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文】先生,朕要by硕公

这是是的傲娇小受与温柔小攻的故事,温馨中带着搞笑,绝对不虐!
由于不知道怎么弄授权,所以只好搬文来了,应该没问题吧?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3 19:41:00 +0800 CST  
01 皇上,息怒

“皇上!边关急报!” 大殿之上,一侍卫莽撞闯进来,单膝 跪地,面色藏不住的喜意。 殿上众臣却都惶恐不安,瑟瑟发抖, 这些日子,陛下一直喜怒无常,这战 报要是又触到了陛下的逆鳞,遭殃的 可都是他们啊。 抬头悄悄看了看左首第一位的丞相大 人,不愧是久经风云,一脸平静,闭 着双眼屹然不动。 啥?没看见老夫腿在抖吗? 老丞相把哆嗦的手更缩进袖子里,余 光瞄向侍卫手中的纸卷,思绪飘向六 个月前…… “报!皇上,边关急报!” 大殿之上,一侍卫莽撞闯进来,单膝 跪地,面色藏不住的喜意。 “呈上来。”龙椅上的宸安帝细长的丹 凤眼忽的瞪圆,立刻坐直了背,手紧 张的抓紧了衣角。 身旁的小太监接过纸卷,恭敬的呈 上。 宸安帝一把夺过,挑着眉把纸卷张开 细看。 “混账!混账!堂堂华朝竟连一方蛮 子都对付不了,朝廷养的将士都是吃 白饭吗?兵部尚书!” 人群中的兵部尚书缩着脑袋,惶恐的 站到殿前。 满脸怒气的宸安帝把纸卷揉成一团, 狠狠的砸向兵部尚书。 “此次失利,全是你平时对将士疏于 训练,从今天起,每日的三个时辰的 操练翻倍!你的俸禄减半!” 兵部尚书苦着一张脸,“皇上,每日 三个时辰士兵就受不了,六个时辰恐 怕……” “混账!你是要朕收回口谕吗?君无 戏言,你退下,这几日早朝也不用上 了!看到你就心烦,礼部尚书!” 礼部尚书身子一颤,脚步虚软,慢慢 挪出。 “此次战争,多是你礼部外交不利, 得罪使臣,礼部所有官员去刑部领十 军棍!”宸安帝皱着眉头,抬手指着 礼部尚书。 兵部尚书对礼部尚书投去同情的目 光。 我的皇上,是您说堂堂华朝,不稀与 这些蛮子建交,让臣把这些使臣赶回 去的。 礼部尚书满脸冤屈的看着地面,却不 敢跪下大呼‘冤枉啊!’ “工部尚书!” 工部尚书一个激灵,这关我什么事。 …… 殿上的大臣们无一都被捱了罚,连老 丞相都以‘出策不力’被停了三个月俸 禄。 宸安帝一甩龙袖,怒气冲冲的离开金 銮殿。 群臣皆出了一身冷汗,瞧见宸安帝走 了,全都舒了一口气。 老丞相躬下腰,捡起滚落到他脚边的 纸团,把纸团碾平细看,所有大臣都 凑了过来。 ‘臣雁门关节度使李翰启奏皇上,我 军三仗连胜,已将匈奴逼出关外……’ “这仗不是胜了吗?”兵部尚书忿忿不 平的说。“还是三场连胜,皇上为何 责罚与我们?” “别说话,继续看。” ‘此仗大胜,臣不敢居功,全因乔安 先生屡出神略,更是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3 19:44:00 +0800 CST  
‘此仗大胜,臣不敢居功,全因乔安 先生屡出神略,更是单枪匹马闯入敌 营,摘下敌寇首领头颅,乔安先生被 敌寇偷袭,腹部中箭,所幸无恙,诚 惶诚恐,微臣草上。’ 大殿顿时鸦雀无声,老丞相咳嗽一 声,“咳……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就散 了吧。” 群臣脚步匆匆,一瞬间,大殿空无一 人。 “呈上来。”掷地有声的龙吟打断了老 丞相的回忆。 龙椅上的宸安帝细长的丹凤眼瞪圆, 坐直了背,手紧张的抓紧了衣角。 身旁的小太监接过纸卷,恭敬的呈 上。 宸安帝一把夺过,挑着眉把纸卷张开 细看。 朝堂的大臣们打了个冷颤,兵部尚书 已经做好了跨步的准备。 “好好!不愧是我华朝的将士!所向 披靡啊!兵部尚书!”宸安帝笑意浓 浓,把纸卷叠好,放入怀中。 兵部尚书小步移到殿前。 “兵部尚书,你训导有方,朕赏你白 银一千,良田十亩。”宸安帝大手一 挥,兵部尚书浑浑噩噩的退下,还没 缓过神来。 宸安帝一拍龙椅,站起身来,“我朝 大胜,今日,群臣赐宴,君臣同 欢!”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今日就散了吧!” 宸安帝嘴角含笑,双手负在背后,准 备离朝。 “皇上,能否告诉老臣,战况如 何?”老丞相经不住众臣的推搡,吊 着胆子拦住宸安帝,一问究竟。 “哦,这事啊!”宸安帝向四周瞧了 瞧,从怀中掏出纸卷摊开递给老丞 相。 老丞相小心的接过,纸上几行娟秀的 小楷: ‘小宸,我们赢了,匈奴的使臣过几 天就会交上投降书,我就不随军回 了,庆功宴一结束,我就快马加鞭赶 回来。乔安上。’ 老丞相点点头,叠好纸卷交给宸安 帝,宸安帝又仔细放回怀中。 老丞相退到一边,宸安帝大步离开。 “丞相大人,上面写了什么?”几个还 没有离开的朝臣耐不住好奇,一下围 了过来。 “哦,是他回来了。”老丞相一脸高深 莫测。 “他是谁啊?”这个说话的明显是刚入 朝不久,还不知道朝中情况,几个同 僚用眼神鄙视了他一下。 “他是乔安先生。”“先生?” “对呀,乔安先生是皇上幼时的老 师,不愿入朝为官,皇上赐他‘先 生’名号。” “那皇上很尊敬他咯?” “尊敬?”礼部尚书诡异一笑,“不见 得吧。” “那战报与他有什么关系?” “哼哼!”兵部尚书挤了进来,“因为 乔安先生现在随军在边关抗敌。” “哦。”这位大臣还是一头雾水。 “年轻人,多学着点,这乔安先生可 不是你能得罪的,这乔安先生一句话 可比你努力十年还有用,有他举荐, 包你青云直上,唉?你是什么官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3 19:49:00 +0800 CST  
包你青云直上,唉?你是什么官 职?” “哦,在下欧阳卓远,当届状元,昨 日被皇上提点为吏部尚书。” “什么!” 群臣大骇,灰溜溜的离去。 留下欧阳卓远一人立在大殿上,丈二 摸不着头脑。 …… 下了朝的宸安帝意气风发的回了御书 房。 “小薛子。”宸安帝闲适的躺在了书房 的龙榻上,手指轻扣着金黄的靠垫。 “唉!奴才在。”在门外候着的小太监 小跑进来,跪在地上。 “免礼免礼,小薛子,你啊吩咐几个 人把这御书房的布置换换,太豪奢 了!还有这几天叫御膳房的厨子们准 备些清淡的食物。” “哎呦,万岁爷,您今个气色不错, 是雁门关那边有消息啦?” 宸安帝笑意扩大,“对呀,先生马上 就回来了,该注意的一点都别落下, 你跟朕这么多年了,那些忌讳都清楚 吧!” “奴才可把这事放在心里,丝毫不敢 松懈啊,您放心,奴才把一切办得妥 妥的!” “办好了有赏!你快去准备啊!”宸安 帝挥挥手,小薛子回了个礼,躬身退 下。 “你们也都退下吧!” 宸安帝遣散了屋内的宫女太监,自己 躺在龙榻上坐卧不安。 乔安啊乔安!你可舍得回来了,憋了 朕几个月,朕要重重的罚你! “嘿嘿,嘿嘿……”不知想到什么,宸 安帝俊秀的五官,皇者的威严顷刻之 间荡然无存。 守在殿外的宫女太监一个个都缩着脖 子,恭恭敬敬的站着,把屋内的淫笑自动隔离。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3 19:51:00 +0800 CST  
02 皇上,别想

都已经五天了,那人怎么还不回来? 宸安帝手捧着奏折,却一个字都看不 进去,总不时瞄向门外。 “咳咳……小薛子。”宸安帝放下奏 折,不自然的咳嗽两声。“是不是神 武门将士不认识先生,拦住不让他进 啊?” 小薛子欠了个升,脸上笑容依旧,是 做为奴才最标准的笑,毕恭毕敬却又 不过于谄媚,至少让宸安帝看了很舒 心,他登基那会,就是觉得小薛子笑 得不错,才把他提拔为管事太监。 “回皇上,您多虑了,乔安先生身上 可带着您御赐的金牌,皇宫大内谁敢 拦他,况且……”小薛子收住。 “况且什么?别磨磨唧唧的,有什么 就说。”宸安帝站起身,双手背在身 后来回走动。 “恕奴才斗胆,奴才敢说,这皇宫内 没见过皇上龙颜的多着去了,但是不 认识乔安先生的恐怕没几个。” “对!”宸安帝恍然大悟的抚掌大 笑,“哈哈……瞧朕着急的,神武门的 御林军还是先生亲自训练的,要 是……不行,朕还是不放心,小薛 子,陪朕去神武门走一趟。” “嗻。”小薛子识趣的应着,“皇上, 您瞧着御书房的布置还可满意?” 宸安帝这才抬头屋内布置。 放在书桌上的楼兰国进贡的夜明珠不 见了,挂在横梁上的波斯国进贡的天 蝉丝纱帘也被收了起来……这几日番 邦小国进贡的奇珍异宝都没了。整个 御书房除了书籍和一些青花瓷器,简 简单单再无其他。 宸安帝满意的颔首,忽然想起什么, 指着龙床问道:“前些日子江南总督 献的琉璃凤放哪了?” “可是您挂在床纬上的那对龙凤?” 宸安帝摸摸腰间的光彩熠熠、栩栩如 生的五爪祥龙。“对啊,龙我今日戴 着了,这凤是要给先生的,放在何处 了?” 小薛子眼珠转了转,回道:“那凤奴 才给您放在先生的小金库了。” “好!”宸安帝拍拍小薛子的肩,“小 薛子,除了先生,就你最知朕了,不 错,这屋子布置的不错,全是先生喜 欢的,等会你去内务府领赏,走,现 在随朕去神武门。” 宸安帝摇着一柄纯白的纸扇大步走出 御书房,小薛子低头跟在后面。 小薛子盯着前方的金黄朝靴,心里却 偷笑着:皇上把龙留下了,要是先生 看见那凤,先生指不定又火冒三丈, 皇上可有得受咯…… ‘嘚、嘚……’ 咦?这内宫怎么有马蹄声? 难道是? 耳边听见马嘶鸣一声,小薛子瞧去, 马匹上那风尘仆仆的人可不就是乔安 先生? 这皇宫也就他有特许,可以骑马奔 驰。 “皇上,我回来了。”乔安身上战袍未 退,杀伐之气尤存,虽然已经29 岁,但拥有一张娃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4 05:53:00 +0800 CST  
乖……”乔安捉住宸安帝的手,啄吻一 下,又戏谑的含住他的食指,用舌尖 卷住。 “啊……”宸安帝抽出手指,推开乔 安,“我朝能征善武的将士那么多, 你就非要跟去不可吗?” 乔安搂住宸安帝的腰,眯着眼 睛,“好些年没活动活动了,这几年 被你养着,总得做些事啊,哪有娘子 在外挣钱,相公享福的道理……” 宸安帝满脸通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 的,“滚蛋,朕是皇上,后宫是朕 的,朝野的臣子是朕的,天下百姓也 是朕的,你也归朕管!自然朕是你相 公。” “哦?”乔安眉毛上扬,隔着裤子一把 抓住宸安帝的龙根,用力揉捏,“我 的皇上,前些年选妃的时候,不知是 谁找我哭诉,拽着我不让走,说后宫 佳丽三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可怎么 办,非得要草民身体力行的帮他解 忧。” “对啊!解忧!所以朕要在上面。”宸 安帝一个转身反扑,把乔安压在书桌 上。 乔安抱臂望着宸安帝,“你确定?” “当然!”宸安帝瞧着乔安修长均匀的 身体,袒露的胸膛,一个饿虎扑食想 咬住乔安胸前的敏感,却不料…… “你是皇上,但在床上,一辈子都别 想压到我,你的武功还是我教的,怎 么可能制住我。”乔安身子一闪,已 将宸安帝反剪住,宸安帝的脸被压在 桌面上。 “我是皇上!”宸安帝还在挣扎。 “那我的皇上,你下旨将草民我绑起 来啊。”乔安一边说着一边褪下宸安 帝的裤子。 宸安帝气恼的一句不发,要是真下旨 了,乔安铁定又跑了,自己出卖肉体 将他留在皇宫岂不是白废了?朕这皇 帝做的真窝囊,罢黜六宫不说,还得 倒贴给人家。 乔安趴在宸安帝背上,松开宸安帝双 手,一手从前面握住宸安帝命根子, 温柔的抚摸蹂躏,一手分开他的臀 瓣,中指寻到了后面,悄悄的探入。 宸安帝身子一扬,双手扣紧了桌沿。 “我的皇上,分开了这么久,真想再 听你吼一句‘先生,朕要’呢。”乔安用 牙跳开宸安帝的上衣,舌尖舔舐着他的耳垂。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4 05:56:00 +0800 CST  
乔安眼疾手快的闪身,稳住宸安 帝,“嗯,您的生母,晨妃娘娘,主 人说,您一定要成为皇上,替她出了 这口恶气,把皇上和他那群狗崽子踩 在脚底下。” “啊?皇上?”宸安帝一脸茫然,自出 生便没有见过父皇,冷宫的女子都说 那是全天下最尊贵的人,也是最薄情 的人。“我当皇上?不要。” “对不起,殿下,您不能拒绝。”乔安 面无表情,“主人有恩与我,她下令 要我守护您,让您成为皇上,我便不 能违背,我从小习武学文都是上乘, 所以您放心,您所学的绝不比其他皇 子差。” “喂!我不想……”宸安帝突然动弹不 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乔安把宸安帝扛在肩上,一把扔在床 上,“殿下,请早睡早起,明日卯时 扎马步,辰时食饭,巳时我教您认字 读书,午时休息用饭,未时习文,申 时和酉时琴棋书画,中间有一个时辰 用餐小憩,戌时舞剑,亥时必须上床 休息,您现在年纪还小,必须保证精 力充沛,以后作息会有调整。” 啊! 宸安帝瞪大眼睛仇恨的看着乔安,却 一句话也说不出。 “殿下,请注意用眼,保护眼睛,安 睡吧。” 乔安不知点了宸安帝哪里,宸安帝眼 睛眨巴几下,很快便睡了…… 这是他们的初见,很不幸,宸安帝完 败。 自那晚起,宸安帝便陷入了乔安疯狂 的‘育皇计划’中。 早起贪黑倒算不上,相反,宸安帝的 饭食比以前要丰盛很多,睡得饱饱 的,吃的美美的,几日下来,宸安帝 反而觉得比整日无聊的呆在冷宫中更 有趣。 “殿下,身为皇子,应该住在暖暖舒 适的宫殿,知道为什么您就呆在这冷 宫里,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吗?” 现在宸安帝,哦,是这个将成为宸安 帝的小毛头明白了——皇子就是皇上 的儿子,也就是龙子,尊贵无比。 皇子的名字都是皇上赐的,他没见过 皇上,所以没有名字,冷宫的人因为 他母妃晨妃的缘故,都叫他‘小晨’。 “为什么?” “因为当朝的雪妃,她是皇上最宠的 女人,是她在皇上面前巧言令色,挑 拨皇上和您母妃的关系,所以您才会 在冷宫孤苦伶仃的生活,而他的儿 子,是皇上最喜欢的三皇子,他住在 最好的宫殿里,睡在最柔软的床上, 奴仆万千,锦衣玉食,他以后是会当 太子的。” 太子,宸安帝也明白,那是皇上的继 承人,第二尊贵的。 凭什么我就要在这破破烂烂的冷宫呆 着,让我没有母妃,没有父皇! 宸安帝的拳头拽起,仇恨的火焰在眼 中燃起。雪妃!三皇子! 很好!乔安嘴角扬起,用仇恨燃起斗 志,果然效果不错。 ‘育皇计划’第一步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5 07:34:00 +0800 CST  
‘育皇计划’第一步成功! “殿下,还有您的名字,主人说您的 名字不配给那狗皇帝取,所以,主人 为您取名魏煜宸,日以煜乎昼,月以 煜乎夜,煜是照耀光亮的意思,宸是 北极星所在,帝王之所,象征皇帝, 主人希望您以后能成为圣明之君。” 我叫魏煜宸,圣明之君…… 小宸眼中燃烧着对未来的热切。 哈!乔安心中偷笑,目标有了,以后 的计划就简单多了。 ‘育皇计划’第二步成功! “殿下,如果您想得到皇上的注意, 那第一步是——当朝宰相钱中福。” 小宸不解的歪头看着乔安。 “钱中福是朝中重臣,举足轻重,如 果得到他认可,就能得到皇上的重 视,不过……”乔安不屑的打量了下小 宸,“以您现在是不可能得到他的青 睐的。” 什么!小宸怒了,转身抱着三字经大 声的读起来。 乔安满意的点点头,举着藤条在小宸 身边走来走去,激将法比想象中还要 好呢! ‘育皇计划’第三步成功! 几日后,天资聪颖的小宸终于读完了 三字经,开始读唐诗。 “殿下,床前明月光,请接下一句。” “嘁,这李太白的诗我倒背如流,是 对影成三人!”小宸顺口答道。 半响,乔安摇摇头,无奈的说 道:“殿下,我知道您聪明,背诗很 快,可对影成三人是太白的月下独 酌,前一句是举杯邀明月……” “啊?怎么会?月光下应该有影子 啊!绝对是对影成三人!”小宸还是 理直气壮的说道。 “怎么不会!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 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有印 象没?”乔安把手中的书卷成一团。 “我背串了!这次不许打头!”小宸见 势不好,赶快把头护住。 “叫您不可急功急利,一步步来,您 非得展示下聪明才智,把一整本唐诗 都背完,其中精华都没仔细体 味!”乔安毫不留情的把书砸到小宸 的屁股上。 呜呜呜呜……乔安是坏人,书背慢了 要受骂,读快了也要挨打,小宸拽着 唐诗,一把鼻涕一把泪。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5 07:35:00 +0800 CST  
4 皇上,好坏

宸安帝十岁成为太子,十八岁登 基,除去开朝先祖不说,宸安帝应 该是有史以来最有为的帝王,内平 三藩,外扩疆土,登基不过六年, 便把朝野上下制的服服帖帖,周边 小国对其俯首称臣,年年纳贡,不 敢有违。

文武双全的皇帝不少,相貌俊美的 帝王更不缺,才貌双全的皇上史书 上更是泛滥一片,可是,这宸安帝 偏偏就是个例外。

宸安帝在外人眼里除了性情阴晴不 定外,其它都是十全十美,他打破 了守旧的选才制度,建立科举,创 立殿试,言论自由,有才便可做 官,英雄不问出处,只要你对国家 政策出了好点子,哪怕你是罪恶滔 天的死刑犯都可赦免。在他治世期 间,经济政治繁荣昌盛,物质文明 不断突破一个又一个顶峰。

当然,在内人眼里,宸安帝除了会 耍些皇帝脾气、身材容貌好点就再 无优点。尤其是谈诗咏词,简直是 一塌糊涂!

这个内人便是乔安。 谁也不知道这个乔安是何时来到宸 安帝身边,宸安帝被册封为太子 时,‘乔安’这个名字便突然出现——哦,太子幼时的老师。

当乔安出席太子册封大典时,所有 人包括先皇都大吃一惊。

十五岁少年,哪能胜任太子老师?

那时候还是太子的魏煜宸从先皇左 手第一把座椅中起身,含笑从容的 走到乔安身边,握住乔安的手,将 他引到先皇面前,毫不退步的盯着 先皇说:“见多识广满腹经纶又怎 样,孩儿此生也只服乔安一人。”

据说,当时太子的气势把先皇吓得 从龙椅上跌了下来。

据说,太子说这句话时,天上突然 布满了红霞。

据说,当时月老庙内一对缠着红线 的男女娃娃突然分开了。

据说…… 当时出席大典的也只有一品以上的 大员,真相如何,难以考究。

只有宸安帝和乔安清楚。

宸安帝满足的是乔安回去后第一次 表扬了他,夸赞他有‘君王气度’。

而当时已经十五的乔安因为宸安帝 此举引来各宫小宫女的好奇寻看, 娃娃脸成功博取了小宫女的好感, 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乔安与其中 一位名叫芙蕖的小宫女迅速坠入爱 河,最后因为芙蕖的意外失踪结束 了这段短暂的初恋。

而很多年以后,乔安才知道自己的 初恋是怎样被人恶意破坏的……

“乔公子!” 正在太子的小花园中舞剑的乔安停 了下来,一回头,瞧见了藏在花丛 中满面通红的小宫女。

自从太子册封大典后,只要自己单 独在太子的宫殿内,就会莫名其妙 的出现很多小宫女殷情的送瓜果手 帕。

乔安把剑收回鞘中,坐在石椅上为 自己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6 08:24:00 +0800 CST  
乔安把剑收回鞘中,坐在石椅上为 自己倒了杯水细抿。

“快去啊。”“我怕……”“走啦!” 小宫女被其他同伴一把推了出来, 手中捧得一些水果滚落到地上。

“哎呦……”小宫女揉揉摔痛的膝盖, 他的同伴见势不好立刻跑掉。

乔安皱着眉头,却还是带着一贯平 和的笑走到小宫女身边,一把将她 拉了起来。

“乔公子……我,我是御医院的小宫 女,我叫芙蕖,您……你还记得 吗?”芙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瞧着 与乔安交握的双手,羞红了脸。

“芙蕖?这样一个清雅的名字,我听 了怎会忘记呢?”

芙蕖更是羞得手足无措。

“可是我真的没印象耶,我有见过你 吗?”乔安收回手,不解的看着芙 蕖。

芙蕖身子瞬间一僵,泪水‘哗’的一下 就流了下来,捂着脸转身跑了。

第二天,乔安送太子去了御书房, 自己悠闲地走回太子的景安宫。

“乔公子。”拐角处传来女子软绵绵的 声音,“乔公子,奴婢很仰慕乔公 子,请公子收下奴婢的心意。”

一位可爱的小宫女拦住乔安,举着 手中的果篮,有些激动地颤抖。

“哦,你不是芙蕖吗?”乔安不客气的 接过果篮,最近这些水果收的太多 了,不光是太子,连自己都吃得想 吐了。

“先生还记得奴婢?”芙蕖眼睛笑得像 个月牙儿,头上两个鼓鼓的发髻十 分俏皮灵动。

“嗯,我记性好着,那日你为何哭着 跑了?”乔安翻了翻果篮,没瞧见什 么新鲜的水果,全是最普通的。

芙蕖笑得更欢了,摇摇头,“现在没 事了。”

这之后,乔安不知中了什么邪,反 正对这个名叫芙蕖的小宫女上了 心,正好太子要去皇上身边学习‘为 君之道’,自己闲了下来,便常去御 医院找这个芙蕖的宫女。

也许继续发展下去,倒能谱出一段 浪漫的宫闱之恋。

可是也许就是也许,现实就这样残 酷的发生了……

那日,乔安照常送了太子去御书房 后,自己轻功一越,跑去了御医 院,把正在熬药的芙蕖拽了出来。

可是当日皇上因为边关急报,一直 在和大臣议事,不在御书房,魏煜 宸一转身便发现乔安不见了。

魏煜宸匆匆跑回景安宫,依然没找 到乔安。

乔安不在太子宫殿还能去哪?

魏煜宸怒了,召集太监宫女,要他 们说说自己不在时,乔安都在宫内 干嘛。

奴才们战战兢兢,你一言我一语, 便把那些前来太子宫讨好乔安的小 宫女全交待了,魏煜宸小小的俊脸 一下变难看起来,小手一挥,把奴 才都赶了出去,自己窝在房内生闷 气。

魏煜宸也不知自己怎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6 08:28:00 +0800 CST  
魏煜宸也不知自己怎么回事,就是 听见乔安和别人玩得好心里不舒 服,好像被挖去一块,空空落落 的。

乔安,在自己最孤寂的时候出现, 不离不弃已经六七年了,本来一切 是以自己为中心的,突然间就被一 个小宫女抢去了。

嬷嬷说过,女人很容易被优秀的男 人吸引,男人如果和这女子正好情 投意合,就会成亲,组成一个新家 庭,相亲相爱,以后还会有一群孩 子……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话说乔安这边,他和芙蕖躲在御花 园的假山里,相依坐在一块石头 上,啃着水果,笑着闹着。

“乔安,你喜欢我吗?”芙蕖面颊染上 了一大块红晕。

乔安把果核向后一扔,含笑着点点 头,“嗯,喜欢。”

“你会娶我吗?”乔安愣 住,“娶?”“嗯……” 乔安想了想,自己已经十五了,也 到了成家的年纪,现在太子安定下 来,成为皇上也是时间的早晚了, 自己已经可以向主人请辞,离开皇 宫了。

乔安再看了眼芙蕖,越看越觉得满 意,芙蕖性子柔柔的,什么都会 做,应该是位好妻子。

“好啊,芙蕖,你是个好姑娘,我愿 意娶你,等过段时间我向太子说, 准我俩一齐离宫。”

芙蕖脸红扑扑的,眼睛又笑成一个 月牙,突然站起身,抱住乔安的脖 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等 你……”

翠绿的宫裙一样,芙蕖跑得没影 了。

乔安心情愉悦的走回宫,脚刚跨进 景安宫的门槛,就看见太子双手背 在背后,怒气冲冲的向这边走来。

要不?现在对太子说?“殿下……” “乔安!你去哪了?!”魏煜宸也瞧见 了乔安,立刻拽着长袍跑过来,口 气很不善。

“殿下,我和你说个事。”乔安把手搭 在魏煜宸肩上,“去你屋说。”

魏煜宸小脸阴暗,哼了一身和乔安 一齐向屋内走去。

“殿下,您现在是太子了,有更好的 老师教导您,应该不需要我了吧。”

魏煜宸小拳头拽紧,他真是要离开 吗?

“本宫说过,只有你配教导本宫,本 宫所学还完全不够,你怎能离开, 况且本宫还没当上皇上,我母妃的 任务你还没完成。”

一口一个本宫真不可爱!

乔安捏捏魏煜宸绷紧的笑脸,和气 的笑着,嘴角一个浅浅的酒窝十分 让人觉得亲近,“你当皇上只是早晚 啊!”

“不!谁知道会有什么变数!你,不 许走,本宫的文武课程还需要你教 导。”

乔安脸垮下来,“殿下,我都十五 了,该成家了……”

魏煜宸身子一颤,内心复杂翻涌。

果然,他喜欢上那个芙蕖的宫女, 迫不及待要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6 08:30:00 +0800 CST  
魏煜宸身子一颤,内心复杂翻涌。

果然,他喜欢上那个芙蕖的宫女, 迫不及待要丢下我和他成亲了。

魏煜宸没有回话,衣摆一撩,面色 无异的说:“如果她愿意嫁你,本宫 自然不会阻拦。”

乔安大喜过望,连连道谢。

“你把她带到本宫面前,本宫亲自为 你们主婚。”

乔安笑意浓浓,忙不连的点头。却 没见到魏煜宸垂下的眼眸一闪而过 的异色。

第二天,乔安寻遍了深宫也没找到 芙蕖的踪迹。

第三天……第四天……直到乔安快忘 了有这个人。

“先生,女人天性多情,新欢旧爱 的,没准又看上谁跟着跑了,女人 就信不得,瞧瞧我父皇后宫的那些 妃子,一个个争得跟什么似地,女 人啊,没一个善茬。”

再以后,乔安真的对女子淡漠了许 多。

多年后的一个晚上,乔安埋在宸安 帝体内,最后一个冲刺,在宸安帝 体内爆发,将瘫软的宸安帝搂在怀 里,突然张口问道:“当年那个芙蕖 你把她弄哪去了?”

宸安帝不安分的掐了掐乔安的胸 口,低语道:“你说想成家的当日, 朕把她赐给一个侍卫,赏了一笔银 子,让他们出宫了。”

“那你景安宫那些宫女呢?”

“女人多碍事,朕把她们分到各宫 了。”

“你!难道后来来景安宫送东西的宫 女突然变成太监也是你……”

“没错,朕下旨,以后景安宫不许宫 女入内,这些事,太监来做就可以 了。”

乔安低头咬住宸安帝胸前的朱红, 用牙尖磨了磨,“你啊!一肚子坏 水。”

宸安帝吃痛的拱起身子。

又是一番云雨……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6 08:34:00 +0800 CST  
吐艳,10~12楼被吞了。T_T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6 09:13:00 +0800 CST  
“啊?”小小的宸安帝吓倒在地上。 “我娘亲?”

乔安眼疾手快的闪身,稳住宸安 帝,“嗯,您的生母,晨妃娘娘,主 人说,您一定要成为皇上,替她出 了这口恶气,把皇上和他那群狗崽 子踩在脚底下。”

“啊?皇上?”宸安帝一脸茫然,自出 生便没有见过父皇,冷宫的女子都 说那是全天下最尊贵的人,也是最 薄情的人。“我当皇上?不要。”

“对不起,殿下,您不能拒绝。”乔安 面无表情,“主人有恩与我,她下令 要我守护您,让您成为皇上,我便 不能违背,我从小习武学文都是上 乘,所以您放心,您所学的绝不比 其他皇子差。”

“喂!我不想……”宸安帝突然动弹不 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乔安把宸安帝扛在肩上,一把扔在 床上,“殿下,请早睡早起,明日卯 时扎马步,辰时食饭,巳时我教您 认字读书,午时休息用饭,未时习 文,申时和酉时琴棋书画,中间有 一个时辰用餐小憩,戌时舞剑,亥 时必须上床休息,您现在年纪还 小,必须保证精力充沛,以后作息 会有调整。”

啊! 宸安帝瞪大眼睛仇恨的看着乔安, 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殿下,请注意用眼,保护眼睛,安 睡吧。”

乔安不知点了宸安帝哪里,宸安帝 眼睛眨巴几下,很快便睡了……

这是他们的初见,很不幸,宸安帝 完败。

自那晚起,宸安帝便陷入了乔安疯 狂的‘育皇计划’中。

早起贪黑倒算不上,相反,宸安帝 的饭食比以前要丰盛很多,睡得饱 饱的,吃的美美的,几日下来,宸 安帝反而觉得比整日无聊的呆在冷 宫中更有趣。

“殿下,身为皇子,应该住在暖暖舒 适的宫殿,知道为什么您就呆在这 冷宫里,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吗?”

现在宸安帝,哦,是这个将成为宸 安帝的小毛头明白了——皇子就是 皇上的儿子,也就是龙子,尊贵无 比。

皇子的名字都是皇上赐的,他没见 过皇上,所以没有名字,冷宫的人 因为他母妃晨妃的缘故,都叫他‘小 晨’。

“为什么?” “因为当朝的雪妃,她是皇上最宠的 女人,是她在皇上面前巧言令色, 挑拨皇上和您母妃的关系,所以您 才会在冷宫孤苦伶仃的生活,而他 的儿子,是皇上最喜欢的三皇子, 他住在最好的宫殿里,睡在最柔软 的床上,奴仆万千,锦衣玉食,他 以后是会当太子的。”

太子,宸安帝也明白,那是皇上的 继承人,第二尊贵的。

凭什么我就要在这破破烂烂的冷宫 呆着,让我没有母妃,没有父皇!

宸安帝的拳头拽起,仇恨的火焰在 眼中燃起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6 09:20:00 +0800 CST  
宸安帝的拳头拽起,仇恨的火焰在 眼中燃起。雪妃!三皇子!

很好!乔安嘴角扬起,用仇恨燃起 斗志,果然效果不错。

‘育皇计划’第一步成功!

“殿下,还有您的名字,主人说您的 名字不配给那狗皇帝取,所以,主 人为您取名魏煜宸,日以煜乎昼, 月以煜乎夜,煜是照耀光亮的意 思,宸是北极星所在,帝王之所, 象征皇帝,主人希望您以后能成为 圣明之君。”

我叫魏煜宸,圣明之君……

小宸眼中燃烧着对未来的热切。

哈!乔安心中偷笑,目标有了,以 后的计划就简单多了。

‘育皇计划’第二步成功!

“殿下,如果您想得到皇上的注意, 那第一步是——当朝宰相钱中福。”

小宸不解的歪头看着乔安。

“钱中福是朝中重臣,举足轻重,如 果得到他认可,就能得到皇上的重 视,不过……”乔安不屑的打量了下 小宸,“以您现在是不可能得到他的 青睐的。”

什么!小宸怒了,转身抱着三字经 大声的读起来。

乔安满意的点点头,举着藤条在小 宸身边走来走去,激将法比想象中 还要好呢!

‘育皇计划’第三步成功!

几日后,天资聪颖的小宸终于读完 了三字经,开始读唐诗。

“殿下,床前明月光,请接下一句。”

“嘁,这李太白的诗我倒背如流,是 对影成三人!”小宸顺口答道。

半响,乔安摇摇头,无奈的说 道:“殿下,我知道您聪明,背诗很 快,可对影成三人是太白的月下独 酌,前一句是举杯邀明月……”

“啊?怎么会?月光下应该有影子 啊!绝对是对影成三人!”小宸还是 理直气壮的说道。

“怎么不会!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 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有 印象没?”乔安把手中的书卷成一 团。

“我背串了!这次不许打头!”小宸见 势不好,赶快把头护住。

“叫您不可急功急利,一步步来,您 非得展示下聪明才智,把一整本唐 诗都背完,其中精华都没仔细体 味!”乔安毫不留情的把书砸到小宸 的屁股上。

呜呜呜呜……乔安是坏人,书背慢了 要受骂,读快了也要挨打,小宸拽 着唐诗,一把鼻涕一把泪。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6 09:24:00 +0800 CST  
5 皇上,继续

乔安回宫第三日…… “薛公公,皇上都已罢朝两日了,是 不是龙体欠安?”

以兵部尚书为首的众臣又在金銮殿 等了一个早上,还是没见到宸安 帝,宫内也没传出一个准信,从皇 上登基到现在,每日都准时上朝, 事无大小,一律细听,像这样毫无 理由的旷朝还是第一次。

皇上是怎么了? 皇上才二十四岁,正是年轻力壮的 时候,不会……不会得了什么突发疾 病吧!所以才封锁了消息。

大臣们惴惴不安,守在御书房门口 一字排开。

小薛子挡在门口,一脸尴尬的 笑,“各位大人,皇上偶染风寒,身 子微恙,过几日便恢复早朝。”

小薛子心里也在着急,这两个主子 一见面就窝在御书房,谁也不让 进,从日到晚,御书房都传来让人 脸红心跳的声音,偏偏自己是皇上 的近侍,进也不得,退也不得,现 在一帮大臣都找上门了。

兵部尚书跨前一步,怀疑的看着小 薛子,“薛公公,真的吗?”

华超以前有一皇帝,病危驾崩时他 的贴身太监把着消息,欺上瞒下, 暗地里却和一位皇子串通,篡改诏 书,扶持该皇子上位,不过很快便 被正主伏诛。

小薛子眼神闪躲,不敢直视,“回大 人,奴才说得都是事实。”

这下,兵部尚书更确定这小薛子有 猫腻。

“薛公公,您知道当年的罗千岁是何 下场?”

罗千岁便是那个篡改诏书的太监, 自持帮助假皇帝有功,皇上是万 岁,自己便是九千岁,那时横行霸 道,逼得宫人见他如见皇帝,五体 投地,称呼自己‘千岁千岁千千岁’。 在真皇帝夺宫时,这罗千岁被吊在 城门口,扒光衣服,千刀万剐。

小薛子打了一个冷战,直呼冤 枉,“大人呐!奴才可没有说谎,皇 上真是不方便啊!”

兵部尚书抓住小薛子的肩,恶狠狠 的看着他,“让我们进殿见皇上。”

这下小薛子左右为难。 “张大人,切勿激动,如果皇上真是 微恙,你拔了虎须可是大罪啊!”新 任吏部尚书欧阳卓远从容走出,拍 了拍兵部尚书张大人的手,解救了 水深火热的小薛子。

兵部尚书冷哼一声,依然不善的看 着小薛子。

“薛公公。”欧阳卓远恭敬的行了个 礼,“在下是新任吏部尚书欧阳卓 远,我们今日来此,实在是有紧急 军情相报,希望您能转告皇上。”

“欧阳大人!一个太监,你跟他废什 么话!”兵部尚书见不惯欧阳卓远这 幅毕恭毕敬的样子,出声打断。

小薛子有些气恼的瞥了一眼兵部尚 书。

咦,皇上如此俊美便罢,连身边的 小太监也是唇红齿白,清秀过人,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7 08:47:00 +0800 CST  
欧阳卓远却皱着眉头,“皇上底气虚 弱,中气不足,看来是疲累过度, 皇上如此勤政爱民,真是我朝之 福。”顿了顿又说:“薛公公,多有得 罪,请您见谅。”

勤政爱民?小薛子怀中的拂尘差点 吓得吊在地上。

“欧阳大人客气了。” 兵部尚书不好意思的干咳一下,转 身对其他大臣说:“皇上无事,我们 散了吧。”

众臣忙不迭的离开。“欧阳大人请留 步。” 小薛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口叫 住欧阳卓远。

欧阳卓远疑惑的站住,回头看向小 薛子,“薛公公有何事?”

小薛子嗫嚅了半天,才说道:“刚才 多谢了……”

欧阳卓远抱拳回礼,“我说的都是真 话,张大人也是性子急,但是并没 有恶意。”

“还是谢谢您的一番话。”

欧阳卓远笑道:“这样谢来谢去要到 何时?薛公公,我方才瞧您并不像 平时那般老成油滑,恕欧阳僭越 了,薛公公多大了?”

小薛子错愕住,“奴才……”

“别奴才奴才的说,方才我说了,我 们是平等的。”

“谢欧阳大人,奴……我二十七。”

“二十七!”欧阳惊呼,瞪大眼睛又看 了一遍小薛子,“你看起来不过十 j□j,不对,十六岁都差不多,我才 二十一,怎么看起来比你大这么 多!”

小薛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是吗? 要是你见过乔安先生就不会这么说 了,他才是真正的看着年轻。”

“薛公公,我们也算认识了,总不能 再怎样叫你吧!怪不自在的。”

“啊……我本名叫云姝,进宫后跟着 大太监才改名叫小薛子。”

“云姝?不是女子名吗?”

“是这么回事,我上头有四个哥哥, 我娘怀我的时候以为我一定是女 孩,就叫云姝,但我出生后,就换 字不换音,叫云舒,舒服的舒。”

“云舒……薛公……云舒啊,你是不是 读过书?”

“嗯。”小薛子点点头,有些黯 然,“我爹是学堂的夫子。”

欧阳卓远更是好奇,“一般读过书的 人都不会把儿子……把儿子……”欧阳 卓远难以启齿,就怕中伤了小薛 子。

“小时候,村里天灾,死的死,逃的 逃,我被人贩子捉住卖到宫里了。 ”小薛子强装无事,“欧阳大人,这些 往事还提了干嘛?奴才就不打扰您 了。”

小薛子拂尘一扬,转身要走。

欧阳卓远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很快 松开,讪笑道:“对不起。”

小薛子淡然的垂下眼,“没事,奴才 命贱,您犯不着说对不起。”

欧阳卓远看着回到御书房外站立的 小薛子,耸耸肩,唉,这小太监脾 气倒不小。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7 08:50:00 +0800 CST  
小薛子双手恭顺的搭在身前,装作 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

其他宫人也是低着头。 前面有一顶御驾静静等候。

宸安帝安分下来,任由乔安抱着。

乔安笑着把帘子掀开,先把宸安帝 小心翼翼的送了进去,又小声的在 小薛子耳边道:“小薛子,做的越来 越好了。”

“这是奴才本分。” 宸安帝瞧乔安还在外面磨叽,不耐 烦的伸手把他拽了进来,立刻拉上 帘子。

“起驾。”小薛子收回笑容,面色平 静,颇有大总管派头,拂尘一甩, 宫人抬着轿子跟上。

而轿内,宸安帝仍是不安分的挑逗 着乔安,这皇帝,还是不死心啊!

幸好乔安怜惜他的身子,为了明天 早朝着想,只是点住宸安帝的穴 道,任由宸安帝气鼓鼓的瞪着他, 复而乔安叹了口气,将他抱在怀 里,轻轻抚摸着宸安帝的乌黑柔顺 的长发。

“我的皇上,您就丝毫不肯安分点 吗?”

你给我压,我就安分,从宸安帝妄 想的眼中,仍得到的是这样的信 息。

乔安苦笑摇摇头,“别想了,君无戏 言,你还想反悔不成?”

在先皇驾崩十日后,魏煜宸名正言 顺的登基成了新一代帝王,改国号 为宸安,以此纪念乔安多年的相 伴,没有乔安,也不会有他魏煜宸 今天。

魏煜宸在宰相钱中福的搀扶下,在 万人瞩目中,一步步登上了高高在 上的龙椅。

而乔安没有出席。 清早,魏煜宸吩咐宫人为乔安准备 的新衣新装此时静静的摆在床头, 床上被褥整齐,房内空寂无人。

乔安假装熟睡,待宫人走后,不知 怀着怎样复杂的心情,在魏煜宸登 基大典时悄然离开。

大典还在继续。 魏煜宸目光如炬,端坐在龙椅上, 平时前方,眼珠却悄悄闪动,在人 山人海中搜寻着乔安那纤瘦的身 体。

今日,他是穿上了朕为他准备的红 袍吧!

可是,人海中怎么没有那独一无二 的红。

已是宸安帝的魏煜宸心中隐隐不 安,却不知为何。

先皇的大太监手捧先帝遗诏而上, 声音尖锐却仍有男儿的沙哑,本该 是刺入人心的声音,却半点入不了 宸安帝耳朵。

宸安帝手指无意识的轻叩靠椅,这 是他的习惯,每当紧张不安时就会 不觉的这样做。

大太监退下,宰相钱中福上来,开 始宣读宸安帝登基的第一道圣旨。

不是大赦天下,不是民计民生,甚 至不是鼓舞人心,体现皇威的话。

短短一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傅乔安有 功,封为帝先生。”

钱中福读完,不解的的再看了下圣 旨,依然只有这样一句。

大殿下却开始私语起来。

帝先生是什么?从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8 08:36:00 +0800 CST  
帝先生是什么?从没有过这个官职 啊?

宸安帝听到句话,嘴角拉开一个弧 度。

乔安说他不想在朝为官,不想受拘 束,这个职位他应该会满意吧。

“众卿稍安,听朕解惑,朕觉得古往 今来,皇帝凌驾于众人,所作所为 皆没有管束,所以朕今日特设帝先 生,帝先生没有官级,与朕同居内 宫之中,监督朕的行为,辅佐朕处 理国事。”

宸安帝说话,下面更是沸腾了。

这么说,就是比皇帝还要大,一个 国家两位皇帝?

在宸安帝细听众人窃窃私语时,一 位宫人匆匆而来,面色焦急,却被 侍卫拦下。

宸安帝不经意瞥到他,发现他是服 侍乔安的小太监小薛子。

出什么事了? 宸安帝不顾帝王礼仪,拽着龙袍就 跑到小薛子那边。

“皇上!乔安先生不见了!”

宸安帝不可置信,被这消息震退了 一步,面色苍白起来,一把推开侍 卫,运起轻功向景安宫奔去。

乔安,你要干什么?功成身退吗? 你就真的只有母妃的命令吗?

这么些年……就没有……

宸安帝拽着龙袍的手指关节发白青 筋暴起,头上的龙冠不知遗落何 处,头发散开在风中舞动。

‘砰’宸安帝有些愤怒的推开乔安的房 门。

正在房内的乔安手一哆嗦,手中的 玉佩滚落在地,落在宸安帝脚边。

宸安帝目光凝滞,大口大口喘着粗 气。“你……”你不是走了吗?

乔安本已离开皇宫,半路上才发现 宸安帝还是太子时送他的一块玉佩 没带上,挣扎了半天,脚却不自觉 的带着身子返回宫门。

宸安帝弯下腰,拾起玉佩,上面的 龙腾已被摩挲的光滑细腻。

乔安没想到这样的大典还有人会回 来,而且是他亲自过来。

宸安帝什么话也不说,冲上前搂住 乔安,把他狠狠嵌入怀中。

“殿……皇上,我该走了,您已经是 皇上了。”

“你走了还回来干嘛?”

乔安沉默,他也不清楚为什么。

宸安帝把玉佩捏得紧紧地,“别走 了,好吗?”

乔安舔了舔干燥的嘴,推开宸安 帝,一贯的微笑收起,认真的 说:“皇上,您不能把我困住一辈 子,我还想……”

宸安帝激动起来,“你还想娶妻成家 吗?”

乔安愣了,他从没想过。

“乔安!我喜欢你,你是我的!你不 能离开,你想女人是吗?朕当你的 女人!”宸安帝扯开龙袍,露出大片 胸膛,狠狠把衣服扔在地上,“你想 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你让我做什 么,我就做什么,只是……”宸安帝 声音卑微起来,“你别离开,好吗?”

乔安被宸安帝一切行为刺激到了, 依然沉默不语。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8 08:37:00 +0800 CST  
乔安被宸安帝一切行为刺激到了, 依然沉默不语。

“乔安!你要对朕负责。”宸安帝不知 哪来的勇气,把乔安推在床上,低 头强势的吻了上去。

却留下一滴泪滴入乔安的眼眶中。

乔安反身压住宸安帝,咬在他锁骨 上,咬牙切齿的说:“这是你说的!”

床纬放下,芙蓉帐暖。

楼主 free染尘  发布于 2014-09-08 08:38:00 +0800 CST  

楼主:free染尘

字数:29373

发表时间:2014-09-04 03: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1-28 20:12:08 +0800 CST

评论数:18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