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斑≯17.8.22[改编] 该死的娃娃亲

有rrrrrrrrrrroooooooooouuuuuuuu(不解释)
〔高冷霸气总裁攻x天然温柔弱气受〕
简介
在高中时期的bambam的心里金有谦就是梦一样的存在
美好如秋波荡漾却遥远如明月高挂
然而一件十分荒唐的事情终于让金有谦注意到了bambam这个几乎透明的存在
只是也正因此事令金有谦从此对bambam怀恨在心甚至让两人本应美好平常的关系发生扭曲
原本应该欣喜若狂、心含希望的bambam因此宁愿金有谦从不知晓自己
白纸黑字,字字诛心
一纸婚约,是祸是福
多年后彼此成人又以一种不尴不尬的情景相逢
只是多年后
我终于爱上了你
而你只是还给了我当年我赠你的重重背离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17:13:00 +0800 CST  
授权图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17:14:00 +0800 CST  
chapter 1.
又逢
bambam蹲在飞机站的候车室里,百无聊赖,等待着下一个到手的钱袋子。
要说为什么他此刻会在做这样的事情,那是bambam最不愿提起的。
几个月前,bambam刚从外边打完工回家,就看见家中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bambam原以为是家中遭了盗,母亲回来后看见家中的此番惨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bambam才得知是在外长期不归、吃喝嫖赌的父亲再次欠下了巨款。
果不其然,那天检查家的时候,真的发现家里的现金存款几乎全被拿走。
“这个**养的,怎么不死在外面!?”听着母亲的连连骂怨,bambam却只得默不作声。
那之后约莫一周,bambam打工回来的时候再次看见了一周前一样的景象。
只是这次家里来了几个五大三粗穿着邋遢又花 哨的男人,母亲正瘫倒在地,掩面而泣。
毋庸置疑,讨债的终于来了。
“喂,你小子,别看了就你,过来。”
其中一壮汉像唤小狗一样对门口的bambam噘嘴“啧啧”两声,bambam念道此刻随其意为上策,因而当时并没抵抗。
“哎,你那败家的老爸,跑了,晓得不?”
言外之意显而易见,在本人那拿不到钱就来找妻儿讨呗。
bambam当时赔个笑:“大哥,您看您突然光临寒舍,要我一下子冒出这么多钱也办不到啊,而且您也看见了,家里就我们母子相依实在拿不出什么钱,您看说到底你我目的都一样,您想得到原属于您的钱,我也想给您钱图个家里清净,要不您破破例,钱是拿不出了,不如让我帮您干些苦差事,您看如何?”
一串话下来bambam只觉自己高中那好成绩真不是白学的。
于是就是这样,那一帮子大老粗就让bambam来 车站干起了偷东西的第三只手“生意”……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17:31:00 +0800 CST  
bambam此刻眼前是来来往往的人流,形形色色的人神色匆匆,各个大包小包拎在手里。
裤兜里的手机、提包中的钱包、无名指上的金戒指……
一个个皆毫无防备的暴露在bambam的眼里。
像现在这种人们因匆忙而无暇顾虑他物的时刻,这些贵重物什就像放到狼嘴边的羊羔,是bambam最佳下手时机。
bambam怎么说干这行也干了有几个月了,一开始着实不适应是必然的。
那时总会把良心从心底拿出来翻看个一万遍然后咬咬牙塞回肚里毅然决然的伸手去偷。
不过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偷个手机啊戒指啊啥的都成了过眼云烟,反而甚想遇个大款。
反正,偷的东西最后还是要交到老大手上兑钱,等钱兑够了债还完了,也就不用做这昧良心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思及此,bambam心底儿掐指一算……
唉,怎么算也至少还有二三十万,估摸着够我干上一段时候了。
好在处着处着老大对我的印象也变得不错,待我如亲兄弟般的好,我偷来的东西有时还会故意提高价格好多兑些钱给我。
要是能一下子偷两部苹果啊窃两个名包啊,老大那边再给提提价,大概也就还完了吧?
想到这里bambam不禁傻笑,心里美滋滋的,眼神这么无意间一撇……
别说,这次还真撇到了从天而降的馅饼!
只见几米开外处立着一个高大瘦挑身形甚好的男人,那男人一手拉着黑色行李箱,另一只手正打着电话。
大衣、毛衫、裤子、皮鞋……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名牌!
长期干这行,bambam难免要对名牌玩意儿了解考察一二,以便下手时逮准好的一次成功。
此人人模狗样(?)、穿着甚华,一看就不是简单人物,bambam绝不会看错!
当然,不是简单人物是指……有钱人嘛!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17:38:00 +0800 CST  
“擦?行李箱***是名牌?”
bambam激动地不慎将此话脱口而出。
哈哈哈,天下竟有此等好事!
bambam“腾”地从地上站起,寂寂无声、假装自然地手插裤兜走近了瞧去。
因生怕被注意到引来猜忌防备,所以bambam见好就收,立足于二三米开外处看。
因为高中时期毕竟是好学生,所以终日苦读的结果一个是好成绩一个便是中度近视,此时便只能眯着眼睛看。
妈的真麻烦,有点后悔高中这么努力学习了,bambam暗暗骂怨。
即使这么努力学习,如今不是依旧什么也没得到反而学坏了吗……
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视线中,那男人站的挺拔如松,褐色头发微卷。
辨不清表情,只知眉宇轻皱,似是在电话中和谁商议着什么工事。
好时机!bambam在男人身上细细寻觅,敏锐 的发现男人右边大衣口袋有略微凸起,看痕迹大约是钱包之类。
bambam打算趁人不备,速战速决,于是扣上连衣帽,快步上前,打算抓了那男人兜里的钱包再来个擦身而过以免除后患。
一米、两米……
边伯贤离那男人越来越近,男人的身影在bambam的视野里渐渐放大。
逐渐的,近的bambam可以听见男人充满磁性的低沉话音,近身时,一股消毒水味扑鼻而来,弄得bambam略有晕眩。
bambam伸出揣在兜里的左手,便这么悄无声息的向男人的衣兜处伸去……
拿到了!yes!
皮质的触感自指间传来时,bambam暗喜万分。
将钱包拿出来的那一刻,一切仿佛慢镜头般,空气静的似要凝滞,bambam屏住呼吸,心里却有一丝从容。
钱包从男人的衣兜里露出斜斜一角,眼看就要脱身而出,谁知在成功边缘的关键时刻,一只 白皙有力的大手擒住了bambam纤细的手腕……
凉意像那只手的温度一样冰冷,自那男人手掌的肌肤,传遍bambam浑身每一处神经。
这是要……完了?
要要要进监狱了吗?
要被警察罚钱了?可我欠的钱还没还完啊!
bambam冷汗直冒、四肢僵硬、浮想联翩、魂不守舍……
一动也不敢再动了。 头顶的男人并不做声,也并没任何反应,边伯贤却早已做好了任人宰割与要杀要剐请自便的心理准备。
这时,那只抓住边伯贤手腕大手突然猛地一用力,把边伯贤全身一带,带的凑近了自己的身体,使得边伯贤也因此与这男人正面相对。
“好疼!”
这一下猛然用力弄得边伯贤手腕吃疼、龇牙咧嘴险些站不住身,颤颤巍巍稳住瘦如薄纸的身子,才抬头与那男人四目相对……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18:36:00 +0800 CST  
而近距离看清那男人的五官时,bambam才是真的想赶紧去死。
那男人高出自己一头,所以bambam只得仰脸看他,只见男人此时依旧没放下手机保持着方才通话的姿势。
但表情却以方才商议工事时的严肃变为了极端的惊讶。
bambam身心一惊,瞬间认出了这个男人是谁,但一切都晚了。
bambam回神才发觉自己的帽子已经因刚才那猛地一带而掉落垂于身后,自己的面孔早已清晰无比地暴露在空气里。
怎么会是……
“bambam?!”
会是他……
“bambam是你吗?!” 头顶金有谦颇为诧异又无措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入耳鼓。
甚至空气静的还能听见金有谦电话里因此时听见金有谦这边突然异常的声音而传来的慌张询 而bambam依旧一脸懵逼、无法回神……
妈的,早知道……
“这三年你去哪了!?”
早知道这次就不……
“***以为你死了!!”
就不这么贪得无厌了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18:40:00 +0800 CST  
“放开我。”
bambam方回神,怒目嗔视,挣扎着要挣脱金有谦的手。
“你觉得可能吗!?”
“放开我!”
bambam的挣扎更加剧烈,金有谦眉间便皱地更紧。
“啧,妈的。”
bambam甚至开始拳打脚踢,于是金有谦干脆松开bambam的手腕。
一瞬间bambam以为自己获救了正想撒丫子一走了之,可谁知金有谦却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揽住了bambam整个身子,将bambam一下子揽进怀中。
“额……”
bambam还未还神,只觉自己的身子每一寸肌肤隔着衣服都与金有谦贴地紧密无缝。
然而在一回神,金有谦强硬的吻便如狂风暴雨般翻天覆地地袭来。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21:00:00 +0800 CST  
“呜……呜呜……”
金有谦按着bambam的后脑勺,唇瓣和bambam的紧密贴合,撬开bambam紧闭的贝齿,掠夺着bambam内部的每一处城池。
bambam被吻的浑身发烫、精神恍惚。
良久后,两人的唇舌才依依不舍的分离开,却依旧暧昧地喘着粗气。
bambam惊讶的捂着嘴,这男人疯了!?大庭广众之下竟然……
“你……你疯了!这里可是——”
“Eason,包了我这班飞机的头等舱。”
“喂!?”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21:00:00 +0800 CST  
就在bambam正想破口开骂之时,bambam却蓦地愣住了。
因为他无意间听见了金有谦与电话那边人的对话内容……
“金总,那头等舱里的其他乘客……”
“每人赔偿两百,帮他们换最近的航班。”
“为何突然——”
“刚才又逢高中旧识,我想两个人好好‘叙叙旧’。”
……
bambam:!!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21:01:00 +0800 CST  
那啥,那个肉文,你们如果不介意灿白的话 我就把原文搬过来,我太懒了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21:08:00 +0800 CST  
我现在可无聊了,要不要现在把肉文改了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21:47:00 +0800 CST  
我现在有点想骂人诶,我刚刚还剩最后三句肉文就结束了,but,我手机脑子抽了,突然闪退了,wocccc,全没了.........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2 22:30:00 +0800 CST  
耶耶耶!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3 00:17:00 +0800 CST  
沙发自己坐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3 00:19:00 +0800 CST  
话音未落,金有谦的手就再次攀上了bambam的后脑勺,死死摁着让他令他的唇与自己贴的紧密无缝。
“嗯呜……呜……”
撬开bambam的齿关,顺利的寻到他的舌,挑逗舔舐,引导着bambam略微笨拙的回应。
快窒息了……
这个急切粗暴的吻持续了将近二三分钟,bambam被亲的头晕目眩、一踏糊涂。
最后金有谦亲了个饱舌从bambam的口中退出时,还在bambam的唇瓣上轻轻撕咬了几下。
“……”bambam看着金有谦近在咫尺的俊脸,许久无声,而后叹了口气,“你,赶紧身寸吧。”
金有谦闻之一笑:“放心,我会让你比我先身寸。”
bambam一震,因为今天他并不想在金有谦的技术下身寸……
不,不是今天,是以后,永远都不想!
因为如果在金有谦的身下释放了……那就等 于我缴枪屈服了!
“做梦!”bambam怒目嗔视。
“那就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3 10:57:00 +0800 CST  
话音未落臀部猛地一顶,屡次突刺,每次都狠狠击上bambam体内的凸点。
“唔嗯嗯!额啊啊……”
被突如其来的刺激震的浑身惊颤,bambam情不自禁的倾身向前伸手抱住金有谦宽阔的后背。
“嗯啊啊啊——有、有唔谦……”
bambam趴在金有谦身上失声吟叫、不住求饶,何况这么长时间没有动|欲,身体更是格外敏感、不堪折腾。
“还敢不敢乱说了?嗯?”
虽然被bambam抓的很疼,但是身下的快感和内心的满足很快覆盖了这种痛楚。
金有谦的全身心,现在都是抱着的这个人。
“不、不敢了……不敢了不敢了!慢、慢点啊啊啊——要去了、去了!去……嗯……”
“唔……”
最后在两人不约而同的闷哼下,bambam身寸了个痛快,身下也被释放了的金有谦整的一踏糊涂。
“哈啊……哈……”
久未经战的bambam变得不堪一击,刚被要了一次便哼哼两声便轰然倒在了一边。
因为害怕弄伤自己也害怕弄伤bambam,金有谦便也跟着突然倾倒的bambam一起倒在了一边。
“唔!笨蛋,下次要倒说一声啊!差点儿就出大事儿了。”
“朴灿烈……灿……我……”
扑通——
听到bambam断断续续未说完的话语,金有谦的心跳不觉漏了一拍。
他知道他将要说什么,那是bambam的习惯。
至少,是从前的习惯。
“……什么?”
“……”
“什么啊!?”
“……”
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bambam那句话没了下文,扭过身背对金有谦,沉默不语、一言不发。
“你说啊!你怎么不说了!?
bambam***不说我怎么知道啊!?
***……起来!”
起来啊!说啊!说你……
说你喜欢我啊……
再也没有机会了,金有谦如今才可悲的意识到。 “说啊……bambam……你说啊……”
金有谦俯下身头埋在bambam还挂着几颗汗珠的光洁背脊上。
口中的抱怨变成呢喃,越来越小声,直到声若蚊蝇,金有谦不甘地淌下两行泪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3 12:57:00 +0800 CST  
肉文竟然没人?不可思议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3 13:07:00 +0800 CST  
再次醒过来时,自己的身上披着一件灰色的大衣,而大衣下的光洁身体,几近全裸。
方才发生的事情渐渐一幕幕浮现,bambam这才感觉到事后浑身的疲倦及某处正常的疼痛。
抬眸,入眼处依旧是飞机昏暗的头等舱,唯独角落一盏台灯亮着微弱的光,而灯下就是那个男人的身影。
光下金有谦的脸一半浸没于阴影一半被光明笼罩,眉宇紧蹙,正垂眸目不转视地看着平板工作。
这个男人,这个牵绊了他八年之久的男人。
2001年时候,bambam和其他同龄人一样还是个懵懂青涩的高中生,未开的情窦就在一堂体育课上被一个男人无意打开。
乌黑的亮发、棱角分明的脸型、结实的身材、修长的双腿……
这个男人就这么几乎全裸简简单单往更衣室的柜子前一站,就像实在拍杂志封面写真一样。
刚沐浴阳光的皮肤透着淡淡小麦色,身上的汗 液不断滴下反着亮晶晶的光。
金有谦。
所有女生心驰神往的最佳幻想对象,此时正在距bambam仅一米的地方慢条斯理、面无表情地更衣。
身材怎么会这么好?
bambam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心动与向往,他知道自己这种感情是不对的,但他也知道已经覆水难收,他管不了了,身不由己地陷入了。
“有事么?”
沉稳冷漠的声音响在头顶,再回神时bambam正好对上了金有谦投来的审视目光。
“没没没,没…没有……”
真的没有吗?
bambam心虚又害羞,心中仿佛爬过千万只蚂蚁。
他低下头拼命掩饰自己的目光,生怕金有谦看透了他此时对金有谦的欲求感。
“……”
金有谦不再言语,合上柜子门扬长而去。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3 14:48:00 +0800 CST  
会被当成神经病吧?
bambam叹了一口气,头抵在了柜门上,看向镜子时,脸还是潮红的。
这是他第一次与金有谦的交流,也是他第一次注意到金有谦。
思绪收回时,金有谦已经在往边伯贤身上看了。
“……”
“……”
良久的沉默,二人各怀心事。
时隔三年好不容易又碰见了,三年后第一次面对面冷静地交流,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bambam坐起身冷笑,不知是无奈抑或自嘲。
“你的衣服?”
bambam开始随便找话。
“嗯。”
“你到底要干什么?”
bambam不耐烦。
“陪我去个地方。”
“不去。”
“必须去。”
“不、去。”
bambam继续犟嘴。
“你再说一遍你就别想有力气走下飞机了。”
金有谦明显很从容淡定,毕竟他有武器在身。
“……哪?”
“到了就知道了。”
金有谦继续低头工作,思索片刻后又道,“你再睡会儿。”
“疼得睡不着了。”bambam故意不顺其意。
“早知今日,之前就应该好好保养身体。”
“如果不是今天点儿背,我是不会允许有今日的。”
闻言金有谦终于从工作中抽出思绪,敲击键盘的手顿住了,缓缓抬头。
“再说我就让你疼晕帮助你睡眠。”
“……”
这样下去怎么行!随时都会被甩到床上大干一番?我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我的菊花考虑啊!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3 14:50:00 +0800 CST  
金有谦得那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中学时是真真切切的见识过。
那尺寸、那手段、那......持久。
还是要想办法离开他才是良策!
“不行,我不能跟你走,我妈她不能——”
“已经还清了。”
“啥?”
“钱,你家欠的,已经全部还清了,”顿了顿,又说,“这有转账记录,你要确认一下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
bambam有些懵逼。
“在我们刚见面后的十分钟我就让Eason把你的现况全部查清了,包括你现在的内裤尺寸、在哪家店买过衣服以及购买记录——”
“好了好了不用说了,”bambam佩服金有谦说这些无节操的话的时候那脸不红心不跳的态度。
“我说你一个这么好的学生,名次永远是我 的下一位,怎么会干起这样无耻的事儿呢。”
“......不堪往事就不要在提了好吗?”
bambam沉默片刻,想了想,还是别扭的把那句话说出了口:“那个,谢谢啦!”
“不用谢我,只是债主转移罢了。”
“什么意思?”
bambam一愣。
“现在我就是你的债主,而且我不会像你的前债主一样善良,给你减钱。”
“金有谦你真是个人才。”
“我也这么觉得。”
啊啊啊金有谦你还我大哥!
“我告诉你,你别想就这么把我困在你身边。”
bambam恶狠狠地道。
“那我就用我的——”
“你闭嘴!”

楼主 强迫症大儿童  发布于 2017-08-23 14:55:00 +0800 CST  

楼主:强迫症大儿童

字数:83335

发表时间:2017-08-23 01:1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03 01:17:18 +0800 CST

评论数:85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