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绎知夏】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夏家没有灭门,小说和电视剧结合。会有些不同。请大家多多支持。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0 17:35:00 +0800 CST  
袁今夏:次仇不报,小爷就不叫袁今夏。
陆绎:我可以容忍他把我踩在脚下,但却见不得他伤害你分毫。今夏,我要怎样你才能看到我的心。
杨岳:我可以等,等到你回头的那刻。等你回头,我还在原地等你。
上官曦:这样感情终究是我一箱情愿。
谢宵:原以为你想要的生活是安定,但我却不知你是之鸿鹄。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0 17:36:00 +0800 CST  
下一章陆绎出现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0 23:42:00 +0800 CST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0 23:45:00 +0800 CST  
以防万一,再发一遍图片。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0 23:45:00 +0800 CST  
第二章 陆绎
林荷擦着夏小小额间的汗水,又拿过被子喂了她几口水。小小就闹着要去夏长青的书房里看手铳。林荷无法,只好带着她去看。但顾忌到总不能把淳于瑶晾在这里吧,一旁的林菱便说由她带着小小去姐夫的书房看火铳。林荷就把怀中的小小交给她,让她带着小小却去书房了。淳于瑶看夏小小如此喜爱火铳便说道:“小小如此喜爱火铳,说不定长大以后以后还能进神机营呢?”林荷却十分头疼的说道:“你可别说了,小瑶。有时我真怀疑这小小与沐言当真是兄妹吗?一个沉默寡言,一个调皮捣蛋。可真是愁怀我了,小小也就是在夫君练剑的时候能安静会儿。平常简直就是个捣蛋鬼。”淳于瑶听到林荷的抱怨只是一笑,“你啊,就别抱怨了。你看看我,夫君经常不在家。而绎儿也被夫君送进了京城有名的武馆,由名师教导了。我倒是想要有个人来闹我,都没这个福气呢。”淳于瑶看着夏小小活泼好动的样子心里十分羡慕,她也十分希望与陆廷有一个女儿。但现在陆廷是锦衣卫指挥使,掌管整个锦衣卫。比之前也更加忙碌,而陆廷也知道淳于瑶生完陆绎后身子也不太好,便再也没有要说过在身个孩子。林荷知道淳于瑶也一直想要有个女儿,但因为身子的原因所以便没有在要孩子了。便宽慰道:“你若真的喜欢喜欢我家小小,常来便是。而且有你和我一起看着小小,我有不用手忙脚乱的。你可不知道小小皮着呢,有时候我还真看不住她呢。”淳于瑶听到林荷这番话心里也宽慰了不少,虽然泵与自己的夫君有自己的女儿。但可以照顾好友的女儿,看着她长大也是件开心的事情啊。“娘亲。”“娘亲。”就在淳于瑶准备再和林荷聊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俩到稚嫩的男生喊娘亲。两人往声音源看去,两个小男孩往这里走来。而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两名三名小男孩。 “绎儿。” “沐言。”林荷和淳于瑶同时喊着他们孩子的名字,陆绎和夏沐言朝自己的娘亲走去。陆绎和夏沐言虽然相差一个月,但陆绎的性子比夏沐言活泼些。夏沐言因自小身体不好,所以从三岁开始便跟着自己的爷爷读书写字。在四岁那年就一字不漏的背下千字文。这让京城内所有的夫子都忍不住赞叹一句不愧是夏首辅的孙子。淳于瑶和林荷分别抱过自己的孩子,淳于瑶抱着陆绎问道:“绎儿,你平常下学不应该和阿德他们直接回家吗?今日怎么会和沐言一起来夏府呢?”陆绎回答道:“因为沐言说夏伯伯的书房里有了新的手铳,所以今日便带着阿德、阿福还有阿寿一起过来看来的。”夏长青不想她的父亲一样走文士这条道理,而是被嘉靖帝看重当了锦衣卫。现在是锦衣卫指挥同知。执掌整个南镇抚司。不过南镇抚司与北镇抚司是不同的,北镇抚司是“专理诏狱”,且拥有诏狱,可以自行逮捕、侦讯、行刑、处决,不必经过一般司法机构。死于酷刑之下者不计其数。而南镇抚司负责本卫的法纪、军纪。所以可以说一个主外,一个主内。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2 00:00:00 +0800 CST  
更文啦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2 00:01:00 +0800 CST  
明天陆绎和今夏成为欢喜冤家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2 00:08:00 +0800 CST  
第三章 一眼万年
淳于瑶听到自己儿子来夏府的理由竟是为了手铳不由觉得有些好笑,陆绎从记事起便十分喜欢手铳,他经常回来夏府,缠着夏长青讲有关火铳的事。林荷听到陆绎想要看火铳便对他说道:“绎儿如此喜欢火器,倒是和小小很想啊。”陆绎听到林荷说去夏小小时,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他记得以前父亲带着他与母亲会杭州省亲时,当他看到娇气爱哭的表妹和顽皮捣蛋的表弟时,他便觉夏家小姐定是与他的表弟表妹一样。要么就是娇气爱哭,要么就是调皮捣蛋。但不管是哪一种,这都让五岁的陆绎讨厌。因夏沐言对火器的兴趣平平,所以就到陆绎问他要不要去看看的时候,夏沐言只回了句你自己去看吧。便去自己的小书房去读书写字了,看着像小大人一样的夏沐言,陆绎与阿德他们私底下取了个绰号叫小先生。可不就是嘛,他总是一副很严肃的严肃的样子。平常就知道读书,除了读书就没有什么相干的事情了。不过,每当在书院先生要考他们的时候,夏沐言总会给他们答案。淳于瑶与林荷看着像小大人一样的夏沐言,不要无奈一笑。林荷吩咐下人将陆绎和阿德他们带去夏长青的书房看火铳,而淳于瑶则吩咐家里的仆人去准备马车,等陆绎看完火铳便准备回府了。
而陆绎则被夏家的下人领到了夏长青的书房,将架子上的火铳递给陆绎。而身后的阿德、岑阿福和岑阿寿一起为了上来,研究着陆绎手上的火铳。就在他们研究的时候,就听到一道软糯的女声,“你们是谁?为何会出现在爹爹的书房里。“四人朝那道声音看去,之间一个小女孩儿穿着粉色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一副与她不符的手铳。私人一愣,着书房里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儿的。当是一旁的下人向她行礼喊了声小姐。四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面前的小女孩儿是夏首辅和夏大人的掌上明珠——夏蓁。这时夏小小朝他们走过去,站在陆绎面前拉过他的衣袖说道:“小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比我大哥还好看,我叫夏蓁。桃之夭夭,其叶蓁蓁里的蓁。小哥哥你叫什么啊?”陆绎有些呆愣的看着面前玉雕粉琢的小女孩儿,身上还散发着奶香味。在他的记忆里,除了娘亲、吴妈还有夏夫人与他靠这么近外。便没有人在靠他这么近了。陆绎想起她的名字,夏蓁。原来她的名字是来源于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夏小小看着面前呆愣的陆绎,以为他怎么了就用手在他面前挥了挥。陆绎终于回过身来了,便自我介绍道:“我叫陆绎,而我身后的三位是我的好兄弟,阿德、岑阿福和岑阿寿。”夏小听到他叫陆绎,便喊了声绎哥哥。夏蓁不知道这声绎哥哥一叫便是一辈子了。她与陆绎的缘分从此刻起便开始相互缠绕了。夏小小和陆绎在书房里交谈的很欢乐,虽然中间阿德他们有插过几句,但大部分都是陆绎和夏小小在一起交流。他们三个人交流了下眼神,感觉他们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看他们交流呢?为什么要和陆绎一起来夏府看火铳呢?陆绎和夏小小交谈的忘了时间,知道下人来催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3 00:32:00 +0800 CST  
更文啦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3 00:32:00 +0800 CST  
第四章 瞬息万变
自那日书房以后,陆绎和夏小小的关系日益亲厚起来。两人在一起时常讨论手铳,闲暇时,陆绎还会教夏小小一些他在武馆里更师父一起学的武功。不过夏小小才三岁,不想陆绎学的十分娴熟。陆绎也不嫌弃,很有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夏小小动作。而陆绎不像林荷他们一样叫夏蓁小小,而是叫她蓁儿。因为陆绎觉得小小这个名字又太多人叫了,他不想叫她小小,而是直接叫她蓁儿。到夏小小四岁的时候,夏小小央求着夏言把她送到武馆去学习,夏言禁不止夏小小的央求,便答应了。夏小小很开心,可以和绎哥哥又跟多的时间呆在一起了。不用像之前一样,每天眼巴巴的等着陆绎来找她。时间过的飞快,两年过去了。夏小小一来武馆就到处张望看绎哥哥来了没有,但她看了好几圈了没有发现陆绎的身影,这让夏小小有些失望。一年前,她如往常一样起来洗漱,准备去武馆找她的绎哥哥一起去练武,却被母亲身边的绛珠姑姑给拦住了,说今日不用去武馆了。这让夏小小觉得很奇怪今日为什么不用去武馆?今日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啊。只见绛珠姑姑取来一件白衣为她换上,又领他取了前厅。但她走到前厅看见不知她,就连爷爷、父亲、母亲、哥哥还有小姨他们的身上都穿了白衣。而母亲的脸上还有泪痕,她靠在父亲的怀里。夏小小准备上前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在她的印象里穿着丧服,是代表有人去世。家里是有什么人去世了吗?但却被哥哥拉住了,哥哥向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要问。而爷爷见她来了便说了就走吧,就率先走了出去。而小姨拉着她和哥哥一起上了马车。当马车停下时,小姨领着她和哥哥往下走。夏小小发现他们竟然来了陆府,而陆府刺客正挂着丧幡。预示着有人去世了,夏小小像是谁去世了呢?但他们快进前院时,夏小小发现他的绎哥哥跪在地上,身上穿着丧服,而陆伯父身上也穿着丧服。而灵牌上刻着炉淳于氏只灵位。这让夏小小脑子有点发懵,昨日她还见到陆伯母,她还在自家的院子里听着陆伯母谈着《桃夭》吃着母亲为她做的桂花糕。但今日见到却是个冰冷的灵位?而陆绎跪在地上,一脸悲戚的看着桌上的灵位。事后很多年夏小小才知道,陆伯母回去的当晚,陆府有刺客潜入,陆伯母为了保护陆绎而中倒身亡。陆绎也因此大病一场,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自那之后便再也没有来过武馆。但夏小小觉得陆绎一定会在来的但她等了他一年多,陆绎还是没有来。这让夏小小觉得没意思,便也不再去武馆了。而是跟着锦衣卫经历杨程万学习武功、追踪术。而后面的几年也发生了几件大事,首先杨程万在一次追捕疑犯的时候伤了一条腿,便主动辞了锦衣卫经历一职到六扇门当了一名捕快。第二是以严嵩和严世蕃为首的严党崛起,构陷忠良。虽然不能与夏家、陆家比,但实力不可小觑。而第三间就是林家二小姐就在和药王谷的同名师兄一起订婚时,师兄竟然没有出席。这让所有人都认为林家二小姐遇人不淑而被骗。自此,林菱也隐居在枫林坳钻心研究医术了。这事让夏小小知道了,只嚷着要为小姨找的这名负心汉为小姨报仇。敢让她小姨名声扫地,活得不耐烦了吧。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4 00:33:00 +0800 CST  
各位,楼主的电脑刚刚不小心被楼主给摔坏了。所以楼主明天拿去修,这几天都不能更新了。所以楼主在这道歉,请大家等楼主几天。等电脑拿回来楼主在更新。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4 22:39:00 +0800 CST  
楼主是电脑明天就能拿回来,楼主明天更文。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5 16:16:00 +0800 CST  
第五章失 望的及笄
今日的夏府可是热闹非凡,因为今日是夏首辅孙女及笄之日。这夏首辅可是当场阁老,又深得皇上信任。京城不少世家都想要巴结夏家,而且今日夏小姐及笄。那便预示着夏小姐可以定亲了,以前也有不少宦官世家想要与夏家结亲。但都被夏首辅以年纪尚小为由给挡了过去,现在夏家小姐已经及笄,夏阁老想是没有理由再拒绝了。而夏小小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由林菱为自己梳着头。林菱看着眼前这个已经长大的女孩儿,心中无限感慨。她从小小小时候由蹒跚学步、咿呀弄语当现在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夏小小从镜中看着为自己梳头的林菱,看她自被订婚日传出被未婚夫抛弃后便去里枫林坳避世。除了逢年过节会回来之外,基本上夏小小脸一面都见不上。夏小小忍不住问道:“小姨,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还想着那个负心汉啊。”林菱听到负心汉三个字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小小,不得胡说。”夏小小见林菱这副神情便知道心里还没有放下那个负心汉,便转过身对林菱说道:“小姨,我没有胡说。他就是个负心汉,如不是当初她再订婚之时没有出现小姨也不成为全京城的笑柄。不管他当时是什么缘由,可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有出现。我看只有一个理由,那便是他早就看上别的女人跑了。所以再交换庚帖之时没有出现的。”听到夏小小的理由,不知怎得林菱竟觉得有些好笑。林菱摸了摸夏小小的头说道:“好了,不要闹了。今日是你及笄,小姨替你好好装扮一下。让京城里的公子哥好好看看我们夏家大小姐,名动京城的才女到你长什么样。”说完去吃一件前几日在枫林坳为夏小小做的衣服,这件衣服是由白到绿。而裙摆和裙子上绣满了羽毛。林菱替小小整理好后,便夸赞了一句小小真是和姐姐一样,都是个美人坯子。夏小小看着今日的装扮,心里想着今日陆绎回来参加她的及笄的宴会吗?算算自陆夫人过世后,她与陆绎便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夏小小这般想着,便有些迫不及待地冲向了宴会,当林菱看着夏小小莽撞地爬出去时便忍不住冲她喊道:“小小,今日是你及笄,会有很多世家公子来。你是夏府小姐要注意形象,走路要有走路地样子。”而夏小小只是回来句知道了。便消失在拐角了。林菱看着夏小小已经消失地声音,无奈地笑了笑。当夏小小就快到正厅地时候,便停下了自己地脚步。夏小小整理了下自己地衣服和头发,手交叉在腹部。一副闺中女儿地样子走进了大厅。而原本正吵闹地大厅因为夏小小地到来而变得鸦雀无声,众人卡在内核夏小小走到夏言的面前规规矩矩的行礼道:“祖父、父亲、母亲。”行完礼后便站到了夏沐言的身边。夏言见自己孙女来了便宣布开宴了,而站在夏沐言的身边一直东征西望,寻找着自己印象中熟悉的人。忽然她听到小厮喊道:“陆指挥使到。”夏小小听到陆指挥使来了,以为陆绎也来了。但走进来的只有陆廷一个人,并没有陆绎。夏小小不免有些失望,陆廷看着站在夏沐言身边的夏小小夸奖道:“小小真是越长越好看了。”夏小小虽然没见到陆绎,听到陆廷的夸奖夏小小只是谦虚的回道:“陆伯父客气了。”她以为陆绎只是有事情不能来,但夏小小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陆绎,便忍不住询问身边夏沐言,夏沐言说因为北镇抚司接了桩案子,陆绎来不了了。但他却托他带了礼物给她。夏小小听了不免有些失望。虽然每年夏小小的生日陆绎都会给她送礼物,但今年夏小小希望陆绎可以亲自来。但最后还是失望。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7 00:56:00 +0800 CST  
更文啦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7 00:57:00 +0800 CST  
第六章 苦恼
自夏小小及笄之礼过后,有越来越多的世家自己前来求取她。这让夏小小十分的苦恼,有谁不知道夏家大小姐是京城第一才女。抛开这个称号不谈,就算他没这个京城第一才女的称号,也让京城不少世家求取的对象。只因她的爹爹是当朝首辅,她的爹爹是锦衣卫指挥同知,而她的哥哥被世人成为小阁老。有这个身份在,就算夏小小是个目不识丁、刁蛮任性的人凭着这个身份,也会让那些公子哥趋之若鹜的。而夏小小看着自她及笄之后上门求亲的人越来越多,简直就想找一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她才刚及笄就上来求亲,有没有搞错啊。夏小小自然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锲而不舍的上门求亲,只因为她的祖父、父亲和哥哥。但夏小小却看不上那些公子哥,一个个都自命不凡,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其实就没多少本事,无非是靠着家里的荫蔽混吃等死的二世祖而已。她要嫁的人一定会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度色的云彩来娶她。她最羡慕的就是爹爹与娘亲的感情,没有背叛,没有其他人,就只有他们两个人陪伴这对方。一生一世一双人。夏小小也很希望她未来的夫君,可以和她爹爹娘亲一样。夏小小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小姨走之前给她留的医书,说等她下次回来的时候一定要靠她书上的内容。原本夏小小觉得小姨教她医术完全就是都此一举,要她安静的坐下来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她学了以后发现原来医术可以这么有趣的,便渐渐的定下心来跟着小姨学习了。夏小小在房间里做了一个下午,当她放下书,放松的时候发现原来已经日落西山了。她唤来自己的贴身婢女语汐进来掌灯,她准备起身去饭厅吃饭时思韵过来回禀自己说工部尚书来拜见夏阁老,现在还没有走。看来是要在夏府吃饭了,夏小小一听想着不会是来求情的吧。夏小小像思韵仔细打听了前厅的情况,思韵说工部尚书是带着自己的儿子来的夏府,已经在夏府带了一个时辰了。夏小小好歹在杨程万身边带了很多年了,若是连这们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她在杨程万身边可以说是白待这么多年了。这工部尚书分明就是想要来求亲的,还掐着时间来的。为什么不选在其他世家登门,偏偏要选在快要到用晚膳的时间登门。这工部尚书的如意算盘打得真是好,他肯定若是他很早就来了,夏小小定会与什么理由推脱。但他选在快用晚膳的时间来就不一样了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她不就出来了嘛。夏小小不是没听说过这个工部尚书的儿子。他简直就是放荡公子,斗鸡斗狗斗蛐蛐,玩猫玩鸟玩色子。而且他还是青楼里的常客,纨绔里翘楚,是个名副其实的废柴公子。不止夏小小听说过这个工部尚书的儿子,就连思韵和语汐这两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丫头也听说过这人。夏小小才不要去见那个放荡公子呢,要是让她和那个放荡公子在一起还不如直接出嫁做尼姑呢。夏小小让语汐去跟祖父说她因昨日贪凉而得了风寒,所以就在自己房里用饭了。语汐应下,便去前厅转达夏小小的话了。而思韵则去厨房为夏小小去晚饭了。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8 00:47:00 +0800 CST  
更文啦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8 00:47:00 +0800 CST  
第七章 捕快 上
夏小小在自己的房里用完饭后,在自己的院子真在消食散步。突然娘亲身边的绛珠姑姑说夫人去前厅一趟。夏小小十分奇怪,母亲这个时候让她去前厅干嘛?无法,夏小小整理了下衣裙便随着绛珠去了。心想娘亲不会真的要撮合她与那个废柴公子吧?当她当前厅时,只见自己的祖父、爹爹、娘亲还有大哥都坐在大厅里饮茶,不见工部尚书父子,心里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娘亲还没糊涂这个地步,把她往火坑里推。夏言见夏小小来了,但不走进来只是站在哪里发呆,便出声对夏小小说道:“夏儿啊,发什么呆啊?当祖父这里来。”夏小小听到夏言在喊她便立马回过神,向夏言走过去站到夏言身后,替他夏言按摩着肩膀,甜甜的的喊了身祖父。夏言还未说什么,夏沐言像是受不了的说道:“我说小小啊你能不能用正常的语气说话啊?就刚刚冲你这语气,我感觉我的鸡皮疙瘩都快到下来了。”夏小小听到夏沐言十分嫌弃的语气立马说道:“夏沐言,你什么意思啊?你不想听可以不听啊,我又没对你说,你不想听可以离开啊。”夏沐言还想说什么就被夏长青给拦下了,“好了,不要吵了。语汐在用晚膳前说你得了风寒,怎么现在好了?”听到父亲的调侃,夏小小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哎呀,爹爹女儿这么说还是事出有因吗?女儿在用晚膳前听思韵说工部尚书父子来拜访祖父与父亲,祖父与父亲定是知道那工部尚书父子因什么而来,女儿又怎会不知。所以打法了语汐来说女儿感染了风寒,不来前厅用膳的。莫不是祖父与爹爹真的想把小小无火坑里退啊。”夏长青听了夏小小的理由,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丫头古灵精怪的,爹爹岂不知那工部尚书公子的德行。我的女儿就算没人要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啊,就算将来你嫁不出去,没关心爹爹养你一辈子。”夏言也认同夏长青的话,也在一旁说道:“没错,长青说的对。就算小小以后没人要,还有夏家养着你,不嫁也没关系。”夏小小蹲下身体,头靠在夏言的腿上撒娇般的说道:“还是祖父与父亲最好了。”林荷有些不开心的说道:“怎么?就祖父与爹爹好,娘亲就不好了吗。”夏小小起来,走到林荷身边用手环住她哄道:“哪有,娘亲最好了。在小小的心里。什么人都比不过娘亲。”看着夏小小与家人的互动,夏沐言只是在一旁笑着,不过他想到今日来的工部尚书父子脸色也渐渐的严肃起来。他开口说道:“祖父,父亲,今日工部尚书前来拜见怕是没有这么简单,虽说表面上明里暗里都透露出想要为他的儿子求娶小小,但他不是不知道他儿子的德行。恐怕他的来,只是有些人用来投石问路的。”听到夏沐言这番话,在场的人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这些年朝堂瞬息万变,随着以严嵩与严世蕃为首的势力渐渐倔起。残害了不少贤良之士,看来他们的野心远不止这么点。夏长青也严肃的开口说道:“是啊,看来以后也别想安生了。这严世蕃的心思可不简单啊,沐儿,你与同在吏部要小心。”夏沐言听到夏长青的提醒便应道:“父亲,放心,儿子知道。”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19 00:20:00 +0800 CST  
第八章 女捕快 下
听到爹爹和大哥的对话,让夏小小十分的内疚。便出声说道:“对不起。祖父、爹爹、大哥。小小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夏小小平常不问朝堂上的事,但她也知道这几年朝堂上可谓是瞬息万变。虽说夏家和陆家再朝堂上无人可以撼动。但随着严党的兴起,日后怕是要更加小心了。夏长青听到夏小小的道歉,立马安慰道:“哎,小小说什么添麻烦啊。就算天塌下来有爹爹给你顶着呢。”夏言也在一旁安慰道:“是啊,小小你也被杞人忧天了。你放心,有祖父在一天就会保护夏家一天的。”但夏小小还是游戏担心的说道:“自小小及笄之礼过后,上门求亲的人越来越多了。以前还可以以小小年幼为由搪塞过去,但现在小小已经及笄。怕是求亲的人,会越来越多。祖父与爹爹也总不能老拒绝。”夏沐言这次却率先开口说道:“我妹妹想嫁还没有人要么?还要上赶着与那些混吃等死的世家子弟联姻?小小,你是我们夏家唯一的大小姐,就算没有人要你祖父、爹爹还有大哥会养你一辈子的。”听到自家大哥的话,夏小小心里划过一段暖流。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主意,她跑到夏言面前蹲下,“祖父,小小有一办法可以暂时避开那些求亲。”夏言看着自家孙女狡猾的笑容便知道她又有什么鬼主意了,询问道:“哦,小小有什么办法说来给祖父听听。”夏小小向夏言狡猾一笑说道:“小小自出生后,虽然经常与爹爹娘亲机场去福建外祖家省亲。但自三年前下,小小便再也没有去过外祖家。不如让小小以去外祖家省亲为由,让小小再福建待个一年半载的,这样小小就可以暂时避开了。”听到夏小小的提议,在场的人都一笑。别人不知道夏小小他们还不知道她,她怎么可能真的会再福建待这么久呢?夏长青促狭地说道:“小小啊,我看去看外祖是假的吧。”夏小小听到夏长青的问题,从夏言身边站起来说道:“没错,六扇门的杨叔是小小的师父。小小在外祖家待个十天半个月在偷偷的回京城。到六扇门投靠杨叔,这样京城世家都会以为小小在福建。这样就不会在上门提亲了。”听到夏小小这个主意众人倒是觉得不错,而且说不定小小出去一趟还能待个心上人回来。这样就用在烦恼京城世家的求娶了。林荷认同的说道:“这个注意不错,不过小小啊你既然要去六扇门挂职就不能再用夏家大小姐这个名字了。你可想好了你的化名?”夏小小笑的像一只小狐狸,“那当然了,行走江湖,怎么可能没有化名呢?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袁今夏。正好,照顾小小的奶娘袁陈氏家是语汐的娘亲,小小真好可以借用袁大娘女儿的身份去六扇门挂职。”在场的众人听到夏小小的建议便认同的点了点头。但夏长青还是有些不放心夏小小一人去闯荡江湖便让她待着雪鸢和银屏一同去,夏小小原本想要拒绝的,夏长青还未发话,夏言当是强硬的说道若是不带这二人,便留在京城,这个提议便作废了。夏小小无法,只好带上了这两个人。自那日之后,夏家大小姐去福建外祖家去省亲,归期未定。这让原本想向夏家求亲的人,暂时先歇自己的想法。而去福建省亲的夏大小姐,在福建带了三个月便偷偷溜回了京城。自此,京城六扇门多了三个女捕快。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20 00:39:00 +0800 CST  
更文啦

楼主 可恶的乌啦啦  发布于 2020-04-20 00:39:00 +0800 CST  

楼主:可恶的乌啦啦

字数:571176

发表时间:2020-04-11 01: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3 14:14:24 +0800 CST

评论数:6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