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天空】【原创】海阔天空(F\/F)

大晚上的来挖个坑。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7-13 01:50:00 +0800 CST  

[楔子]

昙花一现的美丽到底值不值得去期许。我从未去妄想过要个答案。
只是日复一日的守候在原地。
有人说,最傻的不是她们而是你。我无法断言这句话的对错。
我叫安小东,在北城的一家酒吧唱歌,唱了很多年。
从认识她们到重新变回一个人。
在休息的时候我会拿着酒去和客人聊天。听他们讲他们的故事。
他们说,小东你的声音很特别,应该出去看看。
应该出去看看么,我不知道。呆在北城似乎早成为了一种习惯,习惯到麻木。
然而,就在我都以为那一切只是南柯一梦的时候,那个妖孽却不期然的出现了。
如同一块巨石狠狠的砸向水面,惊涛拍浪。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7-13 01:51:00 +0800 CST  

Chapter1

安小东走下台的时候,看到了夏西莫。

没有彼此想象中的欢呼,大笑,拥抱,强吻,安小东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即甩出一个潇洒的背影,消失在了人群中。

留下西莫一人,竟不知要不要追上去。



安小东回到公寓,意料之中的看到了那个大红的行李箱。没有半分犹豫,甚至连吉他都没有放下,就拽起箱子欲往门外丢去,直直的撞上某个飞奔而来的身影。

“碰!”

“你作死啊你!!”

“是要死了。飞来天箱啊,老衲。。老命休矣。。。”

夏西莫痛苦的捂着胸口蹲了下来。半响,才气若游丝的开了口。说话间还不忘夹杂几个大喘气,顺便挤了几滴眼泪出来。

“滚!!老子明明收力了。。装毛线的林妹妹??!!”

夏西莫听到安小东明显底气不足的咆哮,本着装死到底瞎话连篇原则,继续撒泼耍赖的蜷缩在门口,时不时的吸气吐气作虚弱状,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小东。。。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靠!老子受够了!!你进来吧。”

西莫的笑都快憋到内伤了,面上却依旧保持着那种小命不保的濒死状态。直到安小东忍无可忍的把自己扶到沙发上,顺便很好心的把已经丢在走道上的小红箱子捡了回来,才笑嘻嘻的以最舒适的姿态原地满状态复活,斜靠在沙发上,看着小东同志额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

“妖孽!”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7-13 01:54:00 +0800 CST  

三年不见,有句话叫做——
物是人非。



夏西莫沉默的在各个房间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最后推开了左手边的门。屋子里的陈设还是她们走前的样子,丝毫未变。西莫忽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懦夫!”

西莫感觉有一种大力狠狠的把自己拽起,然后被丢到了房里的大床上。

熟悉的痛传来,一下下累计着,西莫沉浸在她自己织起的情绪中,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直到感觉某只手探向她的腰际。

“小东,不可以!”

西莫突然死死的拽住自己的裤腰。一边向床的另一头滚去。动作幅度太大,压得西莫生疼。

安小东有一瞬的错愕又马上反应过来,趁着她痛得弹起的瞬间抓住了她的手,借势就把她压到膝下。

“夏西莫,你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

”不可以!不可以!安小东你不可以!!”西莫拼命的挣扎,全然不顾会不会再弄疼自己,死活不让她再碰到自己的裤子,几番轮回下来,安小东累的一身是汗,却瞧见面前的西莫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安小东,你不是她!你不可以。。。不可以的!!”就算小东已经放开了她,西莫还是在那哭着,反复重复着同一句话,如同一只浑身戒备的刺猬,容不得他人一点的靠近。

“啪。”鸡毛掸子掉在地上了地上,很轻的一声,伴随着更轻的一声叹气。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7-13 01:54:00 +0800 CST  

Chapter 2

“安东,如果哪天西莫回来了,请把这个交给她。”

佟加是在西莫走后的第三个星期离开的,和那两人一样,谁都没说会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安东,你说西莫到底是喜欢明扬什么?”
佟加在西莫走后常常会去喝酒,喝醉了就会问小东一些没有意义的问题。

“喜欢就是喜欢,没那么多原因的。”
小东每次都这么回答,然后背着神志不清的她回家。


后来连佟加都走了。每个人都喜欢以逃跑的方式来解决不能面对的现实。安小东也想,可是她更觉得无论如何总要有个人留在那里。

她每天晚上都会去一家叫做千祷的酒吧驻唱,有的时候她会把她们的故事放到自己写的歌里,用略带沙哑的声音低声吟唱。也只有那个时候,她才确定,原来那三个人确实存在过。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7-13 21:33:00 +0800 CST  

“妖孽,这是佟加留给你的。”

小东进屋的时候瞧见西莫还趴着,只是眼泪已经干了,乖顺无害的侧靠在枕头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小东叫她了才将涣散的目光收拢。

“是什么?”

“我不知道,没拆开过。”

“你倒老实。”西莫扯起一个笑,打开却看见一幅十字绣卡套,两只小猪亲亲嘴的摸样。

“呐,这是我做的第一幅十字绣,送她的生日礼物,没想到她还留着。”西莫笑了,翻过卡套给小东看它的背面,“看,后面的线一团团乱糟糟的。我做完就觉得好丑。但是她很喜欢。东东,那个时候她是我最好的朋友。甚至。。甚至如果没有遇到明扬的话,我大概是会和她在一起的吧。。。你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会不会好一点呢。”

安小东没有说话,只是揉了揉西莫的小短发。

“佟加去哪了?”

“我不知道。”

“对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小东忽然想起了什么,伸过手想去拉她的裤子。

“别,别介,没事的没事的。”西莫红着脸去拦小东的手。

“那能没事啊,让我看看”

“不行,不可以。”

”你。。”

啪。
“快点!让我看!”

“嗷~!!!痛的!!!”

“痛毛线啊!刚那么揍你都没叫!”

“嗷!!刚才是刚才!!!”

“啪啪。”
“毛线!”“手拿开!!”

“嗷嗷!!!不拿不拿!!士可杀不可辱!!”

“靠!”折腾了半天,安小东终于放弃了威逼,躺倒在西莫的边上。“不看就不看。痛死你拉到。”

“痛死了,东东就木有莫莫了。”

“妖孽,死了拉到。”

“不会的,东东舍不得的。”

“谁说的!”小东气急败坏的坐了起来,再一次扬起来手

“东东要是舍得就不会一直留在这里了。”西莫全然不顾小东的难看的脸色,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而且,莫莫也舍不得东东。东东怎么会舍得舍不得东东的莫莫呢。”

安小东被这一圈舍得舍不得绕的晕,“死妖孽,你要真舍不得,当初就别跑呀!敢情还一跑跑了三年!!你倒是真舍不得!”安小东越想越气,下床去找刚掉丢掉的掸子。

“这不是情殇难治么。”西莫悄悄爬起来,从身后轻轻抱住了她,“我知道你有气。要气就气吧。应该的。”

西莫的声音沉沉静静的,抱着木木的立在那的安小东,感觉到冰凉的泪打在手背上,抱的更紧了。

“哼。知道不好了,还不乖乖的趴到床上去。”安小东挣开她,涩涩的开口,有些嘶哑。

“不可以!”

“不管,你欠我的。”

西莫动了动嘴唇,终于没有再说什么,趴会回到床上,闭上了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嗖嗖~”两下,西莫紧张的一抖,安小东无声的大笑起来,然后轻轻的把掸子放到一边。绕道西莫的面前悄悄的看着她。

西莫等了半天才感觉不对,睁开眼睛,却瞧见一脸笑意的小东,顿时大窘。拿过枕头就要砸她。

两个人一时滚倒在了床上,笑闹间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从前,嗯,如果一如从前该有多好。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7-13 21:40:00 +0800 CST  
为了证明它不是一个坑,我又爬上来了- -~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7-22 23:19:00 +0800 CST  

Chapter 3

“东东,我要和你睡。”

洗完澡,夏西莫也不管安小东有没有答应,就抱着枕头趴到了她的床上。

两秒钟便随着一声惨叫和一阵大笑声,西莫幽怨的从地上爬起来。

“安小东!你再笑我就把你的牙齿拔光!”

“妖孽,自己没睡稳别怪我。”

“你丫的少幸灾乐祸,小爷死你屋里了,**第一个抓的就是你!”

“啦啦啦,明明某个白痴自己想不开要从床上滚下去的,关我啥事儿~”安小东一面大笑着,一面往床的边上挪了挪身子,给她空出了一个容身之所。

“毛线!”夏西莫给了安小东一个肘击,趴到了空出来的位子上,扯了扯小东。“要揉揉。”

“不给。”

“东东欺负莫莫,把莫莫打那么痛还不给莫莫揉揉。”

“哼哼,少来。当初明扬每次打你打那么狠,你怎么不叫她帮你揉的。”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莫民的沉默里,一时间气氛有一点点尴尬。

“东东,她不一样。”几秒后,安小东听到西莫那幽幽的声音,没有不再说话,只是把手放到了西莫的身后,一点点揉了起来。隔着薄薄的布料摸到一道道突起的楞子,小东轻轻叹了口气。


“安小东,你变坏了。”

“是么?”

“是!!!”



西莫一直觉得,安小东就是她夏西莫的保护天使。虽然这话说出来一定会被明扬和佟加KO致死,可她还是一直都那么坚定的认为着。

每一次,再受到明扬的“暴行”后,夏西莫都会赖在她们家不走,又不敢去惹还在怒气冲冲明扬,只好可怜兮兮的抱着枕头去敲安东的门,然后驾轻熟路的趴倒在她那软软的双人床上,拽着她的袖子要揉揉。不管安东如何叫嚣,就是死赖着不走,最后到成为了一种习惯。

只是这个“保护天使”竟TM也会有如此残暴的一天!!!

夏西莫越想越憋屈,回过身就是一拳,打得安东眼冒金星莫名其妙。

也因为那一拳,西莫同志成功的被赶出了房间,孤零零的睡到了明扬的床上。

啊。。明扬的。。床啊。。床。。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7-22 23:20:00 +0800 CST  



Chapter 4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治的了那个妖孽的话,那一定就是明扬。
安小东她们第一次见到明扬的时候,是在大学的里的一场校园歌手大赛上,明扬是外校来的的嘉宾评委。从外面上来看,明扬真的是很普通,普通也就算了,还特别瘦的,用西莫的话说,“简直就和非洲难民一样。”但是她接下来的表现直接震慑了全场,也彻彻底底的征服了那个傲娇小妖,比赛一结束,西莫就冲下台去拦人家的去路,用她独一无二的狗皮膏药死缠烂打法楞是弄到了从QQMSN到手机号学校寝室号等一切资料,如此之彻底简直丧尽天良。
届时,安小东正想要组建一个乐队,骨子里本就是极其惜才一人,所以眼睁睁见着西莫的连番非理性骚扰轰炸,虽说不上支持,但隐隐还是希望她能通过这种非正常途径把那个人才拉拢过来。终于皇天不负疯心人,明扬还是再一次出现在了C大的校园里,面对着三个神情各异的孩子,她选择了微笑,然后偏头看了眼西莫。“这就是你所说的,无以伦比天下无双的乐队?就三个人?”
“你来就有四个了!四个人就可以组了嘛。”
“那如果我不来呢。”
“你一定会来!”
“为什么??”这一句是安小东和明扬一起开的口,面对着西莫的自信,两个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因为。。”西莫笑了,“你不来我会烦死你。”
明扬虚弱的扶住了额头,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么简单的默认,快的连安小东都受不了。

毕业三年后,安小东想到那一次的见面还是忍不住哑然失笑。是什么让明扬那么快的就做下决定。或许那时的她也是喜欢西莫的吧。和西莫一样,从一开始就已经喜欢了。

西莫搬回北城已经有一个月了,找了家公司,大有种长做的感觉。安小东没有问她这几年到底发生了,只是安静的继续生活。酒吧的工作只是个兼职,却是安小东干的最久的工作,几年下来随着酒吧从北城的东街搬到河边又搬回东街,认识了很多人。西莫心情好的时候会去酒吧陪她,也有的时候会去打鼓,更多的时候只是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台下,点一杯啤酒,喝完,然后离开。这样的日子,简单的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

西莫回到北城的第三个月,第二个不速之客也不请自来。

当佟加带着一脸娴静的微笑站在安小东面前时,小东忽然有了种想哭的感觉。当然也只是想想。

所有人都知道佟加是西莫最好的朋友,几乎没有人知道,她也是安小东最喜欢的人。只是有一种喜欢叫做牵绊,这种“谁喜欢谁”的游戏从来拥有玩不完的纠结。安小东有的时候也会在想,她对佟加的喜欢或许称不上所谓的喜欢,只是一种心疼,一种不舍。小东一直觉得佟加很漂亮,那是种安静的美,温和舒适让人安心。
三年不见,佟加更加的漂亮了,那是种沉浸在骨子里的知性把她衬的更加动人。她喊了声小东。
安小东缓过神来,有些局促了笑了笑。
“那啥,佟加,西莫也回来了。”说完这句话,安小东想咬住自己的舌头或者扇自己一巴掌,有些不安的想看她的反应,甚至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盯着自己的脚。
“啊。哦。”佟加有些意外,却也只是顿了顿,“那她现在在哪?”
“我家。你要去看看她么。”话音刚落,小东又自我崩溃了一下。这年头难道流行说啥错啥?
“啊。。好,也好。”佟加也有些尴尬,似乎在那斟酌着什么,最后才犹犹豫豫继续说话“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想告诉你。。我,我要订婚了。”
没有比这再好不过的消息!
也没有比这再坏不过的消息!!
小东在恭喜和为什么之间挣扎了很久,最后才像挤牙膏一样吐了一个字“嗯。”
佟加微微一笑,笑的很淡。
“人总是要向前看,你知道的。”
“什么时候?”
“下月初。我想亲口告诉你,也想顺便看看你。”
“好,我会去的。”
“谢谢,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小东觉得喉咙里有些涩,去吧台点了杯酒。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8-09 16:50:00 +0800 CST  
啧啧~我真是只勤劳的小蜜蜂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2-08-09 16:52:00 +0800 CST  
Part 5
“佟。。佟加,加加。。”西莫推开门的时候,整个人如雷劈住般的呆滞起来。


“怎么?不欢迎我?”佟加回头,风带起如瀑的长发,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连西莫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佟加真的是美极了。空白的三年,续长了她的发,也养出了她举手投足间的魅力。西莫有一瞬间的呆滞,不同于主动寻找的安东,佟加一直都是自己难以面对的意外。如果可以,如果可以,她并不希望在这样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见到对方。虽然自己是真的很想念。


“喂,妖孽,你不老在叨念人家么。咋?见了面反而傻了?”安东适时的出声,打破了房间里的静寂和尴尬。西莫偷偷对小东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却发现对方很不领情的撇过了头。西莫的在心底讪讪的一笑,说到底理亏的也一直都是自己。


“嗯。。加加,好好久不见。”西莫有些紧张,却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有些激动,也有些手足无措。


“嗯,好久不见。”佟加依旧只是微笑,声音轻柔而好听。这样的佟加,熟悉而陌生,令西莫有些恍惚。那种许久不曾的感受到的踟蹰和紧张,在这个突然间集体爆发。没有人告诉她这刻应该怎么做,而在下一秒,她却已经紧紧的抱住了佟加并不算瘦弱的肩膀。


佟加的并不算很瘦,比之非洲难民的明扬应该算是匀称了太多。为什么,就算在这样一刻想起还是她?西莫有些自责,又有点难过。


“加加,对不起。”西莫把头靠在佟加的肩上,蒙蒙地发出声音。面对佟加,那些所谓的是非不分胡搅蛮缠的勇气好像都跑丢了,空留下那个呆呆的妖孽,欢喜到自责,自责到心疼。“对不起。”


佟加轻轻回抱住了面前的这只妖孽,这个世界上,最难欺骗的大概就是自己。佟加想,她或许从来无法真正装作无动于衷。


“西莫,我要结婚了。”半响,佟加轻轻的地开口,带着叹气带着悲伤。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悲伤写什么,只是被这样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包围,令她无法强颜。


“啊?!哦。我是说,这样,实在是太好了。。”西莫觉得自己的整个胳膊都僵硬起来,语无伦次的道着贺。


原来, 那个带着恬静微笑等自己归来的人,一旦错过,就真的不会再有。


西莫有些感伤,偏生又为自己的感伤而感到一种莫名的羞愧。

楼主 翌_年  发布于 2014-03-24 17:02:00 +0800 CST  

楼主:翌_年

字数:5695

发表时间:2012-07-13 09:5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3:09:14 +0800 CST

评论数:5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