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mit``☆『原创』信仰(007&天魔星)


詹士德&李晓星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18 10:05:00 +0800 CST  

我的第一篇文(完结):牵手一生一世(007&天魔星)
http://tieba.baidu.com/p/1132923956

我的第二篇文(完结):爱一直存在(詹星)
http://tieba.baidu.com/p/1155673265

我的第三篇文(完结):记住,我的爱人(詹星)
http://tieba.baidu.com/p/1231356673

我的第四篇文(完结):等花开的季节(詹星)
http://tieba.baidu.com/p/1374356739?pn=1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18 10:07:00 +0800 CST  
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
让悲伤无法上演
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
由不得我拒绝
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
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欲望
来不及等不及回头欣赏
木兰香遮不住伤
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
不再找约定了的天堂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
借不到的三寸日光
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
不再找约定了的天堂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
借不到的三寸日光
那天堂是我爱过你的地方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18 10:08:00 +0800 CST  

李晓星&天魔星&陆克雪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18 10:10:00 +0800 CST  

第一章

与李晓星的初次遇见,阳光很暖,岁月静好。

至少,在詹士德承认爱上李晓星之前,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在第一次见到李晓星时,看到她趴在草地上装死的模样,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詹士德打从心底里笑了。

但是,当詹士德决定向李晓星告白的那一刻,他最终不得不无力的在心中轻叹一口气:承认吧,詹士德,早在第一次见面时,你就已经对李晓星动心了。。。

在过去的19年里,人们总是只看到詹士德站在耀眼的光环下,散发着高贵的光芒,却没有一个人看到他那双清冷眸子后掩饰着的落寞与悲伤。

然而,有一天,那个叫李晓星的可爱女子,她看到了。

所以,李晓星无所畏惧的闯进了詹士德的生命,想要给予他所有的温暖。即使那时候,她的幸福并不完整。

从此以后, 李晓星三个字深深的镌刻在詹士德的心底,融入了他的血液。

初冬的台北,微风中渗透着点点的凉意。

这是詹士德和李晓星认识后的第一个冬天,也是台北四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初冬的清晨,装饰典雅的甜品店亮起了点点的灯光,鹅黄色的光晕漾开在安静的街道,弥漫着暖暖的味道。

长长的横椅上,一个穿着针织毛衣的女子安静的坐着,两只手揣在外套的口袋里,低垂着头看着脚尖。戴着的针织连衣帽遮挡住了她的脸颊,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詹士德来到甜品店外,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在离李晓星几步远的地方,驻足凝望。

“天魔星。。。”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晓星反射性的仰起头,顺势起身,抚下连衣帽,扬起灿烂的笑靥。

“007,你来啦。”

“嗯。”靠近李晓星的身边,自然的牵起她的手。大手包裹住小手,暖暖的温度自掌心一点一点蔓延至李晓星的心底。

“外边冷,怎么不先进去?”空着的手轻抚上李晓星的发间,整理着刚才因为脱下连衣帽而凌乱的几缕头发。李晓星,明明这么怕冷,为什么还要像个傻瓜一样坐在寒风中。。。

“我想要等你,一直等你。”

在那一瞬间,詹士德看到了李晓星眸子中坚定的光芒,很温暖,很温暖,却也让人很心疼。

“笨蛋。。。”

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轻笑出声。指腹来回的摩擦着李晓星红润的脸颊,极尽温柔,仿佛在触碰着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贝。

“待会儿想去哪里?”磁性的嗓音亲昵的响起在李晓星的耳边。

“只要和007一起,去哪里都可以。”

李晓星偏着脑袋,同样认真的目光停留在詹士德俊美的侧脸,仿佛想要将他的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的收藏在心底。

俯下头,动情的覆上李晓星冰凉的唇,腻滑的舌尖若有似无的舔舐描绘着唇瓣,撬开贝齿,温热的气息瞬间充斥在李晓星的唇齿间。李晓星在几秒的错愕后,手不由自主的环在了詹士德的腰间,闭上眼,感受着詹士德给予的温暖和柔情。

初冬宁静的清晨,浅浅的鹅黄色光晕洒在街道旁深情拥吻的恋人身上。詹士德和李晓星沉浸在温暖和爱意的幸福光芒中。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18 10:13:00 +0800 CST  
真的很感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关于更文:

目前,暂时每天一更。

以后,若有变更,我会通知亲们的。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18 20:09:00 +0800 CST  



第六章文文在审核,如果我中午回来,百度还没吐出来,我就再发一遍。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23 08:54:00 +0800 CST  

第六章

一切,都结束了吗?不,这只是开始。

在这个浩瀚无限的宇宙,不是只有凡人所认知,只存在着当下的世界而已,而是有十二个时空、魔界、天外灵界三者共同存在,悲欢离合的故事一直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上演着,从未落幕……

三年后 铝时空

圣英大学的校长办公室,陆克英望着窗外的风景,总觉得时间似乎停留在了三年前的那个冬天,再也没有前行过。

站在这里依稀能看见远处熟悉的白色洋房,那里曾经是他的家。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它化为了一片灰烬,没想到三年后再次回到这里,它竟然没有丝毫改变,仿佛三年前的那场浩劫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读懂了陆克英眼中的怀念,钱富豪上前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当我看到重建后的房屋时,也一样很诧异,它居然和以前一模一样。我有想过要帮你们买回,可是就算我动用了所有的情报网,也没能找到屋子的新主人。”

三年前,因为铝时空秩序逐渐恢复正常,铝时空的异能行者们也陆续重获异能。身为铝时空守护者的两大异能家族传人,钱富豪和黄辉宏刚好在那段时间被紧急召回。虽然就算他们当时在场也无法改变什么,但是至少能陪同一起应战,那么现在也许会少一些遗憾。

miss cherry不忍心看着大家一直沉浸在过去的悲痛里,拍了拍手,轻快的开口,缓和气氛。

“哎,我说你们几个臭小子,年纪小小的,不要总是皱着眉头像小老头一样嘛。”

“cherry老师,我们好歹也已经大学毕业了,你别总是‘臭小子,臭小子’的叫好不好。”让我家族的属下们听见了,岂不是要毁了我英雄的称号。当然后面这句话,黄辉宏只能小声的抱怨一下,不敢让miss cherry听到。

“黄辉宏,你翅膀长硬了是吧,居然也学会和老师顶嘴了…”乘黄辉宏不备,一道白光在miss cherry转身的刹那劈向了他,将他定住。“你这个臭小子,太久没有教训你,你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还是夏兰荇德家的那几个小鬼可爱,整天姐姐长姐姐短的叫她,比起霹雳MIT的几个小破孩不知道听话多少倍,她还真有点想他们了。

“cherry老师,你是铝时空的盟主,我怎么敢不把你放在眼里,你快放开我啦,你…”黄辉宏可怜兮兮的向miss cherry求饶。他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遭殃的总是他?

两年前,确定天使老师他们在铁时空生活安定之后,miss cherry跟着黄辉宏和钱富豪回到了圣英,正式成为了圣英大学的校长,铝时空的盟主。

而陶英明校长则获得铁时空盟主灸舞的的允许,留在了铁时空陪天使老师。

一百年来,陶家在铝时空一直是功绩显赫的异能家族。陶、黄、钱三大神秘家族世世代代都是铝时空的守护者,而每届铝时空盟主也皆在三大家族中轮流产生,上任的盟主是钱富豪的老爸,而这任轮到了陶家,miss cherry理所应当的成为了铝时空的新任盟主。

陶家所创立的圣英大学为铝时空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异能行者。即使是在铝时空所有异能消失的20年间,圣英大学也依然推行实施精英计划。为的就是在时空秩序正常后,具有异能体质的异能行者们能拥有更强大的异能。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23 13:27:00 +0800 CST  

不理会最近时常会在校长办公室上演的闹剧,钱富豪和陆克英继续聊天。

“对了,陆克英,你这次回铝时空应该会在圣英多待一段时间吧。”

“恐怕不行,我想去…看看妹妹。”

听到关心的话题时,黄辉宏和miss cherry安静了下来,看向了陆克英。

“陆克英,天魔…不对,是小雪。她…还好吗?”黄辉宏垂下的眼眸渐渐黯淡了下来。

差点忘了,不能再叫她天魔星了。那个他从前喜欢的李晓星已经消失了,即使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调皮可爱,却也不再是霹雳MIT的天魔星了。现在的她,是铁时空陆诺依拉家族第217代女战士---陆诺依拉·克雪。

陆诺依拉家族和呼延觉罗家族同是铁时空的战士家族,可以自由穿越各个时空。唯一不同的是陆诺依拉家族世代的时空守护者都是女战士,而呼延觉罗家族则是男战士。

23年前,陆雅琪身为陆诺依拉家族第216代女战士奉命到铁时空执行任务,在圣英邂逅了陶英明,冒着破坏时空秩序的危险与他相爱。却在怀孕之后得知陶英明已有家室,她伤心欲绝,决定重返铁时空。可刚好碰上时空大战,铝时空秩序大乱,她失去了异能,被迫留在铝时空。

其实陆雅琪清楚的知道,当年时空秩序混乱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和陶英明的结合。所以,她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重蹈她当年的覆辙。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23 13:30:00 +0800 CST  

“嗯。两个月前,妈让她转去金时空的芭乐大学念书了。”

“芭乐大学,那不是…会遇到丁小雨吗?”

想起两年前,他和钱富豪收到天使老师的消息后,立刻秘密赶往了铁时空。再次见到陆克雪,她却不记得他们了。

不记得圣英大学,不记得霹雳MIT,甚至不记得詹士德。她,遗忘了过去……

命运之轮的盲目旋转,时间齿轮的错位磨合,曾经刻骨铭心的记忆穿过指间的缝隙,戛然而止遗落在了心底最深处……

同时,他们在夏兰荇德家见到了灸舞,那个和詹士德拥有相同的容颜而性格却是天差地别的男子。那样的差别,在第一眼就能辨认出,他不是詹士德。而金时空的KO.4丁小雨,他和詹士德不但有着同样的样貌,性格也是那么的相似。丁小雨…会是詹士德吗?

当年,在那场大火之后,詹士德仿佛从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讯。黄辉宏和钱富豪不是没有想过去调查,只是就算丁小雨是詹士德,他和陆克雪依然是不同时空的人,注定不会有结果。

看见灸舞,陆克雪没有任何的反应。那面对丁小雨呢?她是不是还能同样的无动于衷。她,会不会记起些什么……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23 13:31:00 +0800 CST  

不理会最近时常会在校长办公室上演的闹剧,钱富豪和陆克英继续聊天。

“对了,陆克英,你这次回铝时空应该会在圣英多待一段时间吧。”

“恐怕不行,我想去…看看妹妹。”

听到关心的话题时,黄辉宏和miss cherry安静了下来,看向了陆克英。

“陆克英,天魔…不对,是小雪。她…还好吗?”黄辉宏垂下的眼眸渐渐黯淡了下来。

差点忘了,不能再叫她天魔星了。那个他从前喜欢的李晓星已经消失了,即使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调皮可爱,却也不再是霹雳MIT的天魔星了。现在的她,是铁时空陆诺依拉家族第217代女战士---陆诺依拉·克雪。

陆诺依拉家族和呼延觉罗家族同是铁时空的战士家族,可以自由穿越各个时空。唯一不同的是陆诺依拉家族世代的时空守护者都是女战士,而呼延觉罗家族则是男战士。

23年前,陆雅琪身为陆诺依拉家族第216代女战士奉命到铁时空执行任务,在圣英邂逅了陶英明,冒着破坏时空秩序的危险与他相爱。却在怀孕之后得知陶英明已有家室,她伤心欲绝,决定重返铁时空。可刚好碰上时空大战,铝时空秩序大乱,她失去了异能,被迫留在铝时空。

其实陆雅琪清楚的知道,当年时空秩序混乱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和陶英明的结合。所以,她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重蹈她当年的覆辙。

“嗯。两个月前,妈让她转去金时空的芭乐大学念书了。”

“芭乐大学,那不是…会遇到丁小雨吗?”想起两年前,他和钱富豪收到天使老师的消息后,立刻秘密赶往了铁时空。再次见到陆克雪,她却不记得他们了。

不记得圣英大学,不记得霹雳MIT,甚至不记得詹士德。她,遗忘了过去……

命运之轮的盲目旋转,时间齿轮的错位磨合,曾经刻骨铭心的记忆穿过指间的缝隙,戛然而止遗落在了心底最深处……

同时,他们在夏兰荇德家见到了灸舞,那个和詹士德拥有相同的容颜而性格却是天差地别的男子。那样的差别,在第一眼就能辨认出,他不是詹士德。而金时空的KO.4丁小雨,他和詹士德不但有着同样的样貌,性格也是那么的相似。丁小雨…会是詹士德吗?

当年,在那场大火之后,詹士德仿佛从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讯。黄辉宏和钱富豪不是没有想过去调查,只是就算丁小雨是詹士德,他和陆克雪依然是不同时空的人,注定不会有结果。

看见灸舞,陆克雪没有任何的反应。那面对丁小雨呢?她是不是还能同样的无动于衷。她,会不会记起些什么……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23 13:59:00 +0800 CST  

第七章

金时空 终极一班【研一】

“金宝三!!!”这样的声音无意外的回荡在终极一班的教室。

“东哥,我内伤还没好!”金宝三顿时收住了刚才气焰嚣张的声音,双手捂住胸口装作受伤的样子。

开玩笑,惹毛了东哥,以他现在的异能,他一拳过来,我岂不是得一命呜呼?自从几年前铁时空的夏天他们帮助终极一班恢复异能后,汪大东他们几个的异能指数哪个不是破万点啊?

接着又满脸堆笑的讨好着汪大东,“东哥,我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是在读研究生,应该要稳重,稳重…”

相信吗?视学习为豺狼虎豹的终极一班居然全部顺利大学毕业,并且都跟着汪大东壮志雄心的决定考研。

当年与黑龙一战,终极一班异能全失,而田欣老师也从刀疯的庇护所回到了终极一班。在田欣老师的鼓励下,终极一班开始了考大学的‘长途跋涉’。现在终极一班的同学每次回想起那段准备高考的日子,都还心有余悸。所以,说要考研,已经经历过高考的终极一班也没在怕的。

终极一班,依然还是那个在学校走廊最深处,蜘蛛网密布,却不再是连阳光都到不了的地方了。

深秋的阳光早已没有了夏日那般火热的炽烈,季节的更迭柔软了它的棱角。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正趴在书桌上睡觉的女子身上,光线下的李晓星飘渺的几乎透明。

丁小雨不经意的转头,看见了这安静美好的一幕,视线便再也无法移开。

丁小雨不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子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转来终极一班,更不知道是从何时起,陆克雪的一颦一笑开始触动着他的心。

或许,是在陆克雪来到终极一班的第一天。她选择了他旁边的座位,在面对他不悦的眼神时,却依然绽放如花笑颜,友好的向他伸出手,甜甜的说道:你好,我叫陆克雪。在那一刻,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慢慢的爬上了丁小雨的心头,那样的感觉,他以为除了安琪之外,再也不会对其他人有了。

又或许,是在那个下雨的傍晚。那个叫陆克雪的女子轻轻的敲响了琴房的窗户,在他推开窗户之后,笑靥如花的对他说:小雨,你弹琴很好听。在丁小雨还恍惚在陆克雪明媚的笑容中时,雨停了,她走了。丁小雨只能对着她离开的背影呢喃出声:你喜欢听的话,下次我弹琴的时候,你就一起来吧。而后来,他也的确对陆克雪说了当时他没说出口的话。所以,从前专属于丁小雨的琴房,现在时常会看到陆克雪的身影。

丁小雨对陆克雪有着特殊情愫的事在终极一班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自从三个月前陆克雪来到终极一班之后,汪大东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丁小雨对陆克雪的破例。最终,终极一班只得出一个结论:小雨,你完蛋了,你栽在了这个叫‘陆克雪’的手上。

陆克雪醒来的时候,教室里只剩下了丁小雨一个人。孩子气的伸了伸懒腰,“小雨,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他们呢?”

“五点钟了,他们都回家了。”

“已经这么晚了啊。嗯?你怎么还没去琴房?”突然想到了什么,陆克雪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丁小雨,“小雨,你不会…是在等我吧?”

“才不是,刚才在写新的曲子,所以才忘了去琴房的时间。”淡定的说出了这个理由,神色上却添了几分被拆穿的不自然。

“你写了新的曲子?那我们赶快去琴房,你弹给我听,好不好?”成功的转移了陆克雪的注意力。

“嗯。”

空荡的教室,静得只听见悠扬动听的旋律萦绕在每一个角落,一个一个跳动的音符自指尖溢出,穿过窗户,飘过树梢,与风共舞,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陆克雪坐在离丁小雨有一段距离的椅子上,望着丁小雨深深沉沦在音乐中无法自拔的神情,总感觉他与梦中那个她永远也看不清他长相的男子很相似,却也只是相似……而已。

第一次见到丁小雨时,他那冷淡的气质便吸引了她的目光,让她觉得莫名的熟悉。陆克雪很清楚的明白,那并不是因为他有着和灸舞相同的容颜,才会产生的熟悉感。所以,她选择了丁小雨旁边的座位,只为了弄清楚心中那份异样的感觉。

后来,因为躲雨,偶然听到了琴声,站在琴房外的屋檐下,透过窗户陆克雪看到了坐在白色钢琴前的丁小雨。那时候她仿佛觉得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所以她下意识的做出了敲窗户的举动。当丁小雨推开窗户,她不知所措的撞进了丁小雨诧异的目光中,随即笑开,掩饰着内心紊乱的情绪。

一双清冷的眸子在那片刻间浮现在陆克雪的脑海中,又转瞬即逝。与丁小雨相似的双眸,目光中所包含着的感情却完全的不同,那样的眼神太过深邃。起伏的情绪让陆克雪无故的慌乱,强装镇定的快速离开。

陆克雪不知道的是当她敲开窗户的刹那,她也敲响了丁小雨的心弦。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陆克雪总是会想,如果当时她没有因为一时的错觉去敲开那扇窗户,那该有多好。也许,丁小雨就不会那么痛了……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24 09:25:00 +0800 CST  

第十章

在三年以前,天外灵界的尽头并不是叫“彼岸”,它叫“忘川”。直到詹士德三年前回到天外灵界,成为了“忘川”的主人。三年的时间,彼岸花开满了忘川,因此被称之为“彼岸”。

当火红的曼珠沙华洗去了一身的铅华,最终幻化成为至纯的曼陀罗华。大片大片的曼陀罗华,如昙花一般圣洁纯白,盛开在河流的两岸。黑色的风衣随风肆意的扬起衣角,那绝美冷冽的男子却丝毫不为所动。长身而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寂寞的身影黯淡了身边一切的喧嚣。

李晓星,冬天已经到了…我好像越来越想你了……

陆克雪站在彼岸的入口,不知道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心中的感觉。这两天她躲过了天外灵界的防护,终于到达了彼岸。她以为越接近彼岸,那么就离危险更近一步。可是,当她一步一步迈向通往彼岸的道路,经过由曼珠沙华所铺成的“火照之路”,一种愈渐熟悉的感觉却充斥在她的心间。

无意识的迈开步伐,出现在陆克雪眼前的是一片灿烂盛开的曼陀罗华,而旁边就是她想要找的河流。没想到世人畏惧的彼岸里,弥散着如此动人心弦的美。

牵挂着丁小雨的伤势,陆克雪没有多余的时间欣赏美丽的风景,装好“圣水”之后,一路沿着河流寻找出口。视线不经意的停留,落在了不远处花丛中的男子身上,再也迈不开步伐。

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似乎感觉到灼热的目光,颀长的身影动了动。

转身,回眸。

李晓星……

小雨……不,他不是小雨……他是谁……

相似的容颜,相似的气质,相似的神情,却也只是相似,而已……

那一刻,世界,静止了;时间,停止了。微风拂过的白色彼岸花丛中,詹士德和陆克雪站在原地,遥遥相望,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震惊……喜悦……

陆克雪甚至还在那名男子的眼中读到了浓浓的爱意。是……她的错觉吗?

心莫名的痛了起来,仿佛被针扎了一下。而正是这样的痛,让陆克雪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眼前的男子是天外灵界的人。猛地提高了警惕,飚起了异能。

李晓星……

她…不认识我了吗…

为什么她看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敌意……那个他日夜思念的人居然对他飚起了战力……

詹士德霎时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心痛到无法呼吸。自嘲的扬起唇角,忧伤在眼角渐渐化开。

“你是谁?”语气中有着防备。

前一秒还蕴含着复杂情绪的双眸,在下一秒恢复了平淡如水的深邃。

可陆克雪是谁,身为陆诺依拉家族的守护者,即便她再迷糊,但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她仍然捕捉到了詹士德眼中几近绝望的痛,那样的痛让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啊!”

在陆克雪摔进河里之前,詹士德动作飞速的靠近了陆克雪的身边,大手揽上了她的腰间,将她牢牢的抱在怀中,仿佛拥着失而复得的至宝。

那样的温度,并不是特别温暖……却莫名的让陆克雪想要落泪……

忽然之间,类似于护卫的几个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陆克雪挣扎的想要离开詹士德的怀抱,禁锢在她腰间的手却加大了几分力度。

“不想被抓住的话,就不要乱动。”明明是警告的话,却让陆克雪觉得很安心。这是她三年以来,第一次如此的信任一个人。

安静乖巧的待在詹士德的怀里,不再乱动。

“使者,我们刚才感觉到有外来者入侵。所以…”

是他们眼花了吗?他们居然看见天外灵界心如坚冰的雪翼使者抱着一个女人!这…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吧!

“滚…”依然背对着护卫们,没有回头。如果詹士德回过头,在场的护卫便会清楚的看见他眼中溢满的柔情,与此时冰冷的声音是有多么的不搭。

“是!”貌似…他们的主人生气了…吧?这样的情况还是先闪为上策,快速的消失在现场。

白色的彼岸花丛中,宁静的似乎只听得见詹士德和陆克雪的心跳。詹士德的目光紧紧的锁住怀中的人,她的头发好像稍长了一些…她瘦了…手不自觉的抚上她的发间,指尖略微颤抖的触碰,仿佛害怕一切都是模糊不真实的梦……

感觉到四周没有了声音,陆克雪才从詹士德的怀里探出脑袋,确定四下无人,才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

“喂,他们都走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贪恋的深吸一口气,强逼着自己松开了环在陆克雪腰间的手。转过身,不愿让陆克雪看到他眉眼间泛着的无止境的忧伤。

看着詹士德颀长却有些落寞的背影,陆克雪居然有一种想要上前抱住他的冲动。

“你的意思…是放我走吗?”

“嗯。”

“你…不想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来这里做什么吗?”

“我没兴趣知道。”

“不管怎样,谢谢你。对了,我叫陆克雪。”

不知道为什么,陆克雪对于他的话没有丝毫的怀疑,是因为他和灸舞有着同样的容颜,还是因为他与丁小雨有着相似的气质?来自心底深处的声音告诉她:都不是。只是单纯的相信他而已。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故作不在意的转身离开。

“陆克雪……”

“嗯?”疑惑的回头,看着依然背对着她的身影。

“记住,我是詹士德。”

李晓星,既然你已经忘记了这三个字,那么我们重新认识便好。

从这一秒开始,“詹士德”这三个字将会重新走进你的生命……

“詹士德……”

轻轻柔柔的声音随风飘入了詹士德,渲染着似乎从遥远的天边飘来的虚幻,湿润了他的眼角。

那一刻,绚烂盛开的曼陀罗华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破冰而出的声音。

詹士德三年来埋藏在心底深处刻骨铭心的爱,如洪水般倾泻而出……

最终,忍不住回头,转身,看着陆克雪渐渐消失在曼陀罗华的身影,留恋的想要抓住最后一抹幻影。

李晓星,三年了…我不曾再听见过这三个字……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听到你这样叫我……

我会弄清楚这三年来你发生的一切,然后再次走进你的生命……

李晓星,能再次见到你,真好……

三年的时间,已经是我的底线……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27 12:15: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铁时空

陆诺依拉家族和夏兰荇德家族是世交,而天使老师和雄哥更是手帕交。所以天使老师在回到铁时空后,便在夏公馆附近购置了居所,和雄哥成为了邻居,也方便了夏兰荇德家和陆诺依拉家的小孩串门。

夏公馆客厅,陆克雪才从金时空回来没几天,母爱泛滥的雄哥天天都下厨要她到家里吃饭。这逗乐了酷爱雄哥料理的灸舞,却苦了夏兰荇德家的老老少少,连带经常来雄哥家串门的修和阿香也跟着遭殃。

“来来来,小雪这么久没回来,辛苦了啊,多吃点。”

“嗯,谢谢雄哥。”

“盟主,你也多吃点,今天的菜色也是针对你平时操心国事所设计安排的。”

灸舞咽下一口饭菜,心满意足的咀嚼着,对雄哥竖起大拇指,“雄哥,你真是一个好妈妈耶!”

口中的饭菜还没完全咽下,陆克雪又嘟囔的开口:“雄哥,我还可以再添一碗饭吗?”

“呵呵,当然可以,来,雄哥给你添饭。”笑逐颜开的接过了陆克雪手中的饭碗。

站在一旁的夏美不禁瞠目结舌,直拍手佩服,“哇塞,小雪你真是我的偶像耶!居然能吃下雄哥的料理,而且吃了一点事都没有。”意料之中得到一记雄哥警告的目光,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对啊,果然是和盟主一样的狠角色。”夏宇也忍不住从电脑上移开视线插上一句话。

雄哥将添好饭的碗递回了陆克雪的手中,“所以说嘛,小雪和盟主是天生一对。”

“对了,盟主,听说九五院的长老们已经定下了你和小雪的结婚日期。”

“咳咳…”听到修的话,正在吃饭的陆克雪悲剧的被呛到了。修的消息会不会太灵通了点啊!

同样是当事人,灸舞就显得淡定多了,好心的递给了陆克雪一杯水,“没事吧?”

“恩恩,还好。”

一向性格冷淡的寒也不禁好奇道:“盟主,修说的是真的吗?”

“呵呵,这件事我本来打算晚点再告诉你们的。是,我和小雪要结婚了,婚礼定在了一个月之后。”

“时间怎么这么仓促啊,不行,盟主和小雪结婚这么大的事,我得去准备准备。”雄哥念叨着离开了客厅,准备上楼去和叶思仁商讨。

“盟主、小雪,恭喜你们了!”夏天真挚的献上祝福。

陆克雪只是浅笑着收下大家对他们的祝福,安静的看着灸舞与他们之间的嬉闹互动。却被夏美和阿香糗她要嫁人了,连以前古灵精怪的个性也收敛了不少。

在外人眼里,他们是彼此喜欢的,是欢喜冤家。可他们自己心里清楚,那只是喜欢,兄妹之间的喜欢,无关爱情。

从夏公馆出来之后,灸舞就放开了陆克雪的手。

“小雪,要你为铁时空做出这样的牺牲,真是难为你了。”

“吼,灸舞,你在说什么啊。答应和你结婚是我自己愿意的,又没有人逼我。”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愿意和我并肩作战。”

“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

“嗯,好朋友。”

“那灸舞,我先回家了哦,拜拜。”

陆克雪灿笑着向灸舞告别,却在转身之后,笑容僵硬在了唇角。身为陆诺依拉家族第217代女战士,她没有选择婚姻的权利。其实在被天使老师紧急召回铁时空之后,她就已经预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

“拜拜。”

自从神行者去世之后,灸舞越来越懂得做为铁时空盟主到底是身负怎样的责任,为了铁时空的安定,就必须做出牺牲,包括婚姻……

而眼前这个假装坚强的女子,或许比他更早有这样的觉悟,所以才会听从长辈们的安排,答应和他成婚。

历年来,铁时空规定历代“冰雪之水”的守护者都必须与盟主结婚,以保证铁时空安定。“冰雪之水”和“圣雪之灵”是开天辟地时就已经存在的至宝,亿万年来吸收大地之精华,天地之灵气,拥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能量。经过多年的流传,“冰雪之水”成为了铁时空陆诺依拉家族的镇家之宝,而“圣雪之灵”则是天外灵界的镇界之魂。

不管是白道异能界,还是魔界,都一直虎视眈眈的觊觎着“冰雪之水”,但至今除了陆诺依拉家族世代的守护者,都未曾有人见过“冰雪之水”。三百年前,十二时空和魔界为了夺取“冰雪之水”,江湖上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造成了时空秩序的大乱。所以,从那时开始,铁时空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历代“冰雪之水”的守护者都必须与盟主结婚,通过白道异能盟主和陆诺依拉家族守护者共同的能力来确保时空安定。

而陆诺依拉家族第216代女战士---陆雅琪却违反了这个规定,与陶英明相爱,所以才导致了三年前的那场浩劫。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29 21:14: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哥,我要结婚了…”

因为昨晚那通电话,詹士德到达铁时空之后,改变了去见陆克雪的行程,决定先去见另一个人。

夜幕降临,如黑色的薄纱舒展开来,覆住了天空,黯淡了天地间的喧嚣。詹士德长身而立,
隐没于夜色中,等待着某人的出现。

随着脚步声的传来,清清浅浅的月光下,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越渐清晰。明明是相同的容貌,身上所散发的气质却天差地别。一个柔和了夜色,一个寂寥了冬夜。

寥寥几次的见面,总是由灸舞来化开飘散在空气中的沉寂,他已经习惯了。

“哥……”

一个单字,飘入耳际,痛彻心扉。

一个称谓,背负太多,隐忍太多。

他,詹士德,天外灵界尊主Dr.James的义子---雪翼使者,背负着守护灵界的使命。

他,亦是铁时空白道异能界灸亣镸荖家族的子孙,与灸舞、丁小雨是三胞胎。相同的容颜,却在过去23年来经历着不同的命运。

当年,三兄弟中灸舞的身体最为虚弱,所以他们的父母忍痛将詹士德托付给了在天外灵界的好朋友Dr.James抚养,而武力裁决所创始人之一的雨龙为报答他们父母曾经的救命之恩主动领养丁小雨,把丁小雨带去了金时空。

只因灸亣镸荖家族的长孙会成为铁时空白道异能界盟主,不容许三胞胎共同存在同一个时空。所以,三个人中必须有两个人从一生下来面临的命运是被抛弃。

18岁那年,也就是在火焰使者被夏天他们所感动收回了除去铁时空三分之二恶人的成命,回到灵界之后,魔界再次蠢蠢欲动,大举进攻铁时空。在至阴至寒之日,灸舞遇袭受伤,单凭夏天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支撑防护磁场,铁时空陷入困境。Dr.James告知了詹士德身世的真相,将是否前往解救铁时空的决定权交到了他的手中。

即使那个时空抛弃了他,他最终还是决定回去帮自己的弟弟,代替灸舞用生命的能量磁场来维系铁时空的安全命脉。后来,铁时空终于安全了,詹士德却也因此异能全失,甚至导致他患上美尼尔氏症,像灸舞一样常常头痛昏倒。

骄傲如他的詹士德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再加上才得知身世不久,他与同样被生活所伤的林雨洁认识交往了,并且设计了炼[狱]天使这个游戏。第六关卡的杨明伟说:他只是做了詹士德不敢做的事,真正的去玩炼[狱]天使这个游戏。

他不知道的是,从游戏设计完成开始,真正的炼[狱]天使就已经存在。那支让魔界闻风丧胆的队伍,正是由詹士德所训练集结的炼[狱]天使。他们都是来自十二时空各大被魔界灭门所幸存下来的异能家族后人,为了复仇,他们只听命于詹士德。

不忍心看见詹士德继续沉沦于痛苦之中,Dr.James安排詹士德转去圣英大学念书,却怎么也没想到这是命运的另一个甜蜜却又痛苦的开端……

“通知小雨了吗?”

当灸舞他们到金时空帮助终极一班恢复异能时,丁小雨便从灸舞那里得知了自己身世的真相。虽然他无法抗拒至亲血缘的亲情,但也无法让自己完全释怀。

“嗯?”怔愣了几秒后,灸舞才醒悟过来詹士德指的是他的婚事,响起清亮阳光的声音,

“哦,我还没来得及通知小雨耶。不过,他…好像不太喜欢铁时空。”

不是不太喜欢,应该说是讨厌铁时空。比起詹士德,丁小雨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了对铁时空的排斥。至少,詹士德为了帮助灸舞还曾经来过铁时空几次,可是丁小雨却不愿踏进铁时空一步。

“哥,你会来参加我的婚礼吧?”

虽然詹士德看起来总是冷若冰霜,但他知道詹士德是关心他和小雨的。

担心詹士德因为不喜欢热闹而不愿意参加婚礼,灸舞又慌忙加上一句话:“哥,我的婚礼会低调举办,只会邀请一些亲朋好友而已,不会很吵的。”

“你…爱她吗?”

他残忍,他冷血,但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真正在意灸舞的心意,别扭的用这样生硬的语气来询问弟弟的感受。他…好像不太适应扮演这样的角色,一个好哥哥的角色。

“我喜欢她。”只是喜欢,不是爱。

哥,谢谢你,这么在意我的感受。幸好我还有一个哥哥,所以…没关系。铁时空的责任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就够了…

或许是感受到詹士德对他的在乎,灸舞像一个得到大人鼓励的小孩,兴高采烈的继续着这个话题。

“哥,和我结婚的女孩子是陆诺依拉家族的人,她叫陆克雪……”

陆克雪……陆克雪……陆克雪……

这三个字仿佛是魔咒一般,让詹士德僵硬在了原地,动弹不得。似乎只要一呼吸,就会感觉到针扎的疼痛。

“如果你见到小雪,你也会觉得她很可爱的……”

早已沉浸在亲情的温暖无法自拔的灸舞并没有察觉到詹士德的不对劲,把詹士德的沉默当做默许,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想要讨好大人的小孩,不停的继续畅谈着。当不久之后,灸舞才知道这些话对于詹士德而言是多么的残忍,他…居然在无意间伤害了他最爱的哥哥,即使后来詹士德告诉他没有怪过他,他也很长时间都无法从自责中走出来。

詹士德已经忘记了灸舞后来还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空气中依稀只回荡着灸舞离开前那句明媚清亮的声音“哥,如果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会很高兴的。”

陆克雪和灸舞……他最爱的女人和他在意的弟弟……

这是多么讽刺啊……

李晓星,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30 16:34:00 +0800 CST  
第十五章

破晓之后,又是一个雾霭朦胧的清晨。陆克雪的生理钟准时的让她在冬日寒冷的清晨早早醒来,这都是托了天使老师和陶英明校长的福。天使老师和陶英明校长有晨练的习惯,所以总是拖着陆克雪和陆克英一起早起晨练,一直是乖宝宝的陆克英倒是没什么,但却害惨了爱睡懒觉的陆克雪。

一身米色的休闲装,将及腰的长发扎成马尾,清爽的下楼。却没有发现天使老师他们的身影,才想起来天使老师和陶英明校长、还有陆克英暂时到铝时空帮miss cherry处理圣英大学的事,让Miss cherry能有时间来参加她的婚礼。

婚礼?或许在去灵界之前,陆克雪能坦然的接受长辈们的安排,毕竟不惜一切守护时空安定是陆诺依拉家族后人的使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站在白色彼岸花丛男子的身影总是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最近一段时间更是频繁。

不再理会自己莫名其妙的思绪,心情愉悦的出门进行晨练。如往常一样在家的附近晨跑,同样的路线,同样的风景,只是身边少了几个人而已。

忧伤跳跃的音符划过耳际,莫名熟悉的旋律让陆克雪停下了动作的脚步。循着音乐飘来的方向,她看见了不远处坐落的白色洋房,那样的白色洋房一直是陆克雪所喜爱的。

当陆克雪缓过神来时,她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白色洋房前。悠扬又忧伤的旋律驱使她轻轻推开了铁栅门。一步一步循着音乐的方向走去,穿过庭院前的小花园,来到了窗户边。

清晨的第一丝曙光乍现,天空犹如丝质的绸绢,一点一点被拉开了帷幕,阳光散开着淡淡的光晕,清清浅浅的洒进窗户。

陆克雪的目光好奇的投进窗内,那个坐在白色钢琴前闭目弹奏的男子,仿若童话中的王子,他就那样被铺洒下的淡淡光晕笼罩着,绵薄的光线将他渲染的模糊不真实……

在那一瞬间,陆克雪心中某个最柔软的部分好像被填满了……

最后一个音符飘散在空气中,陆克雪来不及转身离开,意外撞进那深邃似海的双眸,心跳猛然漏了一拍。

“你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陆克雪百分之百确定,他就是在彼岸遇见的那个男子----詹士德。

“你…还记得我?”语气中没有丝毫的诧异,好像只是为了岔开话题才问出这样的问题。

从昨晚见过灸舞之后,詹士德已经在这里坐了整整一夜,只为等待李晓星的到来,制造偶然的巧遇。

“当然记得了,你看起来超帅又超冷的,想让人忘记都很难吧。”这个答案显然让詹士德的心情变好了那么一点点。全世界所有华丽词藻的赞美,都比不上李晓星一句单纯直白的称赞在詹士德心中的分量。

食物的香味渐渐弥漫在空气中,肚子奏响不成调的曲子,让陆克雪羞红了脸,尴尬的低下了头。嘴里嘟囔着:“丢死人了,我以后拿什么脸来见詹士德啊!咦?不对啊,我干嘛还想以后经常见到他啊……”

陆克雪并没有意识到她又把心里面想的说了出来,但她小声的自言自语却一字不漏飘入了詹士德的耳际,在他的心中掀起波涛汹涌的澎湃。

詹士德依稀记得李晓星以前也用类似的语气这样说过话:我的小草莓,也太巧了吧,NO~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是霹雳MIT为了讨论案情,第一次视频通话。

李晓星,为什么明明已经过去三年了,那些画面还这么清晰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呢?

原来,和你一起的点点滴滴早已铭刻在了我的心底,绵长而清晰……

粉拳轻轻捶着脑袋,娇憨可掬的模样像是在抗议着自己的迷糊和胡思乱想。

“不介意的话,一起吃早餐吧。”尽力克制声音中那将要溢出的温柔,阻止陆克雪‘自残’的可爱举动。

“呃……”瞥到餐桌上看起来很美味的草莓甜点,挣扎了片刻的陆克雪很没原则的妥协了,“好吧,看在你这么盛情邀请的份上,那我就勉强和你吃早餐咯。”

踩着雀跃的步子,绕过窗户,从门口目标明确的奔向了饭厅,迫不及待的开动。

“詹士德,你家的草莓甜点真的很好吃耶!是在哪儿买的?”

“是我的一个阿姨做的。”

李晓星,你知道吗?这些都是你阿母专门为你做的。

“啊?那可惜了,以后我就不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甜点了。不过,天使妈妈说我阿母做的草莓甜点也很好吃。”只是,我再也吃不到了,现在的我也忘记了那是什么味道。

虽然陆克雪失去了过去19年的记忆,不过天使老师都一一把她过去的事讲给她听,除了詹士德……

“如果,你想吃草莓甜点的话,随时可以来这里。”

沉浸在草莓甜点的诱惑中,陆克雪没有意识到詹士德语气中夹杂着的宠溺。

“说话算话哦!”

看到詹士德轻轻点了点头,陆克雪才弯起月牙般可爱的眼睛,低头继续享受着草莓甜点。

詹士德贪婪的凝视着陆克雪如花的笑靥,用眼睛拍下这温馨美好的画面。

李晓星,只要是你说的,我统统都会满足你的要求……

即使你再也不会给我你的爱……

即使你将要成为别人的新娘……

即使在我死的那一刻,你依然不记得天魔星的007……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31 16:15:00 +0800 CST  
耶?怎么回事?我不是在8点之前发表帖子告诉亲们:停电了,码好三分之二的第十六章没来得及保存。原来没发表成功啊我还是开始重新码字吧
今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更文,亲们还是明天起床再看吧!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7-31 20:59:00 +0800 CST  

第十七章

从日出到日落,从天亮至天黑,桌上的食物撤掉又换上新的菜色,詹士德就那样坐在白色钢琴前望着窗外整整一天。

可是,一室的寂寥和冰凉无一不在告诉他同一个事实:李晓星她…失约了……

“主人,派去保护克雪小姐的人没有传来任何危险讯息,你可以放心克雪小姐的安全。”

李晓星,幸好你没有出什么事。只是…既然你是安全的,为什么没有来……

“残翼,你先去休息吧。”

残翼是炼[狱]天使这支战斗团的团长,自从詹士德来到铁时空之后,炼[狱]天使便一直隐蔽在詹士德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等候詹士德的指示。

“是…”

残翼在客厅的转角处,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依然静坐不动的男子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客厅。

第一次见到詹士德,是在他的家族惨遭灭门的那一夜,詹士德救了奄奄一息的他。即使那时的詹士德异能全失,仍丝毫不减王者风范。詹士德说能帮助他报血海深仇,他相信了他。后来,他的确手刃了仇人。从此以后,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成为堕入黑暗只听命于詹士德的炼[狱]天使。

他以为,那样一个清艳绝伦的男子,任何人都无法走进他的心,即使是曾经站在他身边的林雨洁。然而,当他第一次看见陆克雪,那个让詹士德私自离开灵界冒着被惩罚的危险也要来见她的女子,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詹士德曾想要从炼[狱]中挣脱出来,想要从他的生命中抹去炼[狱]天使。

原来,詹士德不是不会爱,只是爱得太深,深深埋藏在心底,不让任何人看见……

手机来电显示闪动的光照亮了漆黑一片的客厅,当看到来电显示上不是她的照片时,詹士德心中燃起的一星希望的火光在刹那间熄灭了。

“小舞…”

…………

“我知道了。”

黯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带走了客厅里的最后一丝光亮,连同詹士德世界里唯一的那抹光也好像在一点一点的流失……

李晓星,这就是今天你失约的原因吗……

摁下关机键,詹士德随手将手机扔进沙发里,起身回房间。

现在他需要休息,因为,充足的睡眠才能让他有精力去面对明天将要来临的暴风雨。

陆克雪盘腿坐在床上,失神的看着躺在一旁的围巾。从晚上回到房间,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很久了。

陆克雪以为,她已经足够幸运,在和灸舞结婚之前,她遇到了那个她想要和他一起坠入爱河
的人。得知家人们还有黄辉宏和钱富豪已经到家,陆克雪想要为自己的幸福努力争取一次。可当陆克雪推开家门,客厅里出现了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九五院的五大长老。

校长爸爸说,冥界磁石的力量在一点一点流失,已经无法维护铁时空的防护磁场。

天使妈妈说,铁时空的防护磁场受到严重破坏,所以为了让魔界有所顾忌,她和灸舞的婚礼必须提前。

陆克雪已经不记得后来那些白胡子老头们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最后,她妥协了。在没来得及开口争取自己的幸福以前,她的幸福就在无形之中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不知道詹士德他怎么样了,今天我没有去,他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一个一个数字输入手机,又一个一个数字删掉,重复了无数次之后,终于按下了拨出键。回荡在耳边的却是一遍又一遍机械冰冷的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8-01 17:01:00 +0800 CST  

夏公馆

得知天使老师一家前天傍晚已经回到铁时空,雄哥立即打电话给天使老师,说要为他们接风洗尘。为了更热闹,雄哥还邀请了灸舞、修和阿香。

幸好两年前,雄哥为了方便大家在一起多聚聚,扩建了夏公馆,不然今天这么多人一定会显得有些拥挤。

“准备开饭了!”

miss cherry的一声令下,夏家的几个小孩就屁颠屁颠的跑进厨房帮忙开饭。当然这就是夏宇他们这么喜欢miss cherry的理由,因为只要miss cherry在,他们就不用吃到雄哥的料理。

在吃过雄哥的料理之前,黄辉宏和钱富豪对夏宇他们整天姐姐长姐姐短叫miss cherry的行为深深的鄙视。不过在偶然吃到雄哥的料理之后,他们觉得只要不吃雄哥的料理,让他们叫miss cherry姑奶奶都行!

“咦?盟主今天怎么还没到啊?”夏流站在客厅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了,都没见到灸舞。

“阿公,你放心吧,盟主那么爱吃,不会错过午饭时间的。”兰陵王拍了拍夏流的肩膀,让他到沙发上坐下休息。

夏流刚坐下不久,门口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盟主,你终于到了,阿公刚才还念叨着你呢!你怎么……”

当灸舞和詹士德同时出现在客厅,一切都仿佛被定格在了原地。

詹士德……

正在和雄哥聊天的天使老师顿时没了声音,颤抖自指尖蔓延至心底,坐在天使老师身边的陶英明校长及时握住了天使老师越渐冰凉的手。黄辉宏和钱富豪更是激动的站起了身。最为镇定的应该是陆克英,他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詹士德之后,又往厨房的方向望了望。

顺着陆克英的视线,詹士德知道,李晓星在那里……

陆克雪察觉到客厅突然没了声音,端着刚切好的水果盘,好奇的走到了厨房门口。

意外的撞进了詹士德那深邃墨黑的眼眸,呼吸突如其来的一窒。

詹士德……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8-01 17:02:00 +0800 CST  

第十七章

从日出到日落,从天亮至天黑,桌上的食物撤掉又换上新的菜色,詹士德就那样坐在白色钢琴前望着窗外整整一天。

可是,一室的寂寥和冰凉无一不在告诉他同一个事实:李晓星她…失约了……

“主人,派去保护克雪小姐的人没有传来任何危险讯息,你可以放心克雪小姐的安全。”

李晓星,幸好你没有出什么事。只是…既然你是安全的,为什么没有来……

“残翼,你先去休息吧。”

残翼是炼[狱]天使这支战斗团的团长,自从詹士德来到铁时空之后,炼[狱]天使便一直隐蔽在詹士德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等候詹士德的指示。

“是…”

残翼在客厅的转角处,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依然静坐不动的男子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客厅。

第一次见到詹士德,是在他的家族惨遭灭门的那一夜,詹士德救了奄奄一息的他。即使那时的詹士德异能全失,仍丝毫不减王者风范。詹士德说能帮助他报血海深仇,他相信了他。后来,他的确手刃了仇人。从此以后,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成为堕入黑暗只听命于詹士德的炼[狱]天使。

他以为,那样一个清艳绝伦的男子,任何人都无法走进他的心,即使是曾经站在他身边的林雨洁。然而,当他第一次看见陆克雪,那个让詹士德私自离开灵界冒着被惩罚的危险也要来见她的女子,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詹士德曾想要从炼[狱]中挣脱出来,想要从他的生命中抹去炼[狱]天使。

原来,詹士德不是不会爱,只是爱得太深,深深埋藏在心底,不让任何人看见……

手机来电显示闪动的光照亮了漆黑一片的客厅,当看到来电显示上不是她的照片时,詹士德心中燃起的一星希望的火光在刹那间熄灭了。

“小舞…”
…………
“我知道了。”

黯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带走了客厅里的最后一丝光亮,连同詹士德世界里唯一的那抹光也好像在一点一点的流失……

李晓星,这就是今天你失约的原因吗……

摁下关机键,詹士德随手将手机扔进沙发里,起身回房间。

现在他需要休息,因为,充足的睡眠才能让他有精力去面对明天将要来临的暴风雨。

陆克雪盘腿坐在床上,失神的看着躺在一旁的围巾。从晚上回到房间,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很久了。

陆克雪以为,她已经足够幸运,在和灸舞结婚之前,她遇到了那个她想要和他一起坠入爱河的人。得知家人们还有黄辉宏和钱富豪已经到家,陆克雪想要为自己的幸福努力争取一次。可当陆克雪推开家门,客厅里出现了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九五院的五大长老。

校长爸爸说,冥界磁石的力量在一点一点流失,已经无法维护铁时空的防护磁场。

天使妈妈说,铁时空的防护磁场受到严重破坏,所以为了让魔界有所顾忌,她和灸舞的婚礼必须提前。

陆克雪已经不记得后来那些白胡子老头们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最后,她妥协了。在没来得及开口争取自己的幸福以前,她的幸福就在无形之中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不知道詹士德他怎么样了,今天我没有去,他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一个一个数字输入手机,又一个一个数字删掉,重复了无数次之后,终于按下了拨出键。
回荡在耳边的却是一遍又一遍机械冰冷的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夏公馆

得知天使老师一家前天傍晚已经回到铁时空,雄哥立即打电话给天使老师,说要为他们接风洗尘。为了更热闹,雄哥还邀请了灸舞、修和阿香。

幸好两年前,雄哥为了方便大家在一起多聚聚,扩建了夏公馆,不然今天这么多人一定会显得有些拥挤。

“准备开饭了!”

miss cherry的一声令下,夏家的几个小孩就屁颠屁颠的跑进厨房帮忙开饭。当然这就是夏宇他们这么喜欢miss cherry的理由,因为只要miss cherry在,他们就不用吃到雄哥的料理。

在吃过雄哥的料理之前,黄辉宏和钱富豪对夏宇他们整天姐姐长姐姐短叫miss cherry的行为深深的鄙视。不过在偶然吃到雄哥的料理之后,他们觉得只要不吃雄哥的料理,让他们叫miss cherry姑奶奶都行!

“咦?盟主今天怎么还没到啊?”夏流站在客厅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了,都没见到灸舞。

“阿公,你放心吧,盟主那么爱吃,不会错过午饭时间的。”兰陵王拍了拍夏流的肩膀,让他到沙发上坐下休息。

夏流刚坐下不久,门口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盟主,你终于到了,阿公刚才还念叨着你呢!你怎么……”

当灸舞和詹士德同时出现在客厅,一切都仿佛被定格在了原地。

詹士德……

正在和雄哥聊天的天使老师顿时没了声音,颤抖自指尖蔓延至心底,坐在天使老师身边的陶英明校长及时握住了天使老师越渐冰凉的手。黄辉宏和钱富豪更是激动的站起了身。最为镇定的应该是陆克英,他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詹士德之后,又往厨房的方向望了望。

顺着陆克英的视线,詹士德知道,李晓星在那里……

陆克雪察觉到客厅突然没了声音,端着刚切好的水果盘,好奇的走到了厨房门口。

意外的撞进了詹士德那深邃墨黑的眼眸,呼吸突如其来的一窒。

詹士德……



















楼主 筱清儿  发布于 2012-08-01 17:13:00 +0800 CST  

楼主:筱清儿

字数:85468

发表时间:2012-07-18 18:0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3-01-22 00:49:57 +0800 CST

评论数:462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