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班级】【原创】Passion(GL,F\/F)

想开一个律师职业的文很久了,工作中遇到许多出色的女性,提供了很多脑洞。写成文字,当作自娱自乐吧。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3:00 +0800 CST  
【提示:本文内容涉及字母圈,有性描述,未成年人不宜】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3:00 +0800 CST  
【1】
准时五点钟,“下班啦”,主任的声音从他办公室传来。
保存好还没修改完的合同,关电脑,关灯,关空调,锁门,一气呵成。到律所楼下公交站的时间是5:20,周二的路上一般不塞车,回到家大概也就5:40,洗个澡换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吃个晚饭,7点就能准时到达约定的酒店。

紧张,兴奋,不安,期待。
这或许会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实践吧。

上周日闲来无事登录了n年没上的qq号,一打开就看到一则至少两周前的好友申请:“SZ女主,约纯实践”,简单明了。小激动,确认是同城群里面的人后,鼓起勇气点了“同意”。

从13、14岁开始接触sp,也只“实践”过一次,那次人家嫌我年纪太小下不了手,只是象征性的拍拍我身后,最后以一起在酒店吃着肯德基瞎聊告终。
老阿姨这一直被压抑着的,想约实践的心呀,一下子被燃了起来。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5:00 +0800 CST  
加了好友后,对方的头像却是灰色的。
先给她发一个:“你好~”,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没有回应。
有点不耐烦了,索性开了信息提示音就把手机放一旁,打开电脑加班。
“叮~叮~”
是她,回了一句“你好”
作为社恐的我该怎么回复,要同样直截了当,还是矜持一点?
纠结来纠结去,还是给她发了个“约实践吗?”反正我也没有找女主/姐姐这种长期稳定关系的需求,约实践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还是直截了当比较好。
“嗯,你在SZ哪里?”
“LH的~”
“我也是”” “你多大?”
“24” “你呢?”
“28” 不错不错,年龄对我胃口!
“你周二晚上有空么?” 这,进展也太快了吧?但也不能轻易拒绝。
“emmmm,晚上7点过后应该可以。”
“那就约下周二晚上7点,**酒店,如何?我定了后将房间信息发给你。”
如此不拖泥带水。“好呀~”
“你对实践有什么要求?”
没有啥经验,只能学着看过的文回复到“不破皮不流血就行。”
“喜欢什么工具?”小姐姐说话都不带语气的。
“呃,我没试过任何工具。”
“你想一想,选两样。”
老脸一红,话题从sp内容开始就让我整个人羞涩不自然起来。飞速地回想一下看过的小文小视频,还翻了翻TB,给她回了“那……就藤条和戒尺?”
“你是不是没有实践过?”
“是d”
“那工具和程度都由我拿捏,你带着屁股来就行。”
我……。太直接太露骨了,小心脏有点受不住。
“……嗯”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5:00 +0800 CST  
【2】
在我认知当中,纯实践和onenight stand是有区别的,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和陌生人乱搞,但“sp”这件事本身却会让我难以启齿和难为情。以前我会安慰自己,喜欢sp也许是受青春期荷尔蒙的影响,也许是崇拜能力强大的女性,想被温柔又严厉地保护,那么长大就会好起来,让自己变得强大、独立就会好起来,让工作填满每一天就会忘掉它。

但是时间没有冲刷掉这种欲望,它逼迫我去直面,去接受。既然我现在是单身,又身处陌生的城市,何不抛去束缚,释放天性?

站在房间门口时,已经是7点了,我却在这时候打了退堂鼓。如果她是变态怎么办?为什么我不了解清楚她的背景再约?要是……,我的脑子在飞速转动,紧张和不安的情绪顿时席卷全身。正准备落荒而逃时,房门“啪嗒”一声,突然开了。
“南君”
“刘……刘律师”此时的我尴尬地想埋到地缝里。“哈,哈哈,您……您也在这里啊,我,我好像走错了。真不好意思。”拔腿就想跑。
“站住,Sid。”她的声音从脑后传来。“回来,你没走错。”(Sid是我的群内备注名)
好吧,演不下去了。破罐子破摔吧,我低着头,脚像灌了铅一样挪动着跟她进了房间。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6:00 +0800 CST  
【3】
此刻的我仍然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脸发烫得厉害,双手交叉扣在身前,一动不动像罚站一般。余光瞟到她坐在床边,双手撑在床沿。没看到她的脸,但我能feel到被全身上下地打量。

万万没想到。怎么会约到工作上有交集的主,而且还是上级。

眼前这位刘律师大名刘璇,是我们律所的合伙人之一。执业才刚满五年,却在上一年被破格荣升为合伙人,因为她一年内就给所里带来了将近1500多万RMB的业务。她诉讼做得好,但非诉讼是强项,被她提供法律服务的客户都对她赞不绝口。我们律所不大,而仅凭她一人之力,就开创了一条做非诉讼业务的道路,她还创建了一个小团队,光是做她这些房地产开发、并购、IPO、融资,就占了律所60%的收入。

而我就是她小团队里的一员。跟着她去开过几次庭,帮她写过几次法律文书,跟着她见过客户,但从未深入交流过。她很忙,要不是埋头在卷宗中,就是参加各种公司谈判。

刘大律师有种从内而外的自信,且真心热爱着律师这份职业。我记得我们团队接了一个城市更新的项目,她虽然也做过房地产开发,但政策更新速度之快,程序之复杂,于她来说也很棘手。但她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把所有法律法规、当地的政策、所有流程都了然于心,还制作出流程图和工作时间表,第二天给顾问公司开会进行讲解。

那天说明会,我看着她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侃侃而谈,而公司里的老总和高层都被她的专业所折服时,深感她背后付出多少努力才会现在看起来毫不费劲。

也是因为她要求非常高,小团队里的人从来不敢怠慢工作,生怕被她火眼金睛发现有一丝错误。要是被她发现低级错误,即使知道自己不会被过分指责,也会觉得无地自容。

我当然幻想过她是圈内的主,业务能力太强,人又长得美,气质好,身材赞,三观正。不过幻想和现实重叠,着实让人受宠若惊又惶恐不安。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6:00 +0800 CST  
【4】
“看来你说那份合同明天才来得及给我是这个原因。”她的高跟鞋轻轻地敲击在地板上,发出的声响让我直冒冷汗。因为赴sp的约而没有加班完成工作任务显得我工作态度极不认真。

最近因为纠结是否要去约实践的事,工作时常心不在焉,有几次她跟我交待一些紧急任务时,我还半天回不过神来,曾被她稍微严厉地提醒过。现在倒好,主动送上门受罚来了。

突然,她站了起来,走到我跟前,抬起我下巴,“在想什么呢,嗯?”

因为我没有回应,她力度渐大,捏得下巴有点疼。被迫直视她的双眼,像换了一个人般,她嘴角微翘,似笑非笑,眼神凛冽,“问你问题,你必须要有回应,这是规矩之一,听明白了吗?”

我用着极小的声音回应她:“听明白了。”“规矩”二字有威慑作用,提醒我要进入状态。

“洗过澡了?”

“洗了。”

她终于放过我的下巴,走到桌子边,打开一个黑色的健身包,拿出一根黑色的,顶端有个拍子的东东,看起来是字母圈视频里经常出现的工具。说好的藤条和戒尺呢…

“这是马鞭。”她拿着在空中挥了几挥,发出咻咻的声音,S的气场全出来了。“你要的藤条和戒尺都带来了,不过呢,考虑到你是第一次,还是得先热热身再上重头戏的。”

????谁会用马鞭热身啊?

“裤子脱了,双手扶墙,双脚与肩同宽。”

既然选择出来实践,也不顾什么脸面了。但也不能那么干脆,显得自己多么急迫想挨揍。

我穿的是阔腿裤,因为怕冷,里面还套了条薄薄的裤袜。于是我慢吞吞地脱了阔腿裤,叠好放在床边。然后又慢吞吞地脱了裤袜,卷好放在裤子上边。

内裤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亲自脱下来的。

我挪到墙边,刚准备把手撑到墙上时,身后被猛地甩了一鞭。

“内裤也要脱。”

我把手放在内裤边缘,心里一番挣扎还是脱不下去。心里期待着她能干脆地帮我解决这个难题。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7:00 +0800 CST  
但事与愿违,她看我一动不动,一连五下鞭子打在我右边pp上。

“嘶~”我嘴里蹦出了个语气词,一只手可怜巴巴地捂着身后。其实并不怎么痛,但她生气的样子让人害怕。

“不脱是吧?行,哪光着就打哪。”她的鞭子开始砸在我的臀腿处、大腿、小腿,把下半身除了屁股几乎全都照顾了遍。

痛感一点点在积累,在她连贯地抽了我快十下臀腿处同一个位置时,我实在忍不住,一边“嘶嘶嘶”地鬼叫,一边两只手都伸出来挡。

空气突然凝固了,身后没再传来击打声。她力气之大,一只手就将我两只手固定在背后,然后她另一只手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掏出来的棉绳将我的两手反绑在后背。然后我就像只待宰的小猪仔一样被扔在床上,脚仍然沾着地板,但上半身已完全失去重心,瘫软在床上。

“你是第一次实践,规矩不懂我可以慢慢教。但我要求你的,你必须follow。刚刚的行为,你为自己赚了30下藤条,小腿伸直。”她从包里拿出藤条,轻点在我小腿上。

她说这话时,一板一眼,像是在律所跟我讲解接待客户的注意事项时那样。我后悔当初没有放下所谓的尊严脱裤裤,明明过来只是想让pp挨揍的。

我不敢再怠慢,强迫自己伸直刚被凌虐过的双腿。

“姿势不能乱,要大声报数,不然重来。”
“咻~啪”藤条砸在我臀腿处,疼得我昂起头来,“回答!”
“知,知道了。”我赶忙回答。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8:00 +0800 CST  
她没有马上“上刑”,而是用藤条来回在我小腿、大腿上扫动,时而轻轻地敲打,酥酥痒痒地,惹得我小腹一阵暖流涌过,身体愈渐放松。但我也没忘记警惕她突如其来的击打。
在时而放松时而紧张了快一分钟时,“啪”的一声,藤条抽在我小腿上。心里顿时一百万只***奔过,我敢保证她用的是全力,我TM怎么熬得过剩下的29下???!!!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9:00 +0800 CST  
“1、1、1!”我怕重来,夺口而出三个1。
“啪”又一下,力度丝毫未减。
我小腿肉是真的少,而且那个部位挨起打来不是一般的敏感。
但既然司考都过了,还有什么是熬不过的呢。
我乖乖地数数,小腿偶尔动一下她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等我恢复了姿势后再用稍微更重的力度抽,而没有说要重来。

好不容易挨完了这30下,我感觉小腿已经肿了一圈。
“内裤脱还是不脱呢?”她带着戏虐的语气问,藤条再次抚上小腿,在一条条棱子上扫动。
我怎么惹上了如此恶趣味的主!
“我脱”再不脱等着小腿被抽烂吗??我已经不敢想象化身女S般的刘大律师会对我做出什么样的惩罚了。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9:00 +0800 CST  
她松开棉绳,手臂已有些僵硬不适,她轻轻地帮我按摩了一会,她的手暖暖的好舒服。
可惜好景不长,她按摩了好一会儿后,冰冷的声音又回来了。
“脱内裤,恢复刚刚手撑墙的姿势,双腿分开,腰塌下来,屁股撅起。”

欲哭无泪,都怪我刚刚扭扭捏捏,白挨了鞭子,正戏却还没开始。
我背对着她又慢吞吞地脱着内裤,脱完后揉成一团放在床上,害怕被看到不可描述的液体。然后捂着私处,挪到墙边,照着她的要求摆起姿势。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5 17:19:00 +0800 CST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8 23:33:00 +0800 CST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08 23:42:00 +0800 CST  
【6】
床上并列放着刚刚虐过我小腿的藤条,还有一个差不多有1厘米厚的,透着光的黄色戒尺。被子叠成了方块状,上面还放着一个枕头,像小山丘般高。

“过来这,趴上去。”
她对着头轻倚在墙边,低着头正不知所措的我命令道。

趴床上是我比较喜欢的姿势,即使pp会被垫得老高,但床软的话会很舒服,也不用直面主,四目相对会让我……更害羞。

趴好后,她拍了拍我大腿内侧,示意我将两腿分开。小腹不由得又涌过一丝暖流。
“你湿了。”她突然说了这一句。
我的脑袋卡拍了一下,没经过思考地反驳道:“这是正常的!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一边气急败坏地说,一边夹紧双腿,然后猛然起身跪坐在床上正对着她。
这情绪没过半秒我就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以为她会生气。没想到她却笑出了声,酒窝都显露出来,也许是被我掩饰自己的拙劣语气给逗笑了。
“好,我知道是正常的了。趴回去,下不为例。”前一句话明明还带着明显的笑意,暖暖的,后一句话却峰回路转,严肃地警告我。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10 23:11:00 +0800 CST  
以为气氛会因此变得轻松一些,但她的计划并没有被这小插曲中断。我只得重新趴好,双腿分开呈60度,双手平放着,手心向下,头不被允许抬高,即使再痛。

“戒尺、藤条各50下,怎么样?我觉得你可以承受。”
这是商量的语气么大人,您说可以就可以啊。
“嗯,可以。”我糯糯地回应。
“刚抽你小腿时说的规矩还记得吧?”
“记得。”同时大力地点头让她看到,让她知道我不会重蹈覆辙。

戒尺砸下来的那一下才知道马鞭“热身”的用处。当时觉着不怎么痛,皮肤却变得异常敏感,痒痒的像针扎般难受,戒尺亲吻皮肤时止了痒,换来的是持续的钝痛。恶性循环。
我偶尔忍不住就小小声地“嘶嘶嘶~”“啊啊啊~”,但也不会忘了要数数。好几次手偏离了她要求的位置,想伸到背后挡一挡,立马被眼尖的她瞄到,然后更重的一尺砸下来。

她每抽一下都会给我喘口气的机会,顺带让我体会、吸收那种钝痛感。我恋痛,却不耐痛,即身体的几乎每一个部位对于疼痛的敏感度都很高。但即使再痛我也没有喊停,也没有求情。像是默默遵守一种“职业道德”,既然自己同意约的实践,没有到“不破皮不流血”的程度就得挨完那些数目。
况且,我也想给她留个好印象。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10 23:12:00 +0800 CST  
【7】
好不容易挨完残酷的50下戒尺,上衣已被汗水浸透了,湿答答地粘在后背上。
“有带可以换的衣服来吗?这样容易感冒。”把戒尺放到一边后,她坐在我身旁,手轻轻揉捏我那灼热的,起着硬块的pp,似乎想把硬块给揉开。
“没有,我就只有一件外套。”
本来想起身,又被她按下去,她手依然在揉捏,感觉被捏比挨打更痛苦。

“你把上衣脱了,拿这手帕擦干些。室内温度已经调高了,等衣服干了你再穿回去。”
“可是……”可是我不想脱,我害羞。
“啪”“啪”她手掌用力地拍了两下我屁股,痛得我顾不住手就捂上去了。
“快点。不要让我给你数123。”她声音冷酷起来会让人打寒颤。
我挣扎着爬起来,看到她手里拿着的是绣着两颗小樱桃的米白色手帕。心里对她的好感倍增,这年代的年轻人还用手帕的,应该是很优雅的人吧。
她将手帕不容置疑地伸到我跟前,我只好接下来,缓慢地转过身将上衣脱掉,然后反着手艰难地擦拭后背的汗。
她把我上衣拿衣架挂了起来,还挑暖风口附近的位置悬挂着。我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得有些出神,她今天穿的是偏休闲的职业装,微喇叭的西装裤、亚麻衬衫和细跟高跟鞋衬得她知性又有点慵懒的美。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10 23:12:00 +0800 CST  
擦干后我马上趴回原位,并不说明我很想挨打。只是想快点掩住自己前面的耸起。
“下床,手撑着地面。”她的暖主形象瞬间倒塌。我怎么会天真地以为一个主会放过这些“调戏”人的机会呢。
尽管内心里翻了n个白眼,我还是左手挡着胸口处,右手遮住私处腾挪到她指定的位置。按着她的要求,手撑着地板,双脚分开60度,前脚掌着地,屁股高高撅起。下半身的肌肉和皮肤都被拉扯着,挨打部位的灼痛感被明显放大。

比起戒尺的钝痛,藤条带来的集中于一条线上的尖锐的疼痛更让人承受不住。即便如此,我还是几乎完美地完成了这50下藤条的任务。在她甩下最后一鞭后,我已经控制不住地倒在地上,那个受虐的部位还有小腿都止不住地颤抖,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觉得自己委屈死了。

她扶着我趴回床上,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强忍的泪水终于止不住了,哗哗地流下,我把头埋在枕头里,哭出了声音。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此刻只想把一股莫名的情绪尽情宣泄掉。

她一言不发,只是在我身后的伤处涂抹着冰凉的药膏,小心翼翼地像这些伤口都不是她造成的一样。她就这样等着我哭完,然后拿来所有衣服让我穿上。
“你想谈谈吗,南君?”她换了一种语气讲话,不再寒气逼人。
我穿戴后,顶着哭得红肿的眼睛看她,摇了摇头。“我想自己先想想。”
“嗯,好。这管药膏拿回去自己搽。现在十点多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接过她的药膏并向她道谢,“不用了,我家离这很近的,我走路回去。谢谢,唔……刘律师。”一时不知道该称呼什么比较好,她的QQ名只有个Y字,群里的人老是Y姐Y姐地叫,总不能当面叫人Y姐吧。

准备出房间门时,我猛然想起放在床上的手帕,我乘她不注意时收到自己的裤袋里,想着洗干净后再还给她。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10 23:13:00 +0800 CST  
【8】
回到家已经快11点。
重新又洗了个澡,疼得龇牙咧嘴地比平时多花了一个小时。
洗完澡后把刘律师的手帕用香香的洗衣液小心搓洗了两遍,挂在小阳台上,估计明早就能干了。

上床前给第二天上班穿的衣服选了比较宽松的西装裤,心底不禁埋怨起办公室的椅子不够软,pg将会受罪。
忙活完这一切,侧躺在床上,却一直无法入睡。

想着从酒店看到她的那一刻,到离开酒店与她分别的所有场景,全都在脑海里像幻灯片一样一帧帧地放映,挥之不去。
她的话语,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呵斥、命令、威严,她责打的方式,手持藤条的样子占据着我身上每一个细胞。

我心慌了。
我欲望这种游戏,怕染上毒瘾般沉沦。
我怕失去自控能力,因我更想要她。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13 21:44:00 +0800 CST  
【9】
黑眼圈更大了。
昨晚用小魔棒自摸都无法让我入睡。睁着眼睛清醒地看到闹钟的数字变成7:00,这是工作日起床的时间。
以前大学时连续通宵两天都生龙活虎的,现在年纪大了,熬不住了。

早上一到律所,刘律师就走过来我位置上敲了敲桌子,“南君,有个客户马上要到了,离婚纠纷的案子,你待会一起来听。”
因为她是我的指导律师,为了凑够我的案子数量,一般她接到诉讼的案子都会带着我做。
听着她对我说话的语气,像昨晚那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我也顾不上唧唧歪歪地想一大堆有的没的,强迫着自己忽略下半身的伤痛,马上去准备客户签协议、委托书等材料。

客户来了后,她让我进她办公室,吩咐坐她旁边,椅子上有一个厚厚的软垫,我想对她投以感激的一笑,无耐她已经跟客户寒暄了起来,原来是熟客介绍来的。
我在旁边埋头记着客户的基本情况,是否具备法院判决离婚的有力证据等等,偶尔回答比较简单的法律意见和观点,再由刘律师详细阐述,不到半小时的功夫,我们就将整个案子理顺了,也让客户有对自己能获得离婚判决的可能性还有财产、抚养权问题的把握。案子到手,客户也办好了所有委托手续后,我和刘律师将她送到电梯口。

客户走后,空气突然安静。
“昨晚忘了把手帕还给您,我洗过带来了,我马上去拿。”我勇敢地率先打破沉默。
“不急。”她叫住撒腿准备要跑的我。
“你拿过来我办公室吧。”她说道。
“嗯……嗯!”

今天所里坐班的律师要么去开庭,要么去会见,要么就出差了,剩下几个实习律师为各自手头的案子忙得焦头烂额。大家根本不会留意到我奇怪的走姿和坐姿。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13 21:46:00 +0800 CST  
【10】
我将仍带着洗衣液香味的手帕攥在手里,敲响她办公室的门。
“请进。”她坐在皮革椅上,桌面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部手机。以往她的桌子上堆满成山的案卷材料。
我走到她桌子前,双手把手帕递给她,“我……这,手帕昨晚洗过了的。”想起被疼痛濡湿的后背,不禁脸红了起来。
“嗯,谢谢。”她脸上挂着读不懂的表情,接过手帕后放进自己的西装口袋中。
我傻站着,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说什么好。

她站起身来,绕过我身后。“啪嗒”一声,是门被上锁的声音。紧跟着是百叶窗拉下的声音。
室外的光线和声音顿时被隔绝了。
只剩下我和她。

“我看看你伤势怎么样。把裤子脱了吧,双手撑在桌子上。”她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不用看不用看,我回去有擦药,很快就会好了的。”我向她摆摆手,然后捂着身后往门口方向撤退。
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工作场所,裸露自己身体什么的太羞耻了。更何况,不能就当昨晚的事没发生过吗,这样以后怎么在她面前抬起头做人。

但她是说一不二的人。
我的手腕被拽着往前,失去平衡的上半身被压伏在桌子前,又被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我只是检查一下你的伤势而已,又没动其他歪念头。暖主不都这样么。”
这什么跟什么!!!暖主会检查伤势也不会选在公众场所啊!!
我内心咆哮着,在她面前却又羞愧地只能把头埋在手臂里,任由她把我的裤子连同小内脱下到脚踝处。

其实今早起来照镜子看,整个下半身的样子都很可怖,尤其是小腿处的棱子密密麻麻地,还呈黑紫色,pg上则是肿胀着的,带着连片的瘀痕和几条突兀的棱子,轻轻触碰都是难以言状的闷痛感。

她从抽屉里拿出和昨晚给我的一模一样的药膏出来,重新走到我身边。
我一想到上药的苦楚,马上扭着身子远离她。
“啪!”她用不大不小的力度往我身后一拍,我pg马上像炸了一般痛得跳脚,呻吟声差点破口而出。
“别给我乱动。”她警告道。
我不想惹起其他人注意,只能安静地承受她“温柔”的蹂躏。

好不容易擦完药,她终于肯放我走了。
临走前,她还特意叮嘱我,这药一天要擦三次,这意味着中午要是她在,就要重新像今天一样由她上手。但如果她不在,我可以用她的办公室,把门锁上后自己上药。这种情况要持续到我pg变回完好无损为止。

她说的话是无法拒绝的,又或是我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想拒绝。
底线、原则什么的在她面前皆可抛。

楼主 老阿姨爱小老虎  发布于 2018-01-21 18:10:00 +0800 CST  

楼主:老阿姨爱小老虎

字数:19021

发表时间:2018-01-06 01:1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0-31 02:05:44 +0800 CST

评论数:212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