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班级】【原创】不必记得我是谁(F\/F)虐,短篇

时隔一年多再次开文,每次都觉得自己更纯洁了一些
这次是一个小短篇,习惯虐,结局已想好,不定期更。认识不认识的都来捧个场吧~深表感谢!
许久不写,文笔有些退步,请多包涵。

楼主 有什么不能说啊  发布于 2019-11-03 21:58:00 +0800 CST  
第一章:重逢却争论
屋子里的温度恰到好处,以至于初冬时节,光着身子跪着的赵从末一点也不觉得冷。身后兜风而下的藤条,一下接一下似乎带着某个节奏,潇洒又自信地落下。从末的额头已经渗出一层密密的水珠,微抿着唇一言不发。像从末这样的被,在圈子里本应该是很受欢迎的。很受欢迎,从各个层面来看,无论是她匀称的身材,还是易上色的皮肤,再或者,是她那打死也不吭声的倔强,总会莫名地让人怜惜却又不由坏心眼地想要多欺负她几分。
可她偏偏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多数主都是无法接受的,这次也是一样。
沙发上的手机铃声刚响,从末便条件反射般地直接从地上站起身来,全然不顾身后人铁青的脸色。
“过来,马上。”
简单的一行字,是稍不客气的命令。
“抱歉。”从末边穿衣服边说,动作迅速,扯着身后的伤口流血。
“你晓得你现在离开的后果。”那人扔了藤条,抽出烟盒里的细软,漫不尽心地一句话,再吐出一口烟圈前,门被从末随手带上了。
距离上次分开差不多两个月了,从末嘴上说着再也不见,可她的所有信誓旦旦却敌不过李小冉的一句命令。
坐在计程车里,赵从末将李小冉的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企图从这简单的几个字里分析出她的心路历程,她为她设想了很多情景,可站在她房门前的赵从末却对自己没了信心。
提起一口气,轻轻地敲了两下门,真的是很轻了。放在三年前,赵从末早就用脚踹了。她那样的身世不要指望她有什么教养。就是这样的转变,在李小冉眼里也不值一提。李小冉原来就有嘲讽过她,敲个门至于小心翼翼?而她倒是好脾气地憨憨一笑,什么都没说。自古一物降一物,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门没锁。”那声音太过清冷,让赵从末的指尖不由地又凉上几分。
赵从末慢慢地推开门,一阵强烈的对流风吹得她倒吸一口凉气。微蹙着眉,两步跨入房内,来到窗户前,将窗户关上。看到地上光脚坐着的李小冉,眉毛拧成一团,抬手就要将她打横抱起,却被李小冉挥手打开。
“别碰我。”
动作一顿,伸出去的手被她硬生生收了回来,在背后攥了又攥。
“背过去,裤子脱了。”
见从末未动,李小冉抬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一个淡漠的不能再淡的眼神,赵从末还是败下阵来。微低着的头偏向一边,不自在地舔了下嘴唇,慢慢转身扯下自己的裤子。
李小冉瞥了一眼,随后冷笑着站起身来。
听到身后的动静,赵从末拽着裤子转身,同时迎面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一耳光打得她有点懵,李小冉手掌心不正常的温度像是一把小刀划过她的心头。
“你要不要脸?”
“你发烧了吗?怎么手心这么热?”赵从末边说边抬手伸向李小冉的额头。
“跟你有关吗?”
手再次被李小冉不留情面地打开,赵从末有些心烦,抬眼时语气也带了些寒意。
“我要不要脸跟你有关吗?”
两个人四目相对,目光交错中各种复杂的情绪波涛汹涌。沉默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
半晌,李小冉抬手又给她一耳光,她推搡着,嘴里低低嘶吼着:“滚。***!”
情绪激动的李小冉边喊边将人向外推,然后砰地一声用力把门关上,背靠着门身子像断了线的木偶,随着眼角的泪水无力地向下滑。
李小冉这样的人本是不在意她赵从末过得怎样的,毕竟在那么多人面前她都不曾给过从末任何面子,她肆无忌惮地伤害过她,对于这样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她的表现都是那么的无所谓,那么此刻她的失态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搞不清楚!她的生活本该像所有人一样,找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结婚,生一个可爱的娃娃,三口之家幸福平淡。他们之间的这段缘分就不应该开始,如此现在也就不会这么心痛了。心痛?现在的感觉可以称之为心痛吗?李小冉这一生爱过这么多人,却从来不晓得可不可以,以及如何去爱像赵从末这样的人。她搞不懂,便只好放手,不见不念总好过纠缠不休。

楼主 有什么不能说啊  发布于 2019-11-04 22:08:00 +0800 CST  
第二章:相识与错过
赵从末狼狈地站在走廊里,面前的那扇紧关着的门,冷漠地隔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她提起裤子,用手腕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从王梓然家门出来的时就开始疼,此刻眩晕更是一阵强似一阵。她提起一丝清明,踉踉跄跄地向楼下的药店走去。
一路上赵从末回忆了与李小冉的全部。那年初夏的某个午后,阶梯教室空无一人,一个姑娘趴在课桌上,风拂过时,发丝略过她白皙的侧脸,她恬静的脸颊上浮现一个浅浅的笑容。赵从末路过时,从窗口鬼使神差地向里面望了一眼,就这一眼连名字都还不知道便将自己的心交了出去。后来呢,她用了各种办法接近她,可他们偏偏像两条平行线,愣是没有任何交集。在他们真正熟络起来后,赵从末才打趣地跟她提起:“小冉,我光是认识你,就花了一年的时间。”好不容易的一段缘分,错过也不过一瞬间。

待她再次回来时,手上已经拎着一袋子的退烧药。这次她倒是硬气得多,推门便走了进去。果不其然,李小冉仍然保持着她离开前的样子,似乎连动都没动过。
赵从末将袋子放在桌子上,转身一把拉起坐在地上的李小冉,随后毫不客气地将她甩在床上。赵从末一米八几的个头真得较起劲儿来,李小冉自是没有反抗能力的。看着烧水忙活起来的赵从末,李小冉突然开口道:“赵从末,你就那么缺钱吗?”
赵从末不理她,继续手上的动作。
“把药吃了。”赵从末将手里的水杯往前一递,摊开左手掌心,露出几粒黄黄绿绿的药丸。
李小冉没有动,只是扯出一个极其嘲讽的笑容道:“打你一次多少钱?”
像是被人戳中了渗血的伤口,绽放的红触目惊心,赵从末全身的温度从心脏慢慢退到指尖,她空张着嘴,半晌才垂下眼睑,扯出的笑容里嘲讽不比李小冉的少,平静地反问道:“李小姐何时对我的事情这么上心?”
“上心?”李小冉冷笑道:“去市场买东西问价也算上心吗?你怕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不过好奇,你们最近都玩得这么开?”
“把药吃了。”赵从末显然不想与她呈口舌之快,更不想跟她争个输赢对错,她此时更关心的是她的健康。
“到底多少钱?”
“把药吃了,我就告诉你。”
李小冉看了她一眼,像是在确认她说的是真是假。
而赵从末只是含笑挑眉,表情很是无赖。
李小冉白了她一眼后抬手拿起了水杯,随后利落地将要吞下,不由地微微蹙眉。
赵从末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道:“真乖。”
李小冉起身,刚要开口争辩什么,便被一个东西堵住了嘴巴。她仔细品了品,甜甜的味道直达心底。
“赵从末你当谁是小朋友!”李小冉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朝着赵从末吼道。这一刻恍如隔世,两个人都不由地愣住,上一次这样肆无忌惮地吵闹是什么时候?
李小冉咳嗽了一下,复正经道:“每天来我这一次,我出双倍的钱,怎么样?”
赵从末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李小冉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戏谑。
李小冉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赵从末的眼神太过直接,似乎将她的全部心思看穿。不过她不再是从前的李小冉了,不会再在赵从末的眼神中慌张,也可以镇定地藏起自己的全部情绪后,还可以调侃道:“怎么,不可以让我也见识见识吗?”
赵从末向前两步,低头凑近李小冉的脸道:“我的哪里你没见识过?”这句话太过暧昧了,再配上赵从末低低的嗓音,在这样的环境下,换做任何人或许早就缴枪投降了,可对面的人偏偏是李小冉。
小冉抬手揪住从末的衣领,气势上毫不逊色地道:“你再乱说话试试?”
也是怪了,李小冉不过一米六的个子,八十多斤的体重,她随便推一下,她怕是都站起不来的主,哪来的勇气跟她对峙?更可笑的是,李小冉敢威胁,赵从末敢怕。
赵从末无奈一笑,抬起双手做投降装道:“别激动。你打不花钱。我白让你打。”
“不好,”李小冉松开她衣领,淡淡道:“我出双倍钱,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你只能做我一个人的被。”
赵从末的唇边笑容已经克制不住,她看着李小冉的眼睛道:“让我滚的是你,说不爱我的也是你,李小姐,我想问问你,你这是哪儿来的占有欲?”
“不是占有欲,是洁癖。”
赵从末但笑不语。

楼主 有什么不能说啊  发布于 2019-11-04 22:11:00 +0800 CST  

楼主:有什么不能说啊

字数:3107

发表时间:2019-11-04 05: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08 08:10:50 +0800 CST

评论数:1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