位小师父,你怎么哭了?”云娘被迫抬头与柳红对视,熟悉的大眼睛,透露出满满的哀求,柳红,算我求你了,别逼我行吗?
六年的日夜相伴,感情是何等的深厚,一个眼神,便解开了柳红所有的疑惑,原来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没有死,箫剑怎么可能会让你死……

刚刚开了个小玩笑,想让剃度顺利进行来着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15 20:56:00 +0800 CST  

二人默默的对视了好一会,柳红终究是松开了手,只要是你的选择,我都会支持的,只是,你就不想回去看看你的孩子吗?云娘几不可见的摇摇头,不了,我和他回不去了,又何必打扰彼此的生活呢,只要你们活的好好的,我就会好好的——彼此交换了眼神,柳红忍住泪水,黯然的退了出来,“紫薇,我,认错人了,咱们先离开吧,等剃度结束,咱们再请众位师父为乐曦祈福”我不想看到亲眼小燕子落发啊!
柳红态度的突然转换让紫薇越想越觉得可疑,诵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眼看着静思师太一手捻起一撮头发,一手拿着剃刀向头发靠近,紫薇觉得心中有一把越来越响的声音在呐喊,她不能剃度,不能剃……

紫禁城,永和宫
“小燕子!”满头汗的永琪猛的从梦中惊醒,先伸手探探女儿的额头,还在发烧,亲自替女儿换了额头上的毛巾,永琪注视着女儿憔悴的面容出神,他又梦见了她,躺在血泊中、面容苍白的她用无比哀伤的眼神看着自己,永琪,求你好好守护我们的孩子,“小燕子,你是不是很怨我?”
“额娘,不要走,不要丢下贝贝,额娘,额娘……”一行泪水从眼角渗出,孩子的呓语唤回了正出神的永琪,“贝贝,孩子,贝贝,你醒醒,阿玛在这”贝贝缓缓张开眼睛,“阿玛,不要吵,贝贝还想跟额娘说说话呢”想到常寿嘱咐,不要让孩子多睡,多跟她说话,激起她的求生意志,“贝贝,不要睡,阿玛给贝贝说额娘的故事好不好?”
“额娘的故事……好,贝贝好想听,阿玛从前什么都不说的”永琪轻轻抱起孩子,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对不起,贝贝,是阿玛不好,只要贝贝喜欢,阿玛以后天天给你讲额娘的故事”

京城南郊,净莲院
紫薇举起御赐的金牌令箭,神情严肃,“这是当今圣上御赐的金牌令箭,见金牌如见皇上”一屋子的尼姑立马停下手上的动作,匍匐在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紫薇顾不得让众人起身,几步来到云娘的跟前,“姑娘怎么称呼?”“回格格,小女子俗名叫云娘”“云娘,本宫今日并不是有意阻拦你剃度,只是有件事务需要你的帮忙,所以这头发今天剃不得”小燕子,我知道是你,不管你当初因为什么而离开,今日我一定要用我的方法将你留在身边……

好吧,偶欠揍,亲们拍我吧(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pn=3)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15 22:32:00 +0800 CST  

“那么,敢问格格,小女子与格格素未平生,格格又何以认为一介于佛门清净地带发修行的民女,能为格格解忧呢?”言语间,不带一丝感情,紫薇,原谅我,如今的我凭什么再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呢?
“我……”紫薇语塞,一向才思敏捷的她,刚刚一时情急出此下策,却没来得及编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就这么沉默的半蹲着,见紫薇不语,云娘转过身去扶起静思师太的双手,“格格,地上阴凉,长跪可是会受寒,得腿疾的,还请格格大发慈悲,让众位师父起身吧”经云娘一言,紫薇顿感尴尬无比,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众位师父平身吧,紫薇让众位受罪了”“贫尼(小尼)不敢,谢格格恩典”
“还请紫薇格格上座,待贫尼完成此番剃度,再与格格商讨祈福之事的细节吧”静思师太躬身做出“请”的手势,“这……”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不甘的紫薇一直瞅着眼前无比谦卑的云娘,在金锁的搀扶下上座
剃度仪式再一次开始,静思师太从托盘中拿起剃刀:“云娘,你可想好了,这一刀下去,你与此生的尘缘就会一刀两断了”“云娘明白,有劳师伯了”云娘闭上眼,合掌置于嘴鼻之前,“阿弥陀佛”“等等”这回是刚刚一直不发一言的金锁,“小姐,东儿少爷还小,性子淘气了些,不好管教也是人之常情,您不过是想找个性子沉稳又品行端正之人来帮忙照料,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经营会宾楼多年,金锁的嘴上功夫比起自家小姐,又是不同风格的厉害
紫薇感激的看看金锁,故意清了清嗓子,又瞪了眼金锁:“不错,就是这样,我第一眼看见云娘,就觉得喜欢,不知道云娘是不是愿意暂缓剃度,随我回学士府呢”说完,紫薇起身走近云娘,凑到她耳边,用只有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请求道:“就当是你了断尘缘之前,给咱们姐妹最后一段相聚的时光,好不好?”闻言,云娘睁大了双眼,泪水滑过脸颊,浸湿了面纱,紫薇,你这又是何苦呢?

第六章
俗语有云,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用之于乐曦身上就最贴切不过——在常寿太医每日亲自汤药侍奉,永琪寸步不离、有求必应的悉心照顾下,病发后第七天,病情总算稳定下来,起色却不太明显
“常寿,你还有什么好法子吗?”心疼的看着被病魔折磨了数天的女儿,永琪突然向身边的常寿问道,明明能用的药都用上了,为什么还是没什么起色,“我已经听了大家的劝,把小燕子的事情都说给孩子听了,接下来还能做什么”“臣以为,不妨宣学士府的东儿少爷入宫,陪陪小格格说话”“就是!我怎么没想到呢?贝贝平时总是盼着东儿哥哥能陪她玩的”永琪的脸上透出一丝难得的兴奋,“马上派人去学士府,就说荣亲王邀请紫薇格格明日带同小少爷一同入宫小聚!”

学士府
当消息传到的时候,东儿正和新入府的云嬷嬷学着玩民间小玩意,“云嬷嬷,东儿明天可不可以给贝贝妹妹也带一个,带一个……”“是陀螺,东儿少爷”“嗯,陀螺,以前的嬷嬷都不知道这么有趣的玩意,她们整天就知道板着脸教训我说,这个不可,那个不可的,还一天到晚都要我读书,我都要被烦死了……”
说了一大通,东儿发现云嬷嬷不但没有训斥自己,还微笑着看着自己,这倒让他不好意思起来,他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嘻嘻,云嬷嬷,东儿是不是太聒噪了”“怎么会呢?东儿少爷这么活泼可爱又聪明,嬷嬷喜欢都来不及了”“真的吗?那嬷嬷,你能不能给东儿讲一点民间小故事,东儿想明日入宫讲给贝贝妹妹听”“当然可以啦,东儿少爷真是个好哥哥,只要少爷能记住,要嬷嬷讲多少都可以”
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二人互动的紫薇,露出了近日少见的笑容,也许,自己再努力一把,不久的将来能看见的,就是母女二人在阳光下嬉笑的景象,“这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期盼呢,我的好姐姐”

不知道这样的处理,众亲满意否?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pn=4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16 23:40:00 +0800 CST  

翌日,当一身正装的东儿随着额娘来到永和宫贝贝的卧房,正好看见贝贝举起小碗“咕嘟咕嘟”的喝着,不一会就把碗里的东西喝光了,一旁的永琪一手接过碗一手往孩子嘴里塞了块蜜饯,“贝贝真乖,一下子就把药喝完了,比你东儿哥哥强多了”
“阿玛,是紫薇姑姑和东儿哥哥!”看见紫薇母子,父女二人均笑逐颜开,东儿小跑着来到床前,献宝似的从袖袋里掏出一双陀螺和绳子:“贝贝,你看,我给你带来了好玩的东西,这一份是你的”“谢谢东儿哥哥,这是什么?”“这叫陀螺,是一种民间的小玩意,可好玩了”
“这个,你们学士府还有人教东儿这个”永琪很好奇,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学士府里下人懂的各种玩意,没有他和尔泰不知道的,“是我前几天新招进府的一位嬷嬷交给东儿的”“新进府的嬷嬷?”“是呀,舅舅,云嬷嬷她可厉害了,懂可多好玩的东西,还知道好多佛理小故事,都好有趣的……”一听别人提起云嬷嬷,东儿就来劲,张嘴说个不停
“你怎么给孩子找个民间的嬷嬷,妥当吗?”东儿作为学士府的嫡长孙,又是当今圣上的外孙,教育问题自是相当谨慎的,“你放心吧,这个人绝对信得过”“噢?”
“哥哥,云嬷嬷长什么样,她漂亮吗?”“嗯……这我就不知道了”“为什么?”“因为云嬷嬷都是穿着尼姑的衣服,披着长发,而且不管干什么一直都带着面纱,不过,云嬷嬷的眼睛好大好漂亮,就像,就像……”东儿转动着眼珠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就像什么呀?”贝贝摇着东儿的一只手臂,好奇的瞪大眼睛盯着东儿,东儿跟贝贝对视了一下,“哦,有了,就像贝贝的眼睛一样漂亮!”

众位会不会好奇,荣亲王听到东儿的话会作何反应呢?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17 16:57:00 +0800 CST  

“真的吗?”“当然了,我看看”东儿随手拿起贝贝用来擦嘴的手帕,往贝贝的脸上一遮,眼睛里闪烁着惊喜:“额娘你看,贝贝这样,是不是好像云嬷嬷?”
听到儿子的提问,紫薇正不知如何是好,永琪已一个箭步冲向东儿,紧握住他的肩膀,激动的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快要说不出来了:“东儿,你再给舅舅说一遍,那个云嬷嬷,的长相,好吗?”看着舅舅期盼的眼神,东儿有点懵了,只好再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永琪听完后,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会是她吗?贝贝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个样子,“阿玛,您怎么了?”
对女儿的呼唤置若罔闻,永琪无助的看向紫薇:“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他好害怕,当初看见那座坟的时候,他还是心存希望的,他告诉自己,那只是箫剑为了惩罚他而使的伎俩,他的小燕子还在这世上的某个角落开开心心的活着,为此他还暗中派人追踪了箫剑三年,希望能找出哪怕是一点蛛丝马迹,可等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只是人有相似吗?还是她为了躲避大家,连哥哥,都不要了……
看着永琪泪如泉涌,贝贝慌了,东儿也慌了,“姑姑,阿玛怎么了?”眼眶红红的紫薇缓缓来到永琪的跟前跪坐下来,“其实,我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还记得小燕子曾被一位尼姑收养的事吗?那件事之后,小燕子跟着那位收养过她的师太带发修行了五年,那天,我和金锁柳红她们去了京郊一个叫净莲院的尼姑庵,打算给贝贝祈福的,正好碰上她的剃度仪式,柳红第一眼就认出她了,当时我绞尽脑汁想要阻止她,告诉她孩子病重,甚至还动用了金牌令箭,这才让她答应暂缓剃度,以嬷嬷的身份进到学士府来”
“只是暂缓而已吗?”永琪苦笑,“就是说,她还是想要出家,对不对?”“嗯,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她始终不肯亲口承认,她就是小燕子”“她怎么会承认,她怎么可能想承认”永琪双手捂头,自责的泪水一滴滴的滑过了脸庞,浸湿了衣衫,“那是一段多么痛苦的回忆,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会执意让她跟我回宫,我应该放开她的!我为什么那么自私?!”永琪突然握紧拳头,发疯似的一下一下的猛打自己的脑袋
贝贝、东儿吓得抱头大哭,已然泪流满面的紫薇使尽全身力气抓住永琪的双手:“永琪,你冷静点!她既然五年都没有办法下定决心落发,就代表她对尘世,对我们还是有留恋的,说不定,在她的心底还是爱着你的,我这个烂到不行的缓兵之计拖不了多少时间,你该抓紧这次机会让她回到你的身边啊!”
“紫薇,别傻了,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吗?”永琪看着远方,目光呆滞,紫薇看着,心痛不已,她恨小燕子的狠心,更恨造化的弄人,“都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我帮你,我们十全十美家族的每一个人都会帮你,就算,她暂时不想和你见面,那至少,先想办法让她和贝贝见上一面啊,有了女儿的牵绊,说不定,她就会放弃出家的念头了呢”
“对,女儿和我,还有她,我们三人是一体的”目光渐渐的恢复了神采,永琪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我该让她知道,永琪已经今非昔比了,但不管怎么变,我还是那么爱着她,需要她,不能没有她!”

进展有点缓慢了,霸气五爷马上该有所行动了~
今天到这了,明天可能更不了,各位先缓缓,到讨论楼发泄发泄也是可以的(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pn=4)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17 22:30:00 +0800 CST  

“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紫薇仿佛看到了二人破镜重圆的希望,眼中闪烁着兴奋,“那我们赶紧计划计划吧,要不,我让四大才子去御书房外候着,等尔康下朝就让他马上过来”紫薇正准备转身唤来四大才子,永琪伸手拦住了她:“不必了,我心中已经有了计划”“这么快?是什么样的计划呢?”
“其实,孩子大病之前,我已打算带着她离宫,离开那个不像家的永和宫,给皇阿玛的奏折我都写好了”永琪从袖子里抽出一份奏折,“本来打算过两天,等贝贝身子好一点,就把奏折上呈的,现在得改改了”说着,永琪摊开奏折,紫薇凑上前去看了一遍:“天啊,你居然想到了请旨,表面上以微服代父体察民情为由,实则是想带贝贝离开皇宫,去江浙一带生活!”
“我的好妹妹,真是瞒不了你,”永琪收起奏折,展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我的计划是,让贝贝出宫,不过这次,是以调养身体为由,暂居学士府!”
紫薇眼前一亮,还真不愧是她文武全才的五哥:“乐曦格格与嫡母不睦,以致病情反复,久久不见起色,而明珠格格身为乐曦的姑姑,最得乐曦敬重,倘若让乐曦暂居学士府,暂时摆脱宫中规矩的束缚,养病之余,更便于明珠格格的开导教育,最终的结果是,乐曦不仅休养好身子,还能纠正态度、收敛脾气,学会敬爱嫡母,对吧?”
“不错,只是细节的问题还是要跟福大学士和尔康商量商量,就让四大才子到御书房外候着,等额驸下朝,就到永和宫来共襄大计!”……
就这样,经过永琪情真意切的请求和学士府众人的帮忙,在取得皇上与太后的应允之后的第五天,乐曦格格终于驾临了学士府——看着学士府的牌匾,贝贝难掩喜悦之情,额娘,贝贝终于要见到您了,阿玛,请放心,贝贝会记住阿玛的嘱托,把额娘带回家的!

我知道是不够看的,只是偶已经困得不行了,明天下午看能不能再更吧(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pn=5),谢谢捧场!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21 23:31:00 +0800 CST  

第七章
自东儿进宫一趟回来之后,云娘就感觉到似乎有事要发生,就连每天早午晚的诵经过程中,也会心不在焉,就像现在,云娘停下手中的动作,苦恼的扶着额头:“我这几天是怎么了?”
此时,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响起:“云娘,云娘,你在不在里面?”“在!”云娘迅速调整好自己,赶去开门,原来是跟在福晋身边的嬷嬷,“有什么事吗?”“你赶紧到前厅来吧,府里来了贵客”紫薇格格吩咐了,务必要把人带到,但不要告诉云娘是谁来了,嬷嬷不敢有违,门一开,挽起云娘的一只胳膊就走,“什么贵客,这么急?”“你不要问这么多了,反正是咱们都得罪不起的就是了,快点吧!”
被蒙在鼓里云娘就这样被拉到前厅,站在下人们的最后一排,总管见下人们都到齐了,便汇报给福伦,福伦带领着一家大小向坐在主位的行礼:“臣大学士福伦,恭迎乐曦格格大驾,格格吉祥!”
一句“乐曦格格”,就如一颗石子,在云娘平静多年的心湖激起了惊涛骇浪——孩子,那个刚出生,都没来得及看上几眼就和自己分离的孩子,她长大了,而且就近在咫尺!
发现云娘还杵在那发愣,已经半跪的嬷嬷立马拉了云娘一把,“吓到了吧,怪不得紫薇格格让老身别告诉你了,哎呀,不用怕,乐曦格格的性子很和善,待咱们下人是很好的”
嬷嬷的话,自顾自想事情的云娘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稍稍抬起头,正好憋见跪在第二排的紫薇的背影,为什么,为什么孩子身体还没恢复多少就允许她出宫调养,而且还不是住在行宫,紫薇,我的好妹妹,这是你为了动摇我剃度决定的计划吗,还是,有别的人参与?
“那位就是云嬷嬷?”一把甜美却缺少活力的童音响起,嬷嬷见云娘毫无反应,伸手在云娘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见云娘回过神来,低声提醒她:“格格在找你呢!”
“那位穿得跟别人不一样,还带着面纱的,是云嬷嬷吗?”贝贝见额娘默不作声,心里着急,只好再问一次,“你上前来吧!”
听到孩子的呼唤,强压着内心情绪的云娘半弯着腰,缓缓行至孩子面前:“云娘见过乐曦格格,格格吉祥!”“听东儿哥哥说,这个漂亮的陀螺是嬷嬷你做给我的,还连夜在这上面刻上我的名字,贝贝很喜欢,谢谢!”说完,贝贝轻轻舒了口气,心中不断暗示自己,阿玛说过,在额娘回心转意、主动承认身份之前,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这是善意的谎言~
“谢谢格格的夸奖,这是小尼的荣幸”云娘也轻轻舒了口气,还好,孩子看上去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此情此景,让站在一旁,正好把母女二人的小动作和神态尽收眼底的紫薇,不由感慨,果然是血浓于水的母女,纵使孩子刚出生便分离,二人在生活细节上,还是像了个十足,这世间的事还真是奇妙呢……

更出来了,各位似乎都对偶的速度很有意见,可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不好意思,http://tieba.baidu.com/p/1395490912?pn=5,晚安!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23 03:11:00 +0800 CST  

由于贝贝还在病中,待下人们行过礼之后,尔康便抱着贝贝往她居住的院落走去:“贝贝,你为什么不让六六大顺随你出宫呢,让学士府的下人照顾你,你阿玛放心吗?”“他们六个不够聪明,在的话肯定很容易露馅,把额娘吓跑的,贝贝才不让他们跟着,会打……打,阿玛说什么来着,对了,人多会打草惊蛇的!”
贝贝那信心满满的灿烂笑容让尔康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大祸小祸一起闯、敢爱敢恨走四方的小燕子:“那好吧,姑父会去做一些安排,接下来的就看贝贝的表现罗”“嗯!”
另一边厢,还没从母女初见的情绪中走出的云娘,已不知不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脑海中不断回放着方才女儿的每一句话,泪水也不知何时湿润了面纱——苍白的脸、凹陷的小脸蛋、瘦得皮包骨的小手,看上去就像瓷娃娃般的脆弱,六年了,她的女儿就是浸泡在药罐中长大的,而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贝贝,我的女儿,额娘对不起你!”
“云娘,你在吗?”紫薇的声音伴着敲门声传来,云娘慌忙擦干眼泪跑去开门,“格格怎么来了?”“没什么,只是想来看看你怎么样……你哭过了?”看到已完全贴在肌肤上的面纱,可想而知方才的眼泪流的是有多凶!
“我没事的,只是看到小格格身子这般瘦削,觉得很揪心,上天有好生之德,何以要如此折磨一个孩子呢?”云娘哽咽,泪水再次夺眶而出,紫薇看在眼里,更是觉得心痛和不解,“既然你如此爱这个孩子,为何还要执意出家为尼呢?”
云娘先是身子一僵,继而以已略显沙哑的声音回答道:“云娘已是半个佛门中人了,此次暂居学士府,也只是想为一段尘世的姐妹之情画上句点,格格何以要揪住小尼不肯放过呢!”“你真的觉得是我不肯放过你吗,是你不肯放过自己吧?小燕子,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当初活蹦乱跳的的还珠格格会变成今天带发修行的云娘,为什么你和永琪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格格,您失言了,小尼云娘不是什么还珠格格”云娘冷冷的直视着紫薇,“真正的还珠格格,不是已经被埋在京郊的公主坟了吗?”

今天打算把现代坑完结了,这边可能没有时间更了

楼主 EvelynAu  发布于 2012-02-26 10:09:00 +0800 CST  

楼主:EvelynAu

字数:149274

发表时间:2012-02-02 05: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8 23:23:59 +0800 CST

评论数:4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