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黑花\/瓶邪]《朱砂泪之阴阳剑》盗墓系列文 HE 中长篇

先亮亮行头,1L敬度娘。
第一次发文,如果有各种类型的抽风,请无视~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0-31 19:44:00 +0800 CST  
来段穷摇奶奶风的段子镇楼,嘿嘿……
**********
瞎子,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那你答应我,一起活着,花爷。
你哭了——他们说这是朱砂泪,我一直不承认,我从来不哭,怎么养朱砂……你说你爱我一生一世,我有这颗朱砂,生生世世纠缠你,瞎子,还是我赢了……
**********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0-31 19:48:00 +0800 CST  
扑哧,不介意。。。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0-31 19:48:00 +0800 CST  
《阴阳剑》

一:死神

“瞄——”
狭长黝黑的巷子里,解语花正被这死寂的气氛骇得不知道该不该往后退的时候,一声嘶哑的猫的叫声从耳边传来,心脏几乎是一个狂跳,紧接着时间似乎也凝滞了。解语花觉得自己起了一身的白毛汗,转脸就看见一只黑猫坐在身边的断墙上。

是的,就是“坐”,明明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一片,解语花却分明的看清了这只猫诡异的坐着。而因为他刚刚的转头动作,此时一人一猫之间,几乎到了脸贴脸的地步。于是,他清清楚楚的看见:这只猫幽幽的咧开了嘴,对着他,笑了。

在面对粽子都没有这么恐惧过的解语花,此时看着眼前放大的猫脸,以及这个畜生脸上诡谲的狞笑,他感觉到一阵眩晕,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而那只猫却并没有离开,它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噌”的站了起来,一双利爪嗤的抓向解语花。他只听到利爪划破空气的风声,紧接着双眼传来火辣辣的痛,甚至眼珠被戳穿的撕裂感都那么真实。那双利爪沿着他的双眼向下,连脸也一并刺透了,沿着双颊徐徐而下的滚烫,他知道,那是自己的血。

惊骇间,解语花甚至连痛都感觉不到了,只在那双惊悚的猫眼里,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脸。明明天地间黑的一塌糊涂的,明明连眼球都被刺穿了,他却清清楚楚的震惊在自己脸上鲜艳到妖异的血红里,被自己的样子骇得毛骨悚然。

一只手闪电般伸到眼前,用两指捏住那猫的脖子,“咔嚓”一声脆响,断了。

那真的是骨骼错裂的声音,好像连这天地间的死寂都划破了,炸响在解语花的耳边。他只觉得浑身僵硬,大脑一片空白。此刻的诡异,根本不能用“恐惧”或者“惊悚”之类的字眼来形容。

听着身后沉静浑厚的呼吸,解语花的思维重新汇聚了一下,脑海里瞬间闪过了两个字:死神——不知道是形容那只猫,还是身后的人。

“瞄——”那只猫又叫了一声,重新坐好,咧开嘴笑了,然后那个狰狞的表情冻结在解语花心底,这是他用自己浴血的双眸最后看到的景象……
**********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0-31 19:53:00 +0800 CST  
三 会合

解语花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搜集关于阴阳剑和那座古墓的资料,然后他确定,有必要施行一下霍秀秀出的那个馊主意——那个墓真的有点古怪——然后,他颓废的靠到软皮椅子里,盯着那张阴阳剑的图纸发起呆:要请哑巴张出山,还真的有点问题。

当然,如果用发小的身份去求吴邪,解语花相信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魅力的,但是,这种事情他解当家的还真做不出来。用霍秀秀的话说,有种属性叫傲娇,解语花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比喻很贴切。

但是——这,这,这剑柄怎么这么眼熟……解语花勾唇一笑,拿起手机翻出了那个号码:“小邪,准备接驾。”

于是,在吴邪被那六个字折磨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在他的小古董店前接到了迎着太阳金光闪闪走来的解语花。看到自己果然在接驾,那小子咧了咧嘴,做了个男女通吃的媚笑。吴邪心里嗵的跳了下,暗道:麻烦来了。

当解语花把那张阴阳剑的图纸摆在桌上时,盯着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剑柄,张起灵眼皮都不抬的吐了一个字:“去。”

看着那双淡漠的眸,吴邪吐血三升,转脸看到解语花笑的一副狐狸样,他却只能干笑着表示自己是多么的感兴趣。吴邪对张起灵的了解,那是透过骨髓抓住灵魂的,如果他表情稍微纠结一下,那个闷瓶子绝对会头也不抬的跟着自己的发小走了。他不得不承认,解家小九爷的道行,那绝对是妖孽级别的。

接下来的三天是准备工作,解语花负责装备,吴邪负责自我调节,当然,还有不经意的跟胖子联络感情,再不经意的提起自己要夹个喇嘛的事情,当然,为了保险起见,通过三叔找一下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黑眼镜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于是,队伍成形之后,解语花的准备工作也完成了。出发前晚,解语花回到店里,被眼前震撼的阵容吓了一跳:“我X,小邪你神了。”

“吆,美人儿驾到——”黑眼镜湿湿的笑一个,在沙发里舒服的翘起二郎腿。

解语花望着那人指间的缕缕青烟,皱了下眉,眨眨眼笑:“乖,把烟掐了。”
**********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0-31 20:09:00 +0800 CST  
第一章稍微有点点文艺了,后面会尽量的朴实一些,嗯嗯。。。我速度有点慢,这里发帖不太熟悉哇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0-31 20:12:00 +0800 CST  
今天木有更新了,明天哦~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0-31 20:42:00 +0800 CST  
@芒果懒猫嗯,我杯具了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0:44:00 +0800 CST  
@潮声的去向 嗯,我来更新了,看看这回能不能回复
@﹎夏暖秋蝉唉,黑爷还在被果断无视中
@Cumosa仙剑三啊,我只看过电视和先玩过游戏而已。。。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7:25:00 +0800 CST  
@St_Excalibur扑哧,这个真的是HE,咩哈哈。。。
@_小烬_的确是同一个姜国,但真的木有别的联系了
@放纵或沉沦 很囧的说,有龙葵那就该叫魔剑而不是阴阳剑了
@爱YOYO恋揉揉~执着的孩纸有糖吃……
@唯嗳ciel_更的更的,马上哦~
@﹎人偶君摸摸~~来了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7:32:00 +0800 CST  
五 暗香

所以一下午的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大家散了牌局,晚饭时间就到了,在餐车随便吃了些,刚上车的兴致已然消失,于是所有人都开始后悔起来。虽然大家都很忙,虽然难得休息,可是把时间用这种方式无聊的消磨去,都觉得有些可笑。

“花爷,走一个?”黑眼镜坐到床边上,从行李里翻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边开机一边扭头对对铺的解语花说,俨然忽略了碎了一地的众人的眼镜片。

解语花撇撇嘴:“我没病。”

吴邪终于给自己把脱掉的下巴颏装了回去,然后冲到解语花的行李堆里一通猛翻,大家都被他的举动搞的一头雾水,解语花一边噼里啪啦按着手机一边起身走到他身后:“小邪,你的行李在那边。”

吴邪头也不回,双手依然不停:“翻的就是你的,我看看照这个状况,你的行头是不是也带上了。”

解语花哭笑:“我又不唱戏,带上行头做什么。”

吴邪站起身,拍拍解语花的肩,长叹一声道:“小花,你输了,我一直以为你才是最会享受的那个,果然天外有天啊。”

“花爷,联机么?”黑眼镜抬起头望过来,众人看着电脑屏幕上那放大版的俄罗斯方块,下巴掉了一地。

潘子叹道:“胖爷,你也输了。”

张起灵穿过众人,默默地爬上床,一脸淡定。

吴邪终于发现,其实自己身边的人,根本就没有正常的。更难得的是,他们还都那么一致的坚信自己的正常,这是多么奇怪的一群人。莫非,其实自己才不正常吗?天地良心,这他妈的太混乱了。

似乎所有的兴致都随着下午的牌局散了,这会儿个个蔫啦吧唧的,轮流去洗簌了准备睡觉。解语花合上手机,前后左右转了转头,起身拿出刷牙杯和毛巾等走了出去,黑眼镜抬起头,瞥了眼那个背影便顿住了,捋着下巴道:“啧,这身段,真不是盖的。”

吴邪从上面伸个脑袋下来,有点小得意:“那是自然,你要看小花一场戏,那才能知道什么叫惊艳呢。”

“睡觉。”一边的张起灵淡淡的吱了声,吴邪收回脑袋挺尸了。

黑眼镜挑挑眉,感觉到了点特别的味道,嘴角一扬也躺下了。可惜这一夜他睡的实在难受,平时就算是在斗里,给他几分钟都能打个小盹儿的人,这一宿却愣是没睡好。和他头对头的解语花就像个香袋儿,那缕暗香萦萦绕绕的缠着他的鼻子走,他真的不想承认自己这叫坐卧不安,只暗暗想着一定是床板太瘦不舒服。

解语花闭着眼睛听着对铺来来回回翻身,整的床板难以负荷的低低呻吟,忍了半天终是没憋住:“黑爷,悠着点儿。”

于是黑眼镜迷迷糊糊了一宿,看到亮光的时候只觉得手脚都麻了,轻轻的动动全身骨骼,折磨可算是结束了。他决定回来的时候一定坐飞机,更重要的是,坚决不能再跟这个香袋儿挨着睡了。

这么想着黑眼镜在床头坐了起来,瞥眼便看见解语花睡的也不舒服,眉尖微微蹙着,手指还一下一下的勾着什么,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魇住了。足足过了半分钟,黑眼镜本来真的不想多管闲事,这小爷就是一只披着妖孽外皮的狼,好吧,至少是只龇牙的猫,这会儿他还记着那记眼刀呢,凉飕飕的渗的慌。

可是看着解语花额头上细汗都透出来了,黑眼镜无奈地摇摇头,伸手晃了晃那只嫩白的爪子:“花爷,太阳晒屁股了。”

解语花手臂颤了下,终于悠悠的睁开了眼,便见黑眼镜在眼前眯眯笑:“做什么美梦呢?”

解语花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深吸口气坐起来,下意识的看了眼时间,又是六点,拧起眉头心有余悸的道:“操,这几天总梦见一直黑猫,抓了老子好几把了,抓哪儿不行非往脸上抓,毁了容我还怎么唱戏呢,天杀的。”

黑眼镜噗嗤笑了,原来是一家子杠上了,脱口道:“妒忌你长的好看呗,你再给它抓回去嘛。”

这几个人睡觉都轻,这边一聊天便都起来了,解语花从来不信邪,可是那只猫总是抓的他血淋淋的,光想着都有点后颈发凉,叹了口气洗漱去了。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7:47:00 +0800 CST  
六 刘茜

下了火车,解家的伙计们已经在等着了,还给他们找好了一个半旧的车子,是解语花吩咐好用来带他们进山的。伙计们看到这几个人竟然都在,不免有些担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有个胆子大的往前凑了一步:“东家,你要亲自下去吗?要不要……”

“不必,”解语花挥挥手,开始分配装备,“都回去吧,留下两个在这等着就行,这些东西我可不想带着走。”

解语花说得继续走,天黑前才能赶到联系好的老乡家里,到时候再好好休整一下,于是众人刚下了火车,又紧接着上了面包车。中间换了一次,接下来就成了弯弯绕绕的山路,竟然真的走了一下午。

司机师傅姓刘,大家都叫他老刘,是个挺健谈的人,一边开车一边给几人讲究,听说他们是来旅游的,兴致就更高了,讲的唾沫星子横飞,指着车窗外河对面的一个山坳形的村落说“就是那里了,马上到”。结果一众人高兴了半天才理解了那个“马上”的概念,明明看着就在河对面的,可那车子绕着山路兜兜转转,愣是绕了两个多钟头。

这是个三面环山的村子,坐西朝东,一条小河沟穿越村里的正街流出来,一直流出村子与解语花他们来时见到的那条大河汇合。看起来是个山清水秀的村落,解语花和吴邪对视了一眼,都叹是个好村子。

老刘笑了笑,露出一口常年被旱烟滋润的大黄牙道:“年轻人有眼光,俺们村可是个宝穴,前几年不懂那些,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么,发现这山里有石矿就有人牵头开起来。那还真富了一些人呢,结果也就两年多,矿里接二连三的出了十几条人命,死的都是后生啊,有命赚没命花的钱,造孽呀……”

“那山里发白的一片,就是石矿吗?”吴邪一直盯着车窗外,这会儿回头问。解语花等人抬起头,果然看到跌峦起伏的深处,隐隐的白色掩隐在雾霭里。

“可不是,”老刘接着说,“后来请了阴阳先生给看了看,说是破了风水了,正月里唱了一正月的戏集了村子,再没人敢去动了,这几年才算安生下来。后生们都出去打工了,也不好混,城里压力大么……到了。”

大家下了车,把东西也搬出来,老刘说就放院子里丢不了,于是大家都左右看,就见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掀开门帘走出来:“回来了?”

吴邪见院子里有个石桌,还放着几把小马扎,便脱了外套坐下道:“老刘,你家院子不小呢。”

可不是,要是在外边,买这么一块地得多少钱呢,黑眼镜也走过去坐了,就见个十四五岁的女孩端着茶壶托着杯子从屋里出来:“就这儿坐吧,我把灯开了,院子里一样亮堂,这会儿秋老虎还没下去,自然风吹着才舒服。”

小姑娘放下茶壶给大家倒了水,踮起脚尖去拘围墙前吊着的灯,胖子走过去看了看,原来是灯泡下面的座上有个开关,便伸手按了下,院子里一下子就亮了,女孩抬起头对他笑了笑,脸颊上就出现了两个小梨涡。

众人这会儿也正看着那边,都怔了一下,这姑娘不笑的时候长的很普通,也就是稍微白了点,没想到一笑竟然有点美。胖子一边也坐到石桌前一边没话找话:“丫头叫啥?多大了?念初中还是高中?”

“高一啦,我叫刘茜。”女孩子见大家都打量着自己,目光转到黑眼镜时见他正笑了笑,脸竟红了下,心说这么多帅哥呢。

黑眼镜自然看到了那抹情绪,笑的更欢了:“茜茜,我看你们村这山还真是挺深的,你爬过吗?”

“当然爬过,”刘茜拉个马扎也一边坐了,好像挺乐意和他们几个聊天,而且普通话也比老刘更标准一些,“以前我家有羊,我跟着大伯几乎把这山串遍了,要说深就数西山了,有一次跟大伯去了好几天,都是在山里过夜的,可惜那次之后奶奶就再不让我跟着大伯去了。”

吴邪一口气喝了两杯茶,这才放下杯子接口问:“这么深的山,没有狼也有鬼吧,你个小姑娘家不怕吗?”

“才不怕呢。”刘茜回头面对着吴邪扬了扬小下巴,“不光有狼,还有豹子呢,可惜我没见过,后来开石矿才没有了。没想到你们城里人也迷信,哪里有什么鬼,我才不信,就我奶奶信,还说我阴气重什么的,才不让我一个人上山。”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7:53:00 +0800 CST  

“阴气重?”解语花一直默默的听着,这会儿忍不住重复了句,刘茜眸子一闪,对他神秘一笑,压低声音道:“我奶奶硬说我见过鬼,明明就是人嘛,我可不敢和你们说这个,被奶奶听到又该骂我了。”

胖子好像忘了他们的正事,一听这丫头话里有话立马来了精神,拉着马扎往前蹭了蹭:“那咱们偷偷的说,我最喜欢听鬼故事了。”

刘茜见众人都明显爱听,黑眼镜还殷勤的替她到了杯茶,果然就经不住诱惑了,往厨房那边看了看便开了口:“其实也有点怪,你们就当听故事好了,就是跟大伯在西山放羊那次,我和大伯轮着看羊,大伯睡熟了,我觉得有点冷就到处走走,其实那羊根本不用看着,都锁着呢能有什么事。我见过狼的,其实它们都怕人,那时候还不知道山里还有豹子,也不害怕,就打着手电走远了。后来看见有个人,我觉得是个女人,因为长着很长的头发,可是个子特别高,就在我前面一直走,走的又快,眼看就翻过山头了,我就叫了她一声,跟她说翻过山去什么都没有,快回来吧。她停了会儿,走回来和我说,她家就住在山后边呢,然后她走了,我就回去了。回来和奶奶说了,奶奶就再也不让我去放羊了。”

“真的是鬼吧?”潘子眯眯眼故意问。

刘茜喝口茶说:“山后面还是山,想要翻过西山最高的那个山头,奶奶说得走好几天,过了那个山头才有村子,都出了山西省了。不过我觉得那人应该是抄近路吧,鬼哪有会说话的。”

“丫头,你胆子真的不小。”黑眼镜笑笑翘起大拇指。

吴邪问:“那你奶奶怎么说她是鬼呢?”

“奶奶说西山最高的那个山头下边有坟地,她年轻的时候翻过那座山,她觉得现在没有人会去翻这种山了,如果是她们那会儿说是人还有点可能。”

解语花抿抿唇,自然对那个主山里的坟地更感兴趣:“那人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

刘茜愣了一下,估计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不过看他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还是点头道:“记得,这辈子都忘不了,我后来再没见过长的那样的,可好看了,而且感觉……怎么说呢,有种特别的气质,就像外国的贵族,说话声音也好听,挺中性的,眼睛下边有颗泪痣,长的特别白。”

“泪痣?”吴邪脱口道,就连解语花和黑眼镜都愣了下。

刘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就见黑眼镜伸手到解语花额头上,把他眼前的碎发全部翻了上去,于是整个脸就露了出来:“看看,比咱们花爷怎么样?”

黑眼镜本来是开个玩笑的,解语花一巴掌把他的手拍了下去,却见刘茜直勾勾的盯住了自己,跟傻了似的,嘴唇动了好几次才轻声道:“娘喂,太像了……”

一下子院子里安静了下来,谁都再没说话,沉默了良久,胖子终于忍不住了,打个哈哈道:“解九爷,你不是还有什么失散多年的姐姐或者妹妹之类的吧?”

“去你大爷的,怎么可能。”

看解语花明显的情绪不太对了,于是吴邪忙的岔开了话题,大家又胡侃了会儿拉拉家常,那个老妇人就喊刘茜端饭。
**********
先去吃饭拉,一会儿再更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7:53:00 +0800 CST  
摸摸,该吃饭拉~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8:19:00 +0800 CST  
八 山味

早上醒来,解语花睁开眼仰起头就看到了黑眼镜湿湿的笑,诧异中感觉了一下两人的位置,不禁大怒,抬手就是一股掌风。黑眼镜一把抓住他手腕,另一条胳膊在他脖子底下动了动,搂着他又往怀里拉了拉,**的笑:“爷,是你自己钻我怀里的。”

解语花动了动胳膊,若说巧劲他有,若论力气估计他连吴邪都不如,黑眼镜的手捏的他骨头都疼了,只能在心里暗骂。细细想想,好像又做了那个梦,不过这次是半段,因为当那只猫对他狞笑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向后伸出了手,于是竟真的抓住了一只温暖的手,好像,然后……估计真的有那么回事。

黑眼镜看着解语花脸上五彩缤纷的,于是松开抓着他的手,顺便在他脸颊上拍了拍,笑道:“乖,快起来,胳膊麻的顶不住了。”

解语花忽的一跃而起,闪电般一个翻身骑在了黑眼镜身上,左手已经死死扣住了他的喉头,阴恻恻的道:“黑瞎子,我警告你,再让我听到一句关于这件事情的话,你死定了。”

等黑眼镜回过神,解语花已经出了屋,他用手摸着自己的脖子,无奈地笑:“呃,太辣了。”

黑眼镜跟着解语花的背影往外走,盯着那粉红色的衬衫和嫩白的脖子竟然有点思绪飘扬,不觉扬起了眉尖:跟这只辣猫斗,其乐无穷。

吃了早点,也就七点来钟的样子,老刘已经神采奕奕的开了大门,刘茜死活要跟着,缠着老刘前前后后寸步不离。反正她奶奶还没醒,老刘看起来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只得叹口气带着她一起上路了。

刘茜一路上活蹦乱跳的绕着解语花,也不知道是因为他长的稍微比别人帅点,还是因为像她记忆里那个美女。胖子和吴邪就一边走一边逗她玩,竟也不觉得累,黑眼镜就跟在最后一言不发眯眯笑。

将近中午的时候,老刘忽然说已经到了他们圈羊的地方了,众人都一愣,便一起看向刘茜,这丫头好像说过要走一天呢。刘茜尴尬的笑笑,说可能是那时候年纪小体力弱,于是指着右手边的一个山头,踮起脚尖贴到解语花耳边说:“就是那个山头,她就从那翻过去了。”

众人坐下来休息,顺便掏出食物准备随便吃点,老刘便让胖子和潘子去找些干树枝生个火,他自己就去打野味了:“你们城里人就是不会享受,这山里随便抓只野鸡,烤了也是美味,你们要想翻过那座主山头,还真得走两天呢,干粮还是留着吧。”

闷油瓶跟着老刘一起去了,吴邪掏出相机开始四处拍照,看起来还挺像回事。刘茜在解语花和黑眼镜中间坐下来,黑眼镜掏出水给她喝,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解语花道:“茜茜,你说的那个坟就在那座主山头下面吧?看那个地儿还真是不错。”

刘茜点点头:“你们几个大老爷们儿,还挺孩子气,不是问鬼就是问坟的,这个山又不是什么景点,也就那座坟奇怪了些,真不知道你们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景点才不好玩,人多不说,什么都是人工的,我们这位爷,他家后院都比那些景点美。”黑眼镜指指解语花说,然后又瞥了眼吴邪,继续扯淡,“我们那哥们儿是个摄影师,还获过奖的,全凭来这样的地方逛呢。”

“哦。”刘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不过兴致马上转到了解语花身上,“我爹就说呢,有钱人都是很会造的,说的就是你这样的。”

解语花被噎了一下,看不出来这丫头还是个仇富主义者,暗暗地瞪了一眼黑眼镜,只得找别的话题:“你们村的豹子肯定是因为人们开石矿逃到那山里去了,哥儿几个就去里面串串,说不定还有老虎狮子之类的。”

“你们疯了?动物园里多安全,要是山里跑的,可凶着呢。”刘茜吃了一惊。

潘子和胖子扛了一大捆树枝回来,听见刘茜这么说,胖子就道:“不怕,胖爷我什么没见过,那些东西看到了不绕道走,就等着给咱们做下酒菜吧。”

张起灵和老刘也回来了,一共抓了四只野鸡还带着两只山兔子,老刘老远就招呼:“这年轻人灵活啊,瞥见个影子就能抓住,今儿算开了眼了。”

吴邪扭头看他们回来了,急忙跑过去,张起灵把手里的两只野鸡递到他面前,却见他提起相机“咔嚓咔嚓”照了好几张,然后又一溜烟的跑了回去。张起灵愣了愣自己往前走,那边胖子几人都笑弯了腰。

解语花的确会享受,竟然从包里翻出了一堆佐料,于是众人吃了一顿香喷喷的野味。老刘和解语花等人就在这里道别,刘茜还想跟着走,被老刘硬是拉了回去。大家整整行装,加快速度翻过了刘茜说的那个山头,向着那座主峰走去。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8:33:00 +0800 CST  
@潮声的去向 刘茜只是个路人而已,嗯嗯。。。
@闪光☆西米露哈哈,我说马上更新,你信吗
@_小烬_我来啦,夫夫模式什么的,得慢慢来,你懂的
@小葬VS血这就更新,我更文是不是很BT?

孩纸们,看在我这一天更了两万来字的份上,顶下哈。。。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9:20:00 +0800 CST  
九 密林

这是解语花等人上山以来的第三天,刚过晌午的光景,日头毒辣辣的晒着。这一段是下山的路,眼前是一片密林,明明四周都没有风,可那些叶子却沙沙作响。密林深处一眼望去幽幽的暗,太阳常年照不下去,一层层的腐枝烂叶遮住了整个山皮,隐隐的还飘着缕缕腐朽的味道。

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众人商议了下便决定在这密林外做一次休整,然后一鼓作气穿过去,他们是宁可晒着毒日头,也没有在这林子里吹吹风的雅兴。吴邪体质最弱,这会儿已经走的有些喘了,开始的时候是张起灵和他打前锋,现在却是最后走过来的,张起灵伸出手从他肩头把装备卸下来。

也亏了老刘的提醒,这一路上他们的食物基本没有消耗,但是这一次,望着一眼无边的林子,解语花看着胖子和潘子捡来的树枝草皮,顿了下说:“算了吧,这要是着了火,这片林子肯定就保不住了。”

胖子往里看了看,道:“看前面那潮气厚的,怎么着也烧不起来,解九爷说算了那就算了吧,咱们从林子里出去倒是可以再补上一顿。”

黑眼镜和张起灵一直看着林子里头,谁都没动,吴邪掏出食物给他们递到中间,两人竟然一个伸左手一个伸右手,看都不看往嘴里塞起来。想起第一次三人一路,这两人也是默契十足的在沙漠里救人,他这会儿竟然有了感叹一句的冲动:虽然一个是一天冒不出三个字,而另一个是一天冒不出三个正经字,但如此说来,就沟通而言,这二人的表现还真的是异曲同工。

解语花听到无邪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抬头问道:“怎么了?”

吴邪在他身边坐下来,却是看向胖子:“我又想起阿宁了。”

潘子也坐了下来,摇摇头拍拍他肩头:“小三爷,你可真够长情的。”

看黑眼镜也坐了下来,吴邪才摇摇头对他道:“那次是咱们第一次见面呢,记得阿宁介绍时,说你和小哥都不好沟通,刚看你俩在那杵着,忽然就想起来了这句话。”

黑眼镜笑笑,伸了个懒腰道:“我是在看这片林子,你们往深处看,那里边的瘴气厚着呢。这边的气候也潮,刚过了夏,太阳虽然照不进去,雨水可是灌了不少,我看咱们还是小心着点。”

解语花点点头,看了看日头,一边翻着包一边说:“有道理,咱们还是尽快行动,虽然天长,可还是早做准备的好,哪怕走过去再歇着呢。都起来,走。”

“小九爷,你的领导能力在这几天可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了——这是什么?”吴邪站起来调侃一句,对于解语花在某些时候表现出来的郑重和主导风范,他已经习惯了,见那人在包里翻出两根拇指粗胳膊长的钢棍来,递了一根给自己,不免惊异。

解语花笑笑,把钢棍两头一拉,竟然还挺长,看起来当拐棍使太合适了:“拄着,上山容易下山难,林子里那么厚的腐叶,肯定不好走。”

吴邪接过钢棍瞻仰了下,上半截管壁挺厚,虽然空心的却也足够结实了,而下半截就是实心的,再拉不出一段来。他上下看了看,又从上到下摸了一遍,忍不住问道:“还是多用的,不会还能射出个暗器什么的吧?”

解语花笑了:“就根棍子而已,你以为老子黑社会呀?”

黑眼镜回过头,诧异道:“嗯?不是吗?”

解语花挑挑嘴角不搭理他,把自己手里的棍子也抽出来,扬起来在大家眼前晃了一圈:“还有人需要吗?没有啊,那本少爷就不客气了。”

等众人反应过来,解语花已经第一个大步进了林子,黑眼镜笑着摇头紧跟其后,还偏偏头对身后的潘子道:“这孩子一路跟鬼追着似的……”

可能觉得说鬼不大好吧,讲了一半自己又停住了,便见解语花回头瞥了他一眼:“谁是孩子?”

“你呗,长得太嫩了。”

“闭嘴,再说一句你丫死定了!”解语花一怒京片子都出来了,身后笑了一片。

可能是林子里凉爽吧,又是下山的路,竟然都不觉得疲乏了,一时间几个人说说笑笑的一路走了进去,不觉间就过了一个多钟头。林子深处竟然黑乎乎的,大下午的却一点光都透不下来。

“操。”胖子一边走一边就觉得连脚脖子都湿了,不禁骂道:“什么**玩意儿,能罩成这样儿,他娘的连风都是阴的。”

张起灵走在最后,忽然觉得什么东西在眼前一晃,忙伸手一把捏住甩了老远,提醒道:“有蛇。”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走他前面的吴邪拄着棍子的手便是一挥,“靠”了一声,棍子顺着树身扔了出去。

黑眼镜一个弹跳出了队伍,胳膊一伸便把那根棍子抓到了手里,上面赫然缠着一条蛇,眼镜蛇。蛇是很记仇的动物,所以轻易不能开杀戒,不然那蛇的整个家族都得缠上你,所以他只得抓着蛇头把它甩出去,笑道:“嗯,还是毒蛇,这回大条了。”

“毒蛇?你被咬了?”解语花一惊,边问边开了手电,一时间队伍停了下来,都围到黑眼镜身边。

“哪儿那么容易,看见了而已,我看还是开个手电走吧。”黑眼镜把棍子递回到吴邪手里。吴邪暗暗舒了口气,幸亏刚刚手快,那软腻腻的该不是尾巴尖吧,不然还不咬了自己——哎?他看见了?

解语花也是纳闷了一下,如果说距离,那也是哑巴张更近点,怎么刚刚出手的却是这黑瞎子?本想开口问的,可看他已经走到了自己前面,俨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便跟后面的人说:“别拉开距离。”

黑眼镜停住脚抬起胳膊示意大家停下,解语花也跟着皱了眉:“这味道不对,还是带上防毒面具吧,瘴气太重了。”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9:23:00 +0800 CST  
果然是猫么?哈哈哈哈…………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1 19:43:00 +0800 CST  
汗呀,人家是纯洁的男男关系。。。XDD~~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2 10:57:00 +0800 CST  





楼主 花随彼岸  发布于 2011-11-02 11:32:00 +0800 CST  

楼主:花随彼岸

字数:42457

发表时间:2011-11-01 03: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2 16:40:11 +0800 CST

评论数:56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