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与王冠(BL\/赛夏\/原著向)

“如果婚礼不能和加冕一同举行,那么我放弃王位。”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2 09:08:00 +0800 CST  
你好,这里蓝央_(:з」∠)_
欢迎勾搭,欢迎指正和提出修改意见
此文接动漫第二季结尾,大概中短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2 09:12:00 +0800 CST  
Zero[我身陷泥淖,我在沼泽中溃烂、沦陷]
河面上的大雾模糊了视线,只隐约显出一支小舟的轮廓。
小舟缓慢地顺着水流前行,所过之处白色的雾气迅速消散又很快的聚拢来,舟身在惨淡的月光的映照下在河面上投下一层极暗的影。
空荡荡的船头并无一人,小舟却的确是在朝前行驶,船的两侧泛起细小的涟漪,一圈一圈荡漾开去。
舟中躺着一个俊美异常的少年,脸部轮廓如同雕像一般完美分明,此刻似乎是睡着了,浓密的睫毛覆盖下来,历历可数。
少年身上散落着白色的玫瑰花朵,一些玫瑰的花瓣已经破碎,无端产生一种诡异的美感。而他穿着的衣服如同被夜色渲染, 沉淀成纯净的黑色,黑色与白色形成强烈的反差,却没有令人产生丝毫突兀之感,就像是纯白的黑。
少年清俊修长的手指搭在身上,睡颜安稳而平和,始终没有睁开双眼。
安静得,如同死在了自己的梦中。
小舟依旧朝前行驶,大雾仍然久漫不散,有乌鸦长鸣着飞过,撕裂这死一般的寂静,尖锐的叫声惨烈得如一首沉重而又冗长的安魂曲。
所有的这一切,都像是一场安静却井然有序的葬礼。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2 09:14:00 +0800 CST  
One[这一次是你走向了我,所以我和你,都无处可逃]
他再次见到他,是在一幢楼的顶层。
远处的大本钟敲响了四点的报时,有黑色的鸟在钟楼上方盘旋,柔软的羽翼划破絮状的流云,天空变得支离破碎,阳光却温暖的投掷下来,空洞如一个巨大的骗局。
少年被包围在这样的阳光之中,周身被镀上一层毛绒绒的金黄色,宽大的蓝白条纹病号服与单薄的身体显得极不相称,在领口处露出瘦削而挺立的锁骨。
他就这样站着,一直没有回头,尽管他已经察觉有人走到了他的身后。
“真是温暖的阳光呢。”
身后的人说道,语调慵懒而舒缓,仿佛真的是在享受这温和的日光。
少年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在白皙光洁的脸上投下一层深深的阴翳,覆盖住眸瞳中那一片冰冷的蓝:“啊,的确。”
同样漫不经心的语气,从他口里说出来却分明带有几分阴惨惨的气息。
少年抬了抬头,视线停留在那几只飞舞着的乌鸦身上,嘴角突然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
“我们都被笼罩在这日光之下,我和你都无处可逃。”
像漫长的预言,又像是古老的诅咒。
而他身后的男子轻轻将右手搭在左肩上,单膝跪下,头微微向下,恭敬如昨,那一刻少年再度听到来自地狱的召唤:“少爷,我来接您回家了。”
远方的钟楼上巨大的指针缓缓转动,循环往复,完整归零,记忆被不可抗拒的力量吞噬,一切再度重演,只是这一次,是他走向了他。
那么索性就遗忘一切,在另一个世纪里,把一切推倒重来。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2 09:14:00 +0800 CST  
已更。@曼陀罗兰迦洛斯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3 06:22:00 +0800 CST  
Two[我被爱谋杀于多年前的梦境之中]
两个人出医院后便坐上了一辆马车,彼时的伦敦早已经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洗礼,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投身于这一场金钱与名利的世界级的盛宴,唯恐自己被历史所抛弃。大街上充斥着汽车行驶的声音,听起来如同这个逐渐衰败的国家一样空虚而乏味。
那辆马车就停在路边,停在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旁,仿佛避开了时光的侵蚀,被记忆所遗忘,就连马车夫都仍然穿着旧日软塌塌的丝绒制服,如同某种顽固的坚守。
少年依旧穿着那件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却未曾产生丝毫与这马车不相称的气息,倒不如说他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与马车的华丽布局浑然一体。
真是天生的贵族。
塞巴斯蒂安想着,微微眯起眼,眼睛在一瞬间变得猩红,宛若寻觅到可口猎物的野兽,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少年似乎并未察觉到他的变化,只侧过脸看向窗外,你很难想象天真与成熟竟可以在同一个人身上得到如此完美的诠释,明明从眼神可以看出是经历了太多污秽肮脏的事情的人,脸上却还残留着孩童的特征,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少年的右眼不知因为什么变故戴上了眼罩,过了许久,少年终于率先打破了沉寂:“从我记事以来,我一直在做一个梦。”
“是什么样的梦呢?”
少年缓缓闭上左眼,梦里的场景再度浮现眼前,清晰得如同真实的发生过:“梦里面,我死了,被所爱之人,亲手贯穿心脏。”
塞巴斯蒂安微微一僵,随即很快恢复了常态:“您为何确定那是您爱的人?”
“那是因为,”少年睁开眼,正正对上他的视线,不知为何塞巴斯蒂安觉得那目光有些悲凉,“除了爱这种肮脏而又卑劣的情感,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不可能将我杀死。”
如果有天我死了,一定是死于爱。
也只能死于爱。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3 07:36:00 +0800 CST  
Three[是深爱,是痛恨,是逃离]
马车载着他们驶向郊外,也不知行驶了多久,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处昔日贵族的宅邸,看得出已建成了许多年,可即便如此,历史的苍凉感依旧难掩它的奢华之美。
在看到它的那一刻少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碎裂开来,引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
火光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吞没了一切,天空都失了火,连绵成一片诡异的血色,房梁断裂噼啪有声,死亡的气息在房屋上空久漫不去。
记忆中温热而又黏稠的,粘在脸上已经快要凝固的液体。
是鲜血还是眼泪呢?
-
少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瞳孔猛地放大,一点一点的迷失在回忆的归途。
“少爷?!”塞巴斯蒂安发现少年的失常,微微皱了皱眉,下意识的便要去扶住少年,可就在指尖触碰到少年身体的那一瞬间,就被狠狠打开:“别碰我!”
少年一边微喘着气,一边抬起头来警惕的看着塞巴斯蒂安,额上还有因疼痛而渗出的点点汗珠。
塞巴斯蒂安的手仍停留在半空中,保持着要去扶少年的状态,他有些许吃惊的看着少年。
就这样僵持了大概一分钟,少年这才慢慢放松警惕:“抱歉,我又发病了。”声音已经变得极其虚弱,听的出刚刚耗费了极大的力气。
“我扶您进去休息吧。”塞巴斯蒂安眉皱的更深了些,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再次去扶少年。
而少年却兀自走起来:“不必了,我自己走就可以。”
少年慢慢走进宅邸,而塞巴斯蒂安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眼睛再度变红,一寸一寸,直至鲜红如血。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3 07:36:00 +0800 CST  
晚安
My King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3 22:18:00 +0800 CST  
Four[愿爱为我加冕]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少年走遍宅邸的每一个角落。
这里对他来说陌生而又熟悉。
那些冰凉的,经过漫长时光沉淀下来的古物,手触碰上去的时候,会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就好像许多许多年前,他就已经做过同样的事情,而现在,他的身影和以前的渐渐重合,分毫无差。
他预感自己一定是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却又无从追忆,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曾来过这里。
身体的某处毫无征兆的传来痛感,少年清秀的眉微微拧起,下意识的捂上了痛感来源的方向。
原来真的会疼啊,心脏。
除了追溯宅邸的历史,少年还会在塞巴斯蒂安的陪同下做许多事。
看书,打猎,练习击剑,学习宴会的礼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可是孤独是如此容易捕获,人生是如此漫长无趣,很多事情本就是没有意义的徒劳无功。
某个下午他在练习拉小提琴,阳光透过玻璃打在他的身上,把少年的剪影勾勒得温暖而模糊,从塞巴斯蒂安的角度看,正好可以看见少年侧脸的轮廓。
少年逆光而立,仿佛正处于光与暗的交界点,一边是亮,一边是影,如同从天堂,路过地狱。
优雅而流畅的琴音随着少年精准的动作流泻而出,舒缓的音乐轻轻敲击着耳膜,仿佛时间永远不会有终点,那一刻即为永恒。
然而琴音最终还是停止了,少年扬起头,将小提琴和琴弓递给塞巴斯蒂安:“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塞巴斯蒂安有一瞬间的出神,他怀疑时间是否在多年前就已停滞不前,所有的一切或许只是他的幻觉,少年抬头的姿势,反问的语气,甚至额前垂落的墨发,都与记忆中一模一样。
可他太过清楚,那不过是残存的错觉,于是他很快接过了小提琴和琴弓,将它们妥善的安放在琴箱内。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4 09:42:00 +0800 CST  
“刚刚那首曲子的名字是什么呢?”塞巴斯蒂安一边放置琴一边询问道。
“曲子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少年停顿了一下,继续解释说,“乐谱是从书房里翻出来的,在一本旧书里夹着,但并不完整,有一部分已经遗失了。”
“是从什么书里翻出来的?”
“是一本有关英国王室的书,”少年说道,又继续回想了一下书里的内容,反问道,“你知道爱德华八世么?”
“我记得他是英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自愿退位的国王。”
少年点了点头:“因为家族不允许他迎娶已经离过婚的辛普森夫人,他便毅然决然放弃了王位,他说:‘如果婚礼不能和加冕一同举行,那么我放弃王位。’这首曲子就是他结婚时候的背景音乐。”
塞巴斯蒂安一边盖上琴箱,一边评论道:“为了爱而放弃王冠吗?那还真是愚蠢至极。”
少年不动声色的喝下一口红茶,入口的茶早已冷却,无限苦涩:“的确,愚蠢至极。”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4 09:43:00 +0800 CST  
已更。
@曼陀罗兰迦洛斯@波酱是我的@甜至苦到泪之歌@吉吉的尼布古丁@久孤yi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5 12:38:00 +0800 CST  
@融化的星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5 12:38:00 +0800 CST  
Five[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对这个世界过目就忘]
沉甸甸的黑暗吞噬了一切,风在一瞬间卷走了所有温度,黑夜宛如爱人,它给人以温暖的幻想,尽管依然是错觉。
少年沉睡在这无尽的黑暗中。
在年幼时,他最惧怕的便是漫长的黑夜,黑暗中无可预知的事物令他感到恐惧。
可在后来,他再也不惧怕黑暗。
因为一个人度过了太多的漫漫长夜,所以不再怕黑。
不再,怕黑。
黑衣的执事拿着烛台,走在漫无尽头的走廊上,烛火掩映出他俊美的面孔,狭长的走廊中回荡着他的脚步声。
毫无征兆的,脚步声突然停止,恶魔天生敏锐的听觉促使他察觉到了某个屋内的微小变动。
看来,有老鼠混进来了呢。
他这样想着,眼睛危险的半眯起来,转过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身为法多姆海恩家的执事,怎能容忍有人打搅主人的好梦?
影子随着烛火的跳跃而闪动,逐渐逼近少年的房屋。
终于是到了门前,塞巴斯蒂安再次确定那一声轻不可闻的声响就是从屋内传来的,戴着白手套的手握住门把,轻易便推开了门,甚至没有弄出一点细微的响动。
光线随着门被推开的角度照射进来,延伸不足一米便被黑暗吞噬。
“塞巴斯蒂安?”少年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塞巴斯蒂安走进屋内,恭敬的在门边站定:“是我。”
“有事么?”黑暗中传来布料摩擦的窸窣声,少年坐了起来,缓缓睁开了眼睛,契约纹紫色的光芒随着眼睛的开盍慢慢清晰。
塞巴斯蒂安颔首:“我刚刚似乎听到您的屋内有响动。”
少年似乎因被打搅而有几分不悦:“不过是我刚才睡不着发出的响动罢了,你未免太过紧张。”
“可是……”
“你在怀疑我么?”少年冷冰冰的打断了塞巴斯蒂安的解释,声音不怒自威,“还是说,你在试图干预我的判断?”
一秒,两秒,三秒。
两个人毫不退让的对峙着。
终于,塞巴斯蒂安率先败下阵来,微微低头表示歉意:“抱歉,是我逾越了。”
少年又重新躺下去,声音已经有了几分倦意:“知道的话就出去吧,我现在困了,想要睡觉。”顿了一下,少年又补充道:
“不要试图违抗我,塞巴斯蒂安,永远不要。”
“Yes,my lord.”
遵命,我的主人。
少年闭上眼,努力捕捉黑暗中所有细小的声音。
直到执事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在走廊那头时,他才睁开眼睛:“现在,你可以出来了吧?”
声音和眼神冰冷似铁,几欲将周围的空气冻结成冰。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6 10:49:00 +0800 CST  
Six[当他醒来,我已消失,这是最好的结局]
泰晤士河暗色的河水缓缓推进,倒映出两岸灯火阑珊的夜景,如同易碎的玻璃一般,美丽而又轻易便可毁灭。
今夜的雾太浓而月太淡,月光凄清,将夏尔左手戴着的戒指散发出的蓝色光芒映照得越发冰凉。
一如他的眼神。
没有难过,愤恨,绝望。
没有任何的情绪,只剩下冷冰冰的蓝色。
就像是在森林里放了一把大火,一切都被燃烧殆尽,连灰烬都撒远。
他站在伦敦塔桥上,望着桥下流动的河水,有歌声在耳畔回响,空灵而纯澈: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伦敦大桥在垮塌,那一年,整个城市,都失了火。
堕落的天使被恶魔虐杀,黑色与白色的羽毛交织着沉沦,他闭上眼睛,在世界崩塌之时听着他的倒数。
而后他从高空坠落,跌入冰凉的河。
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
塞巴斯蒂安,你一定不会救我吧。而我,也就不会在水底问出那个愚蠢的问题:
“现在的你之于我,是什么呢?”
夏尔站在桥的边缘,风吹起他的头发,他的衣角,一片璀璨灯火中他的五官都模糊,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从桥上落了下去。
那一刻耳畔有风过,他突然想起圣经上的一句话:“爱如捕风。”
都是捕风,都是虚空。
只需要一个血淋淋的真相,便能把一切都颠覆。
这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一次下坠,却耗费了一生才完成。
太过沉重。
而这一次,却再没有人,把他从冰冷的水中救起。
“为了爱而放弃王冠吗?那还真是愚蠢至极。”
“的确,愚蠢至极。”
汹涌的河水在瞬间湮灭一切,百年的纠缠在此刻化为虚无。
爱也好,恨也好,都结束了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6 10:50:00 +0800 CST  
已更。
@曼陀罗兰迦洛斯@波酱是我的@甜至苦到泪之歌@吉吉的尼布古丁@久孤yi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6 10:50:00 +0800 CST  
想拜托大家一件事_(:з」∠)_
因为这个贴子是想要申精的,但是申精需要除“只看楼主”以外的一百个回复,目前还没到,但这篇文只有一章就要完结了
如果亲故们能够在今天以内回到一百个回复的话,我会在晚上十点前完结这篇文
请小天使们棒棒忙吧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6 12:21:00 +0800 CST  
Seven[他来,是为了王的下葬]
死神独自坐在桥栏上,怀里抱着一个骷髅,巨大的死神之镰立在一旁,红色的发翻飞在风中,浓烈如被鲜血浸染。
他是如此的喜爱红色。
头发,红色,眼睛,红色,衣服,红色,所有红色都能让他痴迷。
当然也包括那位叫“红”的女士,红夫人。
可是啊,她已经死去很久了,久到他都已经记不起她的样子,唯有那如曼陀罗般的红色,冷艳又张扬地盛开在回忆之中,只是这样也无法否认,他已经永远失去了她。
“你终于来了。”他一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手里的骷髅,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杀了他?”塞巴斯蒂安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对面,有低湿的雨云路过眼睛,绵延不绝。
格雷尔抬起头,他知道他口中的他是谁。
“杀死他的人,不是你么?”残忍的,却又无可否认的事实,“夏尔·法多姆海恩,不是在很多年前,就被你杀死了么?”
是的,夏尔·法多姆海恩,在很多年前,就被塞巴斯蒂安杀死了。
这个世界上,从不存在可以禁锢恶魔的囚笼,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毁灭所谓的枷锁。
他用恶魔之剑刺进少年的心脏,滚烫的,黏稠的鲜血喷薄在他的脸上,他看见少年脸上的难以置信,以及无法言说的绝望。
他在那一刻突然就明白了人类所说的“疼痛”是怎样一回事。
更可笑的是,在他杀死他以后,契约纹却仍存留在他的手上,他仍被夏尔束缚,只有达成契约或契约者自愿解除契约,契约才会不复存在。
于是他将夏尔的记忆封存在他给他的蓝宝石戒指中,丢入河底,并用了上百年的时间,在人界寻找夏尔。
他终于在某一天下午感应到了契约的存在,在伦敦的一家医院中找到了他,少年的模样丝毫未变,在阳光下宛如神祗。
他用了那么久的时间才找到了他,如今却又再度失去。
“你把戒指给了他?”
“那又如何?”格雷尔不置可否,“如果你是屠杀者,我不过是递给了你刀。”
下一秒格雷尔就感觉自己的颈上一凉,明晃晃的刀刃已抵上了他的喉,声音却比刃更冷:“那么我就用这刀把你也杀了吧。”
血顺着刀刃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滴在洁白的骷髅上,格雷尔面无表情的继续抚摸着骷髅,他觉得她此刻更美了:“你杀了我,他也不会复活。”
“塞巴斯蒂安,我们注定都是要失去所爱的人,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他们对我们有多么的重要。”
不同的只是,我失去过一次,就懂得那是如何的痛彻心扉,于是我拼命寻找,却再也找不到她。而你却有可以重来的机会。
凭什么呢?
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吧。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6 18:57:00 +0800 CST  
“被死神杀死的人,灵魂也就烟消云散,”格雷尔兀自说着,无限温柔的凝视着手中的骷髅,“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把她留在我的身边。”
“可你却永远没有机会了,因为夏尔解除了契约,你永远不可能再找到他,也无法得到他的灵魂。”
塞巴斯蒂安没有答话,有什么人在他记忆里失声痛哭,而他那样的疼痛,却不能流出一滴眼泪。
-
“如果婚礼不能和加冕一同举行,那么我放弃王位。”
而他,不愿卑微的爱他。
于是爱与王冠一同破碎,唯有死亡,是唯一的救赎。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6 18:57:00 +0800 CST  
【全文完】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6 18:57:00 +0800 CST  
已更。
@曼陀罗兰迦洛斯@波酱是我的@甜至苦到泪之歌@吉吉的尼布古丁@久孤yi

楼主 __未蓝央  发布于 2015-07-06 18:58:00 +0800 CST  

楼主:__未蓝央

字数:6415

发表时间:2015-07-02 17:0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7 00:12:05 +0800 CST

评论数:5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