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一些小片段

之前写了一个小故事,已经完结了,没想到会有妹子将故事中的人物画出来(见二楼,镇楼被秒删),我真暴风哭泣,本来已经不算写了,但是这样的催更怕是任何一个作者都无法拒绝的。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11:17:00 +0800 CST  
此文相当于原贴的番外,以原贴为背景,但是各个故事相互独立,就纯粹是为了虐,没看过原贴没关系,可以当新的故事看,不影响的。已准备写的脑洞有入腹,虐脐,触手,生子,多胎,延产,科学性已经没有了,雷者勿入。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11:20:00 +0800 CST  
没想到有生之年我也能收到同人图,我真哭了,作者@狐狸♤♂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11:23:00 +0800 CST  
番外一 入腹虐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11:23:00 +0800 CST  
一、
尹月是被殿外一阵嘈杂声惊醒的,醒来仔细一听,发现外面惨叫与逃命声不绝于耳。
“来人——”他扶着肚子挣扎起身,向殿外呼唤着,想叫人进来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任凭他喊破喉咙也没人应答,他这才发现偌大的寝殿只剩他一人了。
这时嘭的一声,殿门重重的被推开,一个熟悉的身影慌张的跑了进来,“月儿!”
待看清来人后尹月一脸疑惑,他怎么搞的如此狼狈,“陛下,外面怎么了?”
冥若急匆匆的跑到他面前,抓圌住了他的双手,“冥彦篡位了,原来之前那蛊可以控制人的心神,那时杀了巫贤那帮巫师后朕命他将蛊烧掉,没想他却悄悄藏起来,就是为了这一天,现在领兵的将领都已经被他控制了。”
“陛下,您快跑吧,我这副身子断然走不了,您不用管我。”尹月的语气顿时焦急起来。
“月儿,跑不了的,出宫的通道已经被包围了,他放过谁也断然不会放过朕的。”冥若的脸色顿时变的很沉重,然后他又神色复杂的看着尹月,“月儿,你能帮帮朕吗。”
“陛下,您让我如何帮你?”
“帮,帮朕藏起来……”冥若声音顿时变得很心虚。
“他们一定会搜查臣这里的,臣能将您藏到哪儿去呢?”
冥若变得更加歉疚,将手覆在他那高耸的肚子上,轻轻摸了摸,神情复杂的盯着他雪白膨隆的肚皮,“朕之前从巫贤那里还得到了一粒药丸,吃下后能将身体缩小,月儿能不能……让朕暂时先躲到你肚子里。”
“陛下!?”尹月顿时将眼睛瞪的极大,“您如何能够……”
“月儿,只有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冥若看着他,“朕不知冥彦是否动后宫,倘若他要杀你,朕势必也活不成,那朕同月儿死在一起也好,倘若他不杀你,朕就在月儿身体里,与月儿同在,如何。”
“陛下……”
“月儿,没时间了,冥彦的人快搜到这里了。待朕变小后,你就将朕吞下。”冥若从怀中拿出了药扔到了嘴里,然后在尹月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身体变得越来越小,直至变成了米粒那般大。
尹月将他放在了掌心,闭上眼狠了狠心,然后将他整个人都吞了下去。
待将他吞下不久后,殿外便传来的冥彦的声音,“来人,给我好好搜查这里,务必要将皇帝找出来。”
冥彦带着一队侍卫走了进来,就看到尹月捧着个大肚子痛苦的靠在床上。
他冷冷一笑,“皇兄不是最疼你了么,怎么他跑没有带上你呢。”
“你个乱臣贼子……”
“说吧,他躲哪儿去了,刚才有人看到他往你宫中的方向来了,周围已经被我包围,我就不信他能逃出这里。”
“他不在这里,不信你自己搜……”
冥彦冲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一群人便粗暴的在殿中与殿外搜查了起来,一会后回到冥彦身边,“将军,没人。”
冥彦脸上显露出一丝怒色,不过很快又被他压制了下去,他上前抓圌住尹月,“我还真是小看了他,说,他藏哪儿去了。”
“我不知!”尹月挣扎着甩开了他,“要杀要剐随便。”
“呵,我可没有那么残忍,我要他一人死就够了,像你这种娇滴滴的美人,只要乖乖的说实话,我是不会杀你的。”冥彦用手划过了他的脸颊。
尹月嫌弃的将脸扭到一边,“我不知道。”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冥彦钳住了他的下巴,眼神愤怒而冰冷的看着他。
尹月不再直视他,将眼睛闭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那就别怪我了。”
冥彦将手慢慢放在他肚子上按了按,“看来这胀腹丸的效果真是不差,这么久了竟然一点都没有下去,你应该忍的很辛苦吧。”
“呃……”尹月抓圌住了他的手不让他再动。
“还是不说吗。”冥彦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我不知道……”尹月头上冒出了丝丝冷汗。
“那好。”冥彦转身对侍卫说道,“将他绑到柱子上,把肚子露出来。”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11:24:00 +0800 CST  
二、
尹月被侍卫从床上狠狠的拖下来,粗暴的绑在了殿内的立柱上,绳子将上身与双圌腿捆的结结实实,只留了一个大肚子露在外面。
冥彦拿出一把匕圌首,走到尹月身边,将刀柄对准他的肚脐,狠狠的插了进去。
“呃!——”尹月疼的一瞬间脸色变得煞白,绑在柱子上的身子瞬间绷紧,“疼……哈……”
冥彦将刀柄按的更深,还抓着它狠狠转动起来。
尹月的肚子因为胀腹丸的作用已经涨到了十月怀胎之大,现在冥彦硬生生在他鼓圌胀的肚子上按下了一个深坑,刀柄几乎要顶到他后背上去。
“疼……”尹月疼的眼泪滑落下来,被绑在柱子后面的双臂不断挣扎着,想摆脱绳子的束腹,可是那些绳子在他的挣扎下越绑越紧,手腕上被勒出了血痕。
“只要你说,我就放过你。”冥彦笑吟吟的看着他。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尹月头重重的垂下,声音中带着哭腔,“求你,放过我……”
“看来还是不够疼。”冥彦将刀柄从肚脐中抽圌出来,他的肚子瞬间反弹回来,又变成了十月怀胎般大小。
“唔……”尹月痛哼一声。
冥彦轻轻摸着他的肚脐,那里已经变成通红色,冒出了丝丝血迹,由于肚子高圌挺,肚脐已经外翻。
冥彦将一根手指缓缓插入到他肚脐中,在里面扣圌弄起来。
“嗯嗯嗯……”肚子上传来又疼又氧的感觉,“别动……别弄了……”尹月求着他。
“难怪冥若这么喜欢你,杀了人也不把你怎样,你还真是个尤物。”冥彦将第二根手指也伸了进去,将他肚脐那里大大的撑开。
“疼!疼啊!呜呜呜呜……”尹月不住的挺肚,可是除了身上的绳子勒的更紧,并无半点益处。
“让我看看你的极限是多少。”冥彦将第三根手指插了进去,肚脐已经被狠狠的撕开了一个大口,鲜血顺着雪白的肚皮流了下来。
“你杀了我吧……呜呜呜呜……”尹月凄厉的哭喊着,“嗯呃……”
“行了,差不多了。”冥彦停止了动作,转身对侍卫说道,“给他重新绑一下,让他坐到地上。”
侍卫两三下就给他换了一个新绑法,尹月屁圌股坐在地上,上身与脚腕处被绑的紧紧的,肚子依旧露在外面,冥彦这次还好心的下令将他的手放出来。
冥彦让侍卫退出殿外,自己则坐到了尹月腿上,不停的摸着他的肚脐,“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
“呃……”尹月虚弱的看着他,眼里挂着泪痕,“疼……”
“一定是你从未体验过的新玩法。”冥彦解开了他的衣带,将武器露了出来,对准他的肚脐,“已经开拓的差不多了,应该可以进去了。”说罢便将发硬的长枪对准那幽深的洞圌穴插了进去。
“啊!!!——”尹月发出了一声异常凄厉的惨叫,双手瞬间箍紧在冥彦的腰上,指甲在上面不住的扣挠,他本身已没多少力气,这在冥彦看来就像挠痒一样,反倒更加刺圌激了他,让他在那洞圌穴里摆圌弄起来。
因为胀腹丸的效果,尹月的肚子紧紧绷着,冥彦感觉他那里被包围的紧致无比,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温热空间,他不挺的抽圌插着,尹月的肚子在他的运动下压扁,反弹,压扁,再反弹。
“疼!我疼啊!”尹月紧紧环着他的腰身,想让他运动停下来,脸埋在他怀中,眼泪将他的衣襟已经打湿。“别动了,肚子要崩了……”
冥彦在他的哭喊中卖弄的更加用力,雪白的肚子已经被折磨的通红。
“呜呜呜呜……肚子……肚子啊……”尹月的双手硬生生在冥彦后背上掐出几道血痕,但是依旧没有阻止他的运动。
“嗯……哈……”冥彦享受这尹月带给他的极致体验,舒服的哼叫了出来,全然已经忘记了把他绑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冥彦的武器在他肚脐那里不断的挺进,被他腹中的胀气压的异常紧致,快圌感已经将他带上云霄,“哈……哈……”他每次挺入,都伴随着一阵呻圌吟。
“别插了……别插了啊……”尹月哭的更加大声,“我说,我说他在哪儿……要疼死了,疼死了啊……”
冥彦重重的坐在他腿上,身子前倾趴在他身上,紧紧挤压着他的肚子,那饱满鼓圌胀的球体的冲击让他欲罢不能。
终于冥彦将玉圌浆射了出来,顺着肚脐都流在了他身上。
一番剧烈运动后冥彦已经大汗淋漓,他靠坐在他腿上,一只手抬起尹月的下巴,看着已经没有了人样的他,“说吧,他在哪儿?”
“他,在我肚子里……”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11:25:00 +0800 CST  
三、
冥彦先是一愣,然后便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整个人将脸贴到他肚子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对里面说,“皇兄啊皇兄,你可真是选了个好地方,若非你男宠受不住说出来,我怕是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你。”
冥彦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肚皮,“皇兄,识相的话赶紧出来,你的男宠也少受些罪。”
“嗯……”尹月被他这一戳又弄的生疼,但是腹内并无声音回应。
冥彦将手覆在尹月脸上,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对他说道,“你看,帝王无情,他宁愿看你受苦也要自保。”
尹月痛苦的闭上眼睛,将脸扭到一侧,眼泪顺着眼角滑了出来。
“美人,既然这样,你就再忍忍,我将他逼出来,就放过你。”
“来人——”冥彦转身对殿外喊道,一队侍卫马上跑了进来,他叫过一个人,贴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来人领命,退出殿外不知去办什么事。
冥彦用匕圌首将尹月脚腕处的绳子割开,上身依旧被绑在柱子上,冥彦用手轻轻的摸着尹月的肚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将军,东西带来了。”两个侍卫手里捧着一个水箱进来放到地上,水箱上盖着白布,看不到里面装着什么。
冥彦走过去,将白布一扯,将水箱扳倒在地,箱子里那异物顿时从水中爬了出来,竟是一只通体乌黑、体型巨大的八脚章鱼,在地上不断的蠕动着。
这一怪物将在场的侍卫和尹月都吓了一跳,冥彦淡淡一笑,让侍卫退了出去,转头对尹月说,“接下来的场面可能有些失控,美人,为了顾全你的形象,我就先让他们出去。”
“你,你要干什么……”尹月心头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东西是我几年前出征苗疆时带回来的,由人御笛控制,没想到今天能派上用场。”
冥彦从怀中掏出一只短笛,放在嘴边轻轻的吹奏了起来,章鱼受到指令,蠕动着向尹月腿边爬去。
“啊!——走开!走开啊!”尹月被吓的失了神,双圌腿在地上踢打着,想将那怪物踹开,却被章鱼伸出两只触手缠住动弹不得。
“到他肚子里找找,找到了就抓出来。”冥彦继续吹起来。
章鱼受到笛声的指令,伸长一只触手向尹月的小圌穴探去,粗圌长的触手对准穴圌口一瞬间就伸了进去。
“啊啊啊!!——”尹月瞬间脑袋上扬,青筋暴起,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下圌身仿佛被撕裂了,“出去!给我出去!”
由于肚子高圌挺,他的双手够不到章鱼的触手,只能狠狠的打在自己肚子上,“出去!出去啊!”
触手在他腹内游走起来,探寻着冥若藏身的每一个角落,吸盘划过他体内的肉圌壁,留上了一道道鲜红的痕迹。
“疼……肚子,我的肚子……”尹月哭喊着,感受着腹内千刀万剐般的疼痛,粗圌壮的触手在他肚皮上顶起一个又一个的鼓包,如同十月怀胎的巨腹硬生生又胀圌大了几月。
接着,章鱼将第二根触手又伸了进去,小圌穴那里又被撑大了几分。
“嗯嗯嗯……饶了我吧……”尹月痛苦的看向冥彦,“将军……您杀了我,将我的肚子刨开,把他找出来,别再折磨我了……”
“本来我也有过这样的打算,不过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竟然下不去手。美人,忍一忍,等把皇帝弄出来,我以后一定好好待你。”
冥彦接着吹起了笛子,在笛声中,章鱼将第三根触手伸了进去。
“啊——!疼!我疼啊!”尹月满脸泪水,双手不停的拍打着他肚子上鼓起的包,肚子已经涨到了双胎十月般大小,“出来……快出来吧……我受不了了……嗯……”
他不停的喊着出来,不知是对章鱼说,还是对肚子中的冥若说。
章鱼的触手在他腹内游走着,但是很久也没有找到冥若将他抓出来,冥彦皱了皱眉头,“看来只好这样了,美人,对不住了。”
冥彦吹起了一支诡异的曲子,章鱼受到指令,松开了缠着尹月双脚的触手,然后整个身体向他的穴圌口涌去,体型像一滩水一样不断变幻着。
“到他肚子里,找到皇帝,直接吃掉他。”
尹月顿时瞪大的眼睛,惊恐的看着身前这一巨物,然后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章鱼的身体一点一点从他的小圌穴处钻到了他身体里。
“啊哈——”尹月已经叫喊不出声了,身体僵硬在原地不敢动弹,肚子随着章鱼的进入在不断变大,最后竟是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绷断了。
“啊!!”绳子被绷断,尹月重重的倒在地上,抱着肚子打起滚来,“肚子,要胀圌破了!”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14:27:00 +0800 CST  
来个触手play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14:27:00 +0800 CST  
我就知道图得被删,我头像就是月月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16:54:00 +0800 CST  
四、
“呃呃呃……”尹月在地上翻滚着,原本雪白的肚皮已经被撑的泛起了青丝,肚皮上的血管清晰可见。
他蜷缩着身子,双手不停的捶打着肚子,泪水流了满脸,“疼啊!疼啊!”
腹内的异物在不停的蠕动游走,划的他内圌壁生疼,他一会肚子朝上腰身紧紧绷展,一会又将肚子压在地上阻止腹内的异动,他不停的变换着姿势,嘴里不断的发出惨叫。
“将军……”他手脚并用爬到了冥彦脚下,抱住他双圌腿抬起头可怜满脸痛苦的看着他,“求您,求您了……”
冥彦蹲下圌身来,摸了摸圌他的脸,“很疼吗?”
“疼……”话说着,腹内又传来一阵剧痛,尹月抓着冥彦小圌腿的手不由的用力掐了一下,整个人又撑不住摔倒在地,“我的肚子……啊!……”
他的双圌腿在地上不停地蹬直又绷紧,脚跟摩擦着地面皮已经被磨掉,露出了鲜红的血痕。
尹月哭喊的口水都流了出来,脸上、身上已经被泪水、汗水浸圌湿了一大片,倒想是刚出浴的美人。
“哈……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他四肢大张着躺在地上,高耸的肚皮在不断的颤动,疼痛顺着神经一丝一丝传到了他的大脑。
冥彦依旧吹着曲子,章鱼受令,在腹内游动的更加激烈。
“啊!!!!”尹月痛的将手攥成拳头狠狠的打在自己的肚皮上,“别吹了!不要啊!”
冥彦走到他身边,蹲下圌身摸了摸圌他的肚子,却被他一把抓圌住双手,一脸痛苦的看着他,“将军,您放过我吧……我求您了……我求您了……”
冥彦叹了口气,停止了吹笛,“也罢。”然后将他从地上抱起放回了床上。
“谢……将军……”腹内终于迎来片刻的轻松,尹月大口喘着气,整个人已经虚脱,像个濒死之人一般。
“不过,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既然他不肯出来,那便永远也别想出来了,人的肚子就这么大,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冥彦让下人拿来了塞子,将尹月的穴圌口塞的死死的,非借助外力自己无法解开,然后看了看尹月,又命人将他四肢绑在床上,嘴上也戴了套子,一是防止他自杀,二是防止冥若从他嘴里跑出来。
冥彦看着眼前的人,绑在床上动弹不得,发不出声,排圌泄不出,正瞪大眼睛痛苦的看着他,脸色苍白无比。
“除了喂饭的时候给他解开嘴上的套子,其他时间其他地方任何人都不得触碰,懂吗。”冥彦凌厉的看向了周围的下人,“是!”下人们都卑微而恭敬的低下头。
看他这个样子实在难看的很,冥彦让下人退到宫外守着,到点再进去喂饭。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尹月在床上挣扎扭动着,一脸祈求的看着冥彦,他这个样子实在是难受。
“别怪我。”冥彦俯下圌身,轻轻摸了摸圌他的脸,又摸了摸圌他的肚子,“要怪,就怪你肚子里的人吧。”
“唔!!!——唔唔唔唔——”尹月剧烈的挣扎着,身子在床上绷起,又受绳子作用重重摔了回去。
往后的几天尹月就一直被绑在床上,下人们到点进来给他喂饭,准确的说是往嘴里塞饭。
出口被堵上,上面又一直往进加料,本来鼓圌胀的肚子愈发憋胀,极致的泄圌欲生生折磨着他,每次喂饭时他都要晃动脑袋折腾一番,哭喊着求下人给他解开绳索。
下人们领了冥彦的指令,纵使看他可怜,也没人敢帮他,见他不吃饭怕他饿死,只能粗暴的往嘴里塞。
“唔唔唔唔——”尹月叫喊不出声,身体动弹不得,满脸已经憋的通红,腹中的胀痛与极致的泄圌欲折磨着他,想死又死不了,眼角的泪也快流干了。
冥彦掌握了兵权,继承了皇位,对朝中有异圌议的大臣都屠戮殆尽,剩余之人皆是敢怒不敢言,他偶尔会过来看看尹月的情况,摸圌摸圌他的肚子。
刚开始几天尹月还会挣扎,后来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力气,躺在床上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紧闭着眼睛昏迷着,下人们喂饭的时候也没了反抗。
“月儿……月儿……”这天晚上,尹月昏迷中感觉有人在呼唤,一只手拍着自己的脸。
他痛苦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冥若站在他身边,一脸心疼与愧疚的看着他。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尹月眼中情绪有了一丝波动,激动的想叫出来。
“月儿,朕……我帮你解开……”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23:39:00 +0800 CST  
狗皇帝与乱臣贼子就知道欺负月月,心疼,心疼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3 23:40:00 +0800 CST  
想当初我月也是一个会宫斗会杀人的人,怎么沦落到这般下场。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4 08:06:00 +0800 CST  
呃没穿衣服的黑白的都会被吞,不知道百度怎么识别的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4 08:08:00 +0800 CST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4 08:13:00 +0800 CST  
五、
冥若拿掉了他的嘴套,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尹月顿时委屈的哭了出来。
冥若赶紧上前抱紧他,一只手捂在他嘴上,“月儿,外面还有人,不能出声。”
尹月抱着他低声啜泣着,过了半天像是想起什么事,抬起头看着他,“陛下您是怎么出来的。”
冥若轻轻拍着他安抚,然后说,“之前冥彦弄伤了月儿的肚脐,我就……”
尹月听后先是一愣,然后眼神瞬间黯淡下来,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嗯……出来……便好……”
他的男宠当着他的面被这样凌辱,他却还可以如此平静。
“嘶哈……胀……我要泄……要泄……”泄圌欲重新涌了上来,尹月脸色一变,抓着冥若的手指开始泛白。
“月儿,我帮你。”冥若拔圌出了尹月穴圌口处了塞子。
“呃……我不行了……憋不住了……快……快哈……”尹月趴在冥若身上,脸色痛苦无比。
冥若抱起他走到恭桶旁,将他放在上面,自己半跪在地上,让他搂着自己的脖子,自己轻轻在他后背捋着。
“呃……嗯……”尹月在恭桶上狂风暴雨般的泄着,用了好久才将体内这几天聚集的秽圌物一泄而尽。
“嗯……”他一只手痛苦的扶着肚子,“肚子,还是好胀……哈……”
“月儿。”冥若摸了摸圌他的肚子,“那只章鱼还在里面。”
尹月顿时一惊,吓的再次哭了出来,“快……快把它弄出来……”
“月儿别怕,我已经把它杀了。”冥若见他激动,赶紧安慰他,“不过既然死了便不能靠笛子唤出来了,月儿,他在你胞宫中,你将它生出来吧。”
尹月惊讶的看着他,“我要如何……”
“月儿,我这里有滑胎的药,不过可能会有些疼。”
“陛下……您……怎么会随身带这种东西。”
冥若脸色顿时变得尴尬,“之前想着缩小后可能会用到,就……”
尹月沉默了许久没说话,过了半天缓缓向冥若伸出手:“给我吧……”
冥若从怀中掏出药放在他手上,“月儿,你忍着点,别被发现。”
“嗯……”
尹月将一瓶药全都决绝的吞入口中,眼角滑出一滴不被察觉的泪水。
“呃……”药效发作的很快,腹中瞬间传来一阵极致的坠痛感,“哈……”尹月抱着冥若,五官痛苦的扭曲到一起,指节攥的发白,竭力忍受着剧痛不让自己出声。
“月儿,我抱你回床上。”冥若将他整个人横空抱起放回了床上,然后从床幔上撕下一条布塞到他嘴里。
“唔唔唔唔——”尹月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膨隆的肚子在身前剧烈的颤动着,疼到他拿拳头一拳一拳砸在肚皮上,双圌腿在床上蹬直又绷紧。
“月儿。”冥若赶紧上前阻止了他的动作,将他双手绑回了床头,“我来帮你。”
“唔——唔——”尹月眼角滑出了大片泪水,痛到极致又喊不出声,身体在床上挣扎扭动着,一脚一脚的踹在冥若身上。
冥若掰开他的双圌腿,看着产穴那里在慢慢扩展,但是还是看不到章鱼的身体,便侧跪在他身旁,用手在他肚子上狠狠向下推着。
“唔!!!”尹月脸上青筋暴起,两只眼球凸的几乎要掉下来,双脚在床上拍打的噔噔作响。
冥若赶紧按住了他的双圌腿,“月儿,会把下人招进来的。”然后又拾起绳索将他双圌腿重新绑到床上。
“唔……唔……”尹月哭的双眼通红,剧痛犹如一把利刃一刀一刀划在了他腹内。
冥若不再管他挣扎,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将那高耸的山尖狠狠向下面推了下去,终于移动了位置,穴圌口那里露了一只触手出来。
尹月被他这一通操作活活疼晕了过去,躺在床上几乎没了气息。
冥若到他穴圌口处,将那只触手往外拽了拽,但是章鱼的身体依旧卡在肚子里。
冥若心道章鱼身体柔软,便打算直接拽着触手将整个身体从尹月肚子里拽出卡。
他深吸一口气,双手抓着触手的根部,闭上眼睛,使出了全身最大的力道,狠狠地往外一拽。
“唔唔唔!!!!!”尹月顿时又疼的清醒了过来,身体在床上剧烈挣扎着,绑着四肢的绳子瞬间绷断。
章鱼终于从身体里被拽了出来,他的穴圌口处流出了大片血迹。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4 09:08:00 +0800 CST  
下章本故事完结,再次感谢大大的图@狐狸♤♂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4 09:11:00 +0800 CST  
六、
随着章鱼的拽出,尹月整个身子瘫软到了床上,身前鼓圌胀的肚子终于消减了几分。
冥若赶紧上前解开他,拿出他含在嘴里的布条,心疼的弯下腰吻了吻他,“月儿,结束了。”
尹月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两次滑了出来,无声的啜泣着,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绝望。
冥若将他抱起,“月儿,趁天黑,我们走吧,换身下人的衣服,到之前巫贤的炼丹房圌中找找还有没有缩小丸,吃完之后变小逃出去。”
尹月慢慢的睁开眼,看了看自己身前高耸的肚子,之前被温玉灌了一整瓶胀腹丸下去,这一生药效都无法消减了。
“要走,当时就走了,我这样子,如何走的了,你走吧,我不想拖累你……”
“月儿,不行!”冥若打断了他,“我抱着你去,你不能离开我。”
尹月从他怀中挣脱出来,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手轻轻放在他脸上,轻轻摩挲着,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当真,要我一起走。”
“一起。”
“那……陛下先到窗边看看下人们的情况,我们好做准备。”
“好。”冥若正欲起身去查看,又被尹月一把扯住衣袖。
“陛下……匕圌首可还在身上,能否,借月儿一用。”
冥若不解的看着他,“月儿要匕圌首干什么。”
尹月苦笑一声,“之前被绳子绑的久了,脚腕处似乎还被几根细丝缠着,我想把它们割掉。”
冥若从怀中掏出匕圌首递给他,转身正欲离开,只听身后传来嘭的一声,不知什么温热的东西溅到了自己身上,他顿时愣在原地,在惊愕中缓缓回头,看清眼前的景象后,大脑瞬间变得空白。
“月儿!”待反映过来后,他凄厉的尖叫了出来。
这一叫惊动了候在殿外的下人,几个人进来后看到眼前一幕也啊的惨叫一声,一个太监连滚带爬的向殿外跑去,“我……我去报告陛下……”
尹月的肚子由于胀腹丸的作用已经绷到极致,匕圌首插上去,仿佛一根针扎到了充气的气球上,肚子瞬间就爆开,里面的东西朝四面八方飞溅,冥若全身已经变成血红的一片。
冥若僵硬的跪倒在地上,用膝盖爬向他的床边,抓起他下垂的手跌在自己脸上,眼泪决堤般的涌了下来,“月儿……月儿……”
尹月脸色苍白无比,眼睛已经紧紧闭上,他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但是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或许是庆幸终于解脱了。
殿门被粗暴的踹开,冥彦喘着粗气跑了进来,看到满身是血的冥若,又看到惨死的尹月,以为是冥若自己剖开尹月肚子出来的,瞬间又惊又气,上前一脚将冥若踹倒在地。
冥若没有反抗,被他这样一踹倒在地上也不动了,只是将手盖到脸上抽泣了起来。
“你拿他身子养蛊,囚禁了他整整一年,贪生怕死躲在他腹中,如今还将害他惨死,皇兄,最无情的一直都是你。”
听了冥彦的话,冥若在地上痛苦的扭动了几下圌身体,哭的更加大声,“是我错……一直都是我……”
冥彦上前抓起心如死灰的冥若,眼神狠厉的盯着他,“之前朕一直都是想杀掉你的,可是现在朕改变主意了,尹月受的罪,你一样也不能少受。”
说罢便又松开手,嫌弃的将他扔回地上。
“陛下,这里怎么处理。”一个侍卫走上前来,心惊胆战地看向冥彦。
冥彦看了看尹月,神情变得悲伤,“找人将尹月公子的尸身缝好,按后宫最高礼遇安葬。”然后又看向了冥若,声音冰冷到令人胆寒,
“他,不得好生,不得好死。”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4 12:20:00 +0800 CST  
番外一 完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4 12:20:00 +0800 CST  
这个故事太凄惨了,番外二有些下不去手。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4 12:35:00 +0800 CST  
预告一下第二个故事(虐孕篇):冥若听信巫师之言,吸怀孕男子的J夜可以长生不老(或者现实一点就延长寿命吧),而且怀的时间越长胎数越多效果越好,于是就让月月怀孕夜,多胎,延产,孕中孕,生生不息,等月月实在坚持不住要生的时候他还吸(我真不是个好人)。
然后会用到一些比较现代的道具,就震动棒,塞在月月后(和谐) xue中,可以控制震动频率粗细长短的那种,让月月一直Gao(和谐)朝一直she(妈耶)。
然后狐狸大大觉得月月太可怜了想让冥彦(注意不是冥若)宠宠月月,为了感谢她的几张同人图,我准备把这个加入到故事中,不过如果要是插不到第二个故事当中,就另开一个新故事。
第二个番外有些雷人,提前预告下排个雷,接受不了就划走。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04-24 19:20:00 +0800 CST  

楼主:后青春的诗73

字数:12450

发表时间:2019-04-23 19: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27 13:25:58 +0800 CST

评论数:12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