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 (一触续)

一楼百度。文笔不好,不喜勿拍。初次文,双线。嗯,下面发文。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2 15:12:00 +0800 CST  
杨慕初看着俞晓江微含薄怒的脸,轻轻一笑,“晓江,来,坐——。”
俞晓江轻叹一声,在杨慕初身边坐下。
红色的酒浆哗哗流入透明的高脚杯,流到酒杯一半时又豁然停止。恍惚间,阿初已将酒放在了自己面前。
“晓江,我不是阿次。”杨慕初叹了一口气,“尽管我一直尽力想要让自己融入阿次的信仰,但是我还是做不到,因为我没有办法做到让自己绝对的相信一个信念。这个,我想你不可能不懂。”
杨慕初说完这些话显得有些激动,又猛喝了一口酒。
俞晓江低下了头,是的,不管是基于何种感情,身旁男人早已融入自己的世界。多年潜伏生活,是这个男人一直陪伴在自己身旁。不管他们是否可以接受对方的观点,但对彼此的了解和信赖早就已经深入骨髓。
所以俞晓江明白,早年在荣家半主半仆的生活以及丰厚的学识,让心性骄傲的阿初有了高于常人洞察力以及对于任何深信不疑的理念保有的理性怀疑。所以,即使是多年并肩作战,俞晓江从来没有打算介绍杨慕初入党。
“阿初,我明白你的意思,也明白你的感受。可是你现在知道的秘密已经太多了,如果你现在要退出,国齤民党是不会放过你的。”俞晓江叹道。
“这番道理并不难懂,我也知道自己早就逃不了了。但是你说少了一点,就是你们中齤共也不会放过我的。”杨慕初无奈的摇着手中的酒杯,灯光下酒的耀眼妖红中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
俞晓江听到这皱了皱眉毛,想要出言反驳,但是看到杨慕初微微抬起以示阻止的手臂噤了声。
“我一直以为人活在世上须当快意恩仇,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想要的无非是最普通的生活。”
杨慕初的话中有种深深地无奈,这样俞晓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是的,以前阿初弃医从商,是为了保护他要保护的家人。后来他替阿次潜伏下去一半是为了阿次,另一半是为了中国。可是,现在呢?现在身旁这个看似强大的男人还剩下了什么,是亲人,还是坚守家国的信念?
平生亲友,半数墟墓。半世飘摇,夙愿已了。现如今,还有什么值得这个男人挂念,还有什么值得这个男人逗留呢?
杨公馆内安静异常,只剩下冷酒入喉的声响。
“阿初,可是,我不想你有事。”俞晓江沉吟道。
“晓江,我知道。”杨慕初浅笑的看着俞晓江。这些年,自阿次走后,都是这个女子陪伴在自己身旁。两人默契的不提杨慕次,小心翼翼维护着一个家该有的安宁。虽然阿次已作远行,雅淑已为人妇。但是俞晓江是还爱杨慕次的,而杨慕初还是爱着和雅淑的加之两人信仰的隔阂造就了两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这就造成了两人的感情发展一直止步于介于兄妹或者毋宁说是战友。
“很晚了,晓江,去睡吧。”杨慕初温柔的说道。
“嗯,你也早点睡吧。”俞晓江深深地看着杨慕初转身上楼。
客厅中只剩下杨慕初一个人,金黄色灯光下,他高高地举起酒杯,宛敬上天。如果我要的注定得不到,那就让我也跟着一起毁灭!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杨慕初的所料,国齤民党迟迟不为潜伏下来跟日本合作已久的杨慕初复名,然后在杨慕初提出退出之后派人暗杀。俞晓江向中齤共那边提交的阿初复名的申请也迟迟没有回应。不明真相的老百姓总是在杨慕初路过时在背后指指点点,杨慕初却总是悲悯地冲他们微笑。

国齤民党追杀、共齤产党不闻不问的情况已经基本定型。清晨的阳光暖暖的撒到了屋里,阿初站在窗前抿了一口水。被整个世界所遗弃,这在原来的荣初看来是一件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承受的事。但是,他现在是杨慕初,经历了八年潜伏更加成熟的杨慕初。他可以忍受不公,但谁也不能阻止他反抗。
对于现在阿初而言,虽然他生无所恋但是还不想怎么早就死。更何况,为自己复名的事还迫在眉睫。自己已是杨家的最后一系,他不能让杨家蒙上污名,嗯,趁现在国齤民党还顾及一些事,没有诬陷自己是汉奸。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2 15:13:00 +0800 CST  
先到这,沙发霏姐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2 15:14:00 +0800 CST  

“这不是理由!”张况紧皱眉头,“你不是带了两队人吗?”
“是的,另一对是由我亲自带队。”年轻男子道。
“那那一队呢?”
“当时我带队时……”

孙剑一开始走也是遇到了和另一队一模一样的情况。看着眼前频频求饶的乞丐,孙剑猛然间回想到在此前好像看到了杨慕初给了这个乞丐钱,然后跟他说了几句话。之后走入了一个馄饨摊,而再出来时那乞丐走远了。想到这,孙剑立即带队去追。眼看就追上了杨慕初但是意外却发生了……

“杨慕初的枪法准,这已经是十分有名的了。但是我没有想到,杨慕初的身手居然也这么好。”孙剑的思绪回到了今天晚上。

“杨慕初,你逃不了的……”孙剑的含笑道。
“哦?”杨慕初缓缓转过头,脸上带着通常都保持的含蓄的微笑。就是在这个时候,杨慕初的笑仍让人感觉灿若纤阳。“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逃不了?”
“我知道杨先生枪法了得,但是您学习格斗时年龄太大了些……”孙剑稳了稳心神,对准杨慕初依旧含笑的目光。
“那就试试看。”杨慕初话音未落,枪头就对准了孙剑。孙剑一惊,一个前翻滚堪堪避开。
“碰碰!”连发两枪,孙剑回看自己的一方,已有两人倒下。
愤怒的众人立即下令开猛火,一阵枪响之后,孙剑忙喝令手下停火。这才发现杨慕初早已不见踪迹。
孙剑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这是一个死角,有一个拐角可以隐蔽,两面墙通向郊外。而杨慕初刚才两枪过后,躲避的时间太短,如果要逃走,就只能从拐角处的墙面翻过。
“从这里翻过去!”孙剑想明白了这一点,就用手指着拐角处的墙,命令道。
“是!”

“碰!碰!”又是两声枪响,却是来自身后。“啊!啊!”随着两名队员的倒下时的呼喊,孙剑指挥手下立刻隐蔽好,
“该死!这个杨慕初,居然还有这一手!”孙剑暗骂道。由于来人的位置是在自己身后,现在变成自己遇上了和杨慕初刚才一样的境地,背靠着墙,位置明显于自己不利。
“嗯。至少自己还有人。”孙剑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抢。
“孙剑是吧!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啊!”来人的声音如同惊天霹雳划破了这漫漫黑夜。
“杨慕初?”孙剑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轰响,杨慕初怎么会跑到了自己的后方!
“追!”孙剑一声令下,向杨慕初逃去的方向追去。

“好了,做个了结吧。我对这种追逐游戏已经失去了兴趣。”杨慕初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笑意,取而代之是一种如同刺骨寒风的凛然。月光为杨慕初的脸打上了一层投影,仿佛只能看到他尖削的鼻尖、高耸的鼻梁。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2 20:31:00 +0800 CST  
好吧,由于楼主明天要回家乡上坟,不能更文。所以今天就多来点吧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2 20:33:00 +0800 CST  
额,默默地再次说一句。前文码错字了。【当年皖南事变发生后,战术专家赵暮受致公党邀请,不远万里从美国赶到战火纷飞的祖国。】这里是抗日战争,不是皖南事变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2 20:53:00 +0800 CST  
孙剑随着杨慕初停止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杨慕初,今天这里有这么多人,你就不怕死吗?”
“那就试试,到底是谁的枪快!”杨慕初庄严而肃穆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树林中。
一个回合下来,杨慕初几乎是百发百中的击毙了孙剑带来的手下。现在隐藏在树林中的杨慕初已是踪影全无。
一分钟、两分钟。孙剑几乎分辨不出,跳动的声音来自自己的心脏还是怀中的金表。
冷汗顺着孙剑的面颊流下,很快覆满了面。而孙剑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砰!”一声枪响,孙剑一凛,手指迅速扣动扳机朝枪声的方向开火。
“砰!”“砰!”两声枪声一前一后地响起,在看孙剑时,孙剑已是卧倒在地抬枪指向上前方,而对面,杨慕初持枪而立。
原来,刚才第一枪,杨慕初开的是空枪,目的是引出孙剑。孙剑果然上当,扣下了扳机。但又很快回过神来,于是连忙向旁边一个翻滚,堪堪避过杨慕初的那一枪。
“没看出来,你的枪法还不错。”杨慕初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在月光的照射上显得格外阴森,“不过,还是年纪太小,经验欠缺。”
“你——”孙剑显得有些恼怒。
“起来!我来看看,你的身手如何。”孙剑仰视着杨慕初,哼!这样不可一世!
“我就怕你老了,禁不起折腾。”孙剑起身,和杨慕初同时收起了枪。
“少废话,小子,快点!”杨慕初冷冷的说道。

不多时,杨慕初和孙剑已是打的难解难分。不过,显然,孙剑的身上更为狼狈不堪。
“小子,不错!是个好苗子!”杨慕初口上赞许,脸上却没有透露出任何表情。
“哼!”孙剑发出一声冷哼。
“可惜还是太嫩!”杨慕初又马上摇了摇头。
寒风凄凄的吹着,由于正处冬季,整个树林里只有几个枯树的枝丫在风中摇晃。透着这样空明的月色,却在地下投出一片片狰狞的鬼影。
“所以,今天你死定了。”杨慕初还是没带任何表情,但话语冷酷到让孙剑心中一沉。

“孙副官!孙副官!”远处传来了一阵叫喊声,原来是另一队人赶到了。筋疲力尽的孙剑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哼!算你小子命大!”杨慕初听到喊声微微皱了皱眉,出拳袭向了孙剑肋部,然后消失不见。孙剑在剧痛中挣扎着起身隐藏,却不见杨慕初的身影。
“走!”孙剑和众人一直等了将近三个小时,还是没有等到杨慕初,只好下令收队。

“事情就是这样。站长!属下愿接受处罚!”孙剑一挺胸,做个立正,大声说道。
“孙剑!”
“到!”
“鉴于你这次行动表现不合格,罚你关一个星期禁闭!立即执行!”
“是!”

办公室里空荡荡只剩下了张况一个人,张况揉了揉眉心。
照刚才孙剑的说法,以当时的地形,杨慕初照理是不可能到孙剑的身后的。这个杨慕初,还真是有通天彻底之能。想到孙剑,张况摇了摇头,这小子,那个杨慕初还真没说错,还真是太年轻、太沉不住气!只是,以这样的杨慕初,估计换成自己也应付不了。
“杨慕初!没想到,你还这么深藏不露,以前还是小看了你!”张况口中这样骂道,唇边却勾出了几不为人所查的笑意。

“吁!”回到家中的杨慕初呼出了长长的一口气,整个人都瘫坐在了沙发上。今天真是好险。那个孙剑虽然年轻,但是还是好生难以对付。
杨慕初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活动了一下头。幸好,他没有翻过那个墙头,自己才得以脱险,与赵暮接上头。想到这,杨慕初咽下一大口水。
要不,凭自己的身手,还不知道还能不能对付得了,这个号称是军统局上海站第一高手的人。
“算了!”阿初甩了甩头,眼下的主要问题是如何避免国齤民党反咬自己一口。得到了第三党的证明和致公党党员的证词,算是解决了两大难题。剩下的,如果可以得到更高级别人的佐证,就更好了,可是......

一周后
军统局上海站
“报告站长!昨夜有部分文件失窃!”
“什么文件?”张况皱起眉头。
“是抗战时期特高课的一些资料。”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3 18:56:00 +0800 CST  
“关于什么?”张况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正在排查!”
“马上去!”张况一声怒吼。
“是!”

次日
“孙夫人,有客来访。”
“是谁?”那位被称为孙夫人的妇人,大约五十刚出头,慈眉善目、优雅安详。
“客人没说,只是给了我这个,让您过目。”

“孙夫人,您好!”来人取下头上的礼帽,微微一躬。
“你是杨慕初先生?”孙夫人看着来人的脸,蹙眉半响沉吟道。
来人点头,给了孙夫人一个柔和的微笑。
“杨先生屋里请。”
“多谢孙夫人!”

不错,这个孙夫人就是中山先生的夫人,宋庆龄女士,这个月刚刚离渝抵沪。岁月在给这个伟大女性的脸上留下痕迹的同时,又双倍赋予了她优雅与坚强。

“孙夫人肯让晚辈进屋,想必是知晓晚辈的为人,并非传言的那样不堪。”
“第三党的章伯钧先生已经告诉了我,关于杨先生的情况。”宋庆龄为杨慕初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不敢!”杨慕初微微起身接过茶杯。
“杨先生,这是?”宋庆龄摇了摇手中的资料。
“如您所见,这是日本特高课的,抗战时期的,一些关于晚辈的监视记录。”
“另一份在这……”杨慕初微微起身,双手递过另一份文件夹。
宋庆龄接过文件夹,开封取出。
“这一份是军统局的机要文件,是关于‘墨竹’的行动记录,也是抗战时期的,请您比照。”
“这?!”宋庆龄翻动着纸页,右手纤长的手指在两份资料上不停地移动。
“你就是‘墨竹’?”宋庆龄有些讶然的抬头。
杨慕初淡淡的一点头。
“哎呀!真是太辛苦你了,孩子!”宋庆龄起身,紧紧地握住杨慕初的手。
“孙夫人哪里话,保家卫国,男儿之责!”杨慕初连忙起身答道。

原来,这两份资料记载的时间段都是常德细菌战期间。特高课的资料上,记载的是杨慕初的出行情况;而在军统局的文件中,‘墨竹’执行军统任务的时间点,恰好可以添补特高课记录中,杨慕初被模糊掉的监视时间点。一切证据都指向,杨慕初就是这个‘墨竹’。所以,杨慕初不是汉奸,绝对不是!

“阿初,那你又为什么会被军统局的人追杀呢?”宋庆龄有些不解。
“恐怕,章伯钧先生也有此疑惑吧!”阿初有些无奈。
“阿初,你不是外人。不瞒你说,章先生和我都有过疑惑。”宋庆龄叹道。
是的,就算是杨慕初在抗战时期帮助过第三党。但谁又能保证那不是汉奸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做出的两面三刀的行为呢?
“孙夫人,晚辈没有什么宏图大志,惟愿一生平安喜乐。当初奉命潜伏,实是国难当头,不得不为。而今,外地方退,国内局势暗潮涌动,晚辈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坚持下去了。”杨慕初轻叹。
“所以,你就向军统局提出退出。但是军统局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没有为你复名?”宋庆龄摇了摇头,“这些该死的混蛋!”
“孙夫人,所以这件事情就拜托您了。”阿初的目光澄澈而渴求。
“放心吧,孩子。交给我好了!”宋庆龄笑着答道。
“如此,晚辈就不打扰夫人了。”阿初起身鞠躬。
宋庆龄看着杨慕初即将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些许熟悉。她心念一动,继而叫出口,“阿初,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杨慕初微微一顿,继而转过了头。然后,宋庆龄看到杨慕初低头浅笑,腼腆而微带骄傲。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3 18:56:00 +0800 CST  
楼主最近两天有事,可能没有时间及时回复,请多见谅~~
ps:群里的孩子,对不起了,最近都不能在。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4 14:14:00 +0800 CST  
“砰!砰!”两声枪响之后,阿初看到眼前有两个特务倒在了地下。电光火石间,阿初本能的俯下身体,回到原处。
一阵枪声、手榴弹响起,闪耀的火光下阿初依稀看到了阿四的脸,连同阿四一起来的……居然是……是赵暮!
阿初先是蹙起了眉,随即慢慢勾起嘴角。

“老板!你还好吗?”
“杨兄弟,你还在吗?”
两人爽朗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还在,很好!”阿初几乎是用尽了自己的力气喊道。

阿四身手矫捷、赵暮经验丰富、阿初枪法如神。很快,在完美配合下,三人且战且退,终于回合了在一起,三人把背交给了彼此,执枪而战。

现在,三人已经退出了上海站站点,他们躲在街角的隐蔽处,追兵随时飞来的子弹使得三人不敢露头。阿初经过一场激战,伤口已经被撕裂地一塌糊涂。赵暮的身上也挂上了彩。
阿初舔了舔因为缺血而干裂的嘴唇,举起手指向远方。“阿四,你去那边。赵兄,你去那边。现在的情况,分开,起码还有一线生机。”
“不行!”赵暮里立刻意识到,阿初想要用自己引开敌人,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要死大家一起死!”
“老板,休想丢下我!”阿四立刻跟着说道。
阿初咽了一口口水,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砰砰砰砰!”一阵枪声又响起,赵暮和阿四立刻做好了准备。
阿初突然走到两人面前,冲他们笑,那笑容黯淡了满天的繁星。然后阿初转身猫起腰,冲向对面的墙道。
“不要!”三声喊声同时响起。
“砰!”一声枪响之后,阿初的身体重重地砸向地面。 “砰砰砰砰!”另一种枪声响起,一大片特务倒地。还没等刘阿四和赵暮反应过来,一个蒙着面罩的黑衣人已经抱着阿初出现在他们面前。
“快带他走!”来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带着不容反驳的严峻。
“可是……”阿四觉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没有可是,快走!”那人的猛然把头转过来,目光凌厉地让人想起了绝地孤狼。随后转过头,抱着机枪射击,留给他们一个孤绝的背影。
“嘤——”阿初慢慢醒转,他抬头看到多出来的一个人,微微蹙眉。
“你醒了!”那人转过头露出惊喜的目光。但是他又马上回过头去,沉声道:“快走!”
“我不能走。”阿初缓缓地摇头。
“你必须走!”那人厉声道。
“这是我自作自受,该走的是你们!”阿初一把抓住那人。那人回头,正好触到阿初锋利的目光,他微微一怔,目光立即低垂。
“好!那你们先走。”那人把视线转向阿四和赵暮。
“不行!”两人同时答道。
“不行也得行!”他一手把阿初按在了自己背上,一手抬起机枪。人影一闪,已经蹲在了斜对面的墙边。
“你们两个再不走,想做我的累赘吗?”那人冲刘阿四和赵暮的方向大声吼道。
阿四和赵暮现在已经渐渐看出些眉目,那人的身手高过在场所有人太多。而且枪法……如果说杨慕初的枪法算是万里挑一,那来人的枪法就是十万中的最强!
两人一点头,算是认可了来人的话。于是在那人的掩护下缓缓撤退。

荒庙
现在,阿初和那人已经安全了。阿初一共受了两处枪伤,一在左肩,一在右背。好在,没有伤及内脏。
“你忍一忍!”那人手中执刀,想要剜下阿初背后的子弹,手却微微有些发抖。
“没关系的。”阿初温柔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你下刀吧!”
那人闭上眼睛,又复睁开。
“呃——”阿初闷闷的呻吟被生生的逼回了嗓中,子弹却已经被剜出。
就一颗子弹了!那人看着阿初肩头狰狞的伤口,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但手却比刚才抖的更厉害。
“我自己来吧!”阿初夺下那人手中的刀。
“别!”“呃——”伴随着杨慕初的呻吟和那人的轻呼声,子弹已经落地。
“你忍着点,我来给你上药!”那人看着阿初挂满冷汗的脸,声音中洋溢着一种心疼得味道。粗粗上药包扎之后,杨慕初觉得好多了。他躺在草堆上,静静地凝望着不远处警戒着的人。他和自己差不多身材,清瘦的背影似乎即将融入黑夜,在星光的照耀下,像极了孤独的狼。阿初看得眼前人孤寂的背影,突然想起了阿次,那小子也喜欢这样紧绷着神经,闹得自己都有些疑神疑鬼。“小混蛋!”阿初微笑着不禁骂出声。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6 15:33:00 +0800 CST  
sf学姐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7 16:49:00 +0800 CST  
阿初抹干眼泪,正待开口说话,突然大街上响起了炮声,打断了阿初的话,这正是正月十五日,放炮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阿初没有在意,阿次却皱起了眉毛。
“大哥,这是我们集结的命令,我得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我晚上才来找你。”阿次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站住!”阿初叫道。
“大哥!我保证晚上一定找你好吗?”阿次就差举手起誓了。
“急什么?我是说,你的领口,自己理好!”阿初笑道。
“哦!谢谢大哥!”阿次忙整理好领口。
望着阿次远去的身影,阿初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散去。天晓得,刚才自己是有多想叫住阿次,然后带他一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是阿次,他是属于这片土地的,自己有什么资格让阿次远离自己的天下呢?但是,既然命运让我们再次重逢,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放手,以天起誓!

转过拐角,跑着的杨慕次慢慢停下了脚步,他背倚着墙,右手紧握成拳,指甲生生的嵌入肉中。“大哥,对不起!”

夜 杨公馆
“大哥,不要再忙了!快来吃饭吧!”阿次冲厨房喊道。
“就好就好!”阿初答道。

“我说大哥啊,我又不是猪。你烧这么多菜干什么?”阿次撇了撇嘴,却掩不住眼睛中闪烁的喜悦之意。
“怎么?嫌弃你大哥做的东西?”阿初故意提高了尾音。
“我哪有?大哥你冤枉我!”阿次显得有些委屈。
“那你还说我做的是猪食?”
“我没有!大哥这是无中生有!”
“你刚才说自己是猪,那我做的还不是猪食?”
“我刚才是说……”
“嗯?”
“呃,好吧。大哥,是我错了。大哥的手艺天下无敌!”
“嗯,这还差不多……”

一顿饭就在两人的逗笑声中结束了,此刻的杨慕初和杨慕次坐在阳台的地板上,他们斜倚着墙壁上,手中都拿着还剩了半瓶酒的白酒瓶。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杨慕初和杨慕次抬头望着天,月光均匀的洒在他们的身上。这使得曾经孤独的两个人,此时此刻身上散发着一丝温暖的味道。

“大哥,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喝酒了。”杨慕次回看杨慕初的侧脸,温润如初,却比之原来更加了一层无奈与锐利。那种如附骨之疽挥之不去的无奈与锐利,带着好像已经看破世事的沧桑,使得现在的杨慕初有了超越了34岁的飘逸和任情。杨慕次突然觉得大哥好像一只本该自由飞翔在九天之上的鹰,现在却因为留恋地上的一丝温度,主动放弃飞翔。可是,鹰终究是鹰,终会重回九天之上的。想到这,杨慕次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呵呵,还不是你害的。臭小子,还说呢!”杨慕初把带着晕红的脸转向杨慕次,笑着答道。
“对不起,大哥。”杨慕次觉得有些无地自容了。
“你再说对不起,信不信我现在就——”杨慕初勾起了笑。
“管教我嘛——”杨慕次也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阳台上两人爽朗的笑在月夜里久久回荡。 ·

“阿次,跟我说说。这些年,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都不跟我联系?”阿初又吞下一口酒,问道。
“大哥,我结婚了。”阿次的目光远到似乎是上个世纪。
阿次告诉阿初,当年日本茶室中,自己拉响了手榴弹后就跳入水中。等到醒来时就失去了记忆,他被一个陕西籍女孩所救。那个女孩告诉自己,自己是她的未婚夫苏维,而她叫做周萍。然后抗齤日战争全面爆发,他们就投奔了延安。在延安,自己打了几年游击,就因行动出色而被选入别动队。从此,就被中央特派,执行重要而特殊的任务。而这次来上海,就是为了执行任务。 “苏维?那你的身份没有被揭发吗?”阿初有些疑惑。
“没有,那个苏维早年闯上海的时候就被日本人逮捕做人体试验了,一直以来,无人知晓。”阿次摇了摇头,“当然,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情。”
“那个苏维跟你我的相貌有七八分的相似。”阿次补充道。“萍儿是个大财主的女儿,自小暗恋村中穷小子苏维。苏维为了配得上萍儿,离开了家乡,来上海打拼。谁知一去五年都没音讯,萍儿年纪大了,他爹就给她许了个亲。萍儿不乐意,就收拾细软,来上海要找苏维。没成想,就遇上了我。”阿次含笑摇头。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8 16:48:00 +0800 CST  
“不对!你现在已经恢复记忆了,为什么还是没有主动与我相认?”阿初皱眉道。
“大哥,你应该听说过审干运动吧。”阿次说的有些无奈,“萍儿那样的身世,又是向组织提供了虚假的资料,我又怎能害她?”
“所以,你没有对任何人说你是杨慕次?”
“是的。”

“呵呵。”沉默半响的阿初突然笑道,“现在我突然明白孙夫人宋庆龄先生为什么会帮我了。阿次,你到上海时去见过孙夫人吧。”
“是的。”阿次微笑道。
“可我不明白你是怎么说服孙夫人的。”阿初问道。
“没什么,本来就有几份你在常德细菌战的资料,后来又从张况手中偷了几份同时期,你在特高课的监视记录。两相比对,孙夫人并不难确认。”
“本来就有?你怎么会本来就有?”阿初奇道。
“41年11月,皖南事变之后,我们派员去重庆谈判。为了保护特派员的安全,我的任务是暗中探视国齤民党的一举一动。在此期间,我去了一趟军统局,由于那时重庆被轰炸的很严重,整个军统局的资料库十分混乱。在那里,我发现了“墨竹”,也就是你的资料,当时常德正进行着细菌战,我看到你报告上的字,觉得似曾相识。然后,我找到了“墨竹”资料上的照片,看着和我一样的脸,我当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于是,我调换了一部分你的资料。那张带着照片的资料由于太过重要,所以我就没拿。”
“你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跟孙夫人见过面?”阿初想起那天去找宋庆龄,宋庆龄着告诉自己,自己有个好弟弟时的笑。
“哦,我从军统局出来后,正值黎明时分,遇到一次轰炸,在那次轰炸中,我救了孙夫人。”阿次回答的风轻云淡,如同东家孩子捡了一毛钱那样简单。
看来,在过去的岁月中,阿次也同自己一样历经沧桑啊。阿初感叹上天,为什么总是这样特别“照顾”已然风雨飘摇的杨家呢?

“大哥,照顾好自己,好吗?”阿次打破了平静。
“什么?”阿初回过神来,笑道。
“我说赵暮,你那天之所以会选在晚八点多行动,是因为,那本是刘阿四送走赵暮时间。可是你没有想到的是,刘阿四没有送走赵暮,却和赵暮一起回来救你,对吗?”阿次皱眉问道。
阿初不语,转过话锋。“如果我没猜错,那天孙剑没有接着翻墙追我,是你突然出现了吧!”
阿次点了点头,“自我回到上海得知你的消息后,我一直在一旁关注着你的情况。大哥,你实话告诉我,你当时是不是心中有了自毁的念头?”
阿初没有答话,他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阿次说的没错,自从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之后,虽然还不想早死,但实际上,生死于自己已没有太多的区别。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一一离自己而去。那么,如果连最后的自由都保不住,还不如与之一起毁灭。自己存了自毁的念头,对于这一点,阿初一直以来都很清楚,尽管他一直拒绝承认。

“这么久了,军统局的人居然没有发现丢了资料。这个戴笠,还真是!”半响,阿初笑道。
“大哥,这你可怪不得我们的戴大老板。你想啊,当时重庆轰炸的这么厉害,少了几份不怎么起眼的资料也实属正常。”阿次笑答。
“呵呵~~也是,抗战胜利不久后,戴笠就忙于和中统的人厮杀、忙着防着蒋介石的忌惮,哪有时间管这么多事。”阿初又灌了一口酒,“说起来,这个戴老板倒是和我同命同运。”
“大哥!”阿次叫了一声。他又如何不知道大哥的处境,他又如何不能了解大哥此刻被国齤民党追杀、被共齤产党袖手旁观的现状。
“大哥,对不起!”阿次又道了一声歉。
“你!”阿初用手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阿次的头,“不是才和你说过,不要再说这句话了吗?”阿初看起来,似乎有些生气。
“不是的,大哥。我是替我们党道得歉。”

听了这话,杨慕初有些吃惊的转头看着杨慕次。此刻明月已有些西斜,阿次的目光在月光的照射下澄澈得犹若寒潭,却带着隐隐流动的桀骜不驯。这让杨慕初想起了月下孤狼,那样的孤独、和那样的睥睨天下,杨慕初又如何不了解自己这个弟弟呢?他在暗夜中行走,却是因为他有一颗光明如阳的心。或者说,正因阿次有了这种光明,才能支持他一直走到现在。杨慕初明白,在杨慕次的心中,也许共齤产党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包裹着自己关于那个世界大同的最美好的理想。为此,阿次虽然可能早就体察到这个党行为中的种种不妥,但是,还是依旧坚信情况终有一日会变好。

如果鹰是注定要不受束缚的单独飞翔于天,
那么狼就注定要桀骜不驯的群居驰骋于地。
鹰的孤独来自其本身对自由的追求,
狼的孤独却来自于他的铁血与桀骜。
对于鹰而言,不自由、毋宁死,是生命的最终誓言,
对于狼而言,胜利、追逐和光明,才是终极的目标。

所以,阿初的寂寥是自由的、不愿受任何束缚的、是注定永远没有人理解的,
阿次的寂寥却是源自其对光明欲求不得的惆怅,是终有一日可以有人理解的。
所以,阿初拒绝一切政治党争,即使付出的代价是生命,
所以,阿次笃行自己的信仰,并愿为此赌上自己的性命。

这些道理,杨慕初和杨慕次是多年之后才愿意承认的。而现在,他们只是单纯的回避去想。 ——————————
前情基本已交代完毕,以前叫不懂得孩子现在应该懂了吧。嘻嘻~~
本文已近过半数,下文的谍战味会越来越浓。
另外,本文停更两日,初二复更,敬请见谅~~嘻嘻,遁走~~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8 16:48:00 +0800 CST  
大家的祝福,我都收到了。爪机党不方便回复。小疯子在此谢谢大家,同时也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09 16:03:00 +0800 CST  
“没什么,只是觉得陈先生不像是共齤产党。倒像是——黑心商人。”阿初道。
“政场如商场。”陈东并不在意。
“错!”阿初站起身,“是比商场更黑!”

餐厅
“杨先生,你确定要这样做?”赵暮一声长叹。
“是的,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让我大哥离开上海。”阿次叹道。
“那为什么你还要和你大哥相认呢?”赵暮皱眉道。

那日,杨慕次送回杨慕初后,就劫走了赵暮,说是要送他去香港。等到刘阿四走远,杨慕次就摘下了面罩。当赵暮看到那张跟杨慕初长的一模一样的脸时,吓得不轻。杨慕次告诉赵暮自己的身份,并让赵暮帮忙,送大哥去香港。惊魂未定的赵暮问自己要怎样做,阿次答说,一切等自己安排好。

“当时我已经被大哥认了出来,加之,我接下来的任务将会九死一生。如果那时我再不与他相认,他一定还是继续找我。这样,我大哥就永远不可能离开上海了。我不能让大哥因为顾着我,自己身处危险之境。”阿次长叹道。
“所以,你希望我——”赵暮皱了皱眉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杨兄弟会恨你的,他也会很痛苦。”
“那又能怎样呢?”阿次无奈的道,“我只要他活着。”

地下室
“苏维!”陈东叫道。
“到!”杨慕次回答。
“或者说杨慕次同志。”陈东绕着杨慕次上上下下打量了很多便,故意拖长了音调。
阿次吃惊的转身,看着陈东的脸。
“别紧张!”陈东抚了抚阿次的背。“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只要你——”陈东故意停了停。
“您让我做什么?”阿次试着问道。
“杨慕初,或者说,你大哥,他手中好像有一份新四军内部审查的档案。我希望你能——”陈东又是一停。
“不可能!”阿次说得斩钉截铁。
哼!果然是亲兄弟,骨子里的脾气都一样倔,陈东冷笑了一下。
“周萍同志现在在延安,应该很好吧。”陈东的目光极具玩味。
“萍儿她根本不知道我是杨慕次!”阿次答道。
“但是她向组织提供了虚假的资料,这是事实!”陈东厉声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一个大男人,怎能欺负一个弱女子!有什么事,你冲我来!”阿次高声道。
“别急别急!”陈东却笑了起来。“我怎么会让弟妹有事呢?咱们是铁哥们不是?”
一句话,让阿次的情绪一下子冷却下来,阿次的脑中犹如海浪一样波涛汹涌,一秒钟之内翻飞出百二十个念头。
如果,能让大哥交出资料,不是正好可以加紧自己的计划吗?只是——哎!阿次轻叹了一口气,这么做,怕是大哥真得恨自己入骨了。呵!这不正是自己计划的本意吗?让大哥一点一点对自己失望,等到失望累计到一定的程度,就自然可以上升为恨。恨啊,可真是一个好东西,它可以让大哥毫无挂念的离开上海。如果自己在此次行动中不幸死去,大哥还可以不掉一滴眼泪,多好啊!阿次不觉自嘲地笑了笑。陈东一天内第二次看到了这样的笑,可恶!还真是双生的兄弟!连这个时候的笑都是一模一样的可恶!

“咳!”陈东清了一下嗓子,“想好了没有,苏维同志?”
“好,我答应你。”阿次答道。

夕阳斜下,落在杨慕次颀长的背影上,有说不尽地落寞和寂寥。陈东只觉得杨慕次和杨慕初的背影是那样的相似,却又那样的不同。
————————
上一部的名字就叫彼黍离离吧。另外,今天应该是双更吧~~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11 11:33:00 +0800 CST  
额,我是来通知一下。今天楼主头疼的厉害,就不更文了的。不要说我伪更。遁了~~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12 13:58:00 +0800 CST  
“杨慕初!你居然暗中伤人,给我打!”孙剑带来的人一手抱住着孙剑,一手举枪对准杨慕初。
“老板,注意!”刘阿四撞倒杨慕初,一枪打中了那人。
被撞倒在地的杨慕初在瞬间反应了过来,掏枪、躲避的动作一气呵成。
“砰砰砰砰!”
一时间,火车站的人群开始迅速逃窜,此刻的火车站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青岛 杨氏分部
“阿四,你忍忍!”阿初将手中的麻醉针一针扎入阿四的胳膊。
“没事的,老板。您又何必亲自动手帮我取子弹。”看着阿初担心的眼神,阿四反而显得有些过意不去。
“我手术的时候,你少说话!”阿初皱眉道。

“阿四你帮我查一下,今天到底是谁开的枪!”阿初道
“是!”阿四答道,转身欲走。
“等一下!替我发个电报,告诉二先生,叫他用我的身份帮我处理一下公司的事务。”阿初知道现在自己在张况眼中已经如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了。自己如果不在上海,那么杨氏是最为危险的
“是!”阿四走了出去。
阿初的目光随着办公室晦暗不明的灯光流转着。今天的枪战的第一枪,是从孙剑的正前方而来,所以显然不是孙剑一方开的,但是不排除有人陷害孙剑的可能。自己一方,当时好像没人开枪,因为阿初明确的记得枪声从自己身后很远处传来。而且,在随后的枪战中,阿初明显感到有人在帮自己,如果不是他的帮助,怕是今天自己来不了青岛。如果他是孙剑的人,就不可能不想杀自己,如果他是想要杀孙剑然后栽赃自己,就没可能帮自己。那此人先是陷自己于险境,又是拼死救了自己的性命。他的目的是什么呢?阿初百思不得其解。

金龙帮青岛分部
“大当家,那天我们的兄弟确实没有人开枪。”
“嗯!”刘阿四点了点头,“这个老板已经猜到了。那孙剑呢?他是怎么知道老板当时要去火车站的?”
“这个~~好像是有人约他。”
“谁?”
“据当时的守卫说,那人似乎瘦长身材,留着小胡子,口音有些沙哑。”
“还有呢?”刘阿四有些不耐烦。
“哦,他好像姓苏……”
“苏?”刘阿四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次日 上海
“苏先生,青岛来电。”服务生敲门而入。
“好!”杨慕次捏着手中的电报,手在微微颤抖。
电报是用密码写成,上面大哥居然让自己用自己的身份处理杨氏的事情。而且,大哥居然告诉了自己杨氏和杨公馆所有的秘密,杨慕次手中的电报被很快捏烂。
这些日子的许多事情出乎自己的意料,但是幸好一件件都在自己设计的轨道中正常运行。比如,孙剑居然被大哥的三言两语打发,幸好自己一枪打死了他,否则让大哥这么快知道一切是自己设计的,计划还怎么推进?再比如,大哥比想象中更加信任自己,居然会让自己接手杨氏。这样就让本来计划好的事情加快了进程。
呵呵,这样利用大哥的关怀,就算是出于善意,也会遭雷劈吧。阿次点燃打火机,看着火一点点的吞噬掉电报,目光中闪烁的说不清是怎样的情绪。

次日 上海 杨氏
“老板,您不是去了青岛吗?这么快就回来了?”秘书小姐惊讶地看着杨慕次走入办公室飘然坐下。
“我让阿四去处理那边的事了。”杨慕次学着杨慕初的语调表情,随口答道。

餐馆
“杨先生,不是说你我理应外和排挤杨氏的生意吗?怎么现在变成直接把钱转给我了。”赵暮皱眉道。
“赵先生,我也没有想到大哥这么相信我,居然这么快把杨氏的所有都告诉我。”杨慕次一声长叹。
“这不难理解,杨兄弟本来就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赵暮似乎也有些感慨。“说吧,杨先生是不是接下来就让我把资金转到杨氏在香港的公司?”
“不!”杨慕次摇了摇头。“这样会很快露出马脚的。”
“那这么一大笔资金,你就打算让我这样背着?万一被杨兄弟看出马脚,你让我怎么跟他解释。”赵暮连连摆手。
“你都已经上了贼船了,现在还想下?”杨慕次挑眉。
“呵!”赵暮笑出声,“你和杨兄弟可还真是亲兄弟,威胁人的神情如出一辙。”
“那我现在,还是要按原计划,用家族企业排挤杨兄弟在上海的市场?”赵暮问道。
“要的,赵兄不必担心。一切有我背黑锅呢!”杨慕次略带笑意。
赵暮看着杨慕次,觉得那笑仿佛带着数不尽的苦涩。于是,他轻轻拍了拍杨慕次的肩头,拿过帽子,转身道:“杨家二兄弟!你自己多多保重!”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13 20:18:00 +0800 CST  
军统局上海站
“站长,孙副官的葬礼已经安排好了,杨慕初也已经回到上海。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定让杨慕初不得好死。”副官紧握双拳,神情坚定。
“不!现在还不能妄动!”张况说了这话,觉得自己都无法呼吸了。
“站长!杨慕初他暗中伤人,害死了孙副官。这个仇难道我们不报了!”副官神情义愤。
“当然要报,但一来,杨慕初这时候要是被杀了,傻子都猜得出是谁做的。二来,杨慕初的能力和狡猾,你没有见识过吗?他既然敢做,就一定是有所准备。”张况几乎是吼道。
“但是明明是他先开的枪!我们就算明着杀了他也是占理的。”副官道。
“谁能证明?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可以证明。你觉得舆论是会支持我们一群特务,还是他一个抗齤日英雄?”张况一拳重重的砸在桌上。
“那——”副官有些为难。
“好了!双十协定的内容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军统局系统已经乱成一团了!戴老板为谋后路,最近一定会来沿海活动的,到时一定会来上海,你还是好好想想这个事吧!”张况挥了挥手。
“那——属下先走了?”副官道
“去吧!”张况背对着副官。
副官敬礼后离开,然后听到张况的声音幽幽地从背后传来。“放心,孙剑的仇,我是一定会报的。”
“是!”副官一个立正,转身走开。
双十协定约定了取消军统局的编制,也就是说,军统局的所有人以后都要重新分配。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戴老板。而最近的海军改制,为戴老板看到了失势以后的希望。其实这并不难理解,戴老板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手中必须有绝对的权力才能让他觉得自己安全。
其实,像他们这样的人,又如何才能获得绝对安全呢?张况一声苦笑。就像孙剑,只是一招失算,就丢掉了自己的一条年轻的性命。孙剑是张况最看好的手下,所以,想到这里,张况更加下定了跟杨慕初一决胜负决心,但是现在,需要等待时机。

青岛 码头 暗处
“老板,货物已经送到了。”刘阿四道。
“嗯!”杨慕初点了点头。“明天就把枪支混入偷偷送到解放区吧。”
“二先生那边怎么样了?”杨慕初接着问道。
“老板,您——”刘阿四欲言又止。
“怎么了?”杨慕初微感好奇。
“您好像有些太信任二先生了。”刘阿四鼓起勇气道。
“阿次是我的亲弟弟,我不信他还信谁啊?”阿初看上去有些不高兴。
“老板,上次——”阿四有突然停了下来。
“嗯?”杨慕初道。
“上次我去调查了,上次孙剑突然出现在火车站是因为有人约他。那人——那人瘦长身材、留着小胡子、姓——姓苏。”刘阿四偷偷看着杨慕初越来越惊讶的脸,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可能!不可能是阿次!一定是有人冒充!”杨慕初的目光离散。
“老板,能冒充您、约得动孙剑的只有二先生!”刘阿四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住口!”杨慕初一把抓过刘阿四的领口,“这件事我不准你再插手!我警告你,如果下次再让我听到你说二先生的坏话,我一定不会轻饶!”杨慕初恶狠狠地说到。
“如果,他不是二先生呢?”刘阿四的声音清晰、语意明了。
“住口!”杨慕初一把把刘阿四甩在地上。
“老板,我不管他是不是二先生。只要让我知道他想对您不利,我刘阿四绝不会放过他!”刘阿四从地上爬起,语气坚定。
“不!阿次绝不会害我!”杨慕初一拳击倒墙上。

一周后
上海 杨公馆
“大哥,你回来了?”杨慕次笑着从沙发上站起。
“怎么了?阿次,这么晚还没有睡?”杨慕初道。
“想着大哥这两天要回来,所以就等你回来呗!”杨慕次还是笑道。
“阿次,你——”杨慕初欲言又止。
“嗯?”杨慕次随口应道。
“你最近还好吧?没有遇到危险吧!”杨慕初装作若无其事。
“大哥,我没事。那天我听说你在火车站遇到危险,都快担心死了。大哥,你还是去香港吧!”杨慕次轻轻把杨慕初放在沙发的外套拿起,转身挂在了衣架上。
“阿次!”杨慕初突然叫道。
“怎么了,大哥?”杨慕次显得有些奇怪。
“我突然想起你上次跟我说你曾经失忆过。我想要给你做一个全面的体检,一会儿你随我去实验室吧!”杨慕初道。
“好啊!谢谢大哥!”杨慕次笑道。

“呼——还好!”杨慕初看着眼前的实验结果,暗暗叹了一口气。
腿上的旧伤,日本茶室爆炸留下的子弹伤,加之中国人罕见的RH阴性血。一切证据表明眼前的人就是杨慕次,而不是别人。 “怎么样?大哥?我的身体还不错吧?能否达到你的标准呢?”杨慕次的眼神居然有一种难得的俏皮。
“还不错!值得表扬!不过,你小子能不能再注意一点,你腿上的伤可是久失调养。”杨慕初的脸上勾起了真诚的笑。
“呃!大哥!我的工作性质没添多少新伤就已经很好了,你还这样说我!”杨慕次撇了撇嘴,“再说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以前连自己的性命都不管不顾呢?”
“小子!越发的贫嘴了啊!”阿初扬起右掌欲打。
“哎哎哎!大哥你可不能随便欺负我。”杨慕次举起右臂格挡。
“我就是欺负你了,谁让你是我弟弟,你能耐我何?”杨慕初挑了挑眉。
“我不能奈你何,所以只能逃了!”杨慕次笑着逃开。
“你给我站住!”
“我偏不!”

回到房间的杨慕次紧紧闭上了双眼,大哥,你终于开始怀疑我了吗?一滴清泪滑过面颊。杨慕次!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你难过什么!给我振作起来!阿次抹掉泪,勾出了笑,打开房门。

杨氏
“老板,你最近转到兴业银行的钱已经到位。”秘书把一本资料和一个账户递给杨慕初。
“钱?”杨慕初挑眉。
“是的,请过目!”秘书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杨慕初道。
杨慕初紧锁起眉头,最近在上海杨氏的是阿次,阿次是把这笔资金送给谁的呢?

“阿四!”杨慕初叫道。
“老板!”刘阿四推门而入。
“去帮我查查这笔资金的去向。”杨慕初把一本资料和账户递给刘阿四。
“是!”刘阿四应道。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14 20:15:00 +0800 CST  

1946年3月
这几日杨慕初觉得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前些时日赵氏实业上海的负责人拒绝自己的联合交好的请求,而陈东的要求却越来越多。公司的事情、共齤产党方面的任务、阿四阿次之间的矛盾像三座大山一样,让自己已经分不出一点点时间和精力来对付赵氏实业了。杨慕初用手捏了捏后颈,原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人打压,却无力反击的滋味是这样的难受啊。杨慕初,你也有今天啊!杨慕初在浅笑。不过,好在,阿次还在。还能看到阿次就是最大的幸福,与之相比,其他的事情还算的了什么呢?阿次要为自己的信仰出生入死,那就让大哥帮你解决后面的隐患吧!

暗室
“苏维,你还记不记得你还有一个任务啊!”陈东本着脸冷冷的问道。
“报告,我还没有发现我大哥把资料放在哪。”杨慕次保持跨立的动作,脊梁挺得笔直。
“要尽快!”陈东不打算继续追究,关于新四军审干资料的问题,杨慕次确实是有所行动的。只是,杨慕初并不是一个好惹的对手罢了。
“是!”杨慕次答道。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戴笠近期要来上海了,具体应该就在这几天了。你要好好的去机场布置,只有原来的机场资料是不够的,还要实地勘察,才能做出最好的计划,明白吗?”陈东绕着杨慕次转。
“明白!”杨慕次应道。
“好了,去吧!”陈东挥了挥手。
“是!”杨慕次一个立正走开。
“最近一定要把资料拿到手,否则,周萍同志~~”陈东的声音从杨慕次身后幽幽地传来。
杨慕次微微一停,继续向门口走去。

街上
“他来了!”
“好!”
两个黑影看着慢慢走近的杨慕初悄悄走开。

杨慕初在街上散漫的走着,好久,都没有这样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了吧。阿初深深地吸气,缓缓地吐出。入春的天即使遇上了倒春寒,夜里依然是洋溢着些许春意的,更何况今天白天可暖和的紧。阿初把外衣敞开,任由暖暖的春风兜满衣襟。如果共齤产党可以胜利,阿次就可以安定下来,到时候自己也成家立业,跟妻儿、弟弟、弟媳和小侄儿们在一起生活,该有多好啊。想起小侄儿,杨慕初露出了会心的笑。那天听阿次说他的一双儿女都已经4岁了,长的一定像极了阿次。阿次这小子还真行,生了一对双胞胎,难道双胞胎是可以遗传的?阿初迎着风闭眼想着,暗笑自己。去!这是个医生该说的话吗!嗯,医生。等到安定下来了,就把公司都交给阿次,自己做回医生好了。

正这样想着,阿初突然从熙攘的人群中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是——阿初皱眉想着。以自己对特工生涯的熟知,这应该是集齤合的信号。杨慕初轻轻摇了摇头本能的想要走开,他可再也不想知道更多的秘密了,那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不对!”阿初在看到两条熟悉的人影后立即改变了主意,暗中尾随而去

街角
杨慕初躲在墙角蹲着,盯着杨慕次和陈东。
陈东背对着自己,杨慕次站在陈东的对面,杨慕初在暗中正好可以看到杨慕次的脸。
“苏维,我问你。上次我让你拿新四军审干的资料,你怎么到现在都没有行动。”陈东冷然道。
“队长,我上次去杨公馆偷新四军审干资料的时候,正好被我大哥遇上了,所以我认为最近不适合行动。”杨慕次认真答道。
“嗯!早知道那个杨慕初不好对付。”陈东点头,“不过,我限你一周之内把资料拿到手。否则,我算你没有完成任务!”
“是!保证完成任务!”杨慕次立正道。
“好了,现在跟我去执行任务!”陈东向前方走去。
“是!”杨慕次转身跟去。

蹲在墙角的阿初软软地坐到地上,怎么越来越冷啊?他抬头望了望天,呵呵,原来今夜月明星稀啊。阿初缓缓低下头,把下巴搭在膝盖上,就这样呆呆地坐着。
良久,他觉得脸上有水滑过,下雨了吗?阿初机械的将脸抬起,哦!今天是月夜啊!
水随着脸的轮廓进入嘴中,咸咸的味道。哦!原来是泪啊。阿初又复缓缓低头,把头深深埋入膝中,原来,是泪啊——
阿初把右手伸到嘴边,狠狠地咬了下去。疼到刻骨,呵呵,自己还知道疼啊。春风肆意的吹着,失却了温暖的味道,却像一个接着一个的拳头狠狠地砸在自己的身上。怎么?你想要弄死我吗?阿初提起拳头想要起身反抗,却脚一软,又复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阿初提起右手指着上天,放肆的狂笑冲破云霄。彼苍者天,何其有极!
阿次!阿次!原来在你心中,信仰的力量是这样强大啊!不觉间,阿初已是泪如雨下。
混蛋!阿初一个巴掌重重地打在自己脸上。杨慕初!你凭什么哭!你有什么资格哭!
阿初抹干了眼泪,猛然起身离开。
那背影,越来越深的果敢、越来越深的寂寥。

暗处
杨慕次看着大哥远去的背影,后背无力地倚着墙,紧紧地握住了双拳,咬着下唇,忍住不让泪水下落。
赵暮轻轻地拍了拍杨慕次的背。“杨二兄弟,这下,你可满意了?”
“还要谢谢赵兄。”杨慕次转头,抿唇浅笑。
“你们兄弟俩啊!”赵暮长叹。
就在今天,杨慕次找到赵暮,要他配合自己演一场戏。赵暮以前学过口技,身材与陈东有些相似,杨慕次再为他稍加打扮,加之夜中无法清晰分辨背影。杨慕初就看到了这样一场“好戏”。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17 21:04:00 +0800 CST  

次日晨 杨氏
“这次的招标被赵氏抢了先机。”刘阿四看着杨慕初一夜憔悴的面容,有些担心,于是又补充了一句:“老板,你没事吧?”
“原因?”杨慕初并没有理会刘阿四的后半个问句,直接问道。
“他们像是知道我们的筹码似的,所有的行动都早我们半步。”刘阿四答道。
“赵氏在内地的主业务在中原,是吗?”杨慕初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
“是的。”刘阿四答道。
“好的,这件事阿四你不要插手,我要亲自去查。”杨慕初淡淡的道。
“是!老板,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啊?”刘阿四担心的问道。
“我自己就是医生啊,阿四。”杨慕初淡淡的一笑。
刘阿四看着杨慕初要多勉强有多勉强的笑,惹住把话吞进了肚子。

毫无疑问,杨氏出了内奸,杨慕初一动也不动的下出了定论。此刻,一缕晨光柔柔地打在杨慕初的脸上,深深嵌入他无任何表情的面部轮廓。

机场
“你叫什么名字?”机场主管一脸倨傲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我叫苏维。”杨慕次答道。
杨慕次今天穿了一套破旧的旧式短衫长裤,整套衣裤宽宽松松的掩盖了他优美笔直的身体线条。
“好,你就负责打扫这一片吧!”主管随意地用手一圈。
“谢谢主管了。”杨慕次看了看自己负责的区域,答得不卑不亢。

杨公馆
“阿次!你这又是怎么了?”杨慕初看着杨慕次被擦破了皮的手,皱了皱眉。
“没事!”阿次下意思地把手背到身后。今天去侦察地形时不小心擦伤了手,不想被大哥一眼看到。
“伸出来!”阿初提高了嗓音。
“是——”阿次把手伸到阿初面前。

“咝——”阿次看着被阿初用酒精棉蘸着的手,本能的微微一回缩。
“叫什么!”阿初沉着脸低声喝道,“自己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现在受了伤才知道疼!”
“谢谢,大哥。”阿次低声应道。看得出大哥心中有气,但即使这样,也无法掩盖住他眼中深深的担心。
阿初破天荒的没有教训阿次,让他不要再说谢谢。只是淡淡地垂下眼帘,没有答话。

“好了。”阿初把用过的棉签等物扔掉,轻轻粘好白胶带后说道。
“大哥——”阿次觉得此时应该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好了,跟我去书房,我有话跟你说。”阿初面无表情的道。

书房
“大哥,你——”杨慕次看着眼前坐着的大哥,欲言又止。
“这是新四军审干的资料,你拿去吧!”杨慕初把放在桌面上的资料推了推,放在杨慕次那边。
“大哥?”杨慕次有些不可置信。
“嗯?”杨慕初虽在答话,但是眼睛并没有看着杨慕次。
“你怎么会想起来把资料给我?”杨慕次显然还没有消化杨慕初的举动。
“没什么!你要,我就给,如此而已。”杨慕初淡淡地答道。
“大哥,你都知道了?”杨慕次讶然。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不想知道。”杨慕初把脸偏地更深了,他不想阿次看到自己不争气的泪光。
书房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就这样,阿初坐着、阿次站着,良久。
“好了,我累了。先去睡了,你也去洗洗睡了吧。”杨慕初硬是咽下了泪水,起身,淡淡地走到门口。

“砰!”杨慕初的身后传来了重重地膝盖磕在地板上的声音。
杨慕初蓦然回首,杨慕次已是跪在了地下。
“你这是干什么?”杨慕初惊道。
“大哥,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对你。”杨慕次埋下了头,跪的笔直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杨慕初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呆呆地站在原地。
“对不起,对不起。”杨慕次低低的啜泣在耳边徘徊。
杨慕初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只觉得想要开口,亦是失去了能力。
不觉间,泪已千行。
杨慕初一拳拳重重的打在杨慕次的背上,杨慕次只是默默地受着,身体的颤抖越来越剧烈。痛吗?身上的痛怎比得上心中的痛。
但是,又能怎样呢?大哥,不要这样了,好吗?求求你,恨我恨我!不要原谅我,不要再原谅我,可以吗?

阿初一拳比一拳的弱了下去,终于,他砰的一声跪倒在阿次的面前。一把把阿次抱在了怀中,“阿次!阿次!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阿次再也不抑制,也回抱住阿初。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是要你叫声大哥。如果,连你都不要我,我还剩下了什么。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以后别这样了,好吗?”杨慕初在乞求,小心翼翼地乞求。
“好,以后都听大哥的!”杨慕次答道。
“阿次,要知道你想要这份资料,我早就会给你的。何必没来由打上一架?刀枪无眼,万一真的伤着你了怎么办?”杨慕初在嗔怪阿次,亦在嗔怪自己。
“大哥,你不怪我了?”阿次问得亦是小心翼翼。
“这件事,以后谁也不准再提了。”阿初勾出了笑。
“是!”阿次答道。
“好了,小花猫似的。快去洗洗睡吧!”阿初笑了笑,一拳击在阿次肩上。
“嗯!大哥,你也是!”阿次揉了揉肩,答道。

“陈东!陈东!你给我等着,杨慕初在此指天为誓,不将你碎尸万段,我誓不为人!”杨慕初目漏凶光。
“大哥,时间不够了。为了让你放手,我不得不继续骗你。苍天!愿你保佑大哥早日恨我!”杨慕次闭上了眼睛。

军统局上海站
张况站在窗前,默默地消化着前两日的密电。
“戴老板将不日抵沪,切记做好防卫工作。”
戴老板,呵呵,张况笑了笑。戴老板现在可算是众矢之的。中统局的人想要他的命、共齤产党的人想要他的命,就连蒋委员长也态度不明。想想还真有些像不久前的杨慕初。哼!杨慕初,要不是前段时间忙于军统局改组的事,早就让他去给孙剑抵罪了。不过——张况摇了摇头,这个杨慕初最近好像跟解放区的关系暧昧不明,十有八九是投靠共齤产党了。好像最近还老是在打听机场的事情,难道他想?张况眯上了双眼。

好吧,既然这样,就让我们决一死战吧!张况暗暗发誓道。
——————
好吧,前一段写的把楼主自己伤着了,都有些下不下去手了~~

楼主 秦风qqy  发布于 2013-02-18 18:10:00 +0800 CST  

楼主:秦风qqy

字数:79463

发表时间:2013-02-02 23:1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1-23 13:29:18 +0800 CST

评论数:314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