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贺文】shining(冲千SSL\/短篇\/完结\/he)

一楼万年恋人噜。其实我本来是想在12.31零时前发的,正好应景,但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的写文速度┳_┳……这篇文大概是写少年冲田和千鹤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_^
万年恋人夫妇镇楼。

楼主 拂浮笑  发布于 2016-01-02 17:16:00 +0800 CST  
/(我们说,在他心里,有个水果的世界)
(高三的那位冲田学长,那是一个怎样的美少年啊。)
雪村千鹤虔诚的微笑着,左手举起,正对着窗外的满天的太阳光;右手握住左手,放在下巴下,于是光就成了一颗歪斜的树,在她的手里,孤独的长着。被手遗漏滴落的光线,是上天下的雨,噼里啪啦的,落入冲田总司的眼里。 他明明是在看远处的不知哪座山,最终却犹犹豫豫的把眼光放在莫名其妙念着话语的雪村千鹤身上,不是那种看橘子之类的水果的眼神,而是一种完全是认真的对待人的神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冲田他自小起就没认真看过人,他的眼神,用薄樱高中的高一学妹们讲,完全是年少且戏谑的,要命的吸引人,冲田总司这模样,完全可以画成一幅画,站在大片大片的麦子和苹果的颜色混合的高度饱和光里,然后戏谑的冷漠的站着,啧啧啧,多么美好啊。正在少女们幻想的罗曼蒂克八点档时分,身为数学老师的新八酱叼着根橘子味的棒棒糖晃晃悠悠从旁边晃过,打了个哈欠,应该刚刚是从马赛输了的悲痛之中脱身出来,在毫不留情的阳光的刺痛之下,这样说道,冲田那家伙的眼神,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他那种表情看你们,只是像在看水果罢了。
唉?
比如说吧……他看土方先生就像在看一颗榴莲。
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人厌的水果呢?藤堂少年如此复述着冲田少年的话。
那时候冲田少年刚刚八岁,正是个别扭孤独且风骚的年龄,某天天气一派风和日丽,冲田少年有些感叹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么好的天气,该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于是他庄重决定记些什么来怀念自己的人生。如此哲学的话题,听起来简直是叔本华和尼采的双重复生,值得赞赏。于是,当晚,那个夏天味道浓浓的七月份,冲田小小少年便立刻歪歪扭扭的在自己的日记本子上写下了以下完全是深奥神秘的话语:像土方先生这种榴莲一样的人,大概死了也不会对别人有好处吧。榴莲最后被切开,稀里哗啦的流在盘子里,被吃了之后还会被人反感。土方先生的命运也是如此,死了以后被烧的一干二净,留下骨灰,撒在田里面,那座田一定会寸草不生,倒在海里面,那海里面的鱼一定会一夜之间死光光。哎呀,总而言之,他就是那么招人烦呢。
这么浓墨重彩且精彩的一笔日记,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被冲田总司当做作文交给了土方先生,可想而知的就是土方先生看完之后好脸色就随风飘散不知所去,那时藤堂少年作为一个九岁的还没有败坏的一点也不懦弱的小小英雄,还敢于发出大无畏的赞叹:"土方先生,总司的文笔还是挺好的嘛,他都会用排比句和寸草不生这种成语了嘛。" 藤堂小少年完全不知道自己无意之间弄错了两件事,第一,排比句是有三个一样的句子;第二,重点并不在寸草不生的成语上,正如同我们说我爱你重点并不在爱而是在你和我这两个字。
于是,九年前的夏天,职业输赛马副业搞数学的在一边陪土方先生听作文的新八先生头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对于冲田总司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水果城。
嘛,土方先生是榴莲,又丑又臭;一君是核桃,明明没有长大却总摆着一幅老头子的灰扑扑的神气;藤堂是没有籽的葡萄,圆滚滚的一点脑筋都没有;新八桑是西瓜,看起来很强大,其实只要“pia-”然后再”peng_”他就会碎的像隔壁被原田大萝卜欺骗过的少女心一样。
所以说,你们对他来说,估计也就是在一个石榴里面挤着的叽叽喳喳的石榴籽而已。
新八先生如是说道。
当然,说起水果,我们又谈到了冲田看千鹤的眼神不是看水果的眼神,那么,既然雪村千鹤不是水果,这个水果城和雪村千鹤有什么关系呢?不如这样说吧。一点关系也没有,正如苹果和本子之间,完全扯不上联系。但是,对于冲田来说,千鹤和水果城是相关的。因为她完全不属于水果城的范畴,所以她才刚刚好与它相关。正如我们说到天才一定会想到笨蛋,说到白痴就会想到傻瓜一样。在这哧溜溜过去的日子里,什么都像流星,什么都像水果。但是,雪村千鹤是一个另类的神话。冲田总司不知道把她当做什么来看待。在二零开头的某年某月的日子里,冲田总司在本子里这样写道:“今天又下雨了,很大的雨。这场雨让我想起小千鹤,湿漉漉的,清新的,好像最美好的一样。她让我想起——”扩折号后面是大大的问号,黑墨水的黑,像是一个转折点,和命运之类神奇的东西相关的,谁也不知道冲田少年想写什么,也许他是想形容,正如同形容雨一般,但是,由于对象是雪村千鹤,他找不出形容词了。
也许雪村千鹤在他心里,是水果,是蔬菜,或者更奇妙一点,我们可以说,是命运。

楼主 拂浮笑  发布于 2016-01-02 17:17:00 +0800 CST  
/(流星……在天空上。)
时间停止了。停止在雪村千鹤双手合十的这一秒。
这个时候,她刚刚说完,“今年一起跨年吧。”大片的光和灰尘正落在她的睫毛上。
她说:今年一起跨年吧。
这是一个什么意思呢。如果这句话是被织田信长或者夏目漱石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话,那这句话就一定是了不起的传说了,专门做日本史的学者们会查遍所有的资料,就像对每一个名人一样,他们会说,这句话一定是有什么深意的。然而,这句话只是被雪村千鹤说出,用着甜蜜的像是哗啦啦流水一样的语调,高仰着脖子,双手成了一个对称的拳头状,总之,是崇拜的神圣的语气,在东京是稀里哗啦的大雨,京都却是该死的不得了的大好晴天的日子里说出。因此,研究这句话的,只有无聊至极的时间。时间说,这句话定下来的时候是二零零某年某月某日的时候,薄樱学院的高三年级的某个冲田学长,早上九时八分二十六秒,跑出来和千鹤见面,头发乱糟糟的随随便便的贴在颈脖,遮住一颗浅浅的红痣的时候,雪村千鹤微笑的说出了这句话。
那是热闹的季节,花开到最后凋零的剩几棵孤木,鸟鸣和着落叶稀疏的响起来,不知名的冬天的花流了整个时节,河水和黄昏一摆一摆的应和着,反正又是一天,惆怅的无言的美好的一天。
“唉,小千鹤要是想的话,我可是一点意见也没有。”美少年如是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美好的无言的惆怅的一天,冲田总司过得非常有意义。比如说,今天早上他画了一幅画,画的是京都,大概是春季的季节的时候,樱花树上结了一树一树的金平糖,长长的金黄的光线和其交织,在风里响着,哗啦啦,哗啦啦,好像数不完的风铃。总而言之,这是一幅他认为有意义的画,他觉得上辈子自己一定是活在金平糖里来着,说不定他自身就是个x号的金平糖,但是,如果他上辈子是金平糖的话,小千鹤是什么呢?于是冲田少年抬起头看看简直就是蓝的和颜料没什么两样的天空,苦恼了很久,最终啪的一声不服气的折断了一根棒棒糖,草莓味的来着,觉得,人生这个东西真是想不透啊想不透。
小千鹤她,如果不是水果,又不是金平糖的话,那是什么呢?
冲田觉得按照他艺术性的眼光来看,千鹤简直是个迷。
第二件有意义的事,大概是放学的时候,他成功扳开了藤堂想牵住千鹤的鬼鬼祟祟的手,然后,面不改色,撇撇头发,用独有的少年一样的笑容歪着头说:小千鹤,牵我的吧。”于是紧跟在身后的藤堂少年甚为凄惨的哼哼两声,然后,下一秒,冲田转过头来,可以说是挑衅一样的挑挑眉,长长的刘海遮住眼睛,但完全掩盖不住的是,那双漂亮眼睛的开心的神情。再下一秒,冲田和千鹤的手就紧紧握在一起,简直就是交往多年的恩爱样子。
“喂,总司你这混蛋,我可是她的青梅竹马啊,说牵手的话怎么都是我有资格,快放开她!”于是不服气的藤堂少年隔空传达雷达天线信号威风凛凛噼里啪啦一路带火花表达道,当然,如果用一种科学而理智且简洁的方法说,那就是他发了一条手机短信给冲田总司。
然后藤堂少年的手机短信铃声就啪啦啪啦响起来,是rie fu的歌来着,但可惜的是女声刚开了个头就被藤堂少年凶猛的掐断了。于是我们只好在心里默默重复那一句“life is like a boat”。
屏幕上是两个字,冲田回的短信,怎么看都是两个字,干净利落,问号和句子完美的分成两个部分。
“你谁?ˋωˊ”
我们说,两个少年完全是意气之争,就如同争一颗草莓,一颗葡萄那样,但是,本质上这种争夺是不一样的。首先,千鹤是活的有生命的,但是,最重要的是,千鹤很重要。重要就是一切。

/(你不是草莓啊。)
千鹤喜欢冲田这件事情,就好像原田老师其实是个牛郎一样,在整个学院流传的广的不得了,上至那个鬼老师土方先生,下至高一新进的学妹们,全都知道这个了不得的传说。
“大概是在上半年的时候,她们还做了一个ppt,讨论你和冲田在一起的可能性是多少。”千姬大小姐如是说道。
总而言之,到这份上你还不告白的话,你做人和新八老师还有什么区别?千姬大小姐又如是怂恿道。
于是,今天早上九时八分二十六秒,天气晴美适合种草莓和橘子的日子,千鹤鼓足了勇气,这样对冲田说道:冲田学长,今年,一起跨年吧。
被称之为美少年的冲田于是眯起了眼睛,一副愉悦的神情说道:“好啊。”那副样子,总而言之是就是孩子的表情,顽皮的低下头,开心的对她说道。
这是一出多么美好多么符合告白的风和日丽的天气的场面啊,假如雪村千鹤没有经过学校花园的那条长长的走不完的走廊的话,假如雪村千鹤没有恰恰好听到了闲的蛋疼的新八老师和八卦的蛋疼的学妹们的关于水果的对话的话,假如新八没有在千鹤问自己是什么水果的时候轻描淡写又极其认真的回答道“小千鹤这个体型的话应该在冲田心里是草莓吧,又小又软的”的话。那么在今年的最后一个月里的最后一天,应该还算是百分之八九十纯度的美好的。但是现在,这个还算爽朗的天气突然就变得模模糊糊黏黏答答起来,像是在烤焦烤熟的口香糖里翻滚,然后又被烤架戳的满是伤痕。
雪村千鹤微微低头,左手非常别扭的放到自己的脸上,然后垂下来,怎么看都是相当委屈的捏了捏下腰左上方的那块肌肉;嘛,草莓,嘛,水果。
在某一个湿漉漉的天气里,雪村千鹤对冲田总司一见钟情。
湿漉漉的天气,是八月大好的夏日,刚刚下完了雨,天空剥出了海水一样的蓝色,薄薄的太阳光,漫天漫地的长长的知了叫声。美少年右肩上滴着雨水,单薄帅气的模样。向千鹤迎面走来的时候,那双眼睛,清澈的,年少轻狂的,突然就调皮的弯了起来,像轮小月亮。
总而言之,美好啊美好。
然而,在冲田眼里,向他走过来的不过是一个软软的小小的会说话的草莓,可能身高还连一米也不到,还是一看就是刚从腌制水果厂里逃出来的那种,圆滚滚的啪嗒哈哒的就向他滚过去。
千鹤觉得,人生真是沮丧啊。

楼主 拂浮笑  发布于 2016-01-02 17:18:00 +0800 CST  
/(啊,人生。)
冲田家有一个大大的庭院,和式的房屋连着漂亮的白色的篱笆,阳光堂而皇之风流的扫下莱,门前还像模像样的种了棵哗啦啦的随风响的樱花树,但是据冲田说,那是棵普通的树来着,之所以冲田一口咬死它是樱花树,其实是因为那个土方老头子。土方老头子最喜欢的就是樱花,因此听说冲田家有棵樱花树后土方总喜欢三四月份来观摩,当然这棵树从来没有开过哪怕是像发丝一样细的花。
“然后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说万物有灵,大概是土方先生的脸长得太吓人所以它们才不愿意开这种话了。”冲田一边把左手提着的袋子里的草莓稀里哗啦的倒入瓷盘里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左手挑一颗正红的草莓,放在自己嘴唇上,然后啪嗒一声咬下去,红皮粉心的果子,就毫不留情的消失了。冲田偷偷看向一旁不知为什么意外低落的雪村千鹤,对方听完全文后,毫无反应,除非沉默无言能算作一种独特的回应的话。
“我说,草莓这种生物,虽然它长得很奇怪,也不算可爱,味道还酸酸的,但是一口咬下去的口感,像在高速公路上骑马奔跑了五千里一样。”这是一个鬼一样的比喻,当然,冲田也清楚这个比喻烂到家了,但是,所谓比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的反应。比如说,可以像以往一样,帮助正在低沉的千鹤少女毫不留情的抬起头来,然后用柔和的像雨露的声音说道,所以说,冲田学长,你的语文真的没学好呢。再然后,少女就会露出明亮的和橘子色太阳光一样的笑容。
但是今天盘腿坐在榻榻米上穿着规规矩矩的校服的千鹤只是阴沉沉的淡淡的“哦”了一声,不是那种有点可爱的”咦“也不是那种乖巧的惊讶的“唉?”,完完全全就是冷淡的可以下雪的声音,然后下一秒千鹤就陷入了似乎更深的低沉之中。
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让冲田始料不及的回答,在冲田少年长长的直达十八岁的悠长生命里,从来没有过始料不及的答案,当然,并不是因为他多么聪明冷静来着,而是因为,这长长的令人迷惑的人生道路上,一般是他让别人始料不及分分钟想切腹。
“……我去洗澡了。”大概是十秒钟这么之久的时长,瓷盘里的草莓闪闪烁烁又平息下来的时长。冲田闷闷说道。
虽然再怎么顽劣,也不过是个才活十八年的单纯小孩来着。
活十八岁的单纯小孩闷闷的打开了淋浴器,于是水就哗啦啦的洒了下来,噼里啪啦的一身,水滴从清澈的眼睛落入雪白的颈脖。冲田少年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少女心了,当然,这个少女心,是独独的千鹤的心,因为在他的概念里,好像只有千鹤一个能称为少女心,其他的嘛,都是正在发育的水果,应该是在初夏生在的那种,再怎么看都是无所谓的正在贩卖的水果心。比如说,那群好像一直都很吵的高一的女石榴们,再比如说,总是在千鹤身边的那个圆滚滚的千姬西瓜和那什么玲葡萄。
甜甜的气味,清澈的眼神,还有永远都温柔的心情。最重要的是,无时不刻的有趣。
少年抬起头,于是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热烈又奔放的袭来。多么热烈的光啊。
光……那一定是光。从很久远的时空里就存在的漫天漫地的光。以时间为定点,从很久很久前就向他奔来的光。
他想,那道光,就是千鹤吧。

楼主 拂浮笑  发布于 2016-01-02 17:18:00 +0800 CST  
/(甜蜜的,像是死亡降临后还不愿舍弃的吻)
最后,接起了吻。男孩子的独有的清冽的气味,在朦胧的甘冽的月色下,化成一滩一滩的漂亮影子。
其实千鹤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首先,她在冲田进浴室后沮丧的低下头,觉得自己简直笨的像没头脑的草莓,然后,电话铃声不偏不倚在指针指向十一点二十五分的时候响起来,接起电话,发现是可以说是处于亢奋状态的千姬,对方拼着自己鲜活的生命,拦下了一票想阻止千鹤告白的疯狂的男人,当然,我们要说准确点,就是那个一米五几如同袖珍小人的南云熏和永远留级的风间千景。再然后,千鹤把自己和草莓的前世今生准准确确没精打采的描述了一遍。
”冲田学长还拿出草莓给我吃,你说他不会是暗示其实我在他心中就是草莓来着所以不要告白吧……“
“这种时候,你就应该随便捡起一颗草莓然后帅气的向他丢过去以亲切表示心中愤懑啊。”千姬啪的一声吐出了嘴巴里的葡萄皮。
“这样不太好吧…”
“千鹤你就是太软了,冲田总司不是去洗澡了吗?现在,学我,气势十足的向浴室门丢一颗草莓。”
“唉…但是…”
“学我啦,好歹告不成白也可以泄泄愤吧。”
于是千鹤少女犹犹豫豫的捡起瓷盘里的一颗草莓,双手合十,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姿态扔了出去,草莓不负众望的就落在了离千鹤五步都不远的地板上,洁白的地板上,草莓以一种朱红的颜色,成功的使自己看起来惊心动魄或者可以说是颜色分明。
“一听千鹤你就没有用力,要用到十分的力气才行,这种力气,在体育课上就是不及格的节奏啊。”
对方的声音唠唠叨叨在电话里响个不停,千鹤为了阻止这份牢骚,干脆像对方所说的去做,草莓在空中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但是,最终,遗憾啊遗憾,没有落到浴室门上。因为,在草莓坠落的前一秒,冲田总司刚好洗完了澡,从浴室里裹了块白布就悠哉哉的溜了出来。那颗无辜又漂亮的草莓,最终就牺牲在冲田小麦色的漂亮手臂上。
这是一段非常长的沉默。如果要用之类的比喻的话,这片沉默,长的就像很多年,很多年。
“小千鹤,你在浪费食物哦。”对方亲切的微笑起来,但是,一向聪明的千鹤还是觉得,那个微笑,其实非常微妙。至于非常微妙到什么程度呢,我们这样说吧,在千鹤短短的一生中,她曾看到过一次冲田露出过这样的表情,那就是藤堂少年有一次霹雳哗啦的一不小心摔倒在地,然后把冲田少年画了一个月的画也顺势摔倒在地咚的一声粉碎的时候,冲田少年弯起漂亮的眼睛,下一秒,若无其事风轻云淡帅气十分的报了个天文数字,“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要还清这幅画的价钱。”
总之他这副模样,就是没有好事发生。
“小千鹤这个样子,是在怕我吧。”对方声线低低,竟然意外性感和少年气。
一步一步的靠近她,一副蓄意已久的狡猾样子。
明明是少年和少女的斗争吧,却意外的透露着不可思议的爱情的迷雾。
那是摧枯拉朽的开的特别旺盛的月光。
少年侵袭过来的时候,其实雪村千鹤还在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来着,于是少女涣散的黑色的瞳孔里不那么准确的映出一道昏黄的光和模模糊糊的冲田总司的影子。
是特别清冽的味道,冰凉的手,冰凉的肩膀。
眼睛看向她的时候,本来是开玩笑的,可是现在,却露出了格外认真的神情。
渐渐不平稳的呼吸。
渐渐温柔的表情。
然后,就是一个吻。并不是很久之前雪村千鹤在看某部世界闻名的爱情片时看到的那种蜻蜓点水的吻,这个吻,是微妙而独特的。在橙色的流动的灯光下,少年的冰凉的鼻尖先轻轻的试探,留的稍微那么一些长的头发湿漉漉的垂到千鹤的耳旁,再然后,才是嘴巴。
浅浅的羞涩的吻,嘴唇与嘴唇相碰,那双手温柔的碰触千鹤的头发,男孩子好闻的冰凉凉的气味就此袭来,就像是刚刚入的黑夜一样,一方是单薄的刚跳跃出来的的蓝,一方是鸡蛋黄一样心不甘情不愿要消失的无影无踪的霞光,这既不能算作夜晚,也不能白天,就像刚刚长大的少年的吻,既不能说单纯的简直和什么一样,也不能说是大人的饱含情欲。
“小千鹤。我喜欢你。”
少年的低语,在此刻听起来简直就像誓言一样。

楼主 拂浮笑  发布于 2016-01-02 17:19:00 +0800 CST  
/(所以,一起跨年吧?)

长达十八年的生命里,冲田总司从来没有说自己喜欢过人。
十二岁的时候,冲田总司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写下:爱一个人是最奇怪之一的感受了,我不知道为什么隔壁班的那些石榴们为什么那么喜欢我,因为我完全不喜欢她们啊,我可能不会爱人吧,因为这世界上没有另一个独一无二的东西能让我爱了。
十二岁的年纪就看破红尘一路高歌而去,小小少年实在是显得艺术又洒脱,只是这篇文章又被冲田当做作文一本正经的交给土方后,貌美的鬼老师气的连抽三根烟才让自己貌美的脸皮没有抽起来。
“妈的,小鬼懂什么爱啊。”土方老师如是说道。
也许这是土方先生这辈子说的最正确的一句话,因为短短六年之后冲田总司就彻底推倒了他小时候的崇高志向,义无反顾的感受到了一种模模糊糊的叫做荷尔蒙或者爱的召唤。
但他还是对石榴或者之类的女生并不感兴趣,十八岁刚满那天又有一个女生跑来告白,漂亮又强势的模样,冲田总司头也不回在自己的画板上画了副画,是一串石榴,被剥了皮,淡淡的粉粉的,初春的颜色。画完后就干净利落的一卷就交给这个女孩子。
“冲田学长,这是什么意思呢,我在你心中就像初春的可爱石榴吗?”
“嘛,其实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一栋楼的女生,包括上次和我告白的几个男生在我眼里,就是这个石榴的结合体。”冲田少年眯起眼睛笑着回应道,“所以,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其实,并不是石榴什么之类的原因让他拒绝。那是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现在坐在他面前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雪村千鹤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要讲的话,应该是宿命安排之类的。这是艺术家专用的说法。
长达十七年的生命里,千鹤从来没有想过听到冲田总司这样的告白。虽然千鹤很想问“我不是草莓吗?”这样的问题,到最后看到冲田转过来的微笑的侧脸,一下子就不知所措无言起来。在很久之前,她就悲观主义的想过,如果冲田总司拒绝了告白怎么办,但是,没想到,好运就像天空中的太阳一样,短暂又明亮。千鹤脑袋里嗡嗡嗡又嘤嘤嘤,最终大脑死机又开机了几回后,最终她发现了一些事:好像刚才接吻了啊。好像刚才冲田先生说他喜欢我啊。好像我还没有告白呢怎么一切就乱七八糟的发生了。好像冲田先生真的说他喜欢我了啊,好像他不是开玩笑啊。好像我已经想了那么多好像了啊。
于是又是一阵幽幽的沉默,地上的那个草莓已经变得丑巴巴的了,而砸在冲田身上的那颗草莓,最终也只留下了一片绿色的小小的叶子。
“冲……冲田学长,你真的喜欢我?”少女的声音害怕又胆小。
“……”对方点了点头,不是轻轻的点了点,而是看她一眼之后露出了“你这个笨蛋”这种表情后若有若无的点了点。
“可是,冲田学长,我听新八老师说,我在你心中大概是草莓之类的水果?”千鹤轻轻的摘下了那片绿色的叶子,心虚又小声的问道。
夜晚有流光,夜晚有雪白的炽热的灯光。
冲田在这个夜晚突然就笑了起来:“小千鹤即使你像水果的话也该是像核桃那种软硬不吃的羞怯生物吧。”
然后,他转过头,看向外面的黑夜,轻轻的,轻轻地开始说话。那是千鹤一生中听过的最温柔的语气,那副模样,也是千鹤看过的最漂亮的少年的侧脸:“小千鹤,你知道吗,在我的心里,你是光哦。”
光,从很久以前就闪耀的光。
零时的钟声滴滴答答的响起来了,这样一算马上就要二零一六年了,外面应景的将一束一束的火花窜上天空,然后它们稀里哗啦的变成了蜿蜒的游动的流水和火,吧啦吧啦的就好像下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漂亮的雨。明明是黑夜,天空难得的变成了一片染了色的麦田,连月亮也欣欣向荣的在风中招摇之极的摇摆。
二零一六年。
新年快乐。
“今年请多关照,小千鹤。”
“今年请多关照,冲田学长。”
【end】

楼主 拂浮笑  发布于 2016-01-02 17:20:00 +0800 CST  
后记
大家元旦快乐。
嗯。
快乐。

楼主 拂浮笑  发布于 2016-01-02 17:20:00 +0800 CST  

楼主:拂浮笑

字数:8395

发表时间:2016-01-03 01: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01 14:04:13 +0800 CST

评论数: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