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文】)《完全控制》by天望(主攻、控制、养成、强攻)







无授权,侵犯作者权利,删文!!!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6 07:01:00 +0800 CST  
文案

一天,魔王在森林里散步,忽然看见一个采阳光的小王子……

嗷呜一口——

把人吃掉了!


喽啰甲:林哥这是看上人家了……

喽啰乙:按他的脾气,不是应该把人拖回老巢,锁在深闺,一辈子不叫见人才对么?

喽啰丙:那是对付一般河沟小泥鳅,这回林哥捞到是深海龙吐珠……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6 07:01:00 +0800 CST  
1、那天我们初见 ...



梧桐路是滨市一处隐性富豪区,是的,这里的房子看起来一派旧日气息,即不似暴发户那般富丽堂皇的欧式山顶别墅,也没有小资派水边豪宅的强调个性,这里的房子,带着十九世纪末的端庄典雅,在一片现代钢筋水泥的建筑中,独自散发着豪门贵妇般的高贵与悠闲的气派。
独门独院,每一栋小楼都保 持着自己的滋味与隐私,宛若与世隔绝。真的很奇怪,在这个距离滨市最热闹的繁华地带也不过十数分钟的步程的地方,高大茂密的梧桐树完全隔绝了外面的喧嚣,有意无意地营造了世外桃源的安逸。七月仲夏,遮天蔽日的绿色除了带来夏日的清凉,也给梧桐路这条巷子带去了不为外人窥伺的格调和更多的……幽幽深意。

快九点了,即便是夏日,天色也早就暗下来了,林萧然背着书包走到这条巷子里,他刚从学校回来。 林萧然现在在音乐学院读书,大三,学院里出了名儿的低调?风云人物。学校里不是没有宿舍,但是学音乐的,你知道,需要有自己的空间、琴和练习时间。林萧然既然家里有这个条件,走读是理所应当的事。
林萧然报了暑期课程,暑期课程一向安排得紧,萧然走在幽暗的小路上,脑子里还在转着白日里教授讲的西方音乐史,偶尔分神,也是盘算着今天晚上的练琴时间。梧桐路1314号,属于林爸林妈的浪漫,林萧然到家了。
掏出钥匙,开门,
“别叫!”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萧然背后,其中一只手卡着萧然的脖子。
啪嗒——
林萧然一哆嗦,手里的钥匙掉在了地上。
林萧然没叫,不敢叫,也叫不出来!
事实上,如果是你正在家门口开门,忽然被人从背后欺上来,腰上顶着一把刀子,相信你也叫不出来。不止叫不出来,林萧然感觉自己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了,整个人僵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一下。背后的那个人,距离他很近,声音很低沉,几乎贴在耳边,萧然感觉到了腰间一点尖锐冰冷的微微刺痛,肩上担着身后那人的重量,很重,而且他还能……还能闻到一股非常鲜明的血腥味……
林萧然整个人都懵了。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6 07:07:00 +0800 CST  
“不许出声……进去!”
林萧然浑身僵硬的推开门,迈步,落在地上的钥匙被那人一脚踢进了院子,然后,咣当——铁门在两人背后被关上了。林萧然没敢回头,但是他听到了背后钥匙和落锁的金属碰撞声,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
他遇到劫匪了!
或者更糟糕的,可能被杀人灭口?

梧桐路这个地方,没有其他公寓楼小区那种24小时保安,但林萧然在这里出生、长大,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谁家闹贼,谁家遇劫。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谁家背后可能都有点什么势力,‘官匪一家’听起来好像说书似的,但事实是,真的,从小到大,林萧然在梧桐路上别说碰到小偷小摸,似乎连路过的流浪汉都从来没见过。
可是现在……
大门紧闭,他几乎成了与世隔绝。邻居之间又隔得开,路上没行人看到……萧然相信如果自己就此被灭口,等人发现时尸体恐怕都臭了。
害怕,似乎都不足以形容当前的状态。

因为背后的那把刀,林萧然的脚步不敢停留,一步一步往屋里蹭。但一路上,他几乎找不到什么东西可以挡一挡。林宅,除了门口的大铁门是每日外出必锁的,剩下的部分是全不设防:雕花木门,落地窗,顺着外面茂密的爬墙虎能轻而易去的翻上二楼阳台。
林萧然不知道一会儿等着自己的是什么。虽然这片房价高得离谱,那也是近几年涨上去的,父母买房子的时候价格并不夸张,林宅整体装饰也绝对看不出富贵。很现代简洁舒适的装修风格,水晶吊灯,百合花状的落地灯,边边角角的小射灯让整个房子光亮十足,温馨到没有任何死角。米色的长绒地毯,白色的真皮沙发,冷色系的布艺软垫、亮色的纱帘,配合着窗边和房间拐角处几株喜阴植物,这就是林宅的基本风格。
没有古董,字画,没有金玉摆件,真的,林爸是搞音乐的,林妈是杂志主编,俩人都是白手起家,家里没什么值钱的祖传家宝。若说有值钱的东西,一件是在客厅东南角,长度 2米3的斯坦伯格三角钢琴,另一个在楼上工作室,是一套专业人士使用的音响设备,两样东西加起来确实价格不菲,可无论是哪一种,不找专门搬家人员也都是搬不走的……

林萧然正胡思乱想,想说你可以随便拿东西走,请不要伤害他,这时,背后的人又下命令了,“手机在哪儿?”
“包……书包……里。”林萧然觉得喉咙干得仿佛冒烟。
背后的书包被拉开了,萧然能感觉到身后的人在翻,然后分明的听到了手机按键的声音。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6 07:12:00 +0800 CST  
看着林萧然离开的背影,拆信刀被林晰顺手扔到了茶几上,他拿起旁边的座机飞快的拨了一串号码,“我在梧桐路1314号。带龙虾过来。”然后挂断电话。
林晰靠着沙发,眼睛微眯好像小憩,脑子里却飞快转着许多事。他必须想明白自己今天究竟是怎么败的,必须好好想想今天出手的到底是谁。林晰平时出门是要带人的,今天是个例外,因为要见一个埋伏在古大身边的卧底。这个人是他几年前就放在好的钉子,没人知道。出于一贯的谨慎,今天的两人会面,林晰也没有带身边的人一起过来——然后就出事了。
很顺利的会了面,很顺利地定下了计划,在林晰以为万事俱备、在他最志得意满的那刻,被出其不意的走在街上被捅了一刀,要害避过去了,但钱包掉了,钱包里有今日会面的一份重要文件拷贝,都一起被抢了。可以说,三年谋划的成败,全被毁在了今天。

是查夜背叛了?
还是他卧底的身份被察觉了?
还是,自己身边人出了问题?
怀疑所有能怀疑的,相信所有能相信的……林晰握着电话,一个一个的号码拨过去,一条一条的指令发布下去。在他大权在握的七年后的今天,林晰一直自负一切尽在掌握,却在他没有想到的地方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而更让他觉得恼火的是,他没有头绪,他怀疑了很多,也排除了很多,最终,却对今天的失败一直得不出确切的结论,这比让别人捅他一刀还让他觉得疼,觉得恶心!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6 07:21:00 +0800 CST  
林萧然知道那个人在客厅里打电话,他听不见他说什么,却能感觉到那股压抑的气氛。借着烧水的功夫,一直猫在厨房没事找事,不想出去。说起来怪搞笑的,这是他的家,那个人是拿刀破门而入,到头来,凶人坐在客厅打打电话聊聊天,而主人却把自己关在厨房烧水煮面,像个仆人,鸠占鹊巢大抵如此。
很快,一碗鸡蛋面煮出来,林萧然紧张的心也慢慢平静不少。别的不说,单单那把拆信刀就足以让萧然放下戒心,最开始他是不知道,要早知道抵在自己身上的是把没有刃的拆信刀,他也不至于吓得完全慌了神。看那个人的样子,也许是遇到抢劫了吧,萧然心想,那人一看穿戴打扮就是头肥羊,浑身上下的精英味,更别说还带着百达翡丽的手表。
在厨房的这短短十多分钟,萧然已经从惊惶渐渐转成了平静,也趁着煮面的功夫,给今天的这场惊魂做了足够多的心理建设——虽然那人进屋的方式很粗鲁,但不是匪类,说话带着命令的感觉,却不粗俗。仪表得当,打扮富贵——经过一番心理开解之后,林萧然已经把那人从抢劫犯的身份,转变成了上门求助的陌生客人。
盛好面,外加一杯热水,摆上筷子,端好托盘,林萧然从厨房走出来,把东西放到饭厅,然后折身回到客厅,边走招呼,“你要的热水,我还煮了面,你要不要……”突然——哽住。

是的,那把拆信刀真的没什么可怕的,可是……可是……现在那把拆信刀旁边,还摆着一把枪!
是枪!
就是那种对于寻常小老百姓来说,永远只存在于电影里的东西!
那种能打死人的……除了警察,只存在于作奸犯科人手里的那种……
林萧然真的不敢怀疑那是玩具!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6 07:24:00 +0800 CST  
林晰正在翻弄萧然钱包里的证件,听见招呼,一抬头,却正好看见那张被吓得煞白的小脸。顺着萧然的目光,林晰知道桌上的瓦尔特PPK是让那张小脸变色的罪魁祸首,自己从十四岁起开始带着它,十多年了,睡觉不离身。萧然今年十九,却仅仅看了一眼便被它吓得脸色发白——他们之间的差距,已经远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么简单了。
两人正为这一幕僵着,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破了平静——敲门仅仅是一种礼貌,是‘我要进来了’之前的信号。

林萧然眼神惊恐的看着从门外进来的两个彪壮大汉,如果说客厅里的那位‘匪人’浑身上下还带着文明人的气质,那么眼前这两位不请自来的,是怎么也遮不住的身上的那股杀气,虽然也是一身西装,衬衫、皮鞋,萧然却一点寻不到都市白领的味道,怎么看怎么像电影里那种黑社会高级打手——尤其,萧然记得当初进屋的时候,院子的铁门已经被那人锁上了!这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三个明显的匪类,把几分钟之前萧然做的那点可怜的心理建设砸的粉碎。而他现在正在跟这样的三个危险分子共处一室。

“龙虾,过来帮我处理一下伤口。”林晰率先开口,“老黑,送萧然少爷回房间休息。”
“是!”
“是!”
“……”
两个大汉应得顺口,一看便是习惯的。
而萧然还懵着呢。

“萧然,明天上课不要去了。”趁刚刚萧然在厨房烧开水的时候,林晰已经翻过林萧然的书包了,课表一目了然。
“这两天呆在家里,不许出门。”林晰简单下令。
“……”
萧然脑子里根本一片空白,至于说明天上不上学这个话题,他现在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回房间都是在一位彪形大汉的‘护送’下上楼,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不能保证,还谈什么上学?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6 07:26:00 +0800 CST  
2、太子爷 ...


林晰目送萧然的背影离开,顺势躺在沙发上,还真有点累了。今天发生的事,他可以做最好的期待,但绝对要做最坏的打算,尤其敌人那边情况不明,他虽然被捅了一刀,但也顺利从明转暗,这处住所足够隐蔽也足够方便,征用了。
至于屋主……林晰心头闪过那孩子的样子,清澈、干净、温润如玉,当然这些都是内里的气质,萧然表现出来的是害怕、吃惊、六神无主……从认识到现在,他们俩加起来说话没超过十句,相处累计没超过十分钟,可林晰不能否认,萧然的每个表情在他脑海里都是那么清晰,那么那么的……

好一会儿。
“林哥,弄好了。”除了缝合,龙虾顺手还给林晰打了针破伤风,一抬头,却看见太子爷闭目养神,面带微笑,龙虾心里一抖,赶紧低头装没看见,“是……是皮肉伤,幸好没伤到内脏,伤口愈合这几天不要碰水。”
太子爷的心思太深,你道这一笑是高兴呢,还是要大开杀戒的信号?尤其今日这伤来得诡异,这处住处、及那位模样标致的‘萧然少爷’都很诡异!

林晰没睁眼,直接发话,“给我查两个人。”
一个,是给林晰捅了一刀的家伙,林晰当时毫无防备,电光火石的刹那能警觉,能避过要害,能反击挫折凶手的手腕,能记清凶手特征已是极限,至于追凶这种事,就留给手下了。
另一个,当然是林萧然了。
林晰当时挨了一刀之后,把握不准是哪方势力出手,也不知道这场突发事件意味着事情糟糕到何种地步,所以,安全隐藏变成了首要大事。他当时距离这里不远,梧桐路又是滨市少有的‘和平地带’之一,林晰来这里就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理理思路,谋定后动,却那么凑巧的相中了萧然的家——也不能算十分凑巧——能在这里住的人家,没有家里缺保姆的,晚上八点多钟,哪家不是一片灯火通明?唯一看起来没有人气儿的一栋宅院就是林萧然的家。又那么赶巧,林萧然偏偏这时候回家开门,于是乎……
从门口的鞋架来看,林萧然很像一个人住,这似乎更合林晰当时的安全计划,直到开了灯,看清了小肉票的样子,林晰的心思……他不否认……他转得更多了。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6 19:14:00 +0800 CST  
这一夜,谁都没睡。
林晰只是最初起药效的时候在沙发上稍眯了一会儿,半夜11点之前就重新抖擞起精神,坐镇中心,遥控指挥把自己势力范围内的一亩三分地儿梳滤一遍,出了这种大事,林晰面上不显,心里却是憋着暗怒的——林晰在道上的地位原本就属于‘幕后掌控’的级别,有道是,帝王一怒、伏尸百万。今晚他没睡,那就意味着整个地下世界就都别睡了。
东南六省但凡道上有点脸面的,有谁不知道‘太子爷’的名号?太子爷突然不年不节大半夜的一番折腾,心里头有事儿没事儿的都惴惴了一个晚上,生怕自己有什么小辫子碍了太子爷的眼。这一晚上,低层那些小老大们,没少被传叫到上面的某些大佬面前受敲打。云里雾里,他们也不知道这番敲打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隐约明白可能与那位传说中的太子爷有关。
太子爷,对于绝大多数道上混的人来说,那是传说中的人物。

太子爷,其实是个外号,就像黑龙堂老大的外号叫‘刀疤’,竹门老大人称‘洪五’一样的那种外号,跟通常意义上蒙祖宗庇荫的继承人的称号没有半毛钱关系。呃,要说有关系……可能也算有点典故。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7 06:48:00 +0800 CST  


三十年前,江湖上有位‘帝王’,真正的黑暗之王,从北美到东南亚,从欧洲到西伯利亚,几乎没有这位帝王插不进手的地方,没有他做不成的生意,所以才有了江湖公认的‘帝王’这么一个霸气到没边儿,狂傲到没边儿、恐不让人折寿的外号。
然后那位帝王迟暮,甩甩手毫不怜惜地把生意送了各地人情,金盆洗手,回到了华城老家颐养天年。虽说金盆洗手,可毕竟辈分资历摆在那儿,每年各地大佬都会带着得意徒子徒孙给帝王拜寿,也有顺带提携后辈、结识同僚的意思,毕竟是‘帝王’家的聚会,机会难得。而帝王在高兴的时候,偶尔也会一两句话点拨后辈,这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儿了。

林晰他老子也是混道上的,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那种二流尴尬位置,属于能扒进帝王宴会的门槛,但宴会里又只能当壁花的那种小角色。林晰就是以这样的一个不起眼的少帮主的身份,进入了这样一个高级的场合,那年他十岁。
结果,跟说书的一样,巧了。
林晰与帝王是偶遇,在三楼的某间休息性质的小书房里头,一老一小当时说了什么,没人知道。甚至在宴会结束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人们都不知道这场经典邂逅,直到后来林晰十四岁那年第一次崭露头角。
还是给帝王过寿,还是大家饭后闲聊八卦的时候,有人就顺口提起了隔壁滨城,说林老虎有个不错的儿子,一个月前如何如何帮他老子挽救了一批军火,让林老虎临退休还能玩一把鱼跃龙门、咸鱼大翻身之类的脸上贴金的好事。旁人说的无意,帝王听完了,却少见的笑眯眯的接了话茬,“林晰那孩子很好,有我年轻时的样子。”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7 06:51:00 +0800 CST  
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林老虎,小人物!
青仁堂,二流中的二流帮派。
以帝王这等身份的人,他没听说过青仁堂都很正常,更别提当别人一口一个‘林老虎他儿子’‘林老虎他儿子’的时候,帝王居然能准确地把林晰之名叫出来。就是从那时起,林晰这个名字渐渐被人熟知。
因为帝王的赏识,因为帝王点评一句‘有我年轻时的样子’,加上那时林晰确实青葱年少,道上的有点辈分的叔伯们就有点戏言称林晰为‘太子’。因为‘太子’之名,林晰后来又一次参加了帝王的寿筵,爷俩聊得挺好,这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也是这一次,人们才知道俩人初次是在三楼的某间小书房里头的偶遇。
要说借力,林晰确实沾了点‘帝王’的光儿,至少在林晰年少、羽翼未丰的时候,顶着‘太子’这么惹人眼红的外号没受太大的排挤打压,至少鲜有人联手打压他,这给林晰一个相当难得的发展时机。但要说借大力,那也谈不上,林晰与‘帝王’非亲非故,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比较受帝王欣赏的晚生后辈罢了,再说,帝王在林晰十七岁那年,心脏病突发,也算寿终正寝。

十三年前,帝王去世。
林晰那时出道不久,作为一个晚生后辈,虽然已经小有名气,但是道上的叔伯辈叫他‘太子’这个外号的时候,更多的是站在帝王的角度,语气里还多少带着点戏谑,带着前辈叫晚辈的那股独特的漫不经心。
然后五年过去了。
‘太子’还是那个太子,但是能站在昔日帝王的角度再戏谑般的叫林晰一声‘太子’的人变少了,很少了。老的老,死的死,剩下的还能四处蹦跶的,却很少有不识相的了。
然后又是五年过去了,
‘太子’成了‘太子爷’。昔日帝王的辉煌已经湮灭在历史中,在如今的黑白道上,更多的后辈晚生可以不知道帝王的传奇,但你不能说自己没听说过‘太子爷’的大名。
太子爷虽然还被叫做太子爷,但在东南六省的地下国度里,谁都知道‘太子’即为‘帝王’。

这就是太子爷的故事。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7 06:52:00 +0800 CST  
太子爷今天被捅了一刀,彻查人手,一晚上没睡,那么东南六省道上的人,就没人能高枕无忧。
林晰是搅得东南六省一宿没好睡,他的手下老黑,则是半夜摸黑重新布置了人手,搅得堂内几个纵队也是一夜没休息,直到把林宅这处保护得几乎滴水不漏,才算收工。至于龙虾,安排外堂的人手调查太子爷要了解的两个人。
林萧然的身份很好搞定,有名有宅,有身份证有学生证,一个小时查不出他祖宗十八代,他可以剖腹谢罪了。
另一个人,找起来有点大海捞针的意思,但身高178,寸头、江北口音,右胳膊骨折……这些特征外加太子爷口谕,林晰要求一个晚上出结果,似乎也不算强人所难。

天蒙蒙亮的时候……
林晰梳理完手下的势力,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没人知道太子爷折腾了一晚上之后,此刻脑子里在转什么念头。然后,老黑第一个来复命了:“林哥,整装完毕。”林晰的亲自训出来的内堂七纵队完全没有问题,现在都各就各位,随时待命,太子爷的安全问题终于不再是问题。
天大亮的时候,龙虾也风风火火的回来了,手上拿着档案袋,脸上带着喜色又似乎混杂着愤怒,“林哥,你要找到那个杂碎的行踪……”
林晰忽然抬起手打断龙虾,排除了所有可能之后,他其实大约已经猜到结果了。现在再看龙虾那复杂到纠结的表情,无须多说,已然明了——有些话不用说出来,听着丢人!
林晰仰靠在沙发上,“跟我说说林萧然。”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7 10:06:00 +0800 CST  
3、坦诚相见 ...


林宅的一楼主要是客厅,书房,娱乐室什么的,卧室都在二楼,林莫间夫妇的房间,林萧然的房间,两个客房,林爸的工作室,还有一个小书房,看装潢应该是萧然学习用的。林晰第一次上楼,在众多紧闭的房门中,却径直走向萧然的那间——不是他能未卜先知——此时此刻,二楼走廊里,守了三个一级保镖,这是昨天半夜刚布置好的。

敲门,停顿两秒,然后开门进屋。
一整块玻璃花墙隔出小小的玄关,转过去才能看到萧然卧室的全貌,干净、整洁,这是林晰的第一个印象,除了一些随手适用的生活用品添了几许活泼之外,房间整体被大片大片的米色系工艺布纺包裹着,从地毯到窗帘,从沙发到衣柜,处处流露着温馨素雅——对一个男孩子的房间来说,它柔和多于刚强,显然,这是出自林萧然母亲之手——跟楼下客厅是一个风格。

林萧然窝在沙发的角落,眼眶下带着青影,此刻正浅浅的睡着,连衣服都没换。家里出了这种事,萧然一晚上净胡思乱想了,哪怕他的胡思乱想根本于眼下的处境毫无用处,也止不住脑子里的思绪乱作一团。只是成功熬了一宿之后,天大亮了反而上了倦意。不过,因为林晰的脚步声,林萧然很快惊醒了。

“是我。”
林晰看到萧然激灵惊醒进而防备的神情,像个惶惶不安的小动物。他坐下来,挨着萧然,伸手摸了一把他的头,“昨晚上吓着了吧?”
林萧然没躲,是不敢躲,浑身都僵着呢!他的每根汗毛都在警觉,眼前这个人看似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是……他昨天穿的西装外套已经脱了,里面浅灰色的衬衫腰摆处,有一大片明显干涸的血迹,那刺眼的红色挑动着一个普通小老百姓的神经。再说,昨晚萧然亲眼看到那把枪,还有那两个明显非善类的彪形大汉……他没办法不紧张。
林晰在自己腰上比划了一下子,那么大块血迹,不用多说,是人都明白。“医生说伤口不能沾水,我觉得自己都快臭了……帮我个忙?”
对方摆出一副好说好商量的口吻,但林萧然觉得,他并没有给自己拒绝的余地。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7 10:14:00 +0800 CST  
林晰这种情况,淋浴不要想了,只能用湿毛巾擦擦。林晰看到盥洗室里的按摩浴缸,又回头看看萧然,“一起来吧,你顺便好好泡个澡,松弛一下神经。”林晰说话带着习惯性的上位者祈使句,让这个很突兀的提议变得很不容反驳,顺理成章。
林萧然沉默的跟进盥洗室,他敢对一个持枪抢劫犯说‘不’么?

萧然现在满心充斥着对自己生命安全的担忧,相比之下,两个陌生男人即将‘坦诚相见’的境地真的没给他留下任何印象。本来么,在学校冲凉的时候,大家都是脱光光、前边扣个盆就在走廊里玩裸奔,从高中到大学,不管熟不熟,一起洗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或者换个角度想,如果林晰□大爷似地站在那儿,而萧然少爷穿戴整齐、一副小媳妇样、手拿湿毛巾忙前忙后给他擦身,那情形会更诡异。

洗澡水很快放好了,薰衣草的精油是林晰顺手倒进去的。俩人在浴室很快‘赤诚相见’。萧然整个人都泡在水里的,而林晰则坐在浴缸的另一边,只泡了下半身,手里的湿毛巾被攥干了,小心擦拭伤口周围。
浴室里水气氤氲,浴缸够大,两人各据一方,一时间无话——这不坏,僵硬气氛在朦胧的水汽中慢慢缓和,热水同样温暖了因为恐惧而发凉的手脚。
擦身,水声,空气静谧,各不干涉。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林晰开口了,“过来!”同时把手中的毛巾扔过去了,惊得萧然一跳。
萧然一抬头,忍不住心里一哆嗦——是那双眼睛!早在最初第一面俩人对视的时候,萧然就被那双眼睛吓退过,即使当时藏在眼镜片的背后,那种犀利的感觉也仿佛贴着他皮肤刮了一层,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如影随形。而现在那层用于遮挡的眼镜被摘下去了,那双眼睛,深得不见底,静得让人心惊,又亮得像把最锋锐的刀子,仿佛能直戳你心口。林萧然急忙别开视线,动作迟疑了一下,却不敢不去接手。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7 10:19:00 +0800 CST  
但真正接手之后,远比想象的要好。
不用有眼神接触,对方也没到吹毛求疵的地步,只要仔细的避过伤口,萧然甚至觉得对方对自己略显笨拙的动作是包容的,至少,对方的身体是放松的,那尖锐的视线也没有放在自己身上。
林晰当然知道萧然有点怕他,他无意加剧这种不理性的恐惧,所以故意把注意力放在别处——萧然浴室的墙上有个特别的功能面板。
“这是什么,音乐么?”林晰摸着那防水触摸板,轻轻点了一下播放键,顿时,一股清澈的钢琴乐流淌下来,顷刻泄满整个房间,浴室里原本有些凝滞的气氛在琴声中慢慢融化。渐渐的,仿佛空气中都带着郊外夏日晴朗的清新。
音乐总是带着一种无形的魔力,两人静默的听了一会儿,气氛渐渐放松了。
“很美!”林晰说。
萧然犹豫了一下,低声回应,“是巴赫。”
林晰笑了,“我不懂,但听着就很喜欢。”
萧然这次没再接话。

在这样平和的环境下,整个上半身很快擦完了。林晰低头看着萧然,不明的情绪一直在眼中闪耀,然后,他忽然打破沉默:“昨晚是个意外。”萧然吓得又是一颤,但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对方在跟他解释,“……我也没想到。不知道从哪个沟里跳出来的愣头青,提刀就刺。恰好被抢走的钱包里又有一张比较重要的光盘文件……当时情况不容我多想,只有先找个安全地方,碰巧就遇到你了。”
正好林晰孤身一人,正好又是与某个不能见光的卧底秘密会面结束,刚刚好好还是某个大计划收官的敏感时刻,突然就被劫了,抢的钱包里又有查夜冒生命危险偷来的暗帐,这么多巧合凑在一起,林晰当时能当这是单纯的巧合么?
后来,在林萧然家里,太子爷气场全开的彻夜调查此事,在陆续排出了内贼、仇家、叛徒,又找不到丝毫第三方插手的痕迹之后,那就仅剩一个可能——真遇到鬼了!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8 06:55:00 +0800 CST  
这是一件让太子爷觉得特没脸的事,心情说不上好。他摸了把萧然的头发,“这几天我要收拾善后,暂时不会离开……不过,你不用害怕。”林晰说完,从浴缸里出来,擦干身体,披上浴袍,顺便到洗手池那边打理仪表,虽然混道上的,但人家太子爷可不是不修边幅的混混。

这番没头没脑的解释,不足以让萧然明白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解释’这个动作,却让萧然奇特的开始放下心防。是的,很奇怪,但不能否认,当林晰安慰说‘不用害怕’的时候,他那股一贯不容置疑的语气确实带来了无形的心安——天底下就有那么一种人,一句话,就能撑起一片世界。

音乐、热水,还有香薰精油的共同努力下,等林晰刮完胡子,一切收拾停当之后,他回头,发现萧然躺在浴缸里睡着了。林晰重新回到浴缸旁边,坐下,看着水中的林萧然,眉眼、锁骨、从胸到腰,从腰到臀,甚至连脚趾头都挑不出一丝毛病,精致剔透的宛若童话故事里的人鱼王子。一直看着……漆黑的眸子里有几股不明情绪几经风云变幻,最终都藏在那深不见底的墨色中。
林晰先后添了两次热水,待水第三次变凉时,才有点不舍的把人从水里抱出来,用大浴巾裹好,抱回到卧室。看来昨晚上真的被吓坏了,林萧然睡得很沉,这么折腾,从浴室到卧房还没折腾醒。热水熏得那张小脸带上一抹胭脂红,林晰的手指滑过萧然的眉眼,鼻骨,然后向下……到唇。
俯身下去……
跟想象中的一样好,不,比想象中的更好!
笃笃——
两声很轻的敲门声,提醒了林晰,现在还不是时候。

老黑一进门,就看到了自家老大在偷香窃玉,临了之前,似乎还在人家耳边嘀咕点什么,距离太远,声音太低,老黑听不到。但是老黑能看到,太熟悉林晰的那种眼神了——每次林哥定下大目标后,都有这种糅合了强势、阴谋且志在必得的兴奋眼神,通常伴随这种眼神而来的是一阵血雨腥风,但是这一次……太子爷的表情很……很……温柔(?)
老黑觉得自己的想法过于惊悚!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9 14:52:00 +0800 CST  
“林哥,古大的左手来了。”老黑压低了声音报告,表明不是他想破坏老大的兴致,实在是条件不允许。
古大,真名敖古鱼,这个人是林晰战略扩张的一个重要环节——敌人。
在林晰的计划里,让自己的势力横扫西十三州,把地盘范围扩大至南岸全部,只有先把战天盟的古大拿下才行。把南岸坐稳,林晰便等于完全掌握了港口,航运、经济命脉,其后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宏伟计划,也得先看眼下这步,所以,对决战天盟的古大是林晰扩张战略计划重要的一个环节。
像老黑这种心腹重将,太子爷的计划他早就知晓,也知道青仁堂与战天盟未来必有一战,且是死磕到底的生死劫。古大是他们当前重大的敌人,敖古鱼与林晰从三年前起就是王见王的死棋了,而现在,被江湖人称‘古大的左手’的人就等在楼下,而且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盘算——老黑能不如临大敌么?

“林哥,是不是……昨天晚上兄弟的动静有点大了,被古大那边听到了什么?”
林晰对着镜子整理袖扣,“那你说呢?”
“龙虾……他经验不足是肯定的,林哥以后多给他几次锻炼机会就好了……这次,突发事件,以龙虾的经验来说,如果打分……七十分……呃,六十分能及格吧?”老黑替龙虾求情。他觉得龙虾摊上这事儿也很冤。龙虾一直在堂里当医生,本来就少遇这种仗势,即使行动中不慎漏了风声,也不是成心的。

“作为一个发号司令的人,最重要的是要求自己的全局布控没有疏漏,龙虾只要动动脑、动动嘴就好了,又不让他提枪上街扫人,你说要什么经验?你刚才说……让我给他打六十分?”
“林哥……”
林晰拿起老黑递过来的眼镜,把那抹过于精锐的视线遮掩在镜片之后,转身变成一温文尔雅的商业精英,“走吧。”
林晰一出房门,就看到龙虾可怜巴巴的守在楼梯口。
龙虾刚刚看到‘古大的左手’找上门的时候,脑子瓮地一下子,只有一个念头:事情肯定被他办砸了!
知道林哥昨夜栖身这个地方的,人数加起来超不过十个,如今战天盟的二把手却一早摸进门,这还有他活路么?龙虾直接扔下德叔跟那位‘左手’斗智斗勇、唇枪舌战,自己跑到楼上,却不敢敲门。
“看你那点出息!”林晰弹了龙虾的脑门。若龙虾真把差事砸到这种地步,那也只能说明林晰用人不当,识人不清——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欠调教!

林晰下楼,楼下的气氛有点拔剑弩张。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9 14:56:00 +0800 CST  
沙发的一边坐着江湖人称‘古大的左手’,是个年轻人,也是西装革履,在周围一圈杀气四溢中端着咖啡、咬着曲奇饼干,一派自在。沙发另一边是德叔,一身长袍马褂,手持茶盏、笑容可掬,这可是一头彻头彻尾的老狐狸,林晰的管家、智囊、启蒙老师、半个父亲。

“二位聊什么呢?”林晰招呼。
“后生可畏。”
“德叔,老当益壮。”
两人同时互相恭维。

“啊哈!看来,二位颇有点英雄相惜啊。”林晰笑得爽朗,然后说了一句很雷人的话,“让我给大家重新介绍一下左手先生——查夜,我最成功的无间道。”




4、鸠占鹊巢 ...


与战天盟的日后决战就不多做赘述了,反正结果不言而喻——你家老大的左膀右臂都是人家派过去的卧底,那还玩什么啊?只是,经过这一役之后,在大家为太子爷玩这一手漂亮无间的惊叹同时,也有更多人不免胆颤,想想吧,人家古老大坐镇西十三州也不是白给的,一个出生入死跟了自己五年的‘左手’都被太子玩无间,以致最后决战败得一塌糊涂,颜面尽失。那剩下的其他帮派大佬……你能保证自己身边最得力的左右手就不是太子爷派过来的眼睛?
经此一役,半壁江山的地盘、生意、财源滚滚……什么的都算不得成果辉煌,最大的战果是‘太子爷’那多智近妖的形象更一步深入人心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在经历了整整二十四小时的意外,在‘古大的左手’查夜顺利回归大本营,在林萧然补眠睡醒之后,发现自己的家彻底被这伙黑社会鸠占鹊巢了。
走廊里的保镖,客厅里的打扫,还有厨房里做菜的大师傅……沉寂了一年的林宅,在二十四小时里发上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好像萧然的人生,陡然折弯,也就发生在他昨夜开门的那短短数秒之间。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9 14:57:00 +0800 CST  
“直接锁人的手段只能用来对待河沟里的小泥鳅,这回太子爷盯上的是深海龙吐珠,手段能一样么?”查夜有点老谋深算的意味,“太子这叫攻人先攻心!”
“…………”德叔喝了一口豆浆,咂咂嘴。
“我说德叔,你发表一下意见啊!”查夜与德叔算是不打不相识,他对德叔的某些想法手段还真是佩服得很。

“少爷这次……恐怕是来真的。”德叔放下碗,语气带着那么点感慨。
那孩子有一双非常清澈的眼睛和与生俱来的恬淡气质。林晰会看上人家,德叔一点也不奇怪。按照德叔对林晰的性子了解,他根本不能忍受自己看中的东西游离自己的掌握之外,而现在林晰几乎反其道而行之,那就代表他更大的图谋。林晰一贯是谋定后动,他今天的欲擒故纵破含深意……
“你说林哥是认真的?把人讨来做老婆的那种认真?”查夜打趣,因为他实在无法把‘家庭主夫’跟道上的太子爷放一起划等号。

“你怎么还在这儿?”太子爷神出鬼没、冷头冷脸的重新出现在饭厅门口,一眼扫过这几个长舌八卦男,“今天开始收网,你们都很闲是不是?还不该干嘛干嘛去!”
太子把这里当作指挥中心,可并不代表太子的人手都在这里整装待命。林晰不会允许让这个地方暴露,所以注定全程他不会出面,重要的传达联络,当然就是这几个八卦男身上了。
“德叔……”林晰微微拉长音,几乎都不叫暗示的暗示——‘您老是不是也该回总堂坐镇了?’

那几只小虾米定力不足,早在被太子冷眼扫到的是时候,就纷纷找借口溜着墙边撤了,只剩下德叔慢悠悠的喝完了最后一口豆浆,才开口,“我对你捕获萧然少爷的计划……有点担心。”德叔直言不讳,他看着林晰长大,教了他很多事情,但是感情这一课题不是靠人教的,是靠不断摔打挫折磨练出来的,但到目前为止,林晰还没有失败过——或者应该说,他还没有真正经历过。德叔别的不担心,就是怕万一林晰做过了,天底下还哪里能再找一个林萧然?后悔药可没处买去。
“放心,我有分寸。”林晰拍拍德叔的肩,德叔的担忧对他来说,根本没必要。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9 15:01:00 +0800 CST  

如果说众人对太子能放手任林萧然出门上课表示不理解的话,那么萧然上课过后,还能乖乖回到狼窝就更加让人不能理解了。事实上,萧然也就此问题挣扎了许久。家里突然来了一帮黑社会,是个正常人恐怕都得能逃多远逃多远,尤其他家的这伙黑社会,似乎还是很暴力的那种——他们有枪!
可是若仔细想想,除了最初被人从后面拿了把钝刃的拆信刀抵着腰之外,再没什么能称得上是危险的事。跟萧然打交道的一直是最大的匪头,那人为人行事并不霸道,其他喽啰对萧然不说毕恭毕敬,起码也是礼貌有加,或者夸张点说,萧然现在过着名副其实的少爷生活,家里有保镖、有佣人、有厨师,出门还有司机……
好吧,这都是小节,林萧然会回家的真正原因是:那是他家,在失去父母之后,唯一能让萧然觉得温暖安全的地方。家里的每一处摆设都出自母亲之手,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保存着昔日温馨的记忆,无比珍贵。对萧然来说,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哪个地方比家里更能让他拉近与过世父母的距离。在从失去双亲的悲伤中慢慢走出来之后,家里的每一点每一滴对萧然来说都重要无比,让他把自己的家扔给那群黑社会暴力分子任其糟蹋?
所以,最终权衡之下,林萧然像个护食的小松鼠,还是回巢了。

楼主 我是小小小虹  发布于 2013-08-29 15:02:00 +0800 CST  

楼主:我是小小小虹

字数:232868

发表时间:2013-08-26 15:0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1-12 23:33:28 +0800 CST

评论数:49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