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候君归(凤宇&东雷)

他是纵横魔界的妖娆魔君,遗世独立,傲视八方。
他是聪敏毒舌的夏家长子,任劳任怨,遍体鳞伤。
他们的一生,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便被命运牢牢捆绑。
他为他而亡,却也因他而生。
等待,也是追寻。

他是他的拳头,傻笑入他薄心。
他是他的大脑,美好不染俗尘。
他们,注定分离,却又难舍牵挂。
说好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等他归来,拥他入怀。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1-26 17:36:00 +0800 CST  
首先说明一下,镇楼图来自贴吧某两个帖子,我觉得好看就下载在手机里,现在也难以找到原作者,不知道是否可以直接使用。如果哪位宝宝知道出处,请告诉我,万分感谢。我会去征求原作者同意,如果她们不同意我使用这两幅图,我会自觉删掉这个帖子。不过放心,文章稿子还是有的,我会另外重发。
我真的特别喜欢这两幅图,而且我翻遍自己的相册只有它们最符合我的文章内容,不然也就不会冒可能侵权这个险了,希望比较看中知识产权的读者可以谅解。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1-26 17:43:00 +0800 CST  
第二,这是之前一篇帖子的续集,那篇帖子里发了两章(每章比较长,没有仔细分章节),这里续发接下来的内容。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1-26 17:45:00 +0800 CST  
http://tieba.baidu.com/p/4952987413?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8.9.8.5&st=1511689584&unique=BA5E631E3C6431721A6315781B0328F6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1-26 17:46:00 +0800 CST  
下面 @ 小伙伴@红色鲱鱼在@筱巫晨@love玺11@黑色的蔷薇花瓣@妖莲似血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1-26 18:03:00 +0800 CST  
最后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由于上交手机后成绩下降,我妈把手机还我了,虽然我觉得其实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既然为此得到了手机,我还是要认真学习的,不然太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了
我今年上高三,平时作业很多,加上自己做事又慢,别人写作业的速度起码是我的两倍不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其次写文速度也慢,还是先写在本子上后又打字发出来,另外就是开的坑太多了实在填不过来,所以――
不保证周更以及更的量。
望大家理解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1-26 18:10:00 +0800 CST  
【第三章】流年似水(一)
金时空·台北市中心医院
仪器设备均准备妥当,欧阳医生到达医院的时候,抢救便开始了。
那是一个脸色极为苍白的男生,呼吸微弱,几乎没了气息。他的身上有数条仍旧发红的印痕,触目惊心。
经过一番抢救与临时诊断,暂时保住了一条命,而他的心脏却是再难承担其生命负荷。他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半月之内,若是没有匹配的心脏进行手术,便回天乏术。
欧阳医生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恰好碰到他的学生和医院里的另一个病人。
花弄影一袭及腰长发披散至腰间,匀速推着轮椅上前。见欧阳医生满头大汗的样子,忙递了张纸巾上去,问道:“老师,什么病人这么‘难缠’?”
接过纸巾,欧阳医生笑了笑。“是我今早在我家附近发现的一个男孩,心脏衰竭得厉害,怕是啊,活不了多久了。”说着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可惜了,那孩子看起来比你还要小上几岁,唉――”
花弄影点点头,表达惋惜之意,搭在轮椅上的手却不自觉捏紧了几分。
欧阳医生视线下移,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抬手看了看腕表,道:“小影啊,今天你们散步的时间过长了,下次注意,快点带阿桢去吃饭吧。”
胃癌病人,一日三餐不仅内容要严格注意,用餐时间也是不可以有差错的。
经提醒,花弄影才抬手敲了下自己的头,匆匆忙忙推着林桢的轮椅走了。轮椅上的少年只是浅笑,替他说了句“再见”。音色温润清朗,只是由于病中的无力而略显小声。
欧阳医生看着花弄影匆促离开的身影,又是一阵叹息。
都是苦命的孩子啊!
林桢病房内
“小花,”午休醒来,林桢一反常态式的迷糊,轻声叫到。
花弄影连忙停下手里的活计,走到他身边坐下。“怎么了阿桢?”对于林桢的小“反常”,他确实有些惊讶。
林桢没有看他,反而转过头,将视线移至窗外正开得茂盛的花树。少顷,才开口说道:“我刚刚梦到那个被欧阳医生救回来的人了,小花,”顿了顿,“我想去看看他。”
花弄影一愣,继而点头。“好。”
短暂飘渺的未来,他除了尽量满足那个虚弱又倔强的少年,还能给他什么呢?
两人来到少年病房外,林桢却突然拉住了花弄影的手,示意他不要开门,而是扶自己起来。花弄影虽不愿,但仍旧照做。
两人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里面脸色极度苍白的少年,不约而同心疼起来。
“阿桢,他和你好像。”你每次昏迷不醒,都像他一样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毫无生气,我多怕……
想着眼里已不知不觉氤氲起来。
所幸林桢此刻的眼神锁定在门内的少年身上,并未注意到花弄影浓烈的伤感。“是挺像的。”他仔细打量了许久,在头脑中将这个人与自己的脸进行了N次对比,最终得出了这四个字的结论。
“哎,小花,你说是我比较帅还是他比较帅?”林桢突然以十分认真的语调问道,眼神也转向忙收拾眼里雾气的花弄影。
花弄影调侃:“当然我比较帅。”
有些人永远如此,明明前一秒差点落泪,却非要将自己伪装得阳光灿烂。
林桢笑:“是,我们小花全宇宙最帅!”他抬手揉了揉他的刘海,调笑中依稀见得几分宠溺。
花弄影愣了愣。
还能看到你真切的笑容,我怎么能只顾着悲伤呢?阿桢,倾世容颜,也及不上你简单莞尔。
隐约察觉到林桢久站的费力,花弄影连忙催他坐回轮椅上。“阿桢~”大大的灵动双眸看了看轮椅,又看了看他。
林桢瞥了病床上的少年一眼,才挪动着只站了没几分钟便酸痛不已的双腿在花弄影的帮助下缓缓坐了下来。“小花,我们走吧。”
“不进去看看?”花弄影疑惑。
“不了,明天再来。”林桢淡淡的说着,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过,花医生――”
花弄影知道林桢这么叫他准没好事,果不其然――
“昨天欧阳医生给你留的作业你做好了吗?”
“……”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1-26 18:51:00 +0800 CST  
利用最后的一个小时打了这一千几百个字,本周任务完成,我撤了,去上晚自习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1-26 18:53:00 +0800 CST  
那个,说好的一更,在楼主的磨叽中只剩下……图片……了……
楼主晚自习即将开始,下周打字,希望大家先将就一下看图片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2-03 18:28:00 +0800 CST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2-03 18:29:00 +0800 CST  
看夏宇如此直白的表白
当然了,如果他前面的是鬼凤,这就不可能了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2-03 18:30:00 +0800 CST  
【第三章】流年似水(二)
第二天下午,林桢和花弄影再次拜访的时候,少年已经转醒。透过窗户,他看到花、草,还有那湛蓝的天空。但是他的眼神却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空漠之感。
花弄影轻轻拧开了病房的门,然后小心翼翼地推着林桢进来。两人停驻在少年床前。
“你还好吗?”不问姓名,身份,林桢轻飘飘开口。
少年的目光终于从室外的景色上移开,更多地转移到林桢身上,但却没有答话。他眼里的陌生似乎要蔓延到整个世界。
林桢也不恼,他觉得他们首先应该认识一下对方。“我叫林桢,你呢?”
少年陷入了思考,良久才吐出两字:“夏宇。”他的声音可能是因曾声嘶力竭地呼喊而显得沙哑,音色确是掩盖不了的清朗。
夏……宇……
林桢的脸色霎时白了几分。
花弄影连忙紧握住他有些颤抖的手,眉头微蹙。那两人给他的痛实在太深了,对一个七岁孩子而言,足够铭记一生。以至于,只是一个简单的名字,也能叫他险些失控。
“是夏天的夏、宇宙的宇吗?”他反握住花弄影的手以求让他安心,因为他手心里的温暖可以融化他世界里所有的风雪。
夏宇再次沉思。他的“迟钝”让花弄影和林桢很是奇怪,而接下来他回答的三个字更是叫人疑惑万分。“也许吧。”什么叫“也许”,记得自己的名字却不确定是哪两个字吗?但是,不知为何,林桢不怀疑他所说真假。
而花弄影,难得见林桢主动对哪个人感兴趣,便也随他去了。他相信,他便不疑。
“我的记忆里,”夏宇突然又开口道,“只有一个人,两个名字。”
一个红衣若火的身影,两个牵绊一生的姓名。
听及此,花弄影作为一名(未来的)医者,脑海里只蹦出几个字:选择性失忆症。
林桢沉默。那个人对夏宇一定很重要,他几乎忘记了所有却唯独记得不愿舍弃的人……
“怎么了阿桢,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见林桢沉默,花弄影不禁担忧,连忙蹲下与他平视,焦急地问道。他的长发险些滑过地面。
林桢笑:“没什么。”只是突然舍不得你……
他顺手捞起他柔顺乌黑的长发。
“哎哎,秀恩爱撒狗粮外面请,慢走不送。”夏宇笑着调侃。醒了有一段时间,夏宇似乎已慢慢恢复“状态”,不再如刚睁眼时那般迟钝。而眼前这两个人俨然已被他纳入朋友的范畴――就像刚睁眼的小**第一眼看到的不论什么生物当作自己的母亲一般,难免亲近。
林桢甩下花弄影的长发,叫他站起来,脸颊微红,想解释什么却又好像无从解释。
夏宇温柔地朝他笑笑,又看了看同样有些局促的花弄影,说道:“你们不用觉得会吓到我,因为――”
“我记忆中的那个人,也是男生。”
“他是我爱的人。”
我可以忘记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却忘不掉我爱你。
鬼凤,等我。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2-17 22:35:00 +0800 CST  
上次发的图片,零零碎碎打了三次字,终于打完了,各种扯……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2-17 22:35:00 +0800 CST  
今天依旧只有图片……因为……楼楼真的太忙了……混两个圈真不容易……作业又多……圣诞元旦贺卡一波波来袭……我也要写呀……所以……先看楼楼的字吧……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2-24 17:12:00 +0800 CST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2-24 17:19:00 +0800 CST  
下周元旦放假,补更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7-12-25 11:49:00 +0800 CST  
【第三章】流年似水(三)
有人开门进来,夏宇都会习惯性地看过去,而后把身体往被子里缩一缩,可见,他确实是个安全感很低的人,但首次见面,他便将自己的状况向林桢全盘托出,说不出什么原因。
而林桢对他,也算关心入微。
时间一天天地流逝。这些天,夏宇的病情一直很稳定,但气色却是越来越差;而每日前来拜访的林桢,突然消失了两天,再次出现,脸上已是掩饰不了的苍白。
“小花,我的随身手链丢在房间里了,你帮我去把它拿过来吧。”林桢笑着对轮椅旁的花弄影开口。花弄影虽然也在笑,但通红的眼睛却明明白白显示出一个事实――他哭了很久。“我在小宇这里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去吧。”林桢向他保证。
他终于点点头,出去并带上了夏宇病房的门。
目送花弄影离开,林桢的视线转向床上若有所思盯着他看的夏宇,他沉默了几秒钟。
“把花花支走,有什么话就快说吧。”夏宇直截了当点明他的意图,一脸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林桢直视他的眼睛,轻轻说道:“小宇,我快死了。”
夏宇正握着水杯的手一颤,杯子里的水险些迸出。
“虽然小花刻意瞒着我,但我自己清楚,我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林桢的语气淡淡的,仿佛话中人与自己无关,但夏宇还是察觉到了他的悲哀,尤其是当提到那个长发少年之时。
“小宇,很高兴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遇到了你。”
夏宇鼻尖一酸,险些落泪。“阿桢――”
林桢朝他笑了笑,继续道:“一个人活了二十年,其实对这个世界我本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偏偏最后又有了牵挂。小花他……”突然停下,因为千言万语也难以描绘那人分毫。
夏宇知道,他放心不下。
“我死了以后,请你替我好好照顾小花,可以吗?”林桢的眼里弥漫着浓浓的雾气,让夏宇不由心生怜惜。
“可是我恐怕――”
“不,小宇,你一定可以活下去的。”林桢不等他说完,语气坚定地说,“相信我。”
他的话总是让夏宇不由自主无条件相信。
反之,亦然。
“阿桢,你和花花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你不在了,我一定不会丢下他一个人。但是说不在就不在,哪那么轻巧?”泪水不可抑制地滑下夏宇的脸庞,他说出的话却非要带上丝丝近乎轻蔑的嘲讽。
林桢忙把手边的纸巾递给他。
“小宇,谢谢你。我有预感,你和鬼凤一定能够幸福。”
至少,不似我和他,阴阳相隔。
夏宇点头。就算为了鬼凤,他不会死也绝对不能死!
“对了阿桢,你有相机吗?”夏宇突然问道。
那天,他们定格了许多瞬间的永恒。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8-01-01 23:29:00 +0800 CST  
如果楼主够自觉,明天早上会有下一更。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8-01-01 23:30:00 +0800 CST  
楼主还是自觉的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8-01-02 10:30:00 +0800 CST  
【第三章】流年似水(四)
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天气好得异乎寻常。
林桢就是在这样明媚的日子里,最后一次被推进手术室。灯光熄灭的时候,医生走出来,只留给他们三个字和一个无力的背影。
“请节哀。”
花弄影垂在身侧的两只手默默攥紧,嘴唇被咬得几乎滴出血来。他已经准备了很久,为这一天,平静地接受林桢的死亡。可是,他的眼睛、手臂、甚至整个身体,都堂而皇之地背叛了他。
不可以,你答应阿桢的,不能哭……
他在心里一遍遍地警告自己。
不知哪里来的风掀起了白色的一角,入目是林桢安详的睡颜。这一睡,天长地久,再无相见之日。
花弄影终究哭了。
承诺易许不易行。他没能完成与林桢的最后一个约定。
心痛得快要窒息。
夏宇只紧紧攥着林桢留给他的手链,皮被某些带钻部位割破也毫无反应。短暂的相处已经铸就了深厚的情谊,埋下了记忆。“花花,想哭的话就哭吧。阿桢他一定不想你这么压抑自己,他只是希望,未来的你可以更坚强……”夏宇很难过,但是面对比自己更难过的花弄影,他还是选择去安慰他,就像做了千百次一般。
花弄影颤抖着跪下,伸手环住坐在轮椅上的夏宇,把头埋在他腿上抽泣,很久很久。夏宇轻抚着他的背,闭上眼睛的一瞬,两行清泪滑过面颊。
第二天,夏宇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宣告成功。花弄影注视着病床上少年均匀起伏的胸膛,仿佛也感受到了他心脏的搏动,嘴角终于勾起了一抹弧度,像是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雨过天晴,虽然痕迹再也无法抹去。“阿桢……”他低声呢喃。
林桢没有葬礼,花弄影也没有通知任何人他的死讯,因为他说,他在这个世界上踽踽独行惯了,只希望可以在小花的陪伴下,安静地离去。
花弄影按照他的嘱咐,将他的骨灰埋在他们初见时的那棵树下。就在他填好最后一点土的时候,连续晴朗了几天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他凄凉地笑了笑,倚着树干瘫坐下来,闭上了眼睛。
大雨倾盆而下。少年面颊两侧滑落的液体,不知夹杂了什么。
夏宇醒来的时候,透过窗户,恰好可以看到那个单薄的身影,心脏猛地抽痛了一下。
阿桢……

楼主 哥还5  发布于 2018-01-02 10:30:00 +0800 CST  

楼主:哥还5

字数:41795

发表时间:2017-11-27 01:3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3 22:40:38 +0800 CST

评论数:103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