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班级】【原创】无望(ff)(架空古风)

注:本文为女尊百合文
以母女训诫情节为主。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5-29 10:52:00 +0800 CST  
第一章
燕国的冬天一如既往的冷,白雪皑皑围绕整个燕都皇城。平常这种时候四殿下一般都是缩在屋子里,呆在王府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唯独今日不同,今日是她要进宫面圣的日子,以往早朝中事大多四殿下以身体不好为由推辞掉,很少前去上朝。陛下也没有多言语几句,言语当中屡次提点,四殿下真倒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全当做未领会其中深意,由着女王去了。
只是这 初一和十五,怕是躲不掉的。
当今大燕天子,她的母皇陛下翾姬,君威临临,万民臣服,眼神中更是容不得丝毫忤逆吧?

而在外臣眼中看来,四皇女殿下受宠吗?
……外臣心中还是怀有疑虑,背后哀叹天子一日不立储君,这站队的事便有复杂几分。
每当有怀着“深意”之人往四殿下府上悄悄递送密函的时候,四殿下都是抬指瞬间看都不看一眼便将其丢入火烧的旺些中的炭盆中化为灰烬。翾络挑起嘴角轻微一笑,便替这些人捏把汗。

而今日,三月初,进宫面圣,翾络不同往日却心中一颤,披上一身貂裘,上了近卫心儿在公主府外准备的轿撵,掐着手暗暗算着。自打上一封密函被烧掉已经过去三日,这期间陛下都未曾传召自己进宫,看样子想给自己造成一个不生气的假象,而后再递送自己一份意想不到的“惊喜”,翾络还是有几分害怕的,毕竟她才刚刚满了十七。

近卫心儿自小和翾络一同长大,年长其两岁,算得上身边的近人,但近人却不敢说近话,不是心儿不敢,而是翾络,公主府上那人的眼线颇多,就连一同照顾翾络的甘姑姑都是那人安排下的眼线,其女也做了翾络的近卫,待遇和心儿一样,盯着翾络的一举一动,一时怕翾络有何不满陛下的举动及时回报,而另一方面自是怕翾络会不满陛下派遣的侍卫关照而动了逃离的心思。
此番随行进宫的二人一是甘姑姑之女洱枝,另一则是陛下派来贴身伺候的侍婢阿寰。
轿子停在宫门,女皇有令,除宫妃外,所有轿撵一律停在宫门口禁止驶入,违者无论是何品级,一律按大不敬之罪处置。

轿撵停下,翾络扶手下了轿子,三月天不暖,翾络被阿寰搀扶一步一步朝着天元殿走去。天元殿乃是陛下寝宫,位居后宫中,翾络年少时便不怎么去,可谁知这一不怎么去才会被那人盯上,想着想着,嘴角淡起一丝苦笑,阿寰留意着主子动态,一丝疑虑“主子,可是身体不适?”瑞雪兆丰年,这雪停了没多长时间,看殿下面色不好,惨白。
翾络回看掺着自己的阿寰“呵,无碍阿寰,不过是喉咙有些痒,令你担心了”
阿寰意味深长的看了下翾络,当真这般小心自己?
天元殿宫殿口,宁大人一早在此等候,见四殿下准时前来,便迎面相迎,宁屏乃是陛下倚重近侍女官,区区朝上无名四殿下可不敢得罪这位,便如往日般做戏笑脸回应“大人,您看本殿可未来迟,劳烦宁大人通报陛下,便说我前来请陛下安”
“陛下早早吩咐,若是四殿下到此后,跪在殿外候旨”语气中没有一丝和蔼的态度,看样子是原封不动将陛下的话重复了一遍。
翾络听话没有任何疑虑,所幸直接正起身子跪在被扫干雪的冷地板上。长叹一口气,身后两人退去,却在耳后小声听见陛下要先行宣见洱枝,心中一紧,一点都不避讳吗?
鸟叫声余音绕梁,待洱枝出来后已经过了一个时辰,翾络不在乎那人在里面与洱枝探讨什么,只是在乎自己这膝盖今日回去后要用热巾多加热敷几次,驱驱寒气。
“叫她进来!”话后站在殿外的宁屏也示意四殿下进殿。

翾络听得女皇传召,本想起身,这双腿入冬便愈发无用,但想起种种陛下教导的前次,所幸膝行。
膝行至殿中央,抬头即刻望见龙椅上人的面色,翾络不敢直视龙颜君威,叩首行礼问安“微臣叩见女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余音久久回荡在殿内,龙椅上年过四十的女子冷漠着一张脸,一身龙袍华服双目瞪着下方跪身之人,如同审视一犯人“还知给朕请安,近月来音讯全无,仿佛朕这皇宫和你不着边际,你眼里可还有朕这个母皇?你这逆女!”

逆女?

此词一出,翾络叩在地上的双手紧紧一收,想陛下已然震怒,心中恐惧,如照往日,这便是要严惩自己的先兆。头放的更低,身子更往下,翾络不敢有一丝懈怠,语气放慢,努力向上人请罪“回陛下,微臣知罪,微臣不孝,请陛下处罚,微臣甘愿领罚”
女皇盯着那人从始如一的表情,不见一丝波澜,何时起这人也如此善于伪装做戏?心中更加一恨。
“该如何处罚?你且说说”女皇意味深长。
翾络一颤,微微抬头,女皇这是要让自己给自己定下责罚?翾络一时间有些惊异,很快便被那张龙目所震慑住。再叩首“回陛下,翾络不孝之罪理应由陛下处置,翾络不敢妄议王法”
“哼!你何止是不孝?”女皇趁机许久的话打算说出口,“说说吧,几日前镇南王的小舅子,如今朝堂之上的议政大夫在给你带密函中如何写的?”女皇似乎只是轻轻松松的一口气说完这话。

………
“陛下恕罪!微臣没有,请陛下明鉴!微臣冤枉!微臣从不敢私底下妄议朝政,更不敢结党营私。”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5-29 10:52:00 +0800 CST  
女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眼下人为自己辩解的举动,心中仍旧是窝了一肚子的火。那封密函上的拉拢之意写的明明白白,看样子你这四殿下是真的不把朕放在眼里了?!“朕姑且不说你与安平郡主的关系,这信若是落在旁人手中,难免你这高贵的四殿下会落下口实,倒不如你将密函交上,朕给你一个从轻,并将此事遮盖过去如何?”
翾络身体再度一僵硬,看来女皇陛下没有打算听自己的解释,相反开出了价码。怎么个从轻,是赐死留具全尸吗?
放眼望着那人从抽屉中取出来宽厚竹板戒尺,浑身打了个激灵。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5-29 10:52:00 +0800 CST  
不好意思,本来打算今天更的,时间不足,没有写全,明日更。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06 21:16:00 +0800 CST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07 10:18:00 +0800 CST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07 10:18:00 +0800 CST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07 10:19:00 +0800 CST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07 10:19:00 +0800 CST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07 10:19:00 +0800 CST  
4.
昨日自打长公主离开天元殿后,女皇翾姬直至今日前都未曾出宫门一早身体抱免去了早朝。宁屏不加以揣测圣意,是知晓女皇此时此刻应是在盘算着什么,免朝从来不是翾姬的风格。因宁屏依旧记得昨日长公主脸色乌青出去时候那样形色匆匆,至于说了什么宁屏倒不好奇,她相信长公主还是有分寸的,可是陛下这般,不喜不怒,直接免了早朝,此时此刻仍旧坐在天元殿正殿的龙椅上不咸不淡地批阅奏书,御笔一次次勾过奏书放至龙案上。心不在焉,宁屏觉得怕是有人要倒霉了。宁屏倒吸一口凉气,将新沏好茶呈放在琉璃器皿上,如同往日一般奉茶,迈出的步子悄无声息,女皇好静“陛下,这是内庭司新上的龙井,不防陛下尝尝,陛下从起到现在可还没休息过,陛下保重龙体才是”宁屏将担心陛下的表情无微不至地摆放在脸上,期望陛下休息一二。
女皇抬起头,冷一眼瞧过宁屏和她手上端着冒热气的茶,再低下头,再将手上的奏书批奏完放至方才批阅的奏书上,貌似堆了一层小山。宁屏上茶陛下,果然那御手拿过茶杯抿了一口,随后
话里透出几分激怒和气势“她还是不肯写吗?”右手里碾着茶杯的周边,摇摇晃晃热气四溢在女皇嘴角边。
宁屏一冷,面若无惊“……回陛下的话,小公主殿下性情刚烈,宁折不弯,一时间可能…有些昏了头,陛下不若再给她些时间,相信她想明白后自然会顺了陛下心思”

女皇酥脆的一声将茶杯“放在”龙案上,龙眸中的怒火难以泯灭,随之从龙椅的宝座上站起“朕已经给了她一天一夜的时间!还要多久?她以为她是谁?摆驾!”看来朕还是应该再给她一个教训!袖手两臂,在甩动下龙袍上的龙纹显得栩栩如生,步子迈下来带着无比威严的气势。
宁屏一愣…“陛下这是要去哪?”宁屏知晓女皇是要前去天牢,可还是故有此一问。
翾姬冷漠如冰“你觉得朕会去哪?!”
“遵旨”

翾络这边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毕竟天牢这种地方,暗无天日,看不些许到光亮。翾络进来不过才一天一夜,脸上的颜色便已是惨白惨白,只是蜷着身子缩在一张破旧床上的被子里面。在这中途那秦狱诏特别过来慰问两次,吩咐狱卒打开牢门上的锁,穿着一身正色的官服笔直地站在翾络跟前与翾络对视,询问翾络感觉怎么样,再者便是问翾络何时动笔书写那封陛下所要的信,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翾络也没说写信的事。秦大人又碍于翾络皇女的身份和陛下吩咐的态度将询问不了了之,若是换了旁人,定然大刑伺候,但这已经是昨日之事。今日那姓秦的便未进这牢房,原是到陛下跟前告状去了。

翾络再度睁开眸子,目光窥探到距离头顶有很长一段距离的顶端有几道被铁板钉上的窗子,那里有几丝光亮是来自外界的,进来这里起初未曾发现是因为在光明中呆久了,难以在黑暗中寻找光源。可在黑暗中呆久了,便很容易在黑暗中找到光亮。翾络掀开被子,走下床,头上之前被那些人披散开的头发一寸寸落在身后的囚服上,长发刚好及腰,飘飘荡荡,衣不合身,松松垮垮,走起路来铁链的声音咣当咣当直响。脚腕上粗重的脚镣使得翾络走起路来的动作极其缓慢,还有手腕上的铁镣让细嫩白皙的皮肤出现了一层层的勒痕。她们当着姓秦的面上上锁的时候,自知说何话都无用,翾络便一句话都没说,只是认命般的抬起两只手臂,可她们依旧还是拿走了长公主在她被押送路上送给翾络的那件披风,翾络很珍爱这件披风。所幸翾络只是说了句,那是长公主殿下的东西,她们应该会妥善处理,不敢让此物流去它处。
时间回到现在,翾姬在牢门外正正看着这副背对着自己的背影正望向那上面透出的光亮的时候,见她抬起手咯吱咯吱作响的镣铐发出声音,内心还是忍不住不免一痛。但这痛来的不着边际,很快被隐藏在眉宇之中。看穿翾络心思,见背影一语“既然这般喜欢光亮,不若早早写信,朕会少关你一阵子,如何?”
翾络肃然回头,听语气便知是女皇,可这一回头看见这一副瞳孔,还是吓了一跳,连忙跪下俯首“罪人参加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就只会这么和朕说话?

“哼”见了翾络态度,女皇一声冷笑,可想起身边还有那个姓秦的狱诏和宁屏大人。女皇冷着神色从狱诏手中拿过一把牢门钥匙,挥挥手示意她们先下去,而后预备打开牢门。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10 21:04:00 +0800 CST  
5.
“此处只有你我二人,你不必再自称罪臣,如果你实在不乐意做朕的女儿,朕可以考虑把你削去皇籍,贬去做镇南王的女儿如何?你应该挺乐意的吧?”翾姬笑笑,袖口中的那把皮鞭可是有些不安分地想出动了,只是女皇还是想再看看,翾络她到底有没有逆反之心,若是真心步了她叔父的后尘,翾姬自然没这个耐心和她这么耗着。女皇倒是想要看看这个人嘴里能说出什么话来,只是接下来翾络的话竟真令翾姬也没想到,映衬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地步。

面对陛下扑面而来的种种疑虑,伴君如伴虎,翾络不忘,只是女皇今日金口玉言中的话到底透漏出她的几分真意,翾络以为,怕是她真的要容不下自己了。翾络心中一涩,随即随着消瘦背影再度一叩“陛下……我知晓陛下心中用意,理所应当奉从,但…翾络不涉党争,不理朝政,这点陛下应该知晓。如今翾络落得如此下场,不怪怨别人,只得认命。可陛下是否误会了什么,翾络以明眼即可所观,与伴之身旁之侍婢尚皆为陛下所安排之人,翾络坦坦荡荡,做事亦不遮掩,如此,她们每每向陛下汇报翾络近况之时,丝毫不遮掩,这是羞辱翾络吗?陛下难道认为这样还不够吗?便是一个有罪犯臣也不会受到陛下如此之礼遇,何况是翾络。陛下心中所想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辞?陛下认为翾络有罪,翾络便是有罪,陛下如何惩罚都是应该的,翾络不敢有怨言,时至今日,翾络已不想再辩驳什么,至于镇南王究竟是忠是奸,陛下如此慧眼自然看得清清楚楚,只是翾络自己不想丢失心中的那份道义,端平与我之间并没有那么多阴诡算计,翾络只是顾念幼时青梅友情,若陛下执意让翾络写下这封信,陛下既相信端平一定会来燕都,自当知晓翾络与端平之间的情谊,端平来燕都,从此便要过上翾络前车之鉴的生活,翾络于心不忍”写信之事,恕难从命。

女帝听着长篇大论,然后琢磨着每一句话,突然笑出声来,紧接着摇摇头,哪成想袖口中的鞭子一不小心掉了出来,女帝也没顺手捡。反而背过手看着跪在身下的人,那双眸子正看着自己袖口中掉下的鞭子发愣。“怎么不说了?接着说,朕还打算听下去呢”翾姬笑着,她怎么不知道翾络还有这么好的口才,说这么半天连口气都没歇。

翾络看着地下的鞭子打个冷颤,动了下身子导致铁链声响起,口中痴痴“陛下…”
“说吧,朕知道你还没说完,接着讲下去”

翾络再度鼓起勇气,还是决定说下去“陛下,翾络自知无颜面再面对陛下,陛下如何处置翾络不敢造次,只是陛下若…真的废去翾络皇女之位,望陛下只将翾络贬为庶民,逐出京城,翾络也好自证清白,免得遭他人误会”

“闭嘴!”激怒了翾姬,她不过随口一说,这人还真存了这般大的胆子敢让自己废她,可气!

朕的鞭子呢?!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12 21:21:00 +0800 CST  
翾络面孔不咸不淡,面对即将扑面而来的震怒表现不出惊讶,她依旧笔直地跪在地上,身子不敢挪动分毫。翾络方时便想明白,女皇或许在自己刚开口没多久的时候便已经生气了吧?还这般有耐心地听自己说完,又是想试探什么。眉头一皱,翾络看着翾姬愤怒地从地上拾起的鞭子将其对折并把鞭把紧紧地用右手腕攥住,翾姬在蹙眉的神情下张开唇齿,“趴下!”
翾络不敢违抗,顺从地跪趴在地上,两只手臂支撑。头点在冰冷的地上冰镇的头部一层层眩晕……站在牢内的翾姬看着翾络屈服的模样,便联想起这又是个面服心不服的人,下手自然就没个轻重,抬起手臂便一鞭子抽打在翾络背部,一鞭下去即打破翾络身上的囚衣,撕裂的声音传出让冰冷的牢狱中添加出阵阵噪音。
女皇的手臂挥下鞭子,不急不慢地拷问着翾络。女皇承认,她此时此刻的确是有些急躁,只是无论如何也要让眼下的人彻底臣服。带着这股子劲,顺手又挥下几鞭子,翾姬看着那跪趴在地上的人死死扣着地板的十指,和颤抖的身躯心不知不觉又抽了一下。预备再次抬起鞭打的手挥打不下去。
女皇张口便质问“翾络,你认为朕对镇南王此举有些不讲仁义?”
许是背部被抽打的太疼,翾络一时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女皇的质问,可等慢慢反应过来时,似乎也没话说了,可是后面的疼痛却让翾络体力难支。想了片刻,翾络想卖一次可怜,颤抖着身体,口中颤颤巍巍的蹦出几个字……“陛下,是翾络方才口出狂言…陛下饶命,求…求陛下饶了我”
翾姬瞬间将鞭子握在自己双手中一拉,眼里透过的愤怒感简直快要抑制不住,气愤的是,她又等来了这个答案!又是求饶!翾姬俯下身子,用纤细白净的御手扼制住翾络的下巴,指甲几乎要嵌进翾络肉里,翾姬用蛮力迫使翾络与她对视,翾姬身为翾络之母,看着她的这个女儿这副要被她活活吓死的面孔,犹然怒由心生,但却放低了口吻和强势的态度“翾络,朕本来不想给你过多扯那些没有用的,可是你太让朕失望了!你面对朕从来都只是求饶,又何曾真心服过朕?”说罢,顺手甩开翾络,见那人扑倒在地上。女皇旁置一侧,那张脸似乎显得有些苍老,平时看起容光焕发的气质女皇,也看不出岁月的褶皱在那张脸上究竟遗留下了什么痕迹,但毕竟快至五十的年纪。“呵,你以为朕真的不知你如何想的吗?朕是这大燕的帝王,只要朕想要控制的,便从来没有做不到的”女皇徽徽头,看着那在地上挣扎的人。“镇南王可是朕的亲表妹,可是朕的这个表妹与朕的关系近些年来已经没有原来时的那般融洽,尤其是朕登基以来,这近二十年她都未曾亲自来过燕都,只是她放任自己的独女端平与你交好,你认为她是如何想的?她一手独握南境二十万大军,想来整个南境又有谁不会信服她呢?这难道还不是你父辈的功劳?”……翾姬的每一句话听在翾络耳中竟是这般讽刺,嘲讽。
翾络抑制不住的苦笑,就连扯动身后的伤口都仿佛感觉不到生疼。“陛下……陛下…翾络父妃在翾络七岁时便因病去世,当时翾络尚且年幼,陛下见其余公主都有父妃在侧陪伴,于是陛下便有意让父妃的亲弟,也便是翾络叔父前来照看翾络,并教诲翾络诗词歌赋。久而久之,翾络自然与叔父产生了亲情,可是叔父在翾络身边不到三年的时间,便触犯了大燕刑律,罪名竟是谋逆大罪,叔父早年分出府去,不然阿爷也会受这池鱼之殃吧?叔父一家被陛下灭门,连同幼子陛下尚且未曾放过,那么灭门的真相是什么?是因为翾络对吗?”
翾姬的面貌冰如冷色,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呵,翾络这些年也会后悔,如若当初未曾与端平相识该有多好,是不是就不会引起陛下疑虑,让陛下怀疑叔父动机,怀疑叔父是想联合镇南王篡权夺位?陛下是否就不会灭了叔父全家上下53口人呢?”还有……我父妃究竟是怎么死的?陛下,你心知肚明。

“翾络……朕现在才认为朕让人看着你的决定是对的,53口人,你记得很清楚”

………翾姬不想再和她说些什么,决定离开,但到了牢门止了住步子。“还有,朕希望你可以想清楚,予端平的这封信,还是早早写下的好,你的阿爷如今也是神志不清之辈,朕每月都特意派遣太医前去问诊,昨个听太医说说是这阵子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口里叨念你,说是想见你这个孙女,你可别让他老人家失望”
说罢翾姬袖手离去,翾络感到身心都在淌血……不久之后翾络听到的便是这牢门再次禁闭的声音……
翾络慢慢起身,跪久了,膝盖似是麻木。两只手臂费力地支撑自己到床上,趴在上面,浑身都在叫嚣着痛。眼神愈发黯淡无光。良久翾络口中呢喃出两个字,近了一听“我写……”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13 21:44:00 +0800 CST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15 14:14:00 +0800 CST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15 14:14:00 +0800 CST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15 14:14:00 +0800 CST  
7.
宣安十九年 三月未
南境 镇南王府院内

“郡主,您果真要去燕都?”

“……这是阿络予我写的信,她信中诚心邀我前往燕都游玩小住,我怎可不应”闺阁之中,端平郡主的贴身侍婢萃羽观望着从三日前收到燕都来信的端平郡主翾灵,收到四皇女的信原本对于郡主来说应是一件喜事,毕竟郡主嘴上常常叨念着四皇女,可明显郡主这几日都心不在焉,话中却总是透漏出一种愁容……这似乎不太像是高兴啊……

郡主端平年芳十九,镇南王独生女,从小长在镇南王膝下对母亲的训令更是百依百顺,镇南王自端平幼时便细心教导端平,更是希望日后可继承其衣钵。只是此次端平收到翾络亲笔信笺,掀开检验并非她人代笔而是亲书,端平没犹豫便拿着信前去见母王,等镇南王看着信上翾络所书句句真切之言,忍不噤笑了笑,“既然灵儿与四皇女殿下如此真情惬意,若是不前去赴邀,岂非有点不厚道?去吧灵儿,收拾收拾,这几日便出发去燕都”
“好的…母亲,女儿并非信不过翾络,只是她母皇宣安帝对母亲多有猜忌,此次女儿进京,不知宣安帝会意欲何为…若女儿难以脱身,母王可…要多加小心”
镇南王起身拂过端平的发丝,亲切且仁慈的口吻对向端平“好孩子,你长大了,此次到了燕都见到你表姨母,可一定要乖顺,玩的开心,记得替母亲向你表姨母问安”
“端平遵命……此次我便带上萃羽随我一同前去,母亲请放心”


寒冷和风霜逐步停滞在初晨的四月天,四月中旬,天已经不再是特别的冷了,女帝翾姬还是如同往日一样,君王早朝,从不中断。在今日朝上,不少官吏口口客套陛下的三皇女殿下有皇家风范,尤其是几个武将统领,戍守北境的三公主将在不日后抵达燕都,此次三公主大破戎狄,陛下在朝上大喜,准备在三公主翾瑢归来之至封为王,彰显对其宠爱。

早朝结束后,翾姬按照往日规矩回至天元殿料理奏书,上次翾络落魄入狱后翾束长公主被派遣到郡州治理洪水去了,风尘仆仆却也不忘与翾姬奏书往来,问候母皇情况,翾姬对此对于长女也是怀有欣慰,治水之事也有其功,准备敕封皇长女为亲王,只是翾束毕竟是长女,怎可以在翾瑢之后封王,翾姬思虑再三,在封号上拟了字,册封长女为锦亲王。于是日封王的奏书已递交中书省敕发下去,传旨的女官火速前往郡州,估计此时此刻锦亲王殿下已经收到陛下册封旨意,回奏待料理完郡州事宜后便回京谢恩。

宁屏按照惯例是陛下随行女官,下朝后仍旧穿着一身官服侍候陛下奉茶“陛下,据探子来抱,端平郡主离燕都不到五十里,是否还继续派人跟着?”

翾姬“不必了,宁屏你去天牢替朕走一趟,把她放了带到朕身边来”

“是…臣即刻就去”

女皇目视着宁屏离去的背影,不急不慢地手中从龙案下拿出两封信,一手捏着打开其中一封,信上日期是两日前,而这第一封是从南境飞鸽传书至燕都,写信之人自是端平,信中应下燕都相聚之事准备启程,信封外是四皇女殿下亲启,而信内便是阿络收。女皇不满这端平与翾络的亲昵,好生亲切的称呼。而翾姬手中这封,宁屏安排在四公主府上的探子来报,是两日前交到宁屏手上,至于内容女皇还没有来得及看,等过会儿那人来了,交给她便是。


翾络从牢内放出来,临走时还四处张望一番,心中暗指说不定有一天自己还会进来…一苦笑后还问了秦狱诏,自己进来时那件披风可有归还长公主殿下,姓秦的先是一愣,后来才说那是锦亲王殿下的物品,自是已经还了……翾络怔怔,虽然在暗淡无光的牢内待了些时日,对外界之事一概不知,但得知长姐封王还是值得高兴的。苍白无力的脸上显得和颜悦色,长姐已经贵为亲王,真是令人高兴的消息。翾络不愿再久留,被仆役们除了那一身铁制的东西,又换上陛下派人准备好的衣裘,一步步按照原来来时的路离开这里。天牢大门外有人等候翾络自然不稀奇,毕竟自己这一身衣裳都是那人恩赐送过来的。这阵子的牢狱生活让翾络变得有些沉默寡言。毕竟在里面也没有人可以说话,闲来无事只得看看书,写写字什么的都没有多余的力气抬起那重重的手臂。


“宁大人多日不见可还安好?”一步刚踏出来,外面闲散的光芒照在多日不见光亮的翾络脸上,有些刺眼。翾络不忘客套地问候陛下身边的红人。宁屏朝着翾络笑笑“这话还是留着问候陛下吧,殿下请,陛下在天元殿等候殿下许久了,可莫要让陛下等急了”

忽地听见陛下二字翾络嘴角一抽,是被宁屏的话惊着了。便是给自己天大的胆子,翾络也不敢让翾姬等着自己“不敢,大人请”

宁屏倒是客气,在这天牢外面等了将近一个时辰“殿下客气,请”

宁屏走着的步子一点都不放慢,翾络刚出来身边又没有跟着人伺候,只能步步紧跟着宁屏,走了许久入了宫门,翾络本想问宁屏陛下找自己何事这般急,后来随着步子走动一想想,还是算了,紧跟其后。

天元殿坐在龙椅上的女皇可是有点等急了,这都快一个时辰了,可不太像宁屏的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18 20:53:00 +0800 CST  
办事效率。女皇正想怎么处置这个故意缓慢时间的翾络,就听到天元殿外的太监来报,四皇女殿下和宁大人宫门外求见。“让她进来!”使了个眼色对身边人,“你们都下去吧”——“是”
翾络进殿后连忙跪下,见身后的宁屏行礼后便识趣的退下将殿门关起,翾络瞬间心下一凉,自知没有好事。“翾络给陛下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头磕在地上。
“出来了,感觉怎么样?”女皇不喜欢坐在龙椅上和翾络说话,抬下步子,走至翾络跟前,一身明黄龙袍上点缀的华丽射出的光芒足矣亮瞎翾络的双眸。
翾络不敢抬头“回陛下,托陛下的福,翾络一切都好,谢陛下关心”
“嗯”女皇很满意翾络现在这样的态度和自己说话,不畏一言“脱了吧”
翾络俯在地上的动作一时有些僵“什……什么?”
话一出口,才想起回话忘记加上回陛下三个字,“回…陛下,陛下何意?”
“朕说的就是明面上的意思,此时此刻大殿上就你我二人,难道你认为朕在与你说笑?”女皇又恢复了之前的态度,让翾络心里感觉生硬又不舒服。“不敢…”说罢,自顾自地解开刚刚换上还没有多久的衣裳,一件一件地掀衣褪下,放置一旁。最后脱的只剩下贴身内衣,又回到和牢里一样的面貌。
女皇的御手摸了摸翾络的头发,揉在手里不放开“嗯,把亵衣下裤也褪下来,然后弯腰俯在龙案上,规矩你懂的”
翾络听完女皇的话,明白女皇的意图,翾络认为这是赤裸裸的羞辱,转瞬就想求饶“不…陛下,臣求您,求您给臣留一点尊严好不好?陛下…臣求求您”翾络突然间又跪地求饶,甚至抓住女皇衣角。女皇面露不满“朕的话从不重复第二遍,你也知道,若是朕重复了第二遍,想来是要再付出些代价”女皇松开翾络乌黑的发丝。甩甩衣袖便径直走上龙案等待那人将身子趴过来。
翾络咬咬牙,看来这还是事后算账。于是慢慢走上龙案,身体顺着趴俯在上面,弯腰九十度的样子,两只手扶住龙案两边的棱角。
“怎么还不褪?看了还是需要朕帮你,既然如此,朕便帮你这一次!”说罢,女皇从抽屉下拿出的木板紧紧握在手里,狠狠地席向某一个部位,重重地拍打,一下下犹如在铸造一块铁板消磨。木板抽打在臀肉上,似乎是有所顺序地沿着一道又一道痕迹,翾络很痛,但不敢言语。只是那痛不曾停顿一下…断断续续
啪啪啪!
啪啪啪!
多少下了?
…有……三十下了吧……或许更多。“唔…!陛下…”
“禁声!”说罢,狠狠地又打在原来那块已经接连打了五六下的臀肉上。“脱不脱?再不脱,朕的手可就不留情了!”女皇有些怒气,她所谓的帮忙,自然就是用一些魄力手段让翾络认输罢了。
听完女皇的话,翾络知晓再这么下去吃亏的还是自己,翾络两只手艰难地摸上后腰,连着内带的尊严一同将裤子脱了下去,顷刻间露出的便是红嫩的臀处。翾络重新俯下去,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已经流了眼泪“…陛下…臣已经遵从陛下旨意…”翾络未说完话,女皇愈发发狠的阵仗让木板所落下之处都依然如同铺上一层灰。狠之又狠,翾络死死咬着嘴唇,绝对不能叫出声,若是再惹恼陛下后果怕是……额……唔!……好痛,承担不起……
啪——啪——啪
啪——啪——
啪——
!!!又是四十多下,女皇训诫翾络一丝不苟,只见臀肉渐渐已经泛着紫色和青色掺和在一起,皮肉肿胀,两下有了不少肉有往下坠的趋势。
女皇似乎是打累了,换了一只手,意要继续。看见那人身体却在不停颤抖“怎么,怕了?”
“陛…陛下,翾络知道错了,求陛下饶恕…”果然饶恕一词只会更加让女皇愤怒,“撑着!”
“是…”
又过了二十下,翾络已经不敢想象此时此刻身后的惨样,怕是很长时间难于坐“陛下…”
“你可知朕这次为何罚你?”
“回…回陛下,是因为翾络…翾络…不孝,翾络还记得上次陛下对翾络所言”翾络苦苦撑着。
“……也是,罢了,穿上吧”
“是……”翾络咽下心中的苦和眼角的泪。
女皇转身一客气,语气平静下来“端平离燕都不远了,你过会儿便启程去迎迎她吧”
翾络身后伤痛,可女皇不会给自己拒绝的理由,但若是车马劳顿,被端平看出端倪…怕是说不清。“陛下…臣…遵旨”
“那封信,你自己看看吧”指的是龙案上的端平写给翾络的书信。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18 20:54:00 +0800 CST  
此次更新后,本周有事,下周再更。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18 20:56:00 +0800 CST  
8.
跪在地上的翾络眼神目光紧紧锁定在女皇交给自己手上的那封信上,将两封信的内容一丝不苟地阅读过。
翾络阅读完信将提在嗓子眼的那口气轻轻放下……
还好端平只是在信中写了些寻常事,她具体告诉了翾络自己来燕都赴约,和如何如何思念翾络,迫不及待地心情以及信上那亲昵的称呼…翾络捏着信的手放下,而后默默猜觉了下陛下让自己收信的目的和意图,翾络动了动脑子想了想…这信是不是有试探的心思在上面…“陛下…臣已经阅毕,不知陛下可否要过目?”
翾络是壮着胆子有此一问,不知会不会触怒龙鳞。但翾络心底明白这两封信女皇八成是已经看过了…翾络还有些犹豫,更多的是有些心疼自己的…某个部位。

女皇就像早知翾络会有此一话似的,目光不咸不淡地对视着跪在地上的翾络“翾络,朕方才才教育过你,有些话你还是听不明白?今日朕的手累了,改日朕再亲自教训你,希望你自己可以记下这笔账,你又欠了朕一顿皮带”

……………

“陛下…臣冤枉”
“你冤枉什么!”

翾络被女皇的话当头一棒,一怔。

脱口而出时翾络才发现自己说错了很严重的话,她怎能叫冤…随后对上女皇深邃的眼眸,女皇知晓自己看透了她的心事,那种散发出来的气焰势要将翾络吞没。翾络再顾不得后面的伤,忍得痛楚,跪行到女皇龙袍裙尾下,伸出手抓住女皇裙摆。“陛下……别,别再打了……我错了,以后臣再也不多话了,陛下问什么,臣答什么”像一个极其听话的奴隶在求着主人,翾络不甘心,她已经伤了,为何女皇对她要这么残忍?

打了不够,等身后的伤养好了还要再打。

抽烂了她才甘心吗?
是不是自己越惨她才高兴?

翾姬看见翾络苦苦告饶,可一想到刚刚……这人触了自己逆鳞。还是不能饶,女皇俯下身子抓住那只清瘦纤细的手臂。“朕可以多给些时间让你养好再打便是,一个月,一个月以后把它领走,这是朕对你最大的宽限”

没机会了…
“陛下……陛下可否再多给……几日…陛下,端平她可能不会这么快走”翾络不甘心,她不想去想一个月以后吃下那顿皮带的感受…但更让人叫苦的是,若是被端平知晓,叫她如何面对端平,如何以己面目示人…
女皇一冷“她的想法便那么重要吗?朕的话你最好放在心上,不要惦记不该惦记的人!至于你,朕希望你的眼里和心里只能容得下朕和朕的话!”
翾络一愣一愣的,总而言之在翾络眼中自然而然理解为要有自知之明的意思。“…是,陛下,臣遵旨便是,陛下…若没有其它事,陛下可容臣告退?”

答应的倒是爽快“…退下吧”女皇瑟瑟一语。

“臣告退…”



燕都城外十里亭

当端平再度看到自己日思夜念的人面孔时,让端平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她
还是有着那样清晰的面容、
就是看上去有些消瘦了…

一袭白衣显得格外超凡脱俗……那人站在十里亭内,亭旁放置一辆马车,翾络看着骑着马走进的端平,面色一悦,仿佛此时此刻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对着马上人直接言道,“端平…多年不见,你可还好?近日收到你的书信,我就知晓你离燕都不远了,想着时候便在这十里亭内等候着你,如今看到你容关焕发的光景,心里高兴”

端平下了马蹬,长发飘逸在身后,一身束身紧衣,有习武人该有的样子。
“阿络…我对你也甚是思念”说罢,紧紧相拥那人的腰身。翾络被端平这样的亲近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总不好僵硬着身子,于是回抱端平…“一路奔波,辛苦了,我在新月楼订了包房,你我二人可以好好叙叙旧,上马车吧”

端平适才舍得放开翾络,而后讥笑“喂,翾络,天天坐马车你不腻吗?不如你我骑马进城如何?我这匹可是良驹,日行一千,夜走八百。”

…………

“这…我不会骑马…你不知道吗…”翾络并非不善骑射,只是…幸好端平从未见她骑过马。

“什么?堂堂四皇女殿下竟然不会骑马,说出去真是要贻笑大方,没关系,我驮着你…”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27 20:37:00 +0800 CST  
投票:
1.翾络cp端平
2.翾络cp女皇
3.翾络cp翾束
大家更看好哪一对cp呢?保证只虐不甜(?只甜不虐?)拍拍哒~

楼主 燃尽lsy  发布于 2019-06-28 21:38:00 +0800 CST  

楼主:燃尽lsy

字数:57523

发表时间:2019-05-29 18: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9-11 15:51:41 +0800 CST

评论数:9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