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意识形态以及为什么说超越意识形态往往是一句空话

燕丹善养士,志在报强嬴。
招集百夫良,岁暮得荆卿。
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
素骥鸣广陌,慷慨送我行。
雄发指危冠,猛气冲长缨。
饮饯易水上,四座列群英。
渐离击悲筑,宋意唱高声。
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
商音更流涕,羽奏壮士惊。
心知去不归,且有后世名。
登车何时顾,飞盖入秦庭。
凌厉越万里,逶迤过千城。
图穷事自至,豪主正怔营。
惜哉剑术疏,奇功遂不成。
其人虽已没,千载有馀情。
——《咏荆轲》,陶潜

楼主 利拉斯风行斯基  发布于 2016-11-10 03:03:00 +0800 CST  
熟悉我的同志们可能一眼就能看出来为何我要在这篇文章的开头先引用这个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上最有名的Assassin的故事了。没错,依然是以国家主义来切入。
前不久,我刚刚发了一个关于爱国主义辨析的帖子,我已经在里面明确地介绍了爱国主义和patriotism是怎样形成的了,可是依然有人不假思索地做出了这样的回帖:


这种说法我且不论他立场的对错,光是“高于一切信仰的存在”这句话都是纯粹的假大空。为什么这么说呢?
就从我一开始引用的这首诗说起吧。
我们知道,秦不是一向就有的,也没能一直存在下去。在秦王扫六合之前,它仅仅是当时中原地区西北的诸侯国之一。假如我们基于这位仁兄(这也叫仁么……算了不吐槽)是绝对正确的,那么我们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1.燕太子,master丹是爱国者,servant Assassin荆轲也是爱国者,他们两个公民都遵守了自己的基本义务。
2.秦王嬴政也是爱国者,这位公民也遵守了自己的基本义务。
但是我们都知道,历史上秦一统天下了。燕太子丹这种刺杀行为对于秦来说就是不爱国的,除了燕的刺杀计划以外,其他地方此起彼伏的反抗运动也是不爱国的。所有人都遵循秦王的意志,这才爱国。所谓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这样才叫爱国嘛。事实上我相信现在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并不少,毕竟火红的基调已经褪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呐喊对于有的人来说已经成了如同苍蝇蚊子的嗡嗡声。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要说明一点。这个思想继续推论下去的话他是不会得到他想要的结论的。

楼主 利拉斯风行斯基  发布于 2016-11-10 03:07:00 +0800 CST  
雪中进军踏冰行,河川道路不复知。
爱马冻毙情难易,怎奈周遭皆仇敌。
敢来大胆烟一服,闲得二人吐云烟。
湿木青枝半熟米,差强人意野人家。
难忍冰冻三尺寒,烟熏原来樵柴生。
易容正色功名话,酸嚼生津干乌梅。
衣单体寒歌正欢,背囊为枕衣为被。
背中体暖化冰雪,谷壳为褥皆尽湿。
夜深难结露营梦,明月寒光入帐来。
此行捐躯从军征,陷阵今番意不归。
不使运拙阵前亡,恤兵真锦皇恩藏。
气行渐微弥留际,义无反顾不归路。
——雪の进军
视线转向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年代。这是我们所有中国人都铭记的屈辱历史。帝国主义列强,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伤害。中华民族从此成型,无数英雄儿女为了国家和民族的独立奉献出了鲜血和生命。
Stop。
煽情到此结束。我们把时间定格在1943年。我并不是要说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事——选择这一年仅仅是因为日本在这一年达到了侵占中国领土最多的时间。
这个时候我们再回过头看那句话。


好的,需要爱国。那么,爱哪个国呢?
对于日踞区的中国人来说,他们是哪国公民?
当然是中国公民!我想大家对这个问题一定是不会有不同意见的。因为确实当时日本政府也没有授予沦陷区中国人民日本国籍,形式上他们至少还算是汪伪政权的公民,哪怕部分人为了生活的便利而申领了良民证。

楼主 利拉斯风行斯基  发布于 2016-11-10 03:08:00 +0800 CST  
那么满洲帝国呢?


(图注:抗日神剧的笑话。伪满洲国正式名称应为“大满洲帝国”)
满洲帝国境内,确实是将境内原满洲地区人都作为满洲帝国公民的,而不是中华民国公民,换句话说这个时候按照之前的那个理论,满洲帝国公民就有义务爱满洲帝国而不是中华民国了。
这样的观点我相信哪怕他本人也会怒发冲冠拍案而起。但是这确实是基于他的理论推论出的。哪怕他基于伪满洲国是伪政权这个观点来否认,那么也存在一个问题。事实上,如果以“公民”这个法律概念论,当时的中国有过三种公民:北洋中国公民,武汉中国公民,南京中国公民。每个公民都只应该爱自己的国家而不是另外一个同民族国家,因为公民这个词本身就是基于政治和法律的,在民族领域里并不具有什么意义。就算是他口误,把公民换成民族,那也一样有问题,那就是又变相支持了国内的分裂势力。
所以说,在这里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所谓“爱国是一个公民基本的义务,是高于一切信仰的存在”不仅不可能,反而是需要巨量的前提条件来限制的,恰恰是有更高的信仰存在才能让爱国这种行为为统治阶级所用。不说别的,爱国成为公民的义务,必须要“那个国家”存在,否则就谈不上公民的义务。就像我在辨析爱国者的那个帖子里受的北美大陆的殖民地人民一样。
这就是意识形态。我相信这个人的本意是为了说明“爱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基本义务,是高于一切信仰的存在”,但是却为了加重自己的语气,塑造出这种意识形态的普世性,就把具体的国家这个前缀去掉了。结果倒向了对自己更加不利的结论。
那么加回去行不行?
还是不行。为什么?因为国籍也不是必然永久的存在。
假设,仅仅是假设。有一天北约法西斯化了,把中国再次灭掉了。由于政府不存在了,旧的国籍自然也不存在了。每个中国人都生活在这个傀儡国家里,接受着北约法西斯的剪羊毛。如果真的进入了这个剧本,那么毫无疑问,我将尽我所能地去对抗法西斯统治,争取实现劳动人民重新当家做主。但是按照那位的观点:我这样的行为应该被制止,因为我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的公民,应该爱国,接受法西斯傀儡统治。
当然,就连我自己都不信这一切会发生。
这就应证了我辨析爱国者和patriot的必要性:这种情况下,他确实是爱国者,但我也是patriot,因为我在为我所认同的国家的诞生于建立而奋斗,这种奋斗也将泽及那些民族主义者。
所以说,实际上,轻言“高于一切信仰”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如果我们不反身思考,往往不知道我们所习惯的思维里究竟有多少我们根本不知道是否正确和为何正确的东西,我们一直在基于一种假设的正确生活着。而这些假设本身就支撑了许多我们已经习惯了的思想。

楼主 利拉斯风行斯基  发布于 2016-11-10 03:13:00 +0800 CST  
类似地,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上,中国的“左派”神奇地在这个问题上严重撞车也体现了这一点。
那种因为语境混乱导致的实际上是右派的小粉红“左派”我就不说了。
我就说实际上属于大众利益-群众政治(与个体自由-精英政治对立)这一线上的人。
有的左派说,特朗普关注群众利益,应该支持。
有的左派说,为了阻止美国进一步走向寡头体系,确保群众的长期权益,应该支持白左,让群众知道斗争的天花板。
这两个说法都有道理。但是我都反对。
在这里,就是因为这些年来中国实际上民间的意识形态也早已和欧美趋同。
人们已经习惯了两个套路:要么是靠政府发福利,要么是靠政府给机会,即机会平等还是养懒汉——似乎世界上天然就只有这两条路了。
但是大家都忘了,资本主义的贫穷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因为懒或者缺少机会,而是因为剩余价值导致的经济长波衰减!贫困是被制造的而不是天然的,我们完全可以有一条截然不同的出路,那就是建立一种不以货币结算的生产体系,直接回避掉剩余价值这个刺激,确保所有人都既有充分的工作机会又享有充分的劳动成果,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正因为如此,当代的西马大师齐泽克才就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接连发声:特朗普把我吓坏了,但是真正可怕的是希拉里。
http://www.acfun.tv/v/ac3234354




为什么这么说?并不是齐泽克也加入了倒希阵营支持特朗普,而是他情形地认识到,这两个支持谁对无产阶级都是沉重的打击,左翼为了拉特朗普下马而放弃了真正应该注重的群众工作,完全是本末倒置!所以他的意思就是,有空去挺希拉里,不如发出工人阶级自己的声音。可怕的不是特朗普拿到了美国底层人民原本应当属于左派的选票,而是希拉里吸走了左派的智商。
如果工人阶级不能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总崩溃以前建立自己的意识形态,就像一战期间建立了苏俄,然后苏联又参加了二战那样,那么很有可能出现全世界工人都在被资本牵着鼻子走,大家都在无休止的法西斯战争中源源不断地成为这场无休止的战争的炮灰的情形。为什么都成法西斯了?不是有白左么?
魏玛共和国也有白左,但是白左是制止不了生产过剩的。
如果没有一条非法西斯的出路,那么很显然世界上就会只剩下法西斯,因为生产过剩饶不过任何一个市场经济国家。
但是对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些东西都太过遥远,以至于我们平时都是遗忘或者根本没有认识到的。我们所习惯的意识形态就是作为一个市场经济下的政府怎么做才是合适的,甚至连跳出这个前提的能力都没有。
所以,虽然经常有人说要独立思考,但是实际上真正实现跨越意识形态的思考是很难的,至少成本高昂——那需要巨量的知识储备,让我们不断地一个前提接着一个前提的挖掘问题的实质。
但是我们不得不这样。不过我相信,我这么一个在苏军吧人气本来就不高的人的文章,如果能被同志您读到这里,那么我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只要同志的愿望是解决问题,改变世界,那么你就会愿意不断的钻研各个领域的知识,去设法挣脱意识形态的桎梏,去寻找我们每个人希望的出路到底在哪里。

楼主 利拉斯风行斯基  发布于 2016-11-10 03:21:00 +0800 CST  

楼主:利拉斯风行斯基

字数:190

发表时间:2016-11-10 11: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8-01 21:16:35 +0800 CST

评论数:2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