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花式玩儿法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1 18:15:00 +0800 CST  
背景:成平二年,景元帝下令,因国内人丁稀少,改以生子数量决定封赏,生子越多,可以领取的赏赐越多,平民可以做官,官员可以进爵,于是国内上下掀起了一阵生子热。因女子怀胎数量有限,男孕遂成主流,男子怀圌孕,少也有三胎,多者则无上限。于平民而言,生子只能靠自己,但是对于有权有势的人来说,他们可以不停的找人来给自己生孩子,孕楼就此诞生。孕楼是朝中达官显贵的生育基地,生子有风险,孕夫一旦踏入孕楼,吃穿自此不愁,但是生命也同时交了出去。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1 18:19:00 +0800 CST  
一、
“唉哟陆大人,真是稀客啊——”一声拉的极长的女声响起,只见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正满脸堆笑的招呼着一位刚踏入楼中的官员,官员身后还跟着两位家丁,“最近我们这孕楼啊可是又招了一批孕夫,各个身怀绝技,几月前兵部的李大人来,可是叫那孕夫一次怀了五胎呢,这不,马上就要生了。”
“哼,他倒是厉害。”陆大人冷哼一声。
“哎您瞧我这脑袋,忘了您跟他有过节了,该打,该打。”那女人说着就去掌自己的嘴,却被陆大人一把抓圌住。
陆大人道,“陈妈,你刚才说,从李大人那儿受圌孕的那孕夫马上就要生了?”
“正是,李大人可上心着呢,三天两头就往这里跑。”被叫做陈妈圌的人答道。
“好,今日我就要这个孕夫了。”
“这……”陈妈圌的脸上露出了难色,“大人,若是出什么意外,我们可担待不起啊。”
“少来这套,谁不知道这是个吃人的地儿,不出意外倒不正常了,若是孩子丢了,只能怪他命不好,赶紧去将这孕夫给本大人找来。”陆大人脸上露出怒色。
“是……是……”陈妈被吓的连连点头,“大人请随我来。”
陆大人被带进了一间厢房,只见里面一个挺着巨腹的男子正神色痛苦的扶着桌子,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腰圌腹,嘴里还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
见有客人来了,那男子连忙说道,“陈妈,我这几日就要生了,不能,不能再受圌孕了。”
陈妈连忙上前佯装生气的甩了他一巴掌,“你个小东西瞎说什么,知道这位大人是谁吗,礼部的陆大人,好生伺候着,你这肚子里应该还能放不少呢吧。”陈妈拍了拍他的大肚,然后又转头笑着对陆大人说,“陆大人,您请,要是您这次能命中啊,按照这孕楼的规矩,这李大人的孩子可就得陪着延产了呢。”
“呵,不必延产,我这就让这孕夫将他的肚子给我腾出来。”陆大人将陈妈赶出了厢房,让家丁在门外候着,然后上前捧住那孕夫的肚子。
“大人……奴家就要生了……求大人让奴家,将肚子里的孩子先生下来吧。”孕夫绝望的说道。
“好啊,本大人这就让你生。”陆大人将那孕夫的衣裳一把扯下,让他整条身子都赤果果的露了出来,只见那孕夫穴圌道中还紧紧圌夹着一只晶莹剔透的玉势。
“这是何物?”陆大人上前握住那玉势。
“回大人……这是楼中用来扩张产穴的……陈妈说,我这一胎胎儿养的大了些,怕最后不好生养。”男子瑟瑟微微的说道。
“有本大人在,还用得着这种东西。”陆大人看着那孕夫挺着巨腹,小圌穴一张一合的含圌着玉势,缝隙中已有汁圌液淌出,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兄弟,上前将那玉势一把抽圌出,将自己的粗大冲着那洞圌穴就顶了进去。
“啊!!!大人!大人啊!!”那孕夫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一条腿被陆大人高高抬起侧抱在怀中,滚烫粗圌长的玉器不断的向前顶入,“大人!顶到孩子了!顶到孩子了!”
孕夫的巨肚被圌干的在空中上下飞舞,陆大人一次次的冲击快要将他的肚子捅破,粗张的玉器顶入胞宫中与胎儿打起了架,孕夫痛的急呼,“大人,我要生了!要生了!啊啊啊!!!”
“把孩子生下来,将肚子给本大人腾出来,怀本大人的孩子。”陆大人在他的产穴中狠狠抽圌插着,每次都将自己的玉器顶圌进他胞宫最深处。
那孕夫在他怀中拼命挣扎,腹中又疼又爽,脸上已经的流下了热泪,“好深啊!啊啊啊!!!顶死了!顶死我了!!!”
陆大人让孕夫扶在床边,从背后扶着他的屁圌股就向里冲刺,“还不生,还不生吗!”
“呃啊!!! 别插了!大人!饶了奴家吧!啊!!!!”那孕夫痛苦的嚎叫着,陆大人的粗圌长在他的小圌穴中进进出出,他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孩子已经在往下坠了,“孩子要出来了!出来了!啊!!!!”
孕夫惨叫一声,只听啪的一道破裂声,大片透明的液体从他的产穴中冒了出来。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1 18:23:00 +0800 CST  
三、
陈妈迟疑了许久,看了陆大人一眼,又看了那孕夫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怜悯,但很快便又消逝,然后走到孕夫身边,一只手从下面抬住他腰圌腹,一只手在他的肚子上摩挲着,“来,好孩子,听陈妈圌的,乖乖把孩子生下来。”
孕夫在空中摇晃着,双手紧紧抓圌住绑着他手腕的白绫不停的向上挺肚,“陈妈,救救我!帮我找个接生婆吧!孩子卡住了!!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陈妈看了陆大人一眼,示意他可以动手了,陆大人走到孕夫身边,抬起孩子露在外面的两只脚,“这样是生不出来的,得先正正胎位。”边说着,然后边将孩子已经出来的部分又狠狠的推了回去。
“啊!!!!啊啊啊!!!!!”那孕夫抓着白绫几乎要跳了起来,绑着手腕的白绫一下子绷断,上半身重重跌到地上,只剩两条腿还被吊在空中,产穴向空中昂扬着,“肚子!我的肚子!啊!!!!!疼!疼啊!!!让我生!让我生!!”
陆大人将手探入孕夫的产穴,一只手抓拖住胎儿的脚,一只手摸圌到了胎儿的脑袋,然后使出浑身解数,将胎儿在胞宫里调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孕夫将嗓子都喊哑了,一双眼肿的没了人样,身子被倒挂起来,再加上巨腹的的阻挡,两手根本摸不到产穴,只能无助的在巨腹上拍打着,“要生啊!要生啊!!”
见白绫已经断了,陆大人索性将剩下两条也斩断,孕夫一下子摔倒地板上,再也顾不得满地的狼藉,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嘴里不停的哭喊着,看模样甚是可怜。
“孩子,胎位正了,能生了,能生了!”陈妈赶紧上前扶住他。
“帮帮我!帮帮我!”孕夫苦苦哀求着他们,一双眼睛不知该看向谁,“再不出来,孩子会死的,呜呜呜呜,我要生出来,生出来……”
陈妈将孕夫搀扶到床边让他双手撑在床沿上,屁圌股朝向众人,然后将手伸入到他的产道中,摸圌到了在最外侧的胎儿那巨大的脑袋,然后抓着孩子的头,慢慢的拽了出来,直到孩子的脑袋尽数出来后,陈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陆大人,似乎是在等下一步指示。
胎位放正以后,只要有外力帮助,孩子很快就可以生下来,眼看着孩子头已经出来了,肩膀却还卡在里面,孕夫心急不已,挥着双手向产穴伸去,想将孩子拽出来,无奈根本摸不到孩子的头,孕夫焦急的崩溃大哭,“我要生!我要生啊!!”然后托着床沿,撅着屁圌股,想拉圌屎一般的向外用力着,“嗯……呃呃呃!!!!!嗯嗯嗯呃!!!!”
“大胆,竟然敢背对着大人做这种事情。”一个家丁冲他吼道,然后掏出一根粗圌长的戒尺,向孕夫的屁圌股上狠狠抽去。
孕夫吃痛,产穴紧缩,将孩子紧紧圌夹住,一时间靠外力也拽不下来,那个家丁继续抽着他的屁圌股,在雪白的皮肤上留下道道血痕。
孕夫早已哭喊不止,孩子生不下来卡在产穴中,只觉自己股缝几乎要撕裂,腹中撑圌涨难忍,五个成熟的胎儿早已想迫不及待的破体而出,“别打我!啊!!!肚子涨死了,涨死了呜呜呜呜!憋死我了!!”
“我要生!我要生!”孕夫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屁圌股,任凭戒尺打在手上,然后屁圌股不停的撅动着,想将孩子靠用力生出来。
被卡了太久生不出来,胎儿的脑袋早已发紫,陆大人见状,上前将胎儿的脑袋顶圌住,任凭孕夫如何使力,孩子丝毫没有下降半分。
“呃!呃!!!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生不出来!呜呜呜……”孕夫疼的哇哇大哭,用头不停的撞着床沿。
见那孩子脸色越来越紫,陆大人这才缓缓的将那胎儿抽圌出,“没用的东西,孩子都已经没气了。”
听到这话,孕夫彻底崩溃,像发疯一样嚎叫,“我不生了!我不生了!”
“这可是你说的。”陆大人拿起之前从孕夫产穴里抽圌出的玉势重新塞了回去,将那张开的穴圌口一瞬间填满,连液体都漏不出一滴。
孕夫跌坐在地上,两条腿在地上不停的踢打,腹内早已炸开了锅但却无处可发泄,哭喊着求陆大人放过他,最后慢慢的喊不出了声,整个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到死都保持着张开双圌腿生孩子的姿势。
见他没了气息,陆大人命两个家丁上前将玉势抽圌出,将他腹中剩下的四个胎儿拽了出来,孩子早已如母体一样没了声息。
“待李大人前来,你就说,孕夫生孩子难产,母体跟孩子都没抱住。接生婆自知接生不利,也已畏罪自杀了。”陆大人阴恻恻的看了陈妈一眼。
陈妈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只得连连点头,唯唯诺诺的回应到,“是……是……”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1 18:28:00 +0800 CST  
四、

“本大人今日来是来办正事的,去,找一个上档次的孕夫来,要怀的多的。”陆大人正色说道。
“大人请随我来。”陈妈一脸阿谀的笑着,请陆大人走出了房间,然后给在门外守候多时的下人使了个眼色,叫他们进去收拾残局。
这时一个婢女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对陈妈说道,“妈妈,相国大人来了。”
陈妈转头看向陆大人一眼,“大人,您看这……”
“相国大人也算是我的老相识了,走吧,一起去打个招呼。”
陆大人跟着陈妈走到大堂,看到大堂中央一群婢女正围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伺候,立马换了一副笑脸,边走边作揖,“臣参见相国大人。”
男人抬头一看,“哟,陆大人,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近日家中的姬妾宠夫都无产出,只得来此了。”陆大人无奈道。
“陆大人,来,坐坐坐!”相国向他招呼到,拉着陆大人坐在自己身旁,对他说道,“老夫最近得了个好东西,上次大人在朝堂上帮老夫说话,老夫甚是感动,今日不妨将这好东西分享给大人。”
“哦?愿闻其详。”陆大人好奇的说道。
相国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神秘兮兮的说道,“此药乃是我从一仙人那里求来,待那孕夫怀胎后再给他服下,可让胎儿在半个时辰之内瓜熟蒂落。”
陆大人难以置信到,“这么神奇?”
相国哈哈大笑,“今日老夫兴致好,不如跟大人来场比赛。”
“不知相国想与在下赛什么?”
“陛下夸你我二人的产出数量在朝中数一数二,不如今日我们就以这药相助,找一个孕夫,看看谁能让他生更多。”
陆大人连忙起身向相国作揖,“不敢不敢,相国大人身份尊贵,我怎能与您同享一个孕夫。”
相国佯装生气到,“怎么,大人这是不给老夫面子吗。”
“臣不敢。”陆大人连忙赔罪。
“这不就对了。”相国想看向陈妈,威严的说道,“去,将你们这最招牌的孕夫请来,要没怀胎的,本大人可不想自己的种与他人共用一个娘胎。”然后看向陆大人,“当然,大人除外。”陆大人微微一笑,表示感谢相国的抬举。
见一下子来的两个朝廷大员,陈妈已经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见相国发话了,连连点头称是,然后冲身边的婢女说道,“翠儿,快去将花奴带到雅间。”然后看向他俩,“两位大人请随奴家来。”
陈妈带着相国和陆大人到了一间宽敞又奢靡的大房,房圌中满满摆放着各种器具供客人取乐。
“妈妈,人带到了。”婢女领着一个白面小生进来,小生怯怯的向他们行礼到,“小奴花奴,见过两位大人。”
陈妈抓圌住花奴的手带到两位大人面前,“大人,这是我们这里没怀胎的孕夫中最顶级的了,最多的时候一次怀了十胎呢,不知两位大人可还满意。”
相国色圌眯圌眯的看了花奴一样,见这小厮生的唇红齿白,模样甚是俊俏,不由心中大喜,但表面仍保持冷静,“嗯,不错。”
“那奴家就打扰两位大人了,大人若是有需要奴家的,差家丁在门口喊一声就好。”陈妈谄笑着。
陆大人心道不愧是跟命官打交道的人,这女人真是精明的很,甚是会看人脸色。
“你退下吧。”相国命陈妈退了出去,房圌中只留了他二人和那叫花奴的孕夫。
花奴主动将衣服脱去,跪在他二人面前,“奴家恭迎大人的骨血。”
“陆大人啊,你看你是从前面呢,还是后面呢。”相国坏笑着问他。
陆大人不好意思的一笑,“相国大人身份尊贵,当然是您在上,臣在下。不若臣坐在床上,将他抱于怀中,由脐心进入,这样大人就可以享用的他后圌庭了。”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1 18:29:00 +0800 CST  
七、
花奴的双手就这样被吊在了房梁上,由于腹部沉重,他的腰根本直不起来,巨大的肚子向下拽着他,手腕都被绳子勒出了血痕。
“相国大人,看他的样子,应该很快就要生了。”陆大人在他的脐心挠动了几下,“我的孩子,应该会从这里出来吧。”
“老夫这就为他催产。”相国站到花奴背后,向后掰起他的双圌腿架在腰间,将长枪对准了他的后圌穴然后狠狠的挺进,在他腹中甩动挥舞,几乎要把他的肚子搅的稀烂,“干圌死你!干圌死你!”
“啊啊啊啊啊!!!”花奴用嘶哑的嗓音嚎哭着,双手双圌腿都被束缚根本无法挣扎,腹内的胀痛与后圌穴处的狂风暴雨夹击着他,“大人!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一次能怀这么多真是不简单呢,这肚子果然与众不同。”陆大人贪婪而享受的在他肚脐上舔圌了一舔,他身格本就魁梧,站起身后花奴的肚脐正好对上他的兄弟,便从前面抱住他,将兄弟插入到他脐心中,刚才被开拓一番后,这下很顺利的便进入了,陆大人能感到他顶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心道应该是胎儿的身体,“相国大人,臣也来帮个忙吧,毕竟这肚子里的是你我二人的孩子。”说罢便跟随着相国的频率开始狠狠的刺入。
“两位大人!饶了奴家吧!饶了奴家吧!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啊!”花奴感觉身体要被撕裂一般,在他二人的运动下腹内的胎儿已经有了剧烈的反映,开始打起了架,十几个孩子同时在腹内活动,花奴疼的几乎要晕了过去,嘴里哭喊着,“我不行了!救救我吧!肚子要炸了!孩子在动啊!会被顶出来的!要生了!要生了!啊!!!!!!”花奴惨叫一声,脐心与后圌穴那里同时喷出了大股透明的液体,尽数射在了陆大人和相国的身上。
“大人,看样子他要生了,还请相国大人先助微臣一臂之力。”陆大人冲相国说道。
相国会意,“大人请。”然后更加用力的卖弄起来。
“呃呃呃呃呃!!”花奴脸上青筋暴起,疼的直泛白眼,“破水了,我要生了!我要生了!!!!两位大人,救救奴家吧!这是大人的孩子啊!!救救奴吧!!!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陆大人将兄弟从他脐心抽了出来,用手掰开他的脐心,看到胎头已经顶到了出口,便将手伸入,将狭小的通道硬生生撑开,抓圌住孩子的头一下子便拽了出来。
“啊!!!不能生!不能这里生啊!!”花奴凄厉的叫喊着,“肚子会被撕破的,从后面!从后面生!!!”
“陆大人真是好手段,老夫帮你将剩下的孩子顶过去。”相国激动不已,加快了抽圌插的频率,对着花奴狠狠的说道,“老夫将你这贱奴的孩子都*出去!”
“嗯嗯嗯嗯嗯!!”有了第一个孩子的出生,剩下的事情便好办了许多,十多个胎儿瞬间滑到了肚脐的位置,顶着肚皮想要破肚而出,“肚子要破了!会被撑爆的!啊!!!!救救我啊!救救我啊!!!”
陆大人如法炮制,在花奴的叫喊中,将孩子一一拽了出来,肚脐被撕开,已经泛出了殷圌红的血迹,花奴苦苦哀求着,“不要了……不要了……不生了!我不要生了!呜呜呜呜!!!”
陆大人接连拽了八个孩子出来这才停下,冲相国说道,“大人,剩下的孩子,从后面生会方便一些。”
听到这话,相国将花奴放下,双手伸入他的产穴,也不管胎位是正是逆,粗暴将孩子从后圌穴处拽了出来。
“啊!!!!!!!我不生了!我不生了啊!!!饶了我吧!我疼啊!我疼啊!!!”花奴在空中挣扎起来,身体随着被绑起来的手腕在空中转了个圈。
相国继续向外拽着孩子,直到把腹内的孩子都一一拽出来才停下,花奴已经疼的晕了过去。相国看了一眼花奴生下的这些孩子,不可置信的对陆大人说道,“大人果真神人,十二个,七男五女,分毫不差。”
“让大人见笑了。”
相国让家丁打来一盆水,对孩子进行了滴血认亲,发现自己与陆大人刚好都有六个孩子,便说,“陆大人,看来你我在二人不分伯仲。”
“相国大人,其实,还有一处可以生。”陆大人说他说道。
“哦?”相国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相信的事情,“这后圌穴也生了,肚脐也生了,还有什么地方能生?”
陆大人走到晕过去的花奴身边,将兄弟插入他脐心又抽圌动了几下,直至两颗玉囊蓄满了玉圌液,叫下人拿的水壶给他,将玉圌液尽数射在水壶中,“大人,可否借药一用?”
相国不明白他在干什么,将速成药拿给了他,陆大人从里面捏出一些粉末洒在水壶中与玉圌液混在了一起,然后从房间的器具里找到了一根细长的藤管,将藤管顺着花奴的铃口插入,然后从将整壶的液体从藤管另一端尽数倒入到他膀圌胱中。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1 18:31:00 +0800 CST  
九、
花奴跪倒在地上,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抓圌住陆大人的手臂,抬起头苦苦哀求着他,“大人……帮奴把孩子生出来吧……”
“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花奴嘴里哭喊着,见陆大人无动于衷,挣扎着站起身靠在墙上捧着肚子上下甩动着,嘴里啊啊啊的叫个不停,似乎想把孩子甩出体外,“孩子要出来……我受不了啊……”
胎儿成熟后急迫的找着出口,但是玉圌茎那狭小的通道连他们的手臂都不足以通过,一时间生不出来的胎儿,在膀圌胱内狠狠的捶打着他,非但叫他痛的冷汗直流,更加刺圌激了他的尿圌意,膀圌胱被挤占了大部分空间,再加上雨露不停的蓄积,他的肚子缓缓膨圌胀着,花奴叫苦不迭,又急又气,将手握成拳头狠狠的打着自己的肚子,冲肚子中喊到,“别再折磨我了!别再折磨我了!”
花奴凄厉的哭喊着,玉圌茎已经肿圌胀的发紫,雨露蓄积着急迫的想要冲出体外,孩子也在小腹里踢打着他,“快出来吧!快出来吧!”他抓圌住玉圌茎打起了枪,想要舒缓胀痛。
陆大人看到这一幕早已血脉喷张,上前将他按在墙上掰开他的双圌腿,将自己的长枪再次顶了进去狠狠的刺着他,向下压迫着他膨隆的肚子,“噢噢噢噢!!”花奴的肚子让他每次挺进的时候都撞到一片柔软之处,陆大人发出了舒服的喟叹。
“大人!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啊啊啊啊!!!!”花奴惨叫不已,脸上已是毫无血色,“帮我把孩子生出来!生出来啊!!!我求求你们了!!别插了!别插了!!”
“陆大人,给老夫也腾个地儿吧。”相国看着陆大人如此享受,心里早已是羡慕不已,上前将花奴搂到自己身上,抓起自己的兄弟想要一并塞进去。陆大人看到相国这样,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相国用兄弟撑开那狭窄的穴圌道,与陆大人的长枪挤压到一起,两人的武器在这窄小的空间里死死紧逼着,让二人更加兴奋刺圌激,他们舒服而享受的呻圌吟着,将花奴的双圌腿掰到两侧,环住他的腰身一齐向里面顶圌进,剧烈的摩擦让二人都红了眼,“噢噢噢噢!爽啊!爽啊!!”二人齐声嚎叫着,眼中淌出了激动而兴奋的泪水,谁都没想到这样的玩法竟然会带来如此极致的享受。
“啊!!!!”花奴被夹在他俩中间上下起伏着,用嘶哑的声音哭喊着,“停下!停下啊!肚子受不了!!!孩子在顶圌我!要出来!我要生啊!!!要憋死了……我要憋死了啊……”
“陆大人……老夫要不行了……爽……爽哈……”相国的声音由于激动变得断断续续,他抓圌住花奴腰身两侧挺进着,发出了啪啪的剧烈声响,“陆大人!快!插圌他!插圌他!哈!哈!!”
陆大人配合着相国,两杆长枪在花奴的穴圌道里进进出出,将肉圌壁摩擦的滚烫无比,花奴的穴圌道几乎要被撕成开,肚子被搅的稀烂,“求你们了!我求你们了!别顶了!救救我吧!啊!!!孩子出不来!出不来啊!”花奴仰天长叫着,下腹疼的直翻白眼。
“哈……S了……S了!!!噢!!!!”相国将兄弟顶圌进他身体最深处,在里面源源不断的释放起了液体,一些液体漏了出来顺着花奴的大圌腿圌根本滴到了地上。
“陆大人……再生不出来,这贱奴就要死了,快让老夫开开眼界,老夫还从没见过从那地方能生出孩子的。”相国看热闹般的躺到椅子上,久久不能激战中缓过来。
陆大人待自己释放后将花奴放下,花奴的肚子被圌干的又涨了一个弧度,抱着肚子在地上痛哭,“大人……大人说过要帮奴生出来的!!!”他祈求的看着陆大人,看着这个能唯一解救自己的人。
“好,本大人这就帮你生出来,很快就好的。”陆大人边将自己的衣裳穿在身上,边安慰着他。
花奴两眼顿时放出了光,四肢并用的爬到他脚下,“大人,快!快!只要能生出来!奴愿意做任何事!”
“这可是你说的。”陆大人蹲下圌身摸了摸圌他的脸,“哎,可惜了……”还没等花奴反映过来,陆大人从自己的衣裳中掏出一把匕圌首就捅在了花奴的小腹上,这下连相国也傻眼了,只见花奴膨隆的肚子嘭的一下爆开,鲜血混杂着雨露飞溅了出来,几个胎儿顺着液体从被剖开的口子出滑了出来,花奴连眼睛都没闭上就断了气。
“陆大人!”相国惊的顿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你!你!!你说的生……竟是……”
“相国大人,是他说的,只要能生出来,愿意做任何事,这是唯一生出来的办法了,不然,被憋死的滋味,也不好受啊……”陆大人轻飘飘的说着,一副解决花奴于水火中的样子。
相国虽然官位高于他,但一时间被吓的脸色也发白了,颤颤巍巍的坐回到椅子上,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真是既狠毒又可怕,若真与他斗,自己绝对不是对手,“陆大人实在是……高……”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1 18:32:00 +0800 CST  
这篇文本来设定的是群戏,陆大人只是其中一个小角色,但是没想到他前期的两个故事都写了九章,再加上度娘删了我两次贴,索性就让他当主角吧,顺便给改了个陆姓。他本名叫陆成说(yue)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2 00:22:00 +0800 CST  
十一、
陆大人抓起自己的兄弟,在那孕夫的产穴圌口摩擦着,但始终没有挺进,叫那孕夫欲圌仙圌欲死,岔着双圌腿主动向那长枪撞去,“大人!!快给奴吧!!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
陆大人抓过那孕夫将他按在床上,将他的双圌腿掰开几乎成了一百八十度,对准那早已xx泛滥的穴圌口,狠狠的挺了进去,卖力的耕耘起来。
“啊!!!”孕夫惨叫一声哭了出来,在床上不断的向上挺着肚子想让陆大人刺入的更多,“舒服死了!舒服死了!!插圌我!!!插圌我啊!!!!”孕夫哭喊着,享受着情圌欲带来的刺圌激。
其他孕夫看了都羡慕不已,药的作用越来越激烈,他们抱着肚子在地上挣扎,有的用手撸动着自己的玉圌茎,有的将手探入小圌穴中狠狠的捅了起来,嘴里叫喊着想引起陆大人的注意,“大人啊!!!看看奴吧!!想要啊!!!”
陆大人将那孕夫干的涕泗横流,fa q中的孕夫叫陆大人更加受用,尤其是身前的巨腹更让他贪恋不已,“干圌死你这X货,将你肚子里的孩子都X出来。”
陆大人技术极好,每次都能恰好顶到正确的位置,让孕夫发出哭吟,身体不停的颤栗着,“要去了!要去了!!!”孕夫激动的大喊着,“爽死了!!爽死了啊!!!!”陆大人将兄弟抽圌出,“啊!!!!出来了!!!”只听那孕夫一声长叫,从玉圌茎前端与小圌穴处顿时喷射处了大股的液体,射在了躺在地上的那些孕夫身上,叫那些孕夫更加眼红。
一位足月的已经快生的孕夫哭喊着爬到陆大人身边,“大人!!疼疼奴吧!!!疼疼奴吧!!”陆大人摸了摸圌他的肚子,“竟怀了十胎,不过跟孕楼的花奴比起来还是差的远。”
“奴还可以再怀!!求大人插到奴里面,让奴再怀几个!为大人生啊!!”孕夫已经被折磨的快死了,只要陆大人能给他,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陆大人想了想,这孕夫已经怀了十胎,而且自己又有多子药,再让他怀几个不成问题,那一个月后的比赛,自己真是胜券在握了,他笑了笑,躺倒床上对那孕夫说道,“本大人累了,你自己来动吧。”
孕夫爬到陆大人身边,拖住自己已经快要坠到地上的肚子,将小圌穴对准陆大人挺立的武器就坐了上去,“啊啊啊啊!!!”孕夫瞬间激动的哭了出来,抱着肚子在陆大人身上上下起伏,巨腹也随着不停的晃动,“爽死了!爽死了啊!!!”
他边哭边喊,脸色红的像快要滴出圌血来,“嗯……大人好厉害……插的好深!噢!!!顶到奴的孩子了!!”
陆大人看他一副孩子快要掉出来的样子,心道绝对不能让他现在生出来,将他反手按在床下,对准那大张的小圌穴狠狠圌干了起来,在里面疯狂撞击着,想将精华尽数留在他体内让他多怀几个。
“噢噢!!好深啊!!好深啊!!!顶到奴的子圌宫了!”孕夫情圌欲泛滥,在床上扭动挣扎,“大人!!都给奴吧!!让奴再怀几个!!”
“老圌子要干圌死你,让你这大肚里再装几个。”陆大人也来了兴致,一次比一次更卖力的挺进起来,自己也浑身舒爽刺圌激,“噢!!!噢!!!”
“呜呜呜呜!!都给我!!都给我!!!大人!!!奴要爽死了!!!要被大人干圌死了!!大人好厉害!!好厉害啊!!”孕夫迎合着陆大人的挺入,只觉下一秒胞宫圌内变得炙热无比,有液体喷射了进来,叫那孕夫更加激动兴奋,“大人!!!射圌进来了!!射圌进来了!!啊!!!!!!爽死了!!!爽死了!!!”
S完之后,陆大人将分手抽离出去,那孕夫立刻换了一张痛苦的表情,在床上弯着腰痛呼,“哎哟……不行了……大人……孩子被顶出来了!!要出来了!!!”
陆大人还指望着他腹内的孩子去参赛,哪能让他现在生出来,况且刚S进去的还没怀上新胎呢,陆大人拿出一根比自己的兄弟还粗了一倍的玉势塞到了他的产穴里,玉势根部还带着锁扣,牢牢的将孕夫的产穴锁了起来。
“大人!!孩子要出来!!要出来了!!”孕夫惨叫着,玉势顶在他的肉圌壁上然他不停的处于gao c状态,“噢噢噢!!!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来人,将这些孕夫带下去。”陆大人冲门外喊道,地上那些没有得到宠幸的孕夫还抱住肚子哭喊着,就被下人进来粗暴的拖了下去,“大人!!大人啊!!”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2 13:07:00 +0800 CST  
给大家捋一下目前的思路,现在多子药已经喂下去了,这药有催qin的效果,所以孕夫才会那样。这个孕夫已经足月快生了,但是现在陆大人为了让他坚持到一个月后可以生的更多点,就又干啥了他,让他孕中孕。然后这一个月的期间会慢慢给他喂速成药,保证孩子按时成熟,速成药对新怀的孩子有催熟的作用,但是对肚子里已经成熟的孩子来说就成了催产的作用,结果就是孕夫每天都处在生孩子被产痛折磨的过程中,而且那里面还插着玉势顶他让他生不出来,顶到他那个地方还让他嗯嗯嗯嗯(你们懂的),直到一个月后比赛时当众把孩子生下才算完。我知道这药设计的很无厘头,怀十几个二十几个也夸张了,但是这文风格就这样,虐到夸张到极致。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2 16:53:00 +0800 CST  
十三、
七月十三,皇帝亲临孕楼,一层的大厅中早已摆好了几百张产床,孕夫们神色痛苦的躺在上面,每人口中都含圌着布巾,防止在生产前叫出来冲撞了圣上。皇帝则坐在二楼的垂帘后,静静看着这一切。
孕夫的肚子一个比一个大,有的一看就是早该生了但是被强行堵上,根据规矩,主家们可自行接生,也可以请接生婆,不论过程,只重结果,一个时辰之内,以生子数最多者获胜。
陆大人静静站在孕夫身旁,等待着太监下令比赛开始,眼睛又不时的向垂帘后看去。侍卫们抬了一个巨型沙漏到大殿中央,把沙漏翻转的那一刻,太监传令,比赛正式开始,大殿中立刻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垂帘后的皇帝不由的身子一颤,将手偷偷伸向了龙袍下的亵裤中。
陆大人将孕夫口中的布巾取下,孕夫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呻圌吟出来,之前为了让孕夫蓄积体力,每天都要强行灌大鱼大圌肉下去,油腻的食物堆积在肠道里又泄不出,孕夫的肚子已经撑的快要爆了,像一个气球一样吹在身前,仿佛只要一戳就能戳破。
“大人……可以生了……可以生了……”孕夫用颤抖的声音说着。
“嗯。”陆大人将孕夫产穴中的玉势拔圌出,穴圌口中顿时淌出了大片的液体,将产床的床褥尽数浸圌湿。
被堵了一个月的胎儿们早已挤到了宫圌口处,现在通道打开了,胎儿们争先恐后的向出口涌去。
“呃!!!!”孕夫抱着肚子在产床上辗转着,眼里的泪水不知是由于疼痛还是终于可以生的喜悦,“孩子要出来了!!!”
陆大人将手伸入孕夫的产穴,很轻松的就在宫圌口处摸圌到了一个胎儿的头,毫不费力的就拽了出来。
“噢!!!”孕夫吟叫一声,激动的淌下了更多的泪水,身子不停的颤抖着,“大人,孩子出来了!!奴肚子里还要好多孩子!!呜呜!!要给大人生!!给大人不停的生!!”
之前结的十个胎儿由于早已成熟顶在宫圌口,陆大人很快就都拽了出来,此时孕夫的肚子还高高的隆圌起,场上的人看了无不惊叹,不知这孕夫肚子里还怀着几个,只有同陪皇帝在二楼观战的相国面不改色,似乎一切早已在预料之内。
场上的时间已经快过去了一半,有的孕夫已经全部生完,但还没有陆大人这边一半多,气的那官员用脚直踹孕夫的肚子,“太医不是说你这肚子里有十个种吗,怎么这就没了,没用的东西!没用的东西!!”踹完后似乎还不解气,叫旁边的下人拿来戒尺,狠狠在屁圌股上抽了起来。
那孕夫屁圌股都快被抽开花儿了,在床上哭喊着,“大人,奴错了!奴没用!!饶了奴吧!!!”那官员依旧不停的抽着,尽数抽在他屁圌股上、肚子上,嘴里还喊着,“打死你个没用的东西!!”
陆大人的孕夫看到这一慕已经瑟瑟发抖,害怕的对陆大人说道,“大人……奴还可以生……奴肚子里还有孩子,奴会为大人争光的……”
陆大人见这孕夫这么懂事,拍了拍他的脑袋,“好好生,你只要能在时辰内将你肚子里的都生下来,本大人就给你一笔钱,放你回家,往后不必再做孕夫了。”
孕夫一听这话,两眼瞬间有了光泽,“奴一定会为大人好好将孩子生下的。”那孕夫大岔着双圌腿,嗯嗯嗯的叫个不停,巨腹不停的向上挺着,“呃!!好痛!!孩子,快出来吧!!”
陆大人将手伸入摸了摸,摸圌到了孩子的一只脚,“是要难产,我帮你正正胎位。”陆大人将两臂伸入,抓圌住了孩子的头和脚,在孕夫的胞宫圌内给孩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啊!!!大人!!疼啊!!疼啊!!”孕夫瞬间惨叫出来,产穴几乎要被陆大人撕裂了,在穴圌口处流出了鲜血,那么窄的通道,如何能容的下成人的两条手臂,“孩子!快出来吧!!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啊!!!”
胎位摆正后,陆大人很快就将孩子拽了出来,幸圌运的是剩下的孩子都是顺位,陆大人接连又拽了八个出来,陆大人越来越兴奋,场上的目光都聚集在陆大人这边。
“陛下,陆大人的孕夫已经生了十八个出来了,肚子里似乎还有。”皇帝身旁的公公向他禀报到。
“嗯。”皇帝目光一直锁定在陆大人身上,他的声音平淡无比,但是身下早已炸开了锅,“你们退下。”
“是……”太监领着侍奉在皇帝两侧的下人们腿了下去,皇帝赶紧握住自己的玉器抽圌动起来,嘴里浅浅的呻圌吟着,“呃……朕不行了……忍不住了……”
沙漏很快就要漏完了,陆大人看了看场上,大部分孕夫已经生完,只有零星几个还在产床上挣扎,自己已经稳操胜券,但是身前的孕夫肚子依旧挺立着,陆大人想起来是上次由脐心S入所结的胎。
“啊!!”这时一阵凄厉的尖叫传到陆大人耳中,转身一看竟是李大人在强行从孕夫肚子里往外拽着胎儿,他身边已经放了八个生下的胎儿,“大人!!奴难产!!生不出来啊!!”孕夫在床上又哭又喊,两手不停的拍在肚子上,“饶了奴啊!!!”
“没用的东西!将你肚子里的种都给老圌子生下来!!”李大人气愤不已,不顾孕夫的哭喊,叫下人过去按住孕夫的四肢,自己强行将手伸入孕夫胞宫中,将横胎位的胎儿拖拽了出来,“啊!!!!!”孕夫身子瞬间绷起,眼珠子似乎都要瞪出来了,穴圌口处流出了大片的鲜血,整个人跌回到床上没了声息。李大人没在看孕夫一眼,如法炮制般将已死去的孕夫肚子里的孩子都拽了出来,竟是又拽出了三个。
陆大人转身看向自己的孕夫,摸了摸圌他的肚子,“你腹中还有两个,是顺胎,别害怕。”
“嗯!!!”孕夫早已吓的哭不出生,“大人,快把他们弄出来把!!肚子疼!!肚子疼啊!!!”
孕夫的产穴已经被撑的很大了,陆大人很轻松的就将剩下的孩子拖了出来,孕夫见肚子终于瘪了下去,长出一口气,重重的晕在了产床上。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3 11:46:00 +0800 CST  
下章起进入重头戏,虐皇帝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3 11:46:00 +0800 CST  
天呐,有人觉得这文bao力xue星吗,我自己看了一眼觉得简直太过太惨了,之前从没写过这么花奴惨的。我还是比较钟爱憋尿文,之前写的两篇憋尿文我都特别喜欢,下次不写虐yun的了,回归憋尿。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3 22:44:00 +0800 CST  
十四、
陆大人将孕夫最后一个孩子拽出来的时候,沙漏刚好流完最后一粒沙,太监在在看台重重的敲了一声锣,全场顿时肃静下来。
几个下人走到大厅中清点记录每位大人的孕夫生下的孩子,统计完后尽数上报,没过一会儿总管太监以高扬的声音通报,“礼部尚书陆成说,孕夫产二十子,荣获第一,……产十二子,荣获第二,……产十子荣获第三”
刚一通报完,全场都安静下来,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大人,看向产床上已经快要不行的孕夫,之前孕楼的花奴一次产十二子已是到了极限,没想过这次竟有人能产二十子,在是世上绝无仅有。
“比赛结束,诸位大人可以退下了。”太监接着传旨,有的孕夫被家丁抬回府中,有的已经难产死在产床上,有的生的少的惹怒主子的,则被扔在了这孕楼里,做公共的生育机器。
“大人……”陆大人身边的孕夫醒来,虚弱的对他说道,“奴……是不是生的最多的……”
陆大人难得的好心情,冲他笑了笑,摸了摸圌他的脸,“你辛苦了,回头叫位御医为你诊治一番,好好养养身子,之后便回家去吧。”
“谢……谢大人……”孕夫艰难的挤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便重重的晕了过去。
“来人!回府!”陆大人喊家丁过来,让他们抬起孕夫准备回府,这时总管太监走到他身边,“陆大人,请留步。”
陆大人愣了一下,回礼到,“公公何事?”
“陆大人,陛下有请。”
君命不敢违抗,陆大人叫下人先备一辆马车带孕夫回府,自己跟着太监去面见圣上,太监带着陆大人走到二楼皇帝所在的房间前,自己则停下脚步,示意陆大人自己进去,然后便急匆匆的告退了。
陆大人看了一眼周围,下人们都被清退了,心想陛下这要搞哪一出,在门口冲里面喊道,“陛下,臣陆成说求见。”
“进来……”陆大人进到屋内,发现皇帝正正襟危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看着他,看到小皇帝就这么近的坐在自己面前,陆大人一时间恨不得上前将他撕碎。陆大人对皇帝素有敌意,他之前本是祁王门下客卿,祁王是先皇的第三子,聪明机警,深受先皇喜爱,就在大家都以为皇位已是祁王囊中之物的时候,突然传出祁王暴毙的消息,然后便是当今皇帝继位,陆大人后来多方打听,只打听到祁王的死可能与当今皇帝有关,但是具体缘由自己并不清楚,陆大人这么多年在朝中,也一直在查这件事。
要说这位小皇帝也是叫人不解,在位三年,不近任何女圌色,要说他喜欢男人,却连一个男宠也没养,因此膝下一个子嗣都没有。
陆大人正跪在小皇帝面前,“臣参见陛下。”跪下后眼睛正对着皇帝的双圌腿,陆大人发现他的双圌腿竟在微微的抖动。
“爱卿,抬起头来。”陆大人抬起头看向皇帝,皇帝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听说爱卿的孕夫一次产了二十子。”
陆大人笑了笑,心道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多子药跟速成药这种开挂一般的存在,“回陛下,都是臣运气好。”
“爱卿谦虚了,定是爱卿身强力壮,才能叫那孕夫一次结二十胎。”
听到小皇帝这么夸自己,陆大人一时间更懵了,心道,这小皇帝跟自己差不多大小,明面上下令让天下之人多多生子,自己膝下确无产出,莫非,莫非他那方面不行,所以刚才说自己身强力壮,这是在羡慕自己??陆大人心里这么想着,表面上却回到,“臣谢过陛下夸奖。”
“陆爱卿,到朕身前来,就这样跪着……”皇帝的声音带着颤抖。
陆大人用双膝移到皇帝面前,脸快要紧贴着皇帝腿上。
皇帝将双圌腿微微撑开,“将朕的裤子脱下。”
“啊??”陆大人大吃一惊,连忙磕头,“陛下,臣不敢,臣不敢。”
小皇帝扶住他的头抬起,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这是命令,脱……”
陆大人手颤颤巍巍的伸到龙袍下,将最外侧那条裤子扯了下来,小皇帝也配合着他,里面还有一条亵裤,陆大人停下了手。
“继续!!”小皇帝用不用质疑的语气命令道。
“是……”陆大人抓圌住那亵裤的两角往下一拉,皇帝的龙圌根就这样暴露了出来,待看清那处的景色后,陆大人顿时白了脸,只见皇帝的龙圌根之后竟还有一个女子的小圌穴,里面正插着一根是正常人三被粗的玉势,皇帝,竟然是双性人!陆大人一时间被吓的脸色都白了,双性人是不详之物,会被当做妖怪,人人喊打,没想到,皇帝,皇帝竟然是……难怪他一直没用子嗣,他一旦与人……,势必会暴露自己,到时候就算他是皇上,也一定会被赶下台。
“爱卿,你看到了什么?”皇帝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
陆大人害怕的五体伏地,用颤抖的声音说着,“陛下,臣什么都没看到……”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4 09:27:00 +0800 CST  
我写文的时效性很强,因为写的很恶趣味重口,每篇完结后一周之内就会删帖,看到了就是看到了,没看到也不用强求。之前每篇文写完后都会上传完整版的,不过以后不会了,文只给支持喜欢的人。在本楼之前,在帖子里回帖达3次极其以上的人完结后都可以私聊我要完整版,大家不厌其烦的给我顶贴,我也会耐心的一一发给每个人的,感谢支持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4 09:38:00 +0800 CST  
十五、
皇帝将身下的那根玉势抽圌出,穴圌口那里顿时淌出了大片的蜜圌汁,“嗯……”小皇帝呻圌吟一声,“爱卿,帮帮朕……”
陆大人不知道,双性人欲圌望极重,但是因为不能暴露自己,只能自己解决,若没有这根玉势,皇帝怕是早已被情圌欲折磨死了,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欲圌望只增不减,皇帝极其渴望一个人来为自己疏解,这次比赛表面上是鼓励大家多生子,实际上皇帝则是想找一个那方面厉害的人帮自己纾解,陆大人能让孕夫怀二十胎,势必可以让自己满足。
“陛下,您怎么了?”陆大人不解的问道,不知皇帝要自己如何帮他。
皇帝抓过陆大人的头按道自己小圌穴前,双圌腿颤抖着,声音也颤抖着,“帮朕,舔舔……”
陆大人看着皇帝的那处淌出了汁圌液越来越多,顺着腿圌根都流到了地上,心道这小皇帝真能够忍的,看他被情圌欲折磨的快疯了,陆大人坏笑着,心道陛下,那臣就陪您玩玩,然后将舌头伸入那穴圌口吮圌吸起来。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4 10:30:00 +0800 CST  
“噢!!!哈……哈……”小皇帝顿时激动的叫了出来,眼里淌出了幸福的泪水,浑身跟着颤抖起来,“舒服……舒服啊……”
小皇帝抱住陆大人的头死死的向里按去,“爱卿,用你的舌头,伸进去,舔舔,舔舔朕那里。”
陆大人的舌头细长又有劲,向那蜜圌穴的更伸出探去,在里面搅动着皇帝的肉圌壁,爽的皇帝浑身抽圌搐,直翻白眼,嘴里更大声的哭叫起来。
“爽死了!!爽死了!!啊啊啊!!”小皇帝浪圌叫着,眼里不停的往下淌泪,“爱卿好厉害!!朕从来,都没这么舒服过!!”
陆大人在身下侍奉着他,小皇帝将龙圌根握在手中撸动着,“噢噢噢!!!啊!!!!两条腿在床前不停的摇摆,将身子向前挺着,希望陆大人进去的更多。”
“爱卿……用肉圌棒……插进去……插到朕里面……”皇帝哭着对陆大人说道。
陆大人看皇帝都说出了这话,自己也不禁着了,小兄弟早已被皇帝刺圌激的抬起了头,陆大人解下自己的裤子,冲皇帝说道,“陛下,臣得罪了。”然后将那滚烫炙热的武器对着皇帝蜜圌汁泛滥的小圌穴就顶了进去,狠狠的搅动起来。陆大人将自己对皇帝的恨意全都聚集在武器上,在他肚子里横冲直撞,陆大人希望自己下面此时真变成一杆长枪,捅破他的肚子。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4 10:30:00 +0800 CST  
小皇帝并不知道陆大人的心思,被他的力道与频率搞的爽翻了过去,“啊!!!”小皇帝仰天长叫,双手撑在床两侧哭喊着,“爱卿!!好深啊!!好深啊!!插朕!!插到朕子圌宫里!!啊!!受不了了!!受不了!!”
陆大人上前将拖住皇帝双圌腿抱起,在下面狠狠的挺着他,小皇帝握住自己的龙圌根在陆大人怀中上下起伏,哭叫不止,“爱卿好厉害……好厉害……朕从来没这么舒服过……肉圌壁好烫……舒服死了……舒服死了……啊!!!”
“陛下!!”陆大人被他搞的兴奋不已,虽然想借此机会干圌死他,但是理智依旧在,“臣有罪,臣冲撞了陛下!!”
小皇帝被他顶的快要道了极致,多年的禁欲与隐忍一朝爆发,让皇帝肆无忌怛的叫了起来,“朕恕你无罪!!插!!快点!!”
陆大人不再说话,加快了挺进的频率,一杆长枪在小皇帝肚子里上下挥舞着,顶到他的宫圌口里。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小皇帝越来越激动,还好下人都被清退了,不然让他们知道表面上禁欲的皇帝私下竟然浪成这样,一定会惊掉头,“爱卿!!朕舒服!!!朕舒服啊!!!呜呜呜呜呜!!朕从来没这么舒服过!!!朕要被爱卿干圌死了!!!”
“陛下,臣要S了。”陆大人说道。
“S进去……都S进去!!朕也要S了!!朕跟爱卿一起S!!”皇帝加快了撸动的频率,“啊!!!啊!!!!”
“陛下,您会怀圌孕的……”
“S到朕的子圌宫里,让朕怀上爱卿的孩子!!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皇帝叫的越来越大声,眼看就要爽晕过去了。
下一秒,只听“啊!!!”的一声,皇帝的龙圌根出就喷射圌出了阵阵浊液,尽数射在的陆大人身上,而陆大人也释放在了皇帝体内,皇帝感觉有热液源源不断了流进了自己的子圌宫里,肚子被撑的又胀又硬,皇帝被S的快要GC了,浑身抽圌搐着嘴里哭喊不止,“啊!!!!爽死了!!!爽死了!!”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4 10:31:00 +0800 CST  
其他都可以吞,最刺激最爽的这段不能被吞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4 10:33:00 +0800 CST  
好了,又到了激动人心的点梗时刻了,你们想看陆大人怎么折磨小皇帝,只要够恶趣味够羞耻够无下限,都可以考虑,虐完皇帝,本篇完结。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7-04 18:35:00 +0800 CST  

楼主:后青春的诗73

字数:38424

发表时间:2019-07-02 02:1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12 08:19:02 +0800 CST

评论数:104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