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TORY゛「170403×文文」情夫 (甜虐)HE

我曾妄想填满你的心,却不曾想你根本没有心。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03 21:18:00 +0800 CST  
第一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厚重的窗帘暖洋洋的照射在房间里深色的大床上。
床上的人睡得并不安稳,俯趴着,眼珠子轻微的转动,将醒未醒的样子。
墨色的丝质棉被半滑落,露出线条流畅的背脊,白嫩的肌肤上或深或浅布满因激烈啃咬留下的暧昧痕迹,任谁都看得出来男子昨晚经历了什么。
缓缓的男子睁开了眼睛,因刺眼的阳光半眯着。
伸个懒腰活动活动身子。
“嘶……”
腰大概是要断掉了,微微皱眉。
[那个男人……真是……]

我叫李胜贤,三年前来到这个……家,准确的说应该是金丝牢笼。
嗯……是权志龙包养的,情夫。

叩叩叩
房门外响起敲门声。
“胜贤少爷,您起了吗”
李胜贤闭上眼缓了一分钟,才回应门外的人。
“告诉他这就下去”
“好的,胜贤少爷”
李胜贤这才起身洗漱,随便套了件宽松的家居服慢悠悠的下楼。
餐桌上男人看着今早最新的报纸,优雅的品尝着他的早餐。
李胜贤来到餐桌安静的坐下开始吃早餐,这样的场景看似奇怪却又那么和谐。
男人放下报纸,看向李胜贤。
“今天要去哪吗”
李胜贤嚼着嘴里的食物,没有回答,男人也不恼静静的等着他回答。
李胜贤慢慢的吞下嘴里的食物才开口。
“回公司练习”
“我今晚有酒会,会晚点回来”
李胜贤想说你不回来也没有关系,但是他当然不会傻傻的说出口。
乖巧的微笑着答应男人。
“好”
男人俯身过来,修长的手指挑高他的下巴,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
“笑得有点丑,我去上班了”

李胜贤仍然继续着手上吃早餐的动作,像是不曾被打扰。

[嫌我丑的话,你会放了我吗]

……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03 21:23:00 +0800 CST  
在外面吃饭,会晚更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05 19:29:00 +0800 CST  
第二章

下午,李胜贤来到YG练习。
可恶!
竟然上的是形体课,昨晚被折腾了一夜李胜贤现在还全身泛着酸,某处隐隐的不适。
身为练习生根本没有说不的权利,强忍着不适做着准备的舒缓运动,两个动作下来就冒了一身汗。
同期的姜大声是李胜贤在这里算是熟悉的一个,他有些担忧递过毛巾。
“胜贤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脸色不太好”
李胜贤扯开微笑谢过。
“没事,就是昨天运动不小心拉伤了,肌肉酸痛而已”
“没事就好,小心点,要被老师发现了可要挨骂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的训练,李胜贤累得不行,泡了个澡坐在床头拿起昨晚看得起兴被打断的书。

楼下传来轻微的声响,他回来了。
权志龙进门把西装脱下,管家接过,修长的手指勾着领带扯动了几下,已经来到李胜贤房门前。

轻推开门,李胜贤穿着睡衣正坐在床头看书,暖黄的灯光下映衬得他更加乖巧,忽的权志龙就觉得整晚无处安放的心安定接下来,暖暖的。
走近坐在床边,李胜贤抬头看他,权志龙揽过他的腰把头埋在他颈间,薄唇轻轻磨蹭他昨晚留下的痕迹。
低沉着唤他。
“胜贤……”
“怎么了?”
没有回应,权志龙只是一遍遍轻柔的唤他的名字。

今晚的酒会,合作公司明里暗里的想给他送人,那个孩子长得确实十分精致,乖巧又可爱,可是看到那个孩子他满心满眼的都是家里这朵带刺的白玫瑰。
不管不顾的撇下酒会,想见他。

权志龙的鼻息温热的喷洒在李胜贤颈间,淡淡的酒气萦绕在两人之间,微微沙哑的嗓音,都让现在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
李胜贤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温情,呵!好像他们是一对思念已久的恋人似的。
明明……我们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何必营造这种虚伪的温情呢。
“要做吗”
话说出口,李胜贤能感觉到环在自己腰间的手略微的收紧。
“要做的话轻点,我还有点不舒服”
…… ……

回答李胜贤的只有精致的木制门板无辜被粗暴对待的声响。

[生气了呢]

权志龙闭着眼靠在李胜贤房门侧墙上,该是夸奖他身为一个宠物的自觉吗?

李胜贤。
权志龙也知道昨晚出差回来太想念了,做得有些过分,他已经受不住了。

[我只是想抱抱你,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个只知道对你发情的禽兽么……]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05 22:03:00 +0800 CST  
病娇没更完前这篇暂定隔天更吧,你们隔天来看就好了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06 22:39:00 +0800 CST  
第三章

权志龙回到房里心烦的一根接着一个的抽着烟。
[权志龙,他恨你本就是应该的]

这一切的开始本就是恨,可是我从不曾后悔过……

开始……

88楼,落地窗前男人站着伸伸脖子,对身后几个几个男人争得的脸红耳赤的项目一点都不感兴趣。

嗯,他现在只对昨晚出现在他床上的那个长着下垂眼角的男孩感兴趣。
权志龙,A市GS集团总裁,一个有权势还长着一张精致得无可挑剔的脸的男人,年少多金加上长得又如此出众。
三不五时就会有人猜测着他的喜好给他送女人或是……男人……
权志龙倒不很不介意,偶尔兴致来了,长得合胃口就收下了。

可是,昨晚……

好不容易等到身后几个人讨论完,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才轻轻开口。
“昨晚送过来的人是谁?”
闻言李胜允有些愣住,昨晚……
“呵呵,就是随便一个大学生而已,权总要是喜欢我改天再送去一个肯定让权总满意”
“我说,昨晚是谁,让他来见我”
李胜允有些慌张,怎么可以……
“这……”
权志龙冷着眼看着他。
“有问题?”
“啊?没……没问题”

离开GS的李胜允焦躁不安,昨晚突然不知发什么疯,使了点手段把那小子送到权志龙床上了。
“靠,这权志龙不是从来不会再见这些送上去的人的么,怎么偏偏到他就见鬼了”
怎么办?那小子肯定不会答应去见权志龙的,可是……他不去这合作废了他会死的很难看的……
李胜允握紧拳头,不管了,反正闹开了,父亲一定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顺便还能解决掉那个碍眼的家伙,不是清高得很么,呵。

……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07 21:37:00 +0800 CST  
第四章

李家。
“管家,李胜贤呢”
“二少爷在房里,说是不舒服”
呵,不舒服。
李胜允不客气的推开李胜贤的房门,李胜贤条件反射的立即睁开眼睛,拉好衣服防备的看着他。
李胜允嘲笑的看着他动作。
“遮什么,遮起来就没发生过了?”
李胜贤微怒。
昨晚,李胜贤向喜欢了很久的那个人告白了,他一直以为他也是喜欢自己的,可是那个人却拒绝了他。
难过至极,第一次到酒吧喝酒。
那里的气氛李胜贤真的很不喜欢,乌烟瘴气,音乐过分吵杂,男女过分放纵。
刚想离开,遇到了李胜允,在这种地方曾遇到他李胜贤是一点都不意外。
本想悄悄离开,还是逃不过被他发现了。
“哟,这不是我们家二少爷吗,您也来这种地方?”
早已习惯的讥讽并不让他有可介意的,只想离开。
李胜允看着那张不见任何波动干净的脸心里隐忍的愤怒,正好……
拿过一个杯子,啪的重重放在桌上,拿起酒瓶瞬间倒满,递到李胜贤面前。
“好歹我也是你大哥,既然遇见了哪有不喝一杯就走的道理”
李胜贤眼神微潋,打量了一下酒杯。
“喝完我就能走了吗”
李胜允抬手做了请便的手势。
李胜贤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高浓度的酒精瞬间在喉咙火辣辣的荡开,灼烧着他的肺部,真难喝。
放下酒杯,头也不回的走了。
记忆到这里就断了……

今早在一个陌生房间醒来,全身上下像是被拆过了一样,某处更是撕裂般的发疼,一室萎靡的气息,即便再不更人事,李胜贤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头还一抽一抽的疼着,昨晚……
酒吧……
李胜允……

此刻,李胜贤抓紧了床单虚弱的坐在床上。他知道,即便他清楚的知道这事是他做的他也拿他没办法。
“你还得谢谢我呢,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上得了权总的床。你也就这张脸长得还算有用处吧”
说着又下流的上下打量李胜贤。
“说不定是床上功夫不错,昨晚伺候得权总舒服……”
“李胜允!”
“他要见你”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07 22:34:00 +0800 CST  
第五章

“李胜允!你别欺人太甚”
终于看到了李胜贤发怒的脸,简直让人兴奋不已呢。
“我说李胜贤,权志龙要见你那是你的运气,赶紧给我起来,要是搅黄我的合作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李胜贤轻笑出声。
“你的合作,干我什么事”
“这次跟GS的合作可是关乎李氏集团的存亡……”
李胜贤冷冷的打断他的话。
“所以就把我卖出去了,父亲也同意?”
“呵,你不过一个私生子而已,父亲那么忙可没空管你”
私生子……就不是他的儿子了么。
对,他和李胜允并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李胜允是父亲前妻的儿子,当初在父亲跟母亲相恋时以手段怀上了他,又因为政治联姻,他的父亲……抛弃了同样已经怀孕的李胜贤的母亲。
他并不爱那个女人,对她不闻不问,那个女人在生下李胜允不久就产后抑郁死去。
而后父亲就把母亲他跟妹妹三人接回了李家,母亲觉得是自己害死了李胜允的妈妈,从小就什么都让自己让着他,什么都不许和他争。
李胜贤不懂,初到李家时父亲对他十分宠爱,对李胜贤来说他是天使般慈爱的父亲,可惜……大概是他天生就不配拥有这样的幸福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总是对他和妹妹冷眼相待,对母亲也十分冷淡。
…………

“我不会去见他的”
话刚说完门被推开了,一个中年挺拔的男人冷着脸走了进来。
“你必须去见他”
李胜贤愕然。
“父亲……你知道要我去见他是什么意思吗”
男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一旁的李胜允得意的挑高下巴斜睨着李胜贤。
“胜允已经说了,这次合作关乎李氏的存亡,你要是能攀上他,这对我们集团以后的发展都有数不清的好处”
好处…………为了这些好处你就能把你儿子送给一个男人。
李胜贤咬牙切齿的沙哑着嗓子。
“我!不去”
男人终于把目光落在李胜贤身上,满是说不出的厌恶。
“你母亲最近身体不是很好,你也不想看她难受吧”
“…………”
这算什么?威胁?我的好父亲。
“她是你的妻子……”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李胜贤拽紧了身下的床单手心发白,脸上仍旧毫无波澜。
他知道那个男人的意思,母亲这两年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必须依靠药物养着。
男人扔下一句话转身出去不再去看他那张与他母亲有八九分相似的脸。
“你给我好好跟着权志龙”

[到底为什么……]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09 21:14:00 +0800 CST  
《情夫》微博更的第一章有点小细节不一样,有人发现吗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12 09:45:00 +0800 CST  
第六章

权志龙看着此刻站在自己面前一脸防备敌对的李胜贤,微微蹙眉。
抬手向他。
“过来”
面前的人视线瞥向落地窗外,站直着腰并没有回应他。
权志龙收回手淡淡的开口。
“我以为你会过来已经是做好了觉悟”
[觉悟?什么觉悟?沦为玩物的觉悟吗?]
李胜贤咬紧牙根,握紧拳头。
“我只是答应过来见你”
闻言权志龙轻笑出声,李胜贤回头第一次认真的看清面前的男人。
[真的是个精致的男人呢,像魔鬼一样的男人]
明明嘴角还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却让人压抑得似喘不过气来。
[像这样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为什么要选择我这种站在最末端被随意碾压的蝼蚁呢,好玩吗?]
“别浪费我的时间,过来,或者出去”
男人不容拒绝的语气似利刃时刻准备撕破李胜贤仅存的这毫无意义的尊严。
可他……根本没有选择,在他踏进这间办公室的瞬间便再也没有退路了。
推拒只不过垂死挣扎而已……

一步一步向前,直到站在男人面前,把手放在他手上,低垂着眼眸。
权志龙满意握住他白皙肉乎乎的小手,它满身是刺的小主人此刻正向他低头呢。
“今天开始搬到我那去”
李胜贤拧紧好看的眉头,低低的开口。
“我要住家里,我会随叫随到的”
感觉到微凉的软唇印在自己的手背上,有一瞬的心慌。
想抽回手,被男人更加用力的握住。
而后听见权志龙温润的声音,男人眼角含笑温柔的注视着他。
“可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分明是威胁的话,怎么能说得似情话般柔情呢。
“搬出去住我没办法跟我妈解释……”
“你会有办法的”

…………


大街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李胜贤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走。
今天过后一切都将不可挽回了。
[真的……要去吗?
母亲和妹妹那该怎么解释……
还有……那个人…… ]

回到家里,李胜允立刻跟了过来,缠着他。
“怎么样?权总怎么说?”
……
“你们说了什么?到底怎样了!”
……
“李胜贤你哑巴吗!说话!”
[烦死了!]
李胜贤回身甩开他拽着他胳膊的手,绷着脸猩红着眼。
“不想你的合作夭折就别来烦我”
李胜允显然被喝住,他没见过李胜贤这副凶狠的模样。
回神过来,他人已经走开,有些丢脸竟然被吓住了。
顾不住身份,对着他的背影大吼出声。
“不过刚攀上了个金主就这么目中无人,李胜贤!有你被玩残丢掉的一天”

这一家人真是阴魂不散呢,刚赶走一个又来一个。
李胜贤麻木的收拾着行李,给他他想要的答案。
“我搬去他那”
男人冷着声音带着讽刺。
“果然跟你母亲很像呢……顶着副清高的样子骨子里……”
李胜贤打断男人那些不堪入耳的话。
“不要让母亲跟妹妹知道”
“呵,当然”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13 21:03:00 +0800 CST  
第七章

李母房门前,李胜贤迟迟不敢推开门……
犹豫再三,推开房门,母亲正倚在床头看书,听见开门的动静抬头看你,然后淡淡的对你笑开。
“胜贤来啦,我这刚好正无聊呢”
李胜贤来到床边,像小时候犯了错一样低着头握住她的手一言不发。
李母微愣,随即拍拍他握住她的手,调侃的问。
“怎么,犯什么错了吗”

李胜贤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他要搬出去才好,学校离家不远,家里也非常适合学习……母亲跟妹妹又住在一起需要他照顾……
根本找不到搬出去的借口,只好硬着头皮……

“母亲,我……准备搬出去住……”
意想之中的遭到李母强烈的反对,却不知为什么带着隐隐的发怒。
“胜贤,你能告诉妈妈为什么吗”
“……我……”
不等李胜贤找出借口,李母就厉声的质问出口。
“佣人们说你跟了一个男人……是真的吗”
李胜贤惊恐的睁大眼睛看向痛心疾首的母亲。
“……不是的……不是的”
“还敢撒谎!”
“我原本也不敢相信,可你……竟然忽然要搬出去住,是不是去找那个男人”
“告诉我,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母亲……”
李胜贤红着眼跪在床边用力握住她的手,他想解释这不是真的,可是他该怎么解释。
“胜贤,你为什么不解释”
看着跪在地上红着眼抽泣的孩子,李母心疼不已。
“难道……是真的吗……”
看着泣不成声的母亲……
“对不起……”
“你……”
李母突然捂住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息,李胜贤想上前帮她顺气被她甩开。
“胜贤,母亲一直认为你是个懂事的乖孩子,从小到大你都不曾让母亲为你担心过什么,可你……为什么……”
“你怎么能喜欢一个男人!竟然还要搬出去跟他住……你才多大……你……”
李母哽咽得说不下去,平息了一下重新开口。
“不许搬出去住,以后不准再见那个男人,母亲就当没有过这件事……”
李胜贤绝然的闭上双眼,任由眼泪从眼角滑落。
“母亲……我必须搬出去住……”
李母难以置信的看向地上哭红着眼的李胜贤,这……还是她从小就乖巧懂事的孩子吗?
“为了那个男人你连家都不要了吗”
“……”
一时的激愤,李母拿起手边的书砸向李胜贤。
“不知廉耻”
“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
明明可以躲开,可是地上的人一动不动的承受了下来。
被砸中的额角淤红了一片,尖锐的书角割破的眉角,渗出细细的血珠。
李母心疼的掩住脸放声哭泣。
李胜贤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子转身离去。
“你今天要是去找那个男人,你就不再是我儿子……”
……
“对不起……母亲”
“胜贤……不要走胜贤……”
李胜贤咬紧嘴唇,原本淡色的猫咪唇上立即充血变得血迹斑斑。
只有疼痛才能让他坚定的离开不去理会身后绝望的呼喊。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15 20:44:00 +0800 CST  
第八章

李胜贤拖着行李箱从李家失魂落魄的离开,微微的有些细雨……
有伞……
不想打……

[大点吧,再下大点吧,身体再冰冷些是不是心就能暖和点呢]

走了很久了……
有多久呢……
不知道呢……
身体好像冻得没有知觉了……
双腿也好像麻木了……
这种感觉……
好像还挺好的……

客厅里的男人所有所思的看向窗外淅淅沥沥愈下愈大的雨。
[怎么下起了雨呢]

门口传来动静。
权志龙该怎么形容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李胜贤呢,双眼猩红目无焦距,额头上淤肿一片,眉角的划痕,浑身湿透……
狼狈至极。
[让你跟我一起那么痛苦吗]
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愠怒。
“你这是干什么”
……
面前的人没有丝毫的反应,平静如一滩死水,让你烦躁不已。
“你回去吧”
[既然你那么不愿意到我身边来]
他抬眼对上你的,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别赶我走……我……回不去了……”
原本软甜的草莓音嘶哑得竟然比你的还要低沉几分。

说不清心头的异动,上前扯掉他手中的行李扔给佣人,横抱起摇摇欲坠的人就往浴室走去。
李胜贤顺从的被男人抱在怀里,男人的眉心却越拧越紧。
不该是这样的……
上午的他虽是伪善的服从,双眸却是充满狡黠与不屑,分明是只偷藏起锋牙利爪的小刺猬。
只不过半天……
为什么变成了这幅样子……
[明明我本就想卸掉你的一身尖刺,为什么看见你血肉模糊的站在我面前,丝毫不觉得兴奋]

李胜贤被放在温暖的浴缸里,感觉有人在解他的衣服,捏紧了拳头,不自觉的微弱颤抖。
捏紧的手被强制拉起张开,十指紧扣,拇指在上面轻轻摩擦。
听见了那个男人细微的叹息声。
“别捏了,我不会碰你的”
然后松开了他的手,又变回了那副冷肃的样子。
“赶紧洗了出来,别再让我生气了”

……

在权志龙快要等得不耐烦时,浴室门口终于有了轻微的声响。
门背上出现他的身影,若隐若现,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线条,格外撩拨。
怎么杵着不出来……
走近,敲门。
“怎么不出来”
里面穿来他闷闷嘶哑的嗓音。
“你,没给我衣服”
门外男人的闷笑声,李胜贤蹙眉,有病。

整理好了出来,男人坐在床上。
“过来”
手被牵起,塞进了几粒小小的胶状体。
“药?什么药?”
男人撇他一眼起身到柜子翻找东西。
“退烧药”
李胜贤抚上自己的额头……真的发烧了呢……
微愣的看着手上的药,被身后的人按下坐在床边,扬手还未拍开对方的手,耳边响起机械高速转动的风响。
男人站在他面前动作轻柔的拨弄他发丝。
没有人再多说一句,房里只剩下幸劳运作的吹风机发出源源不断的嗡嗡声。

……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16 19:53:00 +0800 CST  
情夫今晚也没有那边快完结了,明晚我看这边尽量更,那篇完结了这边会勤快更的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18 22:01:00 +0800 CST  
第九章

深夜。
李胜贤隔着窗口望着雨过之后清朗的夜空,星星点点。
身后的男人固执又霸道的缠着他的手脚,把他整个人收在怀里动弹不得。
这还是李胜贤第一次跟一个陌生人躺在一张床上,还是一个……
危险的男人。
他清楚既然都已经来到了这里,已为刀俎,若他要……自己并没有拒绝他的立场。
所以权志龙既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箍着他入睡,他当然也不会擅自打草惊蛇去惹怒他。
只是……
这怎么可能睡得着……

权志龙刚刚说不会碰他,还说别再让他生气,大概是今天他太过狼狈让他倒胃口了吧……
还真是庆幸呢,所以……
还能躲过一天还是两天呢……

清晨。
一夜无梦的权志龙睡得正舒服怀里一直有东西时不时的翻动。
“阿西”
被打扰了美梦的人恼火的睁开眼,瞪着胸口处被子里鼓起的一团。
[对了……是李胜贤]
掀开被子里面的人立刻钻了出来,生硬的推开他。
男人目光凌列,明显的床气正在表露此刻他主人的不悦。
“李胜贤,你……”
不等男人说完,李胜贤冷声反驳。
“你睡着把我蒙被子里,我都差点被你活活闷死了”
……
不安的瞟了那个幽深的盯着他没有反应的男人几眼。
[不会这样就生气了的……我说的是事实]
昨晚失眠了一夜,到天亮时刚有点睡意,这人倒好睡得熟手一抬把他蒙在被子里了。
不敢大幅度的挣扎吵醒他,可是又闷得不行,只好偷偷小小的挪动。
权志龙打量着面前小心翼翼露出爪牙的小猫咪,两颊小脸蛋通红,好像真的被闷到了,意味不明的勾起嘴角。
[看来……我的小野猫自我疗愈能力还挺好,昨天还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今天就能伶牙利嘴的反击了]
“睡不好吗,黑眼圈那么重”
[是根本没睡好吗]
“还好”
“撒谎”
……
[无聊,明知故问]
……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20 19:01:00 +0800 CST  
开着会偷偷码的这篇,不准嫌短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20 19:56:00 +0800 CST  
第十章

餐桌上,权志龙不悦的看着坐得离他远远的李胜贤。
“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不会吃了你”
长桌对面的李胜贤甚至没有回给他一个眼神,神色淡然。
“我吃好了”
起身,上楼。
无视身后快要把他灼穿的眼神。
[你分明比洪水猛兽还要可怕]
……

权志龙在餐桌一个人坐了好一会,才起身跟上了楼。
[这人……还真是难接近]
推开房门,他正坐在落地窗前,抱着你纯黑的绒质抱枕,合着眼。
阳光透过玻璃暖洋洋的洒在他身上,让他原本白皙到有些苍白的脸色都变得红润了起来。
嗯……黑色跟他不搭。
这人太过干净了,总有让他产生弄脏他的冲动。
……

李胜贤原本找了这么个视野开阔景色宜人的好地方写歌词。
因为昨夜失眠,阳光又恰巧舒适,不免打起瞌睡来。
听到轻微的脚步声,警惕的睁开眼。
“怎么坐在地上睡”
男生的声音,本是说不出的温柔,但听在李胜贤的耳中是说不出危险。
……
眉峰紧拧。
“李胜贤,你连最基本的教养都没有吗”
[教养,也是要看对谁的]
……
得不到回应的男人终于还是被惹火了,上前一把扯掉了他怀里的抱枕。
“喂……你……”
按住他的肩膀,在他惊慌挣扎中一施就把他摁倒在地上,赶在他后脑勺与地板亲密接触前把抱枕塞进了他脑后。
李胜贤着急的死死抵住欺压在他身上的男人,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
“你……你要干嘛”
男人眼神微敛,身下人的防备更加挑起他的占有欲,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侵略的气息。
“你说我要干嘛”
“你放开我!起来!”
“要起来还是要放开?”
“…………”
权志龙抬高他的下巴,四目相对,缓缓压近,又在快到触上时停下。
“你说……你怎么总是喜欢故意惹我生气呢”
李胜贤把头撇向一边紧闭双眼不敢看他,握紧手心。
靠得太近了……近到都能感觉到对方的鼻息湿热的呼在自己脸上。
“瞎紧张什么”
听见男人调笑的话,李胜贤恼怒。
抬手想推开他贴得太近的脸,指尖刚触上他的下巴,有微微的刺感又迅速的收回。
重新握紧,手心滚烫。
权志龙轻笑着从他身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指腹摩挲刚刚被他碰过的地方。
转身离开。
“回床上睡”
李胜贤坐起身子觉得自己好像被耍了,懊恼的抓起那个碍眼的抱枕扔向权志龙刚关上的房门。
……
[恶劣的男人]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22 19:22:00 +0800 CST  
《情夫》暂时停更五一前完结了《只看着我吧》后会专心更,等我呀!宝宝们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24 11:29:00 +0800 CST  
忘记说,休完假才更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4-30 11:07:00 +0800 CST  
竟然发不出去要审核明明清纯得不能再清纯了啊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5-02 19:41: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下午的最后一节声乐课结束,李胜贤收拾着书本回去。
慢慢的已经开始习惯下课从另外一个方向……回另一个地方。

其实……
那个男人并不经常在家,工作很忙,行程很多,世界各地的飞,偶尔一个月能见上一两次面。
他不回来他也乐得轻松。
家里总会收到他从世界各地寄回来的礼物,难觅的珍馐,名贵的手表,高订的服饰。
撇开那个男人强制他搬到这不说,他并不限制他的自由,更没有他想象中的羞辱。
相反……在权宅上下都对他相当尊重,那个……恶劣的男人也没有强迫他做任何他不愿意的事。

讽刺的是竟比在李家还要自在些……
有时李胜贤想,如果可以的话,那一直这样下去也好。
只是,哪里又会让他如愿呢。

楼主 out_lee  发布于 2017-05-02 21:32:00 +0800 CST  

楼主:out_lee

字数:75180

发表时间:2017-04-04 05:1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7-04 15:56:28 +0800 CST

评论数:287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