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巷笙歌】【原创】扇子下的教训(虚构)[sp]\\张云雷\\\\

【酒巷笙歌】【原创】扇子下的教训(虚构)[sp]\张云雷\\武云初\\德云社好多好多人\#张云雷##德云社##sp#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5 17:37:00 +0800 CST  
依旧等看客。。。。。。。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5 17:39:00 +0800 CST  
晚上更文【深夜炸人】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5 18:47:00 +0800 CST  
“受不住了好说,张云雷,你来替她。”
?!
张云雷没想到这顿打这么快就降临到自己身上了,他真的很想替下武云初,但真到藤条落到自己身上,想想都心头紧。
“师父......我的错......我自己担.......我不想连累师兄,”武云初咽了口吐沫,战战兢兢地说出这句话,她怕师父的藤条,但更不想让张云雷替她挨本是应该她挨的打。
"好啊,裤子脱了,趴这儿。″郭德纲把藤条"咚″的戳在桌上,斜着脑袋看着她。
"师......父......我......您......能让师兄出去吗......″武云初羞红了一张脸,这不比当初还是小孩,她都十五岁了,难道还要在师兄面前脱光了打屁股吗?
郭德纲看了眼张云雷,感觉自己都要被这两崽子气的糊涂了,用力揉了揉眉心,指着张云雷,说:"去,小辫儿去屋门口跪着去。"
张云雷得了圣旨,踉跄着起身出了屋,临走前还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武云初。
随着身后的门被轻轻的关上,武云初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儿。她把手搭上腰带,慢慢的解开,把裤子褪到膝弯,重新趴了回去。
"师父,云初糊涂,请师父重重责罚。"
"还记得挨打的规矩吗?"
武云初一怔“云初记得。”
“坏了规矩怎么办?”
“师父。。。。。。重来,翻倍......”
武云初忍不住吞一大口吐沫,郭德纲向来规矩严格,要是她真的不小心触犯了什么底线,今天怕是不用出书房这个门了。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5 22:16:00 +0800 CST  
手机膜碎了,打字的时候差点划到手。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5 22:16:00 +0800 CST  
明天争取作业完成了再早一点。那样就有更多的时间给小伙伴们码字啦!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5 22:16:00 +0800 CST  
今天就先这么多吧。。。。。。。【好弱的说】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5 22:17:00 +0800 CST  
来五张图做补偿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5 22:18:00 +0800 CST  
有人说想看堂主和桃,那更完这一拍更桃堂怎么样?我这个基本上没有什么主线,所以其他人物比较方便穿插进来。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06:47:00 +0800 CST  
要是大家觉得武云初这个虚拟人物比较别扭,把这一章写完我可以放弃这个角色。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07:04:00 +0800 CST  
1500字啊!!!!!!!!!!!!
谁来救救我。。。。。。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12:02:00 +0800 CST  
开学之前更的比较频繁,开学后估计就少了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12:17:00 +0800 CST  
堂堂的话。。。。。。己亥年钢丝节的梗怎么样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12:18:00 +0800 CST  
预计今晚有更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14:29:00 +0800 CST  
等我听完网课写完1500字论文就去给你们码字啊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15:58:00 +0800 CST  
武云初深呼一口气,塌下腰去,把臀部高高挺起,尽力让自己的姿势看起来诚恳一些。郭德纲也没有让她多等,武云初的小臀上已经有了青紫的肿块,索性扔了藤条,拾起桌上的皮带,对折了两下,按住武云初的腰。
武云初,忽然感觉腰上温热,双腿一颤,知道这是要狠打了。眼中又有泪花冒出,哆嗦着嘴唇,口中不断的叫着:“师父......师父....”
“师父什么?!”郭德纲厉喝道,"30记,好手生受着。"
说罢便挥起了皮带,武云初吞下呼之欲出的痛楚,双手手死死抠着着桌檐,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混着泪水滚落。
“松嘴,别咬嘴唇。"武云初身后挨了一记凌厉且狠的皮带,紧咬的嘴唇骤然松开,手下的桌檐发出"吱"的一声。
"对......对不起......师父......我......"武云初紧张的扭头看了郭德纲一眼,嘴上吱吱唔唔,心里害怕极了。
"我说的是不让你喊,没说不让你出声!小点声,别把嗓子喊坏了。"
郭德纲到最后了还是心疼了。武云初听着这意外的关心,心中一暖,鼻子又酸了。
"谢谢师父....."
"最后十记,忍着。"郭德纲板着脸用皮带点了点武云初的腰,不留一点余力的砸完了最后十下,以武云初的呜咽尾音收场。
"去吧,还能走出去吗?把张云雷给我叫进来。"
武云初好不容易提起裤子,含了一大包眼泪,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张云雷看见她这样,可是吓了一跳,刚想安慰安慰她,就听武云初带着重重的哭腔,皱着眉头说:
"你先顾着你自己吧!"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22:25:00 +0800 CST  
今天看能耐大了,看的有一点入迷。更的有一点少,明天加油。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22:26:00 +0800 CST  
你们可以猜猜辫哥哥犯了什么错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6 22:27:00 +0800 CST  
我会按大家要求的顺序来更文,把这一篇更完之后更桃堂,桃堂之后辫秦,之后堂良,之后堂秦,还有哦,大家提人的时候麻烦把梗带上,最好可以精确到某视频xx分钟,好长时间不刷了,素材快空了。。。。。。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7 14:05:00 +0800 CST  
张云雷一听这话,一张脸顿时哭丧起来,他提了一口气,扶着墙站起来,一瘸楞一拐地走进书房,张云雷刚一进书房,就发现郭德纲收好了全部的刑具,只留一只扇子在手里握着。
"张云雷,总结一下你今天的错误吧。"郭德纲疲惫的半躺在太师椅上,用扇子点着手心。
张云雷走到郭德纲跟前,规矩的跪下,答话:
"师傅徒儿不该带着云初偷懒,不该带着云初去夜店,不该犯了宵禁。"张云雷一口气说了出来,说完之后长吐一口气。
"还有吗?"
张云雷脑中思忖一下:"师傅问的是"还有‘吗’"不是"还有‘呢’",所以......张云雷正了正身子,说:
"没有了。"
郭德纲抿了一下嘴唇:"来,抬头。"
张云雷顺从地抬起头,还没定住神,左脸就被郭德纲用扇子骨狠狠地扇了一记。张云雷的头猛的一偏,他感觉自己的脖子都是嘎嘣嘎嘣的。
"我再问你一遍,还有吗?"
张云雷扭回了头,小声的说:
"对不起,师父,我喝酒了......"
左脸又挨了郭德纲夹着怒气的一扇子,力气之大以至于张云雷的身子都倒向了书架。
"张云雷!你还不说是吧?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还干了什么?"
张云雷听罢,眸子都在颤抖,他哆嗦着回过身,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吞吞吐吐的说:
"师......师父......师父我......我酒驾了......"
"啪!!!"这次是右脸,郭德纲拿手打的,但张云雷觉得要比那两记拿扇子打的还狠。
"胆肥了吧你?啊!我是不是管不了你了?你今天要是被查着,我是不是还得上警局领你俩去啊?武云初一个女孩子,15岁,你还带着她喝酒,你要翻天啊是不是你,张!云!雷!回话!"
"师父......."张云雷明显感觉自己跪着的双腿在不停地颤抖,"师父......师父......我不敢了......我知道错了......您别......别气坏了身子......师父......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
"我给你两分钟,把楼下那根给你泡着的藤条拿上来!去!"
"是......师父......"张云雷不敢耽误,踉踉跄跄的就出去了。
这泡过水的藤条,不比当初打武云初的那根藤条似的,泡过水的藤条有韧性,不容易被打断,而且抽在身上就像鞭子一样,张云雷那一瞬间感觉,今天可能自己就要交代在书房了。

楼主 易见中霆  发布于 2020-02-07 21:42:00 +0800 CST  

楼主:易见中霆

字数:33315

发表时间:2020-02-06 01:3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3-11 00:39:29 +0800 CST

评论数:67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