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原创小说之少年天子】

序:
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害怕失去生命。如果我不在了,那就意味着我将彻底失去你。我将看不到你的眼睛,也感受不到你的温柔。更可怕的是,谁来替我照顾你,保护你,疼你,还有爱你?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5-12-29 01:58:00 +0800 CST  
第二章(完)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09 00:15:00 +0800 CST  
004
那是乾隆二十一年的春天,京城近郊的十里坡的桃花开得正艳,就连那有些湿润的空气里面,也弥漫着花香的味道。春风拂过,那香气就更放肆了,撩得那端坐在轿子里美人也不安分起来。
十里坡的官道上,被熙熙攘攘的人群足足占领了十余里长。只见那些人头顶裹着头巾,身着大多是厚实的兽皮缝制的铠甲。中间一顶装饰十分华丽的轿子里坐的大概就是西藏土司和他的小公主了。
近年来,大清也算是繁荣富强,但和周边的关系却也十分微妙,稍有不慎,也免不了战乱之灾。乾隆为巩固大清江山,制定了稳边计划,拟用和婚的方式,与周边长年修好。
这稳边计划的第一站便是西藏。
西藏王倒也是很有诚意,此次带着的却是他最宠爱的小女儿,赛娅。赛娅今年刚满十五岁,照理说,她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只因这赛娅自诩比别人高人一等,从小便对中原充满了好奇,势必要在中原『虏回』一个一等一的壮士做她的驸马去。西藏土司拗不过她,此行只好带着她上京城来了。
“父王,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
女子拉开帘子,贪婪地吸了吸气,还没等睁开双眼,便被一飘带缠住了手臂,那飘带用力一拉,那小公主便从轿子里给拉了出来。
出手的是一群蒙面女子,虽然蒙着面纱,但仍然掩盖不了她们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
西藏人随身都是会带着一把藏羚刀的,只见那小公主矫健地翻腾在地,一把便切断了那红色的飘带。
这显然是蒙面少女始料未及的,一晃之间,竟然转了好几个圈才算稳定了重心。
这一动静,全场顿时陷入了交战的状态。
“没事吧?小师妹!”
少女似乎有些不服气,便大呼道:“师姐,我没事,这小妮子就交给我了!”
一语还未落尽,少女便抄着一根九节鞭飞身向那西藏公主打去。
那公主也不是好惹的主,随手也抽出了一把鞭子来。这两鞭子竟然出奇地一致!
两鞭子像是被施了魔法的精灵,两两相触之间便如同麻花一般纠缠在一起,却是怎么也扯不开,霎时间,两人从招式的比拼上转移到了内力上的较量。
两人瞪大眼睛狠狠地瞪着对方,恨不得一口将其吃了,奈何两人功夫实在是伯仲之间,谁也占不了谁一分便宜。
“@#%$&*……”
这时,那个西藏公主嘴里突然吐出了一番唧唧喳喳的言语来。
那少女哪里听得懂,迟疑了片刻便也学着她的话回了回去:“@#%$&*……”
那个公主听了之后,似乎很生气。毕竟她说的肯定不是好话,但在西藏绝对不会有人敢对她说这样的话。
少女似乎就是看准了这一点,因此无论那小公主此后再换成其他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她却总是用这一句来回她,如此,说得也方便,而且,貌似攻击力也不小。
果然,两人在口头上胡扯了半天以后,那小公主终于说了一句少女可以听得懂的话,“你是牛氓!”
少女闻言,不禁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匪夷所思。愣了半晌才急匆匆而道:“你才是牛氓呢!你这个西藏来的牛氓,还是个小母牛氓!”
西藏公主的汉语虽然和正常人交流是没有半点问题的,只怪她的对手是这个鬼灵精怪的少女,她也只好认栽了。
“母……母牛?”
“对啊!”少女虽然并不觉得自己占理,但听到对方如此疑惑地问道,还是有些心虚地,又十分理直气壮地答道:“有什么问题吗?”
“我是……母……母牛?”
“你是女的,当然是母牛了,难道还是公牛啊!”
小公主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小公主最先还若有其思,忽地瞥见了少女忍俊不禁地模样,这才气恼而道:“你骗我?!”
“………”
“看招!”
于是两人又撕打在了一起,只是这次,她们手中都扔掉了武器,就是纯粹的『掐架』。因为用武器,她们是没办法分个高低了。
那时两人本掐得正在激烈之中,不知从何地冒出一女子,飘逸淡雅,两指轻轻一点,那小公主便晕了过去,随即便被带着飞向了远边去。
少女见此,自顾得喃喃而道:“真是没劲……诶……大师姐……等等我啊……”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20 11:01:00 +0800 CST  
待尔泰已然远去,小路子才谨慎地向永琪问道:“公子,这次的事我们要不要插手。”
永琪心里明白,兹事体大,是事关大清江山社稷的大事。他不是想帮助乾隆,他只是不想双方因为这件事而大动干戈。战争,无论成败,受苦的永远是百姓。
“你准备一下,就让我们去会会她们。”
“是,小的领命。”小路子抱拳而道,忽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公子,智光大师闭关百日已近,若他出关不见您……”
“你留在这里,若是师傅出关,立刻派人告知于我便可。”
“是。”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22 17:26:00 +0800 CST  
第四章完。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22 17:26:00 +0800 CST  
第五章完。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22 17:31:00 +0800 CST  
山上风大,加上是夜晚,皇觉寺变得更加冷了些。

永琪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事终究还是要面对的。大不了这次,抄一百遍他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金刚经》。

“师傅,筠亭回来了。”

永琪跪在智光大师身后,轻轻说道。

那敲打木鱼的声音只是短暂地停下,便又继续颇有节奏地响起。

智光大师并没有回答他,一动不动地敲打着那光滑得有些发亮的木鱼。

渐渐的,永琪觉得膝盖下的那片冰凉像是针刺似的钻心地疼痛。

这次,师傅可能是真的生气了。

小路子悄悄从后侧溜了进来,递给永琪一个蒲垫。永琪狠狠地盯着他,示意离开。忽地,木鱼声停,一个悠扬而又飘远的声音响起。

“你起来吧。”

永琪听得此语,别提有多开心了。

“谢谢师傅!”

永琪起身时还有些颤颤巍巍地,但是他还是很开心。

“你回去吧,回到你皇阿玛身边去。”

永琪瞪大眼睛,几乎不相信他的耳朵,他不知道为何智光师傅突然要赶他走。

永琪忽然急得有些不知所措,“师傅,筠亭知错了,以后再也不私自下山了……您怎么罚我都行,千万不要赶徒儿走啊……”

“好孩子,起来。”智光大师扶起永琪,语重心长地说道:“你长大了,也该回去了。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皇觉寺吧?为师不是赶你走,只是把你送到你该去的地方。你皇阿玛关心你,爱护你,不要为难一个对你好的人,特别是,对方是你至亲的时候。明白了吗?”

永琪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抽泣,心里有些疼,就像十年前的那种感觉一样。

“唉…”智光大师长叹了一口气。“孩子,回去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喜欢做的事情,但是有一样,你一定要答应师傅。”

永琪有些泪眼婆娑。他觉得此刻开口说话,好费力。

“筠亭一定听师傅的话……”

“任何时候,都不要动武。”

永琪泪眼婆娑地看着智光大师,这个已经不是智光大师第一次跟他说了。只是以前,他从来没有打算要遵循过,而这次,他决定要听他的话了。他知道他自己身体不好,智光师傅只是要他爱护身子。

永远不要为难对自己好的人。

所以,他重重地点了点了头。

只是,当时的他远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也过高估计了自己的身体。



那夜,永琪睡得很深。

因为在永琪的央求下,智光大师答应永琪等他过完十六岁生日再送他回宫。

因此,他睡的很安心。以至于他不知道,待他入睡时,智光大师又替他诊了好几次脉。他也不知道,其实小路子早就知道这正在发生的一切了。甚至,他都不知道,这个夜晚,乾隆也来了。

智光大师交给傅恒一个精致的药瓶,他向他交待了很多很多,直到天边微微泛着些白光。但是,没有人知道,那夜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包括乾隆在内。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26 17:02:00 +0800 CST  
永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的事情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

永琪一睁开眼,看见的是白锦缎制成的纹纱帐,和宫殿内华丽丽的金壁赤墙。

一个激灵瞬间赶走了满眼惺忪。永琪有些懊恼,“小路子!小路子!”

小路子匆匆赶来,一边扶起永琪,一边急切而道:“殿下,您终于醒了。”

听到『殿下』二字,永琪莫名地觉得愤怒,一把推开了小路子的双手。眼睛有些泛红地盯着他。

“你们骗我?”

永琪此刻很生气,他翻身下床,不许小路子碰他一分一毫。他要上山,他想要找智光大师问个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小路子看着永琪的举动,他很着急,也很难过。

“殿下,您要到哪里去!”

“不用你管!”永琪别过小路子,正要出门,只听得小路子哐当一声跪了下去,带着哭腔而道:“公子,你不要去了,师傅已经圆寂了……”

永琪闻得此言,这才知道什么叫晴天霹雳和当头棒喝。双腿不由得微微发软,当即便跪在了那里。



等永琪赶到火化现场时,永琪只能从跳跃的火苗之中看到智光大师那张慈祥的脸了。他两手捏着兰花指,盘坐在他常用的蒲垫上,面容十分安详。他披着镶着金边的红色袈裟,让永琪记起了小时候,每逢月十五,月妃带他见面的样子:

『“额娘,为什么师傅的衣服都不穿好,都露出一个肩膀了。”

月妃闻言,只得淡淡一笑,俯身对永琪说道:“那不是师傅的衣服,是袈裟。师傅穿上这袈裟呢,不是为了保暖,是为了显示对佛祖的尊敬,也是师傅身份的象征。”

永琪听了月妃的解释,思寻了半晌。对智光大师道:

“师傅,这个袈裟我可以穿吗?如果我穿上了,是不是也可以当别人的师傅了?”

“筠亭,为人师者,不是因为他穿上了袈裟,而是在于他可以用佛理渡化世人。世间万物都是在因果循环之中产生,你要穿上这袈裟,必定要有一定的造化。记住,凡事,有因才有果。”

“谢谢师傅,筠亭懂了!”』

“凡事,有因才有果?”永琪自顾着冷笑了一声。

“可是,为什么您对筠亭付出了这么许多,筠亭都还来不及回报您一点一滴,您就永远地离开筠亭了呢?”

永琪看着眼前的一切,泪水止不住地往外一涌而出。他觉得他的心还是好痛,他以为经过十年前的那场痛之后,他就会变得有免疫一些的。

但是他错了,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人可以对任何病原体产生免疫,唯独心伤不行。它只会一次比一次更厉害,或者一次引发另一次,如潮水般汹涌。



老佛爷听闻智光大师出事后,当场就晕了过去。晴儿感觉有些奇怪,但是见老佛爷晕倒,她也没心思深究下去了。

好在她一向『硬朗』,又得知心爱的孙儿回宫,有些事这才慢慢看淡了些。

慈宁宫内,永琪握着老佛爷的双手,跟她讲述他在皇觉寺的故事,听得有些趣事,她甚至也会大笑起来。在那时,谁也看不出,她竟然是母仪天下的太后娘娘。再加上晴儿在一旁『随声附和』,整个屋子就更乐了。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26 17:05:00 +0800 CST  
第七章完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26 17:07:00 +0800 CST  
看文评论加点赞,是我更文的动力啊。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28 22:41:00 +0800 CST  
午后的阳光很灿烂,透着暖人的颜色。

那时,紫薇已经到学堂里了。昨日那番话,她不仅是为永琪解围,也是为了能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她早已熟读乾隆做的每一首诗,每一篇词,甚至是治国之论,治军之谈。

并不是说她有多大的野心,她只是想得到『他』的承认而已,为她自己,也为她没有名分的娘亲。

等乾隆到学堂之时,他只见到了紫薇一人,不过,这似乎早已在他的意料之内。他看着眼前正认真写写画画的女儿,脸上不禁得露出了慈爱而又带着几分自豪的神色。

“中庭一树碧桃花,东西飞落邻人家。”

乾隆站在紫薇的身后,抑扬顿挫地念了出来。这可吓坏了紫薇,连忙放下纸笔,便朝着乾隆行了跪拜之礼。

“紫薇见过皇阿玛,皇阿玛吉祥。”

乾隆怜惜地扶起紫薇,慈爱而有些惊讶。

“你居然知道朕的诗,还把朕的诗写得这般娟秀,可见平日里,你是花了功夫的。”

“皇阿玛的诗里,有一种清新飘然之感,紫薇之前好害怕自己的字体太过柔弱,体现不出那种意境来。好在皇阿玛能够喜欢,紫薇已经很是受宠若惊了。”

乾隆看着眼前失而复得的女儿,这般聪明懂事又惹人怜爱,露出了些欣慰的神色。

“要是他们都像你这般善解人意,朕也就用不着这么头疼了。”

心细如紫薇,她当然知道,乾隆话里的那个『他们』指的谁。闻得此言,她只是缓缓朝着乾隆身前走去。

“皇阿玛,其实紫薇觉得,五哥他也并不是故意要跟皇阿玛您作对的,他可能只是不知道怎么和您交流而已。”

乾隆看了一眼紫薇,似乎,她的话还有那么几分道理。只是,他知道,永琪恨他,是跟十年前那件事有关。

“那朕今天就在这里等他,如你所言,跟他沟通沟通!”

说罢,便撂了撂衣摆,在学堂里坐了下来。

紫薇见此,自然也是开心的不得了。

只是,这似乎注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1-31 16:32:00 +0800 CST  
“啊,你们这个屋顶连个横梁都没有,蹲在那里真是费劲!”
“嘘……你小声点!”
小燕子连忙往屋外看去,她真是担心那个云惜又会回来。
小燕子望了一眼那滑不溜秋的洞顶,自顾地呢喃而道:“还真是一只狐狸。”
“什么?”
那时,房里很安静。小燕子没有回答他。
永琪见小燕子不说话,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刚刚,是你救了我?”
永琪不问还好,这一问,却见得小燕子忽地站了起来,道:
“刚刚在山谷时,我叫你走,你怎么不走?!”
“我……”
永琪忽地发现,这可还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你什么你!”
永琪看着这眼前的女孩,一时低声细语,一时又泼辣得厉害,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然。
“师傅是不许任何男子踏进谷里的,如果他们发现你会…”
“会干嘛?”
永琪觉得,就算发现了还能怎样?大不了骂一顿,亦或是修理一顿也就罢了。因此,他说这句话的语气,让小燕子觉得他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总之,我必须先送你离开这里。”
“啊?”
永琪听到小燕子要赶他走,他是十分不情愿的。
事实上,他的确也是无家可归了。
“这么晚了,你还要赶我走啊?”
“那……也比送了你的小命强吧?”
永琪闻言,别提有多愁了,思来想去,永琪决定做一件他一辈子也不会做的事,那就是撒谎。
于是,永琪便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你看我之前被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缠住,现在还没痊愈,你真的忍心赶我走啊……”
“可是,你留在这里,会没命的。”
小燕子瞪大眼睛,有些惊慌,又有些着急,更多的应该是关切吧。
只是当时,他们都还不懂爱,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个眼神亦或是这个表情代表什么。
“那……就算要离开,你能不能陪我一起离开。”
永琪看着小燕子,他也不知道他为何要说出这句话,只是单纯的觉得,跟她在一起很开心。
“我……”
小燕子闻言,也觉得有些懵了。虽然现在想想,这样也不是不可以。
这时,永琪又故作一副很虚弱的样子,并用一副有些复杂的眼神看着小燕子。
“那……好吧……”
“真的!!”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2-03 22:29:00 +0800 CST  
各位,不好意思。搞忘了传上来了。第九章完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2-03 22:30:00 +0800 CST  
永琪跟着小燕子,转了大半个北京城,终于,在一个很是静僻的地方停了下来。
映入永琪眼帘的是『无人居』这三个字。
“你…你认识这府邸的主人?”
小燕子闻言,点了点头,小声道:“这是我萧大哥住的地方,他这个人有点闷闷的,但是对我很好。你跟着我就好了。”
小燕子说罢,便走在前头敲门去了。
永琪闻言,总觉得哪里不对,心情一下子落了大半截。

萧剑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到小燕子了,此刻能见她,他自然是很开心的。不过瞥到站在小燕子身后的永琪,作为哥哥,他不得不多了几分警惕。
“朋友?”
萧剑带着些许疑惑,向小燕子问道。
小燕子闻言,连忙拉了永琪前来,笑盈盈地对萧剑道:“萧大哥,这是永琪……”
永琪闻言,便向萧剑抱了抱拳。
而萧剑,则是两眼警惕地打量着永琪,永琪的衣着虽然有些素净,却还是能隐约看到印在衣服上的龙蟒之形。
“不知小兄弟家住何许?姓甚名谁?来蔽宅有何贵干?”
小燕子闻得萧剑语气不甚友好,似乎有点咄咄逼人的味道。
“哎呀,萧大哥!你干嘛?你是官府,还是强盗啊?干嘛问得这么仔细?”
永琪见此,则爽朗一笑,表示并不在意。佯装出几分窘迫的模样道:“实话告诉兄台吧,小弟因为跟家里闹得有些不愉快,这才负气出门,这不,幸好有小燕子女侠出手相助,才没有落得『无家可归』…额…希望兄台不要见怪才好……”
小燕子对永琪那句『小燕子女侠』实在是喜欢得紧,便对萧剑道:“哎呀,萧大哥!你今天怎么这么啰哩吧唆的。永琪是我的朋友诶,我们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是吧?”
此时,小燕子对萧剑撒起娇来。
萧剑在小燕子面前,总是没有办法,也只好依她。
但是,不要看永琪表面上也是笑嘻嘻的,其实心里早就不舒服了。只是,怎么个不舒服法,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萧剑的无人居,倒是十分清净素雅,在永琪看来,配得上这样的屋子的人,那一定是世外高人,或者是那种无欲无求的隐士才行。
但是,这个萧剑,显然不是。永琪总觉得,他并不像表面那样清新寡淡。从他看小燕子的眼色就可以看出来。
想到这里,永琪不知为何,就有些不畅快。
经过里屋时,永琪忽地瞧见了一方丝帕,压在了那书桌之上。但是,那丝帕却并不是俗物。永琪知道,那是皇宫里的丝帕,因为那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到“礼部制造”几个字。从那丝帕的色泽和材质,永琪想,能用上这种丝帕的人,至少也应该是格格或者是哪个娘娘才行。
永琪瞧了一眼那个显得有些高傲的萧剑,心里却是一阵不安。
这个人到底不是那么简单。

“你…和你的萧大哥关系不错啊?”
那时,小燕子正在为永琪整理床铺。听得永琪口中那个『萧大哥』总觉得有些别扭。
“对啊。”
小燕子并没有多想,便简单地回了两个字。
“他不是好人。”
永琪想到自己刚刚看到的丝帕,再加上萧剑对小燕子不同寻常的包容与关心。
“喂!我不许你这么说萧大哥!”
小燕子放下手中的被子,转过身子,很是认真地对永琪说道。
永琪闻言,心里不禁一阵失落。
“你…很在意他?”
小燕子听得这句话,她觉得有些怪怪的。她想,萧大哥对她那么好,她当然在意他。
“你不会是因为他刚刚对你有些无礼,你就这样说他吧?”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
小燕子闻得这话的语气,似乎有点不对劲。转头看着永琪,有些惊讶而道:“你现在很奇怪诶?”
“有什么奇怪的,我就是我啊。”
永琪的声音说得很轻,像是自言自语。
小燕子见他,倒是觉得很可爱。
整理好那被子后,便转身笑嘻嘻地对永琪说道:“你就别小孩子气了,你真应该向萧大哥学习,你看他都没怎么样啊?”
永琪听得此话,气得心都在滴血。
半晌之间,都没有说一句话。
小燕子也没在意,只是觉得他此刻有些奇怪。但是,她还是很开心。一种找不到缘由的开心。
“时间不早了,你好好睡一觉……”
“我走了。”
永琪打断小燕子的话,留下这三个字便起身离开了。甚至于,小燕子都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
“你……怎么回事啊!”
闻得小燕子的话,永琪不禁得顿了顿。他只是觉得心里很烦,很想离开这里。
蹬腿,纵身。永琪便飞身离开了这里。
小燕子见此,不知为何,眼珠里竟然有些湿气。
“真是莫名其妙!”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2-06 20:15:00 +0800 CST  
这章有点混乱,大家将就着看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2-06 20:19:00 +0800 CST  
小燕子已然顾不得什么违不违背师命了,她只知道,她要救他。她飞向屋顶,撒下一颗事先准备的烟雾弹,便带着永琪远去。
尔泰望着混乱中已然远去的两人,久久不能自已。
那翩然的身影是他梦寐中熟悉的人儿。
“小燕子!”
尔泰在心底兀自轻唤了一声。
“尔泰!快去里屋救小公主!”
慌乱之中,尔泰猛然听得尔康有些急促的声音。
那时,尔泰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那是一种凉透心底的冷。
“放心吧,哥!”
尽管心里有些难受,略显稚嫩的脸上还是露出了满怀自信的笑容。
那麻袋被一根绳索吊在了空中,袋中的人儿有些不安分,晃得那绳索有些摇摆。
抽刀,绳断,袋落。
尔泰拿掉堵在小公主口中的塞纸,眼神却是有些呆滞,甚至于他都没有发现正狠狠瞪着他的一双大眼睛。他有些机械地解开绑在小公主双手上的绳索,思绪却是朦朦胧胧的。直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袭来。
“你神经病啊!”
尔泰捂住热烫的脸颊,气呼呼地对小公主而道。
而那小公主却是毫无理亏的样子,道:“谁叫你刚刚放本公主下来的时候,摔了本公主一……身!哼!”
那小公主说罢,便趾高气扬地跑出去了。只留得尔泰一人在屋里气得脸红耳赤。
“野蛮的女人!”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2-10 17:17:00 +0800 CST  
第十一章完。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2-10 17:19:00 +0800 CST  
那个竹林的茅屋是小燕子上山采药时以备不时之需用的。没想到,今天却还能赶上用场。
云惜使出的银针是她们师傅独家炼制的。所以,对于小燕子而言,要解永琪身上的毒并不难。只是如今,她成了她们门派的叛徒,断崖谷她是不敢回了,至于萧剑那里,不知为何,小燕子也不想去了。
小燕子又从外面采了些药材。见永琪额头上的毛巾已经有些冷,便换了一条热毛巾来。正在这个片刻,永琪不禁动了动眉头。小燕子见此,知道永琪马上就要醒来,连忙侧身就往屋外跑去。
“小燕子!”
永琪在梦里仿佛见到了她的影子,以至于醒来之时,脱口而道。
小燕子闻言,只是顿了顿,便又远去了。要知道,上次永琪负气离开时,可是让小燕子生了好久的闷气。
“诶,小燕子……”
永琪起身追了出去,他好怕她从此不再理他。
“小燕子,你等等我啊?”
小燕子听闻他的声音,有一刻的意外,但是不管她心里怎么想,她还是使出轻功向远处飞去。
这下可难到永琪了,由于伤势还未痊愈,似乎这轻功也不太使得出来,只要一用力,手臂上的患处就疼得厉害。
那小燕子却是越飞越起劲,似乎把对永琪的气恼全都使在这轻功之上了。
就这样,小燕子一直卖力的飞,不知过了多久,小燕子才渐渐停了下来。往那后侧一看,哪里还有一个人影?见得此情景,小燕子不禁嘟了嘟嘴,不满地自言自语而道:“果然像师傅而言,世上的男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想到此处,不禁拾起一块石子,用力朝着那小湖中扔去。
到后来,实在是无聊,便一把坐了下去,一边扔着石子,一边不满地嘀咕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呢,而且还是两次!哼,真是气死我了——唉,小燕子啊小燕子啊,你干嘛这么善良,你看你救了他,他连一声谢谢都不肯跟你说呢,真是没劲……”
“可是你是小燕子女侠啊?女侠救人是不求回报的额!”
不知是什么时候,永琪已经追了上来,听得她自言自语了一番,这才有机会插口而道。
小燕子显然是被‘吓’得不轻,连忙起身,有些支支吾吾而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就在刚刚啊,不然你还以为我什么时候到的啊?”
小燕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理直气壮而道:“你来干什么?”
永琪闻言,觉得小燕子没有真生气,便绕到小燕子跟前道:“我来看看你啊,你一个人跑出来,我怕……”永琪说到后面,有些不好意思。
小燕子闻得此言,心里才觉得好受了些。
总算你还有些良心。
“你怕什么啊?”小燕子不依不饶,有些俏皮的反问道。
“我……”
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永琪瞧见那波光粼粼的小湖,忽的灵机一动,道:“我怕你……投湖自尽……”
“你……混蛋!”
小燕子闻言,气得小脸通红,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永琪此刻却全然不知,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见得永琪如此,小燕子咬了咬牙。扑通一声便跳进了湖里。
这下可是把永琪吓坏了。要是早知道她性子这样烈,说什么也不会打趣她了。
“小燕子?!”永琪着急地吼道。
可是并不见回声,永琪便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便也跟着跳了进去。
大不了同生共死。
……
永琪答应过智光大师不要动武,可是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违背承诺了。
永琪并不会游泳,但是凭着内功憋气,在湖里扫寻着小燕子的身影,一鼓作气便带着已经昏了过去的小燕子从下而出。
“小燕子,小燕子!”永琪连连唤了几声,可是连半点回应都没有。
永琪本来正着急,可是忽的瞟到小燕子的胸口正很有规律地起伏,他知道,她只是暂时晕了过去了。但同时,永琪的脸竟然也红了起来。
永琪连忙别过脸来,可是又听得小燕子支支吾吾的梦呓:“冷…冷…”
永琪没办法,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这才解下自己的衣裳包裹在了小燕子的周身……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只是何时,小燕子渐渐的醒了过来。
那时的永琪,竟然也睡着了。
永琪靠在大树上,上半身并没有衣物,小燕子醒来,却正好看到永琪胸前的粉色,奈何永琪抱得很紧,小燕子好怕永琪发现她已经醒了,因此连大气也不敢出了。
“好痒啊,你在干嘛?”
永琪懒洋洋地问道。
小燕子闻得永琪已经醒来,害羞得不得了,只得佯装自己正在睡觉,没有回答永琪。
“哎呀,你放心,我眼睛被蒙住了。”
“啊?”小燕子抬头望去,果然见得永琪的双眼被一条黑布紧紧蒙住。
“你干嘛把自己给蒙起来啊……”
“我……诶?你真的醒了啊?”
这一下倒真的把小燕子给问到了,只得愣在那里一言不发。幸好永琪被蒙住了双眼,不然给他瞧见她满脸羞红,小燕子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可以解开这黑巾了吗?”
“啊…等…等下!”
永琪闻言,有些不满道:“你干什么?是我脱了衣服,又不是你,你干嘛那么紧张啊?”
小燕子不想让他看出异样,便反问道:“那我还没问你,那你干嘛蒙上眼睛啊?”
“我……我怕光啊,不然我睡不着……”
“那谁叫你睡觉了?”
“……”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2-12 20:16:00 +0800 CST  
013
草原上的星空显得更加透明澄澈,一颗颗流星划过,留下记忆的痕迹。
“诶,流星,是流星!永琪你快看有流星啊!”
小燕子欢呼雀跃地跳起来,对永琪一番推搡,可怜永琪手中的烤鱼还没享用就被甩在了地上。
“你……你干嘛?”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嘛。”小燕子见此,也万分抱歉,不过这并没有消退她此刻激动的心。
“但是永琪,你看…流星诶,听说对着流星许愿,所有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永琪本有些不满,不过看得小燕子如此高兴,也就顺势朝着那天际瞧了瞧,慢条斯理而道:“就这个啊,我在皇觉寺那会经常看到啊。”
小燕子闻言,只觉得满腔炽热被一盆冷水顿时浇灭,而且还结了冰。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呆啊,一点都没有情趣,真是无聊至极!”
永琪闻言,不禁眉头紧蹙,有些冷言而道:“我就是这样啊,你要是不喜欢,你可以走啊。”
永琪的语气里,有些不耐烦,甚至是冷漠,但是谁也不知道,那已然有些发抖的声音背后是无穷的凄凉与哀怨。
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他是在赶我走吗?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2-18 10:40:00 +0800 CST  
杨妈妈周身打量了永琪一番,便连忙拉了小燕子到一边,责问道:“你这小蹄子,怎么还领着个小子来,你当你杨妈妈这里是避难所啊?而且还有人追杀!你有没有大脑啊?!”
说着,杨妈妈在小燕子头上不知道已经点了多少下。
永琪在那里听得小燕子被那‘妇人’数落,连忙掀开面纱帮腔。
“大婶,我们不会给您添乱的,您放心。”
杨妈妈闻言,这才看见永琪的模样,那时她像是石化了一般,愣在原地好久。
“杨妈妈?你怎么了?”
小燕子推搡许久,这才清醒了她。
“额…我没事…对了,小兄弟!”
杨妈妈忽的叫住了永琪。
“怎么了,大婶?”
小燕子和永琪都有些意外。
“你今年几岁了?姓什么?可是从皇……”杨妈妈说得有些激动,差点将那‘皇宫’二字说出来之时,才幡然察觉自己的冒失。
面对这样的问题,这样激动的杨妈妈,小燕子和永琪都有些惊呆了。
“额……他跟我同年,姓福。”
“姓福?”
杨妈妈似乎有些疑惑,又有些失望。
“对啊,杨妈妈你今天怎么了?”
面对杨妈妈这样的表情,永琪不禁呆住了。
她是谁?她为什么会这样问?
“没…事,没…事……”
杨妈妈支支吾吾地说罢,便转身离开了,只留得那有些落寞的背影映入两人的眼帘。
小燕子也觉得很奇怪,正要想问问永琪,转身却见醉红楼的一堆女子已将永琪团团围住。
小燕子见此,她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很生气,也很不舒服。
“啊!臭永琪!”说罢,小燕子便一拐一拐地兀自离开了。
“哎呀!小燕子!”
此刻见小燕子如此,永琪也顾不得什么君子之礼了,连忙从‘花丛中’跑出来追了上去。
而眼前的情景却被福隆安悉数看了去。这可够他乐呵好一阵子了。

楼主 free兰斯  发布于 2016-02-18 10:43:00 +0800 CST  

楼主:free兰斯

字数:32217

发表时间:2015-12-29 09: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1-18 19:38:33 +0800 CST

评论数:110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