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火慢炖】左右(必黑花,必有肉肉,必HE)

一楼给度娘插三根香

在写的文章怎么也没有黑花来的顺啊~
短肥肉之后 第二弹好好搞起来嘤嘤嘤嘤~
米娜多捧场~
争取一会接着精虫上脑 哦也 》《节操满载。

ps 拍鸡蛋请轻 不要掉落蛋壳 (飘过谢谢横幅)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2 19:53:00 +0800 CST  

四月的天还没开始热,温度正叫人昏昏欲睡,有些植物却绿了起来,看起来一片生机。解语花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完,就开始望着窗外喝着茶发呆。
自己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了。
一想起来这个人的一身墨黑和痞痞的样子就一身邪火没地方发,可是,又想到那人在床榻上温柔的样子,自己都没注意到连着耳朵的雪颈已经一片粉红。
你是傻了么?解语花,大春天的真的跟着发春了!
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解语花整整衣服朝门口走过去,反正也没事,去看看吴邪也好,这家伙不管是谁,都一股脑的先迎进门再说,怎么也能让自己有点生气劲儿。
不知道为什么,周围明明是春暖花开的好天气,自己却死气沉沉的。解语花有些自恼的拿出粉色的手机,0条消息,连一个电话信息也没有!自从上次回来直接抱自己抱了一夜,两天没下床,还没等他醒来就走了,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可刚要骂出来的脏话却生生被咽下去,解语花驻足苦笑。两个人什么约定也没有,自己干嘛要像个怨妇一样扎小人,又不是没有爽到,一批倒斗的,还能求什么?
求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求一生一世么?别傻了,解语花,别跟傻子一样。
解语花一路走,一路皱眉摇头,走走停停,自己却一点也没意识到,从宾馆到吴邪那里不到30分钟的路,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最后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痞笑,那个人在耳边的喃呢。
可恶,难道真的是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么。
好不容易挪到了吴邪小店儿的门口,还没等解语花敲开门,屋里就一通叮叮当当。
“张起灵!这个不是这样弄的!”吴邪有些崩溃的叫着那个闷王的大名,透着关着的门都听得一清二楚的。“我跟你说,这布是拿来擦宝贝的!”屋里的吴邪有些气急的抢过沾过菜汤的布,后来又有点后悔的嘀嘀咕咕“小哥你都弄脏了,怎么擦宝贝们啊……”解语花门口听得直发笑,指不定小无邪又找到什么破布当个宝贝了,身边守着个全能选手,张起灵还能看不出哪个好那个渣么?
可刚要推开门手还没扶到门把上,就听屋里传出细细的呻吟,吴邪嗯嗯啊啊的声音有些露出门缝。解语花一下子从脖子根红到头顶,这两个人,一点节制都没有,大白天的,跟自家店里上演限制级。
“嗯……小……小哥!你干嘛!”刚恩啊两声,就一下子叫了出来,解语花心想:你们两个够了。“上楼……”闷王终于在解语花崩溃之前说了句话,好让他知道吴邪不是一个人跟屋里较色扮演。“上……上楼干嘛啊!”小无邪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又变成熟悉的嘀嘀咕咕,却比平时多了些甜蜜的味道。“擦宝贝……”
此话一出,解语花再也忍不住笑,干脆转身离开大笑,正好也给这两个人一片安静。只不过,还没怎么乐,一些类似心酸的感觉就缠上心头。要是那人,也能这样天天陪着自己就好了,哪怕说话随便点,哪怕想来就来,哪怕……他不是真的喜欢。你真是无可救药了。解语花最终对自己的心举了白旗,一个人在杭州四月的下午,又挪步回了自己住的旅馆,只是这一路花的时间,比来的还长。当然,想的,还是那人。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2 19:53:00 +0800 CST  
跪 不知不觉瓶邪一下了.补回来一定 掩面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2 19:55:00 +0800 CST  

和每一个夜晚一样,解语花一个人躺在偌大的床上,盖到胸口的被子外面,手臂的温度一点点下降,却毫不在意的睡着了,结果半夜醒来喝水就发现鼻子开始堵了。还没怎么保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直接头痛流鼻涕整个人摊在床上了。
春天感冒是最让人难受的,连着温度的刺激一睡就睡了一天,连药也没吃。半梦半醒之间,还从床头柜上拿出来手机,强睁着眼睛看屏幕,0条消息。
不知道是因为生病还是积蓄够长时间,解语花一时间借着感冒低烧的劲咬咬牙拨通了黑瞎子的电话。
“嘀……嘀……”混蛋,怎么小爷给你打电话你还敢不接!解语花陷在床上越想越心烦,好看的眉也揪成一团,闭上眼睛,映出来的全是那人的身影。“嘀……喂,花儿爷?”
解语花应该也听见自己心脏加快跳动的声音了,日思夜想的声音炸在耳边的感觉让解语花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平时那个落落大方甚至有些冷漠的自己,全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嗯……”只能这样勉强回答。
“怎么了~花儿爷~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黑瞎子刚才一抹的惊讶一带而过,平时那痞人痞样显露无疑。“是不是……想我了啊~”
“滚!”解语花慌乱的闭上眼睛,甚至紧张的用手捂住嘴,不叫他胡乱吐字。“呵……那……花儿爷是有事吗?”幸好自己平时就是这样对他的,听到黑瞎子还是那样的嘻嘻哈哈,自己才安了心,嘴边的手从抿的鲜红的嘴边移到胸口。
解语花没注意到,那个人的一句话,一个反应都牵着自己的心弦,那份悸动的感觉反复侵蚀自己。
“……没,你……”解语花真后悔没想好怎么回答就打了电话,还感着冒,脑袋疼得好像要爆炸一样。可是还没等解语花想好要问什么,电话那头清清楚楚的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呦~黑爷还在呢啊~昨天怎么样啊~尽兴么~”

解语花不知道自己怎么挂断了电话,只记得自己胸口好像被撕开了一样,疼得喘不过气。一下下的拆了手机,脑袋里还是回荡着那句:“昨天怎么样啊~尽兴么~”抬着无力的手,握着零碎的手机部件,攥得手里快沁出血,解语花感受得到,心脏周边被腐蚀一样的疼痛盖过了手。
都叫你别做傻子,喜欢上这么危险的人,你竟然都不吱声的默认它扩散。他只是正好缺个床伴而已,反正他不是也一呼成群的人等着,你怎么就是那不一样的那个了。痴痴地笑了两声,眼睛里的咸涩液体就倾泻而出,满了整张秀气的脸。
夜色渐深,半梦半醒间的解语花还有些无神的盯着窗户外面的半月。脑袋早就疼得麻木了,感觉得到体温一路攀升,自己却自暴自弃似的不去喝水吃药,眼睛也肿胀的酸疼。你这样值得么?解语花问了自己很久,可是可悲的是,自己的回答竟然是,我不后悔。
想再睁开眼睛,可是却疲惫的想逃,解语花不知不觉中合上湿润的双眼,狼狈的睡着。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2 21:17:00 +0800 CST  
跪 露珠君的本本放在学校了 最新的两节也在里面 考试的疼坎比大姨妈啊 等我拿回本本就贴文 握拳 谢谢妹子们支持 洒泪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6 14:42:00 +0800 CST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解语花几次想睁开眼睛,眼皮却沉得像千斤般重,无能为力。周围没有一点声音,叫解语花有点想问那个愚蠢的问题:我是不是死了。可是,还没等自己开始问自己,门口传来的声音就叫思绪一乱。
“让我进去下呗~”这吊儿郎当的声音还能是谁?解语花只觉得自己无力,那电话里的情况都那么明白了,现在回来,无非是想留住你这个床伴,不可能是什么爱情的力量的,别傻了。可是,自己还是那么高兴,一直钝痛的心自从听到他的声音开始,竟也跳动的平稳。只不过终究烧的温度太高,解语花还没等看见来人,就晕晕乎乎的睡过去了。
“黑爷,对不住,花儿爷说了,今儿阎王老子来索命也要等他睡够了,况且爷他还病着,您……”门口的彪形大汉倒也吐字圆润,强调客气,可黑瞎子只是痞笑的看着两人,丝毫没有退后的意思,自己大老远连夜赶来,进不去算怎么回事,尤其是,在他突兀的挂断电话之后。他绝对听见那女人说的话了,可恶。
“今天我一定要见到他。”黑瞎子提起嘴角,笑的凌冽而阴狠,没了往日无所谓的样子。这架势吓得两个保镖直夹尾巴,不知不觉就让出一个身子的地方。而瞎子一点也没客气,一个侧身就进了门,顺便还把门反锁上了。
这空荡荡的房间,瞎子一眼就瞧见了解语花。
修长匀称的身形即使包着被子也能看见可人的轮廓,一张清秀的脸被染得潮红,娇人的嘴微张,随着一起一落的微动,呼气吸气。只是,那有些红肿的双眼还噙着泪,额头晶莹的一层薄汗和伸出一只在外面的藕臂,都叫人心疼不已。再走上前两三步,黑瞎子一低头就看见地上散落的手机零件,就像一颗碎掉的心。
“唔……”躺在床上的人突然呻吟出声,带着一丝忍耐和痛苦,“渴……”听见解语花的需要,黑瞎子起身给就给拿了杯水送到解语花嘴边。连着喝了三大口水,解语花脸上的潮红才褪去一点,迷离的看着眼前给自己送水的人。“瞎……瞎子?”解语花分不清眼前看到的是真的那人还是在眼前重复了将近两天的幻象,喃喃的叫着黑瞎子的名字。“花儿爷……”瞎子哪受得了解语花现在的样子,因为发烧而迷糊的样子可爱的让他想咬一口,嘴里还叫着自己的名字,欲望直冲下体,还没多想就吻上去。
“唔……嗯!”本来想躺下身睡觉的解语花突然被捉住嘴唇,同样的湿热在自己的口中来回舔弄,一个机灵醒了个彻底。借着有些幽暗的月光,眼前的人让解语花惊得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由着他吻,愈发沉沦下去。
因为发烧而略高于正常的温度撩拨的瞎子也跟着浑身燥热,何况嘴里还含着解语花香甜的唇舌,就势把手伸到松散的睡衣里,一把抓住了解语花细腻的后背不断抚弄。
“嗯……啊……”就不住爱抚的解语花迷迷糊糊的吐露着呻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只是眼前的人只要一触碰自己的身体,顿时就失了方位,不知所措,解语花讨厌这样的自己。“花儿……舒服么?”黑瞎子一边放下怀里的人,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将赤裸的上身贴上解语花炙热的身体。
舒服……这词一下让解语花冲上脑袋的兴致退散下去。
“昨天怎么样啊?尽兴么?”解语花脑袋里突然蹦出这句话。胸口好疼,眼前的男人,抱了别的女人。解语花虽然明白自己跟黑瞎子从没有什么诺言,可自己的失落还是提醒着自己,你喜欢他,可是,他不喜欢你。
“走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身上的人推开,疼痛散的整个胸膛都是。还没等瞎子缓过神来,就听见了解语花冷漠的声音:“出去……”。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7 13:17:00 +0800 CST  
嘤嘤嘤嘤 终于回来了~说好的贴文来了~~~
下午还有课
先撤了~~~
谢谢妹子们支持~~~晚上再来直播ba~
dalalala~~~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7 13:19:00 +0800 CST  

这声带着些许颤抖的命令在空气中消散了很久也不见黑瞎子有什么动作,气急的解语花只能看向那个让他落得现在这般狼狈的人。还是那个样子,黑色的发丝,黑色的眼镜,黑色的衣服,还有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痞气样子。突然之间,解语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自己平时那副意气风发的样子早就被磨蚀殆尽,只留的眼睛中一片死寂。麻木的张嘴,闭上发涩的双眸,又重复一遍自己的命令,无力的挣扎。“出去……”
“怎么……花儿爷不想我么?”这次身边的人倒是给了回应,可是,听起来却如此可笑。
想念,这东西到底管什么用,又值几个钱呢。细长的眉拧在一起,解语花的头更疼了。
就算想念是副良剂,也治不了爱你这个恶疾。
两个男人,一个成天混在斗里玩命,一个还背着一个家族的兴衰,不过是酒桌上相识,床堤间为伴罢了,怎么算得认真?认真又有什么用?他还不是有其他玩伴,留你一人孤自盘旋,喜欢上有什么用?
解语花死命的劝解自己,堂堂解家掌门,怎么能败给一个男人,还是在感情上。残喘的自尊拉着仅剩的意识,解语花强撑着望向男人,淡淡的吐出一句:“我不想你。”可心却因为违背了自己,被打的生疼。
“呵……是嘛……”黑瞎子一点也不失望的样子看的解语花更明白了什么。
你们只是床伴而已,想不想的有什么重要。可是,越是这么劝自己,这么告诉自己,解语花越感到胸腔里痛苦的扩散。你陷得还真是深,你个笨蛋,呵呵。可是还没等自己嘲笑够自己,解语花一下就被按倒在偌大的双人床上。本来就发烧在疼得头收到这么猛烈地震动,解语花感觉它要脱离自己的身体一样,不由得一声叫了出来:“唔……”。可是这本来正常的反应,却因为还在的鼻音,显得那么柔媚,听得身上人下体一热。
“花儿爷……你就嘴硬吧……”黑眼镜含笑吻上散开睡衣下的一片玉白肌肤,湿热的味蕾惹得身下解语花反应不过来的跟着呻吟起来:“嗯……哈……停……”,双腿也开始蜷缩,可是一动却直接顶上了黑瞎子下身的火热,让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身体一震。
“哈……花儿爷很着急嘛……”报复似的,黑瞎子抬手按在解语花胸前的嫣红上。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8 23:22:00 +0800 CST  
“啊……啊嗯……放……放开……”也许往日他早就被男人的动作撩拨的失去理智,可是今天不管动作怎么暧昧,亲吻怎么热烈,思绪里的那句:“黑爷,昨晚怎么样?尽兴么?”一直都淹没不了,像是带着棱角的一块石头在心上滚来滚去,扎的那里鲜血淋漓。
如果你把我当做床伴,我不在意,因为我喜欢你,这就够了。也是因为喜欢,我无法与别人共享你。解语花顶着发烧的难受,还扛着身上人的撩拨,觉得自己都快死了,可是无论如何,今天他都不能顺从下去,身体不让,心里不许,一股悲凉的感觉充斥身体,和情欲水乳相融。
“滚……啊……滚开……啊哈……”抗拒不了这种煎熬,解语花抬起颤抖的双手,支在两人之间,抗拒着男人火热的胸膛,却不想这抗拒在他眼里只是欲拒还迎。
黑瞎子眼色一沉,猛地一只大手握住解语花纤细的腕子放在他的头顶,湿热的嘴唇发狠的贴上那让他口渴的樱唇。“唔!唔……唔……哼……”不同于往日的强迫,似乎今天还透着一些生气,黑瞎子双腿向两边一顶,身下的解语花已经对这他敞开了双腿。“唔唔……呜……嗯……嗯……”衔着樱唇的嘴中湿热的舌扫着解语花的口腔,身下人鼻中哼出的音调让黑瞎子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燥热。“花儿爷……你好香……”移开马上就要窒息的口,黑瞎子有些迷恋的靠在解语花的颈边,喃喃的赞叹着身下人的魅力,手上也没闲着的拨弄两点粉红,又引得解语花扭动两下,嘴里大口喘着气。“恩……不要……那里……啊……”
他应该不记得我是谁吧,我是谁呢?解语花看着身上低头注视着自己的男人,长时间的热吻已经让脑袋里仅存的理智和胸腔中的空气都消耗殆尽,只能迷离的抬头看男人邪气的眉眼。他是不是能记得我陪他呢,是不是也爱上我了呢?这幅身子是不是也能让他说出舒服的话呢?解语花有些痴痴的笑,要是他也喜欢我就好了。想到这里,心里揪得一疼,湿润的眼角也挤出泪水顺着微红脸庞留下。“呵呵……”一时间竟混乱的干笑出来。
真可惜,真可惜你们都是男人,而且他爱女人。
解语花有些任命的盯着邪笑的男人,抬起无力的手抚上他的脸颊,似乎这一下触碰就能传达对他积累这么久的感觉。
真好,现在还能感受到你。
黑瞎子放开按住的手腕,伸手抚上解语花净白的巴掌脸,情不自禁的探身下去又一次吻住,只不过这次只是唇齿的磨蹭,试探的浅吻,温柔的让人想流泪。
就算这是假的也值了吧……就算他是玩玩也好……被温柔触碰的部分都像是着火是的发热,让自己的下身都起了反应,微微的抬起头来。解语花故意忘记女人那句充满挑逗的问句,那句让他心痛一整天的问句,认真的回吻住黑瞎子斯磨的唇瓣。
怎么办,我还是不得不原谅你,因为我爱你啊。自己还真是可悲,解语花求欢似的微微扭动下体,隔着睡裤的部分顶着上身人坚硬的火热,让两个人都舒服的难以放开。“啊……恩……哈……恩……”自然的呻吟伴着止不住的泪,解语花双手渐渐环住黑瞎子的颈子,呼着热气不停的啄吻着他,甚至有些出神的伸出粉嫩的舌头舔吻男人突起的喉结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8 23:22:00 +0800 CST  

“花儿……”被勾引的浑身泛火的黑瞎子一把抓住解语花的腰身,一上劲把身下洁白的身子翻了一个,只剩一副曲线有致的后背对着自己。没等解语花感受那灼人的视线,就感觉下身一凉,黑瞎子伸手褪去了最后那碍事的睡裤,露出解语花撩人的雪臀。“花儿爷今天这么淘气,是不是这里痒了?”语毕,解语花感觉下身一震,“啊啊啊……唔……哈……”躲避的动作看在黑眼镜眼里就是色情的扭动,伸手拦住向前的身体往后一拉,自己火热的地方又在身下人臀缝中的粉嫩上摩擦两下,刺激的解语花前端淅淅沥沥的滴出几滴液体,嘴里更是不受控制的轻吟:“别……那里……啊……恩……瞎子……”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8 23:22:00 +0800 CST  
露珠表示在床上更太容易昏睡过去了....
最近考试临近....
加上世界末日....
更新的速度一定会变慢的....><
我不是故意卡的!!!!真的!!!!别用西红柿打我啊啊啊啊

鸡蛋也不行........
不要.....啊......

我会尽量在世界末日之前让他们嗯哼一次的...........>< 我尽我最大力量......

现在露珠要就寝了..
谢谢妹子们等着;......
米娜桑
欧亚斯密~~~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18 23:24:00 +0800 CST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22 15:29:00 +0800 CST  

“花儿……花儿……花儿……”
听着熟悉而又眷恋的声音,解语花没有来得及多想,就进入沉睡的梦里。迷迷糊糊中被喂了水,感觉到有人帮自己清洗,想要问些什么,却无力的张不开嘴,只能任由那双温柔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移。
瞎子,那是你么?这样能被抱着,能被温柔的对待着,感觉好幸福……
解语花再醒来已经是凌晨5点了。天还没亮透,光照过窗帘进来是冷灰色,显的寂寞又清冷。抬眼看见的不是熟悉的屋里摆设,而是那人的喉结,锁骨和好看的嘴角,自己被死死的圈在他的怀抱里,却没有想象中的恶心。昨夜的疯狂都倾注回脑海,解语花不自觉的皱皱眉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明明知道他跟自己只是个笑话的关系,却那么下贱的让自己去撩拨他,是为了证明什么?他爱自己么?还是为了抹去别人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可是,昨天……自己根本疼得根本没法顾及自己啊……解语花,你真是蠢到家了……什么都没有改变,你只是想要被他抱而已,因为你爱他,你害怕,你怕他不爱你……
躺在黑瞎子的怀里,想了所有的可能,都不可能是他爱上自己,终于,解语花叹了口气,深深地把头埋在那人的胸膛,大口的呼吸,想要记住他味道一边的呼吸。眼泪却一点点浸在眼眶里,真是可悲,之前堂堂的解家少爷竟然为了个男人这样作践自己。
其实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在幻想。第一次这个人抱自己,就是喝多了的时候,偏偏之后自己没有反驳什么,他才一而再三的来找自己。往后的每一次,他来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一味的挑逗自己,然后就让自己找不到方向的沦丧在他的怀里,恐怕,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是自己一个人在爱他而已。没有消息,没有电话,突然的出现,又突然的消失,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幻想,在等待,为什么奢望他有什么回复呢……明明知道,那通电话,那句话自己肯定听见,可是却一句解释的话也没有……自己还能奢求什么呢……
躺在男人怀抱里的解语花叹了口气,故作轻松的抹掉眼角的湿露,可是新的温热却流出来覆盖上。过度运动的身体到处都是酸疼的感觉,解语花轻轻的从男人身旁离开,为他盖上半边被子,下决心之后,心里就被撕碎一样的疼。
是时候了,在走下去,解语花,你会亲手毁了你自己。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22 19:25:00 +0800 CST  
还好,还有昨晚,就当做怀念吧。扬起好看的嘴角,却止不住流淌的咸涩液体,那人的样子,被一点点模糊。
解语花看着熟睡的男人轻轻的张嘴,却不出声音的说:“我爱你……”
黎明的阳光终于把整个屋子照暖,可是这屋里却只剩一人孤独的睡着,颜色渐暖,温度渐冷。

解语花什么也没交代,谁也没知会,拿着自己几件干净的衣服,买了一张去海南的机票。既然心凉了,就让身体热起来吧。
到海南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了。做了那么久飞机不免有些疲惫,解语花一个人拖着行李箱,随便找了一间临海的小旅馆住下了。
海南还没有夏天的炙热,晚风吹来带着海洋的咸涩味道,解语花站在窗户前,眼眶被吹得沙红。
为什么,我走了这么远,你还是在我心里。看不见,还是出现在我眼里。黑瞎子,你会把我逼死吧。关上窗户,解语花把自己扔进标准的双人床。这里没有你的味道,这里没有关于你的一切,可是,我的脑袋还是拼命的想念,不想让我忘记你似的,反复想念。
再醒来的时候,是被电话叫醒的。解语花才发现自己和衣而卧,根本还是来时候的那副样子,连个澡都没洗。
还在想着自己一会要洗个澡出去走走,看见来电显示脑海里瞬间变得一片空白:“来电:黑瞎子”
这算是什么?为什么我决定离开,反而你懂得挽留。为什么决定不爱了,才知道联络。呆呆的看了几眼一闪一闪的电话,解语花轻轻的按了红色的挂断键。知道我那么不要脸的喜欢过,而就是因为那样喜欢过,才知道现在应该给自己留下为数不多的自尊。按下关机键,把手机扔到包里,解语花走进浴室,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又一次泪流满面。
我知道,离开会是个漫长的过程,可是我必须这样做。因为你不爱我。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22 19:25:00 +0800 CST  
接下来.....为花儿爷报仇......><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22 19:27:00 +0800 CST  

黑瞎子死也没想到那心中日思夜想的花儿爷会主动打电话给他,接起的前一秒他还在想是不是吴邪故意这么做的,可是电话那头的声线却一下让他觉得像是在做梦。不愧是花魁出身,连叫自己名字都这么好听,黑瞎子扬起痞气的笑。
忍不住去逗逗他,他却还是那样,冷冷淡淡。刚要问问有什么事情,这下好了,自己的线人过来添乱了。她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没错,可惜了他黑瞎子心里只有解语花一个。仗着自己还靠她得消息,不知死活的朝着电话喊了那句话:“昨晚还尽兴么~”还没等解释什么,那边就传来了单调的忙音。
找急忙慌的赶回解家,却被门口的人拦在门外。那种前所未有的心慌让他这个常出没斗里的人知道了什么叫害怕,他害怕花儿爷不理他,害怕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被否决,尽管每一次都是自己半胁迫的完成。
圈里人都知道自己是个好说话的人,起码,在面子上没有急过。这两个把门的,自己还是经常见到的,只是这次那段忙音让自己的心里慌得停不了,竟然冲着两个无关的人发了狠。
无奈自己变成这样子,都是房里那冷淡的人造就的。黑瞎子推门进去的时候,只看见那平时一脸坚强,偶尔还自信满满的人蜷缩在杯子里,好看的身形都挡不住的被被子勾勒。走进了刚想说什么,却发现他早就睡着了。一瞬间,黑瞎子还嘲笑了自己,他堂堂解家当家的,怎么会因为那句话而吃醋。可转身靠近,就看见那白皙俊美的脸早就湿了眼眶,眼周被泪水渍的发红,双唇微张,小口小口的呼着气,凌乱的黑发反而美的跟平日不太一样,别有一番风韵,小臂露在外面一节,修长的手指微微蜷起,竟觉得可爱。
他是,刚才哭过了吧。黑瞎子不敢妄下评论,毕竟每一次的见面都是自己硬闯,每一次的缠绵都是他硬上。说好听是努力争取,说不好听了,一直是解家少爷让着自己。可是一步上前看见的那碎的成块的粉色手机,却一下扎在他心脏上,疼得瞎子倒吸一口凉气。
看样子,花儿爷是生气了,可是,他现在睡着,瞎子根本不忍心叫醒他,解释自己的误会。刚要转身离开找个地方窝一宿等明天解释,就听见床上的人喃呢着渴。赶紧倒了水端上去,却发现怀里的人正看着自己,一脸不能相信的看着他。
迷糊的叫自己的名字,心里的那份冲动掩盖了理智,低头吻住微启的红唇不愿放开,却感觉到花儿爷的抵抗。本还以为是和长日一样的那种欲拒还迎,可是却没想到花儿爷突然推开自己。嘴里说着不想自己,可是黑瞎子知道,那被拆的粉碎的手机就代表了什么。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22 23:32:00 +0800 CST  
不放弃的再一次抚上诱人的那副身体,吻着那张倔强的嘴,瞎子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只剩下满心的喜欢。
细碎的呻吟和冗长的喘息,黑瞎子知道他中了解语花的毒。反复吻着他,却觉得还是不够,竟然伸出舌头舔弄他突起的粉红。没过多久,解语花就摇着自己的身体,像往常一样,沉沦在两人的情欲之中。可是,这次的解语花从头到尾没有给他看过自己崩溃的表情和正面的火热,只是异于往常的挑逗着黑瞎子的神经。
如丝的呻吟和诱人的要求,瞎子完全听命于怀中的人,只是一点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忘记了去解释那句话的原因和那人的事情。
疯狂之后,解语花终于被自己扳过身子,可瞎子却被那满脸水痕和嘴唇上的鲜红惊得不知所措。第一个就是反应他受伤了。赶快放平已经累得晕过去的身体,轻抬起两条腿,之间的粉嫩正吐着自己的东西,闲的格外魅惑,只有一丝丝的鲜红缠在其中。果然有点过分了,瞎子知道自己的反应太大了,可是却忘不了刚才人的一举一动。
双手抱着爱人,去浴室将身体替他清洗干净。见人还是不醒,黑瞎子才发现花儿爷是在发烧。咒骂着自己的疏忽大意,赶紧找了温水将抽屉里的感冒药喂进嘴里,才关上床头昏暗的小灯,抱着心疼的人睡过去。
夜里几次起来都是给花儿爷喂水,一直忙活到将近3点才入睡,却从不放开那白皙的身体,紧抱在怀里。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22 23:32:00 +0800 CST  
困爆了....今天算是告一段落了`~`明日再来一发`~`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22 23:32:00 +0800 CST  
卤煮不是故以的啊( ̄(工) ̄)考试周了嘛...没听过课的露珠表示要好好看看了啊 被挂就不好了啊...大家也要加油(弱弱的)我回来会炖红烧肉的..z.(=゚ω゚)ノ表怪我悠悠悠〜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30 10:14:00 +0800 CST  
对不起啦米娜〜><电脑还跟宿舍类 我明天就把写完的部分粘上来 大家新年快乐(^ω^)〜会继续酸甜肉端上来〜

楼主 柚年柒QI  发布于 2012-12-31 22:38:00 +0800 CST  

楼主:柚年柒QI

字数:27195

发表时间:2012-12-13 03:5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11 16:40:52 +0800 CST

评论数:73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