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班级】【原创】Intouchables 无法触碰 F\/F

好吧~_~,不死心,又回来了…
让我把这个故事结束吧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0 22:39:00 +0800 CST  
Chapter I 四页打印纸,四十板子
(一)
命运弄人这句话从来都是有感而发的。
比如我,林绍,大学刚毕业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在本科在读期间为留学准备许久却因意外变故只能抓紧就业,回到了我家乡的一所教育集团当一位不起眼的资料管理员。
说是教育集团,名下只有三家正经有建制的高中和两家初中。资料管理员,真是个无足轻重的位置,三个月见习期后表现良好就能转正,月薪不过五千五。而我的故事,正要从这见习期开始说起。
又一次忍不住感慨这该死的命运。见习期被下派到了集团下的学校,三所高中,本部因为极高的重本率而声名在外,国际部也因为拓展海外名校的路子而发展得有声有色,只有分校没多大声名,只是凭着挂靠本部的教育资源而招收高价交费的孩子,而这也是我的母校。见习分到了自己原来的高中母校,对一般人来说可能是较好的开始,毕竟地头熟,而我从来不相信任何的“熟人好办事”,噩梦摆在我面前,见习期的带教老师更是我的老熟人,严染,高二语文老师。
我和她的恩恩怨怨稍后再提,让我头疼的是见习表现有三分之一落在带教老师的评语上,这让严染捏紧了我的死穴。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言听计从。
终于还是落到你手里了,严染。
有人可能有疑惑,你一个资料管理员,关语文老师什么事啊,good question.为了这事我咬牙诅咒那个分配的人,千千万万次。
严染是我在高一时的语文老师,我是课代表,很普通的关系甚至不应该产生联系的关系。我怎么想得到呢,严染受我爸的妹妹(有点绕…后面会说这个人)之托,要“好好关照我”。这个关照的内容呢,就是绝对、严厉的惩戒教育。
想起那段时间我就心痛……把严染称为我高中阴影也不为过吧,苦笑。不过这也解释了这篇文和吧的主题关联,大家都懂的,physical punishment.好不容易大学考去遥远外地的我以为就此能摆脱这个阴影,没想到,人生何处不相逢。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0 22:40:00 +0800 CST  
严染,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呵。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0 23:00:00 +0800 CST  
(二)
大概交代了一下背景吧,回想起一开始被通知带教老师姓甚名谁的那天,我的心就沉沉地坠了下去,严染还是那个样子,短发、上身衬衫下身包臀裙,眼镜遮挡了几分目光犀利,似笑未笑的表情,唉。第一次见面,我很乖地和严老师打了关照,要多乖巧又多乖巧,没想到反而被给了下马威。
“大家都不是第一次见面,你说是吧林绍。”听着像征询,却用了不可置疑的语气,我内心哀叹一声,面上还老老实实地回了一句老师说的对。
带我去的介绍人姐姐还不明所以,以为我是遇上熟人了还为我高兴,没想到啊……
“那就请严老师多多关照我们新人啦,林绍,你就和老师再熟悉一下准备正式开始见习吧。”介绍人姐姐甜甜地冲我笑,她以为我算是来到了乐土,怎么知道我才刚刚掉进魔窟。
呵。“严老师,好久不见啊。”这算是成长吗?尽管内心还有对往事的厌恶和压抑,我终于会表面云淡风轻问候故人了,“别急嘛,应该是隔了太久,我们重新熟悉一下,十分钟以后我希望在办公室见到你。”
心下一凛。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0 23:01:00 +0800 CST  
办公室,自然不会是她们公用的办公格子间,严染有自己的私人办公室,我早已知晓。
换做以前呢,我是挺乐意去的,还常常耍尽手段在那里多加逗留,没看清严染的真面目嘛,把她当做崇拜或者喜欢的老师,觉得私人空间相处都让自己如此特别。
少年人的心思,呵。
果然该来的还得来。
外地四年,我自觉磨练出来的面无表情,在听到严染撂下的话时,内心还是狠狠抽搐了一下。
办公室里无新事啊。
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镇定地敲开严染私人办公室的门,拼命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在得到许可后拧开门手开门进去,宽大的办公桌,似笑未笑的严染,以及,静静摆在桌上的一把宽大戒尺。
还是逃不脱么……
“严老师好,请问一下还有什么事吩咐么?”微笑,大家不熟,不熟,我自以为地坚持自己的底线,不和她相认,她应该没那么丧心病狂上来就动手。
一定、一定不能给她动手的机会。
我记得,我一直勉力微笑,左支右绌,不给她有可以动手的话柄。
只是严染的胜面太大了,带教老师,见习期的绝对话语权。
“不多,二十下,你已经不是孩子了,林绍,有些总得承担的事大家不必绕弯子。”
第一次,我觉得这个女人是个恶魔。
她也把我当成不可救药的人吧,唯有雷霆手段,唯有……
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
这是严染一直秉承的,对我的,教育方针。
呵。
于是我重温了久违的痛楚,低下头,手握着桌角边,撑好了,不许动,不许哭。
你已经是个大人了。
身后严染一板一眼挥着板子,不疼,不疼。
……这见鬼的见习,正式开始。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0 23:01:00 +0800 CST  
先更半章……脑阔疼,心累…等人来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0 23:05:00 +0800 CST  
(三)
有严染的那段经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我的噩梦,我不想提及的往事。
高中四年,大学四年,从高二开始我努力使自己从"严染"这两个字的阴影走出来,却无奈地发现这样做只能让阴影变得更深。
要从哪里提起呢,每次回忆那段日子,很多负面情绪会一齐涌现出来,压抑、自贬、无助、阴郁……它们像许许多多深色的潮湿的海藻,绵绵地缠住我的心,勒紧,透不过气…
记忆是深刻的,来自于肉体的惨痛经历。我不想夸大或者渲染曾经的悲惨和黑暗,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在一开始和严染相处的时光里我把肉体的惨痛代价视作一种交换,就像我曾相信的那样,一种特殊的关系,建立在训诫教育上的关系,教育手段是原始的联系方式。
那个人为什么会这样"特殊对待"你,你们之间的相处方式,构成了这段关系的不同。
所以你们看,一开始我甚至是心甘情愿地接受所谓"霹雳手段"的,而且受许多圈内的小说"启蒙",在那个年纪,我把这种手段比作一种特殊的关心,甚至是爱。
呵。写下这些文字的初心是为了和高一时的我和解,虽然我现在依然想回去把那个愚蠢狂妄的自己好好扇一耳光,虽然我还是每次思及那段历史都会为自己的卑微而咬牙切齿……我还是想和解的。
我林绍,又不是没人疼没人爱,可是严染,高一的时候我是怎样的愚不可及才卑微到恨不得把脸孔都扑在你脚边意欲亲吻你身边带起来的灰尘!!!
是的,我有多卑微我就有多憎恶,毫无疑问我应该是恨严染的,我恨她的无情我恨她的寡义但是说到底我更加无法接受的是那个时候傻乎乎心甘情愿臣服于她的我自己。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说来也挺悲哀的,在严染眼里,我是无可救药的社会渣滓吧。开个玩笑,我觉得在见习期间,放个屁都能被她揍一顿。呵呵,哈哈,可怜,可恨,是我无疑。
我不明白严染为何这样惩治我,如同十恶不赦,自问在她面前,我没打架没口出狂言没抽烟没喝酒没吊儿郎当混迹街头……小说里那些十成十会挨揍的导火线都没有出现在我身上。你们觉得可笑吗,就在昨天,我又被叫到"办公室喝茶"了。
这也是本章的标题来源,四页打印纸,四十下。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1 01:27:00 +0800 CST  
我这个资料管理员平时职责就是管管学校图书室和打印室,昨天出事的地方是在打印室。
学校有两个专用办公打印地方,一个是大打印工坊(就是个大点的办公间),位于行政楼一楼,由六台大的打印机承担大型印刷任务,一般是学生试卷或者课堂讲义之类的数量大任务重这样的工作,有二到四个教职工(我都得叫老师)常驻维持打印室运作。在打印室隔壁一个小隔间是单独的重要办公文件印刷间,平时也为公文资料提供存档,我们称作小打印室或者资料间。虽然两个都有"打印室"之名,但是印刷机使用的墨盒和提供的印刷纸质量是不一样的,而作为公有财产,印刷纸实行配给制?(是这么个意思…)就是每位老师每个月能够使用的每种不同质量的纸数量也不一样。举例来说,印试卷和讲义用的是比较便宜的淡绿色的一体机纸,一般老师每个月有10张的额度;而打印机可能用60g的打印纸,成本较高,一位老师每个月可免费使用两张。
事情就出在这…我在资料间轮值的时候,一位中年女老师急匆匆进来要求我给她打印,按照流程我要先登记这位老师的姓名职务和所属科组的(涉及到用纸配给问题),但是她态度急迫,一会说着急要资料待会补程序让我先给她打印,一会说我这个小见习生愣头青不会做事,说的我脑子当机,而这位性急如火的女老师已经抢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把浅绿色的一体机纸(便宜纸)折叠塞进了打印机的纸槽里然后按下打印…
动作之迅速简直一气呵成,让我叹为观止。
等等…她是折叠的打印纸放进去的…果然…毫无疑问地卡纸了…我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位女老师暴怒地指责我毫无作为,这时候严染进来了。
O M G.
……中间处理事情不提。
低眉顺眼赔着道歉低声下气把那位老师的事情处理好,又一次难以抑制的厌恶感涌上全身,真的觉得自己卑微至极点,明明不算我的错,却被有错在先的人暴跳如雷地指责,我还得装孙子赔不是。而严染果然不让我失望地说出了那句话,十分钟后休息时间办公室见。
我当场吓得一激灵。
我在害怕,是的,害怕接下来的风暴处罚。在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的情况下,又有谁能镇定自若呢,在我的认知里,野蛮的肉体疼痛总是能打破文明的装点让人赤裸裸地流露出最真实的软弱模样。
我最后的祈愿只是希望能够在这场暴风雨中紧守住最后一点为人的尊严,毫无疑问严染的惩罚对我来说可能如痛打落水狗一般毫不容情,而我只是希望自己并不要如同真正的落水狗一样痛哭流涕还软弱不堪求她轻饶。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1 01:53:00 +0800 CST  
No forgiveness,绝不宽恕。
No deliverance,休想解脱。
(三)节结束
p.s这是最后两句…刚刚字数限制发不上来QAQ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1 01:54:00 +0800 CST  
目前四分之三章…啊太惨了我都想爆粗了…疼的睡不下
…看看能不能写完这章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1 01:55:00 +0800 CST  
最疼的那一刻,在第二十几下来着?这时候身后那块地方已经完整被"照顾"过两遍了吧,是名副其实的red butt了吧…实在忍不住早已涕泗横流了,还记得我那个诡异的动作,左手手腕反着外翻,原本努力克制地用右手抓着左肩咬着右手腕,忍不住抽出手向后抽搐似得划了一下,我在干什么?试图抓住她的衣摆然后求饶么?是啊我实在太疼了,严染你别忘了周三晚上你还"赏了"我无由的二十板子…我是铁人吗?对我温柔点可以吗…
大概真的是受不了了脑子混乱地冒出无数想法,而最终表露在外的不过是右手反身一个斜斜的挥手以及…终于漏出喉咙的一声软弱的呻吟。
严染是什么反应呢?我早该想到的,我不应该天真抱有希望的。
"林绍,到现在了,你是想要我们重来一次?"是能够想象的,轻笑着的问话,内容却让我不寒而栗。
啊…让我想想…想想…那一刻绝望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以前在zhi乎上刷到的一个问题:学小语种的同学都有什么有趣经历?
有个回答是学冰岛语的学生,他们老师有天笑眯眯和他们说准备好和老外对话,老师找了朋友来陪他们做冰岛语对话联系,学生想起了平时被各种词根和变形支配的恐惧,忍不住哀嚎问老师他们能不能用英语和那位朋友交流…老师的回答是,说什么傻话呢孩子,当然不行啊。
说什么傻话呢,这不就和严染的回答一样吗,温柔的语气,冷酷的回答。
还是忍不住为这个笑了一下,好可爱啊学小语种的同学们。为什么我一直在胡思乱想呢,因为啊,人是为明天活着的,因为记忆中有朝阳晓露。假若过去的早晨都似地狱那么黑暗丑恶,盼明天干吗呢?是的,记忆中也有痛苦危险,可是希望会把过去的恐怖裹上一层糖衣……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1 02:38:00 +0800 CST  
看了一下17l…被系统删了……额…补一下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1 08:53:00 +0800 CST  
当时,在办公室门口前,我默默抱了一下自己,安慰说,请林绍小淑女体面地接受肉刑……
但是下一秒我就有破口大骂的冲动,我做错什么了要这样被严染磋磨?!!!上辈子杀人这辈子做严染学生吧!
无论人的心情如何,暴风雨依然不为所动。
她不用问我错哪了,我也不用强自辩白,那些温情的事…不会出现在我和她之间。
趴下来,挨过去,就够了。
挨过去。
总要有希望不是么?我倒也希望写噼噼啪啪中间两个人的对话,也不至于在单调而响亮的板子声中默默抓肩膀咬手腕试图转移疼痛或注意力。
仿佛这样就能告诉自己,不痛,不痛的。
再忍一忍,再忍一忍就过去了。
噢,严染倒也没阻止过我咬手腕什么的,不同于其他小说里这种所谓"自我伤害"的行为会被狠狠禁止…我倒是觉得奇怪,转移疼痛不是正常的行为吗?大脑希望通过这样欺骗的方式让身体得以缓解啊…为什么会被扣一个不自我珍惜,伤害身体的罪名。日常迷惑。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1 08:55:00 +0800 CST  
啊我回来了…
我会周更的,今天这里下着很大的雨,清清冷冷的,让我好受一点。
这边的宿舍没有空调,昨晚靠着一个小电扇勉强活下来了,结果睡醒过来整个人湿淋淋的,全都是汗,席子也有几块湿透的痕迹…
中午抽着空去看《千与千寻》了,偌大的电影院,我坐在最后一排正中间,一个人。
哭了一整部电影。
啊吃完饭更文。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1 17:06:00 +0800 CST  
Chapter II 记忆中的朝阳晓露
(一)
我要坦承,本人对于严染的感受是十分复杂的。
《傅雷家书》中说,人毕竟是有感情的动物,偶尔流露一下不是可耻的事。
糟糕之处在于,判断一个人可不可继续深入交往时,我往往是以这个人给我的第一感觉作为判断基础的,而这理所当然地要被扣一个"感情用事"的帽子。
就像是动物之间初次见面要互相闻对方的气味,我对人的感觉决定了我对这个人接下来的相处方式…这当然是情绪化的,并且幼稚,判断依据太过主观,并且容易伤害无辜路人。这样的交往方式让我结识了很多兴趣迥异的朋友,也无意中和一些人莫名其妙结下梁子。
有的人可能会好奇我对严染以前好感的来源,我当然能坦然地回答,来自第一印象啊。
在我形容就是,作为高一语文老师进班的那一刻,她带给我的第一感觉清新而愉悦,伴有轻微的压力感。严染对于课堂拥有绝对的掌控力,语文课是她的主场。她必须总是笑着的,全身都流露着挥洒自如的闲适与写意。她是引导者,当然有这样的能力,在我看来难点在给予学生适度的参与度的和保持自己作为执教者的权威两者之间的平衡。
第一感觉对了,就什么都对了。
下了"这个人很对我胃口"的判断后,我林绍真的会毫无保留地给予积极和热情的回应,这也成为了严染挑选我作为课代表的理由,总是积极回应、几乎次次优秀的课堂小测、每次上课晶晶亮的期待眼神…高一时的林绍,毫不夸张的说,是严染的绝对忠犬。
可是啊,大家要知道,一方的主动并不一定能换来另一方同样的热情。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语,叫做一厢情愿。
你以为她选中你,是因为你身上的特别之处,正如你选中她一样。
并不是。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3 00:34:00 +0800 CST  
(二)
教师应该用学识魅力和人格魅力征服学生,而且学识魅力的重要性和优先级必须永远高于后者。
前半句是我在某个教育杂志看到的,后半句是我无聊的见解。
教师的直接称呼是教育工作者,这也是教师的本职工作,学识魅力代表着对执教学科的深刻认知和熟练掌握,教育工作者不是爱抖露,人格魅力对于教师是锦上添花,当学生关注老师的人格魅力远远超过他的学识魅力时,往往对老师的情感会发生偏移。
我瞎说的。没有调查没有数据没有观察实验,而是来自于个人体验。
当年的林绍就是被严染深深的个人魅力征服的,虽然现在看来值得商榷。
我喜她的远见卓识——鼓励学生行万里路见不同世界,引导我们建立对xing与爱的正确认知;
我慕她的平等以待——学生之间无差别,不谄媚优待尖子,也不呵斥慢待落后生,坚持师生平等。
读者可能会觉得这些描述太过不着边际,那时在我的眼中,她却处处是优点,全身光环笼罩,和现在很多师生小说一样,林绍全身心地敬仰她,崇拜她,乃至心甘情愿地卑微臣服。
噢,我简直无药可救。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3 02:16:00 +0800 CST  
可能你们会觉得,这太夸张了吧,但是如果没有这样极度的情感,我又怎么能忍受她每次严厉的鞭挞和责罚。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3 02:21:00 +0800 CST  
要时刻记住你是被爱着的。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6-26 18:08:00 +0800 CST  
最近不是大雨就是酷暑
简直窒息
所以偷懒了好久23333
今晚更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7-01 18:15:00 +0800 CST  
(三)
回到现实。
现在的我早已不会再对言然报以任何幻想,可能还会承认在保持距离的同时,我还对她有着不可控的一丝惧意。
暴力会让肉体软弱,让精神屈服。
一定是我修炼还不够深。
这段日子基本在重复枯燥的情节:被苛刻地揪住小辫子—挨打—空白。我一直在想要逃离这一切,感觉人生快成了黑白手摇电影,由于击打带来的晃动,还有苍白苛刻的情节下平铺直叙的黑白过场。
DULL.
有时甚至要笑出来,这样的故事会是某些人的梦想吗?管教,管教,管教,沉闷乏味,无法逃脱。
我也试图质问严染为什么,我没有大奸大恶,为何放大我一切毛病,往死里敲打。
那是在上个星期,我无意冒犯了一位新来的老师。当时我被指派去打扫学校的文学创作社指导办公室,这本应该需要一群学生相互配合才能完成的工作量,请原谅,我并没有推脱之意,只是整理大半间办公室废纸杂物,再把过期报纸刊物打包整齐,已经费了我老半天的力,正当我要开始新一轮的扫地拖地除尘时,那位新老师风风火火跑进来第一句就责怪我拖了那么久的时间还没完成任务,效率低下。
大概吧…她们急着用这间办公室,我只有一个人,快用了三十多分钟,没有达到预期。
面对指责,我首先就惊讶了一下,这位对我来说是生面孔,然后我谨慎地解释了原因,人手不够,这位老师就对我推脱的行为表示不满了。
噢,她还说我不尊重她,哪怕我全程用的是敬语,她说被我眼神冒犯到,让这位老师觉得我并不尊重她。

楼主 林召召  发布于 2019-07-02 23:57:00 +0800 CST  

楼主:林召召

字数:23534

发表时间:2019-06-21 06: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16 02:54:49 +0800 CST

评论数:17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