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四集 不死之身

一楼喂百度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8-30 19:55:00 +0800 CST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8-30 19:55:00 +0800 CST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四集 不死之身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苗疆•荒漠边城】

(拨浪鼓声响,苗疆众士兵突然发狂。)

魈毒童子:他们都是没被抓回去的人呢,哈哈哈……
小景:是阿爹,我看到阿爹了。阿爹!
榕桂菲:小景,别过去。
小景:我要找阿爹,阿爹快回来啊。
鸩罂粟:擒贼先擒王。
魈毒童子:要玩官兵抓贼吗?好啊好啊,一起来玩吧。(拨浪鼓声起,发狂士兵开始攻击)
御兵韬:腾龙诀•开山破碑掌。
士兵甲:军……军师。
御兵韬:撑住。(鸩罂粟护住榕桂菲与小孩)
魈毒童子:哈哈哈……不是要抓我?但我真不想跟你讲话。姐姐,回答我嘛,姐姐。姐姐,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的名字?
榕桂菲:你……你……
魈毒童子:你不知道也是正常,因为我没讲过,哈哈哈……我叫魈毒童子。

(鼓声催动,妖染士兵攻击,榕桂菲与鸩罂粟避之)

小景:救人喔,阿爹……阿爹。
魈毒童子:哈哈哈……分头跑,是能减轻多少伤害。
鸩罂粟:我要的不是分散战力。风, 终于起了。时机,到了。

[危急之刻,]

士兵乙:怎会有烟……

阿蜂:姐姐,我很……想睡……(与小景睡着,其他士兵也都昏睡倒地。)
魈毒童子:这是……
千雪孤鸣:药雾,闻不出来吗?
魈毒童子:啊!(捂住口鼻)
千雪孤鸣:哇靠,年纪小小就玩这么大,长大还得了。
魈毒童子:<刚才都没发现他,怎有可能?还有……>(发现铁骕求衣与榕桂菲并没昏睡。)
鸩罂粟:不用看,也不用猜,我讲过,你看不出我的手法。

(原来鸩罂粟在动手之前,当着魈毒童子的面给了铁骕求衣与榕桂菲解药。)

魈毒童子:你……(受药雾影响,神志开始模糊。)
鸩罂粟:若药够用,现在倒下的人可能只有你一个。
千雪孤鸣:束手就擒。(魈毒童子倒下,残留意识还摇动几下拨浪鼓)
御兵韬:小心!
千雪孤鸣:这什么?

(一怪貌异人冲破重围来到魈毒童子身边。)

魈毒童子:哈哈哈……我没事,只是累了。
鸩罂粟:别让他们脱逃。
御兵韬:腾龙诀•旋龙震天击。嗯?毫无痛觉?(怪貌异人带着魈毒童子逃走)
千雪孤鸣:那是什么怪物?半人半兽。
御兵韬:可惜,功亏一篑。
千雪孤鸣:枉费我又用了很久没用的地门遁甲配合药术,结果……唉。(收刀)现在没有兵可追赶了,鸩罂粟,这可是你的计喔。
鸩罂粟:至少,那群没被找回的士兵全在这里了。
榕桂菲:连这两个孩子都被熏倒了。
鸩罂粟:现在是联手怪我就对了,那好,孩子交给你照顾。至于这群士兵,就劳烦千雪王爷配合我了。
千雪孤鸣:多讲的。
御兵韬:风逍遥也劳烦了,我去回禀王上状况。(离开)
千雪孤鸣:这只御兵韬专挑简单的去做,也不帮忙打火。

【树林中】

修儒:你们……你们……
碧真:与幽冥君相关之人,一个皆不能留。乖乖推着这个废人跟我们走,或者命丧当场。
修儒:这……这位大哥,是只有你们来吗?
碧真:不能吗?
修儒:你就不怕上次救我的人在附近?(碧真果然警惕,分神打量四周)跑啊!(修儒推着轮椅就跑)
碧真:跑哪里……去……(轮椅上无人)
岳灵休:(出现在真眉后方)看来真的。
碧真:不妙。
岳灵休:只有你们。
碧真:啊!

(几个呼吸间,岳灵休就打退围攻众人,单手举起轮椅向碧真逼近)

岳灵休:看来,确实只有他们来追杀我们。
修儒:岳大哥,你不继续装下去了喔。
岳灵休:既已上钩,便该推行计策到下一步。
修儒:下一步是什么?
岳灵休:先找俏如来说明尚同会的状况。
修儒:这不是原本就有的行程?我怎不知这是计策的下一步啊。(岳灵休不语,与修儒离开)

覆秋霜:幸好,若你真出面支援,老夫的算盘只怕全盘皆乱。现在,你先前往尚同会查探他们口中的状况,再与老夫会合。
百雪踪:你要往何处?
覆秋霜:还礼。

【苗疆】

忆无心:<眼神空洞,这也是星河草造成的?>
还珠楼甲:星河草,快交出星河草。
忆无心:金石盾。
诸葛穷:玄毒七杀掌,我怎不知胡山魏家也加入墨者了。

[突然——]

诸葛穷:小心!
忆无心:啊!(金石盾抵挡了大部分偷袭的飞镖,但仍中招。)<不好了,镖上有毒。>
诸葛穷:小姑娘!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8-30 19:56:00 +0800 CST  
【苗疆•还珠楼】

白比丘:安倍……
安倍博雅:比丘尼,可恶!
任飘渺:想清楚,你所使阴阳术对吾有几分效力。
安倍博雅:为什么要杀害大师?
任飘渺:她真是不老不死的八百比丘尼,这一剑,杀得了她吗?
安倍博雅:呃。
神蛊温皇:(回复原身)吾会给你一个交代,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你知晓我的名字?
凤蝶:(来到)主人,(发现浑身是血的白比丘)啊!
神蛊温皇:先去将闯阵的人带进来。
凤蝶:是。
神蛊温皇:这只是一个实验,稍安勿躁,暂等吧。

(竹林中)
剑无极:你是谁,为何在此,又为什么突然攻击我?
随风起:我叫随风起,在此守护还珠楼。至于为何攻击你,因为看你不爽。
剑无极:你……(随风行身法灵动,迅速退开)以趾风行,好特殊的身法。(身后风起,似是有人)谁?凤蝶!
凤蝶:剑无极!
剑无极&凤蝶:你……
剑无极:你先讲。
凤蝶:你先讲吧。
剑无极:我……我只是想问,你怎么会在这。
凤蝶:这里是还珠楼,不在这我还能去哪里,你呢?回来了也不先进门讲一声。
剑无极:不是不进门,而是我方才遇到一个怪人。
凤蝶:怪人?

(待客厅)
神蛊温皇:流光一剑随风起,这句话代表还珠楼中三位顶尖杀手的名字。根据你描述的特征,你遇上的应该就是名列其中的随风起。
剑无极:还珠楼杀手?那为何我从来没见过他?而且,这三个人齐名?
凤蝶:说是齐名,但论实力,他高出另外两人甚多,不在酆都月与百里潇湘之下,只是个性难以与人相处,所以长年独居楼外,甚少现身楼中。
神蛊温皇:回来不先打声招呼,还擅自改动还珠楼的机关,有趣……有趣……
枭狱:有趣?害我困在孤岛,差一点就要游泳过海,是哪里有趣了。
神蛊温皇:困在幻境之中还能顺道游历山水,这种特别的经验难道不算有趣?
枭狱:哼,那你怎么不要自己……
剑无极:好了好了,别争了。(悄悄声)再争下去,吃亏的人是你自己。听过来人的经验,忍一下……忍一下……
枭狱:哼!<这么厉害,我才不信,来看看你心里在想什么,凭什么嚣张成这样。>

(枭狱待要施展读心术,温皇却正好以扇遮面。)

枭狱:(小声对剑无极)喂喂,他也会读心术吗,怎么知道我想干嘛?
剑无极:我也怀疑过,他知道的事情可能比你自己知道的更多,所以你还是别搞花样,省得给自己找麻烦。
安倍博雅:啊,你们看。(白比丘身上的伤痕正快速愈合,神志也渐渐清醒)比丘尼。

(白比丘苏醒之后,以金针为自己疗伤。)

安倍博雅:比丘尼,你不要紧吧?
白比丘:我无妨。现在,楼主对贫尼的不死之躯是否已经释疑?
神蛊温皇:事实既在眼前,当然再无疑虑,只是略感失望,所谓不老不死的秘诀竟是蜕变大法。
凤蝶:蜕变大法?
剑无极:那不是网中人的……
神蛊温皇:复原的进程与网中人结茧再生虽不相同,复原的速度也快上许多,但我的判断应当无误。
白比丘:我并不知你们所讲的蜕变大法是什么,但这就是我不老不死的秘密。
剑无极:听说蜕变大法会令人失去记忆,大师却好似没受影响。而且网中人每次蜕变之后武功都会进步,大师的状况又好像有一点不同。
神蛊温皇:蜕变大法本就会随着体质不同而有不同的变化。丑孔明,燕驼龙,网中人,蜕变大法在他们身上展露的效用也不同。大师曾言,之所以不老不死,是受人强加于身?
白比丘:当年一次意外,我在摘采山果之时跌落山沟,重伤垂危,受一名路过的方士救治,他自称徐福,教了我一套运气疗养的法门,随后飘然而去。自此之后,我便成了不老不死的八百比丘尼。最初,我也对这不死体质满怀欣喜,但百年,千年,风霜看尽,故旧凋零,每一次的相识只是酝酿下一次的别离。年华不老,却空于寂寞,这样的人生太折磨,太漫长了。
神蛊温皇:所以你说这是一种诅咒。
白比丘:施下诅咒的人并没告知解脱的方法,而解铃还需系铃人。楼主亦毫无线索吗?
神蛊温皇:称不上线索,但近日苗疆即将举行祭司台遴选,将有各方术者齐聚,徐福亦是精通异术的方士,说不定在场会有他的后人或者关系者。
白比丘:贫尼明白了,感谢楼主。
安倍博雅:比丘尼,你要离开了?但我还要问你天命的事情。
白比丘:所谓天命,应机而起,应缘而至。机缘若起,天命自然降临,机缘未至,强求也是无用。你若真不知该往何处,不妨与贫尼同行。
安倍博雅:好啊。大哥,各位,我随比丘尼离开了,再会。
枭狱:人家随便讲两句,你真的跟去啊?动作太快了吧,喂,等我。(一同离开)

(还珠楼外)
枭狱:你大哥好心带我们来这,屁股都还没坐热,你就急着要走,这样是对还是不对。
安倍博雅:大哥有嫂子照顾,要看他随时可以来这,但比丘尼人生地不熟,有人同行,路上至少有一个照应啊。
枭狱:照什么应,人家神通广大,你去是扯后腿而已。再说了,你自己路况也没多熟,是要照应什么?
安倍博雅:两个人总是赢过一个人吧。
枭狱:我说不用就不用,你别再那边啰嗦。(想起之前对白比丘施展读心术的事情)
白比丘:你通晓读心术,而且试探过我的内心了,对吧?
枭狱:那……那又怎样,不行吗?
白比丘:那你对我有成见,我并不意外。
安倍博雅:成见,喂,花脸的,比丘尼是我的救命恩人,消灭胧三郎全赖她的功劳,我劝你放尊重点。
枭狱:你阿嬷的,我是看你笨头笨脑,怕你被人卖掉,你反而怪我。
安倍博雅:怪你就怪你,怎样?
枭狱:真是好心没好报,要比拳头大颗,来呀。
白比丘:二位莫再争了,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是。
白比丘:你与胧三郎之战,再度使用十二天决伏邪阵,身体可有感觉异样?
安倍博雅:没有啊,睡一觉起来之后就活跳跳了,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白比丘:那好。(金针刺入安倍头中)
安倍博雅:比丘尼。
白比丘:<嗯?这是……>
枭狱:臭尼姑,放开他。

(枭狱立时动手,白比丘顺势放开安倍,对于攻击只是闪避。剑无极赶到,拦下枭狱。)

剑无极:你是疯了吗?为什么要攻击她?
枭狱:傻子,你该挡的是那个臭尼姑。(说话间,白比丘再度靠近安倍,似是为其疗伤)
剑无极:安倍!
白比丘:现在感觉如何?
安倍博雅:有一股热气,感觉……通体舒畅。
剑无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比丘:见面时,我便察觉他面浮黑气,一验之下果真有一股微小妖气,可能是与胧三郎之战留下。
剑无极:哈?
白比丘:妖气微弱,虽不至造成太大影响,长久下去总是对身体不好,经我逼出之后,已不用烦恼。
枭狱:逼妖气就逼妖气,何必用这种偷袭的手段。
白比丘:我若直接提出要为安倍诊视,你会同意吗?
枭狱:我……
白比丘:若有怀疑,何不读我的心思。
枭狱:这……(掩面)
白比丘:不敢吗?也是,看遍世间丑恶,堆叠千年的污秽,任谁也没勇气再看第二眼。
枭狱:我确实曾读过你的心思,却只感受到一股从未感受过的阴暗情绪,教人全身发冷,如临深渊,我……
白比丘:你能读人心,最明了人心丑恶的本质,我能理解你为何对我抱持歧见,但亦望你理解,这也是我一心寻求解脱的原因。
安倍博雅:看起来你们的误会解开了。
枭狱:算是吧。
白比丘:那我们可以出发了。
剑无极:你们要去苗疆,总是要有人带路。(看向还珠楼)唉,有这么急吗?等我一天好吗?
枭狱:一天你有够吗?你就别撑了,我们自己去就好。
安倍博雅:是啊,大哥,你这么久没看到嫂子,就好好陪她。
剑无极: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安倍博雅:安啦,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了。
枭狱:最多笑你重色轻友、没义气的时候讲小声点不让别人听到。
剑无极:喂,你们实在是……
白比丘:放心吧,我会照料他们。
剑无极:那你们一路小心,遇到任何状况,随时来还珠楼找我。大师,这两人就拜托你了。
白比丘:没问题。
安倍博雅:那我们走了,大哥,拜拜。

(屋内,凤蝶正在打扫卫生,剑无极自外进来,拿起扫帚一同打扫。)
凤蝶:我以为你跟你的朋友去了。
剑无极:他们笑我重色轻友,将我赶回来了。
凤蝶:不跟去游玩,甘愿留下来打扫,去一趟东瀛连个性都变了。
剑无极:是啊,很多地方都变了。凤蝶,你,想我吗?
凤蝶:楼里每天都有很多事务要处理,谁有闲工夫想你。
剑无极:但是,我很想你。(放下扫帚,背拥凤蝶)我有很多故事,很多心事,你愿意听我讲吗?
凤蝶:傻子,我不听你讲,还能听谁讲。你一件一件说,我一件一件听。你回来了,我能慢慢将它听完。

【黄昏夹缝】

(忆无心昏睡于榻上,渐渐醒来,听到外面传来对话。)
任孤沉:每次来都带来麻烦,你可知她是你祭司台的对手之一。
诸葛穷:知道啦一直碎念,你是我妈喔。
任孤沉:若真是你母亲早将你吊起来打了。

(忆无心走出门外,只见诸葛穷一人)

诸葛穷:你醒了。
忆无心:这里是……
诸葛穷:不重要的地方。
任孤沉:(传音)有胆以后别来。
忆无心:他是谁?
诸葛穷:别找了,我师弟孤达仔他脸皮薄从不见外人。
任孤沉:(传音)别叫我孤达仔,我虽然跟你一样是孤儿,但有名有姓。
诸葛穷:你说任孤沉吗?任由自己孤单沉落大海,这名太冷、太自闭了。你看我取的,孤达仔,多顺口,多自然,而且也没改变主要含意。
任孤沉:(传音)那我该考虑以后都叫你诸葛衰,衰是名符其实的衰。
诸葛穷:不会讲就别学人硬讲,不过,诸葛衰也是不错听。师傅常说福祸相倚,衰就等同遇上祸事,我的祸事愈多,福气就愈多了。
任孤沉:(传音)真是不要脸。
忆无心:呃,请问,你的师弟……是他帮我们脱围?
任孤沉:(传音)不是我,是这个连累你的天字第一号**。
忆无心:啊?
任孤沉:(传音)这种表情,我能理解,但别看他****,该出手时他绝不会失手,虽然还是一个**。
诸葛穷:你到底是褒我还是损我。
任孤沉:(传音)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诸葛穷:唉,师门不幸啊。
忆无心:你们两个很有趣。
任孤沉:(传音)你看,被笑了。
忆无心:不是笑你们啦,是因为你们让我想起我的两位朋友,邪马台笑与天海光流。
诸葛穷:是他们啊,我有听过他们的事情。
忆无心: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任孤沉:(传音)好了,既然没事了,黄昏夹缝的出口在哪里,你知道的。
诸葛穷:主人家下逐客令了,小姑娘,我们离开吧。

(两人离开黄昏夹缝,一路往苗疆而去)

忆无心:刚才那个地方让人感觉很温暖。
诸葛穷:是啊,若是没那个没大没小的臭小子会更好。
忆无心:可是,我感觉就是因为有你们才有了那种温暖。对了,诸葛大哥,我刚才听到你也要去祭司台。
诸葛穷:是啊。
忆无心:你看起来不像会参与的人。
诸葛穷:哈,我就坦白说,因为我需要钱,很多很多,最好源源不断的钱。
忆无心:为什么?
诸葛穷:欠债还债,天经地义,否则会给鬼抓走。说来真抱歉,让你遇上麻烦。
忆无心:不要紧,但星河草竟会使人变成那副模样。
诸葛穷:不是草,是有人刻意操弄,目的应该是想挑拨两方冲突。
忆无心:是你刚才认出的那个人?
诸葛穷:不是,胡山魏家虽以毒闻名,但算不上大角色,没本事策划出这种事情。再者,刚才背后另有高手,那种暗器手法不寻常。
忆无心:我们先回苗疆再说吧。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8-30 19:57:00 +0800 CST  
【苗疆•小路上】

御兵韬:俏如来。
俏如来:是二师叔。
御兵韬:在苗疆还是称呼我一声军师吧。你怎会来了?
俏如来:我还以为军师会想问俏如来一行海境的细节。
御兵韬:狼主已经说了。
俏如来:辛苦军师了。
御兵韬:是辛苦你了。
俏如来:我甫从月凝湾过来,想了解妖染事件,但现在……
御兵韬:你发现可能与妖染无关?
俏如来:嗯,事情要从我回到尚同会……
修儒:俏如来大哥!
俏如来:修儒,你怎也来了?
修儒:我去办完事情了,所以就跟岳大哥一同过来。
俏如来:岳大哥?
岳灵休:你也可以这样叫我。先自我介绍,在下岳灵休。
御兵韬:岳灵休,你就是天刑道者。
俏如来:军师认识此人?
岳灵休:我想,是鸩罂粟告知的吧。
御兵韬:然也,你的到来表示阎王鬼途的一切正逐渐浮出台面。
岳灵休:所以,我带来一份大礼。
俏如来:药神果然也在苗疆,看来尚同会的问题有新的方向了。
修儒:对啊,我们就是去尚同会找不到你,才会过来的。
岳灵休:一路上,我听说了苗疆的怪事了,根据我的推断尚同会与苗疆所面临的状况……


【苗疆•御花园】

苍越孤鸣:——皆是阎王鬼途介入的结果。
岳灵休:方才苗王听了军师汇报,就不用我再分析。尚同会方面则是我亲眼所见,但俏如来你不用急于回去处理,术业有专攻,让好友帮你解决问题更实际。
苍越孤鸣:药神正在诊视风逍遥与其他士兵的状况,俏如来,你先等待吧。
岳灵休:在此之前,(甩下背着的大麻袋,放出碧真)先来处理我抓到的……
苍狼&俏如来:真眉?
岳灵休:你们认识他?
苍越孤鸣:我们被地门控制时,此人正位列八关武佐,只是想不到原来他也是阎王鬼途的人。
岳灵休:地门?控制?看来我昏迷的这段岁月,武林发生不少事情。
俏如来:前辈若有兴趣,俏如来会尽己所知,让前辈明了。
岳灵休:前辈这个称呼太令人不习惯了。(上前踩住碧真)
碧真:你……
岳灵休:你们夺走了对我很重要的人,不管你们死灰复燃几次,我都不会放你们干休。
碧真:我什么都不会讲。
岳灵休:尚未说要逼供,你便能料到后果了,也不算是傻子,可惜,用错地方,你们的人生注定一错到底。
鸩罂粟:(来到)王上,军师。嗯?(看到在场其他人)
苍越孤鸣:未知先生诊视之后,风逍遥与众士兵的状况。
鸩罂粟:众士兵身上的毒还在我理解的范围之内,不过人数众多我便让千雪王爷接手了,至于风逍遥……(摇头)
御兵韬:是毒物不同吗?
鸩罂粟:再给我一点时间。
碧真:哈,堂堂药神,终于也束手无策了吗?(岳灵休一脚狠踩)啊!
修儒:岳大哥,苗王还在这里,我们不可以这样啦。
岳灵休:像这种人,任何人都忍不住。此人就交给苗王发落,我也会协助问出情报。
苍越孤鸣:星河草流毒无穷,孤王降旨,苗疆境内严禁星河草,一经查获严惩不放。若查出与阎王鬼途有关,论罪典刑,细节相关,请军师草拟。
御兵韬:是。(带碧真离开)
鸩罂粟:星河草只是媒介,灌入当中的病毒才是祸根。
苍越孤鸣:孤王明白,但现在只能先遏止媒介,毕竟我们不能断定还有多少星河草正被使用。而目前苗疆祭司台遴选在即,绝不能横生枝节。
俏如来:说到祭司台,听军师说忆无心也在苗疆。
苍越孤鸣:你想去探望她?
俏如来:让她好好准备吧,有时间我会……
岳灵休:我说,我想四处走走,若有要事再来找我。
苍越孤鸣:此回有劳壮士相助,苗疆上下铭记于心。
岳灵休:哪里。(离开)
鸩罂粟:王上,我也该继续为风逍遥设法了,先行告退。(离开)
苍越孤鸣:哈……

(树林中)
岳灵休:少一个人真不习惯。
鸩罂粟:应该找一个时间到他灵前走走,让他知晓你恢复了。
岳灵休:一眨眼人事全非,要弔祭的人太多,太多了。
鸩罂粟:嫂子的事情,我很遗憾。
岳灵休:这么多年过去,仍没找到她,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鸩罂粟:需要我帮忙建墓吗?
岳灵休:我比较想帮阎王鬼途建一座合葬的墓。
鸩罂粟:说实话,当年若不是嫂子被阎王鬼途胁为人质,你会这么积极帮助幽冥君跟我吗?
岳灵休:会,只是不会这么毫无顾忌。
鸩罂粟:是我们拖你下水,抱歉。
岳灵休:你是该抱歉。(突然出手)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没练什么武学。
鸩罂粟:对药师来说,武学用于强身健骨足够矣。
岳灵休:但在我们三人之中,你始终是最需要被保护的那一个。
鸩罂粟:多谢你帮我解围。
岳灵休:而你道谢的方式就是一看到我恢复,就只身跑来苗疆犯险,若不是我与修儒来找俏如来……
鸩罂粟:我现在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而我知晓,你会来。
岳灵休:下次通知一声,别像幽冥君那样不告而别。现在我需要你弥补这十多年来失落的光阴。
鸩罂粟:一讲到阎王鬼途,你就迫不及待,可知晓你所擒捉的真眉,就是他们派来监视恪命司这个职位的特使。还有……

(花园旁)
俏如来:修儒,分别的这段时间你还好吗?
修儒:嗯,很好啊。
俏如来:平安就好。
修儒:俏如来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俏如来:没有,没什么。
修儒:一切不自然的关心,背后都有原因,虽然大哥从没向我说明,但由砚大哥口中我也能知道一些事情,包括……那日,你先开口安慰我,其实大哥心里比任何人……还在意吧。

(回忆:
俏如来:别在意梦虬孙所讲的话。)

修儒:就因为先前的事情,大哥变得特别关心朋友的状况,对吧。
俏如来:也许真如同你说的这样。
修儒: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完全照顾每一个人的感受,朋友相处也总有不谅解的时候啊。
俏如来:修儒。
修儒:相信你的就会永远相信你,不管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是俏如来大哥的好朋友,就像我们的师尊一样。
俏如来:哈,多谢你。对了,你上回不是说有事回古岳派,后来怎会与岳前辈同行呢?
修儒:遇见岳大哥是后来的事情了。
俏如来:当中发生何事?
修儒:那日我回到古岳峰……
俏如来:诗仙剑序,旻月。
修儒:是啊,多亏师叔出手相救我才能平安无事。
俏如来:还有那群戴鬼头面具的杀手。狼主曾言在中原与阎王鬼途接触时,对方也带着相同的鬼头面具,但在海境接触的那一批阎王鬼途杀手并无此特征,莫非在阎王鬼途内部还存在不同体系或者阶级?
修儒:有可能,若照岳大哥所说,阎王鬼途应该是经过一番重整。
俏如来:若真是阎王鬼途之人,确有动机伏击任何有可能解毒的医者,也许我该趁事情尚未全面扩散之前前往一趟古岳峰,看是否有相关的线索。
修儒:需要我陪俏如来大哥去吗?
俏如来:不用,岳前辈尚需要你的配合。你可记得旻月前辈的住处?
修儒:虽然路途复杂,但我记得。
俏如来:那太好了。

【苗疆•还珠楼】

神蛊温皇:哈。
随风起:楼主,为何要笑。
神蛊温皇:还珠楼创立以来,第一次有人提出辞呈,这样有趣的事情如何不笑呢?
随风起:还珠楼。(快语连珠)都这么久不做杀手生意了,我不另谋高就难道要饿死吗?我回去种田都比留在这还赚。但随风起一身武胆怎能屈就平凡?若要这样我一开始就不该拿剑,该拿锄头,唱快乐种田人。
神蛊温皇:如此,真是委屈你了,需要我替你写封推荐函给对方吗?
随风起:楼主,你的个性我很清楚,江湖规矩你也很了解,我们何必多此一举。其实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时常给大家添麻烦,不过有道是罪与罪,撞在一起相杀就扯平了,要不我再留下以前讲的从天上掉下来的独门秘剑给你们做纪念。
神蛊温皇:辞呈我收下了。
随风起:谢了,之后若要杀人,不想动手可以找我,半价就好。
神蛊温皇:假使,哪一天真有人出价要神蛊温皇的人头呢?
随风起:世上如有银两无法解决之事时,更多银两便可解决。流光一剑随风起,命绝飞霜更不疑。(离开)
神蛊温皇:越发有趣了。

【苗疆•深夜•街道】

诸葛穷:头前就是王府,难得来苗疆,我想四处逛逛,你去就好,遴选时再见。
忆无心:嗯,到时再见。(两人分别)
诸葛穷:接下来,(拿出星河草)这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神秘人:(传音)不管有何秘密,能赚钱就是好东西。竟然没趁机除掉忆无心,当心过度的自信又害了你。
诸葛穷:我都不知道你们如此关心我。
神秘人:(传音)你是我们宝贵的客户,当然关心。
诸葛穷:是关心我欠的帐吧。
神秘人:(传音)钱也好,你也好,结果都是同样。
诸葛穷:因为最终获利的人都是你们,你们觊觎的是有人替你们接近苗疆中枢,趁机牟利。
神秘人:(传音)聪明,我们就是喜欢你这点。
诸葛穷:但我很讨厌你们。
神秘人:(传音)不要紧,人情义理不如三分钱,在你还清所有债务之前,我们永远在同一条船。
诸葛穷:就怕我还没踏进门口,就被人关起来。
神秘人:(传音)那你最好祈祷不会发生,否则深渊之境将是你的未来。(离开)
诸葛穷:一群冒失鬼。
巡逻士兵:你是谁?
诸葛穷:你好,在下诸葛穷,穷是……(被关进监牢)浩瀚无穷的穷。啊,什么情形?
巡逻士兵:王上有令,凡有星河草者,即刻收押。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8-30 19:59:00 +0800 CST  
【尚贤宫】

墨无书:参见师者。
凰后:墨无书,各地的墨者有锁定各目标的下落?
墨无书:雁王出海境后行踪不明,前去追踪的墨者皆已失踪。另外师者特别要我们注意的那名神秘采参客也不知下落,其他皆有所掌握。
凰后:御兵韬。
墨无书:近来处理苗疆异变之事,无暇分心。
凰后:苗疆异变,可查出源头了?
墨无书:分布各地的墨者已着手调查,尚无确定结果,而墨者似乎与还珠楼发生争执。
凰后:还珠楼?温皇对此事有何动作?
墨无书:仅是派手下出去查探,并无过多的干涉,他自上次出还珠楼之后便不再出门,估计现在还躺在还珠楼。
凰后:哦?温皇出还珠楼,他去了哪里?
墨无书:学生与墨者皆无法距离温皇太近,只能依大方向再缩小范围,循线得知动向。据属下推测,温皇曾去过一处名唤神农有巢的地方。
凰后:神农有巢。中原方面的情况?
墨无书:魔世之乱后,崛起的武林新派门皆无大动作,但苗疆异变由军队扩散至各处部落,各部落皆与中原有经济往来,与苗疆接触者已出现少数类似异状,连尚同会亦有同等怪事发生,相信不久将人心惶惶。
凰后:与苗疆接触者皆发生类似异状,这其中必有传染媒介。看来,事态比预想还严重。
墨无书:尚有一事,古岳峰附近发现大批疑似阎王鬼途杀手的尸体,其目的不明。
凰后:古岳峰。
(墨无书拍手示意,一墨者入内将一具尸骨放置在地,凰后粗略探视)
凰后:剑气雄浑,贯透额骨,这不似古岳剑法的古岳剑法,哈。(挥手示意,墨者带尸骨退下)想不到古岳派竟藏此绝顶高手。
墨无书:需要学生展开追查吗?
凰后:此事尚不急。你说,苗疆异变,有传染媒介的毒,神农有巢,阎王鬼途,这四项听起来是否有某种的关联性呢?
墨无书:事情发生的时间点过于接近,确实有此可能。
部下甲:参见凰后。
凰后:何事?
部下甲:苗疆即将进行祭司台的遴选,还有苗疆境内出现药神的下落。
凰后:继续查探,退下吧。
部下甲:是。(正要离开,突然定住)
凰后:嗯?
墨无书:不是叫你退下了?
部下甲:凰后……凰后……凰后……凰后……
墨无书:做什么?

(墨无书走近查看,部下甲突然发狂,不待有所动作,一声枪响结束了他的生命)

凰后:将手伸至墨家,有趣的挑衅。

(尚贤宫大殿外,凰后发现有两名墨者正在争斗。)

墨者甲:给我,快给我!
墨者乙:辛苦才拿到的货,为什么要给你。
墨者甲:拿来啦!
凰后:何物如此珍贵,让两位这般争夺?
墨者甲:是……(被墨者乙捂住嘴)
凰后:不说吗?
墨者乙:是……是苗疆的星河草。
凰后:可知星河草有何用处。
墨者乙:不知道,只知道星河草用来泡茶很好喝,喝了精神很好。
墨者甲:很爽,真的很爽,哈哈哈……
墨者乙:所以很多人想要,现在苗疆已经是很难买了。
凰后:此草可使人精神亢奋。墨无书,取少许星河草研究成分,另外,查出宫内还有多少人拥有此物,一旦发现,立刻将其焚毁。将所有接触过星河草的墨者,列册监管,并传吾命令至各处,严禁此物流传持有,若有违者,墨者共诛之。
墨无书:是。

【苗疆】

(苗疆祭司台遴选开始报名,忆无心独自来到报名处。)
忆无心:<奇怪,诸葛大哥去哪里了?怎会四处都找不到他?>
小七:忆无心。
忆无心:小七,请问报名的人里面有一个叫诸葛穷的吗?
诸葛穷?啊,是那个被关起来的人。
忆无心:啊?他又做了什么令人误会的事情吗?
小七:又?他违反了星河草禁令。
忆无心:唉,我明白了,我去帮他解释一下好了。小七,多谢你。(离开)

安倍博雅:我,有一个梦,梦中的我穿金戴银,大富大贵。
枭狱:我,也有一个梦,梦中的我妻妾成群,美女环伺。
安倍博雅:原先我以为梦终归只是一个梦。
枭狱:但现在,我们的梦就要实现了。
安倍博雅&枭狱:苗疆祭司台是发财的大好机会啊!
白比丘:你们两个好好加油,我四处看一看。
安倍博雅:那你不要跑太远,走……我们赶快去报名。

路人甲:这次祭司台遴选,真的来了不少人。
路人乙:希望选出来的祭司是真正有能力,能替我们解决这次的妖染事件。我看那群中邪的人,那个模样……唉哟,真恐怖。
白比丘:<中邪?妖染?>打扰两位,听你们说妖染、中邪,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报名处)
小七:安倍博雅,好了,这样就报名完成了,比试午时开始,你们先去休息区等候吧。
安倍博雅:感谢这位大哥,感谢。(就要往帐篷里面进)
小七:等一下,你们要去哪里?
安倍博雅:不是叫我们去休息区吗?
小七:不是这里。
安倍博雅:怎会不是,我刚才明明就看到很多人走进去。
小七:这是贵宾专用的营帐,你们的休息区在……(往旁边一个草棚指)
安倍博雅:那是难民营吧。
枭狱:这种太阳,哇靠,还有人晒成人干了。
安倍博雅:差别待遇啊。
小七:招待不周,但是规矩如此,暂且委屈你了。
安倍博雅:太不人道了,现在办退赛还来得及吗?

【苗疆•御花园】

苍越孤鸣:有去看过风逍遥了吗?
御兵韬:还有更要紧之事要处理,而且,他也不会想让我看到他现在的模样。
苍越孤鸣:嗯。报名者的来历,可有查清?
御兵韬:大部分的人都确认无可疑之处,剩下的人也已集中监视。
苍越孤鸣:军师认为阎王鬼途会趁机袭击吗?
御兵韬:有可能,但臣已做好安排。
苍越孤鸣:嗯,六十二名,这恐怕要费上一段时日。
御兵韬:请王上放心,微臣已备好适合的地点,作考验之用。
苍越孤鸣:哪里?
御兵韬:九脉峰。

【九脉峰】

步天踪:登天岸,步云涯,凌霄万里现灵踪。大祭司,非凌霄莫属。
诸葛穷:阁下的话真呛。在下诸葛穷,穷是浩瀚无穷的穷,阁下可愿交一个朋友?
云儿:请你别打扰师父。
忆无心:诸葛大哥,你怎么又四处乱跑,若又被抓去关,我不一定还能保你出来。
诸葛穷:我哪有,只是来交朋友。
忆无心:自方才开始,你已经结交三十七个朋友了。
步天踪:你就是忆无心。
忆无心:是,晚辈见过步前辈,我有听军师提过前辈你。
步天踪:(观察)确实有不凡的先天灵能,但还不是对手。
安倍博雅:此言差矣,有我安倍大师,你们谁都不是对手。
诸葛穷:哦?又来一个有趣的。
安倍博雅:<那种味道。>
诸葛穷:<那个眼神。>
安倍博雅&诸葛穷:<他很爱钱。>
安倍博雅:(被枭狱打)啊,干什么打我!
枭狱:不会呛声就别来丢脸。抱歉喔,他晒太阳晒到头晕了。(拉走安倍)
安倍博雅:别拉我,我还没玩够。
枭狱:乖,回来吃药。(两人拉扯着躲到一旁草丛后)
诸葛穷:哈哈哈……可惜了,来不及交个朋友。诶?你们两个怎么了?
忆无心:<好庞大的灵能。>
步天踪:<武林何时出了这个术法高手。>
御兵韬:诸位,诸位不远千里来此,御兵韬代王上向诸位谢过。
小七:这次比试,军师在九脉峰深处放置了象征国师的权杖,带回权杖之人便是胜利者,而规矩只有一条,不能伤及他人性命。入口任你们选择,午时一到便可出发。


枭狱:荣华富贵,妻妾成群。
安倍博雅:交给我吧。

诸葛穷:那么小姑娘,你加油了。
忆无心:嗯,你也是。

云儿:爹亲。

(众人纷纷选定入口,只待午时一到)

小七:午时已至,比试开始。

【中原•埋霜小楼】

李剑诗:终于见面了,尚同会盟主,俏如来。
俏如来:想必眼前就是修儒口中的师叔,前辈,俏如来有礼了。
李剑诗:在这声前辈之前,或许你对吾的另一个身分更有兴趣。(在棋盘上落子)
俏如来:前辈所指的是。
李剑诗:鬼谷一脉,诗仙剑序的传人。

【黑水城】

风间始:后来兄长不服,讲一句打输就打输,哪有连晚餐都不给人的道理,又跑去找他理论,结果不但被揍一顿回来,还连饿三天。
小玉:哈啊?黑白郎君真的这么霸道啊?那他有欺负你吗?
风间始:倒是没有。
小玉:那他还不算太坏啦。
风间始:主要是因为我要负责修理船,啊,我的故事讲了不少了,你的呢?
小玉:阿公离开黑水城去搜罗铸材一段时日了,这阵子就是一日过一日,哪有什么故事。
风间始:我不是真的要听故事啦,我的意思是……我想要听的是……
小玉:(拿出匕首)这是你第一次送我的礼物,你不在身边,我只能睹物思人。时间久了,这匕首便不曾离开身边了。
风间始:小玉。(伸手去牵小玉)小玉,我……
姚金池:(端茶来到)你们都在这。
小玉:金池阿姨。
风间始:金……金池姑娘。
姚金池:自风间回来,你们就没分开过,讲了半天的话也不知口渴。(倒茶递给二人)
风间始:多……多谢金池姑娘。
姚金池:风间,你的脸怎么会红红,身体不舒服吗?
风间始:脸红,有吗?没……没有啊。
姚金池:(仔细看风间小玉二人)啊,真是抱歉,是不是我来错时机了?
风间始:没……没有啊,什么时机。啊,这是什么茶,气味怎会这么香?
小玉:这是我先前去探望无心时,由苗疆带回来的茶叶,城里大家都很爱喝这个。风间大哥,你也试试看。
风间始:好,我喝,我试试看。(正要喝时,小玉手中茶杯掉落)小玉!金池姑娘,小玉好像不舒服。金池姑娘?
姚金池&小玉:火……火……火……
风间始:小玉,金池姑娘?你们是怎么了?小玉!(靠近小玉,却被匕首所伤)
姚金池&小玉:火……火……火……
风间始:小玉!
小玉:火……火……火啊!

[异变再起,魔爪伸向黑水城,身受药物控制的小玉以及姚金池,将面临何种命运?风间始该如何化解危机?
俏如来一会旻月才女,墨家、鬼谷,两脉之争,何者棋高一筹?
苗疆祭司台群英荟萃,苗疆祭司之位将由谁胜出?背后是否再有暗流搅局?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五集——血水城。]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8-30 20:02:00 +0800 CST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楼主 jgwiki  发布于 2018-08-30 20:02:00 +0800 CST  

楼主:jgwiki

字数:9518

发表时间:2018-08-31 03:5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10 18:18:43 +0800 CST

评论数: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