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巷笙歌】【原创】风华绝代【甜宠】

风华宇:替妹妹代嫁结果对方是小时的竹马!!哎哟我去……他变了!!他不耐我了!他打我……还打在……在……呜哇啊啊啊啊啊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夜清:小时不小心让你离开了我,那么今日我既找到了你,便不会让你再次离开我。若你想逃离,那我便打到你听到逃离两字就害怕!
强势妖孽皇上攻&纯情呆萌臣子受
一起来玩耍啊~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08 22:09:00 +0800 CST  
1.代嫁
和悦三十六年
和悦国国君百里红妆迎娶丞相府四小姐为后,这一天,举国欢庆。
因这国君夜清勤政爱民,长相更是出色;而这四小姐风华铃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样貌在众家闺秀里最为优秀。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皇宫
“哈哈哈,老臣在这里敬皇上一杯,祝皇上与四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丞相风林秀端起酒杯向皇位上的人道喜,一张饱经风霜的老脸上满是喜悦。
“多谢岳父了。”夜清淡漠地回敬风林秀,启唇道“朕去看看朕的皇后。”
“好好好,皇上快去,莫误了时辰。”
夜清身穿喜袍,剑眉星目,薄唇,俊俏的脸上写满了冷漠;挺拔的身姿更是衬的他十分高,能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此时兰欢殿
“怎么办怎么办……”
一个人儿在殿内来回走动,他身上亦是喜袍,精致的脸,眼睛里充满了灵气,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唇,五官很是精致,就像是一个陶瓷娃娃一般。
回忆
“哥~~我不喜欢那个什么国君,铃儿心里早有喜欢之人。”风华铃嘟着小嘴,双手摇着风华宇的衣袖。
“可是……皇命难违……”风华宇皱眉道。
“我不嘛……哥哥你就想想办法嘛~”风华铃想了想,说道“我到有个办法,不知哥哥可愿听。”
“说。”
“我们兄妹同父同母,长相也有七八分相似,不如……”
“不行,这可是欺君之罪。”
“哼,你不爱我了!”
“哥~~”
“好吧。”终是耐不住自家妹妹的软磨硬泡,答应了下来。
“嘿嘿,哥哥最好了,mua~”
“我不好谁好?”
回忆结束
“见过皇上”
“你们下去吧”
“是”
门外传来对话声,风华宇赶忙坐好,将盖头盖在头上,双手紧紧地捏着喜袍。
“吱嘎——”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08 22:12:00 +0800 CST  
2.**怎么是你!!
“吱嘎——”
夜清打开房门向着床榻前的桌子走去。
他坐于椅子上,手上把玩着合欢酒的酒杯,启唇“朕与你约法三章,你不可给朕闹事,不可对别人说起今日之事,朕也不会动你。”
风华宇听言后放开了紧紧捏着喜袍的手,而他的小动作被夜清尽收眼底。
『这小家伙挺有趣』夜清勾了勾唇,露出了一个邪邪的笑“但这程序少不了”
夜清拿起棍子走到风华宇跟前。
风华宇看到盖头下的红鞋,瞪大了双眼,手再次捏住喜袍,用自以为很像女声的声音说道:“陛下……”
夜清挑了挑眉,笑意更甚,毫不犹豫地挑起盖在风华宇头上的盖头。看着使劲往下低的头,启唇“抬头。”
风华宇颤抖地抬起头,因为妆的原因使他的脸更似风华铃。
“好啊,回来了,风,华,宇。”夜清把句子中最后三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了出来。
“夜……夜清……我可以解释的!”
风华宇的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唇。『**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夜清见他这样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用手抬起风华宇的下巴,拇指将可怜的下唇解救了出来。“你想说些什么。”
“我……对不起……”
“呵,当初带着我的心离开了我五年,一千八百二十六天,两万一千九百一十二个时辰。现在就只用一句对不起来敷衍我?”
“抱歉……我……”要不是派里突然有任务……
“现在,起身。”夜清坐于床榻上,冷声对风华宇发号施令。
“趴这。”指了指双腿。
“我……”
“再说一句?”
『以为我不敢??好吧,,的确不敢……』
风华宇咬紧下唇趴在夜清腿上,夜清将左腿往下了一点,因为体位的关系,使屁股成为了至高点,脑袋向下,有些晕。
夜清也不指望风华宇能自己褪裤,便帮他将裙摆撩起,将裤子褪去。
“夜清能不能不要……”这样
“不能”
夜清满意地看着白嫩小巧的臀,随手五分力下去。
“啪!”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08 22:13:00 +0800 CST  
偶又回来了,各位还好吗~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08 22:13:00 +0800 CST  
旧文主页看得见吗?不想搬文滴说……一个一个打字好累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09 22:09:00 +0800 CST  
大家可以把热水换成凉水~那时脑抽,勿怪。吃文快乐~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0 21:11:00 +0800 CST  
4.白月教教主
“教主,这是夜清的资料。”
“放这吧。”
坐于高位的白衣男子摆了摆手示意属下。
左相千珏出声言道:“教主,江湖与皇宫互不干涉,你……”
君白绎揉着太阳穴,冷言:“本教爱怎样就怎样,不知干左相何事?”
右相千泽质疑道:“教主,属下认为左相说说没错,这几年江湖与皇宫都互不干涉,你突然查皇上的资料又是何意?”
君白绎狠狠地将手一挥,放言:“本教怎样处事你们管不着!散会!”
议事厅渐渐只剩三人:君白绎,千珏和千泽
“君白绎!”
“千珏!谁给你的胆子敢直呼本教的名字!”
千珏皱了皱眉,最终甩袖而去。
千泽不强留千珏,而是对君白绎道:“白绎,这次你过火了”
“我……”
“你和千珏怎么了?今天怎如此……”
“他逛青楼被我发现……”
千泽回想起这几天千珏一直都在跟自己做任务,并未去青楼醉生梦死过“你是撞见他逛青楼吗?”
“没……没有……”
“那怎么说他逛青楼?这几天千珏一直都在跟我做任务,并未去过青楼”
“他身上的胭脂水粉味被我闻到了,然后我就是气急……”
“那些味应该是我们做任务路过青楼那些女子留下的,我们做完任务后都会清洗一番,他还未清洗就被你叫去核对信息,应当是误会”
“那……那珏怎么办……我惹他生气了”君白绎搓了搓衣袖,不安地说道。
“一会去给他道个歉就好了,要真诚一点哦”千泽摸了摸自家爱人的头,用指腹温柔地抹去爱人的眼泪。
“嗯……”
“但是这件事是绎儿做错了哦”千泽坐下将大腿分开,抱起君白绎将他跪放于大腿之间“现在,绎儿耸腰翘臀”
君白绎知道他要干什么,也不反抗红着脸照做,还把双手环住千泽的脖颈,把下巴搭在千泽的肩膀上“开……开始吧”
“难得的乖呢~我很开心”千泽笑了笑“不多,20”
“嗯……”
“老规矩”
“好……”脸更烫了
臀部措不及防感受到了冰凉的空气
“啪”八分力
“一……绎儿错了,再也不敢了……”
“啪”
“二……疼……”
“绎,绎儿错了,再也不敢了”
……
“啪!”
“啊!!呃……二,二十,绎儿错了,再也不敢了……好疼……”
二十巴掌使原本白嫩的臀变成了粉红粉红的颜色,如水蜜桃一般,秀色可餐。
千泽为爱人提上裤子并为他擦去眼泪,整理好了一切“好了,去道歉吧”
“嗯……”
君白绎知道,还有一场更疼的责罚等着他,千泽的惩罚不过是热身罢了……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0 21:13:00 +0800 CST  
虽然是存稿,但是四舍五入不就是双更吗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0 21:14:00 +0800 CST  
5.自……自罚!
我跪在千珏房前的鹅卵石路上,双手紧捏成拳,并不言语。
“还想跪多久”没有感情的声音从房里传出
我知道千珏的言下之意是让我进去,我咬了咬下唇,深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一般起身,进入房间。
进入房间后再轻轻把门关上,我闻到了房间里有一种香,和千珏身上的香味一模一样。
“不知教主想说些什么”千珏冷冷的开口,我想我这一次怕是难过了
“我……对不起,珏……我错了”我紧紧地抠住衣袖,仿佛只有这样我才能开口
“喝,教主既然知道错了就趴这吧,老规矩”
我将裤子脱下,衣摆提起来,听话地跪趴于床上,将腰耸下去,屁股抬高。膝盖有点疼……
好羞……我如此心想着,但我殊不知千珏在旁边看着,并无想动手的心思,且看到了我粉臀更加有了凌虐的心思
“自罚巴掌三十”
“我……我不行的”自罚……从来没有过
“那教主请回吧,无需在属下这里浪费时间”
“别……”
“我打还不行嘛……”好羞啊
“啪”
“拍灰呢?”
“啪!”我狠了狠心用尽全力打下去,右手传来一阵麻痛,我不看也知道,我的屁股上肯定会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在粉臀上及其明显。
“报数”一个更大的噩耗从我后面传来
“一……”这个数字是我从口中挤出来的,我的脸很烫很烫,手也没了力气。
“啪”
……
我不知道这三十下是怎么过来的,但我知道这个过程十分缓慢,而千珏也愿意跟我耗,我的手也很疼很疼,呜呜……打人好累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1 20:16:00 +0800 CST  
6.被抓包了
几日后,君白绎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便悄咪咪在桌案上留下一张纸条:我出门几天散散心,勿念。就跑了……
而风华宇呢?他闲皇宫里太无聊,则在早朝的时间在后院(此后院并非风华宇住的寝殿的后院,而是在皇宫的最南边)挖了个狗洞就跑了……
两只小受的故事,便从此开始……
“啦啦啦~啦啦啦~”风华宇拿着冰糖葫芦一蹦一跳地在大街上走,时不时看看这个,时不时玩玩那个,好不惬意
“哎呦!”
“哎哟/我/去!!”
风华宇看着冰糖葫芦变成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脸色越来越黑
君白绎看着面前撞倒自己的人,脸色越来越沉
“你……”
“你……”
“呃……”好尴尬
“你先说”君白绎决定让一步
“不不不,你先你先”可奈何风华宇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孩纸
“敢问小兄弟的姓名”
“风华宇,风华宇的风,风华宇的华和风华宇的宇!”
“噗,我是君白绎,梁上君子,洁白如玉,寻绎吟玩”
“哈哈哈哈哈”
“白绎兄可否移步?我们去茶馆再谈”
“自是可以”
茶馆
“话说,白绎兄你可有婚配?”
“有……”君白绎听到这个问题脸红了许,而风华宇自是看出了这个变化
“哦?那人长的怎样”
“他们……很好看很好看”
“哟~她们?”
“嗯……两个……华宇你呢?可有婚配?”
“我也有一个,他很好很好”
“有多好?”
“我觉得……他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没有之一的那种”
“你们的感情真好呢”
“能听到华宇夸朕可真是不容易呢”富有磁性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门被推开,一个俊美男子走了进来,他一进门自带气场。
“绎夸我们了呢”
“我们很惊喜,绎儿”
“但惊吓大过于惊喜”
两位很年轻的男子从窗口跳了进来,一个笑吟吟地看着君白绎,一个喜怒无常地看着
“我/去……”
“男子!!”两受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
“哟,这么不认真 ,还有心情理对方啊”千泽
“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有心思说其他都事?”千珏
“过来”夜清
“陛下,我们这几天就借宿于皇宫了,打扰了”
“没事,风华宇,滚过来”
“绎,走”
“绎儿,走”
看着自家小攻在前面等着自己,两小受对视一眼,皆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次要完!!)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1 20:17:00 +0800 CST  
7
五大美男走在大街上,惹得每个女子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打量着,不知原因地红了脸做娇羞状
“哎呀”
君白绎正走着路,一个不明的粉色“东西”往他的怀里撞
“嗳!东……”西
西字还未说出口,君白绎便看到了这个东西的面容
“姑娘以后莫要如此这般不小心了”
君白绎将她温柔扶起,却没有看见旁边两位正宫越来越黑的脸
“公子怎知我姓冬?”冬言蕊抬眼故作矜持地问道
“这……”
“姑娘,男女授受不亲,你……”
君白绎还不曾说完千泽就插了话
“抱歉,是小女子唐突了”
“姑娘回吧”
这段小插曲过后几人很快就到了皇宫
“小凡子,给三位贵客安排一寝殿”
“是”
当凡公公离开的这段时间,整个殿堂都满溢着冷气压,三小/攻都看着自家小孩,眼里满满的危险
“回禀陛下,寝宫已备好”
“那我们就先去休息了,叨扰皇上您了”
“不必客气”
“那凡公公带路吧”
“那么,请我的皇后解释一下,后院的那个洞是怎么回事,嗯?”夜清勾起嘴角看着风华宇,可眼中却并无半分笑意
“就……就是……我那啥了,然后就这样了……嗯,就这样”风华宇紧张地捏紧衣袖,低下头,像个做了坏事被太傅训了一般
“就,这,样?”夜清眼中的怒火越来越旺
“就……就这样”
“呵”“啪”
夜清一巴掌拍向桌面,发出十分清脆的声音
“我……”风华宇听到响声害怕地颤了颤
“呵,风华宇,你可真是好啊,一声不吭地离开,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我……抱歉”
“道歉有用的话要夫君干嘛”
“夜……夜清”
风华宇大跑登上阶梯,一把抱住坐于高位的夜清
“对不起!”
夜清叹了口气,将风华宇抱于自己的怀里,下巴搁在他的头顶上,用手摸着他的发
“既然知道错了,朕的皇后可认罚”
风华宇听到这话老脸一红,支支吾吾地说道:“自……自然是认的”
7.(完)
风华宇听到这话老脸一红,支支吾吾地说道:“自……自然是认的……”
于此同时我们的教主
“多谢凡公公带路了”
“这是小凡子的义务,千珏公子不必言谢”
将凡公公送出寝殿后,千珏便与千泽站在一起,望向君白绎,而君白绎的眼光看着地面,恨不得地面上裂出一条缝钻进去。空气中充满了压抑
“我……”最终是君白绎打破了这僵局,“其实我也没干啥……”
——————
老大:唉,拱火的教主啊……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4 20:13:00 +0800 CST  
8.
“夜……夜清”
“嗯,我在”
“谢谢……”有你真好
“不必说这些”
“能不能……”
“不能,来吧”想逃罚?呵
风华宇最终还是撑在书桌上,夜清改了改风华宇的姿势,变成了标准的耸腰抬臀,修长的腿衬托着洁白如玉的臀,让夜清更有了施虐的欲望
“啪”
“我不多罚,二十,报数”
夜清说的很清楚,但风华宇还是华丽丽的将后面两个字给屏蔽了,对,你没看错,屏蔽了,华丽丽的!
“啪”
“呃……”啊,风华宇咬紧下唇将啊一字隐了下去,双手死撑在桌子上,指尖因为用力过度而变白
“啪”
“嘶……”
……
“啪”
(二十……终于好了)风华宇如此想到,身后的疼让他无法继续标准的撑住桌子,而是将双手环住,头埋了下去
“啪”
“嗯??!!夜……夜清等等!”风华宇自觉无辜的挨了这一下
“怎么了”夜清勾唇一笑,看着自家宝贝的动作,明知故问道
“二……二十了”
“嗯?有吗?可宝贝你没有报数啊,不算哦”如果风华宇回头看夜清的眼睛,他会发现此时夜清眼里有三分温柔三分钟邪气和四分爱意
“……”风华宇表示他被坑的不想说话
“哈哈哈”夜清终究是忍不住自家小家伙的无意之举笑了出来
“给我憋住”风华宇羞红了脸,出声威胁
夜清笑着将风华宇抱起来坐于椅子上,双腿岔开,让风华宇的臀部正好处于悬空
“夜……夜清”
“我在”
“不……不打了吗?”
看着小孩小心翼翼的样子夜清笑了出来:“如果华宇你还想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哦”
“你……你起开”
“哈哈哈哈哈”
风华宇是过了自家老攻这关,可反观我们的教主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4 20:14:00 +0800 CST  
9.有危险
“呵,我们的教主是敢做不敢当吗”千泽看着君白绎后退的样子冷声“提醒”道
“谁说……我不敢的!好吧,,不敢就不敢”君白绎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四处飘忽的眼神让他的话更加没有底气
千珏听到前半句回答皱了皱眉,听到后面一句时直接笑了出来
“闭嘴”千泽的脸色越来越黑,说话也不似往日般温柔,“你给我过来”千泽望向君白绎,hen得君白绎往后退了一步
“过来!”
君白绎觉得这几步路是他这一生中走的最艰难的路,曾经即便是让他去死他也能走的毫不犹豫……
“千泽……”
“那么就请我的教主趴好,好好思考自己的过错!”千泽瞥了一眼千珏悬在空中的手,示意他放下不要插手
“我……我不!凭什么……你凭什么!”君白绎自觉受了委屈自然不会依言
“白绎,你就向大哥认个错,服个软,何必……”
“凭什么?就凭我是你夫君!”千泽也气狠了,不想再与君白绎废话,抓住君白绎,直接一脚踹在了他臀上
“呃!”
“千珏,去拿一根藤条”
“泽,他受不了的……”
“快去!不然我连你一块打!”
千珏自然不信千泽会打自己,但看着千泽似是冒着火光的眼睛他还是去找夜清要“凶器”去了
君白绎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委屈地看了一眼千泽便甩袖离开,但刚刚迈出一步便被喝住
“要腿就别动”
你以为我会怕吗!!好吧,的确会怕……君白绎转过身委屈地望着千泽
另一边
“夜皇,我来要一根藤条”
“在刑政处”夜清是何等聪明,一下便知道了千珏来的原因
“多谢夜皇了”
千珏做了个缉便走了,没走几步便被风华宇叫住
“等等”
“怎么了,皇后娘娘”
千珏这句话让风华宇的耳根爆红,“你们轻一点,其实君兄并不如表面那般坚强”
“多谢皇后娘娘提醒”
——千珏走后番外——
夜:我的皇后竟然当着我的面关心其他男人,让为夫好生伤心
风:别油嘴滑舌【娇嗔】
夜:【邪笑】那我的皇后是不是该赔偿一下
风:要怎么赔……唔!
一吻过后
夜:真甜呢,我喜欢这个赔偿
风:你个凑不要脸的!!今晚给我睡书房
夜:别啊……
——番外结束,回归正题——
“千泽,喏,,藤条”
“嗯,谢谢”
“你……自己看着点”
“嗯,我有分寸”
交代完一切后千珏便离开了
君白绎听着他们的对话心越来越凉,,拔凉拔凉的
“过来”
“不要让我去抓你”
千泽把玩着手中的藤条,将藤条掰弯成u状,又将手松开,是藤条“嗖”的一下打破空气,回归原样
“你不能……”
“三个数”
“三”
过了三秒
“二”
君白绎在这个三秒里万分纠结
“一!”
话音刚落,千泽快速的抓住君白绎手臂,把他往前一带使整个人都扑在他的怀里
“嗖——啪!”手起藤条落,君白绎不看都能知道,打到的那个地方肯定起来了一条肿痕,藤条带来的疼痛让他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断线,只一下便叫他痛不欲生
“嗖啪!嗖啪!嗖啪!!”
“唔!!”
毫无预警的三下生生逼出了君白绎的生理盐水,双手也反射性环紧了千泽的脖子
“千……千泽”疼痛使君白绎说话变得断断续续,“疼,,轻点……轻,呜……轻点……”君白绎说话带了一点哭腔 使人忍不住要去保护这个楚楚可怜的人儿
“禁声”
然而对于正处于火气上的千泽并没有什么卵用
“嗖啪……”
手起藤条落,一遍又一遍,愈来愈狠,每一次藤条抽一下来君白绎总会颤抖一下,发出的惨叫声也被压制成了呜咽声,生理盐水也一滴一滴往下落,浸湿了千泽肩膀上的衣料……
千泽是要……打死我吗……
君白绎也不知自己挨了多少下,他只知道自己哭了很久,疼痛占据了他的大脑……藤条轻轻的放在了君白绎早已青紫略有发黑的臀上
“不……不要”
“那教主可知自己错在哪”千泽早就已经消了火,但为了防止这种事情以后再发生,他不得不继续板着脸教育自家的教主大人
“我不该……嗝,,离家出走……不该去跟,,呜,,去跟别家姑娘搭讪,让你们伤心,着急,也不该让你生气……我错了,,对不起……”
“既然白绎知道错了,你就别打了”
不忍心看君白绎挨打而离开去找药的千珏终于出现了
“以后别再犯了”
“嗯……我保证”
夜越来越深,千泽和千珏还在马不停蹄地照顾发了烧的君白绎。待不烧时天色也快亮了,两人也在君白绎一左一右边睡了
你们……为什么要管我啊……君白绎慢慢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苦笑着想到。明明……我那么不好……
太阳从东边升起,千泽便起来了,他一律的生物钟从来不允许他晚睡。千泽一摸旁边,摸到的并不是自己抱着的人儿,而是空空的床单
“千珏!快起来!”
“嗯……怎么了嘛”
“白绎不见了!”
“什么!!”原本睡眼朦胧的千珏听到这句话立马清醒了过来
“怎么会……”
“还不快找!”
“嗯!”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
“泽,你看!”千珏拿着一张纸条给千泽
——
喵的,还有字数限制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4 20:24:00 +0800 CST  
千泽千珏亲启——你们不要再管我了,我累了……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再无瓜葛。以后我所做所为之事,与你们再无关系
“真是记吃不记打”
千泽捏着这封信,指尖因用力过度而发白
“但是……白绎是如何逃掉的”
“应该是迷香”
“睡时确实有一股幽香”
“现在想来那香味应该是……”
“迷幽梦!!”
“迷幽梦!!”
“不好,白绎有危险!”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4 20:24:00 +0800 CST  
进来滴人啊~点一个赞啊~【括不知耻求赞赞】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4 20:25:00 +0800 CST  
我辜负了你们……嘤嘤嘤
11.分道扬镳
“那……白绎兄他……”风华宇皱起眉头,双手不安地握成拳,他也不知为何,君白绎的遭遇很像他儿时的故友……也更是不由自主去关心他
“绎儿……”千泽千珏对视了一眼,心中早已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些日子叨扰皇上了”
“绎的事情实属内事,就不劳皇上费心了,这些日子的叨扰还望皇上勿怪”千泽千珏做了个缉便准备离去
“还请小心”夜清看着两人都说道这种地步了,便也不好再劝,就顺着意下台阶了
“可……”
“皇后请放心,绎……不会有事的,请皇后勿担心”
“唔……还请小心”
四人告别便分道扬镳了
“白绎兄……你不要有事啊”风华宇双手交叉成拳放于胸口,为君白绎默哀……不,祈祷
“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夜清抱住风华宇,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脊,以表安慰“他……傻人有傻福”
“嗤,,咳咳!但愿如此”风华宇听到后面半句直接笑出了声,但还是要面子似的装老熟
夜清摸了摸风华宇的头……哦不,是揉了揉,蹂/躏着风华宇的头表示舒虎到不想说话,空气静悄悄的,一切都在无言之中……
君白绎迷迷糊糊睁开了眼,但很快双眸恢复清明,周边陌生的景象让他心里十分没底
“你醒啦”
——————
五百字都没有到……下章一定大粗长!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7 22:09:00 +0800 CST  
其实457个字挺好的……吧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7 22:09:00 +0800 CST  
700粉更文~写作业去啦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7 22:38:00 +0800 CST  
悄咪咪冒个泡……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19 20:55:00 +0800 CST  
带着文的我异常骄傲自豪【疯狂暗示】要叫老大哦~

楼主 是你的小薛洋  发布于 2019-09-21 06:50:00 +0800 CST  

楼主:是你的小薛洋

字数:15257

发表时间:2019-09-09 06:0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3-04 11:52:09 +0800 CST

评论数:7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