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赫拉克勒斯的十二试炼



萌娘百科找的赫拉克勒斯娘化版,嘿嘿(*^▽^*)毕竟万物皆可娘。
本文在希腊神话的基础上进行魔改(可能会有人设崩坏),如果文笔不佳剧情不符合您的胃口,又或者是犯的错误使您感到极度不适,请悄悄告诉我,如果可能我尽量会去改。实在受不了也请勿喷,默默右上角即可。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18 23:35:00 +0800 CST  
赫拉克勒斯的十二功绩分别为:
①勇斗尼密阿巨狮
②杀死九头蛇许德拉
③生擒刻律涅亚山上的牝鹿
④活捉厄律曼托斯山上的野猪
⑤清扫奥革阿斯的牛棚
⑥驱赶斯廷法罗斯湖的怪鸟
⑦驯服克里特岛上的公牛
⑧制服狄俄墨得斯的牝马
⑨征服亚马孙人
⑩牵回巨人革律翁的牛群
⑪摘取赫斯珀里得斯的金苹果
⑫带回地狱的恶狗刻耳柏洛斯
很明显笔者没有能力将其一一改编完,但是我会尽力的。(实在改编不了的就直接搬原著什么的跳过那一个试炼了,嘿嘿)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18 23:35:00 +0800 CST  
引子:
在赫拉克勒斯出世之前,宙斯曾经在神祗会议上宣布,让珀耳修斯的第一个孙子主宰所有其他的珀耳修斯的子孙。他是想把这份荣誉给他和阿尔克墨涅所生的一个儿子。可是赫拉十分嫉妒这种光荣归于自己情敌的儿子,于是她施展诡计,让珀耳修斯的另一位孙子欧律斯透斯提前出世,本来他要比赫拉克勒斯晚出世。因此,欧律斯透斯成了迈肯尼的国王,后来出生的赫拉克勒斯成了他的臣民。国王注意到他的那位年轻的兄弟声名显赫,于是如同召见臣民一样把他召来,给他布置了一大堆困难的任务。赫拉克勒斯又不愿服从。但宙斯又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规定,于是命令儿子执行国王的命令。这半神半人的英雄不甘当凡人的奴仆,便离开家来到特尔斐,请求神谕。神谕昭示说:欧律斯透斯由于赫拉的诡计骗取了王位,诸神将予以纠正,但赫拉克勒斯必须完成国王交给的十项任务。等到这些任务完成以后,他就可以升格为神。
赫拉克勒斯听到这神谕,心头郁闷,深深地陷入悲哀之中。替一个比他低微的人服务,实在有损他的尊严,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可是他又不敢违抗父亲宙斯的旨意。赫拉仍然妒恨赫拉克勒斯,虽然他在与巨人作战中援助过神祗们。她乘机让赫拉克勒斯的心头的郁闷变为野性的狂暴。赫拉克勒斯控制不了自己,他甚至想要杀害他所珍爱的侄儿伊俄拉俄斯。这位侄儿吃了一惊,连忙逃走。赫拉克勒斯在狂暴中用箭射死了他和墨伽拉所生的孩子们,并想象他是用箭射杀巨人。他疯狂了很久才解脱出来。他看到自己闯下了大祸,陷入更深的悲哀和不幸之中。他闭门不出,不见任何人。随着时光的流逝,他心头的痛苦才有所减轻。他重新振作起来,决心去完成欧律斯透斯交给的任务。
——————摘自《希腊神话》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18 23:36:00 +0800 CST  


找不到狮娘的形象就找了Saber Lion的图了,默默说一句saber小狮子的形象好萌。(不知道会不会因此炸出隐藏的王厨党)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大概吧)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18 23:37:00 +0800 CST  
国王交给赫拉克勒斯的第一件任务是:赫拉克勒斯必须为他剥下尼密阿巨狮的兽皮。
这头巨兽生活在阿耳戈利斯地区的伯罗奔尼撒,尼密阿和克雷渥纳之间的大森林里。狮子凶悍无比,人间的武器根本不能伤害它。有人说,狮子本是巨人堤丰和半人半蛇的女怪厄喀德那所生的女儿,还有人说,她是从月亮上掉到地上来的。
赫拉克勒斯背着箭袋,一只手拿弓,另一只手上拿着从赫利孔山上连根拔起的橄榄树做成的木棒。走了几天后,他来到尼密阿的大森林里。他在林间四下寻找,想在狮子看见他之前,先发现它。可是周围看不到狮子的足迹,他没有遇到一个人。所有的人由于害怕都躲在家里,关上门。傍晚,狮子才在一条林中小路上慢慢走来。它刚刚捕食(吃饭?)回来,准备回窝休息。她已吃得肚子鼓鼓的,头上、鬣毛和胸脯上还粘着点点食物碎屑,舌头舔着嘴唇上残留的的果酱。
“呜~,山下的那些村民(手艺)实在是太棒了,太美味了~”小狮子一边舔着嘴角,遗憾地说到:“可惜不能天天下山去吃,不然那些村民都要被我(的胃口)吓跑了……”
藏身于树丛中的赫拉克勒斯听到这番话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该死!这巨兽体型如此庞大,每一次下山不知道要有多少村民要葬身于她的腹中!”一边想着一边将手中的弓拉满,待到尼密阿巨狮靠近时,只听“嗖”的一声,一支箭矢急速向着巨狮看似柔软的腹部射去,没成想,箭矢和狮子腹部相撞后却是像撞击在石头,哦,不,以赫拉克勒斯的力量即使是巨石也会被击碎的吧,像撞击在最坚硬的金属上一般反弹回来,无力的无力地落在了地上。
“嗷呜!痛痛痛!好痛!什么东西打到我了!”巨狮发出了好似小姑娘的痛呼声(尼密阿巨狮:喂!本小姐本来就是女孩子嘛!什么叫好似,作者头伸过来挨打(#`O′))但赫拉克勒斯丝毫没有因为这声痛呼而有丝毫的怜惜又或者是迟疑,拉弓,射箭一气呵成,趁着尼密阿巨狮胸脯(对A?)对着他是一箭射向尼密阿巨狮的心脏,但是依旧毫无作用,依旧被皮毛弹开了,正当赫拉克勒斯取出第三支箭的时候他被尼密阿巨狮发现了。
“魂淡!就是你在攻击我,害得我这么痛得吗!去死吧!”说着就向赫拉克勒斯扑去,仓促躲闪之际,赫拉克勒斯的第三支箭没能射出去,连弓也在尼密阿巨狮的扑击之下断裂,赫拉克勒斯丢弃下手中残破不堪的弓,右手挥着木棒向尼密阿巨狮的头挥舞过去,但由于尼密阿巨狮再次扑向赫拉克勒斯,木棒没能如愿的落在尼密阿巨狮的头上,而是落在了她的胸口,将她打飞了出去。
“魂淡!打在这里,而且还打得这么用力岂不是更加长不大了!去死吧!”在尼密阿巨狮的攻击下赫拉克勒斯不得不转攻为守,在一次又一次的密集攻击下赫拉克勒斯的木棒再也支撑不住,碎裂成两截,只得空手与尼密阿巨狮搏斗,最终被尼密阿巨狮击倒在地,她用前爪压住赫拉克勒斯,问道:“求我啊,然后再向我道个歉,说不定我心情好就把你@#¥%&*……”原来赫拉克勒斯趁着尼密阿巨狮在那里得意的说出她的获胜感言的时候一脚踹向了她柔软的腹部。
“可恶,你就这么想死吗!那我成全你!”说罢便将赫拉克勒斯击倒然后囫囵吞下。
“呼~可恶的魂淡,把我好不容易下山饱食一顿的的好心情全都毁了,哼哼~该怎么惩罚他呢?我想想哈~有了!就把他关在肚子里两天饿着他吧!唔~饿肚子的感觉可难受了……”一边自言自语道一边慢慢走向自己栖身的洞穴,回到洞穴后躺在由数张兽皮组成的大床上渐渐进入了梦乡……
镜头一转,我们来到尼密阿巨狮的腹中,被尼密阿巨狮含怒一击击晕的赫拉克勒斯缓缓醒来,环顾四周不知从何处发出的微光透过肉壁驱散了胃囊中的黑暗,胃囊的肉壁有规律的随着呼吸缓慢的蠕动着,给予人舒适的按摩;这里没有想象中酸臭气体,空气中反而充斥着一种甜甜的香气,在这种情况下呼吸似乎也是一种享受;想象中的食物残渣和可怕的酸液也没有出现,唯一称得上是胃液的大概是胃底那一小滩和胃壁上点缀的晶莹的小滴液体了,赫拉克勒斯小心的用手指触碰了一下这种液体,出乎意料的没有腐蚀感,仅仅有些略微的粘稠感,凑上去嗅了一嗅,香气就是从这种液体中散发出来的;心跳声,脏器工作的声音,少女(作者鼻青脸肿的写到)沉睡时略沉的呼吸声交织成一曲动人音乐。赫拉克勒斯的手缓缓地陷入尼密阿巨狮的胃壁,温热的触感从手上传递到大脑,看似粉嫩的肉壁实则坚韧无比,稍稍用力也未能将沉睡中少女惊醒。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18 23:37:00 +0800 CST  
“真是如同仙境一般的地方啊,如果不是身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我可能以为我还在梦境之中吧,没想到这食人的巨兽身体里居然有这番美景……”赫拉克勒斯不由地说道“但是无论外面的皮毛有多么厚实,身体里面总不可能和外边一样强韧吧,可惜一身武器都在之前的战斗中损毁了损毁了……但是没关系我还有这强健的身子!”说着试探的重重一拳击在胃壁上,胃壁上不知名的液体四溅开来。
“唔!”尼密阿巨狮立马从梦中惊醒,“怎么回事?”这一击带来的痛苦来得快去得也快,使得刚睡醒的尼密阿巨狮没能反应过来“之前那个魂淡打我的地方又痛了吗?”
腹中的赫拉克勒斯确认了这试探的一击的效果之后毫不留情的开始了自己的一连串拳击(作者配音:木大木大木大木大!尼密阿巨狮:作者你也是……唔……魂淡……)刚睡醒的尼密阿巨狮的还在宕机中的脑子瞬间被一连串的痛苦淹没,她不得不将身子蜷缩起来,双手(双爪?)深深的陷入自己的腹部好似这样就能减少痛苦又或者是将腹中的人挤死一般,泪水无声地顺着少女的脸颊滑落“唔~失算了……没想到他都中了我一抓……居然,居然……唔~还能有这样的反抗能力。”
“没错,你错误的估计了我作为半神的恢复能力和身体强度,是时候为你做的恶付出代价了,恶兽!”一套拳下来即使是身为半神的赫拉克勒斯也不得不停下来喘息一下“果然之前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吗”他不禁暗暗想道。在一番攻击之后胃囊的蠕动也变得无力起来了,少女的心跳声也如同鼓点一般急促,望着红肿起来的肉壁,伴随着少女痛苦的喘息声,即使意志如同顽石一般的赫拉克勒斯心中也闪过一丝不忍。
虽然腹中的余痛仍然在一阵一阵刺激着尼密阿巨狮的脑神经,但很快她便缓过来了,至少有连贯的说话的力气了。
“魂……魂淡!明明是你先不由分说的攻击我的,我数次手下留情,你却不依不饶,现在你还污蔑我是食人的恶兽……唔呃~”
赫拉克勒斯毫不留情一脚踹在红肿的肉壁上打断道:“还想欺骗我!我分明看到你上山的时候嘴角有血迹!”
尼密阿巨狮反驳道:“胡说!我嘴角的明明是果酱!”
“那你如何解释我刚来到此地时居民都不敢出门,这不是惧怕你是什么?”
“哼~我只不过是吃的稍微多了一点,每次我下山都像防贼一样防着我,明明说好的我帮村民驱逐野兽和强盗他们每个月给我提供一次美味的食物,帮了他们那么多还对我这种态度,真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人呢……”尼密阿巨狮不开心地说道。
“还有国王为何要我来讨伐你,剥下你的皮?”
“我哪知道啊!说不定是什么谣言传过去了什么的啦,我连国王长什么样子,在哪都不知道!”
见尼密阿巨狮对答如流,赫拉克勒斯突然对她是否做过恶也不确定了起来,尼密阿巨狮赶紧说道:“我这样说你也不会信吧,我叫你出来你怕是也不肯,我带你下山去问问那些村民吧,有他们作证你总该相信了吧!”
赫拉克勒斯稍加思索认为在尼密阿巨狮腹中已经有了制约她的手段便同意了,然后在村民们的作证下赫拉克勒斯也知道自己闹了个大乌龙,其实尼密阿巨狮是一个善良的少女(在尼密阿巨狮注视下作者默默地将狮子改成狮娘再鼻青脸肿的改成了少女)便从她的肚子里出来了。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18 23:38:00 +0800 CST  
——————两日后——————
“快点烤肉啊,赫拉克勒斯,我还没吃饱呢”少女音说道。
“呼呼呼(喘息声)我已经烤了两天肉了,你到底打了多少猎物回来啊……”一个浑厚中带有一丝虚弱的声音说道。
“你管我打了多少猎物回来,你答应我的,为了表示歉意你会为我做一件不过分的事,我说要你做菜给我吃,直到我吃饱为止,你可是同意的!”少女音开心中带有一丝傲娇地说道。
“我后悔了……我应该把为你做菜直到你吃饱为止也列入过分的要求中……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天为什么你下山后村民见到你的第一反应是大喊:‘饶命啊,说好一个月只吃一次的,好多人还累倒在床上起不来呢!’”浑厚中带着一丝后悔的声音说道。
“无路赛!无路赛!无路赛!是那些村民太弱了,居然做个菜都能累倒!”少女音傲娇道。
“尼密阿(尼密阿巨狮的名字,简单明了,尼密阿巨狮:作者不会取名就直说嘛)能问你个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就问嘛”
“为什么你吃了这么多都不见你的肚子鼓起来啊?而且上次被你吞下去也是肚子里空空的,只有一些散发着香气的液体。”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私密的问题呢……‘正餐是储存到另外一个胃里的’这不是常识吗?”
“……”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19 11:59:00 +0800 CST  
——————三日后——————
吃饱的尼密阿正懒洋洋地躺在累垮了的赫拉克勒斯的身边晒太阳。
“赫拉克勒斯,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哦。”尼密阿突然说道。
“你的友谊是用一顿饱餐换来的吗?”赫拉克勒斯有气无力的吐槽道。
“无路赛!所以说我们是朋友了吧!”
“如果你原谅我之前的所作所为的话……”
“那么作为朋友,你可以把这几天所烦闷的事说出来吗?”
“……很明显吗?”赫拉克勒斯苦笑道。
“‘我有心事’都写在脸上了哦。可以说出来吗?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哦。”
“之前我就说过了吧,国王叫我来讨伐你,将你的皮带回去,这样才能完成属于我的试炼,通过这几天的相处下来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吃人的恶兽,而且我们是朋友了不是吗,所以我不愿意向你出手……但是一想到要屈居于那个家伙之下我就感到嫉妒到发狂……”
“只要把我的皮带回去就能交差了吗?”
“是,但是我决定了我不会……”
“早说嘛!我的皮不就是我的衣服吗,我的衣服可多了!”尼密阿一边说一边把赫拉克勒斯待到山洞前:“我换身衣服哦,不准偷看!”
赫拉克勒斯脑子还没转过来,机械式的点了点头,没过多久突然想到:“糟了!什么换衣服,她不会想将自己的皮剥下来成全我吧!”想着赶紧冲进山洞:“不要啊,别干傻事啊!我不会牺牲我的朋友换我的……好翘!好白!好……呃……对A……”
“Hentai!”尼密阿一巴掌向赫拉克勒斯拍去。
“此生无憾……”飞出去的赫拉克勒斯说完便昏迷过去了。
赫拉克勒斯悠悠转醒,望着天上繁星点点,不禁吐槽道:“这也太狠了吧,我这是躺了多久啊……”(不知藏在何处的尼密阿红着脸:魂淡,占了大便宜还说这种话)赫拉克勒斯发现身边放着一身裁剪精美狮皮衣服一把弓和一根大木棒还有若干干粮。地上写着:魂淡!Hentai!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狮皮衣用的是陪伴我最久的皮改的刀剑难伤,在我消气之前不准回来!!!
赫拉克勒斯穿戴完毕后就朝山下走去,在山脚处对着山上吼道:“尼密阿,我们永远是朋友,我会回来看你的!”离他不远处的一个树丛突然抖动了几下(尼密阿巨狮:该死的,怎么眼睛突然进沙子了。作者:你就傲娇吧。尼密阿巨狮:我又饿了。作者:……)
当国王看到赫拉克勒斯披着一身狮皮回来凶神恶煞的样子自然不敢向他讨要狮皮,怂的都不敢见赫拉克勒斯了,后来的命令由他的儿子来传达。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19 12:00:00 +0800 CST  
哈哈,第一部分完结啦。其实我还有两个未发出来的end,这条线算是一个happy end吧,简略的描述一下另外两条线(都是bad end)
一条是在尼密阿巨狮带着赫拉克勒斯下山后村民在尼密阿巨狮的保护下太久忘记了外界的危险,对尼密阿巨狮每个月要消耗大量的粮食心生不满就想借赫拉克勒斯之手除掉尼密阿巨狮,于是谎称尼密阿巨狮是食人的巨兽百姓苦不堪言,然后赫拉克勒斯就在尼密阿巨狮腹中大闹特闹,尼密阿巨狮就此一命呜呼,死前她不断翻滚着,村民担心她报复四散逃开来,但其实她完全没有这种想法,到死都用不解的目光望着那些村民,然后赫拉克勒斯带着狮皮回去了,而这些村民也没有落得好下场,被失去了尼密阿巨狮震慑的野兽和强盗屠杀殆尽。
另外一条是赫拉克勒斯在了解到自己误解了尼密阿巨狮觉得万分愧疚,为了谢罪就和尼密阿巨狮生活在一起,在一次冒昧请求再次被尼密阿巨狮吞下之后觉醒了不得了的属性就经常到尼密阿巨狮的腹中去玩耍甚至在她的腹中过夜,然后有一次在尼密阿巨狮腹中聊天时谈到赫拉克勒斯身世,他回想起那个明明只是个人类的欧律斯透斯居然窃取了本该属于他的地位,心中的郁闷转化为狂暴(赫拉的诅咒)失去控制,然后在腹中失手将尼密阿巨狮活活痛死,不得已剥下狮皮披在身上继续去完成任务以求找到复活尼密阿巨狮的方法。
两条线都有大段的虐腹,可惜我的描写里有限总觉得不太满意就选择了这条描写较少的线,可能这样会让部分读者觉得不过瘾吧,但是不好意思了这一段完结啦。
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发现一个重大的bug,没错明明开头准备娘化赫拉克勒斯了,结果写的时候忘记,还是当男的写了,没关系接下来的文章中我可以用诅咒等合理(大概吧)的方式暂时娘化他的,敬请期待。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19 12:01:00 +0800 CST  


咳咳,果不其然的又没有找到九头蛇的娘化版本,所以拿了爱丽丝菲兹的图片来凑数,嘿嘿,认得她的各位都是绅士呢。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0 20:08:00 +0800 CST  


配角便是来自牧羊人之心名为水手蟹的螃蟹娘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0 20:09:00 +0800 CST  
国王交给赫拉克勒斯的第二件任务是杀死九头蛇许德拉。许德拉是堤丰和厄喀德那所生的女儿。她是在阿耳哥利斯的勒那沼泽地里长大的,常常爬到岸上,糟蹋庄稼,危害牲畜。她凶猛异常,身躯硕大无比,是个九头的蛇怪,其中八个头可以杀死,而第九个头,即中间直立的一个却是杀不死的。
赫拉克勒斯勇气十足地去冒险。他驱车前往,为他驾车的是他的侄儿伊俄拉俄斯,即他的堂兄弟伊菲克勒斯的儿子。伊俄拉俄斯一直伴随着他,是他不可分离的左右手。车子急匆匆地朝勒那驶去。到了阿密玛纳泉水附近的山坡时,他们看到许德拉蛇怪正在洞内。许德拉并非是想象中长着九个蛇头丑陋无比的怪物,相反,连接着蛇躯的是九个美艳无比的女子的上半身,她们九个都有着盈盈一握的细腰,一对惊人的丰满,浓密银白色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而中间的头和其他八个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肤色了吧,其他八个头的肤色皆为诱人的白色,吹弹可破,极为诱人,使人忍不住沉醉其中,想要一亲芳泽,而中间的主头的肤色则为妖异的紫色,这妖异的肤色非但没有使得人望而生畏反而为其更增添一分奇异的异域美。
赫拉克勒斯也不由得因为许德拉的绝色而微微失神,不过意志坚定的他很快就回过神来,随即整备好武器跳下车对着山洞吼道:“许德拉!我受国王请求前来讨伐你了!”
原本在山洞中歇息的许德拉舒展了一下身子,露出无限春光,可惜无人能有缘看到,缓缓地从山洞中出来,绝色的面容上看不出看不出悲喜,好似见过这种场景无数次,早已不在见怪不怪了,许德拉见警惕无比的赫拉克勒斯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不由分说的冲上前来与她战斗,中间的头便开口劝道:“不知名的勇士,虽然这个问题很愚蠢,但是我还是要问一句,你做好为讨伐我而付出生命的代价了吗,如果你就此退去我可以对你之前的冒犯视而不见。”
见赫拉克勒斯不为所动,中间的头还想劝说些什么,但旁边的头已经已经不耐烦了,开口说道:“这种死脑筋又不是第一次见,虽然他和其他人不一样没有第一时间冲上来,但是很明显他是不会放弃的。”又一个头开口说道:“说不定是因为这个死脑筋脑袋笨不知道还有偷袭这种打法呢……”另一个头打断道:“那还不如说这个家伙被姐妹们的美貌迷住了,忘记冲上来偷袭了呢。”除了中间的另外八个头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突然赫拉克勒斯出乎意料开口问道:“摧毁庄稼,吞吃牲畜都是你干的吗?”
中间的主头微微一愣,回答道:“是 。”
“那你杀过人吗?”
不等中间的主头开口旁边的头纷纷开口道:“当然吃过了。”“像你这样的男子最是好吃。”“对啊对啊,特别是活吞下去在腹中挣扎的感觉最为迷人。”“你问这么多干嘛?”
“只是不想犯过的错误再犯一次罢了……”说罢,提起棍棒便冲上去了,见此许德拉的头们也不再闲聊,纷纷攻击赫拉克勒斯。赫拉克勒斯的木棒挥舞的虎虎生风,即使海德拉身体强韧也由于大意猝不及防的被击碎了两个头,但随即喷涌而出的毒血和剩下的头吐出的毒液也逼得赫拉克勒斯不得不转攻为守。
“喝啊!”抓住许德拉的一个破绽,赫拉克勒斯击碎了她三个头,但之前的两个头重又长成,再一次加入到战斗中。
“嘻嘻嘻,赢不了的哦,无论你击碎我们多少次我们都会再一次长出来的哦!”
“没错,没错,即使你比之前的人强大那么多,最终也会变成我们的食物的哦!”
“好痛好痛,我要撕碎你!”
许德拉除了中间的那个头都在试图用言语击溃赫拉克勒斯的心理防线,但赫拉克勒斯毫不畏惧,一次又一次的击碎许德拉的头。但是看到许德拉的头一次又一次的重生,即使是赫拉克勒斯也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喊道:“伊俄拉俄斯!”
在后方不断抛射着箭矢的伊俄拉俄斯见弓箭对许德拉的伤害有限,随即抛下弓箭举起火把点燃树林,用点燃的树枝去灼烧许德拉尚未长出的头,随着一阵阵肉香的飘出,许德拉的恢复速度果然减慢了,许德拉像越过赫拉克勒斯先把捣乱的伊俄拉俄斯解决掉,但赫拉克勒斯怎能不知,木棍挥舞的愈发的强劲,许德拉见击杀伊俄拉俄斯无望随即娇喝一声与赫拉克勒斯继续缠斗起来。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0 20:10:00 +0800 CST  
“不许你伤害许德拉姐姐!呀啊啊啊啊!”一只娇小可爱(相对于她的海德拉姐姐来说)的螃蟹娘高举着双钳向赫拉克勒斯奔袭而去,赫拉克勒斯看都不看一棒向后挥去,螃蟹娘便口吐着泡泡倒飞出去,仔细看看就能发现这些泡泡上还有一些血丝。
“小螃蟹!魂淡!”战斗中一直沉默不语的主头突然攻击凌厉了起来,在之前的战斗中她一直沉默着攻击欲望也不高,偶尔赫拉克勒斯的木棍扫到她也并未像其他的头一样爆裂开又或是暂时失去战斗力,顶多微微偏向另一边发出一声闷哼,她的加入瞬间使赫拉克勒斯失去主导地位甚至略微处于劣势,原本就凌厉无比的尾巴现在挥舞的更加频繁,使得赫拉克勒斯苦不堪言,其余八个头似乎也受主头的影响不再言语,甚至牺牲自己只为换得一个更好攻击环境,连一直在不远处辅助的伊俄拉俄斯也不慎被抽中一次吐了扣血后只能捡起弓箭在更远处勉强射箭了。
“咳咳,咳咳,呃啊,就算不能帮许德拉姐姐打赢那个坏蛋,至少,至少也要把在远处放暗箭的魂淡拖住……”说着螃蟹娘挣扎着爬起,一下把伊俄拉俄斯压在了身下,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一口把他吞下,然后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另一边不断苦苦支撑的赫拉克勒斯在许德拉不要命的打法下最终力竭,被她长长的尾巴抽中,吐出一口血倒下了。
“这次该轮到你将他吞下了哦,大姐头(作者:真大姐‘头’诶。尼密阿巨狮:你就知道吐槽。作者:诶,你不是应该去吃盒饭了吗?尼密阿巨狮:全吃完了。作者:……心疼我的小钱钱)”
“我们共用一个胃,你们也是我分出来的一部分情感和意识,谁吃下去有什么区别吗?”
“别这么说嘛,大姐头,终究是有区别的哦”
“……”
“为什么把温柔怜悯这种情绪都留给自己然后将自己封闭起来,让我们以这种形式去对外交流呢,你还在逃避那件事情吗?”
“别说了!”
“你在内疚?还是害怕?又或者是……”
“我说了!别说下去了!”
“大姐头……你知道的哦,不是我们想说下去,是你自己在拷问自己的心哦,所以说……”
“嘭”的一声正在说话的那个头被主头一拳打爆了。但是话却并没有停止,又一个头接着说了下去:“虽然你整天对着自己说不是你的错,这是她的选择,就算自己不这么做她已经活不了多久了……但是你一直没有过去这个坎哦,所以你厌食了,这就是为什么你不愿吞下活物的原因。”
“够了!今天我会用这个男人的生命来证明,我,许德拉,只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怪物。”
蛇尾将赫拉克勒斯捆绑起来提到了主头面前。“无名的英雄啊,当你向我进攻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做好失败后死亡的觉悟了吧,嗯?已经昏过去了吗,也好,就这样无意识的死去也是一种幸福吧。”说罢便将赫拉克勒斯缓缓吞下,明明对于许德拉来说即使赫拉克勒斯在人类中属于健壮的那一类也不应该有任何吞咽方面问题,但是她反胃了好多次,甚至有几次几乎将赫拉克勒斯重又吐出来才勉强将他吞下肚。“我说了我早已将那件事淡忘,过去的事早已过去,对,没错……”许德拉好似在回答之前其他头的质疑又好像在说服自己……
来到螃蟹娘的身边见螃蟹娘只是昏迷过去,并无大碍,许德拉松了一口气将其带回自己居住的山洞后便陷入了沉睡,从许德拉紧蹙的眉头可以看出这并不是一个美妙的梦……
———————我也不知道为何出现的分割线—————————
画面一转我们来到可爱的螃蟹娘小螃蟹的肚子中。(尼密阿巨狮:其实你就是不会取名对吧。作者:你吐槽过了……)娇嫩无比的胃壁随着小螃蟹的呼吸起伏着,胃壁呈淡粉色甚至其中的血管都清晰可见,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的咸腥气混着淡淡的青草香,可惜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打破了其中的平衡使得问到它的伊俄拉俄斯不禁眉头一皱,渐渐醒来。
“我这是……在那个看似可爱实则有着一身怪力(小螃蟹:打你哦)的螃蟹娘的肚子里?”伊俄拉俄斯的手稍稍用力便陷入胃壁中,手上反馈而来是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柔软,但是这胃的主人小螃蟹就没那么即使还未醒来也皱紧了眉头,双手捂在了肚子上,嘴巴里发出意义不明“唔~嗯哼~”的声音。“这么脆弱的吗,居然还把我给吞下来,真是不自量力啊,不好,不知道赫拉克勒斯在外面怎么样了,我得赶快出去”随即一拳挥出,被击中的位置随即肿了起来从粉变红再转红中带紫。
“唔啊!”小螃蟹立马被惊醒,刚想叫出声又立马用双手(双钳?)捂住自己的嘴巴“不好肚子里的坏蛋醒了,果然我消化不了他吗,不行,许德拉姐姐都已经这么累了,我不能再给她添麻烦了”想到这小螃蟹忍着痛想要站起来,“唔!”伊俄拉俄斯又一拳挥出,小螃蟹顿时失去站起来的力气,跌坐在地上,但是她并没有放弃而是忍着一波又一波越来越密集的痛苦,一点一点的爬了出去。最后在离山洞不远处的草丛中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0 23:41:00 +0800 CST  
“呼,差不多该收手了”望着红肿无比,四处淌血,惨不忍睹的胃壁,听着小螃蟹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和心跳,伊俄拉俄斯不由的心中一紧“糟糕,过头了!我还没问清状况呢!”赶紧掏出随身携带的药品“千万别死啊,要死至少告诉我赫拉克勒斯怎么样了再死啊……”
在一番手忙脚乱的救治后小螃蟹终于悠悠转醒,苍白的脸色,给她娇嫩的面容更添一份病态的美感。
“我……我还没死吗?”
“是啊。”
“啊!你也没死啊!”
“告诉我赫拉克勒斯在哪,他怎么样了,再把我吐出来,我就饶你不死!”
“休想!放你出来继续去伤害许德拉姐姐吗……呜哇!”
伊俄拉俄斯对着刚刚愈合的一处伤口就是一脚,伤口顿时迸裂,鲜血四溢。
“你觉得你能受得了我几脚?嗯?”说着又是一脚。
“为什么……”小螃蟹小声地说道。
“什么?”
“为什么你们人类就是不能放过我们一马,你们为了海产把我们从海边驱逐;为了土地把我们从草原驱逐;为了矿产把我们从山中驱逐;我们一次又一次的退让躲避,现在即使我们躲在了人类难以涉足的沼泽,你们还是对我们穷追不舍!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被你们追杀至天涯海角啊!”小螃蟹哭喊道。
伊俄拉俄斯无言以对。
“我告诉你,我不知道那个叫赫拉克勒斯的家伙在哪,你要去伤害许德拉姐姐,我就把你囚禁在我的身体里,即使我死了我的外壳依旧会成为囚禁你的第二道防线!至少能够报答许德拉姐姐给予我们这么多年的庇护!”
“因为你们杀人了我们才会前来讨伐!”
“明明是你们先来杀我们我们反抗是杀了一些罢了,而且每次许德拉姐姐都会提醒他们,他们被荣誉与金钱蒙蔽了双眼怪谁?”
“那……那糟蹋庄稼,危害牲畜总是你们干的了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觉得这种理由说服得了自己吗?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赚取荣誉和金钱找的借口罢了……”
伊俄拉俄斯说道:“……对不起,其实在进入你的肚子的那一刻,我发现你胃里的咸腥气和草香气,我就知道了你根本不会为了食欲而去伤人,即使拥有将我击杀的力量也只是把我囚禁起来,虽然说反而被我抓到了弱点……”
“什么嘛……为什么突然服软了……你这样让我怎么面对之前好不容易说出来的那番帅气的话啊……其实,其实当时虽然看到你们伤害许德拉姐姐很生气,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打你们,我就莫名其妙的把你吞进来了……”小螃蟹不知所措道。
“如果我发誓不去伤害你的许德拉姐姐,你能带我去找赫拉克勒斯吗?”
“你如果发誓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不过我也不知道那个人在哪,他那么厉害说不定跑掉了,我去问问许德拉姐姐吧。”(作者:一只傻兮兮的小螃蟹,之前的话大概是听别人说的吧)
“那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向海德拉出手!”
“你先待在我肚子里哦!我担心许德拉姐姐见到你会生气就不告诉我了。”
“好的。其实你这肚子好柔软,是我见过最美的地方。”
“你这么说人家会害羞的啦!”
……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1 00:01:00 +0800 CST  
番外和正文自然是有联系的,但是……我写的到最后好像有点崩……感觉情感方面没有写好,对不起了各位,我尽力了。如果各位觉得我的文章还可以,麻烦顶一下,至少赞一下,让我知道还有人在支持着我,非常感谢!!!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3 23:45:00 +0800 CST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4 00:03:00 +0800 CST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4 00:03:00 +0800 CST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4 00:03:00 +0800 CST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4 00:04:00 +0800 CST  


楼主 机智的李荣嘉  发布于 2020-02-24 00:05:00 +0800 CST  

楼主:机智的李荣嘉

字数:14941

发表时间:2020-02-19 07: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2 15:58:28 +0800 CST

评论数: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