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星星﹏★『原创』破晓前陨落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8 20:44:00 +0800 CST  
忘记给百度了~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8 20:45:00 +0800 CST  
Mission 01   眼泪成诗

我已经   已经把我的伤口化作玫瑰
我的泪水   已经变成雨水早已轮回

李晓星,你竟然会成为勇敢的一方。
我自嘲地笑了笑,想起说分手的那一刻,是你的演技太过完美,还是我太过愚笨,你的脸上,我找不出一丝悲伤的情绪。
连惊讶都没有。
李晓星,其实你是脆弱的一方。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8 21:04:00 +0800 CST  
(一)     我已经   已经把对白留成了永远
忘了天色    究竟是黑是灰

     詹士德,我怀疑过,你不爱我。
     你说过,我很像玻璃,包裹着坚强的外表,却脆弱得承受不住一滴泪的重量。你说,我的女朋友不用会削苹果,不用会做便当。
     知不知道,那时你泛滥的温柔,让一粒玻璃,变成一颗水晶。
     更加美丽,也更加不堪一击,所以才能把我伤得碎成满地。
     詹士德,我不曾怀疑过,你爱我。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8 21:06:00 +0800 CST  
我纠结了很久,不确定在这里发文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原创文太多,大家看久了眼睛也会疲惫,所以可能我把整篇文都发了也不会有人点击进来看过。但是,只要有人发现我的作品,即使是潜水我也会很高兴。毕竟我爱过天魔星和007,这些文字当作是我的抒发吧!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8 21:10:00 +0800 CST  
二是我讨厌悲剧,因此悲剧爱好者勿进。在此声明。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8 21:13:00 +0800 CST  
噢噢噢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9 14:04:00 +0800 CST  
谁能教教我头像怎么设置///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9 14:09:00 +0800 CST  
(二)     分手伤了谁   谁把他变美
          我的眼泪写成了诗已无所谓    让你再回味

     天魔星的部落格,深沉的黑色和红色营造的氛围,到底是为什么变得悲伤。
     手在颤抖,一滴又一滴的液体坠落在键盘上,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恐怖小说里的辞藻竟好象在彷徨哭泣,我无力地按键一次删除。
     电脑荧幕前渐渐浮现出她的笑脸。
     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五官与她竟是如此相似。
     只是,她比我更加完美,更加高贵,那种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我学不会。
     我不愿意做悲情的配角,但你残忍地给了我代替品的身份。
     连第三者也比不上。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9 17:58:00 +0800 CST  
(三)字不醉人人自醉   因为回忆总是美
     我已经   已经把绝情变成了恭维

     你的伞渐渐移到能包裹住她整个人的位置,而你,消瘦的肩膀的被雨淋湿而不自知。
     那一瞬间,我的心突然被怨恨和嫉妒吞噬,怨恨着你从未给过我这种满怀爱意的眼神和小动作,嫉妒着她被你过分的宠溺装饰得像一个公主。
     两个人跑进图书馆,我略带惊恐地迅速低下头假装整理书籍,慌乱得突然重心不稳,狠狠地摔在地上,黑袜被梯子上的铁钉划开一个细长的伤口,渗出的血濡湿了袜子的一大片,越浓越黑,我感受到两道目光射到我身上,不顾腿上刺骨的疼痛,狼狈地跑掉,远远地躲在你们看不见的书架后。
     我知道,只要你想要找我,就绝对能找到。
     但是我更知道,我根本不想要被你找到。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29 17:59:00 +0800 CST  
(四)因为不配    你就忽然自卑说声失陪
       我已经    已经把沉默变成了忏悔

       心脏的疼痛让我窒息。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清冷的空气窜入喉间,压下眼睛里再次失控的炽热。
       为什么一想起他,连理智也变得不理智。我把整个人掩埋在浴缸里,如霜水般的寒冷立即淤滞了我所有呼吸的空间,水“哗啦”地泄了一地,窗外月光的银色似乎使水结成了冰。
       缺氧之下,疼痛好像迷迷糊糊地消失了,连腿上的伤口好像都已结痂。
       黑暗中只回荡着我断续的低泣。
       自我催眠地,以为。
       在水中,没有人会知道我在哭泣。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30 21:41:00 +0800 CST  
(五)无路可退   只能无言以对
       分手伤了谁    谁把他变美

       神经质地用勺子搅拌着,拿铁上的泡沫心形被弄碎,残破不堪地飘零着碎屑。
       我坐在静谧的café中,淡漠的眼神不断望着街上的行人。
       思绪,乱得仿若被撕扯。
      “李晓星,出来一下吧。”
       电话里的声线低醇,以前我是怎样地依赖这个的声音,不安的时候,恐惧的时候,甚至撒娇的时候,自己如孩童般的无理取闹只不过是想得到一点点被他宠爱的感觉,我,是这么的可悲。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30 21:42:00 +0800 CST  
   “好。”
     挂上电话,一室的死寂,听不见心跳的声音。

     我习惯性地不留意时间的流逝,因此并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已坐在我面前。
     我看着他,沉默着。
     他依旧耀眼,眼神里却不是以往那遥不可及的冰冷与孤鸟似的抗拒。那种柔和,天魔星从没见过。
     他拿出一个红色的东西,推到我跟前。
     护身符。
     很多画面瞬间掠过我的眼。
     妈给了我,我给了他,现在他还给了我。
     这种带着绝望气息的轮回,像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掐住我的脖子,窒息地。护身符上的菩萨竟然像地狱中的冥王,诡谲的姿势似乎把我扯进了一个黑洞。我的身体突然发生了潮状呼吸,那是一种濒临死亡时的最后一场呼吸,汹涌极了。
     但在旁人看来,我不过是在微微颤抖罢了。
     是怕她担心误会吗?
     还是说完美的你不允许我这样的污点出现在你的记忆中。
     詹士德,为什么你能这么平静地看着昔日的情人,这么平静地做出这样残忍的事。
     后来,我懂了。
     原来,我的爱。
     由始至终,都只是一场独角戏。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30 21:44:00 +0800 CST  
(六)我的眼泪写成了诗已是无所谓     让你再回味
      字不醉人人自醉     你的品位总是美


紧紧地握着那红色的护身符。
那刺眼的颜色。
还记得他戴着护身符那个紧张别扭的模样,还记得他紧拥着我时他心口微微突起的触感,还记得他把符弄不见时的张皇失措。
这个护身符,曾经承载着两个人的温度。
而他,不要它了。
不要它了。
不要她了。
手腕上的血,汩汩的,一股腥甜在闷热的空气中弥散。
原来,不痛,我惨淡地一笑,比月光更悒寒。
血,一滴一滴,极有节奏地落入浴缸的水里,没入散开,像将近夜时,艳红色天空中被渲染成同样颜色的薄云,那种丝缕似的无依无靠的云。用尽生命舞动的血液在无色的水中,描绘出这样一种博大又虚空的画面。
仅一秒,恍如隔世。
我看着,水渐渐深红。
身体,渐渐麻木。
血,渐渐模糊。
失重,坠落到混沌的黑暗中。
眼前不再是那个人的影子。
詹士德,我并不恨你,只是恨我自己。
詹士德,今世,我不要你看到我懦弱地死去。
来世,我们不要相遇。
手终于无力地松开,护身符,缓缓地,如慢格播放,带着满身的哀伤沉入血中,深深地沉没。
同样的红。
停止的痛。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6-30 21:52:00 +0800 CST  
我发现第一章都结束了还是没人发现这篇文诶......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7-01 09:57:00 +0800 CST  
感谢两位!!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7-01 10:35:00 +0800 CST  
回复:23楼
大概晚上吧,总觉得现在吧里不会有人。晚上人流较多。
今晚才发正文。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7-01 13:54:00 +0800 CST  
Mission 02    Any & Every & Some

一   苍白的光芒

     冬日的温度,即使不如北国的风雪飘摇,依然是寒冷得让所有的物质分子被冻结,丝丝凉雨夹杂着凛冽,密密麻麻地铺盖着画面,像是裹着一层浓重的雾霭。
     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那是抽象画派中过渡黑与白的颜色,云层好低好低,似乎一伸手便能摸到,随时就要坠落坍塌下来似的,太阳的光穿不透厚厚的阴云,整个地面,酝酿着忧伤。
     凌乱的红发上点点透明,如天初亮,晨曦未至时叶面上一两颗露珠。
     一身的黑,仿佛逐渐消融在同样的一片暗色中,褪色成背景。
     她出神地望着被雨打湿的墓碑,发尖的雨水顺着弧线滑落至她冰冷得微颤的唇上,化开一朵若高加索山上冷清的花。
     墓碑上的黑白照片,那么明显的宣告些什么。
     那样熟悉的笑脸令她的心脏蓦然一痛。多久了,左胸口的位置,不管怎样地隐藏,怎样地修饰,却还是真实地存在着一道伤痕,不能忘却,只能任它在时光的洪流里随波逐流,直到自己终于习惯它的存在,习惯得不再痛的那天。
     只是,会有那么一天吗?不禁自嘲地想。
     静置在一旁的百合花和满天星,如同被停格的录象。
     还有一个红色的护身符。
     在一片淡色中突兀的妖娆,极不协调地出现在这种朦胧的景色中。
     多像,那生在彼岸的花,鲜血淋漓地开在灰色的墓碑上。
     她淡漠地转身,离开。带着这里的哀伤气息,却固执地不再着眼过去的一丝一毫。
     不再转头,看李晓星的墓碑。
     埋葬了一切一切的。
     她的墓碑。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7-01 20:12:00 +0800 CST  
回复:27楼
第一章的"我"是以李晓星为第一人称写的,而从第二章开始则是以第三人称.
至于是不是鬼纶配这种问题我不必回答了吧.
这里是鬼纶吧的耶!不是鬼纶我哪敢发啊.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7-01 22:50:00 +0800 CST  
我在这里解释一下。
我的文不存在复活什么不现实的问题,第一章是詹士德背叛了李晓星后李晓星的心情感受以及她受到刺激后选择自杀的结局。
但是我从来不喜欢悲剧,因此我不会让李晓星真的死去。
之后大家就会慢慢了解,帮助李晓星“死去”的人,被瞒在鼓里的MIT伙伴。
最最重要的就是小詹同学。
而且詹士德会“背叛”李晓星的原因相信看过那么多文的大家都很容易猜得到了啊。

楼主 璃墅  发布于 2010-07-01 22:56:00 +0800 CST  

楼主:璃墅

字数:109963

发表时间:2010-06-29 04: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1-03 13:37:27 +0800 CST

评论数:161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