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破晓 BG wcgg

男主:顾予森 女主:沐柠 结局:HE
不虐不虐不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女主貌美强大,苏苏苏!
文笔渣,大家不要嫌弃。高三党,更新慢。入坑需谨慎。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2 20:14:00 +0800 CST  
楔子
别墅一楼。
偌大的客厅内充斥着浓郁的酒气。女子坐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身边尽是扔的七倒八歪或空或满的酒瓶。她静静的垂着眸,几乎给人以柔软脆弱的错觉。
今天是她二十六岁生日。
昨天苏诘再一次拒绝了她。她灌了一天的酒,从来千杯不醉的人终于是大醉酩酊。她以为自己会很难过,可昨晚一夜朦胧,脑中晃过的零星记忆,一时是儿时,苏诘怀抱煦暖的温度,一时是六年前,顾予森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却仍向她从容雍雅的笑:“不碍的。”
恍惚一夜,她清醒过来方才惊觉:她昨夜思绪里满是她幼时的苏诘与现时的顾予森,而重逢的苏诘,她半分不曾想起。
沐柠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内心,问自己——你究竟爱谁。
她想了很久,从过去到现在。最后浮现在她眼前的,是她与顾予森初初相遇。
他眸色清淡,唇边笑意微染。
宛如冰雪初绽,万般花开。
那一瞬,天地失色。
于是始知,初心已改。
她去找他。再顾不得其他,匆忙起身,平日极为注重形象的她这次出门却携着满身酒气。
已经很久没见面了。看到她,他会开心吧?她告诉他她的心意后,他大抵会惊喜的不敢相信?
坐在飞机上,她望着窗外的渺渺茫茫的云,忍不住笑了开来。
有人做过调查,飞机失事的概率,等同于在有着全部美国人姓名的花名册上随手一指,指到历任美国总统的名字。
这一天,沐柠指到了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
死亡来临的感觉是怎样的?沐柠记不太清了。她只是很庆幸,顾予森还不知道她的心意。本来就已经那么喜欢她,如果知道她的心意的话,听到她离世的消息,会很难过很难过吧?还好,他还不知道。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2 20:24:00 +0800 CST  
第一章、重生
沐柠坐在梳妆台前,打量着镜中的人。
墨发及腰,肌肤胜雪,眸色幽暗,眉眼冷然。是极少见的美人,可身上凛冽慑人的气势却生生将这容颜映做陪衬。
这是她,也不是她。太年轻。二十岁,还勉强可被称作少女的年纪。这个时候,她的眉眼尚且青涩,她的手段仍是稚嫩,也…还不曾看清自己的心意,任性的伤害着那个深爱着自己的男人。
想到他,沐柠原本凛冽冰寒的眸子微微和暖。
顾予森啊…那个男人,当真是被她害的不轻。
沐柠和顾予森之间,一直是顾予森执拗坚决的像沐柠靠近,而沐柠满心苏诘烦不胜烦。
沐柠遇到过很多口口声声喜欢她的人,其中不乏精英,可那些人在她不留情面的拒绝下,少有能坚持过三个月的。而顾予森,他坚持了七年。当时她只觉得顾予森格外固执,扰她心烦,可现在想来却是心酸。
沐柠对追求者的拒绝从来是措辞严厉不留情面的,对顾予森自然也不例外。她追求苏诘之时苏诘对她的态度总是暧昧不清,即使这样,她也常常觉得疲累,心中难堪——没有人看不起她,但她自己的骄傲让她对自己这种堪称倒贴的行为唾弃不已——而她对顾予森,是连一分转圜余地也不留的严词拒绝。顾予森看起来是个温柔到没脾气的性格,实则内心骄傲不下于她。当初坚持下来,一定很辛苦。他对她的喜欢,比她以为的还要多。
沐柠十九到二十的这一年间,是顾予森追求她最为热烈的时候。
说是热烈,但是以顾予森的性格根本做不出激烈出格的事。无非是经常约她吃饭,出行,送一些精巧的小礼物之类。那时沐柠以为自己不拒绝是因为顾予森太过执着,拒绝了还会再约她,她赴约只为避免麻烦。现在再看,她怕是那个时候就已经动心了——她的拒绝看似坚定,实则不然。若是真狠下心来,她的拒绝一定比那时刻薄百倍。只可惜那时的沐柠并未看明白。
沐柠二十岁的生日,是自己个人过的。顾予森当时在M国谈生意,忙得昏天暗地,一天甚至睡不到两个小时。可即使忙成这样,他也硬生生挤出了时间飞回来陪她,后来听他助理说,他忙到在回国的飞机上都在看文件。
但顾予森最后并没有赶上沐柠的生日。
因为天气原因,航班延迟,顾予森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沐柠生日当天夜里十一点多了,他催促司机将车开的飞快。一向稳重的人就浮躁了这么一次,结果就出了车祸。
沐柠去医院探望他,看起来并不严重,顾予森说,只是骨折,需要养一段时间。
沐柠本打算时常去看望他的,可是这个时候偏巧苏诘说,为了犒劳她这么久以来堪称完美的工作,带她去欧洲玩半个月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2 22:52:00 +0800 CST  
——为了接近苏诘,她应聘做了苏诘的秘书——她还是决定和苏诘一起去——顾予森受伤并不严重,而这是苏诘第一次主动约她。
人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回头想想,为什么苏诘早不约她,晚不约她,偏偏挑了这个时候约?没记错的话,她去医院看望顾予森的时候遇见过看望隔壁病房病人的苏诘,苏诘当时问了她一句:你男朋友?
苏诘在吊着她。
以前不是想不到,只是始终不愿这样去想那个小时候冰冷下暗藏温柔,肃厉却待她再耐心不过的“叔叔”。可如今抽身事外,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苏诘第一次约沐柠,沐柠应了。可是记忆中的那次旅游,玩了什么、看了什么通通不记得,脑海中只充斥着对顾予森的担忧。
那个时候,她就该看清自己的心了。
一周后,因公司急事临时结束假期回国的时候,沐柠心里竟是庆幸的。
回国的第一时间,沐柠就去医院看了顾予森。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瘦了不少,气色甚至比一周前还差。她面上不显,心中却是莫名的心虚和内疚。
就像是看到了她的心思一般。病床上的男子面色苍白,神情却仍是温柔而平静的,他从容雍雅的对她道:不碍的。
什么不碍?他没有说,她没有问,但他们都清楚。
那时沐柠真的以为他不在意,他对她一向是温柔到没脾气的。
可是这次她想错了。
顾予森在意了。
当天晚上她接到了他的电话,因为私人原因,他要离开a市,去h市长住了。
连一次正式的告别都没有,顾予森在一个电话后,就那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第二天她打算去问问顾予森具体情况,病房里已经没有了人。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2 22:57:00 +0800 CST  
也就是从这时开始,顾予森对她疏远了起来。并不是不喜欢她了,只是再不曾追求她,只是与她的见面变得极少极少。仍然会有一看就是被精心挑选出的小礼物被三五不时的送来,仍然会在逢年过节时收到他虽然不长但很明显认真斟酌了很久的祝福短信,仍然可以随时拨通他的电话,他也仍然会因为她一句无意间的“好久不见了”而连夜坐飞机赶过来。
可就是不一样了。
他不再约她吃饭,不再想尽办法让她答应一起出去游玩,甚至有时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
他依然喜欢她,只是不再想要拥有她。大抵真的是被伤狠了吧?毕竟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沐柠有时会莫名的想到他,但那时她只以为是被缠的久了,骤然解放,有些不习惯。现在她才明白,自己那时就已失了心。
沐柠重生的时间,是她到欧洲的第一天晚上。她直接去了机场,最近的一班飞机就在40分钟后。她给苏诘发了条短信,没有等他回就上了飞机。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2 23:17:00 +0800 CST  
呼,总算把前情交代的差不多了,男主下章出场!对外冷漠果绝手段狠辣大灰狼对女主温柔和暖完全没脾气没抵抗力任由搓圆揉扁小绵羊,有没有人和我一样萌这款?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2 23:29:00 +0800 CST  
码D部分码的欲仙欲死,我会说一小时只码了不到300字?我还是放过自己吧。。。嗯,决定了,慢慢来! 幸好标的是小清新…←_←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3 12:43:00 +0800 CST  
第二章、瘫痪
沐柠下飞机时已经晚上九点了。这个时间去探望病人并不合适——虽然只要她去,大概无论何时,顾予森都会很开心——以沐柠以往的行事风格,她现在应该回家休整一番,等到明天缓过劲,将自己打理好再来看他。可是这次她直接从机场打车去了医院。
衣服起了皱褶又怎样,长发微乱又怎样,时间不合适又怎样?!她想见顾予森,非常非常想。
顾予森住在一个单人病房里,条件还不错。沐柠到了病房外,突然有些不敢进去了。她有点怕。怕什么?她也不太清楚,大概这就是所谓近乡情怯了吧?
沐柠自嘲的笑,她竟也会怕。
病房内的灯还亮着,定了定神,沐柠上前敲门。
很快门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模样俊朗,看起来颇为阳光。
沐柠认识他。他叫张秉,是顾予森用的很顺手的一个助理,她代表苏诘公司和顾予森公司打交道时,因为她明白说出了不希望顾予森同她接洽,顾予森就派了他来。工作能力很强,说实话,他给顾予森当助理,她觉得有些浪费——顾予森和苏诘的公司规模差不多,在a市也是能排的上号的,但是说实话,沐柠并不觉得很厉害。
顾予森不喜欢有人陪床守夜,他爱清净。张秉在这
一定是为了公司的事。沐柠皱了皱眉,张秉的能力处理那个公司的事绰绰有余,顾予森在养伤,他就不能自己处理个大概再跟顾予森汇报,让他省点心?竟然让他工作到现在!
看到来人是沐柠,张秉显得很吃惊:“沐小姐。”沐柠心情不大好,向他点了点头,直接进了病房。
顾予森正靠着床头半坐在病床上,薄被掩至腰间,面色是有些病态的苍白,却并不给人以虚弱之感。他本在垂眸阅览手中文件。在沐柠面前总是温柔清淡的神情,此刻冷冽如天山之巅终年不化的冰雪,周身是常年处于权势顶峰之人才有的迫人气势,同时又带着他独有的清华雍容。
听到张秉的那声:“沐小姐”,顾予森倏而抬眸看向门口,在见到沐柠的瞬间便愣住,脸上竟难得的露出几分茫然。他甚至不敢惊喜——她不是和苏诘去旅游了吗?他太清楚她对苏诘的看重,有苏诘在时,她哪里会想到他片刻,更别说抛下苏诘回来看他。是梦吗?
沐柠怔了怔,进门的那一瞬间看到的顾予森神色,她竟隐隐感到熟悉。可…是在哪里见过?
正想着,就见到看到顾予森茫然神情,沐柠瞬间便猜到了七八分他心中所想。
突然有些心疼这个男人,又有些埋怨从前的自己。将“在哪里见过这神情”的问题先置之脑后,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冷淡:“顾予森。”
顾予森这才被她唤回过神来:“沐柠。”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3 21:58:00 +0800 CST  
顾予森曾想唤沐柠“阿柠”,刚唤出口就被她一句“我们还没那么熟,不想叫我沐柠的话可以叫我沐小姐”给硬生生逼着改了口。
沐柠微微一笑,问他:“这些文件很急吗?”
“不急。”看到沐柠的笑容,顾予森也跟着浅笑,“晚饭吃了吗?”
沐柠点点头:“嗯,你呢?”
顾予森道:“我也吃过了。”看向张秉,不顾张秉满脸的“boss你冷静点boss你别冲动”,他面不改色对张秉道,“小张,今天不早了,你先回去,这些文件也带回去,我明天再看。”
张秉:“……”boss你冷静点啊!这些文件搁到明天会损失多少你知道吗?!
“…是,boss。沐小姐,再见。”
张秉上前从顾予森那里接过文件,临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到他们平时冷冽肃厉到神鬼退避的boss正在和人家姑娘说话,笑颜清淡,语调温柔:“不是要玩半个月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发生什么的事了吗?”
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张秉被门槛绊了一下,站稳后默默地关上门,顶着满脸的“卧槽”离开。果然无论看了多少次boss和沐小姐相处的情形也还是不能习惯啊…
“想回来看看你。怎么,不欢迎吗?”沐柠挑眉“那我可走了。”
这么明显的玩笑话,平时再精明不过的人却当了真。
“不是!”急急否定出声,仿佛生怕慢了一秒沐柠便会离开。开口的同时下意识的双手撑床想坐直身体,然而上身刚离开床头便因身体无力倒了回去。不知是磕到了哪里,神情倒是未变,脸色却瞬间煞白,额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沐柠面色一变。刚刚进门的时候她就知道顾予森伤的不轻——顾予森是个再骄傲不过的人,若不是着实不能支持,他是绝不会在别人面前半躺半坐在床上的,所以他一定不是如他所说的只是骨折这么简单。
但沐柠没想到,他身体居然差成这样!竟是连坐起来都不行么?!
“你急什么?玩笑而已。”沐柠赶忙上前,“磕到哪里了?”
“没事…”
说是没事,声音却透着隐忍。
沐柠略皱眉,坐到床边,扶起顾予森靠进自己怀里:“冷汗都出来了还说没事?跟我逞什么强?!磕哪了?”
半天不见顾予森回话,她
又唤了一声,才听顾予森道:“真的没事,只是不小心扯到了一下伤口。”声音这回不显隐忍了,却根本不在状况内,全凭本能回答似的。
因为顾予森靠在沐柠怀中,沐柠看不到他的神色。可一将目光移向他的耳垂,沐柠便明白了——白玉似的耳垂染上绯色,红的仿佛要滴下血来。这是…因为她抱着他,所以在害羞?
真是…可爱!
但…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3 23:14:00 +0800 CST  
继续去码文,如果速度够快的话过一会还会有的,争取把第二章码完!【握拳!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3 23:17:00 +0800 CST  
忽略心中隐约的不祥预感,沐柠嘴角笑意隐去:“是你自己把真实伤情说给我听,还是要我掀开你被子扒了你衣服看?”
他今天语速有些慢,虽然平时他说话也总是不急不缓、从容淡然,乍一听仿佛没什么区别,可终究是不一样的。他今天这样,要么,是在隐忍疼痛,要么,是没有力气说快。而无论哪种,都不会是好消息。
语毕,沐柠明显感觉到怀中的身体一僵:“…没什么的,不是已经说过…”
沐柠打断他:“顾予森,我最讨厌被欺骗。”心中不祥的预感愈深,沐柠声音沉冷。他在试图瞒过她,即使明知她已猜到他伤情不轻,他仍冒着惹怒她的风险,去博那一分瞒过她的可能。这意味着,他的伤情,很严重。
顾予森停住,缄默不言。
他不说话,沐柠也不开口,安静的等他自己想通告诉她。
“脊椎受损。”良久,顾予森开口,声音淡淡,语调冰凉的好像正在说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什么碍事的死物,“胸部以下瘫痪。”
沐柠怔住。
瘫痪!!!
他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居然…瘫了?!
是了…是了…这样就可以解释前世他突然的疏远了。不是伤的狠了,而是不想让她内疚,不想让她同情,不想让她自责!!!
是了…前世自这以后,六年间他们少有的几次见面,都是她到时他早已落座,她走时他说他还有些事,纹丝不动坐在那里!
竟是这样…
竟是这样!!!
心疼、心酸、自责、怜惜…沐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究竟该怎么形容。
她张了张嘴,却发现嗓子干涩到说不出话来。
反而是顾予森先平复下来,语气温柔的安抚她:“不碍的,也并不是很糟,虽然废了,但却还是有感觉的,只是不能动了而已。”
这样严重的事情,为了安抚她,他却说的那样轻巧。
沐柠将头埋入顾予森颈间,深深的吸了口气。他身上有着淡淡的冷香,很好闻,却丝毫不显女气。沐柠抬起头,终于冷静下来:“顾予森,你怪我吗?”
顾予森皱眉:“就知道你会把事情往身上揽。既不是你要我回来给你过生日,也不是你让我催司机超速,这场车祸,与你有什么关系?我怪你什么?”
纵使沐柠心下滞闷,此时也不禁笑了笑。他总是这样,不论出了什么事,在她看来,总归是不怪她的。
她也不与顾予森争这个,只搂紧了他,轻飘飘的开口:“不怪我的话…我们试试吧。”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3 23:59:00 +0800 CST  
我要被自己的勤奋感动了,请叫我中国好作者←_←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4 00:00:00 +0800 CST  
问问大家的意见,接下来是想要男女主在一起还是男主别扭不答应?我比较偏向男主纠结,然后在女主的强势下半推半就的从了女主【没错,我就是故意用这么引人遐想的词哈哈哈\(^o^)/】,但是内心始终觉得女主对他是愧疚,想补偿他,因此非常没有自信和安全感,并且对苏诘抱有极强的危机感。大家觉得呢?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4 00:23:00 +0800 CST  
第三章、交往
不待顾予森回答,沐柠扶他靠在床头,定定看住他的眼睛,又说了一遍:“不怪我的话,我们试试吧。”
身后温软的触感突然消失,顾予森强自忍住想要挽留的欲望,并未将话听入耳中,只下意识的重复:“试…”一个字出口才反应过来,“试试?!”面上刹然划过不可置信,眸中晕染开明亮的欣喜,难得的失了冷静。
片刻,他开口,神情依旧温柔,语调仍是和暖,却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你的意思是…”生怕是自己想错了的样子。
沐柠忍不住弯了弯唇。顾予森平日总是一副从容淡然、波澜不惊的样子,今天数番流露出与平日不同的模样,倒让她觉得十分新鲜有趣:“是的,就
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和我在一起。”
顾予森原本苍白的脸色染上淡粉。可下一瞬,他想到什么,面上淡粉尽数褪去,比之先前更为苍白,黯然到连面上温柔都几乎维持不住:“…你不必觉得愧疚,更不必委屈自己…这件事情与你毫无关系。”她分明爱苏诘至极,为何会要突然同他交往?
愧疚…她在愧疚。
她因为愧疚而想要补偿他,他该感到耻辱的,他该愤怒的,他该坚决拒绝,厉声责问:“你把我看做什么人?!”的。但…是谁在他心底蛊惑般低语:答应吧,答应吧…没有人会比你更爱她!应允她!亲吻她!拥抱她!
顾予森苦涩的笑了笑。若是从前,他怕是早已答应,哪怕明知她不喜欢他——他自信不会有人比他对她更好。他有足够的时间让她忘记苏诘,让她心动,让她爱上他。即使她仍是不喜欢他,他也能肯定,会让她每一日都舒心快意。可如今…呵,如今他残废一个,若是她喜欢他倒也罢了,虽觉对她不住,他也绝不会放手。可她分明只是愧疚,他如何能让自己耽误她?!
沐柠一听便知他想岔了,可知道也没办法解释。前两天还爱苏诘爱的只为与他一同出去旅游就把因回来给她过生日而受伤的顾予森给扔下,这么明显的对比,现在来说她不是内疚,而是不喜欢苏诘,反而爱上顾予森了,还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谁信?别说顾予森不信了,搁她她也不信。
沐柠暗叹一声,她决定再努力一把,也许他就信了呢?虽说她已决定今日一定要把他给定下来,不论他信不信结局都不会变,可她不希望顾予森觉得拖累了她,觉得她对他只是补偿,她严肃道:“顾予森,我虽然自责,但想和你在一起却是因为喜欢你——我的性子你知道,并不会为了补偿别人就和别人交往。”
顾予森先是一怔,随后笑了,是那种“我都知道,不用哄我”的笑,温柔,却也掩不住的黯然。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4 20:15:00 +0800 CST  
他们认识也有一年了,若是初识之时她这般说,他大抵也就被他唬过了。那时他虽知她喜欢苏诘,却也只以为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喜欢——他在她身上看到了某些特质,孤独,骄傲,自矜,如苏诘那般心性的人,不该能入了她的眼。可是这一年的相处让他知道,她对苏诘何止是喜欢?在她心中,怕是全世界所有人加一块儿也抵不上一个苏诘。
现在她来同他说,她放下苏诘了,她喜欢他。他想相信,可是事情明白清晰得让他连自欺欺人都不能。
“沐柠…你这样又是何必…”
沐柠便明白,至少最近她是别指望他相信她心意了:“这个问题先压后。”她站起,倏而弯下腰来,双手撑住床头将他困于双臂之间,凑到他面前,凌厉慑人的眸光直直射入他眼底,神色庄重:“你只说是愿还是不愿?”
她语调眼神极具威势,若是换了胆小些的甚至会吓得不敢出声,但这于顾予森而言却并没什么,反倒是沐柠的动作惊到了他。面上才褪去不久的绯色又一次浮现,这一次直接蔓延至遮住了颈项的衣领之下。
她离他太近了,他甚至能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顾予森有些晃神,连反应都要较平日迟钝不少,等他在沐柠戏谑的眼神中回过神来时,面上红的更加厉害,神色间竟显出了些没有藏住的赧然来。他深吸一口气,觉得冷静了些,别开眼不看沐柠:“我不愿。”纵使心中对她的渴望几乎要将他逼疯,他的声音却依旧低柔缓慢极是坚决。
沐柠听了他的回答,神情危险的挑了挑眉,声音沉沉的道:“不愿?顾予森,看着我的眼睛,你再说一次。”
顾予森抿了抿唇,看向沐柠。她有一双极美的眼睛,但这并不重要,他所为之沉沦的,是她眸中那冷漠又霸道、凌厉又高傲的神采。看着她的双眸,他几乎忍不住要改口,对她说“我愿意”,可他终究是忍住了:“沐柠,我不…唔…”
话未说完,便被沐柠低头吻住,用唇堵住他未出口的话。
顾予森明显被惊的不轻,连唇都忘了合上。沐柠自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香舌闯过他的牙关,舔舐过他的牙齿,在他口中霸道的横冲直撞。
顾予森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想迎合她,理智却强逼着他不能,要推开她,心底却自私的不愿。进退不能之间,唯有随着她的节奏沉沦。
一吻毕,沐柠离开他的唇。大概是因为顾予森受了伤身体虚弱,加之心绪起伏过大,沐柠呼吸依旧,他呼吸却乱的不行。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羞涩亦或是恼怒,顾予森本就染着绯色的面颊红得几乎要滴下血来。
趁着顾予森平复呼吸无暇开口时,沐柠悠悠笑道:“我们试试。”这次是陈述句。
顾予森也顾不得平复呼吸了:“不…”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5 00:05:00 +0800 CST  
更晚了,求原谅!码字的时候睡着了。。。还有一更快码完了,一会就放上来。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5 00:08:00 +0800 CST  
沐柠含笑睨他:“亲都亲了,你想不认账?”
顾予森完全忘了是沐柠强吻了他,急忙否定:“当然不是!但…”
沐柠根本不让他说完:“你其实心里怨着我,说什么不怪我不过是唬人的场面话,是不是?”
“不是!但…”
沐柠打断他:“你不喜欢我,看着我觉得厌烦了?”
“怎么会!但…”
“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和我在一起?”
“没有,但…”
“那不就结了?”沐柠压根不给他发言的机会,一锤定音:“你喜欢我,我也…”沐柠顿了顿,不着痕迹的将到了口边的“喜欢你”改成“愿意和你相处”——没办法,顾予森不信她喜欢他——“所以我们在一起试试,有什么问题?”
“可…”
沐柠皱眉:“哪里那么多可是但是?有不是让你去和我领证结婚,我一个女人都没那么多顾忌,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见顾予森还不死心的想要开口的样子,沐柠索性又俯身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抬起头来,从来冷漠的神情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惑人心神的笑,这笑冰冷姝艳,凌厉又凛冽,危险却让人迷醉,而她的眸子,温柔霸道。
沐柠看着顾予森,用诱哄的语气道:“我们在一起,就这样,嗯?”
被那逼人艳色诱得失神,仍沉浸在沐柠这难得笑容间的顾予森没有回过神来,只怔怔的应声:“嗯。”
好一会儿,顾予森醒过神来,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应了什么,懊恼道:“沐…”
“还叫我沐柠么?”
“…阿柠。”
从来独断专行的人终于也被别人独断专行了一回,果真是“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试一试,也是可以的吧?那一日她想离开,他绝不阻她便是。
不是决定不会在一起的吗?怎么又同意了?顾予森在心底嘲讽自己虚伪。可,那又如何?至少,将来的某一日,他想念她时,还有这么一段曾经拥有她的时光可供回忆。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5 00:20:00 +0800 CST  
大家的评论都没有剧情啊。。。。有什么想看的梗或者建议说出来嘛。不要让我 一个人想一个人写嘛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5 02:36:00 +0800 CST  
在纠结一个问题,顾先森的的身体伤到什么程度比较好?要不要失禁呢。。。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5 22:25:00 +0800 CST  
第四章、辞职
拿下了顾予森,沐柠心情非常之好,她奖励性的吻在他额心:“乖。”
顾予森哭笑不得——这是把他当做小孩子哄么?若是换了别人这样,他怕是早命人拖出去了,可由沐柠做来,他却只觉心下温暖。
沐柠有意识的在顾予森面前放柔语气,不像平时那般凌厉冷漠:“你的主治医生现在在医院吗?”
顾予森点头:“在。你要见他吗?”
“嗯,我要问他点事。”沐柠没有说问什么事,但很明显是关于顾予森的身体。
“按床头的呼叫铃就可以。”顾予森道。
沐柠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呼叫铃,她坐的位置恰好挡在顾予森和呼叫铃之间,难怪顾予森没有直接按铃而是告诉她。
“我出去和他说。”当着顾予森的面说这些,顾予森难免不自在,她不愿揭顾予森的伤疤,更不愿他难堪。
沐柠伸手按下铃,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你自己一个人行吗?”
顾予森失笑:“这些天我都是一个人,会有什么事?我虽然残了,可却也还不至于离不了人。”
沐柠听到顾予森说这些天都是一个人,不免自责心疼。又听他自我解嘲般说他自己“残了”,心中有些梗的慌,却因他并没说什么别的,不好贸然安慰,免得弄巧成拙惹他难过或是让他更坚信她与他交往只因内疚:“那我出去了,我就在门口,有事便喊我。”
顾予森含笑应声。
沐柠起身出门,顾予森看着她高挑袅娜的背影,微微失神。
顾予森的主治大夫叫赵岸,五十岁上下的年纪,看起来很和气。沐柠知道这个人,他是个国际知名的医学全才,不过前几年突然退隐不知所踪了,没想到是在a市这的医院猫着。
赵岸将顾予森的情况说的很细致,沐柠听得眼眶发涩。
车祸的具体情形顾予森并没有告诉沐柠,但沐柠却是知道的。车祸地点是在江边,车祸发生时顾予森连人带车都被撞到了江里,过了不短的时间才从下游被找到。
如今已经入秋,江水很是寒凉,顾予森脊椎受创后又在江里挣扎许久,以后少不得会格外体寒,本来他应是从腰开始便完全瘫痪毫无知觉的,但赵岸不愧国手之名,经他努力,顾予森虽然还是瘫了,至少保留了感觉。排泄正常也可以自控,但是身体非常虚弱或阴雨天时可能会失禁。平时自理完全没问题,但是阴雨天的时候会浑身阴寒酸痛,非常难受,而且到时候双手功能也会受到影响,所以会很难自理。
谈话间赵岸还告诉沐柠,他是顾予森聘请的私人医师,顾予森的胃不太好已经很久了,但是顾予森自己从不注意,经常因为忍不住吃辣而使胃病发作,希望沐柠以后能好好管束他,让他爱惜点自己的身体。
沐柠自是应是,心却疼的仿佛被人用刀子捅过。
顾予森并不嗜辣,他一向口味清淡,但是沐柠,无辣不欢。

楼主 笙歌笑华年  发布于 2016-01-15 22:58:00 +0800 CST  

楼主:笙歌笑华年

字数:73081

发表时间:2016-01-13 04:1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7-17 16:45:27 +0800 CST

评论数:315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