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棣良品铺子】【原创】棠棣不华 (兄弟 虐)

【棠棣良品铺子】【原创】棠棣不华 (兄弟 虐)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11 08:28:00 +0800 CST  
棠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11 08:30:00 +0800 CST  
啊,老子又搬家了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11 08:30:00 +0800 CST  
我想更文,我想阿展了。
无孔不入的思念。。。
但是今天没有,大家早点睡吧。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16 20:23:00 +0800 CST  
天气愈见热了起来,太阳也太过热烈,廊下开着矮窗,几丛竹子垂影印在房内的矮几上,倒是凉爽了些。
院门吱呀作响,奉召手里提了几包药,正施施然走来,他行走无声,六月底的天气曝晒异常,连奉召也换了一身浅蓝色的曲裾深衣,远远看上去,人也清透。
头顶上传来几声鹰鸣,奉召已经走到院中的脚步,猛地停下来,也不动,直直的站着。
拎在左手的药包移到右手里,软软的风引起他伏在地面的衣角,奉召将左手伸向腰间薄带。
院中的几只丹顶鹤被鹰鸣声惊的到处逃窜,都是散养,吓得有两只都躲到走廊上。
奉召看那鹰俯冲下来,离地面越来越近,左手猛地在腰间一抽,长长的鞭子随风而起,在空中冲着长鹰迎击过去,鞭子拧出鞭花,“啪”的一声十分凌厉清脆。
那鹰也伶俐,奉召一击不成,重新返回天空。
就在这时,一声清亮的哨声,从矮檐下传来,那鹰冲天而叫,盘旋了两圈,重又俯冲下来,奉召收了鞭子,冷冷向屋内看了一眼,再不理会。
竹影斑驳,投掷轩窗下,凉风习习,在那敞着的窗户里面,伸出来一只手。
那是一双干净,修长,素白的,没有任何装饰的手。
手指纤细,骨节均匀,连搭在手腕上被牵露出的衣衫,都素白的没有任何特点,若不是阳光透过竹影隐隐洒落,连那上面的银色暗纹,都无法察觉。
只是那手,不知为何,经这素白的衣衫一映衬,又铎了一层光芒,让人失神。
不由得开始想,仅是一只手便有如此风华,这手的主人,当会是何种模样?
如此气度,尚不知会怎么尊贵呢。
鹰击长空,没了奉召恫吓,两只尖锐的大爪子,就稳稳的停在那只手上。
手的主人看它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不由的失笑:“哈哈。”
那笑声也低沉,仿若微风游荡在山谷时,撞上了一朵兰花后的温柔。
苏沐展垂目将手收回,长鹰警惕的看着屋内,他便摇头:“奉召去煎药了,不在。”
与这家伙的相逢,算是巧合,苏沐展野外训练,见它母亲遇敌缠斗,顺手相救。
哪知这小家伙竟然赖上了苏沐展,院内无法为它安身,苏沐展在这山脉起伏间的绝壁上给它凿了一处安身之所。
平时自己不在,它也不会过来。
这几日不知怎么,鹰性调皮,天天就爱缠斗院内的几只丹顶鹤。
那鹤是奉召喂养的,不胜其扰,奉召连带着他也不待见,药里能放多少黄连就放多少,苏沐展只能苦笑。
一人一鹰,谁也不饶谁。
他被云亓重责,养了半个多月堪堪能起身,只是还不得下床走动,每日能醒来的时刻,总这样没精神的闲闲翻着书籍,觉得累了,就翻身小心卧下。
看这俩总也是个热闹。
长鹰唤作抟摇。
抟摇长得很快,苏沐展初见它时还很小,如今警觉的扫视一圈后,开始流利的梳理羽毛。
苏沐展就卧在榻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书页,偶然童心起,苏沐展用手指在它翅膀底下翻弄两下,抓住一只比较长的羽毛,用眼神看了看抟摇:“能拔吗?”
抟摇歪歪脑袋,眼睛机警的望着苏沐展,后来蹦到桌子上,眼睛一闭,示意苏沐展动手。
苏沐展只是想试试羽毛笔,也不为难它,拔了一根就作罢,抟摇到底是疼的,翅膀呼啦啦的煽动两下,扫的苏沐展的书页都翻过去两张,两只爪子不停的在矮几上走来走去,苏沐展整理着羽毛看不下去,拿手轰它屁股:“你是鹰,不是鸡,做什么走来走去。”
奉召敲门而入,抟摇不用苏沐展轰,对着窗外一声长鸣,再看就不见了身影。
苏沐展不动声色的整理着狼藉的桌面,奉召将汤药放在桌上,垂目侍立。
苏沐展取了汤碗,还是热的,他有点没话找话:“今日可去丰园了?”
丰园也是这所山中别院的客居之处,与苏沐展的这处并不能相比,却是紧挨着云亓那院子的。
如今,住着苏沐展的大哥,苏沐尧。
那日苏沐展苦熬刑责,到最后,还是苏沐尧远远赶来,在门外遥遥说了句:“师兄恕罪,沐尧告进。”
然后闯了进去。
云亓判下的刑罚,什么时候又落空过,所以后来,是苏沐尧替苏沐展挨完了剩下的。
因着他未得传召擅入,云亓刑责再加。
这半个月苏沐展尚能起身,苏沐尧却还不得。
奉召点头,只说了两个字:“无碍。”
他不屑骗人,他说无碍,那就是没事了。
苏沐展面无表情的喝了手里的汤药,连眉毛都没有动,又在参差阳光里,翻着书籍。
奉召看了他一眼,脑海里只突然闪过纳兰容若的一句诗——独客单衾谁念我,药炉烟里,支枕听河流。
这个内心装得下磅礴大海,衣衫素白单薄,高贵的,静默男子。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19 22:24:00 +0800 CST  
鹰的名字叫抟摇tuan yao
苏沐展取得《庄子》——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这句话的意思。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19 22:28:00 +0800 CST  
卧槽,苏沐展这么风华绝代,你们都爬墙苏沐尧什么情况?
苏沐尧!!是!!我!!的!!!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20 10:06:00 +0800 CST  
我今天要更文吗?降温啦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26 09:12:00 +0800 CST  
大家该干啥干啥去,今天没有,但是近期有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27 21:54:00 +0800 CST  
丰园不像苏沐展的院子,大喇喇的种着那么多竹子,密集的地方想转个身都难,这边柳树多,长长的枝条垂在地上,一溜都站在河岸上,很是一道风景。
丰园有穿园而过的荷塘,几根青石板躺在水面上供人行走,夏季里铺了一荷塘圆润可爱的绿叶子,行走其间,远观似踏水而行,穿梭在荷叶之间,摘莲蓬都便利的很。
云亓还没日落就过来了,奉召在后面跟着,手里端着个托盘,是昨日苏沐尧跟云亓要的书。
两人围坐在小桌前,奉上一盘棋,闲时手谈一局。
小小的方寸之地,奉召早就不是两年前的毛头小子,他侍立在一边仅是看着都觉得,两人黑白子分,棋上天下,杀戮与征战之气,透盘而出。
一歪头,正看见苏沐展进到院里来,已经上了青石板,落子的间隙,移到了荷塘中央。
那样一个人物,白色的曲裾深衣,滚着极淡绿色的花边绕身而下,发太黑,衣太白,夏日的风也太柔,荷叶尚能暗暗起伏,莲蓬却无意点头。
他就站在荷塘之上,迆迆而行过来,只觉,换了人间。
苏沐展能起身以后,就天天来一趟丰园,苏沐尧一应饮食起居都不用他侍奉,他就坐在一边习字看书,过了几日苏沐尧也能起身,两人大部分时间是不说话的。
喝茶,用膳,有时候一天下来也不过二三字,苏沐展从很小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
“给师兄请安,大哥安。”苏沐展躬身见礼。
两人都专注在棋盘上,谁也没有看他,苏沐展微抬眼小心的看了看两人,越发小心起来。
云亓放了手里的棋子,奉召适时的端上一盏茶,刚送来的正山小种,奉召这两年的茶艺也是见长,汤色红浓,漾在茶碗中,苏沐展站了几步远,香气高长带一股松烟香,立时就能分辨。
“今日来迟了。”云亓啜了一口才问道。
苏沐展不敢辩,忙跪下回话:“琅轩回来,凤皇儿与他去了樊先生处,请安来迟,请师兄责罚。”
云亓不太拘束苏沐展这些,只是淡淡问道:“樊先生好?”
苏沐展少年从于各家名师,有一些耄耋老朽,根本就已经不入世了,旁人去寻,推脱的理由要么称病,要么诈死,其实早就被云亓接来,住在这十万大山里,余生只教授苏沐展一人,至他出师。
苏沐展听师兄也没怪罪的意思,小心回话:“是,先生安。”
一边按着棋子一直没有说话的苏沐尧突然问了他一句:“成绩?”
苏沐展知道问的高考成绩,却小心的看了一眼云亓才说道:“语文149,数学···19,英语150,理综300,总分618。”
云亓本打算摁在棋盘上的动作停到半空,重复了一句:“19?”
苏沐展身体不自觉的颤抖:“是。”
苏沐尧在一边跟云亓说了句:“晕了。”
苏沐展习惯做数学的时候倒着做卷子,最后一个大题解出来就16分,倒数第二题写了“解”,连第一问都没答完就晕过去了,他一直以为数学会是0分,现在看着干巴巴的数学19分,倒还不如0分好看呢。
云亓只对苏沐尧说了句:“也便是你娇宠他,惯的他不成样子。”
对于这样的评价,苏沐尧向来不置可否。
成绩出来就该考虑报学校了,云亓不管这个,哈佛都毕业了,在他看来,苏沐尧答应苏沐展在国内重新上大学,纯是在浪费时间。
苏沐尧说话永远言简意赅:“学校?”
苏沐展想了想:“南开。”
苏沐尧:“恩?”
苏沐展回话:“凤皇儿喜欢周总理。”
只是他说完这些,云亓却若有若无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对于他考多少分,报哪个学校,苏沐尧打定了让他自己拿主意,如此也只是接着下棋,亭台里,又陷入一片安静。
过了一会苏沐展倒是想起来什么,他身上挂着香袋,从袋子里抽出来一张纸笺:“樊先生给了凤皇儿这个,说哪天离开再打开。”
云亓根本没有表情,奉召早就走过来接过纸笺,迎风一抖,纸笺就开了。
上面只有一首诗底:
枯木逢春尽发新,
花看叶茂翼来频。
桃源竞斗千红紫,
一叶渔舟误入津。
津?
从苏沐展进到院里,苏沐尧第一次扭头看他:“恩?”
也只有苏沐展,轻轻的一个字,就知道苏沐尧在问什么:“先生让我摇签后写下的,并不知凤皇儿择校之事。”
云亓收了子,这盘他赢了,拿起一边备好的毛巾擦手:“卜辞?”
“上离下坤。”
云亓把毛巾扔回去,却问奉召:“何解?”
奉召叠了纸笺递给苏沐展,躬身答道:“离为日,坤为地,入之,前途不明,万事小心···”
后面的他没有说,可是在坐的几人都心知肚明。
下下签,若抽身不及,有血光之灾。
那诗句明朗,言的恐是这一路明媚不悔吧。
误入津吗?
苏沐展可从来都没有这么认为过。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苏沐展再把这张纸笺寻出的时候,才知道,命运将一切,早就准备好了。
一语成谶。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3-31 22:48:00 +0800 CST  
今天本来打算更文的,天气不错,回头再写,别等了,早点睡。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4-08 21:42:00 +0800 CST  
南开大学。
苏沐展把手里的通知书捏了捏,为了这一纸希冀,他也曾与苏沐尧据理力争,过往不愿提及,至少,他站在校门口,太阳火辣辣的,是这样真实。
而之前的一个多月丛林生活,苏沐展想了半天,只能用一个“恍若隔世”的俗词来形容。
就在昨夜,才完成夏季集训的他,还在十万大山里。
九死一生,两世为人。
大师兄给的任务,向来从不掺假。
和往年一样,苏沐展阵营只有他和琅轩,而“敌”方却有47路人马,大师兄铁了心要给他和琅轩喝一壶,这场对决,规矩定的极其不合理。
别人一个“人头”掉了,还有源源不断的补上,他苏沐展的“人头”就最值钱了,一旦他“阵亡”,整场训练结束,“敌”方获胜。
至于后果,苏沐展他俩试过一次,再也不想缠着红丝带出丛林了。
极其不合理到了苏沐展这里就是极其合理,他和琅轩绞尽脑汁,昼伏夜出,小心翼翼,总算逃出生天。
让苏沐展惊讶的倒是另一件事,最没想到47路人中,还有奉召。
苏沐展隐隐作痛的左手腕,还是奉召用暗器击到的。
看到奉召那一刻走了神思,不是琅轩推了他一把,奉召摘得就是他的“人头”了。
昨天训练结束,苏沐展从大师兄那偷了几壶桃花醉,和琅轩躲在一棵古树上喝酒。
琅轩仰躺在一个横着长得树杈上,喝了一大瓶,半天才问了一句:“明天开学啊。”
夏日蚊虫多,苏沐展身上带着阿怪给他配的草药包,周围没有一只虫子。
苏沐展入口的东西都进的极慢,他才喝了几口而已:“恩。”
然后转头问琅轩:“你呢,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琅轩歪头想了想:“还有六年吧。”
苏沐展点点头:“六年,也很快的。”
琅轩大口喝着酒:“知道,到时候就带着弟弟全世界玩儿了。”
苏沐展笑:“你弟弟在意大利好吗?”
琅轩没所谓的摇摇头:“不管,先活着。”
苏沐展定色:“原来你没有过问。”
琅轩揪了一个树上的浆果,啃了一口才说:“如果你是我,连找都不会找吧。”
这倒是。苏沐展没说什么。
琅轩这样的人,见不得太阳,活在黑暗和未知里,如果不是当年苏沐展执意在找到后,马不停蹄的送出国去,琅轩的弟弟,可能现在也会是一捧土了。
草木动色声。
苏沐展和琅轩机警的看向树底下,一袭黑色衣衫,奉召的头发又长了,青色的丝带认真绕了两圈束好,多余的垂在腰间,夜风一来,还无规律的飞起来。
琅轩和奉召没有多少交集,他俩顶多的关系就是,都是云亓亲手调教。
琅轩早,未入室。
奉召晚,却登堂。
而且奉召的性子,也不像是和谁愿意有关系,是以两人见面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
苏沐展看到奉召却有些高兴:“你起来了,身上的伤好了么?”
奉召属于倒数第四退出考核的,成绩于他来说已经算不错了,到底琅轩暗器精准,奉召躲闪不及,腰上划了一道。
奉召只无声的点头作为回答,他来是有别的事:“老师有令,不可过丑时。”
苏沐展和琅轩一听,哪儿敢大意,赶紧从树上跳下来,正色对奉召躬身,其实他身怀均令,拜的依旧是云亓:“诺。”
琅轩依着规矩站在苏沐展身后,也是躬身应诺。
两人行完礼,琅轩又回到树上了,苏沐展却叫住转身要走的奉召:“明日就要开学,我得走了。”
奉召点头。
苏沐展捞了一壶酒递给奉召:“你跟我一起吗?”
此话一出,连琅轩都顿住喝酒的身形。
奉召只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沐展却当他在考虑:“我得去学校,夏训结束,你若是只身回南园,不如跟我同去,大学挺好的。”
奉召摇摇头:“不了。”
苏沐展不会劝人:“会认识很多人,天津挺好的,学校也不错。”
奉召还是摇头。
“奉召,我当初不是真要你···”
奉召却截断了话头:“不必,你我各取所取,若无他事,告退。”
倒是没有把苏沐展塞给他的酒还回去,到底是一袭墨色衣衫,隐入夜色。
苏沐展摇头苦笑。
琅轩在树上提醒他:“此子未来不容小觑。”
苏沐展指着自己:“那时年少,并未想过许多,只觉得有这样一个小孩子在身边也挺好的,一应誓言,他倒记得。怪我当时轻狂,竟会困他一生。”
“一生尚早,”琅轩开解他:“也许他以后会转了性子。”
可他俩明白,奉召心性如此,哪里容易转移。
苏沐展没有说话,酒最知心。
有大师兄的命令,他和琅轩子时就各自回去了。
暗夜,虫叫,繁星,似此星辰非昨夜。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4-14 20:13:00 +0800 CST  
如今站在南开的校门口,苏沐展顾不得天气炎热,他不知道今天开学别人高不高兴,反正他挺高兴。
这所古老的学校,经历过战火,南迁,近现代史上有名的西南联合大学,由北大、清华、南开合并。
在那个峥嵘的岁月里,多少学子在当时贫瘠的南方,吸收着知识的养分,为家为国,在有限的条件里,老师们在简陋的环境里,竭尽所能教授课程,为国家输送了一批批的人才。
他们在那个年代,或文或武,或物理,或化学,或生物或天文,机械医学···
什么是希望?
即使祖国正在经历战火,依然有这样的年轻人求学若渴,心怀家国。
允公允能,日新月异——这就是南开的校训。
承载了多少风雨的学校,苏沐展走进校门,校园的主路边上阴凉处,搭了很多凉棚,学长们在分流进来的新生。
苏沐展一个个看过去,终于找到历史学院。
他高高瘦瘦的,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色的休闲裤,人看起来清清爽爽的,拖着行李箱站在一排小桌子前:“你好。”
那女生低头填着表格,头也没抬:“你好,通知书带了吗?”
苏沐展递了手里的通知书,那女生接过去才视线上调,看他一眼,随即发出一声惊叫:“天!”
周围在这个学姐身后,有几个人整理着散乱的矿泉水袋子,听见尖叫都站直身子看向这边,然后,所有的人,像被当机了一样定在原地。
连旁边的经济学院的几个学长学姐也看过来,苏沐展走了一路脸没晒红,这会在凉棚底下,被盯得到有点不好意思了。
事实证明,苏沐展的美貌,即使见惯了,尚会惊心动魄,何论初见。
苏沐展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需要填什么吗?”
那女生抽了一张干干净净的、大大的A4纸:“要填!QQ号手机号!家庭地址!越详细越好!”
历史系向来是女多男少,这样一块极品美玉,当然要在开学第一天就摸清门路。
狼多肉少,苏沐展这块精美大肥肉,注定从开学第一天,就全系风闻了。
苏沐展倒不甚在意,这样的生活,不就是自己想要的平凡吗。
他右手取了笔,刷刷写下“苏沐展”三个字,那女生拖着下巴,后面的几个女生都围过来,旁边的凉棚里都过来几个人,层层叠叠的,叽叽喳喳,看苏沐展写字。
“字如其人啊。”
“好看。”
“年纪多大了?”
“手机号呢手机号呢,我拍一下照···”
······
总算报道完毕,苏沐展还领了一张饭卡,挡不住一个学姐热情,非要送他去宿舍楼。
苏沐展总算守住了行李箱,好歹不能让女生给自己拎行李。
走到宿舍楼下,他还跟学姐客气了一下:“谢谢,我自己上去就行。”
学姐摆摆手,一脚就进了宿舍楼:“没事没事,今天男生宿舍我也能进。”
苏沐展无法,只得在后面跟着。
他是宿舍里最后一个进来的,床铺在上面。
苏沐展到底不爱多话,看那几个人跟他打招呼,客气的点点头:“北京,苏沐展。”
同寝的方达过来,上下打量着苏沐展:“哥们儿,帅啊。”
苏沐展笑笑,指了指床铺,收拾自己东西去了。
文科系的男生也会八卦,聊着碰见的那个学姐好看,哪个家长来送的,各自家乡的特色是什么···
正说这话,走廊里一阵吵朗,几个人都好奇的挤到门口看。
就看见一个披着长头发,身材高挑的美女站在那破口大骂:“撞了我还想走!连道歉都不会吗!”
李越站在方达身后,小声嘀咕:“这美女长得不错,就是太辣了。”
两个男生抖着肩膀无声的笑起来。
苏沐展刚擦完桌子,洗了抹布出来,方达喊他:“苏沐展,这人给你当老婆挺好。”
苏沐展倒像是真感兴趣似的,倒也歪着脖子看了一眼,随即笑道:“无福消受。”
石庆坤问他:“为啥?”
苏沐展指指外面:“是个男的。”
“啊?男的?”三人异口同声。
苏沐展都来不及让他们小点声,那“美女”就看过来了。
走过来,也和今天见到苏沐展的人一样,上下看了他一遍,苏沐展手里还拿着抹布呢,“美女”问他:“怎么看出来的?”
苏沐展本欲不多事,奈何大家凑热闹都站出来了,宿舍门口也堵着,根本回不去。
苏沐展伸出一只手,指指脖子。
“美女”恍然大悟:“哈哈,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
他那仨室友还一头雾水,苏沐展无奈解释:“喉结。”
可不是,这“美女”虽然长发飘飘,身量纤纤,说话不注意听也听不出来性别,可人家长着喉结呢。
“我叫萧章。你呢?”
嚣张?人如其名啊。
“苏沐展。”
“好,我记下你了,回见了。”
说完飘然而去。
回到宿舍,李越说:“萧章不会看上你了吧?”
苏沐展把抹布放好,无奈的说:“不会,”随即赶紧转移话题:“谁去领军训服?”
“我。”
“我。”
“我。”
得,还是一起。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4-14 20:14:00 +0800 CST  
本小说纯属虚构。
阿展的大学生活开始了,欢呼!
中卷第一章开始了,欢呼!
谢谢大家喜欢,真的谢谢,么么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4-14 20:16:00 +0800 CST  
梦溪出场,别举灯牌,不然叉出去。
阿展很柔弱的一章哈哈,奠定了梦溪的劳力基础和家庭地位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4-24 18:44:00 +0800 CST  
苏沐展是晚上回宿舍的,他倒不是去乱窜,只是走到学校外长街上有很多卖东西的,从小到大,对逛街这个词着实陌生,领完军训服根本没回宿舍,倒是把外面摆着的小摊子摸了个浑熟。
李越正好从洗刷间里出来,看他正关门:“阿展回来了,买什么了。”
苏沐展笑兮兮的从身后拿出一个20厘米见方的小笼子,献宝似的举高:“看。”
李越大叫一声:“卧槽!!老鼠!”
苏沐展看他的反应有些过激,赶紧把笼子放回身后,他没跟别人同住过,问了那个学长好几遍,确定宿舍可以养宠物才买下来,却忘了考虑宿舍的人会不会抵触。
苏沐展有些无措,有些歉意,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仿佛又陷入了很久都没有过的尴尬场地,那些人围着他,指指点点。
“在二年级待了一个星期就跳级了···”
“成绩太烂老师不要的吧···”
“听说他爸坐牢,这人很,贱jian的···”
“你们不要这样说,我觉得他挺好····”
偶尔有一句善意的话,也迅速被压下去:“去去去!你知道什么!这人就不正常。”
“长那么矮,永远都是哥哥在,父母别是都死了吧···”
他也打过人,就是为了告诉他们——
你们都说的不对!
我是正常的孩子!
我爸爸妈妈都很疼我!
我哥哥也很喜欢我!
我才不是坏孩子!
我超级乖!
但是,又怎么样呢。
打完架以后,那些小孩子的家长就会蜂拥而至,哥哥淡淡地说:“医药费我们会出,在这之前,你们也要向苏沐展道歉。”
哥哥说:“不道歉,也可,只要代价付得起。”
然后轻轻看着他,什么也不会说,回来还要挨打。
长大的苏沐展不会这样幼稚的用拳头,冲动解决问题,但是被别人推出来的感觉,依旧那么清晰。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5-14 19:48:00 +0800 CST  
石庆坤在上铺趴下身子:“李越,你吓着阿展了,不就一仓鼠至于嘛。”
李越也有些尴尬,他没想到苏沐展会站在那一动不动,还稍微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阿展,对不起啊,那什么,我最怕这个了,你没事吧。”
苏沐展被两个人的话暖过来,他轻轻把笼子放到门口才进来:“我没事,是我考虑不周,抱歉。”
李越好歹是个男孩子,赶紧摇摇手:“没事没事,你养就行,离我的床远点,我没事的。”
苏沐展有些意外,睁着漂亮的普兰色眼睛认真的问:“真的吗?”
李越拍拍胸脯说:“那必须的,你放个箱子里面,别让我看见,你喜欢就养啊。”
苏沐展笑起来太好看了,他点点头,拎着笼子去了阳台,阳台上有一些纸盒子,赶在晚睡前,还能做个窝出来。
才刚撕开两个盒子,宿舍里就有人喊:“阿展,有人找。”
苏沐展本来蹲着的身子半直起来,就看到了宿舍中间站着一个少年。
那少年相貌平平,干干巴巴高高瘦瘦的样子,留着男生都有的平头,普通的衣衫,扔在人群里就能迅速消失,一点波澜也不会惊起。
少年大模大样的过来跟苏沐展打招呼,顺手关好了阳台门。
苏沐展无奈的摇摇头不理他,手下没停的撕着盒子,少年可怜巴巴的蹲在他面前,噘着嘴,还用手戳戳苏沐展撕好的硬纸板:“公子——”
苏沐展确定宿舍的人听不见他俩说话才问:“你怎么来了,回头你大哥打你,我可不管。”
少年干脆坐在地上,用手托着下巴,支在膝盖上,嘴巴噘得更厉害了:“公子坏,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他本来弱冠的年龄,易容化了二十岁的妆,跟苏沐展说话不用刻意改变嗓音,怎么都觉得跟他用的这张脸很是违和。
苏沐展失笑,还是没忍住,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我家阿魄最乖了,还很能干。”
阿魄听到这句话才大大的点了头,附和道:“对的呀。”
来人正是苏沐展的八影卫之一——魄。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5-14 19:51:00 +0800 CST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在训练营了,没有过正常的生活,不懂得与人交往,此生最荣耀的事,就是完成主上的命令,哪怕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他不懂人情世故,不懂生死离别,他只知道公子是最好的人,公子让他们做的事,就是坚定不移的执行就可以了。
“阿怪给你易容的吗?闷不闷?”苏沐展很疼他。
“不闷的。”阿魄摇摇头,还很乖巧的用脑袋在苏沐展手心里蹭蹭。
苏沐展笑。
根本不用他问,小家伙在他面前一点都藏不住事,果然。
阿魄很没趣的拿出来一个U盘:“大哥让我查的,都在这儿了。”
苏沐展明知故问,逗他:“妖让你查什么了?”
阿魄扬扬手乖乖解释道:“就是大少放在你身边的人啊。”
苏沐展很淡的点点头:“哦。”
阿魄还等他夸奖,就拿U盘在他面前晃了晃:“公子。”
苏沐展被他闹得不行,再也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接过,却又放还回他的口袋:“知道啦,我家阿魄最厉害了,但是公子用不到,你乖,再带回去,尾巴扫干净,别被人发现,知道吗。”
阿魄把头外向另一个方向:“恩?为什么?”
苏沐展说了一句阿魄听不懂的话:“平淡不易,莫被叨扰。”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5-14 19:52:00 +0800 CST  
阿魄走了以后,苏沐展看了看时间,站在阳台上,拨通了苏沐尧的电话。
“哥,晚好。”
“挺好的。”
“恩,是。”
“哥···”苏沐展有些犹豫。
苏沐尧知道他在想怎么开口,也不催他。
“您知道了,是吗?”苏沐展在苏沐尧面前,永远无法隐瞒任何事。
苏沐尧还是淡淡的一个字:“恩。”
苏沐展自己也很苦恼,他甚至不知道这样做是好是坏。
苏沐尧只说了句:“做你觉得对的,其余,交给时间。”
苏沐展的大脑,瞬间一片清明起来,是啊,做自己觉得对的事,至于会有什么后果,顺其自然就可以了,自己这样纠结,何苦来哉。
时间会给所有人最适合的答案。
“哥,如果有一天,梦溪他···别无选择,请您务必,救他于水火。”
回应他的,是手机那边“滴滴滴”的忙音,苏沐展失神的把手机拿在手里,他知道苏沐尧这是应下的意思。
他知道挣扎在泥泞的感觉,那个今天在阳光里,留着晶莹的汗珠,大步跑向他的少年,有些絮叨,有些温暖,一定,不要过这样的生活。
梦溪啊,你要一直随心自在,成为一个即使手握利器,却也内心明亮的人。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5-14 19:53:00 +0800 CST  
你们能看见至少四段吗?
暴躁不忆,在线发文!
发的一段不让发,吞的那么带劲!结成一段段像尿不湿好看吗度受?你很喜欢短小啊?
妈,的!发文时间快赶上写文了!

楼主 柳色殇别  发布于 2020-05-14 19:56:00 +0800 CST  

楼主:柳色殇别

字数:38976

发表时间:2020-03-11 16:2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1-31 03:21:40 +0800 CST

评论数:523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