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你的声音】131128原创_就是想放闪的小番外

身为一个28岁的熟女,对著一个白嫩的美少年流口水,是不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啊?想到他才刚成年没多久,就很难对恋人理所当然该有的发展理直气壮啊。

所以是她故作矜持吗?也不是这样。当对一个男人的感情,同时揉合著疼爱与深爱时,就是这麼矛盾。

就像现在,刚洗完澡,香喷喷的美少年在眼前走来走去,黑黑的发丝有的俏皮,有的服贴,完美无瑕的白玉肌肤还冒著红晕,别提睡衣下那看起来消瘦,实际上却很有料的胸膛。

彗星朝著抱枕猛撞头,逼迫自己冷静一点。


修夏警察大学的课业颇为繁重,原本埋首书堆的他阖上法典,黑亮的眼珠朝彗星看了过去,脸上有莞尔的笑,『你怎麼了?』

彗星飞快的遮住他的眼睛『不准读,不准读我的心啦!!』

修夏摘下档住的视线的双掌『让我看看。』


彗星改遮住自己的脸『不准看!』


虽然只是短短一秒,修夏也读到了些片段,长臂伸出去,将眼前的女人收入怀中,『其实这种程度的话,也不算太邪恶啦。幸好你读不到我的心,不然你可能会马上赶我出门吧。』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1-28 01:42:00 +0800 CST  
番外之二

28岁是一个蛮多人决定成家立业的年纪,因此近来收到的喜帖特多,多到她都想拿来摺纸飞机了。


依她的个性,无视那些喜帖是很正常的事,但其中一封喜帖倒是有那麼一点纠结。原因在於,那封喜帖,是她法学系的死对头寄来的。学生时期,她跟她可没有少比较过,比外貌比成绩,自己在她面前总是不甘服输。


彗星将喜帖以抛物线的方式丢出,靠著椅子滑轮往后仰躺,吁了口气。


办公室中好奇心最旺盛的裕昌凑了过来『喜帖啊,我最近也收到不少啊,但是去参加别人的婚礼,自己却连个伴都没有的话,会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哪里出了错。』瞄了一眼彗星冷冷的眼神,轻轻拍抚自己不是太强的小心脏继续说『不过现在那麼早结婚的人很少了啦,强辩你还有几年,不用急啊。』


一旁正在调整假牙的申常德律师接著道『强辩啊,依我在法界的人脉,也是认识不少青年才俊,只是之前看你跟车辨有发展没帮你介绍。怎麼样?需不需要我在中间牵线一下?我识人眼光精准啊,绝对人品有保证!』


彗星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她到底是在他们眼中多没行情,需要这样日行一善的关注她的姻缘了。


不过她并不想在工作领域公布她的恋情状态,这股闷气,她忍。『现在工作就是我的情人啦,别担心,以我的美貌,想结婚的时候是要发号码牌给那些人龙的。』俐落的以翘臀阖上椅背,轻拨发道别『我去法院啦,结束就直接下班了。』


申常德对著镜子确认假牙的角度『下班没人约的话,就顺便连车辩的案子也帮忙一下嘛,这麼早下班也无聊不是?』


彗星闭了闭眼,很好,这股闷气,她忍。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1-28 21:42:00 +0800 CST  
番外之三


今晚是棒球赛转播,彗星早就将东西准备好,就等修夏回来。

门铃终於响了,彗星冲出去,一见人就狠狠的拍下肩膀,『喂!我不是说早点回来,太慢了啦!第一局都开始打了!』


修夏细微的揍了下眉头,且下意识的缩了肩膀,彗星察觉不对劲,『你的肩膀怎麼了?』说著就要翻开衣领去看。


修夏阻挡著,抓住彗星双手,将她带到沙发上坐下,『没什麼,今天追捕一名嫌犯时出了点意外。』


『给我看伤口,你自己脱或我脱你选一个。』她以执宥的眼神回视。


修夏叹口气,他知道她不会善罢干休,乾脆的解开衬衫,露出肩头,上头缠著绷带,还有红红的血丝渗出,看起来不是什麼小伤口。


彗星看了心缩紧一下,『怎麼弄的?』


修夏简单解释,『被嫌犯的枪扫过,所以只是擦伤,没事。』


他讲得如此轻描淡写,但只要弹道再差个几公分,他们可能就天人永隔,彗星想到这,内心就升起一股浓浓的恐惧,这种恐惧非常熟悉,在前几年,她就是在这种恐惧下生活的。


看见彗星阴晴不定的神色,修夏握住她手,『别担心了,我下次会更小心。』


彗星抬眼看他,他乾净的眼眸里满是担忧,担心她又会忆起过往。於是她勉强扯了扯嘴角,『我重要的人很少很少,你应该知道,我没办法再失去谁。』


修夏将她扯入怀中,下巴靠在她的肩头,静默许久许久。彗星感觉到身上的重量渐沉,并且听到耳边传来嘶嘶的呼吸声,她吃力的扶住修夏躺下,也不忘把他衬衫上的钮扣扣回。


她起身去拿毛毯时,不小心把一旁的喜帖给碰掉了。她捡起,将之放在桌上,『我本来想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参加喜宴的。那麼,就算了吧。』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1-30 10:40:00 +0800 CST  
番外之四




昨晚怎麼睡著的?修夏揉了下头发,疑惑的拿起毛毯看。

这时突然想起自己早上还要值勤,他慌忙的寻找手机看时间,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喜帖。『这什麼?』迅速瞄了一下内容,也没多放在心上,速速套上一旁外套赶出门去了。


而这天,同事体恤他肩上带伤,下班时间一到,就让修夏快些回家休息。

难得早下班,修夏决定先绕去彗星工作的地方,看看可不可以等她一起下班,再去吃个晚餐什麼的。


正在楼下咖啡厅,想著要先拨个电话上去,说自己在这等时,听到邻桌传来熟悉的声音,『强辩这个人,个性是别扭到不行啊,我看直接说要给她安排,她是不会领情的啊』


修夏定睛一看,不就是彗星办公室里的那一老一少吗?他迅速拿了桌上菜单遮住脸,毕竟他也想听听看到底想帮彗星安排什麼。


申常德摸摸下巴,得意挑眉道,『直接说要给她安排人相亲是不成啦,我有个办法啊,最近她说要去参加的那个婚礼,刚好新郎我认识,叫新人安排客人坐位时,将要介绍的那个人跟她排在一起坐怎麼样啊?』


裕昌猛点头,『好耶,这样很自然,强辩一定不会发现的啊,哈哈哈~』


修夏捏紧手中菜单,这两个多管闲事的一老一少,不知道彗星的正牌男友正坐在这里吗?还说要给她女朋友相亲,这麼想当红娘乾脆开婚姻介绍所好啦,当什麼律师?


深吸一口气,修夏挂回清爽笑容主动跟两人打招呼。


常德一直颇欣赏这个年轻人,眯眼笑回应,『这麼巧啊,要不要一起喝杯咖啡啊,我请客。』


『不用了,我是来等彗星的,待会就要走了。』


裕昌好奇心又顿时氾滥『你跟强辩关系不错啊?案子都结束那麼久了你们还有连络?也是啦,曾经这样同生共死过。那你知不知道最近强辩有没有男朋友啊?我跟律师正在商量怎麼介绍对象给她耶!』


修夏也大概能明了彗星不想大张旗鼓的原因,她对两人的关系一直很没安全感他是知道的,所以当她不想说,他也只能配合,於是他咬牙道,『据我所知,她应该不需要吧,而且她一直很排斥别人帮她安排这种事。』

裕昌天生不大会看人脸色,『这我们知道啊,所以正在秘密安排著啊。这次要介绍给她的对象真的不错啊,是一个自己开事务所的律师,而且是以良心事业闻名的,根本是车辩第二啊!』


听到车辩第二这个称号,就像是压倒了最后一根稻草。车辩,也就是彗星曾经喜欢过的类型,那可是亮红灯等级的危险啊,他再不做些什麼,会不会哪一天男朋友宝座就易主了?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1-30 23:43:00 +0800 CST  
@花开or花落罢了


是这样?艾特初体验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1-30 23:47:00 +0800 CST  
番外之六


修夏因为过高的身长,此刻只能低著头试著将身体伏低,坐在小板凳上,头发湿淋淋的,像是一只被雨淋湿的大狗。


彗星以指腹轻轻按摩他的头皮,修夏闭起双眼,貌似享受的模样十分可爱。


为了他,她真是变成一个贤慧的女人了啊,早几年跟她说她会帮一个男人这样洗头,她真的不会相信。可是她就是忍不住为他做得更多,这种感觉很温暖也很令人害怕。因为每当这时候,她就会察觉到,她真的爱他。爱得越多,伴随著越多的想望,她会不会变得面目可憎?


一开始,她是为了能在当下开心而选择在一起,而不是为了注定的悲伤而走这条路,和他在一起越是开心,就越是害怕他的无可取代。


这份不安与年纪身分的差距都无关,不然她早就可以选择车辩,避开一切的麻烦。

早逝的母亲,闵俊国的纠缠,是这份不安的主因,她知道人生有太多变数,没有谁一定可以在谁身边一辈子,所以她珍惜再珍惜,没有人知道这段缘分的长度。


彗星在闪神中冲水,忘了提醒修夏,修夏顿时眼睛进水,睁不开眼,『好痛。』


『我看看!』彗星觉得抱歉的抬起修夏的脸,却对上修夏黑亮的眼睛,下一秒,修夏的唇亲上她的,促手不及。

『你刚刚都不准我亲,活该!』修夏唇角勾起一抹顽皮的笑,尽是得意。


彗星柔和了目光,也顺从了自己的心,主动凑上前去,很亲柔的碰触了一下。但这一下主动,却收敛了修夏唇角的笑,修夏逼近,眼神中的深沉让彗星往后退缩了一下,但修夏却更为向前,将她抵在墙上,无处可躲。


彗星闭上眼,等待,却迟迟没有下文。所以她睁开眼,以眼神传递内心的想法(你为什麼不继续啊?)


修夏一脸无辜,『我可以继续吗?你往后躲我以为你不想要。』


(废话,我都闭眼了你不知道什麼意思吗?)


『老是被拒绝我的内心也是会受伤的啊,所以只好谨慎一点。』


修夏的鼻息在她的脸上搔著,她觉得唇瓣发痒起来,口舌也跟著乾燥,(你快点啦!我愿意我愿意!)


修夏笑著顺从吻上,叼著吸著,像把她的唇当成美味弹口的果冻品尝著,却又舍不得一口吞掉。彗星则是将手臂悄悄圈住他的后背,俩人的距离只有越来越近。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01 23:21:00 +0800 CST  
@花开or花落罢了
@白熙饭ta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02 00:12:00 +0800 CST  

彗星拿吹风机吹著修夏的短发,看著服贴的湿发慢慢变回原有的弹性,自得其乐著。

修夏感受得到她的好心情,打算在她没防备时提件事,他若无其事的说道,『我今天在楼下咖啡厅遇到你的两个同事。』

『然后?』


『他们就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听了不太高兴。』

彗星看见修夏微不可见的扁扁嘴,耐心的等待下文。


『他们问我说你有没有男朋友。』


彗星笑出来,终於知道他的不高兴从何而来,『这个答案你应该最清楚啦。』


修夏抬起眼,『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说实话?』


看到头发也乾得差不多,彗星放下吹风机,捧住他的双颊,凑近道,『修夏,如果你觉得委屈,那麼我是该跟他们说的。』


修夏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彗星觉得自己好像能解读他的心思,又解释,『我之前不说,是因为觉得,如果我突然跳到他们前面,然后说”修夏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非常的奇怪,我才没特别提。』尤其是裕昌,是如此好奇心旺盛的人种,她很不耐烦被问东问西的。


『对不起,修夏,你最能感受我的不安,我却没办法克服它。但如果隐瞒也会让你不安,那我宁愿公开。』

修夏望进她眼里时,读到的不是具体的思绪语言,而是一种非常温暖又带著怜悯的心疼感受。『因为对象是我,才让你不安,这麼说来,对不起的是我。』年纪差距是既定事实,他无法改变,社会观感,他无力左右,让她承受这些压力,他也觉得抱歉。


彗星摇摇头,一点都不想看到他自责,『因为对象是你,所以我才。。。』话到嘴边,又觉说不出口,於是她改瞪著他的眼睛,希望能这样传达她的心意。


修夏扬起一抹笑,他收到了,但是,读取到跟亲耳听到还是有感觉上的差异,『我想要亲耳听到你说,拜托。』


彗星的眼睛瞪更大了,他请求的口气让她觉得懊恼,因为她会很难拒绝。(你都知道了,为什麼还要我说出口?)


他抿抿嘴,只是笑。因为觉得她害羞的样子可爱,因为喜欢她为难的样子,因为知道她很难说出口,所以那些字眼对他来说弥足珍贵。


『就是因为对象是你,就算一辈子都要伴随那份不安,我也不想舍弃现在的幸福。』


他继续逼她,『所以,你可以讲得再简单一点让我理解吗?只能用三个字表达。』


彗星举起拳头捶他胸口,『我!爱!你!可以了吧?可以了吧?』像是在报复他的故意,她一字一拳,语气丝毫不温柔。


就算这样,她还是看到他扬起好满足好满足的笑容,而那笑容让她觉得,再告白一次也不错。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06 23:50:00 +0800 CST  
@988888888xyz
@sunnylisa_186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06 23:57:00 +0800 CST  



修夏在彗星出门后,默默从房门后冒出头来。确定人已不在,闪出身来,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点休闲却又不失正式的雅痞款式。


这麼偷偷摸摸,是起源於彗星不让他陪同去参加婚礼,回想起来,修夏不悦的眯起眼。


说完我爱你后,趁著两情缱绻之时,修夏提起自己看到喜帖,自告奋勇的想跟去。彗星倒是立马摇头,『不行,你的肩膀这样还是多休息,加上你也不适合去人多的地方,到时大家围一桌坐,你总不能一直头低低的谁都不看吧?』


说得十分有理,修夏一时也难以反驳,但想到申律师说要安排一个对象坐她旁边,他就很难淡定。修夏一头倒在彗星肩上,磨啊磨的,被拒绝的神情无辜非常。


彗星一把将他推开,『撒娇无效。』


修夏将思绪拉回,对著全身镜确认了下自己的仪容,天生的白净娃娃脸在正装下的衬托也有了几分成熟的风范,他满意的对自己笑了笑。她不准他去,那麼他就自己去,躲远远的观察一下,如果有苗头不对的地方,他再来现身,表明身份。


但修夏很显然低估了自己的显眼程度,他才刚到会场,就马上遇上申律师,对方笑著招呼过来,他也只好挂著微笑回应著。


『修夏,你今天陪张辩来的是吗?我刚刚看到张辩已经进去罗,她坐在大学同学那一桌啊,我带你过去啊。你今天坐张辩旁边,顺便帮我看看她跟我安排的对象有没有什麼进展。』


修夏无语问苍天,只能被拉著进会场,并且一脸尴尬的跟彗星对视。


彗星面上虽还挂著笑,但她的眼神已经传达一切,修夏可以听见她咬牙的心声,(我不是叫你不要来吗?)


修夏抱歉的笑了下,眼神很快转往坐在彗星另一邻座的男子。他头发往后梳得服贴整齐,还戴了一副粗框眼镜,长相堪称端正,简直是车辩第二无误。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07 23:09:00 +0800 CST  
@猫崽爱人
@狐狸阿丘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08 22:41:00 +0800 CST  

彗星正想著要好好的逗弄一下修夏,但伴随著一阵人声吵杂,修夏的脸色顿时刷白。


彗星回头看,是一大群,约二三十个人同时进会场,正对著修夏的方向,他闪避不及。

修夏回避眼神低下头,但额角已经在冒冷汗,彗星担心起来,『我们出去到人少的地方吧。』
『不用了,现在出去会遇到更多人。』同时听到太多人的心声,是一种令人极度烦躁的吵杂,就像是二十个婴儿同时哭闹那样失控。


『你眼睛看地上,跟著我。』彗星扶起他往外走,瘦小的身形试图成为支撑他的力量,他觉得感动。但大概是因为喜宴时间已经快到了,人潮不停涌入,他越发无法遏止窜入的声音,负荷到一个极限时,他的脚步跌了一下,彗星差点扶不住他。


一只手臂适时的给了帮助,稳住两人。


『他身体不舒服吗?需不需要帮忙叫救护车?』


彗星抬眼一看,先看见他胸前别了个”新郎”的胸花,身分明显是今天的主角。


『不用了,我带他去休息一下就好,谢谢。』虽然新郎仪表堂堂且挂著阳光的微笑,但过黑亮的眉毛总给人张杨之感,扬起的嘴角也带了些邪气,彗星下意识的不太喜欢他,道谢后随即绕过。


到了饭店较清静的一角,修夏吁了口气,『刚刚那个男人不是好人。』


彗星将手帕沾了点水,让他敷在额角,『各人有各人的命了。』总不能冲去跟她同学闹场,让婚礼取消吧?


『我听到一些人的心声,对他都没有好的评价。』大抵就是始乱终弃,游戏人间那一型的花蝴蝶了。


彗星叹口气,『我可以给我同学警告,让她多注意一些,但她多半不会听我的吧?我们以前可是死对头。』她摊摊手,能做到这样也算是仁慈了,『我先去准备室看看她在不在那,你不舒服就先待著吧。』


彗星走后,修夏靠在墙角,慢慢平息紊乱的心跳,眼前闪过的人影却让他升起新的不安。

(他不属於我,没有人属於我。他抛下我,我也不要他。我不要他,却还有人要他。那就杀了吧,大家一起不见了乾净...)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09 22:17:00 +0800 CST  

修夏定睛一看,声音来源是一名苍白瘦弱的女子,他稳住心神,发声叫住她,『小姐,请问一下...』


女子才转过身,对上他的眼睛,一幅幅强烈的画面就冲击进他的脑海。


每个人思考方式不同,有人是画面式的,有人是语言式的,所以并不是只有心声可以读取,有时也能读取到内心的感觉。


而眼前的女人,比起零碎不成文法的心声,更清晰的,是令人不寒而栗的绝望感,他也有过这种感受,当他失去父亲,当他知道没有亲戚可以依靠,当他被所有人遗弃时,他也曾有这种空洞窒息的一刻。


他看见她孤伶伶的躺在手术台上流泪,他看见她被父母责怪不被谅解,还有那男人冷漠的脸容,没有一个人站在她身边。


她,会是另一个闵俊国吗?


女子幽黑的大眼没注视他太久,就要转身离去。


修夏搭住她肩,但遭她反应剧烈地甩开,(讨厌,男人,都别碰我。)


而她猛烈的动作,牵扯到修夏的伤口,他不由得扶住肩膀咬牙停顿了下,女子也趁此时快步离去。


看著她的背影,修夏无法弃之不顾,一方面担心她会伤害别人,一方面是对她的绝望感产生了同理心,如果那时没出现彗星,他就会变成像闵俊国那样活著的人,他不希望这世界又出现一个闵俊国。


修夏勉强自己追上去,但一个转角,女子瘦小的身形已隐没在人群当中。修夏垂下眼睑,极力对抗脑中过於吵杂的声音,逼自己冷静下来。如果依她方才的思考方式,她第一个想伤害的,就是今天的新娘,而新娘的身边,还有彗星!


修夏抹掉额边的冷汗,加快脚步,只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10 22:52:00 +0800 CST  



修夏看见远远申律师正和朋友寒暄,他立时冲过去攀肩问,『你知道新娘准备室在哪吗?』


申律师一阵诧异,他头一次看见这个青年如此慌乱无章的模样,『在那个走廊尽头,怎麼了?发生什麼事?』


修夏无暇解释,他狂奔著,心理无数次向上天祈祷-别让我失去她,要我失去别的什麼都可以!


快接近门口时,气喘吁吁的他正探出手要开门,猛然听到一个剧烈声响,修夏心一澟,内心升起浓浓的恐惧。


不可以,真的不可以是她出事...


修夏强迫自己举起手,试图转开门把,但彗星躺在血泊中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不停放大,他的手抖得无法出力。曾经,他亲自握著刀柄刺进她的身体里,那种温热的黏腻感他还清晰记得。他嘶吼,他哭泣,都无法抵抗那种心脏撕扯的疼痛感,他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他无法再来一次...


好不容易转动了门把,门板悄悄透出光来,他看到的,不是一片血红,而是一片和乐融融,地上是拉炮的狼藉痕迹,他终於知道声音是从何而来。


修夏松了口气,苍白著脸搜寻彗星的位置,直直的向她走去。


彗星看到修夏突兀的进房,一时不知做何反应,他开门那一刹那,她在他眼中看到了脆弱恐惧,这是所为何来?


修夏一把握住彗星的手,很紧很紧,紧到彗星都有些吃痛,但她没有甩开,她反手握住他,也使了相当的气力,像是在告诉他-我很好,你别紧张。


旁边的众多女眷都看傻了眼,呆了半旬,就见得两人旁若无人的以眼神对话。


新娘是最早回过神来的,『张彗星,他是你....弟弟?』但两人紧紧相握的手,硬要解释成姐弟情其实也不合理。

彗星清清喉咙,唉,要在这麼多人面前宣布这种事情,她也是头一遭,『不,他...是我男朋友。』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11 20:50:00 +0800 CST  



彗星感觉到手掌一阵紧缩,她抬眼看修夏,他的眼炯炯的看著他,嘴角勾起貌似得意的笑,好像在说:『做得好!』


这时,慢修夏一步赶到的申律师,气喘吁吁地跌撞进来,原本预计会看到什麼命案现场,但却看到修夏与彗星两人牵手对视的模样,他顿时说不出话来,指了指彗星,『你...』又指了指修夏,『你们,这...』

彗星看向修夏,眼神传达出求救的讯号。

修夏见状,轻咳一声,伸手将彗星揽了过来,『我们...,就是这麼回事了。』


新娘见了他们这样尴尬的气氛,忍不住笑了起来,『张彗星,怎麼回事?难道这是预谋的闹场?』


彗星正想反驳,新娘又说,『我以前觉得你不知道在跩什麼,见了你就不顺眼。发喜帖给你,也是想看看你那种个性,到现在不知道会生活得什麼样子,但看起来还不错呢。』她瞄了一眼修夏,『姐弟恋现在也挺流行的。』


彗星才犹豫著如何开口关於她老公的事,修夏扯了扯她的手,以眼神示意她先离开这里。


彗星会意,『惠成,婚礼也快开始了,那我们就先出去了。』给了柠在门口的申律师一个抱歉笑容后,两人快步离去。


旁边没人后,彗星迫不及待地问,『刚刚怎麼了?』


修夏将听到的心声一五一十的说出,换来彗星担忧的神色,『她如果没有出手,我们什麼都不能做,但就怕她出手时,我们来不及阻止。』


修夏蹙眉,『待会婚礼就要开始了,没有在刚刚那里的话,应该在宴会厅,我再进去找找,听听看她有什麼打算。』


『你刚刚都这麼不舒服了,现在里面一定更多人。』


修夏咬了咬下唇,『我想救她,彗星,她的身上有闵俊国甚至是...我的影子。』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13 00:44:00 +0800 CST  
昨天去看了硕硕新片"屏息"
所以正在发图文感想(有爆雷),这边的楼就暂停一次罗~
有兴趣的人可以过来看看~
http://tieba.baidu.com/p/2761322088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15 19:48:00 +0800 CST  

彗星以手帕先盖住伤口,示意修夏抬高双掌过心掌,但手帕迅速染红的程度还是令人怵目惊心。


这时饭店的负责人已经接获通报赶到现场,著急的过来关切,『我们饭店里有医护室,不然我们先移到那做一些简单的止血跟伤口清理吧!』


彗星点点头,扶著修夏就要离开,后面传来的声音却令修夏停下脚步。


『至於这女的,就报警吧,她杀人未遂啊!』男声落井下石,完全不以为今天这样的局面自己是罪魁祸首。


修夏望向她,朝女子撇了撇头。

彗星回瞪他,(你的伤口都还没处理啊!)


修夏轻蹙眉,眼神里尽是恳求。


彗星投降,回过头去,『刚刚她拿刀是要伤害自己,所以应该是自杀未遂,哪来的杀人未遂?这里唯一的伤者也是为了阻止她,而采取得主动性行为,不构成刑法的公诉罪啊。』


新郎张了张口,没想到彗星还帮她辩解,『我刚刚明明就亲耳听到她说要杀人啊。』他转过头去问新娘,『对不对?你也有听到是吧?』


新娘努努嘴,『那也只能证明她有意图,没有实际作为,还是不构成犯罪。』


法学系的两大高材生全站在女子那方,新郎只好哑口无言,心里却气急败坏。


彗星再补上最后一句,『如果她这样就构成犯罪,那麼你让这女子去堕胎,也能算是教唆杀人罗?』

这句话不仅仅是刺中新郎,连女子都听得脸色一变,又低泣起来。


彗星顿时也有些后悔。


修夏看出彗星的歉疚,给了她个安慰的眼神,同时也读到女子的心声,(是啊,其实不是这女人杀了我的孩子,是我听这男人的话,杀了自己的孩子,我也是凶手!)


他叹口气,低声附在彗星耳边说:『她的想法很负面啊,看起来还没放弃自杀的念头,不要放她一个人。』


彗星感到苦恼,若是平常的她怎会这样送佛送到西,但想到自己刚刚的失言,她只好为女子打算了起来。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17 00:48:00 +0800 CST  
彗星眼睛直直盯著护士手上的针筒跟针线,双手不由得紧抓住修夏的手臂,鸡皮疙瘩都站了起来。

就见得针筒就这麼打在伤口上,那简直是痛上加痛,彗星在心底惊呼著。


肉体虽然疼痛,但读见彗星内心的修夏,忍俊不住的轻笑出声,感到放松许多。


彗星皱眉回视他,(你到底痛不痛?还笑得出来?)


修夏耸耸肩,不置可否。


这时医生提著针线,一副粗手粗脚的样子过来,彗星急道,『医生,拜托你轻一点!』


急诊室的医生通常因为忙碌,脾气不会太好,没好气的回答,『轻一点?那要不要再顺便帮他打个中国结在上面比较漂亮啊?』


彗星一时气结,但又觉得现在肉在砧板上,如果自己冒然顶撞,待会倒楣的是修夏,只好硬憋著不回话。


护士安慰道,『小姐,放心吧,李医生的医术很好,他拆线以后几乎都不留疤痕的。』


话才刚说完,医生手起针落,就见得白白的线穿出皮肤是红丝丝的出来,彗星心揪紧了一下,又感受到修夏的身体是紧绷著,明显是在忍著痛。

『医生,麻醉药是不是没用啊?他好像很痛。』


医生快速的缝著,手下俐落,『小姐,这是局部麻醉啊,再怎麼样,多少还是会有感觉的,你不要大惊小怪了好吗?』


彗星看著看著,眼眶越来越重,她赶紧转过身,去看向帘后另一名伤者,也就是刚刚那名女子。在与修夏的拉扯中,她的手掌也被划破几道伤口,但都较浅,不需要缝合,正由护士清理伤口。


女子怯怯的看她一眼,发现彗星眼眶红红,泪在边上滚,大抵也猜得出是为什麼,『对不起...,他,还好吗?』


彗星抹抹眼角,没有回答她,反问道:『接下来你有什麼打算?有地方去吗?』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17 23:32:00 +0800 CST  
女子低下头沉默。


彗星扶扶额,她的个性直来直往,朋友虽少,但身边的人都极有自我主张,该说便说,她实在有些不知道该怎麼跟这种闷葫芦沟通,『你叫什麼名字?』


『秀媛,姜秀媛...』又是一个有气无力的回答。


『好,秀媛,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麼你觉得事情的解决方法只有死?不是他死就是你死吗?有没有别的选择?』


秀媛垂著眼,『我想不到别的方法...』


『你的爸妈呢?你的朋友呢? 为了一个男的就去死,真是太浪费你的人生了!』彗星想起自己的母亲,她说人生短暂,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仇恨上。而眼前这女人,真是彻彻底底的浪费生命,她见了就一肚子火。


『我没有什麼朋友,我在学校的时候,有些人会欺负我,我就没去了...。爸妈发现我怀孕,又去拿掉孩子,他们很生气,我也没办法回家...』就是一整个气若游丝,『只有他,他说喜欢我,结果也是假的...』


彗星受不了她继续困在自己悲观的小世界,冲上前去,一把抬起她低下的头,『姜秀媛!你刚刚杀人的勇气都有了,怎麼说话时连别人的眼睛都不敢看?看看对方的眼睛,感受一下别人的情绪!』


秀媛不得已的直视她,但下意识的就想移开目光。


『我告诉你,救你的那个男人,对我很重要,他想救你,我就救你。但你却一直想死,那也罢了,我能阻止一个想死的人到什麼时候?又不能时时刻刻盯著你』她捏紧她的下巴,
『你也看到了吧?他的手因为你伤成那样,如果你还是坚持不要这条命,那至少要在他手好之后再去死!』


姜秀媛咬了咬下唇,『那我该做些什麼...?』








@我叫lilian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18 01:16:00 +0800 CST  

修夏坐在大床上,看著彗星咬著大拇指在房间来回踱步。(唉唉,该怎麼办?你都几岁了张彗星,做事还这麼冲动,看看,把自己陷入了什麼田地!


修夏一边有趣的观赏彗星,一边环顾彗星房间,不自觉的在床上弹坐试试弹性。


彗星注意到他的视线,撇过头瞪他,正好看到棉被下还露出一角蕾丝,她冲过去将之塞进棉被里,『你乱看什麼你!不准给我太随意!』


修夏没好气,『你不是常常大刺刺的把内衣内裤晒在外面阳台,我看得会少吗?』


彗星横她一眼,『是咧,谁像你这麼闭俗,四角裤都晒在自己的房间里。』


修夏站起身,『你这倒是提醒我该去房里收一下四角裤,不然待会她搬行李进房间就会一览无遗。』


彗星回到原本的烦恼,抱头道:『她搬进来不可能叫她睡沙发吧?』她一时冲动,要姜秀媛住进家里,做家管的工作,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盯住她,让她慢慢打消自杀的念头。但这个住处最多也才两个房间,如果给姜秀媛住了,修夏又该去哪?


修夏点头,『来者是客,是不该这样对她』。


『那...她跟我睡同一间??』


修夏反对,『那像话吗?你那睡姿很具攻击性耶,如果早上起来发现你过失杀人该怎麼办?』


彗星见他说的一本正经,皮笑肉不笑的道:『是喔,所以你比较愿意当我枕边的牺牲者就是了?』


修夏沉重的点头,『好歹我也学过空手道,至少还能抵御一下不是?』










楼主 shan4910  发布于 2013-12-19 23:19:00 +0800 CST  

楼主:shan4910

字数:89840

发表时间:2013-11-28 09:4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9-08 00:10:34 +0800 CST

评论数:1553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