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文★—※《惩罚》 原作者:recoveryBLUE 改编:我是一只…

《惩罚》 原作者:recoveryBLUE 改编:我是一只小蚊子
http://tieba.baidu.com/p/2315791143?pn=1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1:42:00 +0800 CST  

呼……呼……呼……


好冷。


不行,他得赶快跑才行,不能停下来!


停下来就会被捉到!


金基范撑著已冷得颤抖不停的瘦弱身躯,在宁静午夜的偏僻小巷当中穿梭著。


他尚未脱去稚气的脸庞上皆是瘀青红肿,嘴角甚至破了皮,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不堪,脚上甚至没有穿著鞋子,就这样赤著被冻得几乎失去知觉的双足,在只有十度的低温冬夜中奔跑著。


他脑中只有一个执念——跑!


他要逃离那个地方,一定要!


他没命地跑著,已经将近三天没进食的身子因为他激烈的运动,而起了抗议的反应,他忍著胃疼,也不顾额上滑落的冷汗,苍白的嘴唇咬得死紧,他的心脏猛烈地撞击著,就怕后面有人会追上来。


「呼……呼……」怎麼办?要往哪里走?他在分岔的路口稍停,不确定自己应该选择哪条路。


忽地,他听见了远处传来的一阵叫骂声。


是那些人。


他紧抓著胸前的衣服,不再浪费时间,往右边看起来可以连接到大马路上的巷子奔跑。他忍著刺骨的寒风,拼了命地移动双腿,随著身后粗俗的吼叫,他眼瞳中的恐惧越来越深。


不要,不要!他绝对不能被捉回去!


谁来救救他!


他看著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马路,看见不远处微弱的灯光,只要再一下下,他一定要逃离那些人——
他冲出巷子,几乎在同一瞬间,尖锐的煞车声刺耳地划破夜空,只差几公分,金基范差点就变成轮下亡魂。


他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傻了眼,颤抖的身躯再也克制不住地跌坐在地,他全身都在剧烈的抖动著,空茫的眼神对著汽车的大灯,他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高级轿车的门打了开来,下来的是一个穿著像是司机的男子。


「小……小朋友,你没事吧?」司机也被吓得半死,这可是他上班的第三天呢,这麼快就发生意外,他还不想丢了饭碗……他咽了一口口水,偷觑了一下后座的黑玻璃,觉得自己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还……还是赶快把事情处理好,那个少爷不是好应付的,要是让他发起脾气来就惨了!司机连忙转头看向依然一脸失魂的金基范。

「小朋友?」司机又唤了一次,却发现他坐在地上动也不动。金基范不是不动,而是已经没有力气动了。


拖著这副又累、又饿、又伤痕累累的身体,可以那样奔跑,凭的全是那一股意志力,一旦集中的力量被打散了,他只觉得自己好累、好饿,、好冷,身上的伤好痛、脚也好麻……


他已经不行了……


金基范微抬起手,抓著自己胸前的一条红色项链。


「老许。」一道优雅至极的低沉男声响起,在暗黑的夜里,犹如天籁一般,在空气中飘散著迷醉的气息。金钟铉靠在打开的车门上,修长的身躯展现出优美的姿态,他极其俊美的脸上有著不耐。

「少……少爷。」司机一惊,赶忙回头,在看到金钟铉不悦的神色后,他更是冷汗直流。这位年轻少爷长得虽然很俊美,但是他阴晴不定的脾气可也是出了名的,他完了,他完了,会不会被炒鱿鱼?「你在干什麼?」金钟铉抬起美丽的眼眸,问向已经浪费了他将近五分钟的司机。他知道司机是下车查看有没有撞伤人,不过动作也太慢了吧?现在是凌晨一点,而他明早八点还要去公司勘查,没有足够的睡眠他可是会想杀人的。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1:46:00 +0800 CST  

「这……这个小朋友……他……」司机伸手指向垂首坐在地上的金基范
,因为畏惧金钟铉无形的压迫气息,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


小朋友?金钟铉看著司机手指的方向,那副瘦弱的身体,的确没有多大年龄。他透过车前的大灯,发现那坐在地上的身子正不正常地颤抖著,低垂的脸上也隐约看得到青紫,他微一扫眸,发现那小孩连鞋子也没穿,一双白皙的裸足被冻得通红。


「喂。」金钟铉走近他。


瘦小身体只是低著头,没有任何回应。


金钟铉挑眉。「喂。」他又大声了些。


除了仍在发动的车子引擎声之外,他没得到任何声音回



金钟铉皱眉,觉得情况不太对。他弯起修长的双腿,蹲下身平视他。


「少……少爷。」司机担心地唤著,就怕那个看起来像是流浪汉的小孩子突然攻击人。


金钟铉抬眸,轻瞥了司机一眼,司机立刻闭上嘴。


他伸出手,才接触到金基范的衣角,他颤抖的身躯就整个往后倾倒「少爷!」司机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想拉开金钟铉,却又不敢动手。


「少爷,别、别理他了,说不定会有危险。」


「危险?」金钟铉直起身体,语气冷然。他不觉得一个发著高烧而且已经昏倒的人会有什麼危险。他看一眼躺在地上,满脸异常红潮又紧闭著双眼的金基范,然后走向车门。


司机还以为他要上车,也转身不再理会倒在路边的少年。


「还不快点?」金钟铉站在车旁,双手插在裤袋里,他微侧首,朝司机看了一眼,又将眼神睇向那个昏倒的身影。


「呃?」司机无法理解金钟铉的意思。


「你要他死在路边?」金钟铉语气冰冷,「还不快把他抱上车?」或许又该换个司机了。他不悦地想。


「抱……抱他上车?」那个肮脏又来历不明的小孩子?司机还以为自己耳朵有问题。


「同样的话别再让我说第二遍。」金钟铉冷著声说完,随即坐上车,与生俱来的威严油然而生。如果司机够聪明,就不会再惹他生气。


司机先是被他凛冽的目光吓得满头汗,回过神后,急忙快手快脚的将昏迷不醒的金基范抱上车安置好,然后坐上驾驶座飞奔至最近的医院


这一夜,因为遇上了金钟铉,彻底颠覆了金基范的命运……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1:46:00 +0800 CST  
「你不专心。」金钟铉眯起眼,低沉的声音从诱人的唇边逸出,起床时慵懒放松的表情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酷、没有任何感情的俊美


面容。


这是完全清醒后的金钟铉,也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对不起。」金基范一贯地淡漠,只是淡淡地启唇。


金钟铉蹙眉,对於他老是把道歉拿来当作回答的态度十分不喜欢。


冷下眼,不悦地放开手,走出更衣间。


金基范只是微垂首,跟在他的后面走出去。


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记事本,一翻开来,里面密密麻麻地写了一大


堆字,他翻到今天的日期,然后一如这六年来所做的,开始向金钟铉


报告今天要做的事情。


「早上十点到公司开会,中午十二点和『蓝海』的蓝董事长吃饭,下

午一点半要与方总签约……」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1:52:00 +0800 CST  

Three


「金特助?金特助?」


轻缓的两声呼唤,把他从久远的过往回忆中拉了回来。金基范抬头看向出声的人,是会计部的方经理。


「什麼事?」金基范淡淡地开口询问。其实不用问也知道,会在上班时间来找他的人,通常都只有一个原因。


方经理很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才小声地说道:「那个……听秘书说,总裁他今天的脾气好像不太好……但是我又有东西要交给他……所以……可不可以请你……」方经理满头大汗,猛吞口水。说老实话,脾气极端不稳定的总裁难应付,但脾气淡漠得像是白开水的金基范也很难让人亲近。但也没办法啊,有胆子去当总裁炮灰的,只有金基范一个人。金基范看向方经理手上的文件,然后轻轻颔首。


「我知道了。」他从椅子上起身。


「谢、谢谢!」方经理如释重负地道谢,将手上所有的文件全交给金基范。不管怎麼说,他还是不想面对总裁那张美得过分却又冷得要死的脸孔,总裁再俊美、再养眼,他恐怖的脾气也令人望而生畏。


金基范举步走向就在他办公室旁边的总裁室,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冷凛的语气透过门板传出,声音的主人的确有些怒气。


金基范不著痕迹地深呼吸一次,然后抬起手轻握了一下胸前的红色水晶项链,那是他母亲的遗物,就像是护身符一样。这是他要见金钟铉之前的习惯动作,只有他自己知道,面对具有压迫性的金钟铉,他会多麼地紧张。


只是他隐藏得很好罢了。


金基范打开门进去,金钟铉就坐在那张唯一的办公桌后,身上只穿著一件衬衫,领带已经被他扯掉丢在地上,西装外套则不知道被他弃置在哪里。


他很生气,金基范知道。


看来早上那一场会议,进行得十分不顺利。金基范走向办公桌,在经过被遗弃在地上的领带时,他微弯腰,然后将那可怜的丝缎领带捡起他有些想叹息,才几个小时而已,早上帮金钟铉整理好的仪容已被他弄乱了。


「这是会计部送来的资料。」金基范站立在桌前,将文件轻放在桌上,他垂下眼,没看向金钟铉。


金钟铉本来就不太高兴了,看到金基范进来以后,他眉头更是不悦地皱起。


「你又帮人跑腿?」他往后靠向柔软的椅背,冷睇著金基范半垂的眼。


「习惯了。」金基范一贯的回答。


是呀,怎麼能不习惯呢?六年前他答应让他在公司里当助理,六年后,他却连金钟铉的生活起居都要照顾得无微不至,他的工作美其名是「总裁特别助理」,实际上,他就像是金钟铉的贴身男佣、随身秘书、二十四小时护卫。


他得分分秒秒都待在他身边,还要随时承受他阴晴难测的怒气与冷淡,甚至,金钟铉有时会故意刁难他,简直像是在测试他的忠诚度似的。

他不明白,这样做到底有什麼意义?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1:57:00 +0800 CST  

「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下次再来找你。」他回头给了金基范一个歉然的眼神。「抱歉,下次再跟你聊。」


金基范摇摇头,表示没关系,「你去忙吧。」


崔珉豪朝他扬起一个笑容后,就很不够义气的逃离了现场。


办公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只剩金钟铉和金基范,
低沉的空气几乎使人喘不过气。


金基范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到办公桌前,将手里的资料放到桌上。


「这是上一季的报表,还有人事部要请示的文件……」金基范低垂著脸解释那一叠叠资料,他敏感地接收到金钟铉投注在他身上的灼热视线,这使他差点说不好话。「另外,这是这个星期的行程表。」他将最后一份电脑打的时间行程表放在桌上,却在要收回手的时候,被金钟铉强硬的一把扯住。


金基范因金钟铉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愕然,但随即很快地恢复。



他想把手抽回来,可是金钟铉的手劲不轻,也没有丝毫想放手的意思。


「总裁?」金基范手腕上被紧握的地方传来疼痛,他开口唤著金钟铉,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麼。


金钟铉直视著他,充满魅惑的脸庞表情寒冷得令人发毛,他眯起危险的眼眸。


「我不知道原来你也会笑。」他的声音很低,里面饱含的怒火几乎让周围的空气都要因他说出的字句而燃烧起来。


金基范怔然,不了解金钟铉为什麼要为这种事情发脾气……


是了,他知道了。因为金钟铉有很强的占有欲。


他只是一个金钟铉个人专属的东西,就像是小孩子在玩游戏时,绝对不轻易被对方侵犯到自己的领地。


他只属於一个人,也只能属於那个人,这是他很早就发现的事。


「以后不准再对别人笑。」金钟铉冷冷地开口,然后放开他的手,开始审阅桌面上的文件。


金基范沉默地站在一旁,垂在身旁的手腕上还泛著微疼,那痛觉就像是在提醒他,他只能专属金钟铉。


一辈子都摆脱不了。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2:02:00 +0800 CST  

Five


「咳、咳。」金基范捂著嘴,微皱起眉。


又到了季节转换的时候了,每次在这种气候不稳定的时节里,他的气管就会敏感起来。


可能是小时候在偷窃集团里被虐待的关系,他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天气凉一点就有咳嗽的毛病,工作太累就会犯胃疼……他实在不喜欢这样。


他换上轻薄的外套,在穿衣服时,瞥到手腕上淡粉色的指痕,那是金钟铉昨天留下的。


他漠然地垂下眼眸,然后将上衣穿好。


刻意忽略喉咙的不适,他将早已整理好的背包拿起,走出房门。


上到三楼,他照惯例抬手轻敲金钟铉卧房的门,不过连敲了几次都没有回音。


他打开门进去,深黑色的大床上空无一人,没有金钟铉的影子;床被整齐,连他睡过的痕迹都没有。


他疑惑地看了看浴室,也是没有人,他带上门走出卧房,然后往走廊尽头的大书房走去。


大书房的门没有关上,他轻缓地推开,果然看到金钟铉修长的身躯睡在柔软的沙发上,书房里的电脑萤幕还在闪著蓝光,主机也都还在运作。


看来,金钟铉昨晚在书房熬了一整夜。


金基范轻轻地走到沙发旁,金钟铉就躺在上面。


他俊美的脸庞在睡梦中柔和了下来,意外地展现出主人温柔的另一面;他身上穿的衬衫有三颗扣子没扣,美好的颈项顺著曲线优美的锁骨而下,隐约露出平坦宽厚的胸膛肌理,配合著呼吸均匀的起伏,顺瘦修长的双腿交叠著,加长型订作的大沙发也差点容纳不下他高大的身体。


金基范知道最近闪耀集团要再增设美国方面的分公司,所以很多事情要处理,尤其金钟铉每天的应酬又很紧凑,加上公司内部原本就已经有做不完的事情,所以很难腾出时间来关心美国方面的情况。


再者,那边的时间跟这里相差了十几个小时,有什麼重大的决策又一定得经过金钟铉的同意,每每等传真或电子邮件就得等一个晚上,也难怪金钟铉会睡在书房。


金基范看看表,已经快接近上班时间,要是再不起床恐怕就会迟到。

他瞅著金钟铉的睡容,实在是想让他多休息一会,但要是上班迟到的话,金钟铉大概也不会觉得高兴。


「钟铉少爷。」他轻唤了一声。在公司里他是总裁,在金家里,称呼,又不一样了,金基范总是会有所区分。「钟铉少爷、钟铉少爷。」他大声了点再次唤道。「钟铉少爷……」


「知道了!」金钟铉翻身坐起,口气非常不好,眉间紧皱。


他将近早上四点才睡,所以睡得很浅,一听到金基范的声音就已经醒了,只是睡眠不足让他很难睁开眼。


伸出手揉了揉额角,他往后将背靠向沙发,满脸的不悦。


「现在是八点十五分。」金基范提醒著。


其实金钟铉是公司的总裁,不想去的话根本连请假都不用,只是他的责任感重,又公私分明,加上自我要求高,所以根本不会这样做。


「嗯。」金钟铉站起身,越过金基范,往自己的卧房走去。


金基范先动手整理书房,将该存档的东西存档、该留下的传真信件留下,桌上凌乱的文件也一一分类收好,把电脑关机后,才走出书房。


他来到金钟铉的卧室,听到浴室传来水声,他知道金钟铉是在洗澡。


他转入更衣间,拿了两条乾净的毛巾出来放在床上,才开始动手找金钟铉要穿的衣服。


金钟铉从浴室里出来,只在腰间系了一条白色毛巾,漾著水珠的宽阔胸肩和紧窄的腰臀,极为引人遐思,黑缎般的头发淌著湿意,十分的性感。


他拿起金基范摆在床上的乾毛巾擦著头发,然后将身体都擦乾后,走进更衣间。


「咳、咳咳!」


一踏入六坪大的小空间,金钟铉就听到金基范的轻咳。


他皱起眉。「不舒服?」


听到他的问话,金基范微怔。「不,没有……咳、咳!」他抬手捂住嘴。


金钟铉冷睬著他。他记得金基范每到了某个季节就会有这个毛病。


「你很喜欢逞强。」他冷嗤。


「没有。」金基范拿起衣服,回避他的话题。他发现和金钟铉说话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只要一回答不对,他就会生气。

金钟铉瞅著他,没再说什麼。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2:05:00 +0800 CST  

金基范帮他套上衬衫,在扣扣子的时候,有一滴水珠滴落到了他的手背上,他下意识地抬起眼,看到那滴水珠是从金钟铉额边的头发滑落至脸颊,然后再顺著稜角分明的轮廓滴落下来,在他身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水痕……就这样一看,他不小心对上了金钟铉深沉幽黑的眼眸。


他应该是要不著痕迹的收回目光才对,但他却觉得自己的视线完全被金钟铉那双深不见底的美丽眼睛掳获,他越想移开逃跑,就越被金钟铉吸引,他只能这样注视著他,完全不能自己。


这个人,他看了整整六年,但为什麼仍是没有办法抵挡他独特的绝魅气息?或者,他根本从来就没有看清过金钟铉?


金钟铉垂著眼看向他,他伸手握住金基范抓著衬衫扣子的手。


一接触到金钟铉的肌肤,金基范猛然回神,他连忙低下头,头一次失去了惯有的淡然。他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觉得金钟铉骨节分明的手指好热,熨烫在他昨日抓住的位置上,就像是一种烙痕,强制地烙印在他身上,迫使他心跳加速。


金基范微微地调息,他轻蹙眉,不了解自己不正常的呼吸所为何来。


他试著想挣脱金钟铉加诸在手腕上的钳制,却徒劳无功。他不明白,为何他老爱抓著他?

看到他亟欲脱离他的接触,金钟铉不禁冷笑。他冷不防地将握著金基范的手拉扯了一下,没有防备的金基范往前踉跄了几步,刚好撞入他裸露炽热的怀里。


金基范还没站稳,下颚就被人强制地用手抬起,他连出声的时间都没有,两片带著诱惑的魅人唇瓣就印上了他的唇。


「唔!」


金基范脑筋一片空白,他惊愕得僵直了身体,只能任金钟铉肆无忌惮地吻著他,甚至将舌探入他口中。


金钟铉毫不温柔地吻著他,他伸手压向金基范的颈间,强制地将他的头抬起,更方便承接他火烫的唇舌。


金基范没有了冷静,维持不了正常思绪,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片,只知道金钟铉吮吻著他的唇,湿润柔软的温音在他的口中勾弄,交缠上了他的舌尖,迫使他和他一起吮吻。


金钟铉的吻太激烈、太狂暴,他甚至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用嘴汲取拥吻时剩余的空气。


在体内急速窜升的高温,让他神智涣散?几乎就要被金钟铉全身散发出的诱人气息给迷倒……


「呃!」在狂烈的吮吻中,金钟铉吻破了他的嘴唇,金基范在口中尝到微咸的血腥味……这个痛觉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


他震惊的双眼对上金钟铉邪魅的瞳眸,他确定自己在金钟铉恶意的眼中看到胜利!


金基范在瞬间回过神,握紧双拳,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金钟铉!


金钟铉也没强迫他,很乾脆地放开了他被吻得红肿的唇瓣。


一得到自由,金基范很快地退到更衣间的角落,紧抓著胸口的衣服,呼吸完全紊乱,他不停地喘气,脸上更因为刚才的激情而染上潮红,衬著带血的赤色唇瓣,看起来有另一种形式的诱惑。


他抬手抹去金钟铉残留在他唇上的气味,生气地瞪著他。


他真的很生气,满腔的愤怒让他忘记要顺从,让他忘记要保持冷静,也让他忘记了现在情绪的起伏有多麼的大。


金钟铉只是冷淡地看著他,没有喘不过气,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改变,他的神色一如平常,跟金基范狼狈的模样比起来,刚刚那个吻根本没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金基范恨不得出手揍他,但他毕竟没糊了脑袋,跟金钟铉动手,自己绝对占不到好处。


他两眼充斥著怒意,在狭小的更衣间里,两个人之间流动的火爆气氛一触即发!


金基范瞪视著金钟铉,紧握的拳头松了又合,最后他牙一咬,用力地推开金钟铉迅速跑出更衣间,然后拿起自己搁在沙发椅上的背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他在金钟铉面前逃跑,没有接下他的挑战。静立在更衣间里的金钟铉没有追出去,他只是看著金基范彷佛落荒而逃的背影。


他伸舌舔舐著还留在唇上的血迹,勾魂的眼眸里闪过一道精光,然后,他扬起的唇角缓慢地吐出邪恶的低语:「抓到了,你的弱点。」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2:06:00 +0800 CST  

依恋?!


他?依恋金钟铉这个男人?


他一定是昏了头才会有这种想法。


一察觉自己心里的意识太过於荒唐,金基范硬是收回视线,然后转过头,走向自己的卧房。


胡思乱想不是他会做的事情,他应该要收起这些乱七八糟又怪异扰人的念头,仔细想想明早要怎麼面对金钟铉才对。


他还会再这样戏弄他吗?还是会开始玩起欲擒故纵的把戏?金基范抿著唇,一抹带点受伤的苦笑浮上嘴角。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猎物,只能任随心思深沉的猎人张网将他逼至角落,违反击的力气都没有,毫无一丝能战胜他的机会。


金基范轻轻地伸手抚触颈间的项链,彷佛这样就能让他安心,他叹了一口气后打开自己的房门,走进黑暗的卧房内,反手将门关上,他按向灯光开关……


倏地,一道极为沉重的压迫气息在看不清楚的房内朝他而来,他甚至来不及作任何反应,就被人扯向一旁的墙壁抵住身体。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如同暗夜一般深沉的男性低音袭至金基范耳际,灼烫的呼吸环绕在他的颈项,夹带著隐忍的狂潮撞击著他的心脏。


「你……」金基范被金钟铉压制在墙上,在黑暗中,他只能看到金钟铉如同星海般深幽的眼睛,像是个巨大的磁石,吸引著他无法转移目


光,但里面又散发出一种强烈不知名的东西,逼得他想逃。


金钟铉抓著他的双手丝毫不放松,只是用身体贴近他,将他困在冰冷的墙壁与炽燃的温热身躯中间。


「放开我……」这种暧昧的姿势让他心慌,就连开口说出的话,气势都减弱了不少。金基范没想到金钟铉居然会在房间里等他,他到底又想要做什麼?今天还玩得不够吗?


为什麼?为什麼他老是要来招惹他?


他愤恨的别开脸,然后开始挣扎起来。奈何两个人的力气实在有段差距,他不仅没有挣脱出金钟铉的钳制,反而让自己的手腕磨出一圈红痕,气息也逐渐不稳起来。


带点嘲讽的冷笑声在暗黑的房内响起,金钟铉将湿润的唇瓣贴近金基范的耳际低语——


「你想逃?」他更加用力地压向金基范的身体,密合得几乎让他喘不过气。「你逃不掉的,忘了吗?你连自己的生命都付予了我。」金钟铉沉笑,充满男性麝香的味道充斥在两人周围,邪魅的气息让人头晕目眩。


金基范听了他的话后浑身一僵,停下了挣扎的扭动。是啊,他连生命都……属於这个男人。


这是他亲口允诺的……见金基范乖顺了下来,金钟铉满意地低下脸朝他的唇逼近。


金基范看著越来越近的俊挺脸孔,他握紧拳,还是在最后一秒别过头躲避金钟铉的吻。


金钟铉冷冷地低笑一声,直接将薄唇印在金基范微白的颈项上,他伸出湿热的舌头舔舐著他的脖子,激得金基范全身闪过一阵战栗。


「这……这并不好玩。」金基范气息微乱,他用著剩余的清醒意志开口说话:「男人跟男人之间是错误的.......我不是同性恋……你也不是!」


他喘著气,无力阻止金钟铉的吻落在他敞开的胸膛上。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2:11:00 +0800 CST  
金钟铉吮吻著他稍细的锁骨,吻著那条在暗夜里折射出诡魅红光的项链,然后沿著凸起的骨线舔弄至他的耳垂。


「我的确不是。」他如火一般烫人的低语随著舌尖吻上他的后颈。「不过如果对像是你,我可以接受。」


什……什麼?他刚刚是在说些什麼?金基范震惊得瞠大眼,完全不敢相信金钟铉刚才说的话。


「别……开玩笑。」他的胸膛不安的起伏著,在宁静无声又没有灯光的空间里,他清楚地感受到金钟铉身上所散发出的高温,随著他加诸在他身上的舔吻,越来越炙热,几乎要焚烧他的身体。


金钟铉抬起埋在颈间的脸庞靠近他,金基范见状又想转头避开,只是这次却没有成功。


金钟铉强势地扳起金基范的脸,让他对上他的眼睛。


他带著冷魅笑意的唇贴著金基范略显苍白的嘴轻语:「我没有开玩笑,如果是和你**,我不介意。」他一字一句的清楚说明,随著话语呼出的热气直吹得金基范满脸的不可置信与恐慌。


金钟铉不在意金基范已经僵硬如石的身体,贴著他的唇轻吮,还抬手轻抚他的后颈,直到他的嘴唇红肿热烫后,金钟铉才退开两步。


「今天到此为止,如果你再敢逃离我,事情绝对不会这麼简单。」他低哑的嗓音回荡在空气中,密密笼罩住金基范所有的思绪,让他不能呼吸。


金钟铉睇著眼神空洞的金基范,缓慢地抬起手抚摸他稍嫌薄弱的颈子,顺著滑手的肌肤而下,他探入他已经大开的衣领,拉出那条红水晶项链,放在唇边吻弄,然后用手指描绘著他的身躯,如同刚刚烙印的亲吻一样,教人炽热难耐。


金基范克制不住地颤抖著,他闭了闭眼,往后躲避金钟铉的触摸。


金钟铉停住手,在视线不清下凝视他半晌后,才总算走向房门口。


在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后,金基范终於忍不住地抵著墙壁滑坐在地上,他握紧的双拳撑著铺著高级棉球的柔软地板,过於急速的呼吸使他的头脑一片混乱。


不对、不对、不对!


这一切都已经完全不对了!不该是这样的!


他紧闭起眼睛,却恢复不了冷静,只能任刚才的画面和话语一再地在他脑海里重复,像是狂暴的风浪,卷走他所有清晰的意识。


为什麼会变成这样子?


为什麼……


胸前的项链微微地摆荡著,似乎也没办法给他纷乱的心情一个完整的答案。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6 22:11:00 +0800 CST  

Seven


今天下雨了。


金基范站在影印机前面,默然地脸著在他右手边的大窗户。昨日还晴朗的蓝天,现在已经换上一整片灰沉厚重的低云,不算小的雨水随著透明玻璃冲刷而下,把窗外的景物洗染得模糊不清,给人一种好遥远的感觉。


影印机运转的声音终止,他缓缓地低下头,然后将已经列印好的资料一一拿起装订,动作沉静得像是另外一个世界里的人。


「咳、咳咳!」狭小的空间加上突然变化的天气,让他的喉咙又有些不适,头也有些晕眩。等会儿去找点水喝吧,他想。


分好那些重要文件,他放进带来的牛皮纸袋里,走出影印室。


经过走廊的时候,他向那些跟他打招呼的职员颔首,还有几个人跑过来请他帮忙送东西给金钟铉。就这样,来的时候只拿著几张特别文件和一个纸袋,回去则多了好几本卷宗和请示资料……大家真的都以为


他一点也不在乎面对金钟铉吗?


不是的。他比他们更紧张、更害怕,只是他比较会压抑和掩饰而已。


他不想让金钟铉看见赤裸裸的他,在他心上这一道看似坚固的城墙,其实薄弱得不堪一击,只要金钟铉微微撩拨,马上就会崩溃瓦解。


他不想变成那样,这是自己唯一的尊严。


金基范坐上电梯,直升顶楼。随著灯号的跳动,他的心跳也稍稍地加快。


一出了电梯门,他准备往左边走廊底的总裁室走去,才踏出去,就差点被另外一边冒失冲出的身影撞上,他连忙后退一步,才稳住身体就听到那人开口说话了。


「啊,我看过你!你是金钟铉的特别助理吧?」一位笑得露出虎牙的帅气男人指著金基范大喊,脸上的表情异常高兴。


金钟铉?他认识金钟铉吗?「请问你是?」金基范疑惑地问道。他没儿过  他。


「我是金钟铉的朋友,对了,还没自我介绍。」他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我叫李珍基。我知道你,你叫金基范对吧?」他看起来很兴奋,两眼闪著不知名的光芒,好像捕捉到了什麼有趣的东西。


「嗯。」金基范只能点头。金钟铉的朋友吗……跟金钟铉要好的朋友


他只认识崔珉豪一人!


眼前这个人是……他也是金钟铉极为熟识的朋友?


「我找不到钟铉的办公室,你带我去好吗?」李珍基笑脸迎人,完全不忌讳地搭上他的手。


金基范有些怔然地任他拉著走,他其实很想把手抽回来,但不好意思出声拒绝。


「在哪里啊?这层楼我绕了半天,就是找不到总裁室。」也没个名牌什麼的。李珍基转头看向金基范,「你快点带我……哎呀!」他说到一半突然停止,像发现新大陆似的,两眼盯上金基范洁净的颈项,然后暧昧地笑了起来。「什麼?」被他盯得全身不舒服,金基范出声问道。


「你太不小心罗!」他伸出手点向他颈中那抹深红。「这里,被什麼东西咬了是吧?」他呵呵地笑著,明知故问。


金基范愣了一下……随即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瞬间,他迅速地抬起手盖住她刚才用手指点住的那个地方。


吻痕!


可是昨天晚上他并没有感觉……对了,是今天早上!金钟铉趁他在帮他穿衣服的时候,低头故意吮吻出来的!


他说那是属於他的印记……他居然粗心的忘记遮掩!


金基范脸上发热,第一次被别人发现身上有吻痕,他有些不知所措。


李珍基却自言自语起来:「唔,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样,本人长得更清秀呢!还这麼容易害羞……嗯嗯……跟在金钟铉身旁真可怜,一定常被欺负……」他念念有词,也不管旁边的人有没有在听。


他喃喃自语后又很快地抬起头仔细打量著金基范,「我还是比较喜欢你这一型……」他突然往前贴近他,两眼照照生辉。「吻痕是你女朋友弄的吗?」蔺睿予没听到她之前含在嘴里的喃语,只被他最后一句话问得不知道该怎麼回答。对於她的靠近,他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无奈被他拉住了手,只能被迫让他逼视。


对於一个陌生人来说,这个叫李珍基的男人表现得实在是太热络了些。


金基范正想礼貌地开口转移他的问题,背后却传来两道锐利的目光,让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心悸,他很快地回过头寻找视线来源,只见在走廊的另一头伫立著一道高大的男人身影。

金基范整个身躯倏然僵硬。金钟铉!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22:00 +0800 CST  

Ten


上一次生病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他忘了,也没有印象。


但他却记得在退烧后张开眼所看到的第一个画面。


金钟铉冷冷地坐在他卧房里的沙发上,深得像海洋般的双眸紧紧地攫住他的呼吸。


就像现在这样。


金基范有些迟缓地坐起身,刻意地回避金钟铉冷凛的注视。光是让自己坐起这样一个小动作,就让他微喘著气。


额上的冷毛巾掉落下来,他怔怔地抓著棉被,发现自己身上只套著一件过大的白衬衫。瞒视了一下窗外的夜色和床头上的时钟,说明了他已经睡了一下午。


这……看来他是昏倒了。


「生病为什麼不说?」醉人的低沉男音带著寒意缓慢地响起。


室内只留了一盏床头小灯,金钟铉就坐在背光的沙发上,除了那双闪著光芒的绝魅眼睛,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不过,即使看不到他的表情,金基范还是经由他的瞪视感觉到怒意透


过周围的气流烧燃著。他又让金钟铉生气了,是吗?


「对不起。」金基范的声音因为流汗失水,而显得沙哑,他忍著喉间灼热的不适,说著连他也不知道为什麼的歉语。


「我讨厌听你说对不起。」金钟铉从椅子上起身走向床边,在灯光下,他好看的脸庞上双眉微蹙。


他站立在金基范面前,冷眸扫向他退了烧却还微红的脸颊,然后沉默地坐在床沿。他伸手探向床头柜上早已备好的开水和药包,递给金基范。


「吃药。」他冷淡地命令。


胡子爷请来的家庭医师开了三天份的药,叮嘱要帮金基范换下汗湿的衣服,还检查出他的胃病有发作的迹象,不能太过劳累,三餐一定要正常,吃的东西也要更加清淡,最好能够休息几天……他到底是多不注意自己的身体?金钟铉在听到医生所说的话后,就开始不悦。


他并不喜欢看到金基范生病或者昏倒。没有为什麼,就是不喜欢,那会让他的心情恶劣。


金基范有些疑惑他的举动,但还是接下了水杯和药,在金钟铉警告的眼神下,吞下那些没有味道的药丸。


杯子上滴下几滴水,沿著他白细的颈子滑落至锁骨,然后顺著胸前的细银链沾上红艳的菱形水晶坠饰,透明的水痕反折出妖艳的光芒。


金基范穿著过大的衣服,露出了稍白的颈肩和胸前的大片肌肤,加上因为生病而带著粉色的双颊,还有刚睡醒没有防备的样子,跟他平常那种淡然难以亲近的模样完全不同,简直像在邀请人品尝他似的。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29:00 +0800 CST  

「这……」金基范看著那扇紧闭的房门,他握著的手微微发热。


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吗?金钟铉……会关心他……


关心……


「好了,快点下去吃饭吧,你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别再昏倒了。」胡子爷催促著站在门口发愣的金基范。


「我想先进去整理一下少爷的房间,等一下再吃好吗?」他转头询问胡子爷。


「那好吧!我先帮你把你的份留起来,记得一定要下来吃饭。」胡子爷也没有勉强他,因为金基范一向是个听话的孩子。他微笑著叮嘱后,就踩著楼梯走了下去。


走到饭厅之后,胡子爷这才发现他忘记告诉基范,昨天少爷有打电话回来过……嗯……忘记说也不要紧吧?反正晚上基范自然就知道了。


金基范在门回站了半晌,然后才缓缓地抬起手,扭开那稍嫌冰凉的门把。


他走了进去,反手关上门,在微亮的小灯下看著这房间里每一处他熟悉的角落。


一样的黑色系……就像那个人的标志似的……


他伸出手沿著墙壁轻轻地触摸,从起居室、更衣间、乾净的浴室到延伸出去的窗台……跟每个他来唤醒金钟铉的早晨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是这房间的主人不在。


金基范走到铺叠整齐的大床旁,站立了一会儿后,他慢慢地躺在那拥有金钟铉气息的丝绸床被上。


金钟铉……他居然会关心他……


他没办法形容当他知道这件事后的感觉,只觉得自己心跳有些加快,眼眶有些湿润,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思绪犹如毛线团一般,缠绕又缠绕,找不出头也找不出尾,把他本来淡然的意识整个占据。


这代表什麼?他不知道。


金基范将脸颊贴,略凉的柔滑丝被,他能够感受到金钟铉每日裸身睡在上面所留下的香味,只有他看过金钟铉睡在这张床,没有防备的醉人面容,只有他知道专属於金钟铉那种刚硬强势如何在这张床上退去……


金钟铉……金钟铉……


金基范紧紧地抓著薄软的深黑色被单,闭上眼感受金钟铉留在这张床上的呼吸。


那因为主人不在而淡得几乎要消失的味道,让金基范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为什麼他到现在才发现……他居然是……如此地思念那个人……


他现在才发现……现在才发现——


他是那麼样地想念金钟铉!



金基范紧闭著眼,他不想去思考为什麼他会有这种感觉,心里却十分清楚地知道他无法选择……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两个星期以来哽在胸口的怪异感觉像是找到出口般散去,放松的神经被包围在属於金钟铉的颜色和气息当中,他缓浅地勾起嘴角。


让他……多放纵一些吧。


他再一次环顾整间房间,然后轻轻地敛下双眸,均匀的呼吸著他思念的空气……沉沉地睡去。他让自己睡在有如金钟铉臂弯中的床铺上,一晚就好,他不想压抑自己。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晚上几点钟,本来安静睡在床上的金基范被一阵上楼的脚步声惊醒。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30:00 +0800 CST  

Twelve


他快速地看了一眼壁钟,才过了三个多小时。


他听到有人走到门前正在转动门把,下意识地从床上翻身坐起。


是谁?是胡子爷看他忘记去吃饭所以来找他吗?他疑惑地抬头望向那扇缓缓打开的门扉——


顺著透进房内的亮光!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件深黑色的大风衣!


※ ※



「你在这里做什麼?」金钟铉站在房门口,手臂上挂著下车后脱掉的大衣,他奇怪地睇视著不知道为什麼坐在他床上的金基范。


「你……」金基范比他更惊讶,他瞠著一双眼,直到确定这不是自己的梦境后,连忙从床上站起。





为什麼?金钟铉怎麼这麼快就回来了?今天才第十七天,他不是要在美国待一个月吗?





看到自己想念的人就站在眼前,他没有半点高兴,只是不停地在心中想著要怎麼解释他在他房间里睡的事。





金钟铉瞥见他略微惊慌的脸色,反手关上卧房的门。「你在正好,我要先洗澡,你帮我整理衣服。」他边说边脱下身上的衣物,西装外套、领带、衬衫、皮带、长裤……他毫不在意地在金基范的眼前展现他完美的身材,一路脱进浴室。





金基范直到浴室传来水声后才敢抬起头,他抿著唇,不知道为什麼金钟铉会突然提早回来,糟糕的是,他等一下要是质问他为何坐在他房间的床上怎麼办?他要怎麼回答?





说自己因为想他而睡著了吗?这……





绝对不行。





他心不在焉的收拾著地上的衣物,拿了两条乾毛巾放在床上后,他看到房门口有两个大行李箱,才把它们提到起居室,金钟铉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金钟铉一如以往,只在腰间系了一条黑色的毛巾,发稍滴落下来的水珠沿著他身上精瘦结实的肌理顺滑而下,在皮肤上闪著光辉,充斥著纯男性的性感。





金基范帮他拿出要换穿的舒适家居服,低首走到他旁边递给他。





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胡思乱想,尽量维持面无表情……金钟铉垂眼看向很明显在紧张的金基范,他迅捷地伸出手抓住他递出衣服的手。





「呃!」金基范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弄掉了手中的衣服,他想弯下身去捡,却被金钟铉扯到怀中。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31:00 +0800 CST  

一接触到他刚沐浴完的赤裸身躯,金基范全身战栗了一下。





「你在怕什麼?」金钟铉冷睇著他闪躲的眼神,微蹙著眉。





「没有。」金基范淡漠地回答,心里的悸动只有他自己知道。「放开我。」他想抽出被金钟铉抓住的手。





他的呼吸已经严重地被搅乱了,金钟铉身上乾净的香皂味混合著独特的男性麝香紧紧地包围著他周围的空气,这令他没办法冷静下来。





金钟铉没有放开他,他凝视著金基范半晌,俊美的面容扬起冷笑。





「你刚刚在我房间里做什麼?」他一下子就找到问题的中心点,犀利得一针见血。





金基范的心立刻漏跳一拍,他转头避开他的逼视。「我在整理东西。」他讲了一个差劲的藉口。





「在床上整理?」金钟铉将他闪躲的脸抬起,魅人的眼眸对上他慌张的眼。





「我……呃!」金基范还想找理由的嘴唇被吻上,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金钟铉狂烈地探舌到他口中翻弄。





「你真不诚实,基范。」金钟铉贴著他的唇舌沉笑,伸手抚进他衣服内光滑的肌肤。他不知道金基范为什麼会出现在他房里,但他晓得他在说谎,不管理由是什麼,他都要给他惩罚……





※ ※






那一晚,对他来说,是恶梦吗?





他不知道。





但是,他可以确定,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晚。





就像金钟铉强制烙印在他身上的吻痕一样,他忘不了那种感觉,忘不了他整晚叫他重复他的名字,也忘不了他那样激烈进出他身体的事实。





真的……很难能够忘记。






他不知道金钟铉为什麼想要他,但他知道那并不是因为「爱」,或者「喜欢」。


也许金钟铉是在制造游戏中的高潮,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要征服他,也可能是其他任何因为金钟铉自己高兴的理由。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31:00 +0800 CST  

不论是为什麼,他只清楚地了解到,在那天晚上,金钟铉的眼里并没有情爱。除了欲望以外,他看不到金钟铉深沉的双眸里有其他的东西。





欲望。原来他已经变成金钟铉发泄的玩物吗?





金基范站在镜子前面,看著身上满布的红痕,那是专属於金钟铉的标记。





他沉默地睇视镜子里的自己,觉得好可耻。





并不是完全逃不了的,只要他用尽全力挣扎,或者在金钟铉把他压倒之前找藉口离开他房间,并不是完全没有一点机会逃的。





所以他才会跟他……金基范闭了闭眼,想挥去脑海里不堪的记忆。





十七天没有见面,他想念金钟铉,在被他碰触到身体的那一瞬间,他只想紧紧地抱著金钟铉,让他不再消失、不再离他而去,就连金钟铉说每一个字的声音他都不想让它们飘散、消失於空气中。





他不想再离开他的身边!真的不想……那宛若海潮般泉涌的思念他不想再经历一次,他现在才知道,在金钟铉不在的期间里,他就像是度日如年。





分离才短短十七天,他心里想的都是金钟铉。





他俊美的脸庞、灼热的体温、沉稳的嗓音、魅惑的笑容、幽深的双眸……有关於他的一切都令他想完整地、牢固地融进自己体内,即使是必须用那种方式……那种不应该的方式,他也愿意。





所以,他把自己的身体给他。





这种对金钟铉几近眷恋的感情是什麼?





他说不出名字。金基范缓慢地抬起手,看著明净的镜子,抚上那些粉红色的吻痕,在触摸到的那一瞬间,他只觉得指间传来一阵火烫的炙热感。





他抿唇,将手紧握成拳。






已经错了……错了……





再也没办法恢复原状。





他敛下眼,拿起一旁的乾净衣服穿上,遮去那些告诉他无法挽回的印记,他深吸一口气后,转身走出浴室。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32:00 +0800 CST  

上到三楼,他和平常一样敲著门,和平常一样唤著那个人,和平常一 样扭开门把进去……跟每一天同样,反覆做的事情,却在一切都平静的外表下开始失去了它应有的平衡。





这是他造成的,是他默许这种错误发生的。





金基范走到床前,看著一如以往裸身睡在黑色大床上的金钟铉,他沉静的睡颜就像在讥刺他不安的心情,无视於旁人被他狠狠搅乱的思绪,一径地肆无忌惮……这就是金钟铉不是吗?他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地颤抖著。





不要怕!他不能再在金钟铉面前这麼软弱,这是他能保护自己唯一的方法,他一定得不停地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再……放入更多的感情……





绝不能……





「钟铉少爷。」金基范欠下身轻喊,这麼微小的一个动作他都觉得好困难,强烈的心颤几乎让他出不了声。「钟铉少爷……呃!」本来躺在床上的金钟铉一下子伸出手抓向金基范的手臂,金基范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他看著自己被扯住的手臂,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的眼眸又多了一丝惊慌。





金钟铉坐起身,丝被滑落至腰际!露出引人遐思的宽肩,紧实的小腹和窄瘦、性感的腰身一览无遗。





「你可以下床了?」他刚睡醒的沙哑声音低缓地响起,没有情绪的眼眸淡淡地扫向站在一旁的金基范。





金基范脸上发热,他知道金钟铉在问些什麼。那天晚上,由於金钟铉一整夜的需索无度,真的没让他有睡觉的机会,不仅如此,他隔天还因为身体的不适与疼痛,根本没办法下床走路。金钟铉没有强迫他去上班,让他在家里休息……今天是第三天,他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嗯。」他微赧地轻应著这个令人难堪的问题。即使没有把眼睛对上金钟铉,光是接收到金钟铉落在他身上的视线,都让他感到呼吸沉重。





要怎麼面对他……要说些什麼话……他完全不知道。





金钟铉又看他一眼,然后才站起身走向浴室。瞥见他裸露的完美身材,金基范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到底有哪一点吸引金钟铉?





因为身体也拥有女性的柔软和娇媚吗?





呵…我只是多了一项他欲望发泄的用途……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32:00 +0800 CST  

金钟铉对他只是一时的新鲜,抱过他之后,很快就会对他的身体腻了,然后再开始新的游戏……





腻……金钟铉什麼时候会腻了他呢?





很快吧!在他还来不及收回那不应该存在的莫名情感前,金钟铉就不会想再要他了吧……





金基范猛一吸气,觉得心整个被重击了一下,他握紧拳头,僵硬地转身走向更衣间。





一定是……很快地就不想了……





他紧握著的手指尖用力得几乎要陷入掌心里。





他要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再沉溺下去——














绝不能!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32:00 +0800 CST  

金钟铉真的很强势,老天对他总是特别眷顾。





金基范将那张剪贴出来的恐吓信放回信封,然后打开抽屉放进去。





这种事情跟金钟铉说没用,越是有危险障碍的困难,他就越爱挑战。





只能小心一点了。金基范沉思著。





如果金钟铉出了什麼事或是受伤……金基范的心强烈地颤了一下。





不!





他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没办法想像金钟铉躺在血泊中,那种画面太令他害怕……不!就连想像都不要!金基范紧握著双手。





他衷心地期望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金基范回过神,接起就放在桌上的手机。





「喂?」





(喂……咦?你是谁啊?请问这是金钟铉先生的手机吗?)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她似乎因为认出接电话的人不是金钟铉而疑惑著。





「是的。我们总裁正在开会,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我是他的助理,请问您有什麼事吗?」金基范有礼貌的回应。金钟铉在开会之前,都会把手机放在他这里请他代为接听,而他自己是没有手机的。





(啊,你就是那个很年轻的助理啊?我是金钟熙,你知道我是谁吧?)悦耳的轻笑声清脆地传来,但听在金钟铉的耳里却像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鞭子打上他的心口。





他怎麼会不知道她是谁?






金钟熙,名杂志模特儿,金钟铉的女伴,他们之间的约会甚至都还是他腾出空闲时间排定的。他看过她几次,人长得十分美丽,气质高雅脱俗,身材窈窕美丽,跟金钟铉两个人站在一起不仅抢眼也非常匹配。「嗯。」金基范平著声回答。「请问金小姐有什麼事吗?」





(我今天晚上想跟钟铉……一起吃饭,我是来问他有没有空的。)金钟熙笑声甜腻腻的,话里有掩不住的期待。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37:00 +0800 CST  

金基范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抽痛,他深吸著气,拿出行事历翻阅,他没有发现到自己的手在微微地颤抖著。「总裁他……今天晚上有空,我替你询问他,然后再请他回电给您好吗?」





(嗯。记得要叫他打电话给我喔。)金钟熙听起来似乎非常高兴金钟铉晚上有空,她叮嘱了一声后,就挂上电话。





按下切话钮,金基范紧抿的唇上没有血气。





因为有著极为出色的外表,加上闪耀集团总裁的头衔,金钟铉身边当然有女伴,他以前总是平静地看待这件事不是吗?





那麼现在为什麼不能了?






为什麼他会觉得心痛?为什麼他会希望金钟铉晚上没空?为什麼他会  发现开口向金钟铉报告金钟熙的邀约是那麼的困难?





为什麼?





在和金钟熙说话的时候,他甚至觉得好心虚。





因为他和金钟铉上过床,而他没有办法在和他的女伴讲电话时假装没发生过那件事。





他……究竟是怎麼了?





他想要放弃……想要放弃心中那份苦不堪言的情感……却好像……怎麼也……怎麼也阻止不了它……





时间久了,是否就能够忘记?





时间久了,是不是就会麻痹?





如果不能……那又该怎麼办?


听著金钟熙在电话里传来的细嫩嗓音,脑海里就浮现出她美丽的样子,依偎在金钟铉的怀里,那画面是多麼自在不突兀。





是世人所能够接受的。





金基范只觉得心中传来的苦涩几乎让他晕眩,他抬手抓著胸前的衣襟。

楼主 HyunKey家族_佳  发布于 2013-06-28 22:38:00 +0800 CST  

楼主:HyunKey家族_佳

字数:101104

发表时间:2013-06-27 05:4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2 16:43:18 +0800 CST

评论数:13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