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雷斯塔·克劳利全生平介绍(上)

本贴介绍现实中的亚雷斯塔的生平,他的所有主要事迹和相关情况都会涉及,因内容量过于冗长,所以分为上下。
(注:有任何被吞的楼层请马上通知我补楼,度娘肯定吃我一堆楼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07:00 +0800 CST  
亚雷斯塔·克劳利原名爱德华·亚历山大·克劳利(Edward Alexander Crowley),1875年10月12日~1947年12月1日。英国神秘学家、仪式魔法师、诗人、画家、小说家,也是位登山家。他创立了泰勒玛宗教,在二十世纪初就自命为被赋予了引导人类迈向荷鲁斯时代(the Æon of Horus)的先知的使命。他是一位多产的作家,在他一生的各个时期都有很多的出版物。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08:00 +0800 CST  
1898年,他加入了神秘学组织,黄金黎明的赫尔墨斯结社(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在这里他接受了塞缪尔·利德尔·麦克雷戈·马瑟斯(Samuel Liddell MacGregor Mathers)与阿伦·贝内特(Allan Bennett)给予的仪式魔法培训。移居苏格兰尼斯湖(Loch Ness)畔的博莱斯金住宅(Boleskine House)之后,在印度学习印度教与佛教实践技术之前,他和奥斯卡·艾肯斯坦(Oscar Eckenstein)一起去过墨西哥登山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09:00 +0800 CST  
他娶了萝丝·伊迪斯·凯莉(Rose Edith Kelly),并且在1904年在埃及的开罗度蜜月。在这里,克劳利宣称他被一种超自然实体接触了,此即为爱华斯(Aiwass),并得到了《法之书(The Book of the Law)》的传授。这是一本神圣的书,是泰勒玛教义的基础。昭示着荷鲁斯时代的开始,这本书宣称追随者们要“做你想做的(Do what thou wilt)”,要试图通过魔法的实践来与自己的真实意志(True Will)保持一致。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10:00 +0800 CST  
在攀登干城章嘉峰(Kanchenjunga,喜马拉雅山东脉的一峰)失败,游览了印度与中国之后,克劳利回到了英国,这时他作为一个多产的诗人、小说家与神秘文学作家而得到关注。1907年,他与乔治·塞西尔·琼斯(George Cecil Jones)共同创立了一个神秘学组织,A∴A∴,通过这个组织他们传播泰勒玛的教义。在阿尔及利亚(Algeria)度过了一段时间之后,1912年他开创了另一个以德国人与德语为基础的神秘学组织,东方圣殿教团(Ordo Templi Orientis,O.T.O.),他也随之成为这个组织的英国分部的领导者,再次阐释了他与泰勒玛信仰一致的想法。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11:00 +0800 CST  
通过O.T.O.,泰勒玛信徒小组(Thelemite groups)在英国、澳大利亚与北美都成立了。克劳利在美国度过了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在这里他拿起画笔来参与德国人对抗英国的战争努力,后来他透露他这是在渗透亲德国运动(pro-German movement)来帮助英国情报局。在1920年,他建立了泰勒玛大修道院(Abbey of Thelema),切法卢(Cefalù,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一个小镇)上的一个宗教公社。在这里他与各种追随者生活在一起。他放荡不羁的生活方式在英国报纸上被告发,1923年墨索里尼政府将他驱逐。接下来的二十年里,他辗转于法国、德国与英国各地,持续宣传他的泰勒玛思想直到他去世。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12:00 +0800 CST  
克劳利的一生得到了普遍的恶名,是一个娱乐性药物使用者(娱乐场合使用的药物,本质上是du pin),双性恋,个人主义社会批评者。在大众报纸上他被谴责为“世界上最邪恶的男人(the wickedest man in the world)”,一名撒旦崇拜者。在西方神秘学、反主流文化中,克劳利始终是一位具有高影响力的人物,也被认为是泰勒玛的先知。他还是各种传记作家与学术研究者的研究对象。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13:00 +0800 CST  
早年生活

少年(1875-1894)

1875年10月12日,英国沃里克郡的皇家利明顿矿泉市,克拉兰顿广场三十号(30 Clarendon Square),爱德华·亚历山大·克劳利出生了。他的父亲爱德华·克劳利(Edward Crowley,1829-1887),是一位工程师,但是他在盈利性质的家族酿酒企业——Crowley's Alton Ales的股票,让他可以在儿子出生前就退休。他的母亲艾米丽·贝莎·毕晓普(Emily Bertha Bishop,1848–1917),来自于德文-萨摩赛特郡(Devonshire-Somerset)的家庭,她与自己的儿子爱德华关系紧张,她称自己的儿子为“兽(the Beast)”,爱德华对此反以为荣。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14:00 +0800 CST  
在他们还是个婴儿的女儿死去(1880年)之后,克劳利一家于1881年移居到了萨里郡(Surrey)的红山(Redhill)。八岁时,克劳利被送到位于黒斯廷斯(Hastings)的H.T.哈博申的福音派基督教寄宿学校(H.T. Habershon's evangelical Christian boarding school),然后又去了剑桥的爱博预备学校(Ebor preparatory school),教士亨利·达尔斯·钱普尼控制着这一切,克劳利认为他一个虐待狂。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16:00 +0800 CST  
1887年3月,克劳利已经11岁了,他的父亲死于舌癌。克劳利说这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他总是维持他对父亲的钦佩,称他为“我的英雄,我的朋友(my hero and my friend)”。继承了三分之一父亲的财产,他开始在学校里行为不端,并被钱普尼严厉地惩罚。克劳利的家庭将克劳利从学校退学,因为他患上了蛋白尿(albuminuria)。之后,他参加了莫尔文学院(Malvern College)与汤布里奇学校(Tonbridge School),但克劳利看不起这些学校,几个学期后就退学了。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16:00 +0800 CST  
他越来越怀疑基督教信仰,并向宗教老师指出许多圣经里前后矛盾的地方,并且开始反对自己被教育的基督教道德,随即吸烟、自慰,大保健还得了淋病(性传播疾病的一种)。被送到伊斯特本(Eastbourne)与一位兄弟会的家庭教师住一起,

在伊斯堡学院(Eastbourne College)里他接受了化学课程。克劳利发展了自己国际象棋、诗歌与登山的兴趣,并在1894年在游览阿尔卑斯山(the Alps),加入苏格兰登山俱乐部(Scottish Mountaineering Club)之前,还攀登了比奇角(Beachy Head)。接下来的一年里,他返回了伯尔尼兹阿尔卑斯山脉(the Bernese Alps),攀登了艾格尔峰(Eiger)、特里夫特峰(Trift)、少女峰(Jungfrau)、僧侣峰(Mönch)与威特霍恩峰(Wetterhorn)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17:00 +0800 CST  
剑桥大学(1895–1898)

1895年10月,克劳利已经舍弃了爱德华,采用了新名字亚雷斯塔。根据他自己的记述,他讨厌被唤作亚力克(Alick),这是亚历山大的缩写,部分是因为这个名字不好听也不好看,部分也是因为他母亲用这个名字叫他。爱德华听起来也不适合自己,亚历山大也太长了,桑迪(Sandy)让人联想到拖把头与雀斑,所以也不行。克劳利认为最适合自己的名字应该是符合韵律的,在扬抑抑格后跟扬扬格——就像六步诗(hexameter)的结尾一样,比如杰里米·泰勒(Jeremy Taylor)。所以,就有了亚雷斯塔,这是盖尔语里的亚历山大。这能很好地满足克劳利的浪漫主义情结。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19:00 +0800 CST  
克劳利以研究哲学通过了伦理学的文学学士资格荣誉考试得以进入,从而开始了自己长达三年于剑桥大学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的学习。得到了个人家庭教师的批准后,他转业到英文文学(English literature),那时这还不是他课程设置的一部分。克劳利在大学里花费了大量时间用于消遣,成为了象棋俱乐部的首席,每天下两个小时的棋,他曾短暂地考虑过从事职业棋手的生涯。克劳利对文学与诗歌也怀有热爱,尤其是对理查德·弗朗西斯·波顿(Richard Francis Burton)与玻西·比希·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的作品。他的许多作品在学生刊物上发表,比如《格兰塔(The Granta)》、《剑桥杂志(Cambridge Magazine)》、《剑桥学生(Cantab》等杂志。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20:00 +0800 CST  
他继续自己登山的爱好,1894年至1898年间的每个节假日都会前往阿尔卑斯山登山,经常与他的朋友奥斯卡·艾肯斯坦(Oscar Eckenstein)一起去。1897年,他第一次不依靠向导,登上了僧侣峰。这些成就让他在阿尔卑斯登山团体(Alpine mountaineering community)里小有名气。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21:00 +0800 CST  
3楼补充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22:00 +0800 CST  
克劳利在1896年12月的斯德哥尔摩,休假时经验了第一个重要的神秘体验。许多传记作者,包括劳伦斯·苏廷(Lawrence Sutin),理查德·卡钦斯基(Richard Kaczynski)与托拜厄斯·丘顿(Tobias Churton)等人都认为,这次体验是因为克劳利第一次有了homo啪啪啪的经验,这使得他意识到自己是个双性恋者。在剑桥,克劳利维持着他和女人们充实的性生活——大部分是妓女,然后又因此染了梅毒(syphilis)。但是最终他还是加入了homolove(指Bl)活动,不顾这些人有违法行为。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23:00 +0800 CST  
1897年10月,克劳利与赫伯特·查尔斯·波利特(Herbert Charles Pollitt)相遇了,他是剑桥大学脚光灯戏剧社(Cambridge University Footlights Dramatic Club)的会长,两人迅速建立了友谊。后来因为波利特对克劳利在西方神秘学上越来越大的兴趣没有共鸣,两人结果还是分道扬镳了。克劳利为此后悔了许多年。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24:00 +0800 CST  
1897年,克劳利去俄罗斯的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旅行,之后宣称考虑到将来在此的外交生涯,自己正在努力学习俄语。传记作家理查德·斯彭思(Richard Spence)与托拜厄斯·丘顿都认为,克劳利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他是一位受雇于英国特务机关的精明的特务,怀疑他是在剑桥时期加入其中。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25:00 +0800 CST  
1897年10月,一段短暂的疾病让克劳利思索了人类必然死亡的命运与“全人类努力的徒劳无功(the futility of all human endeavour)”,克劳利由此舍弃了所有外交生涯的设想,转而专心于对神秘学的追求。1898年3月,他得到了A.E.韦特(A.E. Waite)的《黑魔法与公约之书(The Book of Black Magic and of Pacts,1898)》,之后又读到了卡尔·冯·埃卡茨豪森(Karl von Eckartshausen)的《圣所之上的密云(The Cloud Upon the Sanctuary,1896)》,这些都进一步激发了他对神秘学的兴趣。1898年,克劳利私自出版了他的诗作《流血之地:陌生人埋骨之地(Aceldama: 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In,指犹大自杀之地,位于耶路撒冷)》的一百本副本,但并不是很成功。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26:00 +0800 CST  
同年,他又出版了一系列其他诗作,包括《白色污点(White Stains)》,一本颓废主义运动(Decadent movement)的色情诗集,这本诗集在海外出版,以免被英国当局查禁。1898年7月,他离开了剑桥,并没有取得任何学位,尽管之前他的成绩都是“二等荣誉(second class honours)”,1897年的考试更是“一等(first class)”。

楼主 超级奥特曼迷  发布于 2019-11-30 13:27:00 +0800 CST  

楼主:超级奥特曼迷

字数:12262

发表时间:2019-11-30 21:0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14 19:12:15 +0800 CST

评论数:12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