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TORY゛「131023×文文」我后悔了。

第一次开楼好兴奋。
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多多关注。
鞠躬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3 20:14:00 +0800 CST  
序。

李胜贤问。
这一辈子你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那人说。等这一辈子都过去了再说。

李胜贤“哦”了一声。

权志龙。
你知道么。我最后悔的是。那个时候。没有跟你说。我爱你。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3 20:15:00 +0800 CST  
他一直按部就班的过着日子。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立业。结婚。生子。

如果继续的话。他可能在三十的时候升职。四十岁的时候与自己的秘书搞一次外遇。在五十岁的时候有了自己的孙子孙女。

然后就这样一直一直一直下去。一丝不苟的活着。一成不变的过着。让命运残忍可怕的重复着。至死方休。

可是。这天。李胜贤突然觉得这样不行。他不能再这样下去。
即使他有了妻子。有了一个两岁半的儿子。但是,改变永远不嫌太晚。

他要离婚。

李胜贤把离婚协议书摆在自己妻子的面前,说。“对不起。安娜。我要离婚。”
对面的妻子眼睛眨了眨,那双眼睛里是安静而聪慧的光亮。她问,“为什么。”
李胜贤摁掉指尖燃烧至根部的烟头,说,“我要去寻找我想要的东西了。”
安娜又问。“难道我和孩子不是你想要的么?”
李胜贤想了想。回答。“对不起。”

最终。他们离了婚。李胜贤净身出户。两岁半的儿子当然归女方抚养。李胜贤逗弄着儿子胖嘟嘟的小脸说。“嘿。如果我们很久很久不见的话。你不会忘记我吧。”他亲了亲儿子的脸颊。又说,“不要恨爸爸。爸爸也是……”突然哽住。再也无言。

那天风很大。听天气预报说至少有6级。李胜贤裹着黑色的大衣驻立在灰色的石板上。长长的围脖圈在脖子上。

他无家可归。也是这一刻。他才算得到真正的自由。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3 20:15:00 +0800 CST  
有一天。权志龙坐在李胜贤身后,脖子伸长了些。
“你们就整天看着这些书有什么意思。”

李胜贤有些莫名其妙。“偶尔也会看一些课外书。还会玩一些小游戏。”他也没觉得很无聊。
权志龙眉毛眼睛都皱在了一起,“还有什么别的么?”
李胜贤侧头想了一想,“假期还好点,可以上网逛街有些其他业余活动……”
权志龙简直要怒了。“瞧你这点出息。”
李胜利有些不服气,“怎么就没出息了?”
权志龙突然眼睛里有些骄傲的神色,“到时候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李胜贤想说,我才不要见识那些东西呢。可是看着权志龙闪闪发亮的眼睛,李胜贤突然觉得,也许,那片天地真的很有趣。

人需要朋友。
因为你的世界,只是你一个人的世界。当另一个人走进你生命的时候,你们的世界开始重叠,扩充,最后,你会看到另一个世界。那种新奇与激动,永远是少年最憧憬的东西。有些人总喜欢用轨迹形容一个人的一生,他从不这样觉得。那是一个世界。一个无比广阔,无法比拟的空间。

火车跌跌荡荡的,李胜利从回忆中醒过来。
电话突然响起来。
李胜利接起来。
电话那边是熟悉却许久未听过的声音。权志龙吼。“***的来我也不会见你。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去!”说着啪的挂断了电话。
李胜贤静静的看着电话,然后把那个人的号码储存起来。他打开写信栏,然后开始编辑短息。写写删删,删删写写。最后编辑完成。【权志龙。我想你了。】发送。

不出十秒。电话又打过来。权志龙恶狠狠地说“我有爱人了!”

李胜贤深深地喘了一口气,他说“就算你有爱人了。也没有关系。”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3 20:16:00 +0800 CST  
权志龙顿了顿。口气终于稳定了些,他问“你这样有意思么。耍我一回又一回。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我不是白痴。李胜贤。我还真就不跟你玩了。跟你扯那个淡,我还不如消停下来多活两年。”

李胜贤好像没理会权志龙说什么。他说。“我们已经四年没见了。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咦。我结婚你还到了我婚礼对不对。”

权志龙再次吼道。“李胜利。你少他妈的没心没肺了。”

李胜贤像是喝了最烈的酒,舌头有些麻掉,他又说,“你真有爱人了?”

权志龙似乎没反应过来李胜利问什么。许久才说。“有了。真的。是一个男的。很好的人。所以你不要来自讨没趣了。”

李胜利点点头。“哦。可是我还是会去找你。”

趁着权志龙怒吼前,李胜利率先挂断电话。

安娜问他。“难道我和孩子不是你想要的么?”
恩。也许在那一刻之前。你和孩子是我最想要的。
如果没有那一刻的话,以后你们也会是我最想要的。
我以为。我最想要的。
可是。现在不是。现在。我只想要找到权志龙。告诉他。我爱他。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3 20:19:00 +0800 CST  
米人看。好伤心~~泪奔~~~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3 21:20:00 +0800 CST  
李胜利从首尔下车之后直接来到了他和权志龙曾经去过的小旅馆。
他不知道权志龙是否还记得这里。但是,他时常梦到这里。梦到这里青色的瓦片,颜色明快的水墨画。
权志龙以前开玩笑说,要把旅馆买下来。然后你当老板,我在这里混吃混喝。我要让你一辈子欠我的,慢慢的还。
当时李胜利挺不乐意,可是听着权志龙明显暧昧的口气,就不敢转头去看他,带着那么点羞涩的情绪。
过了这么多年。权志龙没有把旅馆买下来。没有送给他,而且还有了别的男朋友。

李胜利倒在白色的单人床上,然后就发短信给权志龙。
—-- 我到首尔了。双人床很大很舒服。你要不要来。—
他看着手机的屏幕,看着那个熟悉的名字,不禁有些心疼。
他的手机里,很久很久没有这个人的名字了。
即使想念,想念的快要疯掉。他却一直告诉自己,算了。算了。

时间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了回音。
李胜利几乎看见了权志龙怒气冲冲的脸,— 你闹够了没!—
李胜利牵起一抹笑,即使那人有了男朋友,即使排斥自己。但是,那个人还是在意着自己。
李胜利短短的手指不断摁动着。
— 是我们曾经一起住过的旅馆哦。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漂亮。 —

他不知道权志龙是不是气炸了。他只想跟那个人聊聊天。
摁来摁去又说-—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想听到你的声音。—

对方只回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 我男友在我家。—

李胜利想了想,这应该是,赤裸裸的拒绝。

他记得以前,自己每次想见他的时候,他都会赶到自己的身边。他骗了他一次又一次,可是他每次都上当受骗。
他问权志龙,“别人都说你聪明,为什么在我眼前就笨的要死。”
权志龙眯着眼睛,只是看着自己,不肯说话。
李胜利再问。
权志龙就抱住自己。
再问。
就更深的抱住。
他说,“因为我舍不得你一个人。”

哪怕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

李胜利不明白权志龙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喜欢的甚至抛弃原则。他明明从没表现很喜欢权志龙的样子,而那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求着自己。

甚至太阳都看不下去,说自己对于权志龙来说就是个祸害。
可是那个人就是看到自己就开心。就微笑。像个傻瓜。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4 18:13:00 +0800 CST  
李胜利从床上爬了起来。
用手机把房间里里外外拍了个遍。
拍完之后,突然觉得饿了。想下去找点吃的。
吃得饱。睡得好。第二天才有精神去找权志龙。
才能用最漂亮的表情让权志龙回心转意。

像是一只饿坏了的狼。李胜利吃了足足两个人的饭量。

再回旅馆的时候,旅馆的老板朝自己打招呼。说“原来是你。”
他没想到店老板还能认出自己,就跟着寒暄了几句。
店老板又说,“我们中庭的祝福墙上好多你和你朋友写的东西,我怎么能忘。”


李胜利眼珠子黑漆漆的,“那些贴纸还在吗?”
店老板说,“在啊。还在。来的客人越多,贴的越多,现在已经快贴满了。”
李胜利来了兴趣,兴冲冲的说,“那我过去看看。”

以前过来住的时候,权志龙总是喜欢带着自己去那写东西。
无非是像短日记一样,写下当天的事情。
有时候,也会因为自己生气,写一些道歉的话。
李胜利知道,权志龙很少道歉。只有在自己跟前的时候,那个心高气傲的人才会低下头。
李胜利走过去,想去找到他和权志龙写的东西。找了十分钟,头昏眼花,却怎么也找不到。

一边责怪老板一定是因为越来越多所以打扫掉一部分贴纸,一边又气呼呼的从小竹篮里拿出一张贴纸,用黑色水笔写了起来。

=我们的贴纸都被收拾掉了。=
再回头看到老板朝自己友好的神色,也没觉得消气。甚至小声的说了声‘骗子。’

晚上。趴在床上。
李胜利拿着手机琢磨着,是不是该给儿子打个电话。
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这个时候也应该睡觉了。

窝在被窝里,李胜利又朝权志龙发了短信。
— 明天见。—-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4 18:13:00 +0800 CST  
第二天上午,在太阳的透风报信下,李胜利找到权志龙所在的公司。
他找来大堂经理,问,“我找权志龙,他在哪一楼。”
对方齐刘海,高跟鞋。35度角微笑,“请问先生有预约吗。”
李胜利摇头。“没有。”
他微笑,原来权志龙现在已经是需要预约才能见面的人。
拿出一张名片,李胜利递了过去。说,“你送给他看。我想他会亲自下来接我。”

李胜利说的有些傲气。对面的女孩一愣,以为是什么大人物,便匆匆忙忙打电话。

挂上电话的时候,女孩还是微笑,“我们权总说他有事,让你改日再来。”
李胜利觉得那女孩眼中好像有些看好戏的表情。
不过没有关系。
他只是来找权志龙的。权志龙说他有事,那他就在大堂里等他。他等了自己那么久。那么久。自己等他一会儿也是应该的。
李胜利让女孩准备些茶水,然后就一个人坐在大堂的沙发里。

他知道。那个人虽然不见他。但是心里一定在焦躁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已经快六点钟的时候,权志龙终于重电梯里走了出来。

李胜利几乎一眼就看到了他。
还是那样骄傲,那样闪闪发光。
穿着淡色的风衣,带着黑色的围脖。

李胜利觉得视线一下变得模糊。甚至让自己看不清。
站起身,李胜利快步走了过去。
他以为用了很大声音,其实有些沙哑的叫了权志龙的名字。“权志龙。”

权志龙也侧过头,看了自己。

李胜利又叫,“权志龙。”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个人说,“你还真有脸来。”

李胜利心一动。微微有些疼。
他看着权志龙,保持微笑,“因为想来见你。”

权志龙收回视线,冷笑了一声,便直直的往外走。

李胜利跟了上去。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4 18:14:00 +0800 CST  
风太大。自己的声音似乎都因为风声便抖,李胜利在后面喊,“哥。你不想见我吗?”
权志龙理都没理,大步朝前走着。
李胜利想起以前,权志龙也在后面跟着自己。他说,“李胜利,你回来吧,我一辈子都对你好。”
“李胜利。别折磨我了。回来吧。”
“李胜利。你明知道我离不开你。”
“李胜利。我爱你。”
“李胜利。你都不会心疼我吗。”
“你胜利。你不爱我吗?”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没底气。
他没勇气抓住自己的手,因为怕看到自己决绝的表情。
他就那么一步一步跟在李胜利身后,让李胜利不要走。

李胜利说。我要结婚。总有一天你也要结婚的。
那个人血红着眼睛只是摇头。

李胜利又说,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也算值了。
权志龙皮肤惨白,几天都没睡好觉的样子。他看着自己,带着恳求的神色,最后,他说,“我想跟你一直在一起。”

他有些奇怪,他问他“你为什么喜欢我。”
权志龙几乎崩溃的表情,“我就是喜欢你。喜欢到不想再喜欢你了……”小孩子一样。任性的回答。任性的模样。
李胜利说“那你就不要喜欢我了。”
那人又露出可怜的表情,“我也希望不要喜欢你。”
那么,绝望的,回答。

他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对他那么狠心。
好像就是知道无论对权志龙怎样无理取闹,怎样折磨他,那个人都不会离开自己一样。
就这样,所以更狠心。
狠心让权志龙更知道疼,疼的不能再疼了,就知道走了。
他打从一开始,就没觉得,能和权志龙走多远,他心目中的人生,有母亲,有妻子,有孩子。是普普通通的家庭,是安安稳稳的生活,是没有偏差的人生,从没有过权志龙,是权志龙看不清自己。

李胜利就跟在权志龙后头。想起了以往的事情。
权志龙没有回头,风吹着衣服的后摆,稍微扶起。漂亮的像是电视里走出来的人物。
李胜利又叫,“权志龙,你别不理我。”
权志龙还不理。
李胜利也不在乎。跑了几步后拉近距离,说“权志龙,我离婚了。”
“我知道我以前错了。咱俩和好吧。”
“四年没见了,你就不想看看我有什么变化?咦——你比以前冷淡了。”
说了一大堆,那个人似乎一直匀速前进。丝毫没有减速。

李胜利停住脚步。声音不大,有些责怪的强调,“别跑了。我会真追不上的……”

前面的人似乎听到了。猛地停了步子。却没有回头。

李胜利脸色不太好,嘴巴泛白。他也一向如此。“我那么远过来找你,你好歹陪我聊聊天。”

权志龙从来都拗不过自己。即便这个人在外头倔强的像一头牛,但是在自己身边时总是好脾气。他后来在电脑上看到忠犬一词,不禁觉得这个词发明的甚好。

当时的权志龙,就是那样,对自己绝对忠诚,绝对爱护。
不忍心自己露出难过的表情。可怜的表情。一旦出了矛盾,总是他先道歉,然后用一大堆好吃的,把自己喂的饱饱的,几句玩笑话之后,就和好了。

像现在,权志龙大概也不忍心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大概。

李胜利几步走过去,想去牵权志龙的手,又不敢牵,在不到一米的距离里,李胜利说,“而且我儿子特可爱,你可以看照片。”

权志龙一瞬间回头,瞪着自己,喘着粗气。

李胜利笑起来。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4 18:15:00 +0800 CST  
@其实俄善良@xxx最愛龍tory@K啊啊啊啊啊雨@独爱爆炸@VIP都是强心脏@amor我是大龙猫 @Seung__熊腻__ @BeLive_Ying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4 18:20:00 +0800 CST  
@amor我是大龙猫@Seung__熊腻__
@BeLive_Ying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4 18:22:00 +0800 CST  
第二天。
李胜利又守在权志龙公司的大堂里。颇有小强的劲头。
大堂经理神色难堪。

过了一会儿,权志龙没从楼上下来。反倒是太阳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靠近自己,整个人暖洋洋的,他说“yo,李胜利。”然后张开手,拥抱了李胜利。
李胜利也挺高兴,问“权志龙派你来的?”
太阳说“他不派我来,我也要来啊。我们都那么久不见了。”
李胜利拍了拍太阳的肩膀。
“够意思。”

太阳望了望四周,说“这里也不方便说话,要不我们找个别的地方吧。”
李胜利说“不行,我还要在这里等权志龙呢。”

太阳哈了一声,“少见一天也无所谓吧。”
李胜利坐在沙发里,没有想起来的意思,“现在是关键时期。我得趁热打铁。充分展现我的诚意。”

太阳从沙发上把李胜利拽了起来,“中午没吃东西吧。我带你吃东西。”

李胜利不肯。说“我不饿。”
太阳没松手,“我还不知道你。从以前就喜欢吃。吃的比谁都多。”
李胜利没有办法,最后只好跟着太阳走掉。

权志龙以前说,‘李胜利你真奇怪。那么能吃,可是一点都不胖,更要命的是,个子也一点都不长。’
李胜利一直鄙视权志龙的猫食饭量,可是听权志龙那么一说,好像吃多了也没什么用。不禁有些失落。一个人嘟嘟囔囔说“我以前是还挺爱胖的。现在跟你一起,胖都胖不起来。”
权志龙摸着下巴,阳光照在金色的头发上。他笑的不怀好意,他说,“咦。兴许是运动做多了的关系?”
李胜利当时嘴巴里塞着面包,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瀑布般大笑着。李胜利随手抓了个一个抱枕就扔了过去。

他们俩分分合合。
真正好的只有大二大三两年。
高中的时候,两个人打打闹闹。大一的时候,他不同意。大四的时候,他去找工作,又想去别的城市。
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他就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玩了。

权志龙是家中老幺。从小就被人惯着,顺着。
听自己要走的时候,就开始装病,绝食,闹得天翻地覆。
李胜利起先还好脾气的说“咱俩好聚好散。”之后却直接理都不理了。即使有些心疼。但是他的人生早就计划好,他怕有一丝一毫的偏差。
只是,他没想到权志龙那么离不开自己。

后来,他走后,权志龙也总给自己打电话。又来找自己。李胜利一面嫌断的不干净。可是有时又不忍心,真的断的干干净净。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分手。一次又一次的缓和。一次又一次让权志龙伤心。让权志龙抛弃自尊的求自己。
他也真的被权志龙惯坏了脾气。话越说越狠,事越做越绝。
他不是一次两次看到权志龙几乎崩溃的神情。

有一次,他半夜收拾行李,离开和权志龙一起住的地方。
权志龙打来电话,他都不接,然后住到宾馆里。
最后,是第二天太阳打电话,他才接了起来。
那是太阳第一回朝自己那么凶。
他说,“李胜利,你太过分了。”
“如果现在能见到你,我真想把你腿打断。”
他说“你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权志龙。”
他又说“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权志龙满大街的找你。他哭到最后出不了声,喊不出你的名字。”
他说“我跟权志龙从小一起长大,我没看他那么哭过。”
“李胜利,你凭什么。”

李胜利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那么望着窗外,发呆。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5 19:06:00 +0800 CST  
@其实俄善良@xxx最愛龍tory@K啊啊啊啊啊雨@独爱爆炸@VIP都是强心脏
@amor我是大龙猫 @Seung__熊腻__
@BeLive_Ying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5 19:07:00 +0800 CST  
@Vi小雨系@mmm_流年@VIPYanD@amor我是大龙猫@Seung__熊腻__
@BeLive_Ying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5 19:09:00 +0800 CST  
没有回复没有动力!
还请多多支持呜呜呜呜呜呜


故事框架已经打好。这些都只是铺垫- -
我想写的情节都在大后头啊哈哈哈哈哈哈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5 19:13:00 +0800 CST  

太阳叫了李胜贤以前最喜欢的菜。然后又为他摆好碗筷。
李胜利看着他白白净净的手,说“一看就知道从没干过重活。”
太阳收回手,朝李胜利笑笑。

两个人絮叨了几句。
太阳终于问出口,“你又找权志龙干嘛。”

李胜利嘴巴里塞着糖醋肉,说“和好呗。”

太阳放下筷子,口气凝重“你这样不对。”
李胜利还在闷头吃,“有什么不对。”
太阳说“权志龙好不容易安静几年,你别折腾他了。你结婚的时候,他天天吃安眠药睡觉,我都怕他精神分裂。”
李胜利说,“不会折腾他。这回会对他好。像他以前对我一样好。”

太阳明显不相信“你一向说的好听。你能放得下你妈,放得下孩子?!”

李胜利说“放不下,也得放下。”
太阳一愣。
顿了一会儿,又说“那干脆把权志龙也放下吧。别祸害他了。”

李胜利把橙汁喝的干干净净。弯着嘴角说“不。他不一样。我放不下他。而且,我欠他的。”

太阳半眯着眼,“如果你知道你欠他的,就更应该离他远一些。反正以你的性子,你俩也长不了。”

李胜利有些不好意思,“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太阳看着李胜利,不动声色。
李胜利被看着看着就低下了头。

许久。太阳说。“我曾经以为,你们俩是最配的。权志龙的个性无法无天,偏偏只有你能制住他。权志龙聪明的可怕,也只有在你面前才正常些。你们一次次的分手,我也只觉得是好事多磨。但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他停了一会儿,又说“现在。我觉得,权志龙应该是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来还。不过,现在已经还清了……真的还清了……”

“今天权志龙在电话里什么都没说。但是我就是知道你们昨晚一定见面了。他说话的口气,状态,就跟以前你们要复合前一样。又生气,又害怕,又犹豫。我看他那样子,觉得可怜。”

李胜利垂着头,然后整个脑袋都搭在桌子上,声音不大,没什么力气,“我也没办法。”
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太阳坐的端端正正,又说,“怎么没办法。李胜利,就当为了权志龙。”

李胜利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才闷声闷气的说,“我现在。只想为了我自己。原谅我的自私吧。太阳。”

谈判崩裂。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6 19:41:00 +0800 CST  



我写文有点慢热。
不知你们看是不是也会有这种感觉。


PS:希望更多的人来看文 打滚!!我觉得我写的还不错的说对手指- -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6 19:50:00 +0800 CST  
@其实俄善良@xxx最愛龍tory@K啊啊啊啊啊雨@独爱爆炸@VIP都是强心脏
@Vi小雨系@mmm_流年@VIPYanD @amor我是大龙猫 @Seung__熊腻__
@BeLive_Ying @故人我想你了 @爱爱爱爱龙Vi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6 19:52:00 +0800 CST  
-------------------------
天天在权志龙公司楼下等,这样的状态已经维持了一个礼拜。
大堂的女孩子对李胜利很好。几乎成了朋友。甚至发展到,中午会叫李胜利一块用餐的关系。
李胜利摆摆手,谢谢他们的好意,说,给我带回来就好。

这几天里,只见到权志龙几次。每次也只是匆匆一个照面。
往往这个人来的时候,匆匆上楼忙工作。
走的时候,也是匆匆坐上车就走。

权志龙不开车。李胜利是知道的。
他们以前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出过小车祸。
他当时坐在副驾驶座,伤的有点严重。右手臂整整半个月没敢抬起来。

权志龙看到自己呲牙咧嘴喊疼的时候,整个人都呆在那。

送到医院后,伤口被包扎好。可是权志龙还是一脸惊吓的表情。
李胜利看过去,对身边的医生说,“他怎么神情有些呆滞。是不是脑子撞坏了。”
权志龙额头上确实有个伤口,看着挺吓人的。
那医生也疑惑,“拍片子了。没什么问题啊。也没脑震荡啊。”
说完,又不放心的回办公室查片子,看有没有看漏。

李胜利有些担心,想伸右手招呼权志龙靠近自己一些。可是突然发现自己抬不起来,而且吃痛了一下。
权志龙却两步跑过来,坐在自己身边。

李胜利扬着头问,“你是不是不太舒服。”
权志龙没回答。
李胜利又问“你吓坏了?”
权志龙突然用手捂住了嘴巴。有了哭腔的样子。

李胜利也有点懵。“你怕什么。不是没事儿了么。”

然后他听见权志龙哑掉的声音。“对不起。”

李胜利突然才反应过来。权志龙为什么那样的表情。他是怕。怕自己受伤。他从不忍心自己疼。李胜利眼睛眨了眨说,“我没事儿。医生说过几天就会好。”
权志龙看着李胜利的胳膊。眼睛竟然有些泛红。
李胜利突然恨不得自己现在能使劲儿摇晃胳膊给权志龙,证明自己真没事儿,可是刚想抬起,又吃痛的表情。
等他痛过之后,他抬头看权志龙,他想告诉他,“没那么疼。”
可是。他看到,权志龙更疼的表情。

李胜利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从那以后,权志龙就不开车了。
除了极特殊情况,一年半载能开上一次。而且只要自己在车上,就绝对不再当司机。

他看着权志龙风风火火做到车的副驾驶座上,感叹,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一点没变。

拿起手机,李胜利拨过去。
那个人似乎在接与不接中思考了很长时间。
最后终于还是选择接。但是却不讲话。

“喂。”
对方不说话。
“你真打算就这么躲着我。你这样躲着我,其实更显得你心虚。”
对方哑掉一样。
“我前一阵子提的建议,你想好了没。”
“其实对你没什么坏处。”

“我——”
“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不会对你始乱终弃哈哈。”
“恩……我会对你很好。”
宠你。照顾你。迁就你。就像你曾经对我一样。

李胜利歪着头,看着楼外零星几颗的星星。
李胜利说,“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权志龙。”

“权志龙。我爱你。”
就像你曾经爱着我一样。我也爱你。

李胜利看着天上的星星。
一颗。一颗。离得那么远。
然后,他听到,‘嘟嘟’的声音。
权志龙挂断了电话。

那天晚上,李胜利回到旅社。
旅社的墙上多了几张他这几天写的贴纸。
他又从小竹篮子里拿了一张。

纸张是深蓝色的,就像他现在的心情。
他一笔一划写着,“告白。失败。”


楼主 请叫我合理  发布于 2013-10-27 19:18:00 +0800 CST  

楼主:请叫我合理

字数:46158

发表时间:2013-10-24 04:1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16 19:10:33 +0800 CST

评论数:312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