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悔》(大修版)沙海邪重回盗墓邪的生活

你我青年相遇,承蒙时光不弃
2025,再来个十年之约怎么样?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19 16:53:00 +0800 CST  
这个是大修版的~上一个帖子我自己都看得惨不忍睹……文笔幼稚……
懒癌晚期……加上我今年高三。更新什么的尽量。
这个帖子会弥补上个帖子感情戏太少的遗憾
以上……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19 16:55:00 +0800 CST  
楔子
如果能重来,老子一定要把命运打趴下。这是吴邪最后一刻的想法。
吴邪,老九门吴家小太爷,在03年之前还是个不问世事的天真小奸商,03年以后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七星鲁王宫,西沙海底,秦岭神树,云顶天宫,蛇沼鬼城……
一次次的冒险,一团团的迷雾。数不清的阴谋,无数的生死的危机…………
用天真换得力量,靠费洛蒙博取先机,为了破坏所谓的命运,结束延续千年的阴谋,下了一个惊天大局。
无数天的推演,疯狂的决定,只为了胜利。
虽然惨胜,但是谁想到竟然还有一股势力……
这次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吴家小佛爷,失踪——
生死不明……
——TBC——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19 16:56:00 +0800 CST  
序:重生
“老板,老板,来客人了!!”吴邪被王盟推醒。
吴邪睁开眼睛一看,王盟??!
怎么回事,我记得我应该是死了……
等等……
吴邪看着眼前脸色焦急地人,有点惊悚。
他不可能是王盟!王盟这几年跟自己走南闯北,早已经喜怒不行于色,这个把想法完全表现在脸上的人,是王盟?!
骗鬼的吧!!
在吴邪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时,就看见王盟说的客人……
别的先不说,就那一颗亮闪闪的大金牙就让吴邪感觉有点胃痛。
就是这个人,大金牙。让自己开始被关注,哦,不对,应该说是“吴邪”被启用。
打发走了大金牙,吴邪陷入了沉思,刚刚问了王盟,今年是——2003年?!
2003年……为什么会是这个时间?自己应该是在上到长白山被人伏击的,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一个本应该在长白山区粉身碎骨的人会回到2003年?
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吴邪阖眼,是梦么?
不,应该不是。吴邪推翻了自己的推论。梦中的人没有这么清晰的思维,而且一般深处梦中的人总会感觉到一丝违和感。①
那么这里是青铜铃制造的幻境?好真实啊。吴邪把玩着不知何时拿到手里得刀。
若这是真的就好了……这是吴邪划开自己手掌时的想法。
“吴邪”的血与张家“张起灵”的血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张起灵”的血可以保证自己不会沉入青铜铃制造的环境。而“吴邪”的血可以保证陷入环境的“吴邪”醒来,即破妄。
破除妄想,回到清醒的现世。
红色的粘稠液体缓缓滴落。吴邪闭上了眼睛。
是不是幻境马上就可以知道了吧。
睁眼,四周的景物没有丝毫改变,地板上的血迹还在缓缓增加。
不是幻境啊,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吴邪起身去找角落里的医药箱。这种事情,只有“终极”可以做到了吧。毕竟当时是在长白山,大概已经进入“终极”的影响范围了。
时间回溯?平行世界?无论哪个,都有点庆幸。
庆幸自己有重来的机会,这一世,应该能够保住你们吧……
至于其他的后果,再说吧。这里不是沙海,我还有机会,不需要孤注一掷,只要保护好我在乎的,推翻命运,阴谋。
这时候,手机响了,三叔的短信——
九点鸡眼黄沙
过了一会,又来一条,龙脊背,速来。
啧。
吴邪交代了王盟,然后开着小金杯,向着吴三省哪里走去……
当吴邪到楼下就听见吴三省的声音:“臭小子,叫你快点,你他娘的墨迹个半天,现在来还有个屁用!!”
吴邪笑了笑,故意大声的回道:“不是吧三叔,好东西也留给我啊,你也买的太快了!”真好啊,三叔,你还在……
这时吴邪再次看见了那个穿着蓝色连帽衫的身影。
身上依旧是当年自己错过的龙脊背——黑金古刀呢。
当然也不排除这是吴三省故意拿来引诱张起灵的。
小哥,好久不见……
——TBC——
①: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反正我每次做梦的时候都有一点点违和感,好像潜意识里你知道这是梦。不过一般在梦中的人不会注意罢了。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19 16:56:00 +0800 CST  
第一章:
吴邪帮吴三省干完了活,随手泡了一杯咖啡。
吴邪没打算告诉吴三省有个大金牙来过,说真的,他这次连照片都没拍。
三叔,你会怎么办呢……吴邪看着手里温热的咖啡,默默想着。
总算是没让吴邪失望,不光没失望,还让吴邪兀自生出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吴三省打开电脑,调出一张图,对吴邪说:“大侄子,你来看看,这是我一个朋友发来的,好东西啊!!”
三叔,你这借口还可以在敷衍点么。吴邪失笑。不过若是没有以前的经历,这个借口确实是最简单最不惹人怀疑的。不愧是三叔,老狐狸果然不是白叫的。
“这是什么啊,三叔?”
吴三省盯着图片仔细的浏览,突然,“这,这是地图啊!!”吴三省惊讶的说。
“三叔,也许我是笨了点,可您真能从这**小的字里看出地图来?”
“你懂什么,这叫字画,就是把那地方详细的地理位置用文字写出来,这东西,如果是别人还真看不懂,幸亏你三叔我还有点阅历,这世界上,能看懂这玩意的除了我之外恐怕不超过10个人。”
看着吴三省沾沾自喜的样子,吴邪眼睑略微低垂,掩住了眸中的神色。
我也能看懂的啊……为了彻底捣毁汪家,把老九门从这个千年大局中解放出来,必须不断地下墓寻找线索,就像当年小哥那样,而这个,必备技能啊……
“哦,那上面是不是写着向左走然后向右走,看见前面大树向右拐,看见一口井然后钻下去?这样?”
吴三省叹了口“儒子不可教也,你的悟性这么差,看样子我们家到你这一代就玩完了。”
吴邪看他这个样子,这叹的真是真切,似乎是心里话,不由觉得好笑:“那你说是怎么样的?我爹又不教我,这东西又不是天生的”
吴三省得意的嘎嘎嘴,说到“这种字画,其实是种密码,他有严格的格式,只要把里面写的东西按照他的格式画出来,就是一幅完整的地图了,所有你不要小看这区区几个字的帛书,不知道里面的信息有多复杂,说不定连哪里用了多少块砖都标的很清楚。”
吴邪默叹了一口气,不就想让我去么,这么拐弯抹角……
“三叔,你也别掉我胃口了,这个墓,我也去!”
吴邪看着吴三省装做很为难的样子:“不行!!太危险了,你可是我们吴家的独苗苗!!”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玩这一套有意思么……
“三叔,你要是不让我去,别怪我告诉二叔你前一阵子又把二叔给我的补贴拿去下斗了。”
“**!臭小子,老子白疼你了!”
“是~你疼我疼到把我拴在树上~”
“……”吴三省突然有点词穷,这臭小子专戳自己弱处。
“去吧去吧去吧!给你张单子去准备准备。”
吴邪接过吴三省写好的单子,没走。
“臭小子还有什么事?”
只见吴邪缓缓张开了自己的左手,并把它伸到吴三省面前。
吴三省低头,嗯,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白皙的手掌,不错,养的挺好,不过……
“干什么?”
“拿钱啊。”吴邪回答的理直气壮,“你不会想让我掏钱吧。”
被吴邪理直气壮地回答噎了一下子的吴三省:“……”
“得得得,都说儿女是父母上辈子的债主,我以为不生就没事了,没想到好还是让你这个臭小子给摊上了。”
“拿去。”
吴邪接过吴三省递给自己的卡,笑嘻嘻的回答了一句:“那三叔,我走啦。”
“快滚。”
我的钱……吴三省感觉自己很心痛。
——TBC——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19 16:56:00 +0800 CST  
暂时这几章,慢慢来~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19 16:57:00 +0800 CST  
今晚来一发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20 09:28:00 +0800 CST  
第二章:
说实话其实吴邪一直是不相信命运这种东西的,他一直坚信努力就会改变。比如说上辈子他把汪家给掀了。
但是,当看到那个墨镜跟那一排闪亮亮的大白牙时,重生回来的吴邪第一次有了砍人的冲动。
MLGBD为什么黑瞎子会在这里?!说好的剧本呢?金手指呢?!
吴邪感觉心好累……
吴三省现在心里很难过。为什么黑瞎子会过来?!虽说南瞎北哑都来夹这次的喇嘛让人很有安全感,但是主动找上来的黑瞎子就让人惊吓了。小哥是自己找来的,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但是这个黑瞎子,这个黑瞎子!唉……自己还带着一个小白。
吴三省回头看看跟潘子聊得正欢的吴邪,突然有种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说不出来的苦憋感。
这特么什么世道!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而在另一边与潘子聊得“欢快”的吴邪也是感觉十分苦憋。
“小三爷,我跟你说你可一定要小心那个带着墨镜嘴上挂着贱笑的人。”潘子十分认真的叮嘱。
吴邪:……贱笑,简直了,***贴切。
“那家伙你别看没个正行,但是干我们这一行的哪有几个不心狠手辣的。”
吴邪:……你说的真对我竟无言以对……
“听说过‘南瞎北哑’吗?‘北哑’指的就是哑巴张,也就是这个背刀的小哥,‘南瞎’就是这个没正行的人,道上称黑瞎子。”
吴邪:……没正行……那天他要是正经八两的跟我说话我觉得我会被吓死……
“小三爷你是个弱……咳,反正你离他远点就对了。”
吴邪:……潘子其实你是想说我是个弱鸡是吧,是吧?是吧!
这时候吴三省找的向导来了。
吴邪随意的扫了一眼那个老头子,没在意,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那只名叫驴蛋蛋的狗上。
吴三省一拍请来的向导,“老爷子,下一程咱骑这狗吗,恐怕这狗够戗啊!”
‘不,“老爷子大笑。‘这狗是用来报信的,这最后一程啊,什么车都没,得做船,那狗会把那船带过来。”
“这狗,还会游泳?”
“游的可好咧,游的可好咧”老头子看着那狗,:“驴蛋蛋,去游一个看看。”
那狗还真有灵性,真跳到河里游了一圈。上来抖抖毛,就往吴邪这边走。
“现在还太早,那船工肯定还没开工,咱们先歇会儿,抽口烟。”
吴邪看见驴蛋蛋,笑了笑,人有的时候还比不上**。
等了一会,那船工乘着小船晃晃悠悠的来了。
因为多了个黑瞎子,所以最后是吴邪坐在最后,黑瞎子坐在吴邪身前。
再出发前,黑瞎子突然回头对吴邪笑道:“小三爷,请多指教啊~”
吴邪:……突然手痒怎么办,好像把眼前这个弄死。
要说吴邪为什么会有这种冲动,因为黑瞎子露出了他的大白牙。因为当初黑瞎子就是这么笑着对吴邪做出各种偷袭的。
进洞不一会,吴三省就和那老头聊上了,潘子和大奎的手都按在自己的刀上,一边和那几个人说笑,气氛看上去十分的融洽,其实每个人都不知道有多紧张。
就在这时,吴邪听见了衣料的摩擦声。
“三叔,看!”吴邪喊道。
“臭小你,靠!”吴三省刚想骂吴邪两句就被后面的场景弄得来了火气,“你奶奶的竟然坑老子!潘子,抓住他!”
原来是吴三省看见老头只有半个身子,冷不丁一看挺吓人,仔细一打量才发现原来上面有许多洞。
可惜潘子慢了一步,船跟老头子错开了。
就在吴三省恼怒不已的时候。
洞中传来幽幽的声音。
——TBC——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20 21:43:00 +0800 CST  
今晚还有一更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21 13:48:00 +0800 CST  
第三章:
洞中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有点蒙,当然,吴邪除外。
看着所有人如临大敌的模样,吴邪突然有点想笑。
正当潘子他们脑袋开始昏昏沉沉的时候,吴邪看到闷油瓶快速得把几个人踹了下去。
当张起灵走到自己眼前时,吴邪连忙摆摆手:“别别别,我就不用了。”
张起灵回眸打量了吴邪一眼,没有管他,自顾自的跳了下去。
既然人家不需要帮忙自己也不会上赶着冷脸贴热屁股。
吴邪看着纷纷落水的众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等下他们上来的时候自己打死都不要靠近他们,真脏。
这么想着,吴邪顺手从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小型腰包中摸出一管血红色的液体,以及一只小型注射器。小巧轻便,结实抗摔,不漏不掉,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啊。
吴邪默默地给小腰包点了个赞。然后红色液体抽到注射器里,再重新装进腰包里。
看着前方悬在洞顶的船家的半身,吴邪眼里闪过一丝幽光。
自作孽不可活。
把腰包扣好后,吴邪开始朝水里大喊:“你们要在水里待在几时啊?再不上来不等了啊。”
过了半响,没有任何声音。
怎么回事?吴邪蹙眉。人都去哪里了?明明刚才还能看见他们在水下掀起的波纹和吐出的气泡。
看着眼前浑浊一片泛着幽光得水,吴邪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尝试。
上辈子杀人太多了,每次杀完都要吐上好一会,因为血腥味,也因为自己变成了那种人呢。
每次小花都拍拍自己的背,递给自己一杯清茶。
同时还会念叨着:“明明白一点都不适应,为什么这么坚持,这种事交给我们就好了啊……”
每每听到这里,吴邪只能苦笑。
这根本不是我愿不愿意的事啊。而是现在的我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到了后来,干净的小三爷变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吴小佛爷。虽然不会再吐,但是却有了很严重的洁癖。
也许是自欺欺人吧,仿佛这样自己才能找到一点当年天真无邪的影子。
这次重生,吴邪把自己的洁癖或者说是强迫症也带了回来,所以现在看见这河,吴邪是真心不想下去。
可是不下去怎么办?难道自己跟他们错开?
正当吴邪准备舍生下水的时候,突然炸开一片水花。落水的众人纷纷冒头。
“三叔?你们去哪了?”吴邪看着气喘吁吁的众人问道。
“特,特奶奶的,别提了。这里没什么东西吧。”吴三省抹了一把脸。
“东西?那边。”吴邪朝着船工的尸体抬了抬下巴。
“那是什么?”吴三省说着就往船上爬。
抬头一看,哎呦。早有两个人捷足先登了。
张起灵走到船头去仔细观察那个尸蹩。而黑瞎子……
“小三爷,有纸么?”黑瞎子幽幽地问。
吴邪看着眼前黑瞎子的新造型,有点憋不住笑,从而弄得自己神色扭曲。
眼前的黑瞎子一身皮衣,水珠不停地滑落,但是头发软趴趴的趴在脑门上,墨镜也有点歪。真是……
黑瞎子看着神色扭曲的吴邪,开口:“小三爷你想笑就笑吧。”
他其实也知道自己造型不怎么样,不过其他人不见得比自己强多少吧。
“哈哈哈……不好意思……”吴邪一边笑一边给黑瞎子掏纸。
明明也见过他的狼狈样,可就至此感觉自己根本停不下来怎么破。
把纸给黑瞎子后,吴邪顺便也给其他人分了点。
潘子接过纸,打量了一下吴邪,又瞅了瞅自己。对着吴三省开口:“三爷,平常我还没啥感觉,怎么今天跟小三爷一比感觉特别不是滋味呢。”
可不是,平常大家下斗都只求保命,那还顾得上干净埋汰。今天有了吴邪一对比,真是…啧啧啧。
果然,人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吴邪听了一笑。其他人一琢磨。可不是嘛,斗还没开始下就落得这么狼狈,还赶不上一个菜鸟。
没有在乎别人的心理活动,吴邪正了正神色。
“三叔,你们刚刚在水下遇到了什么?”
听到这里,吴三省正了正神色。毕竟刚刚的事情可一点都不好玩。
“刚才我们不是被踢下水了么。刚想浮上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巨大的黑影。”
“巨大的黑影?”吴邪喃喃道。
巨大的黑影……上辈子好像是有个巨大的黑影游了过去。虽然过了很久记忆有些模糊,但是吴邪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那是自己当年第一次出来冒险。自然与记忆会深刻一点。
不过当年的黑影好像是在船上看到的,算算时间也的确差不多了。当年的推断是一大群尸蹩,现在……
“三叔。你看清那是什么了么?”吴邪问
吴三省仔细想了想,开口:“虽然当时在水下视线受阻,光线也有些昏暗,但是,怎么说呢。那个东西感觉有些像……嗯……蛇?”
吴三省仔细想了想定下一个词。
吴邪蹙眉。
这种地方会有蛇?别的不说,一般的蛇也奈何不了前方的尸蹩吧……
这边吴三省继续说道:“因为突然出现那个影子,所以我们才没上去。”
吴邪想了想,暂时没什么头绪。不如暂时把这件事放到一边。
另一边的张起灵已经弄到了一个尸蹩。
“啧啧啧,就是这个东西弄得我们这么狼狈?”黑瞎子抹了两把头上的水。看着尸蹩感叹道。
“*,就这一个虫子!”大奎说着就要上前弄死它,好像与它有什么深仇大恨。
黑瞎子笑着朝吴三省看去。
吴三省被黑瞎子盯得有点发麻。
“你小子!现在来扯这**玩意来了,早怎么不见你呢!妈的下次再带你来活该我被粽子吃掉!”
吴三省有点恼。妈的这出师未捷名先没啊!怎么就带了这么个丢人玩意来。老脸都丢尽了。
你说你刚刚被那个‘蛇’吓得差点溺水,现在到来逞英雄了?!
吴邪看着眼前笑笑闹闹的众人没有理会。走到张起灵身前。
“小哥,你说前面会有什么?”
张起灵奇怪地看了吴邪一眼。
“不知道。”
吴邪没有在意张起灵的冷淡,看着眼前一个个白玉棺材。仿佛漫不经心但又刻意压低声音问:“那么……你们愈合伤口要多久呢……”
张起灵的眼神犀利,像是一把即将出世的宝剑,锋利,冷冽。
但是眼前的人显然是不在意。还兴致勃勃的研究着身旁的玉棺。
没办法,这种事真的不好说出口。毕竟自己的体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想了想毕竟自己当初还有个半吊子麒麟血,多少能在张起灵身上找到点共同之处吧。
“看前面!”正当吴邪两人气氛开始冷凝时,一声惊呼唤回了两人的注意。
——TBC——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21 21:21:00 +0800 CST  
本来打算明天更新,不过还是改为今天吧……晚上。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22 15:09:00 +0800 CST  
第四章:
“我去……”吴邪把背包一扔,整个人在床上呈大字。
旁边依旧是闷油瓶张起灵。
在水道洞的那段经历真是不想再提了。
本来就有洁癖结果还让那玩意趴在自己背上带了出去。心里阴影真是无法计算啊……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千年女粽子下跪。随便找个人带出去不就完了。
结果也不知道张起灵跟她交流的什么。
就见张起灵神色古怪的回头打量了吴邪。看的吴邪有种毛毛的感觉。
就在吴邪摸着身上莫名而起的鸡皮疙瘩的时候,张起灵给黑瞎子使了一个眼色……然后……
没有然后了……
吴邪晕了。被黑瞎子打晕的。
本来应该不会得逞的。但是一来好不容易回到他们身边心里就不自觉放松了。二来这个身体的素质还没提上去。
所以结果毫无悬念。
据潘子回忆当吴邪醒来知道自己是倒霉的那个人时脸都绿了。
看着自己旁边默默缠着绷带的张起灵。
吴邪想到了很多。
张起灵的身体因为麒麟血的缘故伤口愈合的很慢。但是相同的流血的速度也很慢。
张家人拥有极其漫长的寿命。就像是时间对待他们格外宽容。
可是,谁又知道,这种宽容在某些情况下又是何其残忍。
时间在他们身上被延长了。他们因此获得了长寿。同时长寿让他们获得了更多。
但是对于张起灵这种人来说。有时候可能宁愿不要这种能力吧。
放缓的时间让他们在重伤时有足够的时间接受治疗。因此他们的死亡时间也被无限拉长。
伤口愈合的慢,但是伤口带来的疼痛却不会因此停止。换而言之,正因为这样他们要接受比常人更多的痛苦。
吴邪自己在家做过实验。
在吴三省准备的时候他在手上割了两道小口子。
第一次割的口子恢复很慢。第二次却是正常速度。也许因为自己的麒麟血是个半吊子?
吴邪考虑过。不过这次许不能以‘吴邪’的身份陪他们走过这一路。
不过也无所谓了……
毕竟自己求得只是他们安好。
……
吴邪看了看到手的东西。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么……
吴邪知道自己的重生是‘终极’搞的鬼。
终极也曾给自己发过信息,会找另一个“吴邪”来代替自己。这个吴邪就只能是沿着原来剧情走的人。
而吴邪自己存在的痕迹也会被掩盖。
他只能自己再找一个身份。
不过吴邪知道。
“终极”制造代替自己的人需要时间,而这段时间,就是自己的机会。
——TBC——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24 12:26:00 +0800 CST  
今晚9.30点左右更新 最早不到10点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26 19:37:00 +0800 CST  
后面所有文章来自过去的吴邪称为关根,终极弄出来的称为吴邪。
——————————————————————————————
第六章:
黑瞎子看着眼前静静喝水的关根,感觉自己有点猜不透。
关于这个人到底是谁黑瞎子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点底。
但是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虽然黑瞎子已经练就了一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力。
但是眼前的人不按常理出牌啊!
莫名其妙的找来,然后又兀自发呆。搞得自己根本不知道他的目的。
关根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就看见黑瞎子脸上的笑好像有些挂不住了。
仔细一考虑,关根发现自己知道了原因。
毕竟自己来了之后就一直走神,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黑瞎子有些摸不着头脑吧。
“咳咳,”关根清了清嗓子,开口,“黑瞎子。”
“什么?”
“我来时想请你帮忙下个斗。”关根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
“下斗?”黑瞎子听到这里抬了抬头,“瞎子我可是很贵的,关爷你……”
“钱不是问题。”关根打断了黑瞎子的话。
“我想请你保护我,这次下斗。”
“哈?”黑瞎子有点懵。
没搞错吧?近来道上声明鹤起关根要自己保护?这玩笑开得有点大……
“哎呦,关爷怎么会需要我保护?”黑瞎子半是试探半是好奇。
关根苦笑了一下。
确实,这件事确实很奇怪,一个在道上有名的人怎么会需要人保护。
但是关根不一样。他的身体根本就是个二世祖的身体。虽然最近勤加锻炼,但是短时间根本取不到什么显著成效。
立竿见影是不可能的。
但是自己必须要为下到海底墓做准备。
虽然自己想办法和阿宁的公司合作,但是根本没有信任。
有的只不过是交易。就像当年吴三省做过的那样。
但是自己比三叔更加窘迫。
因为与吴三省相比,关根手里根本没有可用人。
所以一旦发生意外,自己就很危险了,更何况还要防止阿宁的人下闷棍。
黑瞎子虽然是吊儿郎当的,但是他的信誉有保障。
而且关根相信他。
“好吧。”黑瞎子点头,“这个活瞎子我纠接了。”
关根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这次要下的是一个海斗。”关根沉声道。
“海斗?”黑瞎子喃喃道。
“嗯。”关根点头,“具体的事宜明天我会找人给你送来。”
说罢,关根站起来,准备离开。
不过出门前,关根开口。
“这里……你还是尽快搬走吧……”
说完就离开了。
“什么意思?”黑瞎子不解。
只听见风中隐隐传来一句:“……风水不好……”
黑瞎子:……
——TBC——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26 21:24:00 +0800 CST  
这次真开学了,明天。
各位再见了~
——————————————————-————————
第七章:
黑瞎子坐在自己的小坡窝里看着关根送来的资料。
资料不厚,只有薄薄几页。
但是这份资料真的可以算上机密了。
首先就是猜测的墓的构造图。
剩下的就是出行计划以及可能遇见的事情。
黑瞎子扪心自问要是让他来准备是不可能把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都推测出来的。
向他们这种经常被人请去“夾喇嘛”的人。最擅长的不是制定计划。
他们这种人,最擅长的是——执行。
就好像出发前应该准备什么装备,最大限度的保障自己的生命。
在发生危险或者其他紧急情况时该怎么做。
或者,这种行为可以推测为,应激性。
与提前推测出各种情况的关根不同,黑瞎子这种人更倾向于解决。
所以遭遇危险到时候他们往往会比其他人更容易活下来。
“关根……嘿嘿……”黑瞎子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显得有些突兀。
这么人……真有趣啊。
与此同时——
“咦!”关根抖了抖。
“老板?”
“没事……”关根摇了摇头。
怎么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被什么盯上了。
——
“喔噢!”黑瞎子站在船上。
这个关根很厉害啊。
居然考察船都弄了出来,而且……
黑瞎子低头看着身上的装备。
这可是军用装备,一般人可搞不到。
“怎么样。”关根从另一边走来,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火的烟。
“不错啊,关爷。这东西都搞得来。”
关根笑了笑:“一会回来几个有意思的人。”
?黑瞎子有点疑惑。
有意思的人……
——
黑瞎子看着一个秃头跟小三爷先后走了上来,刚想回头问关根,结果发现这货抖得不行!
“喂!你……”
黑瞎子的手刚碰上关根,然后后者猛的一个抬头。
“哈哈哈……不行了,忍不住了,笑死我了!”
黑瞎子有点懵。
怎么个情况?
顺着关根的视线看过去。
原来那个张秃子正在跟小三爷说话。
“关爷,你笑什么呢~”
“不行了……”关根把手搭上黑瞎子的肩膀,黑瞎子反射想躲,但是被自己生生抑制了:“你看那个秃子……”
“什么?”
“你不觉得……那个秃子……有点眼熟!”
黑瞎子静默。抬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张秃子。
好像……是有一点……
张秃:……
——TBC——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8-29 22:54:00 +0800 CST  
冒个泡表示我还活着……
看看情况今晚更新(大概)
三周回家一次简直要死……
最近头疼……感冒了T_T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9-16 12:38:00 +0800 CST  
短小的一章。
与原著线不同,考据党慎入
——————————————————————————
第八章:
说真的,黑瞎子一开始其实是没打算来的。
主要是觉得关根这个人真的是很有意思。
假扮小三爷的时候,不管是吴三省还是潘子都没表现出任何不对劲,一副很熟悉的样子。
果真是老狐狸……
不过这种情况对方要不是真的小三爷,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吴三省他们跟他很熟!
就冲这一点,就觉得的很有意思啊。更何况这个人竟然让自己保护他。
不过最大的意外……还是眼前这个人吧……
——
黑瞎子感觉自己嘴角上的笑有点挂不住了。
**这个眼前笑的傻兮兮的人是哑巴?!
虽然这家伙缩骨了,然是怎么说两个人也曾经搭档了几次。像他们这种游走于黑暗的人,最擅长的就是细微观察。
一次两次不知道,多几次怎么着也该看出来。要是连这点观察力都没有,早就不知道死了几百次了吧。
“喂。”关根捣了捣旁边震惊不已的黑瞎子。
“别惊讶了。”关根开口,“墨镜都要挂不住了。”
黑瞎子听到这话下意识正了正挂在脸上墨镜。
嗯?
没歪?
黑瞎子疑惑。
关根看着黑瞎子一连串的动作笑的直不起腰。要不要这么震惊啊。
“咳咳。”关根轻咳一声,把话题引回去。
“你知道老九门吗?”
“老九门,知道一点,哑巴就是其中之一吧。”
“嗯。”关根抬头眺望着远处的海面。
阳光洒在湛蓝的海面上,带上了一丝梦幻的色彩。真是个讲故事的好时候。
“其实关于老九门,还有一个隐秘……”
老九门建立之初,其实是有一个原因的,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史上最大的盗墓活动,而是要延续到千年前。
张家的存在其实比人们能想到的时间更为久远。他们在在千年前就已经存在。
他们发现了‘终极’。
因为‘终极’的神秘力量,张家人决定时代守护它。因为这种力量是不能被外界知晓的。否则将不知道引发多大的灾难。
但是,一切都在千年前改变了……


——TBC——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09-17 00:09:00 +0800 CST  
今晚来一更……大概9点左右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10-04 17:45:00 +0800 CST  
第九章:
张家人在千年前就守护着“终极”。
最初,其实还是不想让世人发现这股力量。
这是不该存在于世的力量。
但是,人是贪婪的。经过几代传承,人们早已忘记了初衷。开始渴望这股力量。
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想尽办法终于找到了获得这种力量的方法。这种力量让他们可以活的比常人更久,但是与此共存的是记忆缺失,就是失魂症。
妄图掌控这股力量的张家人受到了反噬。从此之后,这股力量不再是张家人的憧憬,而是变成了责任。
责任,意味着必须。也意味着痛苦。
张家人准备毁掉这股力量。
但是事与愿违。
“终极”自身的应激性让它为了生存做了准备。
他把自己关于毁灭的弱点转移到了他人身上。
张家人失败了。
更糟糕的是,消息不知被谁走漏了出去,各大势力蠢蠢欲动。
张家人一边周旋,一边研制毁灭终极的办法。
终于,他们制造了血玉,但是还有一个条件。
那就是使用者必须是“终极”选中的人。
寻找的同时,张家与汪家就开始了斗争,但是中间出了一些问题,导致张家人不得不拿出九块血玉,找到其他八个可信赖的家族,堵
上一切,就为了胜利。

这持着血玉的九个家族就是现在的老九门。
然而这血玉是放在吴家第一继承者墓里,到吴邪爷爷那一代便封存了,毕竟他想把吴家漂白。
直到沙海计划吴邪拼上一切的时候查到了,不过现在除了老九门还有张汪两家,其他人未必能认出来吧,就像秀秀,她也不一定知道!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要的可不是这个……
吴邪抬头看着渐渐靠近的永兴岛……
一个胖胖的身影在眼前渐渐清晰,吴邪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无论未来多么艰难,至少现在我还有他们不是么……
——TBC——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10-04 19:12:00 +0800 CST  
明天晚上更新

楼主 落煜宇凡  发布于 2017-10-27 17:50:00 +0800 CST  

楼主:落煜宇凡

字数:35587

发表时间:2017-08-20 00:5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9-04 00:26:59 +0800 CST

评论数:25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