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枢】迷迭香(冷酷少爷和黑道少主的故事,架空,结局不定)






萌哒哒的镇楼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1-29 23:13:00 +0800 CST  
突然而来的脑洞,正好今晚无事就写下了这篇。是短篇,有h,好像从来没有写过这种类型的文章,第一次尝试,请轻拍。更新不定,但会很快完结。→_→因为是短篇。

迷迭香 歌词
词:方文山曲:周杰伦

你的嘴角 微微上翘 性感的无可救药
想像不到 如此心跳 你的一切都想要
软性的饮料 上升的气泡 我将对你的喜好 一瓶装全喝掉
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 你煽情给拥抱
烛火在燃烧 有某种情调 眼神失焦了几秒
关于你的舞蹈 你慵懒的扭动著腰 受不了
你随风飘扬的笑 有迷迭香的味道 语带薄荷味的撒娇 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
你优雅的像一只猫 动作轻逸的围绕 爱的甜味蔓延发酵 暧昧来的刚好

软性的饮料 上升的气泡 我将对你的喜好 一瓶装全喝掉
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 你煽情给拥抱
烛火在燃烧 有某种情调 眼神失焦了几秒
关于你的舞蹈 你慵懒的扭动著腰 受不了
你随风飘扬的笑 有迷迭香的味道 语带薄荷味的撒娇 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
你优雅的像一只猫 动作轻逸的围绕 爱的甜味蔓延发酵 暧昧来的刚好

你的嘴角 微微上翘 性感的无可救药
想象不到 如此心跳 你的一切都想要
你的唇膏 鲜艳讨好 一股自信的骄傲
什么预兆 气氛微妙 因为爱你我知道
预兆 气氛微妙 因为爱你我知道
迷迭香 -周杰伦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1-29 23:15:00 +0800 CST  
迷迭香 第一章
你随风飘扬的笑 有迷迭香的味道
“歌之”是S市有名的gay吧,作为很多富家公子消遣的地方不是所有人都能进来的,所以当还是学生打扮的锥生零推门而入的时候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身穿简单的黑色校服,单肩书包还未取下,五官精致,表情冷清,却浑身上下流露出稚气与青涩。这样的人在这种酒吧里是十分受欢迎的,或许对于纯净的东西总忍不住去玷污这是人的共性吧。
“嗨,你来了”海斗看着锥生零冷着脸的拒绝了几个主动上前搭讪的大叔后,好心情的朝着对方打着招呼。
“到底是什么事?”锥生零的脸已经黑得已经堪比雨天的乌云,他有些急躁的将书包取下随手丢在坐着的海斗身上,声音冷得要结冰。
“就让你来看一个人”海斗低头脸上难得浮现几丝红晕,说话的语气也不自觉的轻柔起来。
锥生零无语,要知道刚刚海斗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声音里明明是充满惶恐与不安的,害他以为这家伙在这里出了什么事连校服都没换就急忙打车过来。
“别生气,说不定你也能在这里物色一个。哎,先喝一杯吧”海斗见锥生零的脸又黑了几分,连忙起身将对方拉到自己身边,讨好似的从侍者那里倒了一杯威士忌递到锥生零的手里。
“没兴趣”锥生零晃着酒里的冰块,冷冷的回了一句。
“哟,这不是零少吗,很少在这种地方看到你。怎么素吃多了突然想开荤了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海斗抬头一看发现是这家酒吧主人的儿子蓝堂英,连忙起身打了声招呼。
锥生零丝毫没将蓝堂英放在眼里,他虽生活在上层社会却是极其厌恶这种虚伪的恭维的,所以也很少参与家族的聚会,不知道蓝堂家的地位。当然,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的,这些东西对他来说还不如考试成绩重要。
“零少也算是第一次来这里,我可要好好招待。野田,去挑几个聪明孩子过来,好好让零少玩玩。”蓝堂对于锥生零的态度虽然很不满但是基于锥生家和黒主家的面子,暂时忍住了,继续陪着笑脸说道。
“不必了”锥生零终于搭腔,语气却还是生硬得很。
蓝堂身后的保镖忍不住想要上前教训,被蓝堂一个眼神逼退了回去。
“蓝堂少爷,他今天吃错药了,你别放在心上。来来来,我敬你一杯算是赔罪。”海斗及时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他上前冲着蓝堂讨好似的笑道,然后将杯中的酒一口而干。
蓝堂自然不会找锥生零的麻烦,倒不是因为惧怕什么。毕竟锥生家是白道的巨头,他们这种涉黑的组织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去找锥生家的不是。况且谁不知道黑白两道都尊敬的黑主灰阎可是认定了锥生零这个女婿的,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没事,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玩得尽兴”蓝堂好脾气的笑了,客套的说完转身就走,心里早就被那个该死的面瘫气得七窍生烟,这个锥生零他迟早要教训的。
“少爷,他来了”野田匆匆忙忙的跑到蓝堂身边低声说了一句,蓝堂立即就笑开了,他兴高采烈的往野田所指的方位跑去,将刚刚的不悦完全抛之脑后。
身后的保镖表示少爷对于某人的花痴已经没救了。
“哎呦,我的祖宗,你知不知道蓝堂英是什么人,他父亲可是黑道的一个巨头。哦,锥生家的大少爷所以得罪他没事,可你不要连累我啊,刚刚那保镖的眼神简直是要吃了我”海斗絮絮叨叨的在锥生零身边抱怨着,锥生零的注意力显然没在他身上,反而拿出手机玩起了植物大战僵尸。
“吃了你不更好”锥生零看着手机上跳出来的星星,嘴角勾起几丝笑意,接着海斗的话说道。
“哟,还知道损我。你不觉得我俩相比,你更受吗?”海斗自然听出了锥生零的言下之意,暧昧的勾住了对方的脖子,色气满满的眼神滑过对方的腰线。
“要不试试”锥生零将一个豌豆射手种下,眼角上挑,满满都是挑衅。
“那还是算了,我对你没兴趣”海斗被看得心里一惊,腿有点发软,他连忙松开锥生零的脖子,离这个满身散发柯尔蒙的家伙远一点。
话说回来,这家伙真的挺吸引人的。都是校服,但穿在他身上就异常的好看,身材匀称,双腿笔直修长。随意的靠在软沙发上,将腿伸长叠在一起,骨节分明的手指快速的按着手机屏幕,如羽翼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耳上的耳钉在迷离的灯光下也变得性感起来。
不远处突然有一阵骚动,在这种环境下是十分吸引人的注意的。爱看热闹的海斗早已结束了对同伴的花痴,张望着前面的骚动源头。
是他,海斗的心突然就嘭嘭嘭的跳得飞快,他看着在人群中央的人忘乎所以的往前走去。
“喂,你去哪”锥生零偶然抬头看到同伴像失了魂一样的往前走去,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他来了”海斗猛然回神,文不对题的答道。
锥生零顺着海斗的所指的方向看去,一眼便注定了这一生。
第一章完
大家猜猜那个他是谁吧,好吧,好像不用猜答案就已经出来了。对哒,下一章妖娆(划掉)帅帅的枢大人就要出场啦~\(≥▽≤)/~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1-29 23:24:00 +0800 CST  
@水汀滢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1-29 23:27:00 +0800 CST  
迷迭香第二章
Super Psycho Love - Simon Curtis




那首歌很有感觉,用电脑的亲们可以听听看。以下是歌词
Something lately drives me crazy有些事使我心烦意乱
has to do with how you make me一定和你这般对待我有关
struggle to get your attention挣扎着寻求你的注意
calling you brings apprehension却连打电话都没有勇气
Texts from you and sex from you你发来的短信与你散发的诱惑
are things that are not so uncommon都并非寻常的事情
flirt with you you're all about it其实和你也不过调情那些事
tell me why I feel unwanted?但我怎么就被讨厌了呢
Damn if you didn't want me back该死,如果你不要我回来
why'd you have to act like that?那你的小动作是在做给谁看
It's confusing to the core真是不可理喻
'cause I know you want it我知道你只是欲拒还迎
Oh' and if you don't wanna be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成为
something substantial with me我最重要的那个人
then why do you give me more?那为什么还来引诱我
Babe I know you want it宝贝我知道你想要我
Say that you want me every day说你每天都渴望我
that you want me every way无论如何都想要我
that you need me你非我不可
got me trippin' super psycho love
使我疯狂在这极度病态的爱里
Aim' pull the trigger瞄准,扣动扳机
feel the pain getting bigger感觉疼痛更加剧烈
go insane from the bitter feeling由苦涩感而渐入疯狂
trippin' super psycho love在这极度病态的爱里疯狂
Pull me off to darkened corners把我拉进黑暗的角落
where all other eyes avoid us在那他人躲闪的目光中
tell me how I mesmerize you告诉我我是如何迷惑了你
I love you and despise you我爱你,但是轻视你
Back to the crowd where you ignore me
我消失在人群中你毫无知觉
bedroom eyes to those before me
在我之前你又传达过多少暧昧的眼神呢
How am I supposed to handle我又该如何去把握
lit the fuse and missed the candle蜡烛的明灭,你我的距离
Damn' if you wanna let me go该死,如果你真的想让我走
baby please just let me know宝贝那就请你开口
you're not gonna get away with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逃脱
leading me on随意掌控我思想的后果
Say that you want me every day说你每天都渴望我
that you want me every way无论如何都想要我
that you need me你非我不可
got metrippin' super psycho love使我在这极度病态的爱里疯狂
Aim' pull the trigger瞄准,扣动扳机
feel the pain getting bigger感觉疼痛更加剧烈
go insane from the bitter feeling由苦涩感而渐入疯狂
trippin' super psycho love在这极度病态的爱里疯狂
Say you want me说你渴望我
say you need me说你需要我
tear my heart out slow缓缓撕开我的心脏
and bleed me让血液蔓延
You want me你渴望我
you need me你需要我
you're gonna你一定会
be with me和我在一起
I know you want me too我也知道你渴望我
I think you want me too我想你也想要我
please say you want me too请说你也想要我
because you're going to因为你想要
Say that you want me every day说你每天都渴望我
that you want me every way无论如何都想要我
that you needme你非我不可
got metrippin' super psycho love使我在这极度病态的爱里疯狂
Aim' pull the trigger瞄准,扣动扳机
feel the pain getting bigger感觉疼痛更加剧烈
go insane from the bitter feeling由苦涩感而渐入疯狂
trippin' super psycho love在这极度病态的爱里疯狂
——Super Psycho Love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1-30 21:24:00 +0800 CST  
迷迭香第二章
烛火在燃烧 有某种情调 眼神失焦了几秒
关于你的舞蹈 你慵懒的扭动著腰 受不了
所有人都知道最近这所酒吧里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青年,那腰扭起来连男人都疯狂。所以当玖兰枢将上衣脱下直接步入舞池的时候,人群不自觉的留出了中心位置。
暧昧性感的音乐刺激着耳目,而更让人疯狂的是玖兰枢让人馋涎的身体。扭腰顶胯,他肆意的招摇着,笔直修长的双腿在紧身牛仔裤的包裹下显现出无尽的诱惑,视线沿着纤细柔软的腰上移,纯黑衬衫的最上面的两颗纽扣早已经解开,露出白皙细腻的皮肤,精致的锁骨恍如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让人心动,使人沉沦,引人犯罪。锥生零的视线一放在玖兰枢上就再也移不开了,整个身体与灵魂都似乎在烈火中燃烧,这种感觉在他十九年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杜拉斯说过人需要遵循对身体欲望的绝对服从,对激情的绝对体验,打破来自地域和性别的限制,不分场合地进行生命最本质的交流,唤醒沉睡的灵魂。
锥生零知道这个人将是让他唤醒灵魂的人。
玖兰枢接过蓝堂手中的白兰地,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锥生零无故的跟着吞咽,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真想在那个上面种下自己的痕迹。
不止是锥生零,处于花痴状的蓝堂还未从刚刚触碰到对方手指的感觉中出来,他握紧了自己的手,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在玖兰枢身边。
“英,一条怎么没来”玖兰枢将酒杯放下,靠在沙发背上头微微往后仰着,露出天鹅一般的颈线来,酒红眼眸里是看不到底的深邃。
“哎,枢大人,你似乎特别在乎那个金毛啊。”蓝堂有些吃味,话语中是显而易见的醋意。
“在乎”玖兰枢重复了一句,狭长的眼眸低垂倒映着纷杂的人群。
蓝堂正想要接话,野田就匆匆跑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他有些烦躁的起身却在面向玖兰枢的时候眼里还是笑容满满。
“告诉你父亲,不要让他的人来烦我”玖兰枢似乎知道对方离开的原因,在蓝堂转身之后冷下声音警告道。
蓝堂身体一僵,木讷的点头然后快步走了。
放在玖兰枢身上的视线随着蓝堂的离开愈发多了起来,虽然知道这个人的来头非比寻常,但总有几个不要命的醉鬼前来找麻烦。
“要不要喝一杯”一个中年大叔迈着醉步走到玖兰枢面前,高脚杯里鲜红如血的红酒递到了玖兰枢面前。他的眼神毫不掩饰的在对方的腰上流转,露出让人恶心的情欲来。
“最好离开这里”玖兰枢拿起自己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对方伸过来的杯子,仰起头嘴角勾起几丝冷笑。
“为什么要离开,有如此美味在眼前,我为何要离开”大叔醉得不轻没听懂玖兰枢话中的意思,他大胆的上前,伸手勾起玖兰枢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口里是连番的赞叹。
玖兰枢皱了皱眉,对方口中的浊气喷在脸上让他感觉异常恶心,肥腻的手扣着下巴更是让他本就敏感的皮肤起了一层疙瘩。
围观群众没有敢上前的,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在这个酒吧十分有地位,作为X市白道中有名的人物他很少遭到拒绝。
“怎么不…”大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几声惊叫声打断,他愣愣的站在原地,一个酒瓶不偏不倚的直接砸中了他的后脑,巨大臃肿的身躯应声倒地,手中的酒杯磕在桌上碎片铺了满桌。
“你还好吧”锥生零将碎了的酒瓶砸在大叔的脸上,毫不留情的从对方身上踩过去,中年男人凄惨的声音响起,他却朝着玖兰枢微微笑了,声音温和恍若两人。
玖兰枢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穿着校服进这种地方还敢闹事真是稚嫩又大胆。不过,好像不怎么讨厌。
“要喝一杯吗”玖兰枢从旁边桌上倒了两杯威士忌,朝着这个他好不容易感兴趣的人发出邀请。
“荣幸之至”两个精致的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锥生零看着玖兰枢伸出舌头舔去唇边残留的酒水,呼吸突然变得急促。
“臭小子,敢打我”中年男人缓慢的爬起来,趁着锥生零不注意的时候举起身旁的椅子就往对方身上砸去。
“是你自找的”锥生零反应迅速,单手扣住对方的手腕,一扭直接将对方错骨,补上一脚将他踢出去好远,人群避之不及的往后退去。
“小心”没想到那大叔还有帮手,想要直接暗算正在关注锥生零的玖兰枢,锥生零余光正好瞟到,身体先于思维做出反应,直接将玖兰枢护住了怀里,酒瓶砸到后脑发出沉闷的响声。
玖兰枢听到身后人发出一声闷哼,他伸手将保护自己的人拉到身前,反身一拳将那个偷袭者打倒在地。
锥生零捂着自己后脑的伤口,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但玖兰枢的身影却在这个模糊的世界里变得越来越清晰。
第二章完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1-30 21:26:00 +0800 CST  
@水汀滢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1-30 21:42:00 +0800 CST  
迷迭香第三章
你的嘴角 微微上翘 性感的无可救药
想像不到 如此心跳 你的一切都想要
闪烁着急促的霓虹灯光,吸引着一个又一个饥渴而又需要安慰的心灵,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调酒师跟随着音乐优雅的摆动着身体,顷刻间就调制好了一杯色彩绚丽的鸡尾酒。
“零少,试试这个”调酒师将杯子推至眼神失焦的锥生零面前,低沉的声线让晃神的对方猛然惊醒。
锥生零看着吧台上那只高脚杯,鲜艳如血的液体上却凝固着一层黑色的网,一朵枯萎的花瑟缩在杯底十分荒凉。
“飞蛾扑火,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调酒师在锥生零发出疑问之前已经开口,锥生零无所谓的笑了,什么是可为什么又是不可为,锥生零不想知道,他只知道自从那日得见玖兰枢一面,就再也无法从这张网中出来。
飞蛾之所以不顾生命的前去扑火,终归是火对于飞蛾的诱惑足以让飞蛾放弃生命也想要靠近。是啊,对于那种人,那种似乎在世间都不曾存在的人,锥生零愿意沦陷。
锥生零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烈性的朗姆加上香甜的玫瑰,两种液体,两种极端的味道在口中纠缠,给予极其特殊的体验。咽下去之后喉口被刺得生疼却是满口的芬芳甘甜,高浓度的酒精刺激着五脏六腑,夺去了所有感觉只留有那无法形容的极度快感。
就像那个人一样,身上的锋芒就如同世上最高的堡垒一样阻碍着所有人的靠近,但若真正靠近,定让人再也无法逃离。
纤长的手指轻轻把玩着酒杯,冷若冰霜的脸上出现了类似野兽看到猎物的表情,紫色眼眸里闪动着危险的光芒,锥生零就像一张巨大的网等待着属于他的蝴蝶。
Demon是S城有名的酒吧,无论男女,无论黑白,似乎都喜欢在这所酒吧里释放无处安放的欲望,填补自己内心的空虚。黄昏暧昧的灯光,琳琅满目的美酒以及奢华人性的设计,不似其他酒吧的混乱和嘈杂,让那些屈从于品味的所谓上流社会的男男女女趋之若鹜。
玖兰枢推开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坐在吧台前面的锥生零,今天没有穿那套显眼的校服,只是简单的衬衫加牛仔裤,整个人却更加耀眼,有一种迷失许久的青春的气息。
玖兰枢眯了眯眼睛,酒红的眸子里有着几丝说不出来的味道。他抬手解开自己黑色外衣的纽扣,露出里面的白色V领t恤来。随手理了理被风吹得有些乱的头发,宽大的衣领缓慢下滑,显现出一大片的细腻皮肤。
有些人的呼吸已经加重,黑暗中传出几声极具有挑逗性的口哨声,被一个眼神又给吓了回去。
“枢少爷,你来了”酒吧经理立即迎了上来,接过对方脱下的黑色上衣,一脸的恭敬以及惶恐。
玖兰枢点了点头,经理自动的退了下去。他迈开长腿往锥生零所在的地方而去,途中拒绝了两男三女的搭讪。
锥生零差点要把手中的酒杯给握碎,他看着对方坐在自己身边,将酒杯放在了桌上,力度不轻不重。
“抱歉,似乎来的有些迟”玖兰枢点完酒之后就毫不掩饰的打量着眼前的人,嘴上说着抱歉,语气却暗含着几丝笑意。
“不必,是我早到了”锥生零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嘴角勾起几丝笑容。
玖兰枢突然有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他将视线转移放在自己的手上,沉默一下又问道“为什么选在这里见面?”
前几日在“歌之”锥生零也算是救了玖兰枢,所以在那场闹剧之后,锥生零匆匆对对方说了三天后晚上八点Demon见就上了自家赶过来的车,导致这几天锥生零一直很忐忑,也在隐隐期待这天的到来。
“歌之那种地方不适合你”锥生零收起笑容,恢复平日里的冰冷,但话中却是显而易见的诚恳。
调酒师笑得十分暧昧,将一杯血腥玛丽推到玖兰枢面前。
玖兰枢忍不住笑了,眼前的人在他看来似乎更有趣。
“那这里就是适合我的地方了吗?”玖兰枢伸手拿起酒杯,笑的时候眼角微微向上扬,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诱惑。
锥生零的视线跟随着对方宽大领口处若隐若现的锁骨,无端的抿了抿唇,眼角余光瞟到其他人不怀好意的目光,眼神一沉心里泛起几丝烦躁,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太引人注目,更要命的是这个人似乎没一点自觉。
玖兰枢也不急着要知道答案,他抿了一口酒,将视线转移到酒吧的其他地方。
锥生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好想将眼前的人据为己有,好想告诉那些所有眼里放光的人这个人是属于自己的,好想要伸手将对方的衣服拉好,遮住那让人犯罪的白皙皮肤。
锥生零终究没有控制住自己,伸手快速的将对方的衣领整理好,炙热的指尖触碰到对方微凉的皮肤,好像触电了一般,麻酥酥的让锥生零一时忘了将手收回。
玖兰枢转头看向对方,眼里带了几丝诧异,薄唇微微开合却没有说什么。对方的手指似乎带了火,轻滑过自己皮肤时有些刺刺的疼痛,胸腔里的心脏早已抑制不住的叫喧起来。
“像你这样的人我想不到适合什么样的地方,不过,demon这个名称倒是十分贴合”锥生零的手一直没有收回,甚至还轻轻的摩擦着对方的皮肤,眼眸里闪现着无尽的欲望。
“恶魔么,但在我看来你似乎更像”玖兰枢抿了抿唇,直视着锥生零的眼眸,他贴近对方的脸,声线低沉的说道,灼热的呼吸全部扑在了锥生零的脸上。
锥生零落荒而逃,慌乱的拉开距离,别开视线。玖兰枢不是恶魔,简直是传说中让人无法抗拒的贵族吸血鬼。
玖兰枢心情不错的看着被自己调戏一番之后慌乱的学生君,但却在听到锥生零下一句话的时候差点被口中的酒呛到。
锥生零在连灌吧台上的几杯朗姆后,眼神已经有些醉意。他看着玖兰枢,笑意充满了脸庞,他说“我有点想要你”
第三章完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2-11 11:46:00 +0800 CST  
@水汀滢@顏妃Only@—lo—ve—@gt紫轩冰凌@黑暗下的孤狼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2-11 11:59:00 +0800 CST  
@迷失星晨@晨尘烁轩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4-12-11 12:01:00 +0800 CST  

迷迭香第三章(下)
软性的饮料 上升的气泡 我将对你的喜好 一瓶装全喝掉
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 你煽情给拥抱
“我很想要你”这句话富有很多含义,换成平时若是听到这一句话倒还不会想到那个层面上,但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下,锥生零所要表达的意思浅显易懂。
“哦?原因呢?”玖兰枢将酒杯放在吧台上,嘴角微微上扬,他看向锥生零的眼眸,意外的发现,对方的眼里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那满满的情欲与迷恋几乎要从那双紫色眼眸里飞出来,将自己点燃,焚烧。
“喜欢”锥生零借着酒劲,一直搭在玖兰枢肩上的手终究不老实起来,沿着对方肩膀一直往下滑去。
玖兰枢移开了视线,他冷笑了一声,抬手扣住锥生零的手腕,制止对方无轻重的动作。
玖兰枢的手指带着几丝凉意,手心却是温温的带着几丝暖意。锥生零虽然被对方制住,但丝毫没有懊恼的意思,反而十分贪恋对方掌心的温度。他用另一只手将玖兰枢的手包住,毫无预兆的笑了。
玖兰枢的头上出现几道黑线,看来锥生零这家伙是真醉了。不过,这家伙笑起来的确挺吸引人的,褪去了冷漠的表面,眉眼弯弯带着几丝学生才有的单纯与稚气。
“喜欢”锥生零无意识的再次重复着这两个字,只是突然微微抬头附在了玖兰枢的耳边,刻意压低的声线充满着无法言说的魅力。
“喜欢我?”上扬的尾音像是小猫毛茸茸的尾巴在锥生零皮肤上轻拂过一样,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加大手上的力度,想要将这只傲娇的猫抱在自己怀里。
没有得到回答的玖兰枢感觉肩上一沉,急促灼热的呼吸打在了颈边,以为对方是酒劲上头昏睡过去的玖兰枢心里突然有着几丝失落。
也对,不过是个小鬼,我到底在期望一些什么呢
玖兰枢垂下眼眸,沉默片刻之后正准备起身将靠在自己肩上的人推开,偏头时却看到对方认真着迷的神情。
“喜欢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玖兰枢再一次移开了视线,他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缓慢升上来的奇怪情绪压了下去,薄唇轻抿,声线清明而低冽。
“呵,你难道认为我会在乎。”锥生零霸道的将对方圈在怀里,语气轻挑,但眼里却是少见的认真。
许是对方醉酒之后蛮力太大,玖兰枢竟一时挣扎不开,抬眼就撞进对方如漩涡一般的深情之中。他突然想起他们还只是第二次见面,对方如此直白的诉说感情,难不成这家伙是对他一见钟情了。
一见钟情,玖兰枢眯了眯眼睛,没来由的提起了几分兴趣。
酒吧的灯光忽明忽暗,吧台上精致的酒具在晦暗的灯光下变得模糊起来,像是梦境一样,充满不知从何而来的雾气,一只妖艳的蝴蝶跌跌撞撞的落入了网中,守候许久的猎人露出了邪气的微笑。
第三章下完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5-03-17 17:40:00 +0800 CST  
迷迭香第四章
为了不打扰锥生零的睡眠,天花板上明亮的吊灯早已关上,整个客房只有窗外的霓虹灯透过厚重的窗帘而带来的微弱的光。所以玖兰枢抬头向上看时只是看到了对方模糊的脸。
怎么会这样呢,如果条件允许的话玖兰枢真的很想扶额。果然还是不能太好心了,只是看到对方醉得不省人事才将他带回来的,没想到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这家伙弄回家之后,对方一下子就将自己压在了床上。
“我想要你”正当玖兰枢在想办法将这个醉了之后力大如牛的家伙推下去的时候,锥生零突然开口说话了,不似醉酒之后的含糊而是让人感觉尤为坚定的语气。
“你……”玖兰枢还没来得及反抗,唇上就传来陌生的从未有过的柔软感触,他睁大了眼睛看着近在迟尺的人,脑海中全是加大的感叹号。
“这表情可真优秀”锥生零看着怔愣的玖兰枢,抬手将遮在对方眼眸处的刘海拨开,低声夸赞着。
玖兰枢并不认为这个夸奖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他抿了抿唇,膝盖屈起直接朝着对方腹部踢去。锥生零似乎料到了他的这一个动作,微微侧身避过的同时,人也就坐在了对方的腰上,同时双手死死的按住玖兰枢想给自己一拳的手。
“你想怎么样?”玖兰枢深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不觉得眼前,不,现在应该说身上这个人会是来寻仇的,印象中玖兰家似乎也没有和锥生家有过任何的过节。他更不会认为这家伙真如所说是对自己一见钟情,在玖兰枢所认知的世界里恐怕是没有这个说法的。
“嘘”锥生零示意玖兰枢不要说话,炙热的视线在玖兰枢脸上流转,看着对方这种因为自己而产生的愤怒表情真是太让人喜欢了。
无论是面对着陌生人脸上虚伪的微笑还是面对自己疏离的笑容都比不上此时的表情,怎么形容呢,怎么才能够形自己心里此时的感觉呢,锥生零俯下身离玖兰枢更近一些,直到两人的唇相隔不过数厘米,交换着彼此的呼吸。
“玖兰枢,玖兰枢,玖兰枢……”锥生零似乎是中了什么魔咒一般不断的低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头也微微垂下,过长的刘海落下来,细碎的头发轻轻拂过玖兰枢的脸,带来一阵阵的细微的刺痒。
为什么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家伙这样叫着自己的名字明明是件很让人恼火的事情,但玖兰枢却无端的感觉心里被一种名为悲伤的感情覆盖。
不对劲,从那天见到锥生零开始,他和他的生活就变得不对劲了。此前从未对任何一个人有过这样的感受,隐隐期待着彼此的见面就算了,甚至到了现在这个危险的时刻还会因为这个始作俑者感到悲伤。
“锥生零,你到底想怎么样?”玖兰枢莫名的感觉一阵惶恐,他觉得再让这家伙这样下去,绝对会发生一些不敢想象的事情,所以他挣扎着同时提高声音几乎是呵斥着对方。
“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呢”锥生零似乎回过了神,他用力压住挣扎的玖兰枢,声音极小几乎是呐呐自语。
锥生零有一个秘密,他喜欢眼前这个人,是一见钟情,但那是很久之前的见面了,久到锥生零都快记不清楚是八年还是九年。
那天是个雨天,因为自家弟弟负气离家出走,所以自己不得不冒雨去寻找。经过一个富丽的庭院门前时,一只沾满泥土的玻璃弹珠刺啦刺啦的滚到了自己面前,同时厚重的门后穿出大人焦急的声音。
毕竟还是小孩,锥生零好奇的停下了脚步。
“你是谁?”稚嫩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锥生零抬头就看到一个如商店里陈列的精致木偶似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头微微低下,轻声问道。
明明话语里没有任何的质问,但锥生零敏感的捕捉到了对方身上发散出来的高人一等的骄傲,却不让人讨厌,只想折服在这种与生俱来似的贵族气场中。
“枢少爷,您怎么能出来呢,这么大的雨,赶快进去吧”随着少年出来的中年人一副恭敬的模样,他撑着伞站在少年的背后。
名为枢的少年没有搭理对方,只是弯腰拾起停在了锥生零跟前的玻璃弹珠,泥水沿着少年白皙如藕的指尖流下,他却毫不在意。
“肯定是蓝堂那小子干的吧,枢少爷你不必这样迁就他的。”中年人脸上出现奇怪的神色,却仍旧保持着刚才的恭敬。
“脏了”站在自己眼前的少年并没有理会对方的话语,似乎有些苦恼手中被泥弄脏的弹珠,锥生零也不知道为何就伸手拿过了那粒弹珠在自己已经完全淋湿的衣服上擦了擦,白色的外套上顿时沾了一大块泥水。
锥生零将干净的弹珠递了回去,看着对方脸上出现的笑容突然就红了脸。
这个人好寂寞,锥生零透过雨帘看着对方的背影,即使笑起来的时候眼里也尽是静默,就像冬日里安静的湖水,冰冷没有任何生机。
锥生零那时候还不知道,当他第一眼撞进那腔湖水中就再也出不来了。从此便生了根,发了芽,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迅速的生长起来。
直到多年之后的再次偶然相遇,锥生零才猛然发觉,这么多年的时光过去,那份感情早已经在内心深处发酵,成了一种他自己也控制不了的占用欲。
“我要你”锥生零不再犹豫,他附在玖兰枢的耳边低声说道,灼热的气流扑在对方的耳边,敏感的耳垂立即就变得通红。
借着微小的光,锥生零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玖兰枢的耳垂,玖兰枢闭上了眼睛,颤动的睫毛似蝴蝶在锥生零的心里不断的振翅。他还是觉得不够,干脆将对方的耳垂含在了口中。
耳上的异样感觉让玖兰枢意识到对方正在干什么,他偏头想要挣开来,却因为自己也喝了不少酒的原因显得眩晕而无力。
“别动”锥生零皱了皱眉,沿着对方耳后细嫩的肌肤一路吻下去,留下暧昧而色气的印记。
“放开我”就算心里会因为对方的奇怪举动而产生几丝不忍,但也不代表能让对方如此羞辱,玖兰枢努力的避开锥生零的吻,沉下声道。
“锥生零,你……”玖兰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而来的吻堵了回去,锥生零疯了一般用力的吸吮着,另一只手也抬起稳住玖兰枢的头不让他乱动。
“唔…”玖兰枢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下意识的想要挣扎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接受着锥生零的吻。双手不知何时被锥生零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皮带捆住,无法推开。
没有得到玖兰枢的挣扎,锥生零更加兴奋,他伸出舌头轻轻滑过玖兰枢的双唇,描绘着对方的唇线,压着他的手也开始在他腰上撩拨起来。
“嗯…”本来就敏感的身体被锥生零这样一碰很快就有了反应,玖兰枢低低的呻呤了一下,让锥生零找到机会舌头一下就伸了进去,如大军扫荡一般席卷他口腔中的每一个地方。
锥生零的手早已经伸入了对方的衬衫之中,点了一路的火,最终停留在已经微微挺立的地方。
轻轻揉捏的同时,吻也一路向下,下巴,喉结,锁骨,全部都留下了鲜红的印记,粗暴的将衬衫的扣子解开,轻轻含住已经充血的地方。
玖兰枢猛地一阵颤抖,不受控制的发出轻声的呻呤,却又觉得愤怒,死死咬住下唇不想叫出声来。
“别这样”锥生零抬头看到对方的模样,不禁伸手轻抚过他的下唇,却被玖兰枢一口咬住了手指。
锥生零微微笑了,手指传来的痛楚似乎让他更加的兴奋。另一只手缓缓向下轻轻描绘着对方已经有了反应的地方,时重时轻的触碰让玖兰枢的呼吸一下就变得十分急促。
啪的一声,窗外的霓虹灯突然熄灭,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之中,只能听见那一声声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第五章完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5-03-17 17:41:00 +0800 CST  
@白薇紫露
@别哭别哭呀
@陌殇雪落成殇
@带灵归来
不好意思这么久才更文,抱歉啦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5-03-17 17:44:00 +0800 CST  
@香琳惜玉
@浮华落尽爱恨伤
@嗜血旳柔情QAQ
@圣风五并学院
@夜月如浅唱
这么久才更文,真的很抱歉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5-03-17 17:46:00 +0800 CST  
@迷失星晨@晨尘烁轩@水汀滢@—lo—ve—@黑暗下的孤狼
很抱歉这么久才更文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5-03-17 17:47:00 +0800 CST  
这篇和琴师都没坑,只有小儿难养真的写不完了。所以这两篇会更的,但楼楼大四了面临毕业所以这段时间都难有休息时间,楼楼会看着慢慢更的,谢谢大家还一直喜欢着这篇文。

楼主 爱鼬一生我  发布于 2016-03-18 01:08:00 +0800 CST  

楼主:爱鼬一生我

字数:12483

发表时间:2014-11-30 07:1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21 22:16:59 +0800 CST

评论数:19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