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行雲齋吟藁之——識雪集》

《戊戌行雲齋吟藁之——識雪集》
自序:
本集共收錄戊戌年六月初至九月中旬詩詞共計56篇,其中詩23,詞33。其實沒有太多想說的,因為近幾個月關於創作的態度比較穩定,風格也比較穩定,沒有太多腦洞,也沒有太多反思,所以想說的話不多。但並非什麼都沒有,因為我遇到了應該遇到的人,她的名字中有個『雪』字,所以這個集子就叫『識雪集』。行了,不說了,一切且行且珍惜。
許敬澤
戊戌年九月十七於行雲齋
PS有些內容之前發過,有些則沒有,還請見諒
詩部:
1.擬春暮詩
樹擁斜陽影半昏。殘腥無力透花痕。
百般遭劫春垂死,卿顧蛾眉是舊恩。
2-3.散步口占
蕭蕭易水送寒波,擊柱燕城未絕歌。
可惜風雲翻覆手,此今無力挽山河。

黃昏夏日老街過,樹蔭輕輕搖碧波。
放學單車鄰室女,紅巾猶唱舊兒歌。
4.秋日絕句
素衣小坐覺微涼,斜日隨秋入畫廊。
不識窗紗瓶膽外,有誰新插鬱金香。
5-7.教堂三首
胸沉十字滌靈魂,救贖猶須拜主恩。
日出窗棱宜禱告,手持新約誦阿門。

祈安深罪禮如何,聖像台邊少女歌。
我信人間天使翼,降卿裙上紫藤蘿。

幕布輕遮七色屏,禮時深誦尚回聽。
鴿徘石路人支傘,教父臨行寄聖經。
8-10.秋中三首並寄
其一
帝城氣象筆端同,勾勒秋光仔細中。
來坐石階摹瘦碧,偶然私語對深風。
其二
雲層翻覆夜樓陰,簾外蛩嘶已不禁。
拾取秋楓之後問,其紅較我畫眉深。
其三
塘上橫陳夕色均,投箋來召水波鱗。
此中傳語增衣句,叮囑秋時不覺頻。
11.寄故人
茶破昏時味道如,些人轉眼各蕭疏。
白描文字輕於紙,紅葉題簽並在書。
看夜噬人燈漸黯,聽風忘我笑難除。
靨中殘熱今何得,大抵於君懷抱初。
12.悼明思宗
莫道君王未盡能,宜知危國勢難興。
悲中天地龍鱗黯,歎外江山暮氣澄。
失命不辭投素錦,偏安何必向金陵。
已聞寇把潼關破,尚有誰人肯一征。
13-20.次韻秋八
其一
秋風瑟瑟響荒林,樹影寒波照愈森。
欲得齊家修物外,不妨忘我宿山陰。
種花最愛淵明菊,經世難知汲黯心。
已近夕陽僧不召,留人傍寺搗衣砧。
其二
西望窗隅一彗斜,微茫照室感虛華。
堪嗟世界如滄海,便遣身骸放爛槎。
莊子不尋前夢蝶,昭君已隱舊胡笳。
莫教珍重他年問,對眼猶疑鬢上花。
其三
秋雲黯合覆殘暉,去國宮台勢漸微。
霜降紫幡雕鳳隱,煙沉金榭畫龍飛。
經營偏與民生隔,戰伐空愁海事違。
臥膽十年聽劍嘯,中州回望鹿兒肥。
其四
漫漫平生似解棋,幾回錯著教人悲。
可憐眼下重圍子,尚記盤中信手時。
戍北不嘗提刃去,征南須哂背車馳。
便磨意氣隨蕭鼓,不為封侯事有思。
其五
乘車一夜下孤山,行在婆娑樹色間。
秋草與人分露水,馬聲隨月近鄉關。
不諳世味窺明鏡,換取粗衣認素顏。
最愛明朝能睡足,何須辛苦列朝班。
其六
誰教綠鬢下簪頭,惜有深情在故秋。
何必詠懷傷薄幸,無妨飲酒慰多愁。
花間信欲傳青鳥,海外身應似白鷗。
大抵風光堪領略,夢中一樣是幽州。
其七
少年勞碌總無功,漫檢新愁入病中。
學劍復哀難濟世,敞衣獨恨不禁風。
窗懸寒月如燈黯,樹結櫻桃照眼紅。
歎卻蓬蒿為我輩,只今華髮勝衰翁。
其八
夕山舊徑轉逶迤,花色迷離掩石陂。
星落階邊芳草甸,風搖亭外綠楊枝。
忘機小坐蟲微動,不寢遙看月漸移。
對影蹉跎方覺老,忽然雙靨淚偏垂。
21.食兔
憶我少兒時,庭中養白兔。投食以青芹,日日精呵護。想之午息間,思之放學路。忽我還家時,庭中不見兔。大哭問雙親,答之已奔路。拭淚慰吾云,晚餐非食素。烹肉慢火中,相佐以山芋。嘗之便覺佳,鮮美不能訴。此肉自何來? 是汝庭中兔。
22.秋天
翻開相冊,故里秋天。塗鴉字跡,點綴窗沿。窗有蘿莉,坐在秋千。忽然推起,留笑樹蔭前。
風箏輕放,故里秋天。它從一點,飛向無邊。它會飄遠,它會周旋。它消失處,也帶走童年。
步行將晚,故里秋天。夕陽時候,燈火相連。流光漫漫,大抵如煎。寂寞無非,奶茶就香煙。
昏昏似夢,故里秋天。夢中看你,眉目依然。莫說不想,莫說微慳。於街仄處,相擁汝之肩。
23.記什刹海歌者
路經什刹海,六點過五分。北京晚報裡,今日少新聞。依稀斑馬線,綠燈過人群。卻聽街對岸,誰唱故鄉雲。聽又無心思,點上煙一根。我輩俱瀟灑,揮手擲十元。歌者呼小友,微笑謝吾恩。問我聽何曲,欲答似無言。低首抱吉他,鐵欄側倚身。面貌近而立,鬢上累風塵。對看聊話語,生涯偶問津。祖籍居河北,帝里尚無親。但為謀生計,來做異鄉人。堪愁無定所,房價不親民。十七將學輟,十九誌脫貧。二十迷音樂,廿四結婚姻。至此多辛苦,勞碌寡薪金。或有得休息,街口坐彈琴。漂泊已數載,世味感深沉。如今三十二,前途未可尋。家中有稚子,尚繫紅領巾。父母愈花甲,富貴羨鄉鄰。萬言說又止,唯剩歎頻頻。曾經懷夢想,夢想誤青春。歌者復望我,眼中帶淚痕。茫茫城市下,燈火接黃昏。歲月如幻影,悄悄覆靈魂。故事聽不語,相贈煙一根。告別什刹海,六點四十分。路邊立歌者,歌聲漸漸聞。紅燈入視線,我亦止人群。問我聽何曲,點首故鄉雲。
詞部:
24.相見歡·贈雪兒
微茫斜照窗欞、月和星。側枕流風翻被、把人驚。
聽玉漏,溫殘酒,想陰晴。怕你秋宵不寢、又嚶嚶。
25-26.生查子·贈雪兒
一隅撥窗紗,月出雲之上。結彎似小船,誰共搖雙槳。
卿著紫薇裙,轉過浮燈巷。眉目淺清時,留我風中想。

苔影透青瓷,簾雨敲朱戶。落花掃有聲,對眼看無主。
紅豆去年裁,瘞下相思苦。春色轉微時,一枝發於汝。
27.浣溪沙·夜立站台
幕布深藍已閉窗,站台列隊過人行。摩肩餘熱轉微涼。
風帶車嘩侵鐵檻,夜移星斗照磚牆。不堪回憶是家鄉。
28.浣溪沙·街區
印象街區顧又臨,碧苔生鎖到如今。鐵欄花影鏽看深。
樹轉秋紅依日暮,樓浮燈白照人襟。風中聽你奏鋼琴。
29-35.浣溪沙·次韻並寄雪兒
輾轉年年味竟同,森森樓市似樊籠。夢沉幻海並流鴻。
照眼燈穿千巷尾,浮街香透一肩風。望君背影夕陽中。

桃葉新從源上肥。芳驚殘宿且臨磯。月痕輕擁供偎依。
胭墜綠顰遮畫扇,蕉翻清露卷紗衣。望春不許少年歸。

莫在秋中惜此身,等閑蕭瑟見紛紜。湖澄夕影動金鱗。
堪說轉蓬無定處,更教吾字喚行雲。想君詞筆一年新。

風卷深秋紅近雲,遠看重疊岫如群。其間小月最傷魂。
翻枕半宵愁易覺,檢書殘燭字生溫。可揮清淚點星辰。

隔世盟中辨自知,晚春如約最相宜。梨花輕墜汝眉時。
籟籟竹吟風正爽,翩翩蝶舞翼方奇。想君遮傘過新池。

淚入心池漸漸泓,折枝紅豆插银瓶,相思以后最先萌。
在夢深時應覆被,於秋深處不言情。穿楓一孔隔看卿。

忽覺銀釵落碧桐,羞持團扇抵屏風。轉紅君靨勝秋濃。
心字呵深焚已燼,蛾眉彎小畫如峰。舊恩梳理不言中。
36.卜算子
回望步行街,走過秋天晚。路口徘徊憶舊中,惆悵教身轉。
新折木樨花,斜蔽遮陽傘。誰帶衣香似你時,吹著風微懶。
37.清平樂·夏夜
太深城市。夏夜如微熾。煙草留香穿食指,味道浸於風裏。
獨步小巷如何。望天星子無多。瓦縫時吟蟋蟀,路燈撲閃飛蛾。
38.清平樂
花開無約。香透窗間格。啼鳥聲聲侵幽閣。最惜此時春薄。
沉夕仄巷初溫。細聽風也無痕。誰點輕紅一樹,依稀喚醒殘春。
39.清平樂·下鋪蘿莉睡姿很美
重疊苔跡,啼鳥聲無力。入夢未聞君消息。煙柳疏於愁密。
碧水載去輕舟,芙蕖紅靨含羞。初夏小塘風止,蜻蜓點上釵頭。
40.清平樂
一回夢閉,聽漏敲愁矣。不識眼前煙幻裏,世味憐人能幾。
紅被翻起薰香,衰蛩吟斷秋涼。燈黯忽驚薄睡,輕吹是你無妨。
41.鷓鴣天·火車途中不寐
客旅生涯未倦身,車窗獨倚到凌晨。
稀疏樓火如燈塔,點綴懸星似夢魂。
心底事,淚邊痕,飄零以後最重溫。
便由十二年中檢,蜃海煙舟一樣人。
42.虞美人·與蘇子月、碧窗有約未至
綠陰夏日驚飛雀。相見難如約。不逢若要問原因。答我平生蹤跡、類行雲。
帝城去歲榴花墜。痕照輕衣尾。石灰階上又追尋。最怕黴風吹老、故人心。
43.虞美人·題煙火
疏風已卷星星下,我主昏暝夜。忽然迸起蜃城中,相照可人格外、是嫣紅。
但非願做凌霄客,容易凋顏色。博君青眼入雲深,到死須留滄海、一聲吟。

楼主 鼬见别天神  发布于 2018-09-17 21:48:00 +0800 CST  
44.滿江紅·感阿根廷首戰未勝
夏夜螢光,禁不住,亸風酸射。蛩絕語、息聲孤館,更添岑寂。多悵事皆同泡影,將沉星最傷顏色。正中天一尾墜人衣,分藍白。
看昏燭,搖窗格。驚翠鬢,鮫珠濕。又眉峰微聚,止於愁極。筆欲破箋書有恨,老來持鋏彈無力。憶昔年桐葉可封侯、今何得。
45.三姝媚·櫻桃
暗紅愁眼結。似小簾初澄,麗人羞靨。瘦碧如簪,更香腮妝罷,玉肌凝月。勻飾胭脂,蛾眉底、鮫珠輕滑。緩撥紗櫥,窺盡容光,又添驚絕。
堪恨相思徹骨。記薄夢蕭疏,未同卿說。劫自春殘,故苑花痕委,恐禁傷別。有信風鳴,今復作、聲聲低咽。算我無心聽取,尋常淒切。
46.木蘭花慢·冰激淩蛋糕
素脂堪紗滑,燭光轉、覆痕輕。更細乳含香,櫻桃墜雪,松露分星。晶瑩。赤唇欲吻,又雕花透蕊射寒生。玉質幾翻疊積,依稀鐫字分明。
誰名。大抵如卿。休為我、負深情。惜此身,久作千尋蜃海、一片流萍。沉冰。徹涼沁口,自支離夢裏話承平。年歲已裁翠鬢,人於鑒照初醒。
47.木蘭花慢·題病中
漸衰蟬高減,幾番是,被秋驚。又雨攪佳眠,煙遮舊翠,風卷殘猩。窗憑。薄衫透冷,正昏昏未辨夢和醒。虛室浮燈一點,新愁入漏三聲。
堪聽。屋雀刷翎。幽恨事,記分明。最可憐、度日尋常劫外,病魘相縈。傷情。少年休矣,對忒寒孤枕說平生。斜月背人吹笛,斷腸依約危城。
48.沁園春·廿一自壽
陋室吹燈,未寢孤徊,增歲無歡。又琉璃窗底,蕙蛩喃弱,黴痕階上,簷漏聲穿。疊樹翻雲,亂山割月,何故臨風獨綺欄。須長羨,有當歌孟德,東指吟鞭。
似曾約客亭前。怕劫後招來說昔年。憶把吳吞後,泊身舟棹;將秦避處,滯夢桃源。一靨朱容,一梢綠鬢,都付芳尊一飲間。平生事,剩嗟中四字,好不堪看。
49.沁園春·題與友人招飲後
夏日風柔,帶起蟬聲,樹上嘶鳴。是昨宵吹雨,合歡委地,石榴入眼,花色殘猩。窗格侵紅,榭煙含碧,身在微醺看不清。教花拾,道此今虛減,一歲承平。
自諳所謂高情。便設飲故園招弟兄。想昔年俊氣,慨慷舊貌;哀哉何事,揮淚長亭。涉水濱前,登樓嘯處,所謂須臾唯此生。玄談久,願君宜珍重,我復飄零。
50.金縷曲·聞黑心的小雪玉碎有寄
四野秋煙碧。惹愁聽、淒蛩向晚,亂吟危石。輕卷蓬衣征塵覆,穿指一痕風急。都不管、正傷心客。月在中天彎似刃,又彗寒、孤尾留虛白。魂夢也,招無跡。
除眠忽覺雙腮濕。想昔年、團扇卿持,撲螢無力。猶識閨中含羞靨,幽鎖畫簾深隔。只留得、相思容易。看取鷓鴣屏上黯、更幾回、顧影斜吹笛。聲慢處、長追憶。
51-56.ARGENTINA系列長調六首
高陽台·五月廣場
旗影澄藍,玉雕飾白,晴雲偏照瑰牆。徑列芭蕉,木棉榭外浮香。牽駒人自芳門過,望一襟、紳士衣裝。轉蹄聲,鴿繞階徊,天正清涼。
黯銷金粉蘭燈滅,憶舊時歐陸,風物昏黃。步剗探戈,朱裙舞到伊行。可憐去國繁華事,只如今、眼底沉霜。淚休時,紅酒杯中,吞噬斜陽。
滿庭芳·博卡區
石徑鋪陰,苔牆熏彩,舊街妝點塗鴉。浮晴天氣,春色布城佳。列市無名畫客,輕摹處,信筆須誇。泛微笑、白裙少婦,羞靨半遮紗。
鋼琴誰奏罷,探戈金曲,步剗交叉。錯綜事、幾多都付煙霞。起舞雙肩對擁,空留我,孤旋生涯。教身轉、深情看汝,襟上繫瑰花。
花發沁園春·潘帕斯之夜
露射星團,月鑲春澤,晚空一望如洗。遊煙蔽樹,古堡浮燈,移近馬蹄聲裏。佳肴炊味。還並在、斜風之尾。白髮主人立莊園,笑中招客留睡。
獨步旋階夢墜。漸聞凡阿鈴,入調憔悴。沉黃蠟畫,墮粉牙雕,似說百年些事。情懷未已。憐以後、重溫能幾。漫看得、彗下窗棱,照空幽草千里。
滿江紅·拉普拉塔河
疊影翻紅,燈色動、浪花搖夕。更樹連長浦,榭煙凝碧。紳士津頭輕下馬,輪船渡外斜吹笛。是遠方、長別有斯人,無歸跡。
源發處、牛羊息。堪沐浴、風微適。想清波流去,白銀之國。衰勝尋常紛說後,往來多少經行客。憶百年、相以答文明,如何得。
水龍吟·伊瓜蘇瀑布
怒波瀉處凝煙冷,飛玉驚沉幽澗。夕雲漫紫,盆池鋪翠,望穿秋眼。高佇猶疑,太清凡墜,銀河倒旋。更拍浪聲急,壯遊來過,劍鳴處,蒼龍顯。
家國憶時忽遠。算吟中、年年覺淺。雨林歇處,隔燈探指,螢光黯檢。絕世風情,此經休道,我生虛短。對河山異域,紛紛喚起,夢魂千萬。
渡江雲·莫雷諾冰川
曉川沉玉屑,亂雲堆疊,天色與山平。望澄藍一隅,懷抱風深,幻日射危棱。微茫驟動,聲迸處、乍裂堪驚。漫說在,人間之盡,依舊發新萌。
如屏,虹橋照水,巨幕垂煙,世界皆泡影。還識得、佳陰蔽樹,長陸旋鷹。可憐千里清波遠,急流去、似我飄零。遙想後,也依身入滄溟。

楼主 鼬见别天神  发布于 2018-09-17 21:48:00 +0800 CST  

楼主:鼬见别天神

字数:4921

发表时间:2018-09-18 05:4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9-08 10:37:51 +0800 CST

评论数:1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