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你就不能上厕所》虐受

主角:易故x简茧,学霸攻与校霸受的故事。
进者请留步,看者请留言。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39:00 +0800 CST  
主憋尿,慎入。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39:00 +0800 CST  
(一)
“woc,水喝多了。”
老师正在讲台上上课,简茧手扶上小腹暗骂了一声。
简茧是出了名的不良少年,换了之前,谁管老师在讲什么,直接出门释放了。可这前几天刚又被处分,处分次数到了上线,如果再犯什么大错,就是要被劝退的。学校也考虑到了这点,将他安排在年级第一的旁边,希望他收敛点。他现在位置被固定在了靠墙的角落,如果要进出,都得到同桌的让位。
简茧看了一眼旁边传说中的年级第一,易故,心中暗暗砸舌,这就是女生口中的公认校草?不就一小白脸吗?
“喂,让开,老子要上厕所。”简茧用脚踢了踢他的椅子。
“等下课。”易故头也没抬,伸手按住了简茧不安分的脚。
“草,老子尿急,你让不让?”简茧压低了声音吼道。
易故转头看向简茧,简茧刚接触到他的,顿时浑身打了个寒战。瞬间就不说话了。
被易故的气场震住后简茧没敢再和他说话,心中暗暗骂娘。他看了一眼钟,下课遥遥无期,而小腹里已经涨满了水,不觉更加焦急。
又过了十多分钟,简茧终于忍不住,从书包里抽出一个还剩一点水的塑料瓶。喝干净后,拉开自己前面的拉链,刚把瓶子对上去,准备释放时。突然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将他手中的塑料瓶拿走,然后顺手堵住了刚要涌出的黄水。
一股水被怼了回去,简茧顿时感到腹部一阵抽搐,不禁大叫了一声。刚想朝旁边人一顿骂,老师就叫住了他。
“简茧!你又在搞什么名堂?起来回答一下这道题。”
简茧下面还有一直手堵住,没有拉好裤子,而同学目光全都聚了过来。
“你 他 妈放开!”他低声吼了句,语气十分焦急。
易故嗤笑了一声,将手中的东西塞了回去,拉上了拉链。简茧下面瞬间没了抵挡,湿了一片。这时老师又叫到:
“简茧!你给我站起来!我还以为你这次处分后决定好好做人了。看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简茧自然站不起来,眼睛狠狠瞪着旁边的人,恨不得杀了他。结果等易故眼睛一看过来,他眼睛瞬间就没了神。
“站起来。”易故有力的声音传过来,简茧心头一颤,不自觉就站了起来。等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40:00 +0800 CST  
(二)
“哥,你咋了?怎么阴着一张脸就出来了?”一红发小弟给简茧满上了一杯酒。
简茧如往日一样,翘掉了最后一节自习课,和自己的弟兄们泡吧喝酒。
“女马的,今天被小人坑了。”简茧咬牙切齿地回了句。过了会儿,往嘴里灌了杯酒,才模糊不清地和他的弟兄们说了今天的事。
兄弟们听完,一下子按耐不住了。
“草,这学校的孙子敢那么嚣张?以为我们简大哥身后没人了是吗?”刚刚那个满酒红发拍案嚷道。
简茧本来只是心里郁闷没别的想法,现在喝了酒又听红毛那么一说,突然眼前一亮。他看着一桌子那么多哥儿们,心里起了一个念头。
“我听同班女生谈起,那个易故放学走南门小巷,那里人烟少。现在天那么黑,我估计他快放了。”简茧眯着眼看着眼前的一帮子人,心中暗嗤:看你这次怎么办。
“老大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去堵他?”
“你那不废话,这人明显不想活了!大家伙儿,抄起武器上!”
一语落下,兄弟伙儿轰轰烈烈地往南门小巷走去。
等躲好了,便看见远远一个男子,形单影只地从巷子口走过来。
“哥,是这人吗?”红毛小声问了句。
简茧借着光,看不清脸,隐隐见来人身材,暗自想到,白天坐他旁边没见他那么高啊?
“大概吧?”
“那上不上?”
“先上了再说!”
红毛招了一下手,一群人就冲了出去。
易故突然被那么多人堵住,虽然没见到简茧,心中大抵也有数。
“你们简老大呢?”
突然被问到,一群人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的确没有简茧的影子。
“看来他还跟过来了。”易故冷笑着看着眼前一帮花花绿绿。
简茧站在角落里偷偷看着这一幕,心里暗骂了几句。他本来是准备风风火火地带着一群人站在易故面前羞辱他一番的。可是不知怎么,等易故一接近,他突然就迈不开腿了。只能暗自祈祷他们快点上手。
“呵,你就是那个年级第一?敢搞我们老大是要付出代价的!”
大手一挥,一群人就围了上去……
十分钟后,简茧看着地上倒了一片的兄弟,心中暗叫不好。他见易故现在原地还没有离开的意思,突然想起今天的那只手,脚一软,便靠到了墙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紧接着,一个高高的身影就罩在了他的前面。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41:00 +0800 CST  
(三)
“你派的人?”易故的声音有些阴森。
简茧刚张嘴,肚子就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瞬间脚下一软,靠着墙坐了下去。
易故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又掐着他的下巴,把他提了起来。
“你以前还这样堵过多少人?”
简茧抬头看了一眼易故的眼睛,阴暗幽深,完全没有白天冷漠的样子,可怕得渗人。他浑身开始颤抖,挣扎着想逃离。谁知下鄂上的力道突然加重,疼得简茧觉得自己的下巴就快要掉了。
“回答!”
“好……好像,就,就你一个。”简茧艰难地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他回忆了一下,发现虽然自己平时经常仗势欺人,上上下下打过不少人,但真正要带一群人围着打一个人还真没有过。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虽然他平时气焰嚣张,但是遇到会出人命的事,绝对是怂了。
“说实话。”
“你…他…妈……爱…信不信……”
易故眉头微蹙,冷哼一声。猛得弯起膝盖,朝着简茧的腹部顶了过去。简茧顿时眼前一黑,剧烈的疼痛冲上脑门。加上易故的气场镇压和刚刚持续的精神紧张,很快就昏了过去。
易故看着眼前昏倒的少年,才渐渐散去身上的戾气。要知道,他刚刚差点就想杀了简茧。
他永远不能忘记自己12岁在那个小巷里发生的事。那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却极其阴暗的小路中,无数次求饶,却依旧一次次地被打开……

简茧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阴暗的房间,四周没有窗,只有一扇上了锁的铁门。
他微微动了动,便觉得腹部一阵疼痛。他抬了抬自己的脚,发现一只脚上被一条长长的链子栓着。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41:00 +0800 CST  
(四)
简茧用力抬了抬被锁的那只脚,铁链与铁链间相互摩擦,发出了剧烈的声响。
他猛得坐起,用力扯了几下链子,发现完全没有挣脱的可能。于是烦闷地砸了一下床。
草!本少爷堂堂一校园一霸,什么时候那么憋屈过了?
简茧越想越委屈,突然,他觉得自己小腹有些发胀,这才发现之前喝的酒,已经全部入膀胱。
他暗叹不好,过了一会儿,尿意便更加急了。他只得拖着长长的链子,起身走到门边。
他拉了下门,确定门被锁住,于是便用力击打了几下,发出巨大的声响。耳膜被震得刺痛,可是没有人来开门。又连续击打了好多下后,外面这才传来了脚步声。
铁门从外面被打开,简茧抬头见易故正穿着睡衣敞着胸,站在外面。他身后一片漆黑,看样子应该是在地下室之类的地方。
“你吵什么吵?”易故眼神幽暗,与学校里判若两人。
“老……我要上厕所。”
“不许。”易故说罢便要关门。
“我憋不住了!”简茧连忙拉住。
“忍着。”
依旧是冷漠的两个字,简茧这才急了,喊到:“如果你不让我去,我就尿你床上!”
“你敢?!”
易故眼神一变,吓得简茧浑身一抖,还真的尿了出来。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42:00 +0800 CST  
易故很快就把它堵住,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43:00 +0800 CST  
他把简茧反压在床上,床沿狠狠地压在了简茧隆起的小腹上。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43:00 +0800 CST  
尿液一下子冲到了根上,但下面又被堵住,简茧难受得要弹起来。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44:00 +0800 CST  
但易故的力气极大,简茧挣扎了几下,还是被死死按在原地。
简茧又恼又气,忍不住破口大骂:“易故你孙子!凭什么把我囚在这!”
“凭什么?”
易故单手把简茧翻过来,用双腿摁住他的双腿,一手按住他的双手举过头顶,另一手放在他滚圆的小腹上,揉搓。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44:00 +0800 CST  
终于把(四)发出来了。我也终于知道敏感词在哪了。我就不删掉重发了,因为一删可能整个帖子都抽掉。可能会影响一点阅读。抱歉。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00:47:00 +0800 CST  
(五)
简茧的小腹之前被易故踹的一脚还未好,现在又被这么揉捏,早已筋疲力尽了。
这时,易故突然猛得按下他隆起的小腹,一下子尿液全部聚集到了根上,顿时裤前一点一点湿了。
易故眼睛眯了起来,用不容反驳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憋回去。”
简茧浑身一抖,不觉用力屏气。可是尿液已经全部积聚在了出水口,要憋住哪能那么容易。
易故迅速解开简茧的皮带,抽出,然后将简茧的手反绑在他身后。随即除了他的裤子,一手按住了简茧的根部,另一手深深按住小腹。然后身体朝简茧凑了过去,眼睛对上他的眸子,眼神阴鸷。
“你说,我凭什么?”
简茧脸色发白,嘴里却依旧不羁:“我 他 妈怎么……啊啊啊啊!!!”
易故抬手一拳打在简茧腹部,体内液体横冲直撞,但就是出不去,顶得里外都疼。
还未等简茧喘气,易故又翻过简茧的身体,让他跪对着床,他双腿磕紧床边,上身压在床上,动弹不得。这个姿势屈辱至极,后面的风景一览无余。
简茧暗叫不好,连连喊到:“我错了!我错了!”
易故冷笑了一声,一根手指便伸了进去。
简茧的后面还是个雏儿,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他立刻被激得弹了起来,惊呼道:“不要!”
“你哪里错了?”易故的声音依旧泛冷,但仔细听,却带上了一丝玩味。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7 22:15:00 +0800 CST  
(六)
“我不该带人来堵你!”
“还有。”
易故又伸进去一根手指。
“还有?!”
简茧的声音陡然升高,他前面被液体堵满,身后又被手指撑着,他觉得整个人被分裂了开来。
易故的手指在里面轻轻搅了搅,一种从来没有的奇妙感觉冲进简茧的心间。但很快这种舒爽就又被痛苦取代,他抑制不住得往前伸去,腹部被床沿压地凹了进去,他觉得自己下面一根就要炸了。
“求你……”简茧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易故又转了转手指,简茧的背猛得弓起。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8 00:16:00 +0800 CST  
“不要……”
接着易故手指将手指猛得抽出,然后把简茧从地上拎到了床上,又欺身压了上去。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8 00:18:00 +0800 CST  
简茧瞪大了眼睛,浑身抖得如筛糠,本来就呼之欲出的液体在出口不停地跳动,他竭力阻挠,被反绑着的手用力扣紧床单,汗如雨下。
就在易故将他吐了出来的时候,他翻身一脚压在易故的肩上,然后起身就往外跑。
易故看着简茧仓皇而逃的背影,眸光一暗。
而简茧好不容易逃出了门口,才发现自己的脚被铁链锁住,拐了个弯,铁链就再也拉不动了。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8 00:20:00 +0800 CST  
以后抽掉的就放评论里了,可能会有些不方便,但不要漏看了。
留言。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8 00:51:00 +0800 CST  
(七)
身后脚步逼近,简茧想释放又不敢释放,想逃又逃不掉。很快一个黑影带着令人窒息的气场罩了上来。
“你想逃到哪里去?”
易故的声音冷得掉渣,把简茧之前的嚣张气焰打得荡然无存了。
“我错了……”
“你刚刚把我吵醒,就想这么过去了?”易故用手掰过简茧的下巴。
简茧下身早已一丝不挂,小简茧被尿液充斥着,已经开始发红变肿了,头上被一只手扣住。
下巴被捏得生疼,眼眶很快红了一圈。他以近乎求饶的语气说:“求你让我去上个厕所……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易故旁若未闻,伸手点了一下简茧旁边的按钮,霎时,旁边的墙被打开,一个巨大的藏酒窖展现在眼前。
简茧来不及惊叹,就只见易故伸手拿了一罐酒,打开就往简茧嘴里灌。简茧剧烈地挣扎,但被易故死死地摁在墙上。他身后的皮带被他挣脱,但他早已没有力气反抗。
他伸手紧紧抓住易故的睡袍,嘴中呜咽:“不不不要……”
很快,一罐酒被灌了进去。他整个人都如同陷入沼泽一般脱了力,哭喊着:“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易故灌完了一罐,又伸手要去拿下一罐,简茧拉着他的衣服,但浑身使不上力,只能不停向他怀里蹭。
“别……求你……别……我……再也不……”
易故被蹭得身体一麻,放下了拿酒的手,反身将简茧反扣到墙上,在简茧耳旁问道:“再也不什么?”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8 23:15:00 +0800 CST  
今天应该是没有了。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08 23:16:00 +0800 CST  
(八)
简茧的意识被酒精吞噬,浑身上下已经是像一滩水一样,任人摆布。他听到易故在自己耳旁问话,但是却没有办法去分辨他到底说了什么,只能呜呜求饶。
冰凉的墙贴着他的皮肤,使他不自觉得想往后退。
易故见简茧双眼朦胧迷离, 不停往自己身上蹭,眼神一暗,伸手往他高耸的小腹探去。
“不要……啊啊啊!!!”小腹被深深按了下去,疼痛激起了简茧剧烈的反应。他觉得自己马上要被折磨得疯掉。
“你现在听得到我在说什么了吗?”易故掰过他的脸一字一顿地说,声音已经不如开始那般冰冷了。
“能能能,能听到……”简茧的回答黏腻而带着哭腔。
“想上厕所吗?”
“想……”
“那我现在放你去上厕所,但是在到进厕所之前你不准尿出来。能做到吗?”易故压低了声音里头透着威胁。
“能能能!”简茧急忙回答道。
易故回房间将他的铁链放长,然后把他从地下室带到了楼上。
简茧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别墅内室,三层楼以欧式建筑的样式铺排在眼前,心里一沉,眼神明暗飘忽不定。
“你自己找厕所,链子的长度只够你在一楼活动。”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10 11:30:00 +0800 CST  
还有一段,晚点发。

楼主 惜春行乐醉中真  发布于 2017-12-10 11:33:00 +0800 CST  

楼主:惜春行乐醉中真

字数:6531

发表时间:2017-12-07 08: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23 11:39:43 +0800 CST

评论数:16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