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mit``☆『改文』爹地 妈咪要逃婚(不知道有没有人改过)

一楼百度。。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18:39:00 +0800 CST  
这是第二坑了哈~~~

第一坑
http://tieba.baidu.com/f?z=994686234&ct=335544320&lm=0&sc=0&rn=30&tn=baiduPostBrowser&word=%C5%F9%F6%A8mit&pn=0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18:39:00 +0800 CST  
稍等 马上就到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18:50:00 +0800 CST  
现在一个美女这样挑逗自己……虽然知道这个女人是同性恋,也很荒谬的把自己当成了女人,但他还是很不争气的有了些微反应。
映洁非常不温柔的推高了炎亚纶的T恤,一边笑的荡漾的说:“虽然你的胸很平,但摸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推高了T恤,看着那……一片平原!

映洁愣了一下,虽然知道他的胸很平,但却不知道平成这样……比男人的都平!

男人……

映洁的目光向上,停留在炎亚纶的喉结那里,刚才一直在黑暗中她没注意到她有喉结,但现在看,有一点,也不是很明显……

她晕了。

现在她变的不确定身下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了。不自觉的手顺着小腹往下,一抹……

硬硬的,有点热……

这是什么……映洁惊讶的看着身下的男人……

“啊……”在映洁的小手隔着裤子摸着炎亚纶的xx的时候,炎亚纶也终于克制不出发出了呻yin
有小弟弟,男人的声音……

嗷嗷嗷嗷嗷,她被骗了!

映洁的脸变的一下白,一下绿,一下红……整个一调色盘。

NND,纵横情场几年,居然认错人了。把一臭男人认成了娇滴滴的女人。

“啊……”映洁大叫一生,惊慌的从床上跳下来,皱着眉瞪着炎亚纶。

TMD,一双眼睛白长了,白长了。男人女人都分不清。挖了算了。

瞪着床上的男人,床上的男人也同样瞪着她,两个人不甘示弱,互相瞪了一会儿,映洁终于放弃了。

“你TMD是个男人怎么不早说?”映洁口气很不好。

炎亚纶皱起了眉:“女孩子不要说脏话。”

我勒个去!映洁想揍人。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揍他,她怕痛看自己的手。

“算了,算我倒霉,真是的,一个大男人没事长这么漂亮干嘛?像个女人一样。”映洁嘟着嘴咕哝着。

低头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就转身向门边走去……

炎亚纶以为以这女人的火爆脾气,会跟自己大吵特吵一番,想不到只说了两句脏话就想走了……

那……他怎么办?

炎亚纶低头看着自己裤裆处隆起的一团,刚才被那女人握了一下,跟自己平时自己解决的感觉真的好不一样。

更舒服,更享受。

他……还想要。

没有想那么多。从床上站起,跑向门边,把打开门想出去的映洁拉住,关上门,拉着她来到床边,扔了上去。

“喂……你做什么?”映洁被炎亚纶一连串的动作给弄的一头雾水。

“做你。”炎亚纶声音沙哑的说。不给映洁反应的时间,扑了上去,把映洁压在身下……

“喂……你……王八蛋,本小姐是同性恋,跟男人做会觉得恶心的。”映洁拼命的挣扎。本来会拳脚功夫的。可现在四肢都被人压制住。男人的力量在天生上胜过女人太多,而且在四肢被压制住的前提下,她根本就没办法反抗。

“是吗?我不恶心就好。”炎亚纶淡淡的说。跨坐在映洁的腰身上,扯下自己的皮带,抓住映洁的两只手,把它们紧紧的绑在一起。

“痛……王八蛋,好痛……”映洁皱着眉叫喊着。皮带绑的很紧,她两只手稍微动一下就很痛。

“痛就别动了。”炎亚纶笑着说。坐在映洁的腰身上,认真的打量着红着脸挣扎着的映洁……

很漂亮!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18:58:00 +0800 CST  
好了 今天就更这么多 。。明天再更。。先看看有木有人。。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19:05:00 +0800 CST  
这种类型是哪种类型呢。。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19:09:00 +0800 CST  
好哇 我叫苒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19:10:00 +0800 CST  
明天吧。。。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20:43:00 +0800 CST  
映洁真想一圈把这娘娘腔脸上的笑给打烂。但只是想而已。并没有付诸实际行动。因为她现在四肢被压着不说,还浑身无力。
“那……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映洁故意可怜兮兮期期艾艾的问。

“不行,我还没要够。”炎亚纶笑着说。用力的一挺动腰身……

“啊……王八蛋,王八羔子……你滚开……滚……”见来软的也不管用。映洁又恢复了本来凶恶的面貌。对着炎亚纶就是一顿臭骂。

“果然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炎亚纶笑着说。他还是比较习惯这女人大呼小叫说着脏话。软绵绵的装温柔并不适合她。

“你TM才狗呢,你放开本小姐,不然,本小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映洁扭动着身子恶狠狠的威胁着炎亚纶。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21:17:00 +0800 CST  
“看来……你还很有精神。”炎亚纶笑着说。抽出自己的xx,抱着映洁翻转个身,让她趴跪在床上。从后面深深的占有她……

“啊……你……王八羔子,我要杀了你。”映洁狠狠的捶了两下床,羞愤的想自杀,奶奶的,这是什么姿势……

事后,她一定要把这王八羔子大卸八块……

“真的好舒服。”炎亚纶动情的搂着映洁。在她洁白的背上印上一个又一个细碎的吻。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舒服的连灵魂都在颤抖尖叫。

“唔……舒服个鬼……我快死了……”映洁红着脸哇哇大叫,不想承认自己也很舒服。好像……比女人和女人做舒服多了。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21:18:00 +0800 CST  
但自己是个同性恋,就要有同性恋的操守。和男人做神马的恶心死了。一点都不舒服。她是被逼的。被逼的。

“我也快死了。”炎亚纶沙哑的低喘,一阵抖动。终于达到了巅峰……

“啊啊啊啊……”映洁也在一阵尖叫之后达到不知道是今晚的第几次高|潮……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21:18:00 +0800 CST  
……………………………………………………………………………………………………

激情过后,映洁趴在床上沉沉的睡去。累死她了,声音也叫哑了。

炎亚纶躺在映洁旁边,看着趴着睡的映洁。她的滋味太美妙了。他想以后每天晚上都和她做。

结婚吧?

好像只有和她结婚,才能每天和她做。恩……就这样决定了。

打定主意,炎亚纶抱着映洁的腰,把她搂近,让她趴在自己的胸膛上睡。映洁挣扎扭动了一下。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就不动了。一会儿,就传来轻轻的呼吸声……

这个……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29 21:18:00 +0800 CST  
映洁一连苦逼的回到家,化验单在手里飘摇。
今天是星期天,所以大家都在家。看到映洁有气无力,一连苦逼的表情,心里都有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小洁,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啊?”刘娟担忧的问。

“看她那要死不活的样子,肯定是得了什么绝症,比如艾|滋|病啊什么的。映洁啊,谁让你平时跟那些女人玩的时候不注意。”吴尊幸灾乐祸。

“你闭嘴。”吴文尔踢了温升一脚。外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

要是以往吴尊这么说映洁,映洁早就挽起袖子跟他干起来了。但今天……她大小姐实在是没那么心情。

依旧有气无力,要死不活。

她这样反常,连吴尊都担心起来了,该不会是真的得了什么绝症或者不治之症吧?

“小洁啊,你倒是说话啊?到底得了什么病你倒是说话啊?”刘娟焦急的看着映洁 摇晃着她的肩膀。

“妈……”映洁看着她,慢慢的叫了一声,那表情叫一个心如死灰,万念俱灰……

刘娟的眼圈当场就红了。搂着映洁哽咽的说:“小洁,你放心,现在没什么病是医治不好的,连癌症都有的治。小洁,别担心啊。无论花多少钱,妈都会医好你的。”

刘娟这么一说,一股沉重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吴家。吴文尔看着抱在一起的妻女,也微微红了眼眶。吴尊皱起了眉……

“妈,我怀孕了。”映洁哭丧着脸说。

“啥?”吴家另外三个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怀孕了……我怀孕了。TMD,我是个同性恋,我怎么会怀孕呢?我怎么会怀孕呢?”映洁推开刘娟,双手抓着头发,在客厅中央暴走。

……

……

……

吴家三人的表情各有千秋。刘娟和吴文尔是被打击了。一脸震惊。吴尊笑的无奈的摇摇头……

“小柔啊,你真的怀孕了?”刘娟反应过来,抓着映洁兴奋的问。

映洁不乐意了。

“妈,我怀孕了,你为什么那么兴奋啊?”

“我当然兴奋啊。我就快有外孙可以抱了。”刘娟兴奋的说。

“那混小子是谁?是谁?”吴文尔突然站起来对着映洁厉声的质问。

“那个混小子?”映洁没反应过来,纳闷的问。

“就是让你怀孕的那个混小子。叫出来,我撕了”他吴文尔气呼呼的说。一双鹰眼睁的圆圆的。

敢欺负她女儿,撕了他!

“我怎么知道?我不认识他。”映洁烦躁的说。NND,她一直跟女人做,没准备套套的习惯。事后也没想到。

TMD,怎么就那么幸运的中奖了呢?

“映洁,你真是我们吴家的骄傲,怀了人的孩子,还不知道孩子的爹是谁。”吴尊笑着调侃着温柔。

“我一定要查出那混小子。一定撕了他。”吴文尔气呼呼的说。

“哎呀,烦死了,不管了,我要打掉这孩子。”映洁烦躁的说、

“不可以。”刘娟站出来阻止。

“为什么?妈,为什么不可以打掉孩子?”映洁皱着眉很烦躁很纳闷的问。

“老头子,你过来。”刘娟走到一边,对吴文尔招招手,吴文尔纳闷的来到刘娟身边,刘娟对他咬着耳根子。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30 09:03:00 +0800 CST  
不知道刘娟说了什么,吴文尔先是皱眉,然后慢慢的点点头,最后眼睛笑的都眯成一条线了。
映洁也不闹了。就看着自家老爹老妈在那里嘀嘀咕咕,还时不时是伴随着阴险的笑声……她怎么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啊?

怎么有不好的预感啊……

刘娟和吴文尔两个商量好了,来到映洁面前,看着映洁很认真的说:“小洁,你不能打掉孩子。”

“为什么?”映洁不依的皱起眉。

“还能是为什么?你和你哥都是同性恋,这不是存心要让我们吴家绝后吗?现在你既然有了。生下孩子,也算是给我们吴家留下了一点血脉。”吴文尔瞪着温柔。

“可是……我不想生下这个孩子。”映洁皱着眉说。想着这孩子身上流着那个强了她的王八蛋的血。她就不想生下他。

“这样吧,小洁,只要你生下这个孩子,我们以后就再也不管你交女朋友的事了。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吴文尔非常气闷的说。

如果不是为了宝贝外孙,他才不会退到这一步。

“真的?”映洁睁着眼看着吴文尔,这个调价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诱人了。说真的,每天被爸妈粘,念的她心烦。

“恩。”吴文尔点点头。

“爸,你一个警界老大,要说话算话啊。”映洁笑着说。

“当然。”吴文尔点点头。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映洁笑着说,。想不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用一个孩子换自己的自由,值了!

这样……她是不是应该感谢那十七岁的孩子啊?

吴尊看着映洁得意的样子,摸了摸下巴想,自己是不是也应该什么时候抱个孩子回来,说是他的儿子。这样爸妈是不是也不会管他交男朋友的事啊?

恩,好像也不错……

…………………………………………………………………………………………………

就这样映洁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九个月后产房……

“啊……好痛……死小子……你还不出来……痛死我了……好痛……”映洁躺在手术台上,大汗漓淋。

几个医务人员正在帮映洁接生。

“用力……吴小姐,用力……”医生也很紧张,额头上冒出细细小小的汗珠。

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吴小姐还没有生下来。而且情况很不乐观,难产……

“呼……我用力……我已经很用力了……小子……快出来……快出来……再不出来的话你就憋死在老娘肚子里吧……快出来……”映洁气的破口大骂。

怀孕的这10个月,肚子里面的孩子已经把映洁给逼到极致了。耐心,修养的什么都没有了。神马都是浮云。

浮云。

“啊……好痛……死小子……快出来……你已经折磨了我十个月……还想继续折磨我吗?死小子……快死出来啊……”

医生和护士听到映洁的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么彪悍的母亲,还是第一次看到。

两个小时之后……

“不行了……吴小姐,看目前的情况,得进行破腹产了……”大汗淋漓的医生看着同样大汗淋漓的映洁说。

映洁没有力气大吼大叫了。脸色苍白如纸,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感慨……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30 09:07:00 +0800 CST  
我也很 I LIKE诶。。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30 09:07:00 +0800 CST  
亚慧 你好啊~~~有空就来水一下哈~~~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30 09:09:00 +0800 CST  
那就再更吧~~~

生孩子,真TMD辛苦。
这笔账得算在那男人身上……

以后再跟他们慢慢的算。

“我……不要破腹产……”映洁有气无力的说。她不要破腹产啊。破腹产了以后肚子上面就会有一个痕迹。

以后她就不能穿露腰的衣服了。不能穿路腰的衣服,怎么勾|引女人啊?

“吴小姐,现在没有办法了,您难产……如果不破腹产的话,您和小少爷都会有危险的。”医生为难的说。

“我不……不要破腹产……”映洁很坚持。

“为什么?如果不破腹产的话,情况……”

“呜呜……我不要破腹产……破腹产之后肚子就会缝线……就会有一条难看的伤疤……以后就不能穿露腰的衣服了……呜呜……我又白又细的杨柳腰……就不能给别人看了……我不要……”映洁哭着说。
医生和护士再一次无语了。

这个吴小姐……是专门来搞笑的吗?给紧张的产房添加一点调剂吗?

可他们还是轻松不起来。

现在情况很危急。不进行破腹产的话,大人和小孩子都保不住。

“你们再继续努力,我出去跟吴小姐的家人商量一下。”一声一脸沉重的走出了产房。

……………………………………………………………………………………………………

吴尊,吴文尔,刘娟紧张担忧在产房外面走来走去……

怎么会这样?映洁都已经进去4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出来?是不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啊?

“爸妈。映洁不会有什么危险吗?”吴尊担忧的问。

“放心没事的。”刘娟安慰着吴尊。其实心里也很没底。生孩子她也生过,知道很痛苦,也很危险。

她真后悔。已经4个小时了,情况真的很危急。小洁……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都是她的错。

如果当初不是她说让映洁生下孩子就不再干涉她的交友。也不会这样……

就在三人焦头烂额,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医生出来了。

两人好像看到了救星,看到了耶稣,看到了圣母玛利亚一样围上去。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怎么这么久啊?”

“医生怎么样了?”

“唉……”医生摘掉口罩叹了一口气。

这一声叹气,让吴家三个人的心跌落谷底……

“呜呜……小洁啊……对不起啊……都是妈对不起你……呜呜……是妈咪错了。妈妈不应该让你生下孩子的……都是爸妈的错……是爸妈的错……呜呜……爸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呜呜……”刘娟的眼泪‘刷’的一下看流了下来了。

哭的很伤心,很难过。

“好了……妈,别哭了……这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吴尊也强忍着泪水安慰着刘娟。吴文尔在一旁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真的不敢相信,天天和自己斗嘴和自己对着干的映洁就这样……

小洁……

“呜呜……这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当初是我让映洁生下孩子的……呜呜……都是我的错……我害死了我们的小洁……小洁……”

医生纳闷的看着哭的伤心的刘娟与悲痛欲绝的吴文尔和吴尊……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他?可他什么都没说啊……为什么……

“那个……吴夫人,你们误会了……吴小姐还没有……死……”医生小小声的说。

“啊?”吴家三人都愣愣的看着医生。他在说什么?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30 10:49:00 +0800 CST  
“你说小洁没事?”刘娟不确定的问。
“恩。”医生汗颜的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叹气?”刘娟狠狠的瞪着医生。这个死医生,没事叹什么气啊?害她以为小洁怎么了。哭的死去活来的。到头来,只是浪费眼泪水而已。

该死的医生。

“我……我叹气是因为吴小姐目前的情况很不乐观,她难产,而且……她又不愿意破腹产,我们没办法,所以来找你们二位商量。”医生皱着眉担忧的说。

吴小姐也真是的,到底是漂亮的腰身重要,还是小命重要啊。

“她为什么不愿意做破腹产?”刘娟擦干眼泪问。

“吴小姐说……做了破腹产,肚子上会留下难看的痕迹,以后不能穿露腰的衣服……所以……”医生把头埋的低低的说。
对于吴小姐这个理由,他都觉得不好意思说出来。

吴文尔差点没给气晕倒。

这个映洁,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居然还想着美丽……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咪。这间接证明了,他的教育真的很失败。

“吴夫人,你们看……现在怎么办?”医生问着刘娟。

“不要理会小洁的胡言乱语,破腹产,孩子和大人都要保住。”吴尊看着医生无情的说:“如果……孩子或者大人中任意一个有危险的话……你们医院……就等着倒闭吧。”

“是,是,是……”医生点头如捣蒜,额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的不停的往下滴……

这吴家公子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魄力,真是……

他得尽力。不能让医院毁在他手里。

医生重新回到手术室,映洁还在气呼呼的大吼大叫……

“死孩子……你快点死出来啊……你想害死你老娘嘛……好……死小子……你给我记着……如果你有幸生下来的话……我以后天天虐待你……让你吃不饱穿不暖……我要往死里虐……你记着……啊……痛死我了……死小子……我灭了你……”

护士和医生们都无语……

吴小姐这么吓宝宝,宝宝更加不想出来吧。就算宝宝要出来了,听见吴小姐这话估计又得要缩回头去。

真吓人。

“呜呜……宝宝……求求你……儿子……妈咪求求你……你快出来吧……呜呜……好痛……你出来吧……呜呜……你出来啊……出来了我叫你祖宗……可以吗?……啊……好痛……小祖宗……我求求你……出来吧……求求你……”

医生和护士们算是见识到了映洁的彪悍了……

“吴小姐,吴夫人已经决定让你做破腹产……”医生小心翼翼的说。

“恩……恩……恩……破吧,破吧……我快要死了……快破吧……”映洁痛苦的大呼小叫。

再不破的话,她会死在这小子手上的。

她终于还是向恶势力低头了。

死小子,害的老娘以后不能穿露腰的衣服,你死定了,老娘打赌,你的人生会很凄惨,也许,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医生和护士们迅速准备好一切,最后成功的帮映洁玉做了破腹产,母子平安。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30 10:52:00 +0800 CST  
那当然啦~~~~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6-30 10:58:00 +0800 CST  
“怎么?这就走了。感情今晚是来窜场子的,不是来猎|物的啊。”一个美女笑嘻嘻的说。也看出来映洁兴致不高。

应该是说没女人能挑起映洁的兴致来。

“唉……不说了,姐妹们,好好玩啊,漫漫长夜,看来我是要一个人独守空闺了。”映洁可怜兮兮的说。

“呿……”几个玩的好的姐妹笑骂着她。

“真走了。”映洁挥挥手,转身,准备离开……却在看到那个走进PUB的身影时停住……

双眼一下子晶亮起来,里面燃烧着熊熊的……欲火!

嗷嗷嗷嗷,映洁激动的不能自己,她的菜,她的菜,她的菜来了。
几个姐妹看到映洁不走,还玩着门口的放下过发呆,也顺着她的视线忘了过去……这一望过去。大家就都明白为什么映洁愣在原地不走了。

因为……映洁的菜来了。

灯光比较暗。那人站在门口也不进来,就红绿交错的灯光下只看到身材很好,很高,身材纤细。一张脸偏阴柔,但却不会过分,恰到好处。最主要是抿着一张薄唇,还有清冷的眸子。

很酷的人。

这是映洁最喜欢的范儿。

用映洁自己的话说让冷酷的人在床上变的热情,让她特别的有成就感。

用他们的话说映洁就是典型的犯|贱。喜欢拿自己的热脸却贴人家的冷屁|股。对于拿热脸来贴她热屁|股的人,她一向兴趣不大。

映洁说,身为一个T,就要有做有挑战性的事。

让冷酷的人在床上变的热情,这就是映洁所谓的有挑战性的事。身为一个T最值得骄傲的事……

T(Butch):是英文Tomboy的简称,指装扮、行为、气质男性化,在女同志中扮演“丈夫”角色的女同志;台湾女同志文化中“汤包”一词,就是对女同志的俗称。

楼主 ╄→沫苒  发布于 2011-07-01 09:56:00 +0800 CST  

楼主:╄→沫苒

字数:60355

发表时间:2011-06-30 02: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7-28 19:46:47 +0800 CST

评论数:34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