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倾慕】中番/画骨/何其有幸

何其有幸 遇见你
何其有幸 爱上你
何其有幸 在一起
回复断念风霜一剑:回复淡看_繁梦薄情:是啊是啊 可萌可萌东凤了!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2 15:43:00 +0800 CST  
写在前面
2013至2016,
白子画陪我度过了三年的美好。
他是童话中的童话。
此帖献给他,和我曾经现在以及未来的那一份敬仰和倾慕。
他站在我的心底,是那抹最纯净的梨花白。
第一次开番,文笔不免稚嫩。只为圆自己一个梦,给子画一个梦。
画吧 骨吧 皆带给我无尽温暖
最后,请多多指教,这里,长渊。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2 15:44:00 +0800 CST  
九张机
一张机,冰雪消融春风暖。花莲初见意阑珊,桃花初发,白衣点点,墨色常如冰。
两张机,长留收徒宫铃系。仙剑大会展风采,断念轻舞,宫铃脆响,笑从梨涡旋。
三张机,绝情殿上两相依。掌门宫羽殷如昔,伏羲流光,执笔丹青,情渐由心生。
四张机,三司会审销魂钉。血肉淋漓俏脸白,亲执断念,眉目固执,痛彻两人骨。
五张机,仙身难保下刑池。替受余下六十四,自革掌门,强输真气,执手却相依。
六张机,绝情池水噬骨颜。送入蛮荒心憔悴,遣来哼唧,误解苦心,千骨蛮荒逃。
七张机,长留海底妖神囚。天地泣血糖宝死,宫铃已碎,师徒情断,垂莲子正盛。
八张机,花间蝴蝶双宿飞。一个幻境成诀别,并蒂莲谢,连理枝断,何当再相随?
九张机,魂牵梦萦人不在。沦落堕仙几十载,不负长留,不负六界,此生却负己。
下接正文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2 15:45:00 +0800 CST  
〔一〕 微光与暗
黑暗处交织着夹杂着的沉沉光影,明灭地闪烁着,长长的梦魇尽头,是无尽而绵延的微光。缓缓伸出手,想要去触摸,却只余满地碎裂的空气。扭曲着变幻着的黑暗仿佛是一根巨大的藤蔓,一点点绕着记忆深处生长着,箍紧了,却没有任何的声音。
微叹着想要转身,却是早已迷了原来的方向,哪里是开始......而哪里......又才是尽头......
冰凉的指节用力地攥紧,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沉默主宰黑暗,一点点吞噬着四周的一切,破碎成万千光点,零落而下。
恍惚中,凝成了少女微笑的面容,在黑暗中显得愈加地清晰也愈加地模糊。
小骨......生涩地想要开口,早已说不出任何话来,浮云散开,一抹飞扬的紫衣化作星光弥散在天际,唇边绽开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终至幻灭。
长长的缠绕着的黑暗仍然始终不肯罢休地向上生长,追寻着那抹微光,却仿佛,永远都不会触及。
强压下喉头的一阵腥甜,白子画缓缓睁开了眼睛,微蓝的月光拂在塌上白衣仙人的侧脸,莫名点染上了精灵的气息,惊为天人的眉宇下却掩不住淡淡的疲惫,四周暗色浮动,他撑起身子,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小骨昔日明媚的容颜,大大而刺目的微笑仿佛初融的冰雪,扎在他的眼里心上。
左手绝情池水疤痕的痛楚交织在梦与现实中竟让他难辨清真实和虚幻,只是内心深处传来的悲鸣和疼痛在无时不刻地提醒他,一切不是一场梦,尽管这一切真实地虚假。
他的小骨死了......
他为六界,终是亲手杀死了自己最爱的人......
而他,却已无法回头。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2 15:45:00 +0800 CST  
〔二〕 逆料
次日,晨曦微露,淡淡的阳光洒在绝情殿上,使得原本偌大而清冷的殿上染上了一层透明而耀眼的光芒。桃林深处,璎珞浮动,清香暗送,一阵微风拂过,扬起一树纷纷扬扬的桃花,尽皆飞旋着,跳跃着,舞动着。
数抹瑰丽的桃红下,斜倚着白衣仙人修长而俊逸的身姿,瀑布一般柔滑的墨发静静地垂在身后,在风中缓缓散开,卷起一抹清辉。
白子画浓黑的眼眸里是看不清的波澜,仿佛亘古一般久远的目光,穿透时间岁月,径直落在世间某处,清冷而悲悯。
负手桃花树下,尽收眼底的是仍旧孤寂清冷的绝情殿,是仍旧仙泽蓬勃的长留,是仍旧如故的六界,却唯独不见了那坚韧而执着的小小身影。
一瞬间,白子画有些恍神,眼前又忆起那最后穿胸而过的悯生剑发出耀眼华丽却又苍凉无比的华光,少女似笑非笑的面容,和自己握剑的颤抖的手,从那时起,一切都朝着无可挽回也无法预料的的姿态向前发展。
他曾以为,最坏不过他陪她死,偿还六界,可哪知最后,她却将他连死的权力都剥夺了。何其残忍地让他看着她一点点灰飞烟灭,消弥于六界中,从此不在。他想,她说的对,爱足以让他痛苦,可手刃爱人的内疚却足以让他摧毁,从身体到灵魂无时不刻的煎熬一点点地让他堕仙,继而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他也从未想过,清修千年,自己有一天,竟也会失去理智,剑指六界,铸下大错。
若不是东方彧卿及时带着她的最后一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不会知道,他还要再疯多少年,伤多少人,铸多少错。那一魄,成了他清醒的这一百年来最后的一根稻草,最后的一点希望,这一魄,苦苦支撑着他内心最后的一道防线,不被黑暗所吞噬,不陷入重重梦魇,不堕入森森魔道......
“师兄”不知何时,笙箫默已在绝情殿中,眼眶微红,稍有波澜的声音。
他看着白子画静静地从桃树下缓缓走出,身后打下片片阴影。依旧是不染纤尘的容颜,高洁傲岸挺拔的身形,即使是被伤到了极点,被逼到了绝处,却仍然愿意在这空寂的绝情殿内,高高的长留仙山上,守护六界苍生。
师父曾说——子画在,可保长留千年基业,可守仙界百年平安。确实是看得通透,或许师父是了解这个他最尊敬却也最心疼的师兄的吧,纵使千疮百孔万念俱灰,也不曾丢下自己身上的担子。他不会忘记师兄痛失花千骨时那样悔恨到无以复加的内疚,却也不会忘记师兄复返仙位,记起他疯魔两百年来所伤所杀之六界苍生时,对他自己深深的失望和铸成大错的深深悔意。
那些,师兄不说,可他知道。
“何事”凉凉的声音,仿佛从远处来,却又似近处的淡然温和。
“异朽阁来信,说让师兄去一趟”话音未落,眼前却早已闪过一道白光,分外耀眼,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远处愈来愈小的横霜上的那一抹白色,感到一丝欣慰,聪慧如他,怎会看不出是千骨有了消息。
笙箫默转身出殿,唯有一树芳华于春日缓缓开放。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2 15:45:00 +0800 CST  
〔三〕 不悔
异朽阁内,成千上万条舌头缠着红色的细线从高处垂落,漂荡在空中,参差不齐。不远处的塌上是少女沉睡的面容,柔和恬静,掩住了妖神时的成熟和媚色,多添了几分少女的柔美,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只是脸色苍白得没有血色,唇紧紧地抿着,依旧苍白。
“尊上”东方彧卿若有所思地看着近旁久久凝视着小骨不肯移开目光的白子画,不得不出声。
“怎样让她醒来”白子画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东方彧卿微眯着的狭长的凤眼,声音凛冽,泛着丝丝寒气。
东方彧卿缓缓摘下原附于脸上的面具,露出一丝隐约的笑意,目光温柔地落在花千骨的脸上,“我已借异朽阁之力集齐了骨头的三魂六魄,得保本体无碍,如今沉睡,不过是还差最后一步的唤醒罢了”
“要怎么做”四周的空气微微漾起层层寒意,白子画的语气却已不复从前的冷淡,藏在袖下的手紧紧地握着,墨色的眸子里神色复杂。
“一滴血,再辅以法阵”东方彧卿轻笑着,仿佛知道白子画的想法“尊上的血”
白子画没有再多说什么,走近塌前,横抱起小骨,往门外走去,却在靠近门槛之时,顿住了脚步,“代价”白子画淡漠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殿内。
东方彧卿缓缓走下台阶,眼神复杂,摇着扇子的手瞬间顿住,却又仿佛是早已知晓他会问一般并未惊讶,反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却是先避开了白子画的问题,“不知尊上可还记得,骨头曾说过她若有来世......”
白子画抱着花千骨背对着东方彧卿的背影依旧挺拔,可左手绝情池水的疼痛却在一瞬间破碎开来,扎满全身,若有来世......她是怎么说的......
今生的一切我从未后悔过,可若有来世,我再也不会爱上你。
慢慢在记忆里拼凑齐的句子此时此刻带着一种噬魂销骨的力量,涌动在白子画的脑海里,带起一寸寸深深的绝望。
她说,她再也不要爱上他。
白子画的身子晃了晃,在下一瞬却又恢复过来转过了身子,只是脸色愈发地苍白,寒冰一样的眼光尖锐锋利地仿佛要穿透东方彧卿的身体,沉默在空气中开着大朵的鲜花。
“假如骨头醒来,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再也不会爱上你,你放她走”东方彧卿一字一顿,如同尖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剜在白子画的心上,鲜血淋漓。
仍然是久久的静默,白子画抱着怀中的紫衣少女,却莫名的温软了眉眼,再抬头看着东方彧卿的眼神里却又恢复了往日一般淡然的神色,“如果这就算代价,那么我答应你”
“还有,异朽阁的能力仅能凝聚而成一个躯体,骨头的神身还未恢复,你身上的神谕,也会暂时失去效用”东方彧卿语气凝重。
“明白”白子画淡淡的声音里听不出悲喜,“我没那么容易死”
“只是提醒尊上罢了”东方彧卿眼里局促着丝丝笑意,笑意却是清冷异常。
“有劳”
没有波澜的声音凉凉地扩散在殿中,殿内诡异的舌头幽幽地发着蓝色的光芒,烛灯长明,东方彧卿的神色晦暗不明,交织在光影中,一袭清扬的白衣胜雪,衣摆处与少女的紫色交织着显得分外和谐,白子画低头看着少女依旧沉睡的面容,就如曾经那般乖巧伶俐。
浩浩苍穹朗朗乾坤之下,白衣仙人揽着紫衣少女化作流光飞向长留,身后,是一片片柔软的云朵,绽开于横霜之后。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2 15:46:00 +0800 CST  
〔四〕 哪堪无恨
“师父!”花千骨猛地睁眼,触目之处却不是云宫,而是那承载了她所有美好与悲伤的故事的绝情殿,重见故地,一瞬间她有点晃神。

“小骨,你醒了”眼前是一抹熟悉的白色,入耳是那熟悉的声音,却莫名地有些沙哑,缓缓抬头,直视着白子画的眼睛没有半分闪躲,眼底划过一抹痛色,她缓缓开口,“白子画”

她叫的不是师父是白子画。白子画负在背后的手微微颤抖着,对上她疏离的目光,白子画的眼里落下一抹苦涩,在眼里弥漫开来,到了如今,她竟是,连叫一声师父都不愿了么?

“我怎么会在这里”花千骨慢慢从塌前起身,一袭紫裙随风扬起,淡淡的语气,不带任何的感情,仿佛面前站着的,是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又或者是,比陌生人还要来的冷漠疏离。

白子画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久久地站在房门口,久久地凝视着她,宽大的袖子下握紧的指节微微泛白,微微张口,略带喑哑的声音“小骨,你可有恨过我”

恨吗?花千骨自嘲地勾起唇角,从前她对自己说,恨不过是在意,可如今,她心里清楚,她对他,怎可能不在意,可在意了,也依旧被逼到妖神出世被逼到云宫逼到仙魔大战。是,她想恨,可她恨不起来。

她恨他什么呢?恨他明知自己是他的婆娑劫却依旧收她为徒,绝情殿上悉心教导?

恨他不顾一切以命换命逼出自己身上卜元鼎的剧毒?

恨他即使责任在身,知道她可能成为毁天灭地的妖神时,也愿与她一起承担?

恨他看见他辛辛苦苦倾囊相授教出来的徒儿为了一场必胜的比赛妄动杀心而爱之深责之切?

恨他千百年来于绝情殿最高处俯瞰众生守护众生最后甚至为了这天下苍生亲手杀死她?

恨他无数次为了她反噬、流血、遭到众人误解却仍不曾放弃她?

恨他替受六十四根销魂钉,为她不顾自己伤势为她输入内力?

还是恨他背弃了自己的信仰和一直遵守的信条,不惜反噬封印妖神之力为她分担所有的阴差阳错天地不公?

长长的睫毛微微闭上掩住了她心头的所有情绪,她看着眼前依旧不染纤尘的那抹白色,淡雅出尘如一幅水墨,只是那玉般雕琢的脸庞,双眉微皱。

“不曾”风扬起她的衣摆裙边,拂起一头青丝。她不曾恨过他,可她,也无法就这样,原谅他。忆起从前他宁愿噬骨削肉也非要剜去臂上绝情池水的伤疤时的决绝,她的心再次皱缩成一团。

他一次次地护她,却也又一次次地伤她,不愿接受自己的爱甚至也不愿看清他自己的情感,逼着她将他和她一起逼上绝路,无处可躲。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2 15:51:00 +0800 CST  
〔五〕信任
听到花千骨的回答,白子画有一瞬间的怔忪,缓缓舒展开紧皱着的眉,眸子里略略有了些光彩,只是藏在广袖之下的手,依旧冰冷,紧扣的指节,依旧发白。

花千骨并未介意他不曾回答她的问题,她为何会在绝情殿并不是一件非要弄清楚的重要之事,她看着他一点点舒展开了眉头,可墨色眸子里仍密密地藏着淡淡的忧伤。

她开口,嗓音空灵,“白子画,时至今日,你可肯爱我?”,白子画微微低头看着她恍如从前的身姿,对上她流转的眼眸,她却低下头,躲开了他的目光,哪知错过了他眼底难得的温柔,白子画淡淡的声音响起在大殿里,如冰玉相击,“小骨......”

“不要说!”花千骨猛地情绪失控,打断他的话,后退几步,倚在床前,双肩不断颤抖着,睫毛闪烁,轻轻喃着,“不要说.....”

不要说.....记忆瞬间倒流回从前,与那曾经一刹那的心思融合在了一起,她微微闭上眼睛,神色惊惧如受惊的小兽,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拽着裙摆不放手,不要说......

她在害怕,白子画静静地看着花千骨忽变的情绪,像是洞悉了她的所思所想,捕捉到了她眼底浓浓的黑暗中的惊惧,微微轻叹着上步将其搂在怀里,花千骨微乱的发丝拂过他的脸颊,他感到怀里的人在不断颤抖,又再搂紧了点,玉碎一般的声音,“别怕,小骨,其实我......”

“不要说”喃喃的声音,轻轻地砸在他的心上,眼泪从心底攀爬,直至眼眶,却流不出来,她本是无泪之人,再悲痛,再受伤,再委屈,也都无从表达。

白子画拥着她,心下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如今的我,经历了失而复得的狂喜,突破了十重天,领悟了真道循环,情非牵绊,算是通透地明白了如何将修道与勘情融会贯通。绝情绝念,从来不是道的最高境界。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从前对于爱这一字,他拿不起,她放不下,而如今,他再是无法欺骗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情。

花千骨感觉地出来,白子画此时拥着她的姿势分外缠绵,下意识觉得不妥想要推开他,可却又贪恋他怀抱中的温暖,一时之间沉迷其中。她轻轻的嗅着他身上的清香,竟分外心安。

“小骨......”白子画睫毛微颤,撒下一片小小的阴影,暖阳高照,在一袭墨色长发上打下闪亮的光点,浮动跳跃,仿佛初见那般的闪亮日子在记忆的长河中随着追溯一点点模糊又清晰,清晰又模糊,“既不恨我,可还爱我......”

爱......他在问她可否爱他.....

花千骨的身子猛地一僵,那些悲伤的痛苦的回忆恍若滔天巨浪倒灌回她的脑海。她清楚地记得,黄泉路上,她曾怀着怎样决绝痛苦而绝望的心情,说若重来一世,她再也不要爱上他。

她轻轻地推开白子画,仰起头,眸子里晦暗难明,涌动着斑驳的沧桑的痛。她微微张嘴想要回答,可却无法出声。爱从来由不得人。即使爱到刻骨铭心爱到魂飞魄散爱到绝望,一路上,她以为她失去了师父,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全世界,可唯一从始至终不曾丢弃的,便是她对他的爱,即使她的爱,一直卑微地挣扎在阴暗的角落从来不曾绽放。即使她的爱,被万夫所指,即使她的爱,早已千疮百孔。她无法骗自己,她不爱他,甚至,也无法欺骗他。

白子画不曾打扰她,衣袂翻飞,长身玉立,腰间洁白透明的宫羽微微颤动,没有哪个师父不懂得自己的徒弟在想些什么,他看着她眼里不断变幻着的痛苦,决绝,柔和,温润,失望,懊悔,以及若有若无的微光,已明白了一切。

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花千骨轻咬着下唇,神色固执,凉凉的嗓音,却略带了点委屈,“是,我是爱你”

“如今你知道了你还想怎么样,把我绑上诛仙柱钉上九九八十一根销魂钉?还是重新将我锁回长留海底忍受永世孤独?”是你赢了,不管怎样,都无法改变我爱你的这个事实。救我重生又如何,知道了我的爱又如何,你还是想要像从前那样,罚我伤我,同整个六界一起,将我逼到万劫不复之地?花千骨看着他的眼神里是淡淡的嘲笑,像是在嘲笑自己,也像是在嘲笑白子画。

“你怎么会这样想”白子画轻声说着,像是说给自己听,平平淡淡,“你还能爱我,那很好。”无悲无喜的声音,却是来自九天之上最美的仙人,浅浅地浮动在空气中。

“你方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花千骨美目迷茫,像是看着白子画却又像是看着一片未知的虚空,声音飘渺难寻。

“你非是没有听清”白子画眉头微皱,“你还是不肯信我”

“不,不是的”花千骨声音急切,连忙反驳,“不是的......”到了后面声音却几乎弱不可闻。她想说和从前一样,她不信正也不信邪,她只相信他。可她扪心自问,到了最后,她信了所有人,却唯独不信他。

“师父......我......”花千骨声音酸涩,鼻子微微发红,脚步像是灌了铅一般提不起来,身体软绵绵地几欲倒地,白子画一个闪身扶住她微晃的身形,听她续道,“我相信你”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2 22:32:00 +0800 CST  
〔六〕梦与旁观

疲软却坚定的声音,白子画眼底划过一丝心疼,“别说话了,我知道。”小骨的神身尚未恢复,身子本就虚弱,更是禁不起太大的感情波动,这么早就向她坦明是他的错。如今既是回来了,今后时日尚多,许多话也不急于一时。想到这里,白子画垂下眼眸将她抱到塌上,“现在先好好休息,有些话醒来再说,我就在这里。”

倦意袭来,花千骨听到白子的分外画语调柔缓,眼底映着的他的神色分外温和,眼底里星光璀璨,如冬雪融成的暖阳,不由得向他微微一笑,只是还未看够,眼睛却已不争气地闭上,殿外桃李初绽,天高云清,殿内白衣翩然,执手向望。她感受着白子画手心冰凉却温暖的温度,终是沉沉睡去。

浓浓的黑暗中,花千骨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她仍是从前那腰系宫铃的天真少女,仍仰慕心底那抹纯净的梨花白。

梦里,卜元鼎内,焚焚烈火,那微弱的银光和那白色的身躯,为她挡下所有痛苦和伤害。

梦里,海天空阔,一袭白衣于船头翩然,风霜一剑,上指天,下指地,镜花水月,一切皆空。

梦里,白衣仙人背上密密麻麻布着六十四个深深浅浅的伤口,脸色苍白如纸。

梦里......

梦境转幻,不曾料想那小小的孩子会逐渐长大成为紫衣黑发的妖神。

梦里,她冲破封印,海天之上寸寸生长,妖冶而美丽,而他,从堂堂上仙沦为区区凡人。

梦里,大战在即,他用他单薄的身子在她和六界之前,筑起坚不可摧的城墙。她笑他既想保护身前的人,又想保护身后的人。

梦里,他终是被惑于她为他精心设计的幻境,无法坐任六界俱毁,生灵涂炭,悯生剑没入她的身体。

梦里.....

重新经历一遍,重新痛过一遍,重新爱过一遍,深深刻刻,刻入灵魂深处,不住战栗。

慢慢镜头忽变,女子男子的模样模糊不清,却绝非是她与他的样子。

一切重头再来一遍,此次她却是旁观,于是一切迷茫和困惑都有了答案,所有她曾不解的,曾误会的,曾失望的,似乎都找到了答案。

梦里,她的心酸涩异常,梦中的她尚不知,她明白的,仍不是全部,他为她所做的许多,她从来不知。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3 08:52:00 +0800 CST  
〔七〕眉眼如画
待花千骨醒来已是申酉之交,斜阳西沉,隐没于沉沉暮色之中。云彩四散,偶尔几处染上丝丝嫣红,恰似一幅铺开的水彩,目光触及手中十指紧扣的修长莹润的指节,脸上染上一道红晕,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惺忪的睡眼,软软糯糯的声音,朝着那抹白色,轻声道:“我醒了。”

白子画将手缓缓收回,压下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替她披上外裙,放缓了语调,想要说些什么,似是有些犹豫,却还是开了口,“小骨......”

墨色的眸子里浅浅地映着她的影子,“小骨你原谅为师了吗?”清淡的声音,以及刻意掩盖住的酸涩。

花千骨心头不知有多少种情感在其间涌动,若不是那个梦,使得她以旁观之名看清他为她做的一切,理解他所处所在所做的身不由己和无从选择。她如今,怕还是怨了他。

轻轻地颔首,眼底雾气弥漫,她既是不怪他,又谈何原谅。何况,一直任性的,固执的,都是她。该寻求原谅的,难道不也应该是她?

“不怪你,错的,一直都是我。任性的,也一直都是我”少女低头扯着衣角,不敢直视他。白子画目光清越如水,睫毛倒映在眼里仿佛一处水草丰美的沼泽。他摇摇头,低声安慰她,“错不在你,错都在我。你是我的徒弟,你没有错,错都在我这个做师父的。”

“你经历的一切伤痛,几乎都是因为我,甚至于最后的那一刻终结,都来自于我。”白子画默叹着,阖起了双眸,“只是你不知道,我从来不认为你对我的爱是可耻的,唯一使我痛苦的,只是我无法看清的自己罢了。”

是啊,爱是这世间最为猛烈的毒药,它可以用来拯救,也可以用来毁灭。

只是小骨一直都不明白,他从来都不觉得她对他的爱是可耻的,尽管他认为那是一个错误。他的心因为她的爱茫然过、挣扎过、痛苦过,也温暖过。浸泡在她的全心全意里,因她的付出而感动震惊,为她每一次的受伤而心疼颤抖。她给予他的爱如此美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相比。

可是理智却是让他一次次下狠心逼她放弃。只是他自己也没有想过,最终连他自己也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这些让他一直隐瞒着的,不愿揭开的苦衷,小骨都并不知晓。所有的苦痛,他自己一一吞咽。她不明白,让他觉得耻辱的不是她的爱,而是他自己。他对自己说,她还小,分不清濡慕之情和男女之情不是她的错,他可以包容她的一切,却没办法原谅自己。

在那时的他心中,只要他们是师徒,那就不能爱,这份爱,一开始就错了。他和他的爱,一并错的可笑。

可到了如今,一切只能将错就错,乱伦?还是错误?一切都不重要,所有的错都在他,他一人承担。

只希望命运流转能够多多眷顾那个被他被爱伤到体无完肤万劫不复的少女,从此岁岁平安喜乐无忧,天怒人怨,他一人承担。

少女缓缓摇头,扑进白衣仙人的怀中,眉眼俱笑。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3 11:17:00 +0800 CST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3 11:53:00 +0800 CST  
〔八〕故归
“师兄”笙箫默一进绝情殿便看见男女相拥的相叠的身影,心下微微酸涩。

心疼千骨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心疼师兄千年清修为六界为千骨牺牲了那么多总算是苦尽甘来。
被笙箫默撞见花千骨微微有些尴尬从白子画的臂弯里挣开,改拉他的洁白如云的衣袖,轻轻摇晃。白子画却是面色不改,风淡云轻,“有事”
笙箫默微微有些犹豫,看了一眼花千骨,白子画淡淡地开口,“直说无妨”
笙箫默的脸上是少有的凝重气息,“月支有异动,大师兄让我来通知你”
“我知道了”白子画略一思索,“我随后就到”
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重重地摇晃, 白子画低下头看见身下小小的人儿眸子中的担忧,示意笙箫默自行先走,随即弯下腰替她理清裙下的褶皱,“你在担心什么,我不会有事”
“是,你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师父”花千骨想起自己曾对他下的神谕,当初绝望之下的对他的残忍如今却能够用来保护他,真是造化弄人。花千骨心下包袱略轻,想要陪他去却又怕成为他的累赘,故未曾开口只是沉吟着。
白子画还没告诉她神谕暂时被封印的事情,看她的模样应是误会了,不过这样也好,危险不必让她知道。知道了是担忧,不知道反而轻松许多。他此去一趟也要二三时日,将小骨留在绝情殿怕会闷坏,不如借这几天让小骨见见她从前的朋友,东方彧卿也好,杀阡陌、轩辕朗也罢,到底都算是多多少少地帮过她。何况,他从来都那么信她。
“小骨,为师离开的这几天,你若觉得闷,就去看看你从前的那些朋友,也好让他们稍微放心”白子画低头瞧着紫衣少女忽亮的眼睛,摸着她的头,“以后不要穿紫衣了”
他到底是存了私心的了,紫衣于她虽美,可到底是心存了芥蒂,他再也不愿她无从选择,成为那样毁天灭地的妖神。命途坎坷又何妨,他陪她跳出命运的陶铸和桎梏。暖日融融,白衣仙人的眼里落满了阳光的剪影,如水般澄澈温柔,少女乖巧地点头,影子交错成双,四下一片柔和。
桃花朵朵,清波微漾,风吹过两人的墨发,缠绕交织,黑暗深处被绝望灌溉的花朵终于向上生长,虽然一切仍未尘埃落定。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3 12:01:00 +0800 CST  
〔九〕波起
长留大殿,秉烛长明,琉璃成彩,华光熠熠。
殿内,气氛异常凝重,长留二尊高坐其上,阶下,是各派掌门,脸色皆是阴晴不定。
“月支此次异动怕是五百年前的女妖渊阙封印松动”天宿派掌门人寂歌微皱眉头,天宿派是距月支最近的门派对于此次的异动感受最为深刻,所知道的也较别派为多。只是此话一出,殿内顿时议论纷纷,较为年长的掌门神色惊惧,略微年轻的掌门则一脸迷茫,摩严威严的神色中也带上了一抹凝重的气息,示意寂歌继续说下去。
“相信经历过八百年前封印渊阙的掌门们不会不记得,渊阙给六界带来了怎样的一场浩劫”寂歌语调平和却又略显沧桑,仿佛亘古的长鸣,悠远深厚。
云隐的眼里是浓浓的担忧,缓声道,“曾听家师言那一战风云变色,天地震动,不知寂掌门可否将具体过程详细说说,晚辈恭听”
寂歌点头,放缓了语调。
那时,仙妖大战,红衣妖尊渊寂应六界恶念而生,修为人形,统一妖界,妄图毁灭其余五界使妖界独尊。
渊寂是世间恶念所凝成,不易净化,更不易杀死,唯一所走之路,便是将其封印。那时,前任长留掌门衍道耗费千年修为终于将妖尊渊寂封印在月支石下,那时,年纪尚小的白子画只身诱敌深入腹地,将其逼入月支禁地,第一次向六界展示了他的惊才绝艳。
在那之后,长留掌门衍道宣布将闭关一段时日,而将掌门之位传于白子画,却不知衍道这一闭关就再也未曾出现,直至今日。
而今,渊寂竟妄图再次冲破封印为祸六界,想来六界怕是又将陷入一场动乱。
说到这里,寂歌微微叹气,“我天宿一派距月支为最近,一直奉命守护月石,渊寂的不安分实属这百年罕见,若不及早封印后果堪忧,只是......”寂歌有些犹豫看向摩严,摩严一摆手,示意他但说无妨。
“长留二尊当最清楚,前长留掌门将其封印到月石之下是存了月支之地清净且民风纯朴,恶念不易聚集之意,但哪知三百年前妖神一出纵容竹染滥杀无辜,屠刀也曾伸向过月支之地,人民苦不堪言,怕是那时起渊寂有了滋养本源的能量,故......”
众皆沉默,一粗暴的掌门忍不住愤声道,“妖神还真是无所不能,若非尊上大义灭亲这六界还不知......”
话音未落已被笙箫默打断,“赤焰掌门,说话请注意”这话要是被师兄听到了,不是找死就是欠揍。
赤焰好歹还算聪明人,急忙止住话端,低头退回,韶白门掌门如今已是卫昔,只听她朝二尊开口,“寂渊之能力非你我能敌,曾经连长留前掌门都需耗费千年功力方可将其封印。卫昔知尊上已回绝情殿......" 卫昔此言一出,众掌门皆是一脸肃穆,当初逼妖神出世论起来他们都是有份的,尊上为六界亲手杀死妖神他们至今清楚记得,尊上堕仙两百年后仍愿意回到绝情殿守护这六界已让他们感到愧疚,更遑论着百年来许多大事上尊上明里暗里也帮了六界多少大忙。他们心里也清楚,若不是摩严的固执,尊上怕是也不会再做这掌门之位。
尊上和花千骨之间已没有人敢再多加评论,尊上所付出的所牺牲的早已使泱泱六界欠他良多,谁也再没有资格逼尊上非要再为六界冒着危险去牺牲,故卫昔也未敢说完。
“如今花千骨已回来不再是妖神,师兄身上的神谕也已......渊寂一事,仍需再议”笙箫默微微皱着眉,只是坐在右侧的摩严听到微微一愣,更不必说台下的众位掌门。
摩严若有所思地看着笙箫默,竟敛了神色没有说话,师弟说的也不无道理,于私,他的确也不愿子画冒这个险,只是这件事到底还是需要长留出面,故沉吟道,“渊寂一事,还是由我......”
“师兄,还是由子画来吧”
白衣仙人从远处走来,翩然翻飞的衣袂,惊为天人的眉宇,略显苍白的唇色。衣摆下随风舞动着长长的流苏,掌门宫羽洁白而透明。空气中,璎珞浮动。脚下,步步生莲。长及曳地的白袍衬着墨色的瀑布般的长长发丝,更显飘逸出尘。清雅而淡漠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之上,墨色的眸子缓缓扫过四处,于赤焰处瞬间冰寒彻骨。赤焰心虚地退后了一步,低下头没有说话。
“尊上”众掌门躬身,心下恭敬。
白子画微微颔首示意众掌门不必多礼,飞身至掌门座上,平静的语调没有波澜,“八百年前渊寂动乱六界,是师尊以千年修为将其封印,长留既是众派之首,子画身为掌门理当承师尊之任护六界平安”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3 12:09:00 +0800 CST  
其实我应该召唤的@眼瞳中的繁华@段关漾@凌阳海@溪则灵@繁花落尽残雪泪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3 12:52:00 +0800 CST  
@清之穆之
谢谢你的短评 谢谢谢谢谢谢重要的话说三遍[捂脸 有点矫情]
关于子画的塑造实在是战战兢兢 多一分为过少一分有太冷 子画在我心中 我怕碰他这样一个纯粹的人 可又渴望为他写点东西 实在矛盾
白子画和花千骨的谅解原是计划长一些的 但是又觉得一个人但凡是心中仍存在着信任与爱 谅解起来会容易一些 何况我并未觉得子画所做 有错
对于子画堕仙那段时间的作为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坎,我希望这件事能有一个解决 后面会提到
旁观的梦境 原想详写 但是怕是会与原著重叠较多 便留于一片空白自行想象
寂渊和子画的对手戏 我也很期待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3 22:27:00 +0800 CST  
〔十一〕

花千骨随白子画翩然而至,映入眼帘的景色却是分外宜人。月支禁地不同于以往她于书中所闻的禁地一般非是真火灼烤便是冰寒刺骨,倒是草长莺飞,一片和乐。禁地中央是四根足有腕口粗的铁链,链下窄窄地张开了几道裂纹,隐约可见浓浊的黑气在其间缭绕盘旋。淡淡银色的结界将一众人隔绝在外边,只是肉眼可见,那铁链四周笼罩着一层黑色的浊气正在愈发地多了起来,伺机结成一张大大的屏障,紫光闪烁。

花千骨心下疑虑正要开口询问,却见依旧妖冶的杀阡陌踱步而来,不紧不慢地撇了一旁的白子画一眼,对着花千骨开口,声音急切,“小不点,姐姐自从将你的最后一魄给东方彧卿那个臭书生之后他就未曾再让我见过你,再耽搁下去我都要拆了他的异朽阁”说着火红色的眸子目光流转,看向白子画,也不顾周围刺骨的寒气,勾起唇角,“好歹小不点的最后一魄也是我照顾了许久,如今我要和她几句话你都要盯着?”

花千骨连忙扯了扯白子画的衣角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神色,见白子画脸色淡然未有多大的变化,暗自松了一口气。白子画低头看着小徒儿变化的神色,自是明白她心中所想,凝目看着四周结界的变化,不由心下一沉,只是面色依旧从容,轻声道,“我去见你师伯,你自己小心。”

杀阡陌也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地笑着,看向白子画的眼神温柔地瘆人,又缓缓转向花千骨。见花千骨乖巧地点头,白子画随即松开了她的手,似是想起什么,又转身在花千骨身上设下仙障,无视杀阡陌挑衅的目光,向摩严笙箫默处走去。花千骨静静地看着白子画离开的背影,六界在他身后皆为一片模糊的背景,难敌他仙姿之万一。只是不知为何,心下竟略略有些不平静,总觉得心中仿佛少了些什么空落落的。

少了什么呢,花千骨盯着逐渐远去的背影有些恍惚,仿佛重要的东西被从生命中剥离一般的痛楚,师父一个人孤独而清冷的背影,就仿佛从前在露风石上那般。

她的生命,原就是有了他才完整。

花千骨眼里有些酸涩,弱不可闻的声音,低到了尘埃里,“师父......”

师父,早点回来,小骨在这里等你。

澄澈而透明的天空中是淡淡而飘渺的云,紫气缓缓升腾,凝聚,微微湿润的空气中,少女默默地瞧着一袭白衣,失了心神。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5 18:28:00 +0800 CST  
@LL100113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5 18:40:00 +0800 CST  
大家麻烦冒个泡让楼楼有点动力写下去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5 21:46:00 +0800 CST  
何其有幸,遇此良人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6 12:16:00 +0800 CST  
〔十二〕冒险
“小不点”杀阡陌唤了花千骨一声,花千骨连忙抬头望向他,理清心里繁杂的思绪,笑了开来,“杀姐姐”

杀阡陌心疼地看着花千骨略显消瘦的脸蛋,不由气闷,“早知道就拦着东方彧卿把你送去给白子画了,瘦了这么多。”

“不怪师父,是我自己没有照顾好自己”花千骨轻声辩解,看着杀阡陌依旧妖冶而美丽的容颜,心下稍安。却是扯开了话题,“当初让姐姐沉睡了这么久实在是万不得已,姐姐你千万别生气”

杀阡陌听花千骨主动提起这件往事倒是一愣,但随即勾起嫣红的唇,露出从前那般颠倒众生的笑,轻狂的语气中夹杂这几分随性,“若是生气了,难道小不点便要以身相许不成?”

见花千骨略微扭捏的神态,杀阡陌也不在意,只是轻笑道,“开个玩笑罢了,不过小不点你也实在是不争气,如此轻轻松松地就原谅了白子画,还让他来再为六界冒险”

师父?花千骨微微转头看向长留弟子云集之处,白子画周身仿佛荡漾着一股温和的银光,纤尘不染的气质在人群中显得格外地突兀和亮眼。只见师父在和师伯说着什么,师伯的脸上隐隐有点不悦。

花千骨没有回答杀阡陌的问题,只是从摩严凝重的神色中看出了一点点的不同,又恍然发现月支禁地内的黑光已然凝成一个厚实而强大的结界,紫色的古文印在上面显得愈发古怪而难料,“这是什么结界?”花千骨蹙眉,结界一块师父授她甚多,可这一结界她却是不知。

杀阡陌凝视许久,收回了嘴角的一抹笑意,难得的正容“渊寂确实有点本事,竟又是血屠之阵。”

血屠之阵?花千骨努力地在脑海中搜寻关于此阵的信息,却全然是一片空白,正想开口相寻,只听摩严威严的声音缓缓向四处传开,“各位稍定,切勿靠近这黑色血阵。此阵名为血屠之阵,渊寂首创,若是心怀恶念,则力量为渊寂所用,受其反噬,即使心下清净,进阵也须得卸去一身仙力”摩严的声音顿了顿,微叹了一口气“此阵棘手异常,但若不破阵待渊寂冲破封印,怕是六界又将不得安生。”

“妖魔二界,后退”杀阡陌淡淡的声音,不容置疑。摩严转头看向杀阡陌,微微点头,幸得杀阡陌手段狠辣,妖魔二界皆从他命,怕是单单妖魔二界不要命起来替渊寂输送本源之力,不过多时就足以渊寂冲破封印。

各派掌门皆神色不定,却也皆软软挥手让一众后退,平日里冠冕堂皇的一套说辞在如今都没有什么用,自己心下都清楚,纵使是修仙之人,嘴上说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包容,善行。可又有多少人心下早已是肮脏不堪甚至远胜一些心思较为单纯的妖魔,争权,夺利,为了输赢不择手段已是家常便饭,谁敢说自己心下半分恶念都无?何况即使是没有半分恶念,可堪堪卸下自身仙力闯阵的胆量,又有谁能有?

杀阡陌看着眼前乱成一团的人群,忍不住微微嘲笑。正道也好邪道也罢,从来就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那些自诩名门正道的正人君子们,又可敢进阵一试?皮囊虽好,里面却是糟粕罢了,噢不对,比起皮囊,这世间又有谁胜得过他杀阡陌?

众皆议论之时,长留之处一袭白衣翩然飞出,立于阵前,惊为天人的眉眼,冷峻无双的仙姿,黑色浊气弥漫却不曾近他的身。淡淡的银光笼罩,白衣仙人眉目如画,淡雅出尘如水墨,于浊处显得愈发清冷傲岸。白子画没有说话,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卸去周身仙力,踏入阵中。

花千骨一阵惊慌,大喊着师父向远处奔去却被杀阡陌一把拦住,杀阡陌的眸子里竟有着一丝敬佩,“小不点,纵观六界进得这阵法且有能力有胆量的也就白子画一人罢了。寂渊的实力之强在于她的不死,必须在她冲破封印前将她重新封印”说到这里,看着花千骨微微迷茫的眼神,有些不忍,却仍顿了顿继续说下去,“你去了也没用,说不定只会给他帮倒忙,何况你神身还未恢复......”

“你说什么,我的神身还未恢复,那么师父......神谕......”花千骨刹那声音激动起来,尾音发颤,顾不得那么多,想要推开杀阡陌的手,“你让我进去”情急之下声音带上了哭腔,“你让我进去......师父......”

杀阡陌神色不忍,却还是缓缓摇头,没有什么比小不点的安全更重要,何况那人在进去之前......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花千骨眼睁睁地看着白衣仙人踏进结界,结界外桃花瓣瓣飘落,没入泥土中消失不见。

楼主 浅安时光梦未了  发布于 2016-01-06 22:55:00 +0800 CST  

楼主:浅安时光梦未了

字数:57881

发表时间:2016-01-02 23:4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05 09:30:46 +0800 CST

评论数:372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