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班级】【原创】痛,悔。母女姐妹【楔子】 安夏儿从来

【梦想班级】【原创】痛,悔。母女姐妹
【楔子】
安夏儿从来就知道,她的命,从不是她一个人的。
从她被秦凡生下的那一刻开始。
从她一不小心把她的弟弟安陌推向马路,害他被撞死开始
她的命,是为了让她的姐姐安善儿,那个拥有着一切宠爱,却没有一副健康的身体的女孩,重新拥有健康。
她的命,是用来赎罪的。
您,还记得我也是您女儿吗?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17 17:24:00 +0800 CST  
废话不多说,放文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17 17:24:00 +0800 CST  
【第一篇】
棍子一下一下的狠狠打在背上,安夏儿承受着自己亲生母亲的责打,咬着唇一声不吭。
这顿毒打的理由,是什么呢?哦,不过是因为自己考的太好了,姐姐为了能够超过自己,不停的学习,导致压力过大突发晕倒。
“你要是再让善儿受到伤害,我不会放过你,别忘了,你是什么地位。”秦凡也没管身后渗出血丝的安夏儿,扔下棍子就走了出去。
已经是第几次了呢?不记得了。从小就是如此,习惯便好。母亲总会因为一些原因,来毒打自己,原因,自然是因为她那公主一样的姐姐了。
安善儿大她两岁,今年不过17。在这美好的年华,却患上了肾癌。
安夏儿缓缓站起来,揉揉即将失去知觉的膝盖,不经意间擦到了背后的伤,她嘶的一声,小脸因为疼痛有些扭曲。
看着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安夏儿苦笑,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呢?
自己的身体,别人不知道,她自己还能不知道吗?就她这幅体质,拿走一个肾,别人也许还能活下去,而她,能下的来手术台么?
算算日子,还有大概两个月,就要手术了吧?不知不觉间,自己只剩两个月了啊。
安夏儿无视身上的伤,把自己狠狠摔倒床上。眼泪,一滴一滴从那琥珀色的桃花眼里流下。
不过14岁的少女,面对死亡,怎会无所畏惧?
她还是个孩子啊。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17 17:25:00 +0800 CST  
【第二篇】
时间真是个任性的孩子,它也不管人们的心情,照样跑的那么快,而我们在后面,不管怎么喊着,叫着,不管如何挽留,它那充沛的精力永不允许它为你停下,哪怕只是一回头。
安夏儿在一天一天的责打中过了一个多月,她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秦凡却感觉自己对这个孩子,越来越不忍心了。
这一晚,安夏儿又被秦凡打了,自然还是因为安善儿。
只是因为她和姐姐起了一点小小的争执,秦凡上来问都不问,就给了她一耳光。
叫来安逸安抚好安善儿,秦凡把安夏儿踹进她的房间,拿起一旁的皮带,劈头盖脸地朝安夏儿抽去。
安夏儿护着头,蜷缩着身体,任秦凡打骂,一声不出,也许,她已经晕了。
皮带的金属扣带着风声抽到了安夏儿的手臂,安夏儿情不自禁的痛呼出声,这一声闷哼,也将秦凡从怒火中唤醒。
秦凡看着紧紧缩着的孩子,看着她身后的一片血肉模糊,看着她的意识逐渐涣散。秦凡有些慌乱,急忙打电话给她的私人医生周清。
秦凡想抱起她,却不知如何下手,她的后背已经伤的惨不忍睹。
秦凡有些懊恼,怎么就把她打成这样了呢。
怎么她都是自己的女儿,也是善儿的救命恩人。
算了,等她结束手术,自己对她好点吧。
周清赶来了,看着安夏儿身后的伤,惊呼一声,轻轻把安夏儿抱到床上,安夏儿感觉到疼痛了,嘤咛一声。
周清狠狠地瞪了秦凡一眼,低头给安夏儿处理伤口了。
过了一会儿,周清抬起头,揉了揉酸痛的手臂,看着趴在床上都难受的安夏儿,不禁有些生气。
“秦凡,没见过哪个妈这样打自己女儿的,夏儿是你亲女儿,你有必要吗?那时夏儿还小,说不定是不小心把陌陌推出去的呢?你还得拿夏儿的肾救善儿,你凭什么不对她好?”
秦凡无言以对,她知道自己过了。
“可我从那时候就没拿她当我的孩子,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因为她,我的陌陌……。”
“秦凡你……唉”
其实安夏儿已经醒了,只是不愿睁开眼而已,她听到了那句话。
我从那时候没拿她当我的孩子。
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
安夏儿心里,那些对于母爱的期望,轰的一声,塌了。
她睁开了眼。
正当周清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看到安夏儿睁开了眼睛,心里有些慌乱。
秦凡也慌了,因为她看到,那双如小鹿般清澈的眼眸,变得深不见底,没有一丝感情。
“夏儿,我们……”周清出声,想辩解些什么。她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安夏儿没听到那些话,尽管她明白,这不可能。
安夏儿什么也没说,她只看着秦凡,就那么看着,一言不发。
秦凡被看的有些心虚,硬着头皮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安夏儿会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安夏儿看着看着,突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顺着眼角滴了下来。
秦凡有些心痛,伸出手想擦掉小女儿脸颊上的泪水,安夏儿却直接偏过头。
不顾身上的伤痛,安夏儿撑着站起来,一步一步,慢慢挪到秦凡的面前,拒绝别人的搀扶。
安夏儿抬起头,对上秦凡的眼睛,那双溢满泪水的大眼睛让秦凡心疼,而说出的话却跟更令人伤心。
“母亲,不,安太太,是我的错。”
安太太。秦凡闭眼,呵,多么生疏。
“安太太,是我的错,害您失去了您的儿子。是我的错,惹得您的女儿发病。是我的错,占着您的家,用着您的东西。”安夏儿微微颤抖着,一字一句的说出。
“是我的错,竟然对您还抱有幻想。”说完这句话,安夏儿眼眶里的眼泪哗哗的掉,就像忘了被关紧的水龙头,都被人遗忘,只能独自流泪。
安夏儿抹掉眼泪,坚决的看着秦凡。
“而这一切,我会用我的命,来偿还。”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17 22:22:00 +0800 CST  
粗长一段今晚更掉,明天发不发过渡段看心情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17 22:23:00 +0800 CST  
那天,安夏儿说完那句话,秦凡就踉踉跄跄的拉着周清,出了房间,孩子决绝的神情还在她的脑海里,久久不能忘怀。
秦凡虽然不喜欢安夏儿,却从未想要她死。
为什么是命?不是只要,一个肾吗?
这一切,很快就有人给她印证了。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18 11:47:00 +0800 CST  
今天只是一段过渡,留点悬念,猜猜下面是谁给秦凡印证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18 11:48:00 +0800 CST  
亲爱的们我回来咯!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24 18:29:00 +0800 CST  
先道歉一下,之前突然停更是因为楼主半期考砸了,手机被没收,这点有用小号解释,有些朋友们应该看见了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24 18:30:00 +0800 CST  
送上我的道歉礼
Wait——文文马上送到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24 18:30:00 +0800 CST  
我可是趁着我妈出差把手机偷出来的啊,以后也是不定时更文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24 18:36:00 +0800 CST  
【第五章】
秦凡找到了钥匙,打开了那个小铁盒。
里面放着一些照片,是夏儿六岁前照的,那时候的夏儿,还是个小公主呢。
安逸深吸一口气,打开女儿的日记。
这篇日记已经记了一年了。
2018.10.20
今天,我开始写日记了哦。
2018.10.27
今天是陌陌的生日,我被妈妈打出血了,好难过,可这是我应该的,如果我抱住了陌陌,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
2018.11.17
今天是我的生日,生日,我已经好久没过了,母亲说过,我不配。
2019.3.13
今天姐姐生日啊,生日快乐姐姐,知道你也恨我,我不会给你添麻烦,希望你身体快点好起来。
2019.4.3
听见母亲说肾移植的事情,好像我要给姐姐一颗肾呢。只要能帮到姐姐,一颗肾算什么。
2019.5.18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生日快乐。我会赎罪,会把弟弟的命还给您。
念到这儿,安逸不忍心念下去了,于是安善儿拿过来继续。
2019.5.30
今天是父亲的生日,生日快乐。马上是儿童节了,想起曾经骑在您脖子上大笑的时候,虽然已经不可能了。
2019.6.21
果然,我要把我的肾给姐姐么。好啊,只要能够赎罪就好,至于我的死活,不重要了……
2019.8.11
我的身体怕是撑不到手术结束啊,也好,拿我的命换姐姐一命,你们也开心吧,我把陌陌的命,还给你们。
2019.10.27
陌陌,我好想你。我马上就要死了,如果你还在,我们是不是会很幸福?只希望姐姐能带着我的肾好好生活。
2019.11.4
原来,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孩子过,原来我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秦凡,原谅我这次没有办法释怀,我隐瞒了9年,就让这个真相一起被埋藏在地下吧。善儿姐姐,带着我的肾好好生活。安逸叔叔,注意身体,别让大家担心。
这页纸上有着潮湿的痕迹,看来,夏儿在写的时候,哭了。
2019.11.10
快了,我的日子所剩无几了。呵,秦凡,是你亲手将我对你的感情一点一点撕裂,既然如此,剩下的几周时间,就别装了吧。
装?什么意思。
“看够了吗?不知道偷看别人日记,是很不礼貌的事么。”背后突然有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25 19:00:00 +0800 CST  
各位同志们,更完这一章,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妈今晚回来我得把手机藏回去了,乖乖等我回来哦~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25 19:01:00 +0800 CST  
我没想到大家会误会安逸安逸是善儿夏儿的爸爸,只是因为后来安逸也伤害了夏儿,所以夏儿写叔叔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26 17:37:00 +0800 CST  
看写秦凡都只写大名了,叫姐姐也变成善儿姐姐了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4-26 17:38:00 +0800 CST  
【第六章】
“夏儿?”安善儿有些慌,妹妹不是今晚不回来吗。
“怎么,看到我回来很心虚么。”
此时的安夏儿,撕下了那层卑微的伪装,露出了咄咄逼人的本性。
秦凡的眼眶还是红的,眼珠还在里面打转。她站起来,看着夏儿,目光里,毫不掩饰的露出愧疚的色彩。
“夏儿……”秦凡哽咽着开口,她想弥补,“妈妈错了……原谅妈妈好吗?”
安夏儿就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起来,那笑中,带着浓浓的讽刺。
“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么多年的委屈,只需要一句对不起,就可以?”
嘴角边的讽刺丝毫未减,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少女苍白的脸颊滑落。
她恨,她怨,她伤。
安夏儿自知自己从不是什么圣人,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她得不到爱,自然也不会以爱,去回馈这些让她变成这般的“家人”。
把泪珠一抹,眼眶里有泪光,那泪光,绝不是因为伤心。
安夏儿微微一笑:“放心,我不会言而无信,说了会把肾给你们我就不会反悔。”
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打开,里面装着一沓一沓的散钱。“这是……”秦凡的声音微微颤抖。
“五年内,你给我的所有钱,我一分没花!”
扭动门把手,少女清澈的声音回响在屋内。
“加我这条命,我不欠你们了。”
渐渐缩小的脚步声,就像女孩的哭泣一样,慢慢的,没力气了,哭累了,停了。
曾经,在这个屋里,也有个女孩在夜晚上缩在床角,独自在黑暗里,流下滴滴泪水。
女孩的眼泪是珍珠啊,终于,这个女孩,不用流了。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5-04 21:40:00 +0800 CST  
这段不长,但是是楼主千辛万苦把爪机偷出来后码的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5-04 21:41:00 +0800 CST  
各位看文的朋友们,楼主在这里向你们致歉,因为楼主要准备小升初考试和各种私立校的面试,无法腾出时间来给大家更文,还请大家见谅,之前有朋友问我什么时候恢复更文,现在通知大家,停更到毕业考结束,我会继续更文,谢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6-01 22:51:00 +0800 CST  
【第七章】
一周的时间,安夏儿都在躲着安家人,直接在外面用朋友的身份证开酒店,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见安家人。
秦凡其实已经后悔了,她不能失去安善儿,可也不想失去安夏儿。
就算他们知道了当年夏儿是无辜的,就算他们有愧于夏儿,可,安善儿的命,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们对于这样都情况,也心照不宣的不说话。
一周就这么过去了,直到手术前的那天晚上,安夏儿被朋友们拖到酒吧。
酒吧内的喧嚣,与他们这周的沉重有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朋友站起来,强装兴奋:“最后一次了,大家开心点!”大家也随即把气氛热起来,安夏儿没有喝酒,她拿了一杯汽水,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肾,要给姐姐。
纵然安逸和秦凡对她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可姐姐,却是她在伤痛中感受到的一丝温暖。
安夏儿今天很放纵,身着大红连衣短裙,脸上画着红妆,似貂蝉一般妩媚动人,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她就像一朵玫瑰,娇艳欲滴,却浑身带刺。
安夏儿一口一口的抿着汽水,眼眸含笑,看着这群真心朋友们。
有人帮安夏儿拍了张照,安夏儿的侧脸完美到无懈可击,气质也十分出众。
安夏儿保存了那张照片,难得发了朋友圈。
那张照片配文:“人间疾苦,我欲乘风。”
其实细读,也能品出安夏儿话中的意味。
而同样身在酒吧的秦凡,也看到了这条朋友圈。秦凡今天一直在奔波,能不能找到合适的肾源,能不能救下自己的小女儿。可是没有,秦凡只感悲哀,自己注定与孩子无缘,她的三个孩子,却只能留下一个,而这个,也是用一个孩子的命换来的。
秦凡心情郁闷,也到了酒吧,留安逸在病房照顾安善儿。点了一杯干玛提尼,一人坐在那喝闷酒,刷刷手机,却看到了那条朋友圈。
秦凡眉头一皱,这孩子怎么跑去这种地方?随即一愣,自嘲的笑笑,如果是以前,自己只会生气她去喝酒会给肾造成什么伤害而对善儿不好吧。都要失去了,这时知道珍惜,晚了。
不过秦凡却是有些生气,毕竟安夏儿才15岁,来这种鱼龙混杂之地自然是不好的,她仔细看了看,好像……就在这个酒吧,这个方向。诶,那个红裙子的小姑娘,不就是安夏儿吗。
此时的安夏儿轻轻晃动杯子里的汽水,脸上毫无笑意。
她刚刚把朋友们弄回家了,说是想一个人待会,却是不想让他们把时间花在自己身上。
安夏儿正出神,一个看起来就很猥琐的男人走过来,色咪咪的说:“小妞,陪爷玩玩?”
安夏儿看着这个男人,嘴里慢慢吐出一个字:“滚。”
男人一下就被激怒了,狠狠打了安夏儿一耳光,正欲辱骂,一个身影窜来,一脚踢到他。
男人捂着被踢的部位,破口大骂:“靠,哪个王八孙子踹老子?”
安夏儿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人:“秦凡?”
秦凡冷冷的瞟她一眼:“回去再和你算账。”安夏儿不以为然。
刚刚秦凡看到有小混混骚扰夏儿,就已经动身了,当她看到女儿被打了一巴掌,火瞬间上来了,一脚踹飞那个男的。
秦凡是练跆拳道的,对付这个渣渣,不在话下。三拳两脚就把男人打倒了。
解决完男人,秦凡拽起安夏儿,走出酒吧。
安夏儿的手腕被拽的生疼,她也没挣扎,说话,就静静的被拽着走。
坐进出租车,到医院楼下一个僻静的地方,秦凡才发火,她看着安夏儿脸上的红印,没舍得打下去:“安夏儿!你才多大,就敢去那种地方,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过去干嘛,给人欺负吗?如果我没过去,后果不堪设想你知道吗?”语气急躁,语调拔高,由此可看出秦凡的怒火。
安夏儿心里有些慌,毕竟秦凡很少发这么大的火,但她还是嘴硬:“那又关你什么事,反正我肯定可以活着回来,不耽误救你女儿。”
秦凡怒气更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尽管之前安夏儿对秦凡嘴上不饶人,但她对秦凡还是有畏惧的,被她一吼,眼泪出来了,磕磕巴巴的什么也说不出来:“我……那个,不是,额……唔。”组织一下语言,毫无底气的反驳:“反正你又不喜欢我,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嘛,又不会不把肾给你,凶什么凶嘛…”
秦凡都要被气笑了,现在说的是捐肾的事吗。
她是明白了,对付安夏儿这样的孩子,揍就对了。
秦凡一个用力,把安夏儿锢在腋下,在小臀上拍了几下,没有很疼,却让安夏儿红了脸。死命的挣扎,嘴里还叫着:“秦凡你放开我,你这个坏女人凭什么打我,你还打我屁股,唔放开我。”小语气有些哀怨,却又莫名可爱。
秦凡心情很好,又坏心眼在安夏儿屁股上打了几下,低头威胁:“你要是再扑腾,我就掀裙子了。”160的安夏儿面对173的秦凡,默默选择了妥协,任由秦凡挑逗的一下下拍在身后,心里不禁有些委屈,小情绪就上来了,开始抽泣起来。
秦凡吓到了,赶忙扶起安夏儿,看着女儿红红的眼眶,秦凡手忙脚乱的哄着:“诶怎么哭了我我没打重啊,别哭啊夏儿。”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8-13 01:47:00 +0800 CST  
安夏儿却是更委屈了,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落,呜咽道:“呜我都要……都要手术了,你还…还欺负我,还打…打我哼哧,我最后呜最后一个晚上…你还揍我呜哇。”小可怜的模样配上带着哭腔的小奶音,简直可爱到爆。
秦凡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她的小夏儿这么可爱,不禁有些好笑:“我是不是忘记告诉你姐姐的肾源找到了。”
还在抹眼泪的安夏儿停下动作,看着秦凡:“找……找到了?”
秦凡一脸轻松:“是啊,刚在酒吧医院给我发的短信,说一个人车祸去世,他的肾与善儿匹配,生前签了器官捐赠书,他的亲人也同意,刚刚那位死者的心脏和肝都被取走了呢,你爸也签了合同,明天一早就做手术。”
秦凡原以为小孩会很高兴,没想到夏儿愣了一会,眼泪再次吧嗒吧嗒的滴落。
秦凡再次无措:“诶诶诶怎么了又,哭什么呢啊。”
“如果没有找到肾源,你还是要拿我去做手术,我还不是被你抛弃了……”这段话依旧带着哭腔,却让秦凡听着心痛。把夏儿搂在怀里,眼眶微红,吻了一下夏儿的额头,颤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夏儿,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迁怒你,误会你,还自私的用你的命换你姐姐的命,是妈妈不对,妈妈不会再偏心了,你和姐姐都是妈妈的宝贝,对不起。”
安夏儿没有说话,只是秦凡能够感到,胸前的衣服,湿了一大片。
过了许久,安夏儿才推开秦凡,看着一脸疑惑的秦凡,抽着鼻子,糯糯的说:“我…我还没原谅你呢,我…才不叫,叫你妈妈呢,哼。”带着些傲娇的小语气,让秦凡哭笑不得。扯过夏儿,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好啊,小朋友,咱们先上楼睡觉去。”
“你不许再打我屁股啦!”

楼主 九洛阳  发布于 2019-08-13 01:47:00 +0800 CST  

楼主:九洛阳

字数:8105

发表时间:2019-04-18 01: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4 00:09:14 +0800 CST

评论数:23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