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G】为虐而虐(古风,女尊)

看了很多作者的神仙写文,自己也手痒痒忍不住写一篇,文笔不好大家看过乐一乐就行啦。
人物设定:妻主(女)×大人(男),没有名字,不会起
背景设定:参考魔道祖师温善同人文的一些设定,即攻是霸道仙门宗主,实力强大,对外扩张消灭其他世家,而百家无可与之抗衡者,受为保宗族平安便与攻达成交易,每月以身体换全族安宁。本文借鉴这一背景,首先我是不会写同人的,剧情设定都是原创,因为把恶趣味引在自己熟悉的人物上我难以接受,其次就算将参考背景中的男攻换成了女攻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5 17:28:00 +0800 CST  
一、
“你来了。”清冷又透露着不可侵犯的威严的声音在高高在上的王座上响起。
跪伏在地上的男人身子微微一颤,“今日是妻主规定的日子,小的不敢忘。”
“直起身来。”被叫做妻主的女人声音再次响起。
男人缓缓挺身,但双腿依旧跪在地上,这个人约莫二十岁左右,皮肤生的白皙透亮,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仿佛带着桃花,叫人看一眼便移不开眼睛,魂魄似乎都要被勾去。
男人穿着贴身的黑色金丝长袍,身材被勾勒得挺拔笔直,纤细的身材竟是比女子还多了几分绰约,美中不足的是,男人的腹部高高的隆起,似一颗巨大圆润的珍珠挂在腰间,打破了全身完美的比例,但是这样一个挺着巨腹的男人,却更加多了几分魅力,让人忍不住想要蹂躏。
王座上的女人盯着男人的肚腹看了许久,又见他一手扶在腰间,一手紧紧捧着肚腹,面颊红晕,额头不时还有冷汗流出,似乎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但却又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竭力将想破口而出的呻吟都吞咽了回去。
女人睫毛一颤,“大人的身子可真是一件宝物,才五个月肚子便大成了这般模样,若是等到十月怀胎之际,不知大人可有法子将这么一个庞然生下来。”
男人双手紧紧抱着肚腹,肚中时不时传来的闷痛仿佛一把锤子一次一次敲在他肚皮上,“嗯,哈,,妻主赐的药,小的都在按时吃,一次也不敢耽搁。”
听到这话,座上的女子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这女子也年轻的很,模样甚是好看,称一声绝色也不算为过,但是绝美的脸上总是带着几分邪气,“你到是听话,大人为了你族人也真是够拼了命呢,躺上去吧。”
“是。”男人缓缓起身,捧着肚子,向大殿中央那一张华丽的大床走去,他慢慢扶着床沿躺了上去,一只手还紧紧捧着肚子,另一只手缓缓解开了腰带,一切动作都是那么的熟练,仿佛例行公事一般。
座上的女人起身走到了他身边,将他按倒在床上,纤细的双手两三下便扒开了他的上衣,雪白的肚子露了出来,女人眼中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欣喜,嘴唇贴着他的肚腹,竟是一处一处地亲吻了起来。
孕中的男人本就敏感,肚腹上传来的这一丝丝瘙痒,竟让他忍不住呻吟起来,“哼,哈……请,请妻主,垂怜……”
“这才刚开始,大人便受不了了,好戏还在后头,大人这身子可如何承受地住啊。”女人的手指在男人的肚皮上狠狠地戳了起来,肚中的胎儿对外力的冲击很是不满,竟在腹中狠狠踢打起来,女人心想,“不亏是我的种,对我的心思竟是一清二楚。”
“啊,啊……额,好疼,疼啊……嗯……哈……我……我受不了了……”男人被腹中突如其来的骚动整的疼痛难忍,竟是抱着肚子大声呻吟,在床上忍不住地翻滚了起来,双腿极力的向外蹬着,但是于腹中的痛楚却无半点疏解。
“疼死我了……嗯……啊……妻主,放过,放过我吧……我,我受不住了……”
女人似是对男人的话很是不满,厉色道,“怎么,大人是想自己的宗族被灭吗,别忘了大人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我保你全族完好,而你,当我的玩具,逗我开心,不然,我不介意再有一个世家消失。”
听到这话, 男人无力地闭上了眼,捧着肚子低声啜泣了起来,腹中的生痛让他冷汗直流,一时间竟是分不清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
女人看了她这副模样,轻轻地环住了他的腰,舌头却是去舔他脸上的泪珠,“乖,就等给我生了这个孩子,我便放你走,也保你全族周全,好吗。”
“谢,谢妻主,哈……嗯……”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5 17:29:00 +0800 CST  
有想看的梗请留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5 17:31:00 +0800 CST  
三、
男人不知道是怎么走到门口的,小腹的酸胀令他每走一步都喘气不已,汗水已经浸湿了衣裳,勾勒出肚子上那迷人的曲线。
走到门外,一直在外等候的门生赶紧上来扶住他,“宗主,您没事吧。”
“回,回府……”他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
其实对于宗主的状况他的门生与家丁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他们的这位宗主作风向来放荡,光私生子在外就十多个,就猜想这次怀孕定又是在外拈花惹草。不过重孕在身,还要数次来此与这女魔头(外界的称呼)周旋,却也令下人起敬,当然事实的真相怕是只有这位宗主与那位女魔头知道。
仙门之人出行一般都是御剑,只不过这位宗主已有身孕,不宜御剑,只得以马车出行。
但是这样一来可真苦了这位大人,马车一路颠簸,令他腹中难受不已,而下腹的酸胀更是时刻刺痛他的神经。
“嗯……哈……”他坐在马车中,捧着巨腹,身子来回扭动不已。
“宗主,您没事吧。”门生的声音从车外传来。
“无碍……加快速度……”
“是!”
几个时辰后,马车终于回到府中,而车内之人已几近虚脱,当门生掀起帘子后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只见男人躺在座上,双眼紧闭,面无血色,头发凌乱,双手死死地扣着小腹,肚子上的衣裳几乎已被抓破。
门生见状赶紧扶他起身,惊慌地叫着他,“宗主,宗主!”
男人缓缓睁开眼,“到了吗?”
“宗主,到家了。”
“送我回卧房,”男人虚弱地说道,“还有,传令下去,我这几日要闭关修炼,任何人不准到我的院子……”
“可是宗主,您的身体……”
“照做!”
“是!”
男人回到卧房,看着下人离开,却是再也忍受不住,顿时趴到在地,抱着小腹痛呼起来,“憋啊……哈……好想……好想尿……”
他拼劲全力扒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此时身上任何的物件对于他的小腹来说都是一个束缚,一个绝色美男,浑身赤裸,捧着巨大的肚子痛苦的呻吟,怕是任何人见了这一幕,都会为之动容。
“不行,要尿……要尿啊……”男人挣扎着走到恭桶旁,抓着他的玉器对着恭桶,却是一滴雨露也泄不出来。
他将灵力灌输在手上,想强行打开玉器前端的锁,但是这锁已被女人注入了更强大的灵力,自己灵力远不及那女人,这一操作非但没有将锁打开,还刺激了玉器,变的红紫肿胀,感觉像决堤的洪水被硬生生拦了回去。
“啊……不行……好疼……好憋啊……”他趴倒在地,屁股高高撅起,双手死死扣着小腹,“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啊……”
他满脸挂满泪水,什么风度,尊严,都被下体的憋胀与屈辱消磨殆尽。
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比疼痛还要痛苦一百倍的感觉,将灵力注入右手掌,拼尽力气,向自己的脑门打去,这一掌,竟是将自己活活打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几个时辰,或许是几天,小腹的胀痛使男人的神经苏醒,他睁开眼,看着愈发膨胀的小腹,“忍不住了哈……啊……憋死我了……想尿……想尿啊……”
“求,求妻主放过我吧……我受不住了……”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这是在自己府上,女人并不在这里,只是一遍又一遍呼唤着这个唯一能解救自己的人。
男人与那人的约定的是每半月做一次交易,但是此刻他已经远远忍不了这半月,若非承担着保全全族的职责,他怕是早已自尽。
他抓起衣裳,披在了自己身上,缓缓趴到门口,抓着门框起身,推开房门,对门外喊道,“来人,摆驾。”
他要去找女人。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5 20:07:00 +0800 CST  
下一虐暂定的脑洞是入腹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5 20:18:00 +0800 CST  
潜水的大家可以给我提提意见哟,不足的地方请指正,顶贴就是我最大的更新的动力!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5 21:59:00 +0800 CST  
四、
女人对于男人的提前到来似乎很是不满,“还没到规定的日子大人怎么就来了,你已饥渴到这般地步了么。”她的眉头微微一翘,戏谑地盯着跪服在下面的人,但好像一切又在意料之中。
“求妻主……求您,让我……”他浑身已没多少力气,跪在地上的姿势又令他的身体紧紧压迫着小腹,腹内的雨露早已翻江倒海地翻滚开来,“额……”他体力不支,重重倒在地上,竟是连话都没有说完。若此刻递给他一把剑,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抹脖子自杀。
女人看到他被尿液折磨成这个样子,多日没有进食,人已骨瘦如柴,只有腰间的两个水球还完好地挂在那里,一鼓一鼓地,证明这个人还活着。
她终是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看到这么一位美男子变成这般模样,竟然也于心不忍。
女人从宝座上走下,抱起晕倒在地的男人,叫人拿来了恭桶,然后脱去他的亵裤,打开了锁在他玉器上的那把锁。
男人的玉器此刻已异常肿胀,如今突然没了外力的阻拦,虽然意识模糊,但也不由地去用力,想将这满腹的雨露统统泄出去。
兴许是憋的太久,他感觉自己虽酸胀难忍,但是却一滴也泄不出来,难受地竟将头埋在身边之人的怀中,手紧紧抓着对方的衣袖,哼哼地呜咽起来。
女人看出了他的窘迫,一只手放在他的小腹上轻轻地揉了起来,他只觉小腹一阵温暖,下面先是有几滴露水泄了出来,随后便如洪水决堤般迅猛地泄了出来,竟是将整个恭桶都要填满了才停下。
小腹传来的轻松令他眉头逐渐舒展,虽紧闭双目,但面色终于恢复了一些,潜意识中只觉得有一个死死人地抱着自己,怀抱温暖而霸道,他想起了这几日所受的苦,顿时觉得委屈于无助,便放声大哭了起来,直到哭到嗓力气殆尽,才沉沉地昏睡过去。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6 14:06:00 +0800 CST  
这帖子看的我太羞耻了,我每天脑子里在想着啥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6 14:42:00 +0800 CST  
接上。
男人只觉得自己好久都没有这样舒服地睡一觉了,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腹内的胎动传来,他才悠悠醒来,只是眼神依旧空洞无神,身前高高顶起的被子提醒着他的处境。
“你醒了。”清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男人却没有任何反应。
女人也不恼怒,嘴上浅浅一笑,心道还挺傲娇,胆子大了,竟然开始给我甩脸色。
她起身坐到了男人的身上,弯下腰去,脸快要贴到他脸上,一只手掐住了他的下巴,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人。
肚子上传来的痛感使他不能再无动于衷,他痛哼一声,“妻主……我累了……”眼神中竟是无助,眼泪又不自觉地留下来。
“你以为你有选择的机会?”女人的语气像一个天真的少女,但在外人听来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纯真,“把孩子生下来,我就放过你。”
说罢她便把脸贴到男人身上,倒像一只温顺的小猫,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腹部。
“额……他在动……好痛……”男人突然呻吟起来,他肚子在微微的颤动,一点波动也足以令他难受不已,他捧着肚子,声音颤抖,“孩子,不要再折磨我了。”
女人扶他起身,找了靠背枕在他身后,让他好受一些。他其实知道,自他有孕以来,女人一直让他吃药,药物使胎儿长的更大,变得活泼好动,他腹内几乎一刻也不得安宁,夜夜都难以入睡。女人最喜欢看他捧着大肚痛呼的样子,很多次他都难以忍受,痛到晕厥过去。
他大口地喘着粗气,双手在肚子上抚摸,安抚着胎儿的情绪,肚子竟也慢慢平静下来。
“休息好了吗,你还没陪我玩儿呢。”女人吻了吻他的肚子,脸在他胸前蹭了蹭,“介于你这次不守规矩,我得好好惩罚你。”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6 15:26:00 +0800 CST  
五、
听到惩罚,男人浑身顿时打了一个机灵,惩罚意味着什么他最清楚,以前的惩罚令他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乖,这次我们玩一个新花样。”女人慵懒地看着他,“你伤了身子,我们来一个温柔点的。”
女人不去看男人的脸,而是专心地捧着他的肚子,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嘴贴上去亲了又亲,温柔乖巧的样子很难令人想到她其实是一个魔头,她的宗族不知灭了多少世家,外界有多少人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美丽的外表下,是一颗变态扭曲的心,以虐人为乐。
“外界很多人想杀我,可他们又忌惮我,因为他们没有能力与我抗衡。”她轻柔地抚摸着男人的肚子,“那些不肯归顺的世家留他们也没什么意思,顺昌逆亡,像大人这般识时务者的人还真是少见。”
她笑嘻嘻地捏起了男人的脸,“不过那些人粗俗不堪,远不及大人风度的万分之一,就算他们求我我也不会正眼看他们的,只有像大人这般的美人才深得我心。”
男人被她的话语惊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多谢妻主厚爱……”
女人侧躺在他身边,一只手撑着头看着他的脸,一只手轻抚他的肚皮,眼中满是怜爱。
“大人有所不知,我虽神功盖世,称霸仙门,但是从小也没有体会过别人的关爱。父亲生下我之后见我天赋异禀,硬是每天逼我练功,把我当成一宗之主来培养,父爱什么的一点都没有给过我。其实我很羡慕那些可以在父母膝下撒欢的孩子,我也很羡慕大人肚子里这个孩子,有您这样一位美人孕育他保护他,可真叫我好生眼红。”
“他也是妻主的孩子……”男人看着女人,正经地说道。
女人笑了一笑,“孩子于我而言也不过是一个物件,大人怀他吃了这么多苦,等生下他后杀了他为大人泄愤也不是不可。我喜欢的是大人的这幅模样,可不是你腹中的孩子。”
听到这话,男人顿时一惊,冷汗直流,他没想到她竟可以丧心病狂倒如此地步,自己的孩子说杀就杀,肚子也由于突如其来的惊吓隐隐抽痛起来,“额……哈……好痛……”他双手抱住肚子,痛苦地呻吟起来。
“大人不要紧张,若是大人不乐意,留着他也无妨。大人没明白我的意思,我很羡慕这个孩子,甚至有些嫉妒,不知大人能否将给他的关爱也分我一点呢。”女人冲他眨了眨眼睛。
男人并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妻主,您……”
女人微微起身,双手环住了男人高耸的肚子,像孩子怀抱着母亲那样惬意地将脸贴了上去,感受着他腹中的胎动,许久才开口道,“不知本座能否到大人腹中,感受大人对我的关心与爱抚。”
男人明白了她的意思,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渗出,“不,不要……”男人挣扎着向后退去,才发现背后是床头,他已无处可退。
女人上来环住了他的脖子,撒娇似地说道,“大人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求妻主开恩……不,不要这样……”
女人一只手压住他的身子令他不能动弹,一只手玩弄起了他的肚脐,由于怀孕,肚子高高挺起,肚脐也向外翻转,完全暴露在了外面。女人将一根手指缓缓插入了他的肚脐中。
“啊……”异物的侵入疼的他冷汗直流,大声叫喊了出来,“妻主,不要……求你……、”
“大人的肚脐好生紧致。”女人无视他的求饶与痛呼,接着将一只手臂都缓缓送入了到他的肚子中。
“疼……疼死我了……”男人痛苦地留下了生理性的泪水,“好胀……我受不住啊……”
男人看着他的肚子像气球膨胀般的胀大,巨大的痛感使他几乎晕厥,腰腹已承受不了这样的重量,狠狠地跌倒在床上,他怒目圆睁,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整个身子透过他肚脐消失在了他的肚子之中,而肚子又生生大了一圈,直到长成十月怀胎般大小才停下。
肚腹霎时传来的胀痛令他难以疏解,此刻他双手根本无法将整个肚腹环抱,只能狠狠地捶打着两侧,“啊……疼死我了……”,他竟是想将腹内之物生生压回去。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6 19:59:00 +0800 CST  
这次攒点回复再更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6 19:59:00 +0800 CST  
六、
男人无力地看着眼前高耸的肚腹,腹中传来的强烈的痛感顺着神经一丝丝传入他脑中,最后只形成一个想法,“让我死吧……”
“妻主,求您……求您快出来吧……肚子会爆的……”
“大人,我们的孩子是个女儿哟。”女人的声音从腹中悠悠传来。
胎儿本就好动,此刻有人强行闯入了领地,更是不安分地动了起来,摆动胳膊一拳一拳地打在了男人的胞壁上。
“啊……”男人痛到要死,抱着肚子翻滚起来,没想到却重重地摔到地上,鼓胀的肚子与冰冷的地面直接来了个亲密接触,“唔……好疼……疼死我了……啊……”
他脸色惨白地令人害怕,汗水将身上仅存的里衣浸湿,雪白裸露的肚子紧紧贴在地上。
“啊……哈……”男人抓着床边想挣扎着起身,但腹中又传来一阵猛烈的坠痛感,令他手一松,整个人又生生跌回到地上,在地上打了个滚。
他整个人平躺到了地上,身上的衣裳早已被抓挠的破烂不堪,几乎就要脱落。
“妻主,您杀了我吧……啊……哈……”他抱着肚子哭喊着,“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啊……”
“大人想一死了之,一了百了,可您肚子里的孩子呢,大人忍心看着孩子去死吗,大人看不到,我可看的一清二楚,是个美人胚子哟。”
听到孩子,男人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喘着粗气说道,“妻主……对自己的孩子不加怜惜,却拿孩子……来……来威胁在下……真是,好狠毒的心……”
女人听了这话,竟然嘻嘻笑了一下,“大人放心,只要您将孩子乖乖生下,本座一定会好好待他,更会好好待大人和您的家族。”
女人此刻置身于一片分红色的世界,看着胎儿在她面前沉睡着,通过脐带将男人身体的养分一点点地吸入口中,顿时觉得奇妙无比。
她好奇地在这个从未踏足的空间走动着,看着周围奇妙无比的景象,手轻轻放在男人的胞壁上感受着它的温度与湿滑,只是虽然她走动的很轻,但在男人那里就像敲鼓一般,一下一下敲在他身上,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是在外敲,一个是从里敲。
“啊……”男人痛都哭喊起来,“妻主,您不要再动了……我肚子疼……我肚子疼啊……”
男人的哭喊在传到女人耳中竟感觉是那样美妙无比,让她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内心深处的黑暗被完全揭露了出来。她将灵力灌输在手上,像男人的胞壁狠狠地打了过去。
“啊!……我的肚子啊……”男人凄厉的惨叫从体外传来,“我受不了了……啊……”他硬生生地在自己的肚皮上抓出了几道血淋淋口子,他的肚子变得滚烫无比,像火烧一般,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他终于承受不住,在一声惨叫过后,沉重的闭上了眼睛,手也无力地垂到了地上。
他整个人就像死人一般瘫倒在大殿中央,湿漉的头发和脸颊揭示着他遭受的痛苦,只有肚子还在不停地颤动着,咕噜咕噜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女人听着男人不再喊叫,整个人活生生疼晕了过去,顿时觉得无聊至极。她顺着男人腹中的通道走动着,不知不觉又来到另一个空间。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7 19:02:00 +0800 CST  
要是喜欢请给予楼主一点支持哟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7 19:04:00 +0800 CST  
七、

女人置身于一个像口袋一样的空间,袋中储存着些许雨露,心道原来是来到了他的膀胱。想起了男人刚才求着她让他泄出来的样子,女人顿时又坏笑了起来,小美人,看我不好好折磨你。
她手指运起了灵力,雨露逐渐汇成了一道水柱,微微向旁边一指,水柱便直冲地打在了男人的膀胱壁上。
“唔……”昏迷中的男人闷哼了一声,只觉得肚子还隐隐作痛,下腹又传来了一阵酸胀,大脑无法忽视这些感觉,让他又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女人还在体内玩弄着他的雨露,“大人您醒啦。”她在他膀胱中下了禁制,雨露在灵力的运作下像暴风雨下的海浪翻滚中,但出口又被堵上,只能不停地向四周拍去,想要冲破这个禁制排出体外。
男人双手撑着身子爬了起来,慢慢爬向了床沿,然后身子紧紧地靠在床边,整个人依旧瘫坐在地上。
“额……嗯……”他痛苦地蹙着眉头,只觉得小腹憋胀至极,玉器早已挺立,他努力地向外用力,但是腹内雨露却一滴也流不出。
“妻主,您放过我吧……”他试图去抱住自己的小腹,但是高隆的肚子挡在面前,手臂怎样也够不到,急得他眼泪再次流了下来,“我受不了了……”
女人玩心大起,“那就如大人所愿。”她一下子撤了禁制,雨露没有了束缚,顿时全向小穴涌去,男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雨露通过玉器全都喷射了出来,他竟然失禁了。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男人羞愧地趴到地上,双手捂着脸,放声痛哭了起来,像一个受了非常大委屈的孩子,哭的那样惨烈。
但是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他只觉得肚子里有什么东西想要破体而出,一时间胀大起来,“啊!……”疼字还没有喊出口,突然又感觉一阵轻松,肚子瞬间小了下去,女人站在了他面前。
女人蹲下身试图去抓他,却被他一把抓住衣袖,他将脸埋在了她的怀里,哭喊道,“您杀了我吧……我不活了……我不活了……”他像快要断气一般大声喘着,“我不配做宗主,我家族的脸面,已经被我丢尽了……”
女人看着他这样卑微地求着自己,心里竟然一时间也难受不已,她叹了口气,坐在地上,抱起他的身子,将他的头埋在自己怀中,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大人,对不起……我……我不知道竟会这样……”
(女主终于良心发现啦,前面虐了那么久,决定给他们来点感情戏)
男人依旧哭喊着,她就这样紧紧抱着他,像妈妈哄孩子入睡般,直到男人的声音平静了下去。她这才捧起他的头,仔细打量着这张脸。
男人紧闭着双眼,泪水还挂在睫毛上,他的睫毛真长,女人忍不住拿手去触碰,惹的他的眼皮微微一颤。
女人只在几年前见过这张脸一次,只是那时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匆匆一瞥,却没有好好打量过。
这张脸生的真好看。
她将男人整个抱起放到了床上,为他盖上被子,坐在他身边,将脸埋到了他胸前,也沉沉的睡去。
半夜男人醒来,身体的不适基本已经褪去,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搭在自己身上,转头一看发现女人正安静地睡在自己身边,头枕在自己颈间,一只手臂还紧紧抱着自己的肚子。
他皱了皱眉头,抬起手,将她的手臂从自己身体上拿了下去,这一动却是惊醒了身边的人。
女人睁眼看他醒来,顿时欣喜无比,“大人你……”话没说完,他却将头转向了另一侧,不再看她。
“大人还在生我气……”
“你杀了我吧……”男人无力的说着。
“大人别这样,是我错了……我不该玩弄你……”女人按住了他的双肩,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又愧疚地说道,过了许久不见他有所反应,竟缓缓俯下身子,将嘴唇对着他的嘴巴贴了上去。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8 15:57:00 +0800 CST  
下章开车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8 15:59:00 +0800 CST  
求回复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8 23:07:00 +0800 CST  
攒点回复等文完结后追贴顶贴的宝贝儿要是喜欢的话,可以留言,我发txt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9 10:42:00 +0800 CST  
九、
之前男人向来都是一晚便走,这次倒是破天荒待了很多天,女人也再没有变着法的折磨他,每晚倒还将他伺候的舒舒服服。
三天后男人才回到府中,精神比以前好了很多,肚子也圆润了不少,沉重的挂在腰间,但是大肚子给他行动造成了诸多不便,处理公务时连桌子都够不到。无奈只得穿了束腹带,将肚子生生勒了回去。但这样却引发的胎儿的不满,变得更加不安分,经常叫他疼的喘不上气,公务处理到一半只得作罢,捧腹呻吟起来。
这日他正坐在椅子上休息,忽然门生来报,说有客人到访,是三位仙门世家的宗主。
他内心疑虑,到访之人与自己的世家在仙门中都是大家,平日都是因重大事情在公开场合会见,向来没有私下会面过,不知此来所谓何事,连忙叫门生将他们请进来。
“大人。”三位所到之人进来之后恭敬地向他行了个礼,他连忙回礼,“几位宗主不必客气,请坐。”
三人坐下后,便盯着他的肚子看了起来,他心想莫非自己与妻主私通之事被发现了,连忙笑道,“在下已怀孕五月有余,身子看起来是丑了一下,还请各位不要见怪,不知几位宗主远道而来,所谓何事。”
其中一人赔笑道,“大人哪里的话,这孕育生命本就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哪能用丑来形容。我等所来,是为那魔女之事。”
男人心道,果然还是与妻主有关,“请各位明示。”
“如今那魔女的气焰越来越盛,最近又收服了许多世家,但有不从者皆是满门屠尽,玄门百家是敢怒不敢言呐,只得被迫屈从。”
“是啊,”另一人道,“我玄门百家,自创立以来,一直都是各辖其地,互不干预,向来只有大小,而无主从之分,但自这魔女当上宗主以来,仗着家族势力强盛,自己又练成了神功,竟是打破了玄门百家几百年的平静,妄想一统玄门,让其他世家都臣服在她的脚下。”
“再让她这样下去,就算我们几家势力庞大,她暂时无力为难我们,但迟早也是唇亡齿寒,在劫难逃啊。”
“几位说的不错。”男人说道,“只是我们与那魔女的势力实在是相差悬殊,强行反抗,无异于以卵击石,螳臂当车。”
“我等所来正为此事,我们单个世家的确无法与之抗衡,但是联合起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几位的意思是,我等结盟,联合反抗?”
“正是,玄门之中,除那魔女的家族外,以我们四家为最大,只要我们联合起来,打出旗号,其他世家必纷纷响应,那魔女新收附势力,根基不稳,断然无法与整个玄门百家抗衡。”
“这……”男人犹豫到,不知如何作答。
一人又道,“我已向玄门百家发出了密信,约定于两个月后举行誓师大会,此来更是亲自邀请大人结盟,横竖都难逃一死,不如拼死一搏。”
男人心道,你们死就死吧,拉我干嘛,我还不想死呢,当然这话只能心里想想,嘴上可不敢说出来。
“不知大人为何犹豫,那魔女逆天而行,千夫所指,定要遭受天谴,我等此举亦是在替天行道。”
“是啊大人,三月后的誓师大会,还请大人务必要来。”
男人被几人的话搞的心烦不已,但是却找不出理由拒绝,况且如果他与妻主的关系被人发现,到时候自己的家族可也就人人喊打了。
他沉默许久,最终吐出了一个字,“好。”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9 10:42:00 +0800 CST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09 16:21:00 +0800 CST  
十、
送走了三位家住,男人就一直心神不宁,肚子也变得不安分起来,生生作痛,“唔……”他紧紧抱着肚子,用手轻轻抚摸,平复着腹内的动静。
男人之前从未想过要与女人抗衡,不是不想,是不敢,因为势力相差太过悬殊,他看女人势力日盛,灭了多个世家,为保全家族,都不惜出做出了出卖身体,供她取乐的事情。
但是在遭受了女人变态的折磨后,他的尊严早已碎了一地,腹内的痛苦与下身的屈辱都刺激着他,脑海中竟产生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感到害怕的想法,“杀了她,只要她死他就能解脱。”可是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在这个念头刚产生的瞬间就被消灭了。
而且上次过后,女人对他的态度明显转变,他没那么多追求,只想这样保持下去,为她生下孩子,保全自己的家族,而且,他似乎也有点贪恋女人的味道,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她见面。
但是这一切都被今日三人的到访打破了。即便是他不结盟,三个大世家再加上其他百家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而且他若不加入那便是站到了整个仙门的对立面,除非女人能抵抗的了这次仙门百家的反抗,不然他的家族怕是之后在玄门都难以立足了。
他越想越头疼,身体也顿感不适,最终还是决定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之后便一直安静得待在家中养胎,也再没有事情来叨扰他。
不知不觉间又到了他去见女***子,他决定将此事先埋在心里。但是没想到,女人见到他后第一句话就是,“我听说玄门百家要联合起来反抗我,还在两月之后搞了个誓师大会。”
“妻主,您,您都知道了……”他顿时紧张的流下了冷汗。
“我还听说大人也加入了。”
他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急忙解释道,“妻主,您听我解释,在那种情况下,我若是不答应,定会叫他们起疑,怀疑我与妻主的关系。”
女人莞尔一笑,起身走到他身边,将他扶起,“大人莫急,我没有责怪大人的意思,要是吓到孩子可就不好了。”说罢便将手贴在了他的肚子上,轻抚着他的肚皮。
“那妻主,此事您打算如何。”
“乌合之众,不足为惧。”她一边摸着男人的肚子,一边又说道,“若是真反抗起来,以我族势力,灭几个家族,他们定会知难而退,毕竟以后能否活命远没有当下能否活命重要。”
女人抬起头看着他的双眼,眼中尽是骄傲与不屑。
“妻主说的是,是我多虑了。”男人竟被她看的有些害羞。
女人踮起脚尖,将嘴唇冲着男人的嘴唇吻去,“当然,以后的烦恼也不能影响当下的快活,大人,本座好生想你。”
男人的脸颊顿时变得通红,他抱住女人,狠狠地吻了起来。二人的舌头纠缠到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暖与湿润,这一吻,像是要吻到地老天荒。
过了许久男人才停下,他看着女人的脸,妖艳中带着威严,竟然不顾身前的阻碍,将女人抱起,放到了床上。
他双手叉在女人两侧,盯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以前都是妻主来伺候在下,这次就换在下来伺候妻主吧。”
女人冲他微微一笑,双腿还住了他的腰身,“那就看大人的本事了。”

楼主 你若夏日倾城  发布于 2019-03-10 10:40:00 +0800 CST  

楼主:你若夏日倾城

字数:13250

发表时间:2019-03-06 01:2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11 02:57:02 +0800 CST

评论数: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