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大肚林清溪篇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7-30 09:03:00 +0800 CST  
林清溪是个小镇青年,父母走的早。只剩他和弟弟相依为命,他成绩不好,家里又穷,早早地就不念书了。别看林清溪不是块读书的料子,林清溪的弟弟林清岩可是个读书的好材料。人聪明,又勤奋,都说寒门能出贵子,说的大概就是林清岩这样的了。林清溪虽然书读的不咋样,但却生了一副好面皮。远山眉,杏花眼,红唇微抿,身材颀长,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穷苦人家出来的孩子,倒像是富贵人家的子弟。林清溪虽然生的一副好皮囊,但却有个顽疾,肠胃功能太差,小时候只是看起来较常人的肚腹更大些,那是便秘得严重,不过慢慢排总归是能排出来的,待到年纪再长些的时候,他的腹疾愈发严重了。肠道几乎不能分泌肠液,吃下去的东西经过胃和小肠消化以后直接都堆积在了大肠里,久而久之,他的肠道要比一般人粗许多,肚子看起啦也总是鼓鼓的。近几年,林清溪已经没有了自主排便的能力,开始的时候他还到医院里去灌肠,后来为了省钱就自己在家里用简易的灌肠工具来灌肠。林清岩还在读初中时林清溪就出去混社会了。一来他没钱读书也读不好书,二来他早点出去赚钱也能继续供弟弟上学。他们家祖上就没出过几个状元,好不容易出来个有资质的林清岩,他就是拼了命就要把弟弟供出去。林清溪不想再穷了,更不想他弟弟以后被困在那个四方小镇上。
有肠胃毛病的人营养吸收一般都不好,尽管林清溪是个二十来岁一米八多的的小伙子,却干不了重活。像工地搬砖的活儿他不是没试过,只不过还没到两天包工头就不让他去了,嫌他干活慢,给他结了两天的工资就把他打发了。这几年林清溪试过不少的工作,但基本没有能坚持超过三个月的。长期一点的还数跑龙套的三流演员。上边提到过,林清溪生得好看,就算当个路演就是一眼就能被被别人注意到的那种,不是没有导演想找他拍戏,但他那个肚子这时候就耽误了大事了。林清溪整个人的身材比例都很好,四肢很长,甚至有些过于纤细,皮肤又白,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唯独那个肚子,常年是鼓鼓的样子,搭在他近乎完美的身体上显得非常突兀。冬天的时候还好,用大衣一遮也看不出什么来,到了夏天就比较惨了,林清溪买不起好的束腹带,就用白布多缠几圈。
但肚子里可都是实打实的存货啊,用白布硬生生地勒着肯定是不能好受的。灌肠又不能总做,伤身体不说,灌一次肠也是要有成本的啊。所以,这几年林清溪差不多半个月才灌一次,半个月时间里,他的肚子看起来总是涨涨的样子。频繁的灌肠和不规律的饮食让他的肠道负担更重了,最近这一年,连群演的机会都少了,林清溪跟着各个剧组到处跑却也没赚到几个钱。
他已经两个月没给弟弟寄钱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林清溪现在连自身都难保,心里挂念的还是弟弟,他已经整整两天没吃过饭了,今天刚被房东赶出来,正一个人拿着破烂的行李半躺在公园的长椅上,腹内闷胀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又饿又涨,奇怪的感觉让他说不上来。正值夏天,树上的蝉鸣很是聒噪,空气中翻滚着热浪,林清溪就在这酷暑难耐的夏夜,晕晕乎乎地在公园的长椅上睡过去了。
睡梦之中,林清溪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他们全家都住在小镇上,父母尚在,弟弟林青岩还是个襁褓之中的孩子,被林妈妈抱着。小镇交通不太发达,就算过了这么多年,镇上还是没修几条正经的柏油马路,林清溪从外边回去一趟要坐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再加上五六个小时的大巴,下了车还得步行走个几里路。
林清岩现在正在小镇上唯一一所初中就读,成绩优异,他们的班主任经常打电话来给林清溪表扬林清岩,代表学校又拿什么奖了,哪次的考试都是年纪前几,不出什么意外今年中考肯定能上最好的高中。“清岩这孩子啊,脑子是灵光的很,就是这个身体,太瘦了,总是生病,你也知道国家的补助就那么点儿,咱们学校也分不到多少,孩子身体这个事情还是要靠你们家长的。”林清岩的班主任不止一次给林清溪打来这样的电话,每次他都很心痛而无能为力。
就这样回忆着过去,林清溪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在空中漂浮着,唯有腹内那越演越烈的胀痛把他直直的拉回了现实。虽然头脑不清醒,可林清溪能够感觉的到自己不是在公园的长椅上,手和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紧铐着,冰凉冰凉的,他想去揉一揉正在作乱的肚腹,却动弹不得。他平躺着,四肢展开,呈大字型,最脆弱敏感的肚子暴露在外边,薄薄的一层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揭开了,冷气从肚脐往里探。肚子也由开始闷闷的胀痛转变成了尖锐的刺痛。林清溪费力地张开眼睛,看见一个模糊的白影,那人站在他的床侧,正在解他裤子上的扣子。
“你干什么?”被人侵犯的耻辱让林清溪一下子清醒过来,大叫了一声。
那个白影这才注意到林清溪醒了过来,慢慢转过头来。“你躺好,不要乱动,我在给你做检查。”这人戴着蓝色口罩,身穿白大褂,一副医生的打扮。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要做什么检查,放开我!”这么多年林清溪还是第一回遇上这样的事儿,心里自然是慌乱的,表面上却还用愤怒来掩饰内心的不安。他四肢被床上的铁拷拷住,身体左右摇摆,圆滚滚的肚子也随着他身体的摇摆乱颤,活似一条正在打挺的大鱼。
“我都说了不要乱动,是你自己不听,遭了什么罪都是自己作的。”说罢,医生从床的两侧拉出两条带子,扣在林清溪的胃部,又将他的腿固定住,这回他彻底动弹不得了,一腔怒火直直被压着也无可奈何。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7-30 09:03:00 +0800 CST  
要是有什么冒犯的请多见谅。”他扶着林清溪下了床,脸上还是开始那样笑呵呵的,还十分亲热地帮林清溪拍了拍身上的灰,手又十分自然地搭在他肩上,好像两人不是第一次见,而是久别重逢的兄弟。
“检查得怎么样啊,老赵?”黄仁权看着刚才那医生,顺手接过医生递过来的检查报告。粗略地翻看着,检查报告非常厚,林清溪从小到大的检查报可能摞起来都没有这么厚。“我一个粗人,看你们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知道在讲些什么,你就直接说吧,老赵。”
“这位林先生,重度肠胃病,胃胀气,肠道内多处溃疡,肠道黏膜破损严重,几乎没有分泌肠液的能力,不能自主排便,长期依靠灌肠来排泄。如果不加以调养,恐怕情况会愈演愈烈,到时候的后果·······可就不好说了。”医生说最后一句时煞有介事地扶了扶眼镜,才慢吞吞的讲出来。
“好,大体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来跟这位林先生单独聊一聊。”黄仁权拜拜手,医生就出去了。
“睡了这么久,饿了没有,要不要吃点什么?”黄仁权看着身旁的大肚青年,脸上一点也没有当老板那种架子。
“不用了。放我离开这里就好,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拜托你行行好。我身无长处,就这烂命一条,还得供我弟弟上学,身体什么样子你也了解得清清楚楚。大老板,您放了我行吗?”林清岩十分恭敬顺从地说。
“小兄弟,什么叫放啊?我又没关着你,你现在可是自由身,我们公平交易,全凭你心意。”说完他还干笑了两声,明明是很平常的笑,林清溪听起来却万分嘲讽。“诺,你看看这合同,看看这条件你还满意不?”黄老板递给林清溪一份打印好的合同。“林清溪是吧,高中文凭,当了两年跑龙套的演员,前两天刚被房东赶出来,现在露宿街头,自己都养不起还带个和你一样病怏怏的弟弟。”黄老板说这话时并不是面向林清溪,却斜着眼睛打量着他。这种像是被扒了皮的滋味可真难受。
尽管这气氛很让林清溪难堪,他还是硬着头皮看了合同。“这哪是什么合同,简直就是卖身契啊!”林清溪感觉受到了羞辱,重重的地把合同往地上一摔。
黄仁权转过身来,眼神忽然变得凌厉,口气也粗暴了许多,“省省吧你,你那点高高在上的自尊心是能当饭吃吗?你好好想想,就你现在这种情况这已经是最好的出路了。十万,你两年不吃不喝都攒不出来,还想供你弟弟上学?简直天方夜谭。年纪轻轻,谁没心高气傲过,你看看那些没啥本事空有傲骨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有几个不是外债高筑,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该讲的话我已经讲了,你好自为之吧。”说罢,黄老板准备离开,边走边说“门就在这里,没锁,你想好了要走我肯定不会拦你。”
黄仁权话糙理不糙,而且可以说句句戳心了。林清溪确实是个心气高的人,他从没想过用卖身的方式赚钱,当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鸭子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他总想着,自己努力点,再努力点,再难的日子总会过去,未来总会变好的。所以,他哪怕是做那种最脏最累的活儿也不想赚这种的快钱。
可现在······自己已经沦落到这种境地,还想着穷守着那点自尊心。
“而且,就你这个破烂身体,还能坚持个几年?都不知道你可怜的弟弟以后怎么办?他可没你这身好皮囊。”黄仁权一只脚都已经踏出大门,还不忘补刀。
“哈哈哈”林清溪自嘲地笑着,“看来黄老板也是做了十足的准备,早就拿住了我的七寸,还怕我不束手就擒吗?”既然黄老板这么大本事把他们家的情况调查地清清楚楚,来头必定是很大的,虽然黄仁权没有明说,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顺从于他,恐怕他会做什么不利于弟弟的事情来威胁到自己。况且,如同黄仁权说的,这条路可能真是对自己来说最好的选择了。
“这合同我签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听闻林清溪这话,黄仁权又把伸出去的那条腿收了回来。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7-30 09:06:00 +0800 CST  
“你讲,不是什么过分要求,我黄某肯定能做到。”
“这钱,太少。”林清溪斜倚着实验床,圆润突出的肚腹随着他的姿势越发明显了,好像半个篮球扣在他的下腹上,坠在他纤细的腰肢上,形成了一种奇妙的美感。一个妙龄少男,腹部膨胀,宛如怀孕的妇人,身上却有着不同于女性的柔弱,而是男性刚毅的神采,这种反差使得林清溪格外诱人。
“哈哈!我还当是什么事情,要多少,你说吧,既然我肯在你身上花时间,那必定不会在意那点小钱。”黄仁权开始是有些惊讶的,那样一个把自尊捧到心尖上的人这时开口提要求居然是管他要钱。
“黄老板这样高看我,我怎么能让您失望呢。”此时的林清溪已经不是开始那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既然想好了走这条路,开始就不能让自己的身价太低。他用手比划了个数字,眉毛微微上挑,似乎带了几分自信,带了几分有恃无恐。
黄仁权虽面露难色,但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是同意了。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林清溪能给他带来的远比他想的多。
林清溪签完那份合同两天了,他搬进了新的房子,宽敞体面,买了几身上档次的衣服。剩余的大多数钱都给弟弟寄去了,黄仁权承诺他每接待一位客人加两万元的提成,吃穿住行都是免费的,甚至还定时间给他检查身体,怕有些客人玩的太过火了,把人给玩坏了。
林清溪在z市最繁华的街段开了家夜总会,叫青柠,表面上是一个洗浴中心,背地里却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不同于普通的夜总会,黄仁权的店里是满足一些有特别爱好的客人的。恋足,虐腹,各种有着不同性癖好的客人们都能在这里得到满足。来这个店的大都是名门贵族,一来这里消费不是一般的高,普通人根本消费不起,二来这边的保密工作做的好,那些商界政界的名流们最怕的就是自己作风不正的花边新闻被曝光,到时候身败名裂,所以他们行事的时候都非常小心谨慎,林清溪听人说,黄老板开的这家夜总会是z城这方面做的最好的一家,常年生意火爆,黄老板本人早年犯过事儿,却没吃过牢饭,不光是黄仁权自己本事大,家里也是黑白通吃,所以,靠着家里的关系和自身的人脉积累,黄老板干起夜总会这一行是如鱼得水。
林清溪第一天到青柠去坐台,看见了他的“同事们”,全是和他一样的肚腹膨隆的青年,感叹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自己只当这肚子是个累赘,没想到这里的人却把它当个宝贝。就差不去街边,露出自己的大肚,引人来欣赏揉弄,卖弄风骚了。
其他和他一样以大肚为特点的青年们几乎都是17.18岁的样子,最小的甚至只有15岁,在这里自己算是年纪最长的了。林清溪回忆自己还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还在跟着剧组到处乱跑,给导演鞍前马后只为求得一个男n号。如今想来,真是不值得。
很快,林清溪就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客人。他和其他的大肚青年们被带到一个有着展览台的房间,大肚青年们站在一个个玻璃窗后面,玻璃窗的前面有号牌,供人选择。林清溪站在最不显眼的一个位置,用宽大的衣服挡着自己的巨腹,像别人一样把自己的大肚露在外面来吸引客人这种事他是万万做不来的。但没想到,林清溪略带羞涩的样子以及身上与众不同的特质反而吸引了更多人,不一会就有五六位客人点名要他了,最晚的一位要排到一周以后。看着林清溪被第一位客人带到房间时的扭捏害羞,黄仁权在暗处看着,嘴角上扬,低声自言自语:“这小子还真是个宝贝!”
这是林清溪第一次干这种事,还是跟男人。被选中接客后,林清溪就在服务生的牵引下进入房间。他被要求换上紧身的衬衫,那件衬衫太紧了,为了能穿进去林清溪不得不用束腹带绑着,两名服务生反向用力,使劲一勒,才把束腹带扣上,原来突出的大肚被收到三四个月的样子。林清溪原本就有严重的腹疾,腹内总是闷闷的痛,这下用力勒让腹内的闷痛转变成憋涨的剧痛,强烈的排泄欲折磨着他,可后庭被硬块堵着,只能任这胀痛蔓延。
折腾了二十分钟,林清溪终于在两名服务生的帮助下穿上了紧身衬衫,前面的扣子紧紧地绷着,底下是坚硬鼓胀的肚腹,似乎他稍一用力,扣子就会被崩裂。林清溪大气都不敢喘,苍白着脸色,被服务生扶到床上,平躺下去,盖上薄薄的被子,等待着客人进来。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7-30 09:07:00 +0800 CST  
原来格式不对的帖子已经删掉了,这是重新发的文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7-30 09:14:00 +0800 CST  
林清溪住的公寓处在商业区,周围都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街面上车水马龙,人们来来往往。年薪百万的成功人士和月薪几千的清洁工同时生活在一座大楼里。
从前林清溪觉得,他们没有什么区别,他们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奋斗着,并无高下之分,同样有着各自的烦恼和幸福。清洁工自食其力,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有什么应该被嘲笑的?成功人士每天囿于诸多琐事之中,也有自己烦闷的事情,有什么值得羡慕的?
而今天,他确确实实感受的到这是两个阶级。
从前,他是那样低卑的,寒酸的维护着自以为是的尊严,如今,通过短暂的痛苦他就可以换取大多数人认为的体面的生活。
只不过,他感觉好像自己失去了点什么,是什么呢?他自己甚至也不是很清楚。
门锁被钥匙打开,发出“咔哒”一声,黄仁权走了进来,望着半躺在摇椅上的俊美青年。宽松的丝绸睡衣罩在身上,只在腰间松垮垮地打了个结,腹部盖了一个小毯子,遮挡住睡衣没有遮住的肚腹。
“感觉怎么样?王处长对你可还好?”语气就像是问他今早的饭吃没吃一样轻松随意。
林清溪侧了侧头,原本低垂的眼皮抬了起来,面容还是那样出挑清秀,呈现出一种与世隔绝的美。
“还好,对我很客气。”他不咸不淡地答着。
“哈哈,那就好,王处长是我们这的老顾客了,出了名的君子。”黄仁权和林清溪经过短暂的目光交集后马上断开,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在屋子里四处打量着,最终聚焦到昨晚用的小推车上。乳白色的粘稠液体还剩下瓶底的一小层。他用两根指头捏住瓶颈,那样子是生怕弄脏了自己的手。
“呦,王处长给你用了这个?”黄仁权朝摇椅上的林清溪举着瓶子示意。“你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吗?哎,解释太复杂了你也听不懂。但你要知道的是,这东西在人体外边是液态的,就跟瓶子里剩的一样,不过一旦进入人体内,由于温度的升高立刻固化。凝固了就是像硅胶一样的凝胶体。”
林清溪回忆起昨天自己被灌入那种液体时的奇怪触感,“怪不得,那怎么弄出来?”青年的眼神不再是之前迷离,而是清亮清亮的,话里甚至还有一丝着急。毕竟,林清溪只是来出卖自己的身体,他可不想连命都一块搭进去。
“它是因为温度太高而凝固的,你说应该怎么办。”说罢,黄仁权一把掀开林清溪肚腹上覆着的小毯子。
细腻白皙的大肚从深红色丝绸质感的睡衣间露出,宽松的衣服哪里能裹得住那巨大的肚子。他把手放在大肚上,粗糙的中年男人的手带着低沉的灼热感,林清溪感觉腹内好不容易停止折腾的柔肠再一次搅动,相互摩擦着。而黄仁权却觉得摸着那肚子像是在摸水一样,可以从他的之间流出。
“年轻人,你可能要受点罪了。”说完这句话后,黄仁权及时收住了手上的动作。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回归正常,“我走了,一会会来人给你处理的。”留下这话,黄仁权接了个电话便离开了。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03 17:22:00 +0800 CST  
过了一会,服务生将原本屋内的小车推走了,紧接着又推进来另一个小车。上边不是摆满了瓶瓶罐罐,而是一个容量很大的透明玻璃瓶,旁边的小盒子里装着冰块。
林清溪忽然意识到刚才黄仁权说的遭罪是什么意思了。“呵!冷水灌肠啊。”
这次林清溪甚至没有一点反抗,任凭服务生搀扶着他到床上,再用手铐脚铐把四肢固定。怕他疼的受不了会伤了自己,又往他嘴里塞了浸水的毛巾。这下他觉得自己现在才更像是孕妇生产,还是古时候那种难产的情景。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在正准备给他涂润滑液的时候,服务生好像临时接到了什么指令,立马就停下,把刚刚准备好的东西收拾起来。放开林清溪的手脚。
“林先生,新的客人要来了,老板指示说您的肚子先不用我们处理了。”说完服务生就推着小车出去了。
林清溪感觉有点懵,一连串的话他似乎还没琢磨过来,只是知道自己马上又要接客了,这回还不用他去展台前供人挑选,已经有人帮他安排好了客人。
剩下的时间里他一直坐在房间里发呆,饭食都会有人按时送进来,干净的衣服也有人帮他换好,肚腹虽然膨胀得厉害但不没有什么疼痛感。单单是涨大着,有些碍眼罢了。林清溪的肚子常年都是膨胀着的,肚皮被撑开都成了习惯,像现在这个大小他觉得也没有什么。
到了傍晚,房间内进来一位客人,皮鞋声落在木质的地板上,听起来有点响,半睡半醒的林清溪被弄醒了,睁着眼睛定睛看来人又是怎个人物。
林清溪的第二位客人是个非常年轻的人,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应该是个还在校的学生。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04 21:13:00 +0800 CST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05 16:00:00 +0800 CST  
少年从身后抱住他,林清溪的头抵在少年的颈窝,隔着衣物,他的后背能感受到少年胸膛的温热。少年就用这样的姿势把人箍在怀里,两只手都从林清溪的腋下穿过,十指相扣,搂住青年的大肚,因为巨腹太过高耸突出,两个胳膊的长度才将将把人抱住。
“林先生,呃嗯,你可真是太诱人了。”少年边说边吻着林清溪的额头,又滑到鼻尖,最后在嫣红的唇瓣处流连,与此同时,两只手还不安分地搓弄大肚,从上腹的位置开始按揉,一路向下,掠过肚脐,一直探到那人的腹底。
林清溪刚吃完饭不久,食物还在胃里消化着,胃袋鼓鼓囊囊的,被人用力一按他差点要吐出来,加之温度由于二人的活动而逐渐变高,更是引得他恶心反胃。没办法,就算是再难受,他也只得自己忍着。这个葛天一不像王京那么好说话,如果伺侯不好他,不知道要给自己引来多大的麻烦。
林清溪觉得在葛天一不停地揉弄下,原本只是有点胀的肚腹变得更胀了,而且还伴随有剧痛。不管是胃还是肠子都被坠得生疼,里边的东西争先恐后地要出来。
“葛少爷,我可能要上厕所,那个,就快要出来了。”林清溪憋的满脸通红,这个排泄感来得太猛烈了。
“哈哈哈哈,你说什么?你要上厕所?哈哈哈哈哈。”葛天一嘲讽地大笑,继而松开林清溪,从旁边的工具车上取过来一个小瓶子还有医用棉和镊子。“你真是个傻子,没人跟你说不冰水灌肠,你肚子里的东西根本排不出来吗?现在的排泄欲只是错觉罢了,它只会让你疼和胀,就算我让你去了厕所,你也拉不出来的。”
林清溪刚刚还红着的脸变得刷白,冰水灌肠还不够,还要这种假的排泄欲折磨他?黄老板的青柠怪不得能做大做强,除了那些虚张声势的玩意儿,这路乱七八糟的虐腹方法也倒是真的全。
似乎是看林清溪疼得胀的还不够劲儿,葛天一用镊子夹上一小块医用棉,再蘸上小瓶里的酒精仔细擦拭着林清溪的肚脐,此时他的肚脐被微微顶出,脐眼变得很浅。用酒精擦拭过后,空调吹出的一股股凉风都从脐眼进去,原本就膨隆的大肚一下子被气高高撑起。
腹内的疼痛随着凉气的进入而加剧,“怎么这么胀,太涨了,肚皮会破的。”林清溪本能地捧住大肚呼痛,两只胳膊却被葛天一钳住。大肚青年高高地挺起肚子又重重地摔下来,一次次,因这要命的胀痛挣扎。
葛天一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邪魅,几乎是冷笑着说,“这样还差不多嘛!”末了,用镊子夹出酒精瓶里的一颗小钢珠,塞进脐孔,担心它掉出来又使劲地往里按了按,确保它深入肚脐,可以源源不断地释放冷气,继续折腾这只大肚鸭。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09 16:44:00 +0800 CST  
朋友们,有没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啊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09 19:39:00 +0800 CST  
能想到的梗我基本都写了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09 19:39:00 +0800 CST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17 12:07:00 +0800 CST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17 12:08:00 +0800 CST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17 12:08:00 +0800 CST  
没有啦,还没结束呢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8-08-18 09:27:00 +0800 CST  
捞一下,这个沉了太久

楼主 heaven绕树三匝  发布于 2019-01-17 11:33:00 +0800 CST  

楼主:heaven绕树三匝

字数:7925

发表时间:2018-07-30 17: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18 02:23:27 +0800 CST

评论数:6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