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同人】最好的时光(EXO校园向,主兴\/白灿)

旧文重写,纪念校园时光。

“你怎么评价你的高中生活?”

“书本,黑板,笔记。不止这些,还有无数的欢笑和泪水。那是一群人一起发疯的年纪,在回忆里是会发光的。那就是我们最好的时光。”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09-18 21:52:00 +0800 CST  
第一章 开学第一天『一』

九月二十三日,是南华中学高一年级开学的第一天。

边伯贤穿着一件长袖T恤搭一件灰色的工装裤,单肩背着没什么东西的黑色书包,立志走酷炫风。

走进校门,他以为自己来的够早,但还是被空地上一小堆一小堆的人惊呆了。

他从人群中走过,一边找十二班的牌子,一边十分满足地听着“这个男生好帅啊”的窃窃私语。

果然,魅力挡都挡不住。

十二班是文科班,不出意外的女生居多,只是女生们几乎都聚集在一起,这就很出乎意料了。

开学第一天大家不是都找熟人闲聊么?难道就这么巧,大家初中高中都在一个班?

不过很快他的疑惑得到了解答,因为他从人群中看到了一个鹤立鸡群的头。

是个男生,而且目测长得还不错。

朴灿烈注意到了边伯贤的目光,友好地对他笑了笑。

边伯贤回以一笑,低声嘀咕。

“长那么高干嘛,天塌下来好顶着啊。”

也许是边伯贤酷炫的装备吸引了女生们的眼球,也许是朴灿烈客气疏离的态度让她们感到无趣,渐渐地,也有两三个女生往他这里来。

“同学,你也是十二班的吗?”

“同学,你喜欢穿这个牌子的鞋啊?我也是!”

“同学我好像见过你似的,你初中是三中的吗?”

边伯贤愣了一愣。“额……怎么不先问我的名字?”

几个女生都笑起来。

“对哦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边伯贤。”边伯贤想了想,指向人群中鹤立鸡群那个。“对了,他叫什么?”

“他叫朴灿烈,初中是五中的。”一个戴眼镜的女生快速回答。

“哦……”边伯贤若有所思。

几个女生互相对视,其中一个开口。“怎么啦,你们是同学啊?”

“没有,我不认识他,就是有点好奇而已。”边伯贤挠挠头。“第一次见到比我帅的诶。”

“哎呀你也很帅啦。对了,以后就是同学了,要不要考虑留个手机号码?”

边伯贤眨眨眼。“我可以给你留个彩票号码不?童叟无欺。”

女生坚持不懈。“你买彩票呀?那你买哪家的,我们一起买好了。”

“哎呀,以后不是总一起上课下课吗?不差这点机会啦。”边伯贤摆摆手。“我很不懂拒绝的 。”

几个女生沉默。

这也叫不懂拒绝……

这时候,教学楼那边有一群人走出来。

边伯贤眼尖地指了指。“哎,那是不是各班班主任啊?”

“应该是吧,看着都挺年轻的诶,我初中班主任是个阿姨来着。”

边伯贤笑了笑。“我初中班主任也是。”

“啊,还有个男老师!”

“我看见了看见了,天呐好帅!”

边伯贤自然也看见了,十几个人中只有一个男老师,看上去也很年轻的样子,白色衬衫黑色九分裤,脸颊手和露出来的脚踝都白到发光。

人看上去也很舒服,和旁边老师说笑的时候会露出脸上的酒窝。

这学校有点东西啊……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09-19 00:43:00 +0800 CST  
开学第一天『二』

边伯贤趁几个女生的注意力被老师转移了,暗中松了口气,不动声色地向后退。

没退几步就感觉脚下有个障碍物,同时头顶低音炮炸开。

“你踩到我脚了。”

边伯贤连忙跳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关系。”朴灿烈露出一口大白牙。“你好,我叫朴灿烈。”

“你好你好我叫边伯贤。”边伯贤开始找话题。“额你也是文科班的吗?”

是句废话,但朴灿烈还是认真的点点头。

“啊那,我们真的变成稀有生物了呢哈哈哈……”边伯贤看看四周不多的雄性生物,挠头干笑。

朴灿烈却微微弯了身,仔细盯着他的脸看。

边伯贤被盯得有点不舒服。“怎……怎么了?”

“只是觉得你有点脸熟。”朴灿烈十分诚实。

边伯贤摸了摸自己的脸。“啊?我的脸还不是很大众吧?”

朴灿烈凑近了些,一脸探究。“我们是不是见过呀?”

“嗯……也有可能啊。你初中在哪?”

“五中。”

“小学呢?”

“实验小学啊。”

“……完全对不上啊。”边伯贤悄悄后退了一步。

“或许……阳光幼儿园?”

边伯贤愣了愣。“朴火山?”

朴灿烈点点头,忍着笑。“嗯,边小白。”

边伯贤翻了个白眼,随即扯了扯朴灿烈的袖子。“哎,那帅哥好像是咱们班主任诶。”

朴灿烈甩了甩刘海。“有我帅?”

边伯贤翻了个白眼。

这时候,张艺兴走到班牌前面站好,瞄了瞄隔壁班开始组织纪律的老师,清了清嗓。

“大家按照男生女生站成两排啊,我们要去教室了。”

……没得反应。

张艺兴再次清了清嗓。

“大家!要站排啦,来站好!”

离他近一点的两小堆人看了看他,还是没动。

“大,大家……”

张艺兴看了眼表,还差几分钟。

好吧……

也许是这呆萌的样子看上去威慑力并不大,有几个女生凑上前来。

“老师,你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啊?”

“是啊。”张艺兴点点头。

“但你看上去好年轻啊。”

张艺兴顿了顿。“我的确很年轻,刚毕业一年。”

“哇,那老师你一定很厉害了!”

“还好啦……”

“老师你是教哪科的啊?”

张艺兴抬了抬手。“这个等一下再说,你们几个帮老师整理一下队伍好不好?让大家站成两排。”

几个女生爽快答应了,在青春期少女清亮的嗓音下,很快零零散散的人就聚成了两排。

张艺兴拿着手里的名册,大概点了点,然后发现队伍站得很随意,矮个子都被高个子挡住了,他也没办法确定多少人。

“额……大家重新排一下队伍,按照身高来,高个子的去后面,矮个子的在前面,这个动作尽量快一些啊。”

重新列队又花了几分钟时间,边伯贤站在一个黑色衣服的男生后面,后脑勺很圆,感觉手感应该不错。

张艺兴再次大概点了点,觉得差不多了之后满意地点点头。“十二班的学生跟我走啦。”

之后就是一路的沉默。

直到打头的女生忍不住。“老师,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教学楼食堂什么的吗?”

张艺兴如大梦初醒。“哦哦,同学们看一下,回头你们身后的建筑就是食堂,右边是操场,西南方向的建筑是我们的礼堂,前面这栋楼是我们高一年级,在后面是高三,高二,宿舍在食堂后面,住宿的同学等晚自习结束之后老师带你们去宿舍。”

坦白说,边伯贤没记住。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09-20 13:05:00 +0800 CST  
开学第一天『三』

到了教室之后,大家都找自己熟悉的同学一起坐,边伯贤选了后排,朴灿烈进来之后坐在了他旁边。

“你以为你很高吗?”朴灿烈扬下巴看他。

边伯贤撇撇嘴。“我一米八五好不好。”

“那十厘米是在你梦里长的?”

“傻大个。”

朴灿烈刚想回嘴,就看到张艺兴用手里的材料拍了拍讲桌,教室里安静下来。

“大家好,我叫张艺兴,也是刚刚毕业。”张艺兴转头,把自己的名字和一串号码写在黑板上。“我在担任大家班主任的同时,也负责十二班和十三班的数学教学。”

好好的一个帅哥教数学……

台下明显兴致低了很多。

张艺兴笑笑。“其实数学是一门很有趣的科目,我会努力让大家爱上数学的。好了,先不说这些,男生们和我来,领一下大家的军训服装。”

军训服到手,是很普通的迷彩服,没什么特别的。

“从明天开始大家要进行为期一周的军训,不算太累,也不用把它想得太可怕。军训期间也是会有晚自习的,我在这里陪着大家,晚自习没那么严,我们可以一起聊聊天,大家可以了解一下彼此,了解一下学校。好,先让我点个名。”

张艺兴低头翻材料,与此同时也有些窃窃私语。

“是张艺兴诶!”朴灿烈小声道。

边伯贤有些懵。“他叫张艺兴咋了?”

“不是,你没听说过吗?他可有名了,D大毕业的高材生,去年刚毕业就被拉来带理科火箭班了,最后成绩特别好呢!”

“啊,是吗?”

这时刚好张艺兴抬头。“边伯贤。”

“到!”

边伯贤噌地站起来。

张艺兴有些忍俊不禁。“答到就行了。”

“哦哦。”边伯贤不好意思地笑笑。

这孩子有点傻乎乎的。

张艺兴看向名册上的中考成绩,挑眉。

榜首啊,四舍五入都快七百分了。

“都暻秀。”

“到。”

边伯贤循声看过去,是站排时候站在他前面的男生,穿着一身黑,看侧脸也挺不错的。

不过都这个姓蛮特别的诶。

刚好朴灿烈低声开口。“他是姓杜吧?”

“不是吧?好像是有都这个姓来着。”

“这样的吗?我没听过。”

“说实话我也没听过……都?都市的都?”

“我还以为我这个姓够特别来着……”

朴灿烈正说着,突然感觉好像有脚步声过来。

“朴灿烈。”

“到!”

朴灿烈条件反射抬起头,发现张艺兴在他左前方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他下意识咧开嘴。

“聊什么呢?”

“额……”朴灿烈偷偷怼了怼边伯贤。

边伯贤张嘴就来。“我们在说班里同学名字怎么都这么好听。”

张艺兴看看手里的名册,再看看他。“边伯贤?”

“哎。”边伯贤心有些虚,但还是咧开嘴笑。“老师您记性真好。”

张艺兴点点头。“嗯,你们两个我是记住了的。”

说完,张艺兴就回头,继续点名了。

两人双双倒在桌子上。

边伯贤做口型。“都怪你。”

朴灿烈。“呸。”

点名结束,张艺兴看了看手表,扯了张椅子坐在讲台上。

“距离吃饭时间还有半小时,大家教室内自由活动吧,随便聊聊天,也可以和我聊。”

很快,朴灿烈的桌子前面再次被女生包围。

边伯贤托着腮看戏,没多久也被包围了。

唉,帅哥的苦恼啊。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09-21 18:32:00 +0800 CST  
倩倩尼生日快乐,虽然现在应该很幸福了但还是希望更幸福快乐。

好久没来艺花了,熟悉又有点陌生的感觉。

在被疫情封在家里的时候,突然开始疯狂想念我的高中时光。

欢迎加入17届高一十二班,如果有在看的而且想客串的亲故报姓名人设就好。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09-21 21:09:00 +0800 CST  
开学第一天『四』

晚饭时间,在张艺兴的带领下全班人有序地前往食堂。

不得不说边伯贤感觉这样很像小学生。

食堂一楼的价格便宜一些,二楼相对来讲比较高端,而且超市也在二楼。

因为只有高一一个年级,所以食堂显得空旷很多。

“喂,要去二楼吗?”朴灿烈怼怼边伯贤。

边伯贤径直去拿餐盘。“不要,懒得动。”

朴灿烈跟在边伯贤后面走,看见了某个一身黑的身影,便兴奋地上去。“我们一起吃饭可以吗?”

后者震惊之下,还是点了头。

边伯贤看呆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自来熟……

打了饭,三个人坐在一起,一时之间相对无言。

“啊哈哈哈,有点尴尬哈,认识一下,我叫边伯贤。”

朴灿烈紧随其后。“我叫朴灿烈。”

“嗯,我也记得你们两个。”都暻秀点头。“我叫都暻秀。”

朴灿烈点点头,低头吃了口豆芽,又吃了口饭,咽下去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你是姓杜吗?”

低头吃饭的都暻秀发顶都透着无语。

“高中生了拜托有点常识好吗,都市的都也是姓。”

“啊,不好意思……”朴灿烈连声音都卑微了。“你是生气了吗?”

都暻秀一愣,随即笑开来,整个人也可爱了不少。

“没有了。我上初中的时候就被人说过,感觉总像在瞪别人一样,其实是因为我看不清啦。”都暻秀晃了晃头。

“啊,是吗?”边伯贤伸向桌上的眼镜。“借我戴一下。”

边伯贤戴上眼镜后,开始疯狂眨眼。

“喂,怎么样?”

边伯贤看向朴灿烈。“你脸怎么变形了?”

“……我想给你打变形。”朴灿烈挥了挥拳头。

“天啊,我真的是戴不了。”边伯贤把眼镜还了回去。“好晕。”

“那不是好事嘛,我也很想有个好眼睛来着。”

朴灿烈附议。“身在福中不知福。”

“谁说的,我就算每天熬夜打游戏眼睛离电脑很近看电视看一天也不会近视,这就叫天生丽质,你气不气?”

朴灿烈再次气呼呼扬起拳头。

边伯贤切了一声,夹走了他餐盘里一块肉。

都暻秀被逗笑了,眼睛弯弯。

朴灿烈忍不住和都暻秀吐槽。“他超级气人的哦。”

“没有啊,我觉得挺有趣的。”都暻秀依旧在笑。

诶?是个爱笑的孩子吗?

朴灿烈一边吃着边伯贤餐盘里的鸡蛋一边想。

晚自习期间,张艺兴一直在和大家聊天,聊自己上学时候的事,聊上一届的学生,聊自己当初的理想。

“想唱歌来着。”张艺兴举起水杯喝了口水。“但可能公司没看中我的才华,我就老老实实选了师范,能培育祖国的花朵也很好。”

有人举手。“那老师,你会唱歌吗?”

张艺兴挑眉。“当然。不过现在就别想了啊。”

“那什么时候可以想呢?”

“嗯……在梦里想好了。”

边伯贤举手。“那老师,如果我们以后考试考好了奖励我们什么呀?”

张艺兴轻笑了一声。“我看你们可都不怎么安分,奖励?我还是想想惩罚好了。”

旁边朴灿烈举起手。“我们不听话吗?”

张艺兴瞥了他一眼。“快下课了,大家收拾一下东西,一会走读的同学尽量结伴走,外面黑,住宿的同学拿好东西外面站排等我。”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09-26 15:39:00 +0800 CST  
第二章 高中新生活『二』

第二天的早晨八点钟,军训开始。

军训教官姓李,很年轻,训练的时候不苟言笑,但是比起隔壁的教官动不动罚全班蹲起来讲已经温柔了许多。

也许因为女生多一点吧。

“教官,她晕倒了!”

“出两个女生把她送到医务室去,其他人继续站军姿,还有十分钟!”

望着铁面无私的教官,边伯贤默默叹气。

他要是个女生就好了……

但归根结底训练强度并不大,只是太阳格外烤人。

训练五天后的午饭时间,朴灿烈挽起袖子露出自己的胳膊。

“看看,我都晒黑了!”

边伯贤点头。“是啊,你可别再黑了,不然只有牙白。”

“……你不是也晒黑了嘛!”

边伯贤伸出胳膊和朴灿烈比。

“都暻秀,你看我俩谁黑?”

都暻秀默默咽下米饭。“你俩至于吗……”

两人点头。

朴灿烈补了一句。“尊严问题。”

“太阳不是都一视同仁吗?”都暻秀挽起自己的袖子。“而且明天就结束了,别炫耀了。”

边伯贤和朴灿烈看了看都暻秀白皙的胳膊,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手。

“不过你是向女生借防晒霜了吗?”朴灿烈默默问。

“没有啊。不过你没用吗?我看见有女生向你推荐来着。”

朴灿烈摇摇头。“我是觉得晒黑才有男人味。”

“不用的话紫外线是会伤皮肤的好嘛?没常识。”边伯贤白了他一眼。

朴灿烈小声和都暻秀开口。“看见了吧,用的人在这里。”

都暻秀抿着嘴笑。“我第一次见这么有趣的人诶。”

边伯贤一边嚼着土豆一边嘟囔。“爱上我了?”

都暻秀坚决摇头。

晚自习时间,张艺兴走上讲台。

这几天大家已经和张艺兴混熟了,前排女生大胆问。

“老师,今天还看不看电影呀?”

张艺兴点点头,不过没等下面欢呼就紧接着开口。

“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给你们讲讲开学之后需要注意的一些事,毕竟明天你们军训结束就直接回家了。”

边伯贤很会找重点。

“明天没有晚自习呀?”

“对,以后每个周五都没有晚自习,住宿的同学可以提前收拾好东西,到时候放在教室或者回宿舍拿都可以。”

张艺兴见下面没有声音,开始翻材料。

“我们周一返校,住宿的同学需要周日下午四点前回到宿舍,食堂五点开门六点关门,除了不能出校门以外大家可以自由活动,十点熄灯。”

“开学之后我们要交学费学杂费,我写黑板上大家记一下。”

张艺兴絮絮叨叨了半天,随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啊,对了,我们还有升学考。”

“啊……”

台下哀嚎声一片。

张艺兴喝了口水,忍着笑。“怕什么?检验一下大家的水平而已,初中知识为主高中为辅,不用太紧张,考差了也不会叫家长的。”

毕竟还是月考比较重要。

张艺兴在心里想。

朴灿烈小声嘀咕。“我一直觉得考试是最反人类没人性的发明。”

“那是你考不好才那样的。”边伯贤撇撇嘴。

“不过某些同学的变化我会关注的哦,因为我真的很好奇。”

边伯贤这时候抬头,正好和张艺兴对视,吓得他连忙缩了脖子。

不会吧他也没干嘛……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09-27 21:55:00 +0800 CST  
高中新生活『二』

张艺兴讲了一节课,最后连喝了好几口水,宣布下课。

“老师,该说的都说完了吗?”前排女生问。

张艺兴想了想,点头。“应该没有了。”

“那下节课我们干什么呀?看电影好像也看不完了。”

“好问题。”张艺兴伸出大拇指。“等我先去个厕所。”

张艺兴回来之后,女生迫不及待地冲上讲台,和张艺兴窃窃私语起来。

张艺兴认真听完,提出问题。

“那如果有人不愿意怎么办?”

“那就自我介绍一下,或者就直接说自己叫什么名字就好了。”

“好主意。”张艺兴竖起大拇指。“哎,你叫什么来着?”

“……”

上课铃声再次打响,张艺兴清了清嗓子。

“大家,电影是看不完了,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白薇同学提了个点子。”

大家随着张艺兴的目光看过去,短发的女孩子略自豪地挺了挺身子。

“我们可以玩击鼓传花,被选中的同学可以表演个才艺,唱歌跳舞诗朗诵都可以,如果不想表演的话做个自我介绍就好了,因为玩这个目的就是让大家熟悉起来。”张艺兴顿了顿。“大家同意吗?”

“同意!”

“好,那大家先把桌椅摆一下,围成一个圈。”

朴灿烈一边搬桌子一边嘀咕。“早知道我就带吉他好了。”

“诶,你还会弹吉他哦?”

“那当然。”

边伯贤撇撇嘴,帮女生搬桌子去了。

桌椅摆好之后,边伯贤举手。“老师,我们用什么传啊?”

“这是个问题哦。”张艺兴愣了愣。“嗯……那你去我办公室,把我桌子上的牛奶拿过来好了。”

“好。”边伯贤起身迈步,还不忘扔下一句。“怪不得老师长得这么白。”

台下哄笑声响起,张艺兴摸摸自己的脸,感觉自己被学生调戏了。

不久后,第一轮击鼓传花开始。

随着张艺兴用教棍敲打黑板的声音,牛奶盒在每个同学的手里传递。

敲打声停,都暻秀的手顿住。

都暻秀看向转过身来的张艺兴,叹了口气。

“自我介绍就可以吧?”

“对。”

“我叫都暻秀。”

边伯贤咳了咳。“他唱歌很好听的。”

众所周知,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边伯贤吹着口哨转过头去。

“那……”张艺兴开口,被还没调整过来的都暻秀眼神吓得一顿。“表演一下好不好?毕竟是第一个,来个开门红嘛。”

“啊……啊。”都暻秀酝酿了半天,叹了口气,同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

“来大家掌声鼓励一下。”张艺兴及时开口。

“Oh every time I close my eyes.”

“I see my name in shinning lights.”

“A different city every night.”

“Oh I swear the world better prepare.”

“For when I'm a billionaire.”

唱完一小段,都暻秀脸有些红,害羞地笑了笑,忍不住挠头。

“好!”

张艺兴带头鼓掌。

掌声欢呼声一起,都暻秀脸更红了。

边伯贤瞥一眼身边傻笑的朴灿烈,突然起了其他心思。

他举手。“老师,我觉得有人可以和都暻秀合作一下。”

“嗯?怎么合作?”张艺兴兴致勃勃地找错了重点。

边伯贤顺着话茬接。“弹吉他给都暻秀伴奏啊。”

“啊?你会弹吉他?”

“我不会。”边伯贤连忙摆手,随即大力一拍朴灿烈,给身边的朴灿烈生生拍矮了半分。“他会!”

朴灿烈被自己口水呛到,吓得直咳嗽。

边伯贤一边给他顺气一边解释。“他真会,刚才和我说的。”

“嗯,那等篝火晚会的时候可以带吉他表演。”张艺兴眼睛带着笑。“你这么起哄,是不是又有什么才艺啊?”

边伯贤刚打算谦虚几句,胳膊就被身边的朴灿烈举了起来。

“他会跳舞!”

现……现世报……

边伯贤嘴角有些抽搐。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10-05 14:51:00 +0800 CST  
高中新生活『三』

“哦?”张艺兴饶有兴致地看向边伯贤。“会跳什么?”

“我……”边伯贤正绞尽脑汁想着自己会跳啥正经的舞蹈,就听见旁边朴灿烈兴致勃勃开口。

“他会跳极乐净土。”

“我不会。”边伯贤果断拒绝。

朴灿烈一愣,随即盯着他,大眼睛眨了眨,语气笃定。“你会。”

“……好吧,我会。”

“哦……”张艺兴意味深长地和朴灿烈交换了个眼神。

朴灿烈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边伯贤有种不祥的预感。

牛奶盒再次传递,鼓声停。

边伯贤拿着牛奶盒欲哭无泪。

旁边朴灿烈止不住地偷笑。

边伯贤顺手就锤了朴灿烈一下,然后看向张艺兴。“老师,这样也行吗?”

张艺兴睁开眼睛,一脸无辜。“怎么了?”

“你,你,你们……”

边伯贤指着两人说不出话来。

怎么才认识几天就这么有默契,一个咳嗽一个顺势就停了啊喂!

“我们可是公平公正公开的哦。”张艺兴露出酒窝来。“来大家掌声鼓励一下。”

边伯贤站到中间,无奈地闭上眼。

音乐声起。

南华中学的一代传奇就此诞生。

由于边伯贤的极乐净土实在太轰动,后面人有勇气挑战的很少,搞得边伯贤都没记住几个名字。

不过他的名字被记住是肯定的了……

想起这一点,边伯贤就忍不住跳起来打朴灿烈
的头。

第二天的军歌比赛,边伯贤嗓子都快喊哑了,还是没嚎过十三班的一群音乐生。

“这压根不公平……”

身边的女生小声抱怨,边伯贤深以为然,和对面队伍里一个猫咪嘴的男生对视,对方正笑弯了眉眼。

哼,以后等着瞧好了。

军歌比赛之后,军训结束。

教官向大家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虽然陪伴大家的时间很短,但还是希望大家可以从这几天的军训中学到些什么,祝大家天天开心,再见!”

几年后,他训练过的这批学生走向天南海北,走向光明的前程,而那时候的他,不知道又会在哪里呢。

边伯贤低着头,用力地抿着嘴唇。

然后他怼了下旁边的朴灿烈。“哭得太大声了。”

军训结束之后,住校的同学要回寝室拿行李,而走读的同学直接就可以走了。

边伯贤和朴灿烈跟都暻秀打了招呼之后,拿了书包走向自己的自行车。

“不过话说回来,你家怎么突然又搬回来了?你念一高不是挺好的嘛。”边伯贤一边把书包放到车筐里一边问。

“那也得我能考上啊。而且一高是强制住宿的,还军事化管理,不适合我这种自由的灵魂。”朴灿烈迈着大长腿上车。

“切。那你搬回来了暑假不找我玩?”

“我早忘了你家住哪了。再说了,我常在小区里逛,也没见到过你。”

“哦,我应该是在家里打游戏。”

朴灿烈“切”地比边伯贤更大声。

“打游戏的话来我家,我家设备超好的。”边伯贤不忘炫耀。

“我家也很好好嘛。”朴灿烈不甘示弱。“而且我爸还说晚上给我做猪蹄呢!”

“嗯,你脚都磨破了,是该补一补。”边伯贤煞有其事地点头。“不过吃什么能把你晒黑的补回来?”

“……你这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回家只有泡面吧?”

“谁说的?我妈说给我做糖醋排骨,还有肉丸,还有可乐鸡翅呢!”

“阿姨是准备喂完了好出栏吗?”

“朴灿烈!”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10-19 16:10:00 +0800 CST  
高中新生活『四』

正式开学的第一天。

张艺兴早早来到教室,笑着和进来的同学打招呼。

边伯贤单肩背着书包进来。“张总早!”

“早……诶等等?张总?”

“是呀。”边伯贤冲着张艺兴咧嘴。“有没有觉得特符合您的气质。”

张艺兴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白色条纹衫和棕色长裤,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您今天这身没有我们第一天报道的那身好看。”边伯贤凑近张艺兴低声开口。

张艺兴随手就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下。“一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回座位。”

“暴君啊暴君。”边伯贤感叹着回了座位,而张艺兴直到铃声响起才反应过来。

他报道那天穿的衬衣和西装裤来着,是比较正式……

好在学生没把他当成卖保险的。

“大家静一下,男生跟我来办公室,取书。”

抱着一摞书回教室的边伯贤不禁感叹。

“我们的青春就埋葬在这些书里了。”

偏偏张艺兴听见了,还回了头。“现在还早着呢,你等高三再看看。”

“……您不提醒也行。”

“你这么一说我更想提醒了。”张艺兴笑了笑。“这一周好好学习,下周考试考好点啊,别比来的时候还差就行了。”

一片哄笑声响起,边伯贤却觉得不太对劲。

等回到座位的时候边伯贤才反应过来。

这明摆着针对他啊,不就他没什么上升空间嘛!

边伯贤不服,边伯贤要抗议。

可惜早读结束就直接上课了,语文老师很年轻也很会打扮,就是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望朴灿烈身上看。

朴灿烈一边坐直了些身子,一边低声和边伯贤说话。

“我脸上有东西?”

“嗯。”边伯贤面无表情。“长得太丑了。”

“切。”

第一节课各科老师都没有讲课,而是花了一节课时间来做开课前的铺垫。

第三节下课之后,边伯贤就跟着张艺兴走。

直到走到办公室,张艺兴喝了口水,才开口问他。“找我有事?”

“嗯。”边伯贤点头。“我考试考得不好了怎么办?”

“还没考就想着考得不好了?”张艺兴敲了敲桌子。

“不是,那你说的不能比中考差嘛。那我突击猛了,弄了个第一,现在考不到第一了怎么办?”

“年纪轻轻一点志气都没有。”张艺兴微微皱着眉。“怎么,初中的时候能用心学习,高中就不能了?暑假干什么来着?玩?”

“不是,”边伯贤小声嘟囔着。“咱不能这么苛刻不是……”

“前十名,可以吧。”张艺兴往前倾了倾身子。“从军训到现在,我印象最深,也最好奇的就是你了。好好表现吧。”

边伯贤想了想,没想出来这到底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

“啊……那我回去了?”

“等等。”

张艺兴叫住了他。

“有兴趣当我科委吗?”

边伯贤顿了顿。“有什么好处呀?”

“可以帮我收作业呀,批试卷呀,还可以多做一些题。”张艺兴勾着嘴角。“有没有兴趣?”

边伯贤撇撇嘴。

“哦,那你走吧。”张艺兴从包里拿出一盒草莓,打开盒子拿起一个就放进嘴里。

“你怎么不早说。”边伯贤大步上前紧跟着拿起一个放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开口。“你这样我不就答应了。”

“没礼貌。”张艺兴拍了边伯贤的手一下,带着笑意。

“我会努力学习的,不过考不到前十名也不要怪我哦。”

“我会看你是不是努力的。”张艺兴随手塞给他一盒牛奶。“打铃了,回去吧。”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11-01 22:40:00 +0800 CST  
高中新生活『五』

回到教室之后,朴灿烈瞪着眼睛看边伯贤。“你去超市了?”

边伯贤得意地晃晃手里的牛奶。“老张给我的。”

“凭什么?”

“凭我风华绝代帅气逼人宇宙无敌。”

“呸。”朴灿烈收拾了下书本,起身。“走了,去上体育。”

体育课也是一样的,老师简单介绍了下自己,随即就自由活动了。

哦还有,朴灿烈凭借优秀的身高和出众的长相荣幸地被选为体委。

“那位男同学,对就是你,初中时候当过体委没?”

“啊?”朴灿烈有些愣神。“没。”

“那就先当一阵子,其他同学如果有想当的可以和我反映。”

其他男生纷纷谦虚地拒绝了。

“不用不用老师,听你的。”

“就他当挺好的。”

“对对对,换来换去也麻烦。”

“那行。”体育老师看着他笑。“走和我去器材室取篮球去,以后你们想玩了自己去取就行。”

直到抱着篮球回到操场上,朴灿烈都是懵的。

“过来啊傻大个。”边伯贤喊他。

朴灿烈走过去。“玩吗?”

边伯贤摇头。“我嫌累。”

“哦。那暻秀玩吗?”

都暻秀也摇了摇头。“不和你玩我还可以考虑。”

朴灿烈有点受伤,不过很快就整理好思绪。“那你俩就像女生一样聊天好了,走打篮球去。”

朴灿烈随手勾过一个男生的脖子就走。

边伯贤看着两人有明显身高差的背影,默然。

旁边都暻秀开口。“我们想的应该都是一样的吧。”

“嗯。”

两人击了个掌。

几个男生很快玩到一起,不过没多久,就听见球场旁边有人喊。

“哥们,哪个班的?”

“……十二班。”朴灿烈抱起球,有些疑惑的看向出声的男生。“怎么了?”

“没啥,就是我们两个班一起上体育课,挺有缘的,一起玩呗。”

男生一起打球本来就是很常见的事,于是朴灿烈没想什么就答应了。“好啊,正好我们人数也差不多,就按班级分队吧。”

朴灿烈一边说话一边低声问旁边的人。“他们几班的啊?”

“好像是三班的李铭,其他几个不认识。”

“哦。”

朴灿烈记得语文老师就是三班的班主任来着,没想到体育课也撞到了一起。

挺有缘的。

不过被撞了几下之后朴灿烈就不这么想了。

他们拦人的时候总会带点小动作,过分的时候甚至直接用身体撞人。

朴灿烈皱了眉,停住动作,刚要开口,就被对方先声夺人。

“哥们,你们是不是有点不守规矩啊?”

朴灿烈被气笑了,场边的女生不由得喊起来。

“还真是恶人先告状,到底是谁不懂规矩啊?要玩就好好玩,老撞人干什么?”

“你知道个屁。”对面男生吐了口口水。“怎么,娘们也要上来打?”

朴灿烈皱着眉。“你说话尊重些,另外,我们没有不守规矩。”

边伯贤见状不对,挽着袖子走上来。“干嘛干嘛,现在这样是想打架?”

“输了球还要打人啊?切,也不看看你们,都是一帮女的,上来干嘛?不嫌丢人的。”

“女的怎么了,你家没有女的,你不是女的生的?”还是刚才开口的女生,战斗力很强。“一开始是你非凑过来要和我们玩的,现在不光犯规还骂人,你哪来的脸?”

“我们没输,另外,以后玩篮球还是自己去取吧,器材室又不远。”朴灿烈忍着情绪说完话,抱着篮球走向另一边的球场。

进了几个球之后,朴灿烈情绪还是不怎么好。

“啊……那人到底是想干嘛?找茬打架?老师还没走,他疯了?”

“估计没疯也快了。”边伯贤接茬。“你看看场边,除了咱们班女生还有三班女生在看,他们打球都没人捧场的。”

“那怪我咯?”朴灿烈撩了把头发,球场边小声的惊叹声响起。

“嗯,让你招风。”

“也给你个机会。”朴灿烈把球扔给边伯贤。“上来玩。”

边伯贤抱住球,一脸真挚无辜。“我能用脚踢吗?”

“……滚。”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11-18 23:48:00 +0800 CST  
第三章 摸底考试『一』

开学后的第二周,摸底考试。

早自习,张艺兴在黑板上写下考试时间安排。

“看好啦,第一天考语文和文综,第二天是数学和英语,考号和姓名班级别填错了,注意时间分配,给后面大题留够思考时间,不要紧张,就是测试一下大家的水平,不会叫家长也不会批评谁的,不过还是尽量考好一点哦。”

边伯贤抠着手指,问旁边朴灿烈。“你初中学啥还记得吗?”

朴灿烈摇头。

“新学的会吗?”

朴灿烈继续摇头。

“嗯,保持好这种水平,争取让老张为你破例叫家长。”

“我看你才危险,要是这次考不到第一你看看老张怎么说你吧。”

“我可是他科委,他才不会把我怎么样。”

讲台上张艺兴继续发言。

“还有一些事来着……哦对,明天第七节自习课我们开班会,定一下班干部的人选,大家可以自荐也可以推荐别人,还有,今天晚自习我们排一下座位,正常是按照身高来排,如果有想要坐一起的同学可以来找我。”

朴灿烈朝边伯贤挥了挥手。“拜拜。”

边伯贤把头扭了过去。

前排女生问。“老师,校服什么时候发啊?”

“嗯……因为咱们这届的校服有一些不一样……大概是周四周五左右?不用着急。”

“什么改动呀?我看咱们学校的校服也挺普通的呀。”

“这个嘛,要保密了。”

很快,考试时间到了。

边伯贤转着笔,打量着卷纸上的题目。

字他倒是都认得,也知道什么意思……不过答案是啥?

也许是这段时间和朴灿烈玩的太嗨,也许是假期没补课的原因,也许今天的运势不太好……

简而言之,边伯贤发现自己有把握的题并不多。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昨天他吃草莓吃上头了,一不小心就下了个保证。

“哎呀张总,你就放心吧,就我这水平,前十根本不是事。”

现在看来……

希望张艺兴赶快把昨天的保证忘了吧。

不过张艺兴显然没忘。

午休时间,边伯贤坐在张艺兴办公椅上咬着酸奶吸管看书,张艺兴一边扫地一边问他。“答得怎么样?”

边伯贤随口答。“还不错。”

“希望等成绩出来你也能这么说。抬下脚。不过我看你这段时间也没怎么认真学,真能答好?”

边伯贤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张总你不能这么诽谤我,我很认真很尊重老师的劳动成果的,我肯……额……百分之五十能答好。”

“你跟我玩概率?”张艺兴拍了他一下。“考好了我请你吃肯德基,考不好……”

边伯贤把头凑过去。“那请我吃什么?”

张艺兴白了他一眼。“竹笋炒肉要不要?”

边伯贤撇撇嘴。“你别吓唬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张艺兴挑眉。“回去午睡了,养足精力下午继续考。”

“我睡不着……”

“那做题?”

张艺兴从抽屉里拿东西的动作做了一半,就看见边伯贤跳了起来。

“那个我现在突然好困哦我回教室了张总拜拜!”

张艺兴看着边伯贤的背影,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12-01 17:44:00 +0800 CST  
摸底考试『二』

摸底考试结束,吃着从超市买来的辣条,边伯贤觉得这次的发挥很正常。

答上来的都写了,答不上来的也都尽力蒙了,至少态度很端正。

“要吗?”边伯贤举着一根问旁边的都暻秀。

“不用了谢谢。”都暻秀正翻着书。“啊……这道题我选错了,不该错的……”

边伯贤用没沾上油的手拍了拍他。“哎呀,都考完了,别再想了。你看我,多快乐。”

都暻秀看了眼黑板。“数学作业老师不是留过了吗?”

边伯贤顿住。“对哦,他留了啥?”

“如果我不告诉你的话,你还会快乐吗?”

“……别啊大佬。”

班会课上,张艺兴定了班干部的人选,都暻秀被荣幸地选为班长。

另外还领了校服,冬季校服是很常见的运动服外套配长裤,只是夏季校服就很不一样了。

女生是白色的短袖衬衫配蓝色百褶裙,还有一件蓝色西装外套,衬衫一点都不会透,裙子里面也是同色系的短裤,上体育课也不用换衣服。

男生的衣服则是白色短袖衬衫配棕色长裤,外套和领结一样是蓝色的。

小女生们看到校服眼睛都放光了。

“天啊老师,这也太棒了吧!”被选为文艺委员的白薇激动地开口。“我看高二高三的校服还以为咱们的也会是一样的呢,没想到这么好看!”

“这是你们上届学姐的设计,你们都应该感谢她,高二高三的新校服会比咱们晚些下来。”张艺兴带着笑开口。“我也觉得学生一样可以追求美嘛,而且穿着好看的衣服心情也会好啊。”

边伯贤对此深表认同。

他初中时的校服收费很贵质量却不怎么样,剪裁不好面料也不好,穿在身上一点都不透气不舒服,而且还很透,对女生一点都不友好,还有一些男生会窃窃私语。

虽然边伯贤觉得衬衫与POLO衫,裙子和裤子的相差不大,但是看到女生们兴奋的样子之后,还是忍不住感慨,果然还是女生懂女生。

旁边的都暻秀感慨了一句。“如果衣服是黑色的就好了。”

边伯贤一愣。“黑色不是吸热吗?”

“但是黑色看着很舒服啊。”都暻秀一脸认真。

“嗯……我觉得这一点小小的瑕疵可以容忍啦。”

边伯贤本来觉得自己还能逍遥快活一阵子,但没想到周五成绩就下来了。

凭借自己的妇女之友属性挤进前排,回去跟都暻秀报告。“你这次还是第二,总分没记清,不过考得不错。”

“第一还是你吗?”

“不是,是学委。”

是一个叫安小然的女生,看着文文静静的,升学时的第三名。

都暻秀扶了扶眼镜。“那你考了多少名?”

边伯贤一顿。“忘了,我再去看看。”

他刚迈步,就被朴灿烈拍了一下。“你考了第十一,也不错。”

“……你别逗我,怎么可能这么巧。”边伯贤没理他,继续往讲台上走。

朴灿烈摊摊手,表示无辜。

边伯贤努力寻找自己的名字。

前五,没有,前十,没有……

在喻苒舟的名字下面,第十一名边伯贤,只差了两分。

边伯贤记得她,是体育课上很能打的女生,平时看不出成绩这么好的样子。

你要是少对一个选择题就好了……

边伯贤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妙。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12-05 16:55:00 +0800 CST  
摸底考试『三』

下午的自习课结束,边伯贤抱着一摞本子走向张艺兴的办公室。

“张总,我把错题本收上来了。”

张艺兴头也没抬。“放着吧。”

边伯贤把错题本放到张艺兴办公桌上,转身就要走,却被张艺兴叫住了。“这次不跟我聊聊天了?”

“啊?那个,下节课不是社团吗?”边伯贤茫然回头。

“这和咱们聊天冲突吗?还是说你没考好心虚了?”张艺兴抬头看他。

“我,我心虚什么呀……”边伯贤故意挺了挺胸膛。

“你不是答应我前十的?没考到,怎么办?”

边伯贤咳了两声,摸摸后颈。“那个……我尽力了,但是……”

张艺兴盯着他,半晌摇了摇头。“你觉得你错的那些题都是该错的?”

“啊,我……”边伯贤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样,我给你留个作业,这周末你把各科错题都做个分析,写张纸给我,周一我要看,把你的卷子也一起拿来。”

“啊?”边伯贤有些愣神。

他多长时间没写过这玩意了。

“不用你抄题抄答案,就是把错题原因给我分析一下就行。我看看你对自己的水平掌握到什么地步。”张艺兴看了眼手表。“回去吧,别忘了周一交给我。”

边伯贤应了一声走出去,脑子里还是懵的。

写啥,咋写?

他觉得纸上最多写四个大字,马虎,不会。

就是不知道张艺兴在看到的时候会不会一脚把他从三楼踢出去。

他是不是哪得罪张艺兴了……

尽管在内心怎么腹诽,但周一晚上,边伯贤还是洋洋洒洒写了一篇笔记纸交给张艺兴。

张艺兴看着这龙飞凤舞的字体皱了皱眉,看了半天勉强总结出个中心思想来。

因为初中的知识经过了一暑假没有复习,高中的知识才学了一周也掌握的不是很牢靠,所以成绩不理想。

很理直气壮。

张艺兴把错题分析放到一边,开始看各科卷子。

还是很不错的,错题都更正了,也在旁边记了笔记。

“算你过关。”张艺兴把卷子还给他。“你的错题本呢?拿来我看看。”

边伯贤抱着卷子傻住了。“错题本?什么错题本?”

“我开学第一节课就让你们准备的,前几天也还在强调的错题本。”张艺兴双手交叠放在下巴处,语气带着些不可思议。“你没准备?”

“啊,这个……”边伯贤开始阿巴阿巴。

张艺兴压了压火,从抽屉里拿出草稿纸和中性笔来。“那就在这写,错题,答案,和错题原因。回去买个本,把之前的都补上。”

“哦。”边伯贤拿起笔,突然开口。“王老师呢?”

“看他们班纪律去了。”张艺兴一边写教案一边开口。“怎么,觉得我管的宽了,想让王老师带你?”

“不不不,只是随口一问,嘿嘿。”边伯贤连忙表示了对张艺兴的忠心。

“写作业。”

“好嘞。”

没过多久,边伯贤就把错题整理了个大概,交给张艺兴。

张艺兴看了看,点点头。“嗯,以后就按照这个标准来,每周五交给我检查。”

“啊……”

“嘴闭上,站起来。”

虽然有些疑惑,边伯贤还是照做了。

然后他就看见张艺兴从抽屉里拿出了根木制的戒尺。

边伯贤看傻了。

他的抽屉是哆啦A梦的口袋吗怎么啥都有?

不对……他这是要干嘛?

“我的科委带头不听我的话。”张艺兴拿戒尺在手里拍了拍,看着边伯贤惊诧的眼神。“挨过打没?”

“小学有过……上了初中,就,就没了。”边伯贤紧张的舌头有些打结。

“嗯,现在帮你找找记忆。伸手。”

楼主 浅浅的1121  发布于 2022-12-21 01:07:00 +0800 CST  

楼主:浅浅的1121

字数:14263

发表时间:2022-09-19 05: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3-01-10 15:24:28 +0800 CST

评论数:3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