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生——为龙 (三次元 架空 伪历史向 王耀主视角向)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09 18:24:00 +0800 CST  
战旗倒下的瞬间,蒙古兵们出现了一个小范围的混乱。见状,燕王军们抓住了机会,骑兵们刀锋般地直接切入敌方的兵阵之中。蒙古骑兵的进攻节奏瞬间被打乱了,燕王军的骑兵前锋顺势将对方的骑兵从马背上掀翻,随后赶来的步兵一个补刀,便另其重伤不起了。
作为游牧民族,打不过就跑的理念深入骨髓。所以眼看着胜利无望,一小波还有行动力的蒙古兵们毫无同伴爱的就丢下了他们。深谙穷寇莫追之理的燕王军,只是稍微追击了一会儿,就停下脚步,返回战场整顿战局。
在小山丘上目睹了这场瞬息之间定下胜负的战局,再加上刚才王耀的表现,朱棣心中大喜,“先生,与我一同前去拔除这支蒙古骑兵驻扎于附近的营地,以绝后患,可好?”“然也。”
燕王军的动作很快,等到王耀与朱棣从山丘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将那些重伤的蒙古俘虏收拾好了。大部分的蒙古俘虏被做了简单的止血,然后一个个五花大绑地由小部分燕王军押送回燕京。其中个别愿意带路的则被敷了药,然后单独由多名步兵押送。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09 19:58:00 +0800 CST  
大队人马行走了大半天,一所简陋的蒙古包的营地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待士兵们靠近之后,这才发现,这营地似乎已经被遗弃了。见此情形,朱棣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怒喝道,“奸滑的蒙古鞑子!”“朱棣,你太心急了。”


王耀对他笑了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蒙古人骁勇善战乃是天性,须知当年成吉思汗跨过亚洲,直逼欧亚,一路血流成河,怨气冲天。”“先生所谓的欧亚莫非是指那些眸色怪异的蛮人?”没有错过朱棣语气中的高傲的王耀会心一笑,接着道:“蒙古人天生具有狼性。与其想着如何消灭这些狼,不如想一想如何泯灭他们的狼性。没有了狼性,纵然有尖牙利爪,又有何惧?!”


“先生高见!”心中霍然开朗的朱棣立刻对自己下属将领命令道:“草原天气善变,没有了蒙古包,他们跑不远,给本王仔细的搜!”“末将领命。”对于政治和军事有着很强敏锐度的朱棣在王耀得提点下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可他目前只是一介藩王,有些事还做不到。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09 20:55:00 +0800 CST  
燕王军作为朱棣的直属队伍,行动一向迅速。很快,这个被放弃的营地就被搜了个底朝天'连同周围方圆几里也被挖地三尺。可惜,除了一些老弱病残,以及残留没有来得及带走的马羊,其它的并没有什么发现。
“报——”一个响亮的男声由远及近而来,“报告将军, 从杂物堆中发现了一个可疑的蛮子小鬼!”这个士兵的声音着实洪亮,引得朱棣和王耀也不由的侧目望去。就像他所汇报的一样,一个只有五六岁大,顶着一头柔软白发的小孩子正在他的钳制下不停的挣扎。那双如同宝石般透明且含着泪光的眼睛,配上他身上破烂不堪的衣裳,和脏兮兮的脸蛋闲的无比可怜。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09 20:56:00 +0800 CST  
当时的沙俄以其铁血的手段,侵占了其周边的许多国家,伴随着他的侵略,双方很快发生了冲突。而令王耀不解的是,当时的清王朝在爱新觉罗氏玄烨的带领下,双方战局纠缠了一段时间后,在战事上清王朝是取得了胜利。


可最后的最后,还是签订了以黑龙江为分界线重新分割领土的可笑的尼布楚条约。至此,王耀对清王朝彻底的失望了。他开始封闭自己的视听,开始了一个人孤独的旅行。这一走,便是百年。等到蓦然回首之时,鸦片已经蚕食了他大半的身体,一切都来不及了。


再次和伊万见面,他笑着接近了脸色苍白虚弱无力,稍微站久一些都会颤抖的自己。然后狠狠地宛去自己的一大块血肉,大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的土地就这样被他轻易的带走。而当时的自己,连憎恨都没有资格。回忆起这些经历过的黑暗,王耀的内心深处不由地升起一股暴虐的情绪。


这令还是孩子的伊万不由的剧烈颤抖起来,只是这种恐怖的气息很快消失殆尽。这令小孩不由地抬头疑惑地向四周看去,环视了一圈之后,目光最终和王耀对在了一起。露出一抹浅笑的他,轻轻地将伊万搂着自己的双手解下,然后蹲了下来,随身携带的丝娟轻轻地按压在那脏兮兮的皮肤的伤口上,“疼么?”


王耀说的是官话,伊万显然是听不懂的,但是他依然感觉到了对方的善意。颠沛流离了那么长时间,王耀的这份关怀再度让他红了眼眶。乘着王耀替他包扎的时候,伊万一头扎进了他怀里,脑袋贴在了没有盔甲包覆的肩颈处。脑袋不时地蹭一蹭,好像一只寻求爱抚的小动物。


PS:此处捕获野生子露一只O(∩_∩)O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12 17:53:00 +0800 CST  
前方高能!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伊万的动作使得王耀不由地有些僵硬,作为国家而存在的他虽然不会像普通人类那样轻易死去,况且大明江山正是万般皆兴的时候,他更加不会轻易丧命。可是,即使如此,命门脖子的地方有人这样拱来拱去,纵然对方只是一个小孩,王耀依然觉得浑身发毛。


强行控制住自己的王耀,待到将伊万的伤口包扎好了,才将人从自己的怀里掰开。脱离开温暖怀抱的伊万委屈地直视着王耀,不过很快他又发现自己肩膀上的伤已经不那么痛了。再度露出笑颜的他软软地开口道:“Ivan~”他知道对方是在自报家门,不过没有兴趣和伊万有任何瓜葛的王耀假装没有听懂。


他朝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朱棣摇了摇头,然后示意一旁候命的士兵取一碗热汤,一袋子干粮,和一匹温顺的老马。虽然因为朱棣的关系,燕王军的军士们对王耀也很恭敬,再加上他那些计高一筹的谋略,有些士兵更是对他崇拜的五体投地。


可是眼下,却要给一个来路不明的蛮子小鬼那么多物资,警惕心很强的士兵们纷纷犹豫了。注意到王耀微微皱起的眉头,朱棣一狠心,大声朝一旁的军士呵斥,“还不照先生的话做?!”“遵命,殿下。”


手捧着碗小口喝着热汤的伊万幸福地眯起了眼睛,那一袋子干粮被他紧紧地护在怀里,老马的缰绳也被死死地抓在手中。这贪婪的天性呵!眼眸中划过一丝暗光的王耀退到了朱棣的身侧,“把发现的东西带走,然后烧了这里。”言语中的冷静,让朱棣明白,王耀并没有因为那个蛮子小鬼妄动恻隐之心。那些物资不过是帮助弱小的君子行径而已。
主要是由羊毛和树木枝干构成的蒙/古包很快就被点燃了,伴随着羊毛燃烧的怪味和大火的噼啪声,终于意识到不对的伊万猛地抬起头。那个之前还温柔地为自己包扎伤口,给美味热汤喝的人,这一刻却头也不回地跨上了一匹黑色骏马。
“Не уходи!”小伊万捧着手中的物资,朝前追了几步,心中万分希望对方能够注意到自己的挽留。可惜,黑色骏马背上的人,带着一大群黑发黑眼的士兵,一马当先越行越远。
“Не уходи——”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13 21:53:00 +0800 CST  
听到朱棣有些无奈的叹气,王耀想起了朱元璋的出身,同时也不由地庆幸朱棣一直接受着散放式的教育,那些文人的古板理念并没有深入骨髓。倘若换成一直被朱元璋养在身边的朱允文,恐怕自己有些理念一出口就要被说教了吧!


虽然,王耀觉得自己能够理解朱元璋以贫苦出身,最终当上皇帝,心中不免自卑,希望自己的后代都能成为满腹经纶之人。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理论,对于帝王来说,却有着几大的束缚。这也是王耀放弃朱允文而选择朱棣的原因。


“现在的燕京,你的封地,曾经是蒙古人的都府。蒙古人治国理念虽然残暴而可笑,不过元都府却还是人头攒动,异常繁华。可惜,他们心胸狭隘,在大败亡国之际,也毁掉元都府。才使得如今的燕京看起来颓废凄凉。”“先生的意思,莫非是要我发展燕京封地?


”“因为你爹将建康设为都府,如今建康也很繁华。大多数富人和士族都定居在那儿。士族根基庞大,以你目前的状况还难以撼动。但富人则不然!”“先生,你这、我……”朱棣似乎是被王耀的话惊呆了,一时间整个人都结巴了。“此番,返回建康复命,燕王军众军虽不能进入建康,但燕王军大胜蒙古人的战绩必将传开。届时,就是你运作的好机会……”


一直到天亮,东方泛起鱼肚白,朱棣都无法平静下来。脑袋里还回想起王耀惊天动地的言论“草原虽是蒙古人天下,可他们生存的必需品却掌握在我们之手……”


“你爹一直不待见富人,认为他们为富不仁,攒的黑心钱。而你,朱棣,既能够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又可以让他能赚钱,还能给他们在建康完全得不到的重视,你以为他们会如何选择?”‘天高皇帝远,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呵!’


等到旭日东升,那些宿醉的士兵们也都收拾妥当,全体整合列队完毕后,朱棣大手一挥,下令道,“马上启程返回燕京。”“是!”看着朱棣沉静的侧脸,王耀觉得,他肯定已经想通了。想到这里,自己那一贯平静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未来,真是让我莫名的期待呵!


LZ之PS:过度内容可能还有一部分,不过LZ会尽快结束这些内容,另外想问问追贴的亲们的CP本命是?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18 00:22:00 +0800 CST  
“好好,都平身!”皇座上的朱元璋缕了缕他花白的胡须,脸上的皱纹因为笑容而沟壑分明。年轻的时候一直在为江山打拼,等到他坐上皇位之时,已是不惑之年。好在,这朱元璋的身体倒是不错,皇城建立、后宫嫔妃充盈,儿子是一个接着一个出生。可惜,合的上他眼缘的确真的寥寥无几。


相较之下,朱棣无疑是比较上乘的一位。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使得他萌生出了对帝位的肖想。可惜,活人终究比不过死人。更何况是早年丧父的隔代嫡孙,一时间,朱元璋对朱允文的关注度超过了他所有的儿子。刚开始,朱棣的心理还有一丝侥幸。可是等到他父皇将所有的儿子封为藩王,责令他们即可离开京城之后,他就彻底的明白了。


之所以会和蒙古人对上,不过是因为自己所在封地独特的地理位置。有的时候,朱棣觉得自己的父皇或许就是为了让自己无暇顾及建康之事,无暇和自己的侄子争夺帝位,才把他的封地设在燕京。只不过,已经彻底被王耀洗脑了的朱棣似乎意识到,远离建康,这座现在名为应天府的王城,对他来说才更有价值。


“启禀父皇,此次儿臣幸不辱命,已将那批平凡骚扰边关的蒙古骑兵彻底赶出方圆百里开外。”朱棣的话音刚落,奉天殿上便响起了百官们的窃窃私语。


虽然在朱元璋的带头作用下,武将的地位和话语权普遍低于同官阶的文官,不过这一次,燕王军的大胜还是让这些平时被文官压的抬不起头来的武将们颜有荣焉地抬头挺胸起来。“此番,我军已将其重伤,然儿臣还是低估了蒙古兵的狡诈,未能将其全歼。仅俘虏了十余人,望父皇赎罪。”


LZ之PS:感谢墨影的支持 (づ ̄ 3 ̄)づ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19 23:35:00 +0800 CST  
看着最终负气离去的朱允文,朱元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暗暗想着,自己对允文的教导是不是走岔了,如若不然,怎会……


“让老祖见笑了。”“无妨无妨。年轻人总是冲动些。”王耀虽然说着不在意的话,但对于朱允文的印象已经彻底跌到最低了。“听闻老祖是和小四一起进的应天府?”“路上偶遇。不过这燕王军倒确实有着军将风采。元璋,你儿子不错啊!”“老祖过奖了。”把王耀的话听进去的朱元璋有些为自己的嫡孙担忧。


虽说,王耀这样的存在总觉得有些虚幻,但历朝历代总有些二世就亡的短命王朝,据说它的灭亡,并非帝王之过。而是因为,王耀这个华夏大地和民心意识所凝聚出来的‘人’对于君王的否认,并另谋它处。


当然,这些事,普通老百姓显然无权知晓。这也就是为什么朱元璋着急的想要让朱允文在王耀面前露脸的原因。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如今,王耀对于朱允文真真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了。


三人随意聊了几句便各自找了借口要离开。朱元璋也没有过多的挽留,因为,他觉得,对于自己嫡孙太子的教导还差了点火候,而很显然,太子太傅必然是教导不利的第一人!


和王耀一同离开皇城的朱棣一下子特别沉默了起来,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的王耀笑着拍了拍朱棣的肩膀道,“无需在意,你是你,你爹是你爹。”大概王耀的话让朱棣吃了一颗定心丸,于是他直言道,“先生,朱棣有事欲与先生相商,可否?”


LZ之PS:今日两更 酷爱夸奖我~\(≧▽≦)/~啦啦啦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21 22:14:00 +0800 CST  
他们清楚地记得,就在他们慌忙地关上城门,拿起有限的防身武器准备和这些凶残的蒙古兵对抗到底的时候。十几个只身着轻甲的巡逻兵慢吞吞地登上了城墙,就在那伙骑着高头大马,举着长弓嘶吼着越发靠近的时候,“轰隆隆”如雷般的巨响震的燕寰城内都轻微的抖动起来。


待到这些声响彻底平息下来后,那些蒙古兵的嘶吼和马蹄踩踏的声音全都消匿于无形了。一些胆大好奇的男人们合力打开城门,透过那飞扬的沙尘下,他们看到那些蒙古兵已经彻底没有了生息。


从此以后,燕寰之名愈加如日中天起来。而燕寰城城外的沙石之中,更是埋葬了不少不死心的蒙古兵。


等到这些老旧的铁炮都被卸下来后,它们被抬上马车后就在燕王直系亲卫的押送下被运送离开了。离开燕寰城后,押送队伍朝着东南的方向前行。走了大约十几公里后,一个不太起眼的小县城出现在了地平线上。


县城内,见到这些黑洞洞炮管的老百姓们似乎一点都没有表现出诧异,一副已经习以为常的模样。押送的队伍最终进入到了一片倚靠着一个小山丘建立的建着高墙的宅子里。


宅子里的建筑平平无奇,甚至有些简陋,唯一的优点就是这些房屋都建造的很宽广,完全不像是要居住的样子。房子前的平地上堆放着各种碎石,断木,以及其他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而与这里混乱格格不入的是站在空地上的两人,一人金冠束发,满身贵气;另一人透着栗色的黑发懒懒地用玉簪挽起,仅留下三分之一的碎发披散下来,那长而柔顺的发丝在风中轻舞,宛如一副精美的画作。


LZ之PS:今天周五哟 大家周末愉快 双更什么的 LZ表示要思量一下
以及召唤@上官竹茹的故事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27 18:49:00 +0800 CST  
“见过殿下,见过大人。敢问殿下,这些铁炮如何处置?”“暂且放下。”朱棣皱着眉头,有些不太满意地道。对于这些铁炮,他还是很满意它的威力的,可惜就是太过沉重了一些。


这也就意味着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这些铁炮无法随机应变。如此一来,就只能作为防守使用,这让朱棣不由觉得有些可惜,反倒是那些一开始不被看好的丑陋的土雷,在两军对垒时,倒是有些出其不意的效果。


“先生突然驾临,实在是失礼了。”“朱棣,你我好久不见,倒是有些生疏了。”“先生,棣并非此意。”话到这里,朱棣突然顿住,而后压低音量道,“先生请随我来。”


将王耀引导到了一间书房模样布置的房间中,走到书房书架面前,朱棣轻轻调动了一下几本书的位置后,书架嘎吱作响后,又一扇门出现在两人面前。一段冗长的台阶之后,另一个明亮的地下空间出现在了王耀的面前。这个地下空间的构造很简单,有的仅是一些新式军备的样品和说明图纸。


“先生,棣虽将军备作坊建立在此,也让一些匠人的家属迁居过来。但此处并非大明国土,终究是……”明白意思的王耀笑了,“朱棣,你比之前思考的周到多了。”大概是想到了以前自己的作风,朱棣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一点也没把自己当成客人的王耀站了一张椅子悠然坐下,理了理袍子和衣袖。看了一眼走过来同样准备坐下的朱棣,王耀笑了笑,笑容中带着一些恶意,“你可知,传国玉玺?”


LZ之PS:抱歉啦 今天来晚了 /(ㄒoㄒ)/~~ 要不待会再更一段 作为补偿 o(≧口≦)o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28 22:38:00 +0800 CST  
虽说这些东西看着陈旧,又因为缺了个口不太适合继续使用了,可他还是很珍惜地把它们洗干净,然后放在自己卧室的柜子里珍藏起来。因为小伊万一直没有朋友,没有人愿意当他的朋友,所以也没有收到过任何的东西。


那个缺口的陶碗和袋子是他第一次收到别人赠送给他的赠礼,虽然那个漂亮的人也许根本没有在意过自己。偶尔午夜梦回的时候,小伊万还是有些难过。毕竟他就这样把自己丢在了草原上,头也不回的走了。是不是,如果他成了自己的朋友,他就会一直那么温柔的对待自己了呢?


伊万始终把这些小心思当成秘密一般藏在心底好好保存着,不被任何人发现。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这样过着,可是没多久,一群来自南方草原上的强盗光临了小伊万的家。他们骑着高头大马,持着弯刀长弓,呼啸而来。小伊万躲在自己小小的城堡里,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那群强盗。


他能认得出他们,他们就是那些可怕的蒙古人。看着自家人民和那群蒙古人搏斗的场面,小伊万的心纠得紧紧的。好在,他们来的快,去的也快。看着他们远去而后消失背影,小伊万由衷的松了一口气。然而,他没有想到,这些只是他家噩梦的开始。


不过四五天后,这群来自草原的强盗再次闯入了他的家。


耳边尽是厮杀声和女人的尖叫声以及各种混乱的声响,捂着耳朵藏在柜子里的小伊万心中其实特别的愤怒,然而最为残酷的事实却一遍遍地讲述着他无能为力的真相。他只能不断地再心里祈求着这些贪婪而可恶的强盗尽快的离去。


LZ之PS:小露熊会持续出现一段时间 ╮(╯▽╰)╭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1-30 20:23:00 +0800 CST  
这片土地并不是什么富饶的地方,自然也经不起蒙古兵们一次次的袭击和抢劫。


“这座石头堆的房子看着还不错,应该有些好东西,走跟我进入看看!”“遵命,百夫长。”这座石头城堡的大门很快被暴力强行打开。满怀希望冲进去的蒙古兵们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富丽堂皇的画面,里面朴实的摆设,让领头的百夫长感到一种被欺骗的恶意。一时间怒从心中起的他大喝一声,“仔细搜!”


躲在柜子里面的伊万并没有躲过搜查。毕竟这么显眼的柜子完全没有躲过搜查的理由,何况是已经把抢劫作为一种生存方式的蒙古人。被从柜子里捉出来的同时,伊万眼疾手快地将他非常宝贝的从王耀那里得来的陶碗和干粮袋子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百夫长,我看这里大概真的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看这小鬼抱着个破碗也能当宝贝。”捉着伊万的那个蒙古兵一边牢牢地止住他的挣扎,一边带着嘲笑地说道。


的确,被中原大地的富饶晃花了眼的他们自然看不上这片贫瘠的常年覆盖冰雪的土地。如果不是因为大明朝边关的战斗力突然强大了起来。那只凭轰隆作响就能杀人于无形的可怕,是他们用生命体验出来的,也许这是一种神罚!


心中有了这样想法的他们自然也不敢轻易地进犯,然而,争夺忽必烈嫡系之名又是他们重新统一草原部落必备的名声。赤那帖木儿已经几乎统一了草原中部地区,这使得这群草原北部的部落不得不通过别方法补给自己,从而与赤那帖木儿决一上下。


LZ之PS:追贴的小萌物们(づ ̄3 ̄)づ╭❤~ 你们最想要的 追贴福利是什么?可以酌情告诉LZ说不定会有惊喜哟~~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2-01 20:49:00 +0800 CST  
从朱棣书信送出,到接到回信,一前一后也有十来天左右。这期间,王耀在朱棣的带领下将燕寰城以及周边的一些小城镇游玩了一番。当然,他同样没有错过军备作坊的制造现场。


因为有朱棣陪同在旁的关系,那些作业的匠人和技师们多少有些战战兢兢的。虽然他们略显惊恐,但手上却丝毫不见生疏和差错。仔细看着他们工作的模样,王耀有些伤感,因为从这些匠人和技师们满是风霜的脸庞和满是伤痕老茧的双手就可以看出曾经的他们生活过的很不容易。


见状,王耀对朱棣摇摇头,先一步走出了作坊。回到燕寰城,朱棣自己的秘密府邸后,朱棣禀退了上茶后立于一旁侍候的仆人。“先生,棣已禀退四下。”“朱棣,军备作坊里的那些匠人们一定非常忠诚于你!”“先生,棣不明,望先生明示!”


“朱棣,你爹他也是征战四方夺得的天下,但他却觉得只有文才可治国。你以为何?”“先生,棣以为两者缺一不可……”说到这,朱棣突然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他略微犹豫了下,才接着道,“更有甚者,两者或相辅相成也犹未可知。”


这一刻,王耀一直看不出情绪的俊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即是犹未可知,何不试上一试?”“先生指的莫非是军备作坊?”其实,早在王耀提出来之前,朱棣就有些察觉到了。想当初,第一枚铁炮成功问世之后,朱棣不得不派出一名自己信得过的亲信,在那些匠人的口述下将全部的制作过程记录下来。之后的连珠弩,土雷也都是如此。


匠人本就是下九流的行当,他们在这方面的学识全靠祖父辈的言传身教。识字对他们来说恐怕是终其一生不敢奢望的东西。“先生,棣已明了。”看着朱棣拧紧的眉头,王耀不再说话反而悠闲地端起茶碗,用茶碗盖将漂浮在面上的茶叶抚开,而后轻轻地抿了一口,碧螺春的清香尚在唇齿间回荡的时候,一个敲门声打破了朱棣的沉思。


LZ之PS:LZ我双更了 但是之前碰到了一个蛇精病 心情略差 求安慰(ノಠ益ಠ)ノ彡┻━┻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2-05 23:39:00 +0800 CST  
转头看了一眼状态悠闲自得的燕王精兵,这位千夫长终于忍不住,他驾着马跑到王耀身边,磕磕绊绊地道,“介位汪汪……王大人,请尼们快一歇。”千夫长的官话不算太好,但总算王耀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打量对方一眼,王耀却反而朝西北方向望去,然后说了一句令千夫长摸不着头脑的话,“草原的天,果真是天有不测风云。”


率先停下来的王耀令剩下两千精兵也纷纷勒马停步。“大人,有何吩咐?”“据我所知,距此地西南方向100里处有一绿洲,全军极速行军,夜晚前务必抵达。”“末将领命。”一脸莫名的千夫长在看到全军调转方向,然后极速行军后,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不!尼们,做甚么?” 策马跟随在王耀身边的千夫长意图制止他们的动作,然后王耀对他蹩脚的官话充耳不闻。觉得这些汉人肯定在酝酿阴谋的他,正要调转方向返回部族告知情况,而就在此时西北方向上漫天遮地的昏黄色制止了他离去的步伐。


终于意识到他们是正确的千夫长此刻也顾不得其他什么了,驾着马追着那两千精兵的方向狂奔。


终于在见到绿洲的那一刻,千夫长也完全追上了他们。而此时,背后的天地已然一片沙尘漫天。提前在绿洲安营扎寨的两千人队伍,在绿洲的庇护下,他们顺利地躲过了沙暴。至此,这位千夫长看王耀的目光,敬若天神,再也不敢有半点腹诽和鄙夷。


LZ之PS:你们再调戏LZ 就让你们次肉的时候 肉都变成死扛 ~( ̄▽ ̄~)(~ ̄▽ ̄)~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2-07 20:51:00 +0800 CST  
因为接到了海东青送来的信,得知燕王朱棣遣来的队伍不久后即将抵达,为表诚意,赤那帖木儿也派出了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作为代表,在部族南方的入口迎接他们。


这两千精兵并没有依照赤那帖木儿的安排在他们的部族中住下,反而在靠近蒙古汗帐的附近空地堂而皇之地安营扎寨起来。那似乎随时可以开战的模样,让这周围的蒙古人们不由地有些担忧,同时也异常气氛他们这般类似挑衅的动作。


只是,有求于人的始终是他们这方,何况大汗早就警告过他们不能轻举妄动。所以,虽然很愤怒燕王精兵们的挑衅般的举动,不过,看在他们按兵不动的样子,双方还是维持着表面的平和。


最后跟随王耀一同前往赤那帖木儿的汗帐的仅有二十多人。作为赤那帖木儿最疼爱的儿子阿古拉,因为被委派了迎接的工作,所以从进入部族的领地开始,他一直跟随在王耀等人的身边。


即便他心中也非常愤怒燕王精兵们极其大胆的行为。可是,一直接受着赤那帖木儿教导的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些燕王精兵们可怕的战斗力。不过好在,他们似乎并没有要开战的样子,目送着王耀和护卫他的二十精兵进入汗帐后,阿古拉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这位……”因为曾在中原生活过一段时间,赤那帖木儿的官话虽带着口音,可还是比较标准的。只不过,一开始还想向王耀示好,但是看到他冕服上的龙纹,赤那帖木儿脸上的笑容彻底僵硬了。


LZ之PS:江浙沪晒不干衣裤 容LZ做一个悲伤的表情……好吧说正事,差不多等少主从草原把传国玉玺带回来 第一章择主就要结束了 话说还有人记得第一章的名字么 (?-?*) 其实LZ知道 你们关注的重点 都在某几只的身上,LZ表示,你们都不要急 少主一定会好好款待他们的!(/≧▽≦)/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2-09 19:56:00 +0800 CST  
“不不不!” 匆忙摆手示意自己态度的赤那帖木儿在看到王耀并没有进一步发作,这才大着胆子又道,“殿下也知道我们和北部的冲突,这族中难免有亲眷和北部有点关系,所以才……”“如此,孤且看可汗的表现了。”“是是是!殿下请放心。今日车马劳顿,还请殿下歇息歇息。”


话音落下,王耀这才又抬头打量了赤那帖木儿一眼。看到他那张人到中年逐渐浮现出皱纹的脸上,奴颜谄媚的模样,王耀嘴角的弧度更加鲜明:铁木真,倘若你知道你的后代是这般可笑的模样,你可会……


赤那帖木儿只觉得对方嘴角的弧度宛如悬在头顶的利刃,一旦落下,自己便即刻身首分离。好在,王耀并没有要久留的意思,等赤那帖木儿忍不住要拭去额头上的冷汗的时候,他转身离开,玄色的冕服在赤那帖木儿眼中留下一道暗芒就出了汗帐,消失在了视线中。


对于小伊万来说,虽然方向明确,可望山跑死马这种事情他也算是亲历到了。即便,他本身并不懂汉语,但是那种眼前的期望和路途上的遥遥无期形成的强烈反差,还是让他心理很难接受。不是没有想过放弃的念头,可是脑海中浮现出的人和事还是令他咬着牙坚持着。


草原的天气和小孩子的情绪一样善变。时晴时雨,时而大风呼啸的睁不开眼,时而又寂静的连天上的云朵都没有任何动静。


LZ之PS:昨天LZ抽风了 大家请无视 不过小露熊会被虐倒是真的 估计不是下更就是下下更 希望露厨们表打LZ ε=ε=ε=(~ ̄▽ ̄)~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2-11 20:17:00 +0800 CST  
就像赤那帖木儿自己说的那样,在王耀到达他们部族的第三天,做好了安排的他带着他的儿子阿古拉以及几名千夫长和一小队骑兵组成了一支百人的队伍。王耀方面则因为敌不过众人的一再请求,这才又增加了五十人,与之前的二十人回合成了一支七十人的队伍。


从人数上看赤那帖木儿占着极大的优势,不过正所谓精兵强将,在财政上宽裕了的朱棣丝毫不吝啬军费的开支。几乎全新的盔甲和马鞍,马背上挂着好几桶铁箭,甚至还有一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


这让赤那帖木儿的人数优势瞬间消失,甚至相形见拙地让他丝毫不敢直视王耀等人。“赤那可汗,还不出发吗?”“不不,岂敢让殿下就等。”说完他驾着马走到对于前方,弯刀出鞘朝天空挥了挥,他们的队伍就出发了。


卯时就出发的他们,朝着东北方向匀速行军。速度算不上很快,但是燕王精兵至始至终整齐划一的队形,令赤那帖木儿对大明朝的忌惮更加深刻。


大约到下午酉时三刻,赤那帖木儿勒令自己的骑兵们停下脚步。见状,王耀带领的燕王精兵们也跟随着停了下来。


率先下马的赤那帖木儿一步一步地走到王耀的面前,现在他的坐骑侧边,很是恭敬地道,“殿下,这儿就是。”“呵,居然藏在这儿。你的父汗想的还挺周到。”


大概是听出了王耀的揶揄,赤那帖木儿也没有接王耀的话头,转而恭敬却带点强势地道,“殿下,还请您下马前行。”“哦?”代表反问的哦声拖着长长的尾音,其中的不满和质问不言而喻。冷汗不由地再度冒出的赤那帖木儿却不愿意屈服,毕竟这片绿洲除了埋藏着当年从大都府带回来的钱财之外,也是他父汗的埋骨之地。


LZ之PS:LZ残血归来 可是为了追贴的小萌物们 LZ还是坚强的爬上来了 小剧场后继无力 LZ还需要休养 (╯﹏╰)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2-17 20:33:00 +0800 CST  
与低着头的赤那帖木儿对峙良久,久到双方的士兵们都要发生冲突的时候。王耀却突然笑出声来,道:“也罢,死者为大。”说完,他翻身下了马。“殿下,这边请。”


鉴于王耀和赤那帖木儿的对峙突然终结了,所以双方的士兵也消去了剑拔弩张的状态。双方都下马,以牵马行走的方式进入这片看起来面积不小的绿洲。


双方人马彻底进入绿洲之后,他们各自找了一片绿草地将拴马桩钉下。当然,跟随王耀的燕王精兵们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将马匹拴好后,他们取下了适量的军备,或背在后背或挂在腰上。


“乌力罕台吉,今天我们还去那个地方吗?”“当然!那个地方水草肥美,肯定有很多不错的猎物。”“台吉,抓到的那只奴隶怎么处置?”“奴隶吗?你不说,我都快忘了。”说着乌力罕回头看了一眼被拴在马鞍上一路拖行至今的小伊万。


事实上,那天疼晕过去的他,在被用水浇醒后,就被绑在马后,一路拖行。刚开始的时候,小伊万还能勉强跟上,可后来乌力罕看他能跟上之后,就加快了速度。成年人都未必能够跟的上疾行的快马,何况还是小孩子的伊万。一个踉跄倒地后的他,就在也爬不起来了。


看着他毫无生息的模样,乌力罕不屑地嗤了一声,“到目的地再看看,死了就丢了!真不经玩。” “台吉,前面快到了!”“很好,一会儿你们几个就去打猎。我这里有父汗赏赐的美酒,据说是中原皇帝才能喝的好酒!”“真的吗,乌力罕台吉?”


问话的同时,大部分少年都露出了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蒙古人似乎一向好酒,可以草原可以种植的作物有限,况且他们大多不适耕作,也因此蒙古本族的酒水大多苦涩,喝过中原香醇的佳酿后,再让他们喝自己的酒当真是难以下咽。


LZ之PS:关于小剧场少主热舞的最终回 将会作为圣诞福利放出 敬请期待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2-18 21:49:00 +0800 CST  
十多名少年驾着马前后冲入了水草肥美的绿洲,然而刚走不远,他们就发现了几十匹原地吃草的骏马。“台吉,快看!这么多好马!”“站住,回来巴根!”激动过头的巴根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乌力罕的话,下了马就变成群的骏马狂奔过去。不过,好马识人,所以没等巴根靠近,其中最外围的一匹黑马嘶鸣一声,抬腿就将人踢飞了出去。


“阿齐,过去看看!”“是!”吩咐完,乌力罕也慢慢地下马,将缰绳丢给身后跟随来的扎达,朝着跌在地上喊疼的巴根走过去。“台吉,巴根似乎是断了一根肋骨。”“呜呜呜……台吉,巴根好像要死了!”
“闭嘴!阿齐,这些马……”“是的,台吉,这些马不像是我们蒙古部族所出。”“走!过去看看!” “不,台吉等等巴根!”断了一根肋骨的巴根很快被甩开了,看不见踪影了。


一个个沾着湿润泥土的木箱子被从一座石头山里面搬了出来。等到最后一个箱子落地,王耀这才笑着走上去,“殿下,这些就是全部了!”“不错!”心情更好的王耀随口跨了赤那帖木儿一句,惊得他腰上的弯刀不由地抖了抖。


不理会赤那帖木儿一副受惊的样子,王耀笑着走近那堆放在一起的木箱子当中。走了一圈后,王耀在最东面的那个木箱前停了下来,伸手拂去表面上的泥土,在看到箱子表面那个熟悉的浮雕后,王耀笑的更加灿烂起来。


“没错,就是这些。赤那可汗,我想鉴于你的诚意,你的想法,我们一定会尽量协助你。”“那就多谢殿下了。”赤那帖木儿也不知道这番话到底能相信多少,但至少不会比雪上加霜更糟了。


LZ之PS:W( ̄_ ̄)W本帖子已经发现若干痴汉 估计圣诞特辑之后 会成倍增加

楼主 less瞳  发布于 2015-12-19 23:17:00 +0800 CST  

楼主:less瞳

字数:576624

发表时间:2015-11-10 02: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6-01 01:38:13 +0800 CST

评论数:6229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