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七集 血城干戈

一楼喂百度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9-22 19:16:00 +0800 CST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9-22 19:17:00 +0800 CST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七集 血城干戈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黑水城】

[黑水城内,岳灵休、苍狼,当世双雄联手,欲一举歼灭阎王鬼途。]

岳灵休:今日,完纳你们的劫数。(攻击绝命司)
钓烟波:绝命司!

[迅速无伦的一击,绝命司纵使提元抵抗,仍感掌威之雄,沛然难当。]

绝命司:就这种掌劲,是能完纳谁呢。

(回忆:
御兵韬:为降低此战变数,唯王上不惧群战,能为你制造独战的机会。紧抓目标,绝命司。)

[钓烟波、无患开膛,两人见有空隙,即刻出手。随即,掩护已到。]

苍越孤鸣:虚空灭,狼王印。(打得两人毫无还手之力)

[见同伴一招挫败,天邪剑冷然出鞘,漫目寒芒,强势逼向苍狼。]

苍越孤鸣:<又快又诡奇的剑法,他是军长所说过的剑者。>
丁凌霜:天邪诀,瞬风斩。
苍越孤鸣:放肆。虚空灭•狼王印。(丁凌霜受伤)
钓烟波:苗王非同小可,众人齐心合力。(众人围攻)

[稍远处,岳灵休眼神紧锁眼前人,掌气雄浑,誓要取命。反观绝命司疑问未解,又失去黑水城优势与鬼途助力,却丝毫不见紊乱,更显冷静,伺机反转。]

绝命司:你知道是谁让你得了失觉症吗。

[出言扰神,出其不意,绝命司紧抓一瞬之机,欲一举逆扑。]

绝命司:剑掌合一,残雪封桥。
岳灵休:空劲大归还。金仙大罗掌。
绝命司:很好。阴符七术,腾邪实意。

[各施能为,绝命司剑、掌、术,三式兼施,无视肉身根基差异,频化敌手攻势为无形。]

绝命司:你可知殷若微为何会加入阎王鬼途。
岳灵休:我不想知道。
绝命司:你可见过叶欢慈死前的表情。
岳灵休:给我闭嘴!
绝命司:哈哈哈。
岳灵休:想用言语挑拨我的情绪,我若真的狂起来,你只会死得更凄惨。(重伤绝命司)
绝命司:<覆秋霜根基虽深,但肉体已老,久战不利。>(忽闻惨叫传来)纣绝。
岳灵休:(攻势已到)担心你自己。

[逐渐拉开的战团,苍狼以一敌五,尽展王者之风。]

苍越孤鸣:任你们如何顽抗,只是徒劳。
钓烟波:烟波幻迷掌。
百雪踪:飘雪无痕。

[尸叟掠阵,掌势在前,牵制随后,缠斗同时,錬刀旋绕,制住苍狼双手。惊愕瞬间,众人同时杀上。]

无患开膛:开膛拂阴指。
丁凌霜:清霜寒。
苍越孤鸣:皇室经天•轮回劫,碎苍穹。

[四两拨开阴阳势,借彼几分还几分,轮回劫再现,五人震飞数十丈。]

苍越孤鸣:(地动山摇)怎会突然发生这等震动?

[而在外围,]

阎王鬼途部众甲:怎么会突然摇这么大力?
阎王鬼途部众乙:最近好像常常发生。
阎王鬼途部众甲:不管了,快跑啊。

御兵韬:不妙,四极封怎么会突然失衡?吾必须确保王上的后路。

[同一时间,]

李剑诗:<要牵制黑水城,须用更多内力稳住磁石。>

(别小楼横笛席地而坐,雄浑内力稳住磁石。)

[在更远处,]

凰后:玩味的局,趣味的人,我很期待鹿死谁手,哈。


[黑水城内,岳灵休越战越勇,逼得绝命司难以喘息。]

绝命司:<可恶,必须扭转这个劣势。>
岳灵休:光耀大江山。
绝命司:剑掌合一,岳擎北云。你……

(绝命司一击得手,却反被岳灵休震断剑身,又被岳灵休以内力封锁行动。)

岳灵休:你给我看清楚,那些……被你所害之人。
绝命司:岳灵休,我会让你后悔。
岳灵休:幽冥君之仇,吾妻欢慈之死,还有我二十年的光阴,今日,我要一一讨回。天刑大审判!(强大攻势下,绝命司爆体而亡)

苍越孤鸣:仰赖亡命水,就想越过此线,难。
无患开膛:<我的身体……>
钓烟波:<纣绝也到极限了。>纠伦,掩护众人离开。
苍越孤鸣:没这么容易。(此时一道雄浑掌力打破突围攻势)
无患开膛:岳灵休。那绝命司……
岳灵休:伏诛了。只要你们束手就擒,阎王鬼途就此……(突然从天而降威势庞大之掌印)
苍越孤鸣:小心!

[甫战绝命司,又接天降威,天刑道者不由一屈。]

无患开膛:是玄冥,好机会。
苍越孤鸣:轮回劫•破乾坤。(助力岳灵休,破解掌印)
钓烟波:玄冥。
玄冥:退。(众人趁机撤退)

岳灵休:这是什么人,竟有如此浑厚的掌力?
苍越孤鸣:应该是阎王鬼途的暗藏实力,但为何之前不见此人出面?
岳灵休:唉。
苍越孤鸣:岳大侠。
岳灵休:可惜,虽然解决了绝命司,但我又担心像之前那样,阎王鬼途灭了又生,无奈目前只能先这样了。
苍越孤鸣:黑水城顺利夺回,联络风间始将它停下,再与众人会合。

【苗疆•苗王宫】

(安倍博雅鬼鬼祟祟出现在苗王宫宫门附近。)

队长甲:非常时期,众人加紧巡视,不可让人随意出入,明白吗。
士兵乙:明白。(安倍博雅丢出一个小术法)
队长甲:那边有动静,众人去看看。(众士兵离开)
安倍博雅:(现身)唉。
步天踪:鬼鬼祟祟,是准备去哪里。
安倍博雅:步天踪。
步天踪:直呼上司名讳,还是一样没教养。非常时期,没军师与王上手谕,苗王宫禁止随意出入,你没收到消息吗。
安倍博雅:我是有不得已的原因一定要离开,请你不要拦阻我。
步天踪:任何原因,也不是破坏规矩的理由,像你这样自由来去,真将军令视为无物吗?
安倍博雅:总之,我今天是一定要走,如果你非要拦阻……
步天踪:擅离职守,以下犯上,你打算荒唐到什么地步。
安倍博雅:我说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放行,否则……
步天踪:放行,然后呢?看你自生自灭,曝尸荒野吗?你发狂攻击药神的事,我听说了。剑无极来找过我,要我为你设法,你想一走了之,是要众人如何帮你?
安倍博雅:我……
步天踪:你是认为自己有能力解决,还是因为解决不了,抛弃众人的关心找一个地方等死,感觉很英雄,很好汉。
安倍博雅:我不是想自暴自弃,但是留下又不知何时会驾驭不住自己。
步天踪:你就对帮你的人这么没信心吗?
安倍博雅:那我问你,你有办法将寄附在我身上的另一个意识抽离吗?虽然道不同宗,但我也明白这种情况不是普通术法或者药理可以处理,在找出解决的方法之前,我不能让自己威胁到其他人的安危。
步天踪:你只身在外,若是再度发狂,又有谁能阻止?
安倍博雅:我还有一个克制的方法,只是这个方法有风险,万一弄巧成拙,说不定会有反效果,所以,想找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再试试看。
步天踪:万一真的失败呢?
安倍博雅:真有万一,只有用最后的手段,杜绝祸根,一劳永逸。
步天踪:你……
安倍博雅:拜托,我不想再争论,让我走吧。
侍卫队长甲:(返回)是两位祭司大人。
安倍博雅:求你了。
步天踪:你必须答应我,万一克制的方法失败,立即回来让我为你设法,无论如何,不可轻生。
安倍博雅:我……答应你。
步天踪:好,你走吧。
安倍博雅:多谢。
侍卫队长甲:且慢,军师有令,若无他与王上的手谕,谁也不可擅离王宫。
步天踪:你没听见我说要让他走吗。
侍卫队长甲:可是,军师的吩咐……
步天踪:御兵韬那边,老夫自会对他交代。走吧。

(花园中)

步天踪:安倍博雅走了。
剑无极:我知道,他留信给我了。
步天踪:抱歉,有负所托。你不去追他吗?
剑无极:我该去追他吗?
步天踪:他答应我,会再回来。
剑无极:而我答应过,会为他处理身上的麻烦。
步天踪:人,总是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剑无极:可是我无能为力的事情,太多了。
步天踪:或者是你让自己操烦得太多了。
剑无极:或者是我太高估自己的能耐。
步天踪:他的事情,你不管了?
剑无极:他有想法,便让他试吧。
步天踪:豁达了。
剑无极:只是还没找到方法帮他,眼前,只能相信他。感谢一直以来你对安倍的照顾,大祭司。
步天踪:该然。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9-22 19:18:00 +0800 CST  
【苗疆•茅屋前】

(屋外,步清云捂住嘴,无声痛哭。)

步天踪:云儿。
步清云:娘亲,真的……
步天踪:我们可以请药神再来诊断一次。
步清云:是真心话,还是爹亲想继续骗我?
步天踪:十七年了……十七年前,自我知晓你母亲的病症,就开始做最坏的打算,用了十七年,到了现在,我还是……还是……我以为我早已做好准备,但原来,我一点准备也没有,何况是你……
步清云:爹亲,一定有办法救阿娘,心衰症不是绝症,一定有办法。
步天踪:金银盏已经是对症药方,但十七年都没好转,云儿,让你阿娘快乐度过这最后的日子吧。
玉彤:云儿,云儿你在吗?
步清云:阿娘,我来了。(进屋)
步天踪:唉。
忆无心:(归来)大祭司。
步天踪:你来了。
忆无心: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好似愁云满面。
步天踪:没事,将你一路上的经历向我报告吧。
忆无心:是,我前往……(讲述)

【黑水城】

苍越孤鸣:此回多谢大师了。
白比丘:不敢,份所当为。黑水城顺利夺回,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贫尼不便打扰,暂先告退,其他诸事等回到苗疆再说。
苍越孤鸣:大师损耗不小,尽早休息,待此间事了,再一同回归苗疆。
白比丘:贫尼便等王上的消息,请。

(白比丘离开,别小楼、李剑诗夫妻二人到来。)

苍越孤鸣:是两位大侠,感谢你们此番协助,不知两位侠士可愿移驾苗疆,接受孤王的款待。
别小楼:苗王客气了,此回助你们,除了老岳头请托外,尚有一人恩情……
苍越孤鸣:是何人呢?
别小楼:是别某的一位朋友,他若知道我们夫妻有缘助苗王一臂,必感欣慰。
苍越孤鸣:多谢两位。军师,黑水城之内的状况?
御兵韬:已在控制,微臣也将解药发下,并派兵协助大匠师恢复黑水城。
李剑诗:事情既告一段落,我们夫妻合该告辞了。
别小楼:老岳头,你又欠吾一次了。
岳灵休:哼,真是爱计较,要我记在壁上吗。
别小楼:此言差矣,会与你斤斤计较的兄弟最要珍惜。
岳灵休:喝酒来抵,喝酒来抵啦,别忘记在这条之前,我们还有一个约定。
别小楼:哈,老规矩,一约既定,万山难阻。
李剑诗:好友大仇方报,且整理好心情,我们在埋霜小楼等你出发。
岳灵休:就这样说定了。
李剑诗:诸位,请。
御兵韬:王上,让微臣代送他们一程。
苍越孤鸣:好。

【黄昏•蜿蜒小路】

别小楼:一路上军师一言不发,是因方才之变而怀疑我们吗?
李剑诗:磁力失衡之事,也许是我们当中有人功力不足,支撑不住。当然,也有可能有人留有后手,隐藏实力。
御兵韬:岳大侠与药神的朋友,御兵韬信得过。
李剑诗:墨家九算怎会轻信任何人,更何况是鬼谷一脉。
御兵韬:姑娘也是明白人。
李剑诗:俏如来与修儒皆与吾有所接触,怎瞒得过军师之眼。
御兵韬:说出此话,姑娘对九算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李剑诗:就算我们了解现今九算,九算对鬼谷一脉还停留在过往的印象中,也是徒然。
御兵韬:姑娘直切主题,那吾也不再讳言。
李剑诗:军师请说。
御兵韬:吾徒墨雪多年游历而归,曾提起古岳峰附近有一女高人剑法通神,一个时辰内便破尽墨家百路剑法,并助他扭转剑势,创出古来墨剑绝一式。敢问此人,是否就是姑娘。
李剑诗:然也。
御兵韬:姑娘如此坦承,倒让我感觉意外。
李剑诗:吾非上智之人,说话自是直接。墨雪天资超卓,是难得的人才,军师有一名好徒弟,令人称羡。
御兵韬:古来墨剑绝,可是姑娘向吾所下的战书?
李剑诗:如果是战书,那,是否现在便要开战。

(远处高峰之上,注视着这一切的凰后。)

凰后:现在,是宣战的时刻吗。哈。

御兵韬:是同样大耗元气的状态,以两位的功力,二对一,确实是很有把握的行动。
别小楼:墨家九算,会排没有退路的局吗。
御兵韬:有退路也不能保证安全,端看两位的自信与实力。
李剑诗:可惜,我们无意于此。指点墨雪只是一时兴致,非是战书,更非挑衅,若有因此冒犯,还请海涵了。
御兵韬:墨、鬼两家宿敌,吾很难相信你们未来的立场,不会影响苗疆。
别小楼:我们夫妻无意江湖争端,一生所在乎的不过身旁数友,至于影响苗疆,此话严重了。
御兵韬:岳大侠与两位对苗疆有恩,吾实无立场针对你们,甚至对吾而言,苗疆安危更重于墨鬼两家争鸣,但并非所有的九算皆这样想,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李剑诗:多谢军师提醒。
御兵韬:临别之前,吾尚有疑惑未解。
李剑诗:军师疑惑,大可直言。
御兵韬:你们既有此实力,为何魔世入侵时,古岳派仍逃不过灭亡的命运。
别小楼:事情发生之时,我们夫妻正在道域访友,接到魔世入侵的消息便匆匆赶回,只可惜回来时,古岳峰仅有数百魔兵镇守。
御兵韬:所以事后铁军卫曾至古岳峰勘查,却发现数百魔兵的尸体,这也是你们两人所为。
别小楼:是。
御兵韬:原来如此。(说话间,已至码头)
李剑诗:黑水城之事方休,相信苗疆尚有要事待军师处理,天色将暗,军师送到此处便可。
御兵韬:今日之恩,他日吾再登门拜谢。
李剑诗:遥星旻月,恭候大驾。
别小楼:请。

凰后:就这样结束,老二,你还是太软弱了。

(夜色已至,别小楼、李剑诗二人正准备乘竹筏返回埋霜小楼。远处高峰上,凰后手中裂羽铳瞄准别李二人。)

李剑诗:小楼。
别小楼:嗯。

凰后:嗯?(竹筏渐行渐远)哈。封侯盛世灯宵,权衡天下,百代风骚。功名不过传谣,回眸一笑,举步烟硝。

【夜•黑水城】

姚金池:风间。
风间始:金池姑娘和老板娘,你们两人没事了?
姚金池:像是睡了很长的一觉,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
恋红梅:这一次多亏你们的援助,感谢了。
风间始:自己人何必客气,只要再让众人服下药神的解药,祛除体内亡命水的毒性,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请问,你们有看到小玉姑娘吗?
姚金池:大匠师受伤,小玉正在照顾他。
风间始:受伤?严重吗?
姚金池:目前还在昏迷,尚未清醒,你若担心,去探望他们如何。
风间始:(犹豫)不过,我还必须将解药分送给居民。
恋红梅:这种小事,我们来做就好了,你赶快去吧。
风间始:这样……好吗?
恋红梅:不愿意啊?那药包还你,你自己慢慢发。
风间始:要……要……分发解药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了,感谢二位。

(房间内,大匠师受伤仍在昏迷,小玉在旁照顾。风间始自外进来,查看过大匠师的情况后,拿出匕首交给小玉。小玉悲恸,风间始柔情安慰。)

【苗疆】

修儒:俏如来大哥,你醒了!
俏如来:苗王……军师……众人……他们在哪里?
修儒:他们昨日就前往攻打黑水城了。(俏如来情绪激动)俏如来大哥,你先休息。
俏如来:白比丘,在哪里,她在哪里?
修儒:她也跟去帮忙了。
俏如来:不能!快……快将……所有留下来的人找来……(晕倒)
修儒:俏如来大哥……俏如来大哥……

【夜•林间小路】

岳灵休:夜已深,大师还不休息吗?
白比丘:心有所感,一时难以排解,王上与军师呢?
岳灵休:确认黑水城的居民都已经恢复,他们回到城外驻扎的苗疆军营,明日便要回苗疆了。
白比丘:苗王回营?
岳灵休:你有事找苗王?
白比丘:没事。岳大侠怎会还在此地?
岳灵休:与大师相同,感慨万分。
白比丘:一切总算尘埃落定。
岳灵休:真的结束了吗。
白比丘:绝命司已然伏诛,莫非你在担心逃走的那群余孽?
岳灵休:这是其一。其二,大战虽胜,但不知为何,我心中一直没踏实的感觉。长年对垒,难以计算的牺牲,总是感觉了结得太过容易。
白比丘:军师布计安排狼主等人诈败,故意让阎王鬼途的人毁去两颗假的双极封,才骗得他们自投罗网,败于四极封之战。说容易,倒也真不容易。
岳灵休:倒也是,还是御兵韬的头脑好,先让一手,令对手自作聪明,以为占得上风,在自以为得胜的时候引他们落入陷阱。
白比丘:所以这是一场精心策划得来的胜利,岳大侠又有什么可烦恼。若你仍有疑虑,不妨看这项东西。
岳灵休:这是……
白比丘:阎王翎,绝命司的权柄象征,贫尼便是寻得此物,方有所感。(岳灵休接过阎王翎)方之墨,覆秋霜,绝命司一再更替,未能彻底消灭,就是因为阎王翎不断易手,阎王鬼途不断改换新的领导,死而不僵。如今阎王翎落在我们的手中,绝命司后继无人,这一次真的可以彻底安心了。
岳灵休:是吗?这一次真的……(仰望夜空)听到了吗,事情真的结束,我总算对你们有了交代,欢慈,幽冥君。(递还阎王翎)
白比丘:啊。(脚下不稳,岳灵休及时扶住。)
岳灵休:大师怎么了?
白比丘:没什么,只是催动四极封时消耗过度,是贫尼修为不足,险险让四极封崩解。
岳灵休:让我助大师恢复元气。(寒芒一闪)啊!(推开白比丘,反手拔出插入后脑的阎王翎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
白比丘:贫尼白比丘,又名八百比丘尼,来自东瀛,是另一个不老不死的传奇。
岳灵休:另一个?莫非……(头痛)
白比丘:稳固黑水城的四极封怎会战中失衡,非是贫尼功力不足,而是有心破坏,只是想不到御兵韬三人功力竟如此深厚,仍能控制四极封。
岳灵休:你对我……做了什么……(头痛欲裂)
白比丘:千年来,从未有人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毁坏两次肉身,上天保佑,贫尼适巧来到中原。
岳灵休:你……(脑海中画面飞闪)你到底是谁!(精神濒临崩溃)遥星,旻月,啊!
白比丘:千余年前,我们为了寻得长生不死之法,而踏上旅途,自中原而东瀛,再回归中原,那是一条漫长的道路。经过无数次实验,从武学、体质到药丹,每一种方式都称不上完美。
岳灵休:小鸩……欢慈……幽冥君。啊!(精神崩溃,晕倒在地)
白比丘:而这,就是我们得到真正的长生不死之前保存意志的方式。

(话音才落,岳灵休平静起身,走到白比丘身前。)

绝命司:好久不见。
白比丘:好久不见。
绝命司:这一次多亏你了。
白比丘:我的首选本是苗王,可惜,他身边有一个御兵韬在。现在,满意这个新的躯体吗,徐……
绝命司:嘘,现在开始,我是……(拿起阎王翎)天刑道者,岳灵休。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9-22 19:21:00 +0800 CST  
【苗疆•王宫•俏如来房间】

(俏如来房间内,苍狼,千雪孤鸣,御兵韬,剑无极,修儒都在,气氛紧张)
剑无极:也许,是你多心了。
俏如来:我……也希望,但是在黑水城我亲耳听到……(修儒开门,鸩罂粟进来)谁要……先讲。
千雪孤鸣:我先来。

【夜•小树林】

安倍博雅:这个地方够荒凉了吧。(放下包袱)当阴阳师当到被妖怪附身,这讲出去真的会被笑死。菩萨愿。(唤出法器)现在看到这支,心情真是复杂。唉,别想了。(换上法衣)<若我体内真是胧三郎,要对付他,最好的方法就是……>天一贵人,前五后六。<施行十二天决,我会进入死亡状态,若是封印失败,被夺走躯体的机会就很大。>十二天将,听令适从。<可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也只能赌了。>血肉为根,精气为养,式鬼化神。(体内妖气干扰)怎能让你干扰。式鬼化神,诛妖灭魔!十二天决伏邪阵!

(安倍手中法器正要插入心口,体内妖气全力阻挡。)

安倍博雅:怎能让你……阻止。(用力)

(两股威势碰撞,安倍手中法器被迫脱手,被前来的黑白郎君接个正着。)

安倍博雅:竟然连我有意识的时候你也能干扰,可恶……可恶……
黑白郎君:十天之期已至,讲吧,阎王鬼途在哪里。(甩出手中法器)
安倍博雅:黑……黑白郎君,对啊,我怎么忘记了。
黑白郎君:忘记,所以,你没找到阎王鬼途。
安倍博雅:呃,我没忘记,阎王鬼途,我要找到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我……(头晕)<是十二天决的后遗症。>你听我讲……我现在……(晕倒)
黑白郎君:玩什么把戏,起来。(掌风扫过,安倍博雅无反应,黑白郎君近身探查)真的死了。(安倍博雅突然醒来,一记强袭)敢偷袭黑白郎君,我真低估了你的勇气。
胧三郎:你说,低估谁了。
黑白郎君:这个妖氛,这个感觉,你是……
胧三郎:有胆量再分一次高低吗,中原第一人。
黑白郎君:哈哈哈……竟然是你,有趣,有趣啦。这一次,你不再有逃生的机会,酒吞童子。

【夜•苗疆•御花园】

(御花园中,苍狼主位,千雪孤鸣,剑无极,绝命司等众人台下围坐,一场国宴即将开席。)

绝命司:才回到苗疆不到半天的时间,王上就摆席宴客,好快的速度,好大的气派,连我这个天下第一豪都要甘拜下风了。
苍越孤鸣:岳大侠客气了,此番围剿阎王鬼途,杀绝命司,收复黑水城,众人皆是辛劳,此宴不过是孤王一点心意。
绝命司:哈,这么说来,我这两个留守苗疆的好友与徒弟算是托吾之福,小鸩,还不赶快感谢我。
枭岳:(鸩罂粟沉默,枭岳圆场)哈哈哈……是……是啊……(端起酒杯)喝酒啊。好啦,难得大家高兴,岳仔,我敬你一杯。
剑无极:应该是先敬王上才对吧,真的是……
苍越孤鸣:无妨,众人随意。孤王已经吩咐素斋香茗,望大师勿嫌怠慢。
白比丘:王上客气了。
枭岳:(饮酒,又喷出)这……这不是酒。(绝命司见状试饮)
鸩罂粟:是我任性,请狼主先备苦茶。
千雪孤鸣:是啊,他说要纪念一位故人,所以我就照办了。
鸩罂粟:(举起酒杯)敬,追不回的过去。好友你说,我是否该去找他。
绝命司:难得你想远游,莫非要我相陪?
鸩罂粟:你有空吗?
绝命司:也好,反正我没去过海境。

(绝命司话音刚落,场上氛围突变,风逍遥,剑无极等人瞬间戒备。)

鸩罂粟:好友,你知道吗,我从来没跟你讲过那位来自海境的朋友,不喜欢饮酒,却喜苦茶,一种名为百里闻香的苦茶。方才我也没指名要敬谁,你第一时间所想到的不是幽冥君,而是在喝到苦茶之后马上联想到我那位故友。没去过海境的你,又怎么知道这百里闻香的味道?(绝命司突袭)
千雪孤鸣:(鸩罂粟避开)先生。
绝命司:这种效力,是向天抢时。
鸩罂粟:你也没时间验证,我交给你的一半配方是否有所蹊跷。

(修儒扶着俏如来赶到御花园)

俏如来:你……不是岳灵休。
绝命司:想不到,这么快。
俏如来:只是一点猜测,试探,求证,咳咳咳,我怀疑过苗王,怀疑过军师,当然也包括你。但你太心急了,在……在药神先生交托你药方的瞬间,你的毫不犹豫已泄漏情感的破绽。(体力不支)我们又见面了,绝命司,或者该用另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也就是白比丘亟欲找寻、早该不存于世的传奇方士,徐福。

[国宴生变,绝命司的真面目竟是始朝徐福,他与白比丘两人之间有何阴谋?俏如来等人将如何面对这位传奇方士?
胧三郎借体重生,再斗黑白郎君,妖尊斗狂人,谁胜一筹?
躯体被夺的岳灵休与安倍博雅,两人的命运又将如何变化?
剧情即将迈入极端,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十八集——消散的英灵。]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9-22 19:26:00 +0800 CST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9-22 19:27:00 +0800 CST  

楼主:jgwiki

字数:8752

发表时间:2018-09-23 03: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5 18:16:22 +0800 CST

评论数: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