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以痛迎爱微虐,前期不虐哦~装病梗√胃疼梗√想看什

【原创bl】以痛迎爱
微虐,前期不虐哦~
装病梗√
胃疼梗√
想看什么情节会尽量满足的,不喜勿喷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4 01:27:00 +0800 CST  
2楼开更!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4 01:28:00 +0800 CST  
在苏若言看到叶煊晟那一刻,就认定了他。可苏若言却不知道怎样才能追到他……
他们的关系,只是快毕业了的同学和同公司的实习生而已……
苏若言在宿舍埋头苦想,坐在椅子上抓头发。四人一间,其他人都去打篮球吃饭图书馆了。宿舍条件很好,该有的需要的都有了,甚至说,就差来个炉子做饭了。
怎样才能接近他呢……而且现在好像也只是我单方面认识他吧,怎样搭上话呢?
苏若言顶着一头乱毛靠在椅背上看手机里叶炫晟的照片。
“这是真帅啊……”两眼放光。“虽然跟我比……好吧也差不多。”
苏若言在网上匿名问了问:
【怎么才能接近自己喜欢的人?在线等急!!!】
接着,有人给了回复。
“装病或者利用自己的病来接近他/她?”
读完后苏若言愣了愣,看到底下一堆更不可思议的答案,决定试试这个。
“那……等等,我没病啊,很健康的。”
“看来只能装了。”
站在镜子前的苏若言看着自己,总不能缺胳膊少腿的吧,感冒咳嗽也太不持久了……
目光逐渐落在腹部。
要不……胃?
搜搜怎么装……
……
看明白后的苏若言立马出去采购了所需材料,回来后还对着镜子做了几个虚弱的表情,手捂着胃,死死按压胃。
“嘶……好疼……”
又在镜中看了自己几眼,立马恢复原样,感觉还不错。
“叶煊晟,等着我来搞定你!”

次日早,苏若言想了很久决定把自己胃搞坏,如果真的追到手他早晚会有一天知道的。
于是,苏若言没有吃早饭,泡了一杯浓茶喝掉了,还取出昨天放在小冰柜里的冰袋,稍微化了一下,放在胃部。
“嘶……真凉……”才是初春,还是有丝丝凉意,穿着衬衫和外套出了门。
凉风一吹,苏若言打了个寒颤。
“真折磨人……”不过为了追叶煊晟,他愿意!
快走到公交车站,苏若言竟然发现叶煊晟站在那里等车!
不过想想也对,他和自己一个公司一个学校,都是住宿舍,同样上班点,碰到也很正常。
机会难得,要不先试试?
苏若言把冰袋拿了下来,胃部也已经冰冷一片,早上喝的那杯茶,让他也感觉胃部有些不适了。
苏若言看了看叶煊晟,他正背对自己等车,于是安心拿出手机,向脸上打了一些粉,让他的脸看起来更加苍白。他昨天已经试过了,这个效果不错,而且防水。
又拿出装了水的小喷瓶朝额头喷了喷模拟冷汗,面部准备完毕!
把自己胃部的衬衫揉乱,调整了一下表情,微微弯腰,捂着胃向车站走去。
到了车站,叶煊晟听到动静下意识向后看了一眼。对上苏若言的脸,苏若言装作慌忙的把手放下,腰更弯了,正好让叶煊晟看到自己衬衫的褶子。又装作胃很疼,手突然按了一下胃,又匆忙放下。
叶煊晟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
苏若言看叶煊晟还没有动静,向旁边走了两步,手立马按着胃。
“你……胃疼?”叶煊晟看这人举动如此明显,问号就是个过场而已。
苏若言心里一喜,上钩了。
苏若言死死咬住下唇,死死捂着胃,点点头,却又摇摇头。
“你去哪?”
“文凯公司……唔……”
“你是实习生!”叶煊晟想起来了:“怪不得眼熟。”
眼熟?苏若言直了直身体,在他苍白的脸上扯出一个微笑。
“你叫什么,我帮你请个假吧,这么难受还是回宿舍休息休息吧。”叶煊晟看着都疼。
而这时的苏若言却感觉,自己是不是演的有点过了?缓缓放下手。
“苏若言,不用帮我请假,实习生请假不太好。现在也没刚才那么疼了,习惯了。”
一句习惯了让叶煊晟一愣。
“你有胃病?”
“有点,这次是每吃早饭才比较疼。”
苏若言还是一副苍白无力的样子。
“要是不行给我说,我叫叶煊晟,和你一个公司的实习生,一会一块走吧。对了,加个微信,有事好说。”叶煊晟都没感觉到自己竟然在关心他。
苏若言没想到如此顺利,连忙拿出手机加了,满心欢喜。
车来了,二人挤上了车。
苏若言手又抚上胃,表情有些痛苦。
“又疼了?”一旁的叶煊晟不禁发问。
“嗯……有点……”
车身一个晃动,苏若言被挤的手碰到了叶煊晟的手。
“你手怎么这么凉?”叶煊晟握住苏若言的手发问。
“这么冰的手捂胃那不得更疼!”叶煊晟一把扯下苏若言捂着胃的手,把自己的手贴上,便被他冰冷的胃部刺激了一下。
“唔……不用了……我嘶……自己来可以的……”苏若言口上推辞,心里巴不得让他多捂会,他手真的好暖和……
叶煊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但却没撤下手。
“行了,别逞强了,你那手越捂越疼。”
渐渐的,胃开始升温。
一路拥挤着到了公司。
“谢谢你!”
“怎么样?还疼吗?”
“好多了!”
“没事,都是同学,以后还会成同事,还疼就叫我,走了。”叶煊晟说完走到了办公桌。
“嗯!”苏若言只是嘴上应着,以后更会成为恋人的!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4 01:28:00 +0800 CST  
谢谢支持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4 15:29:00 +0800 CST  
上午两人都挺忙的,转转悠悠就到了中午。叶煊晟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去吃饭。想着自己一个人吃也是吃,不如叫上苏若言一起。
走到苏若言办公桌附近,却没看见他的身影。
“他先去吃饭了?”
叶煊晟拿出手机。
【叶煊晟:在吃饭吗?】
【叶煊晟:胃还疼吗?】
对方久久没有回话。
叶煊晟想了想,把手机塞回口袋,自己去吃饭了。
苏若言此时正躲在卫生间里,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克制着自己不回复。
他现在正在躲叶煊晟,让他认为自己因为胃疼没去吃饭在卫生间呕吐。
苏若言看着时间,算着他差不多还有十分钟回来,把早上那套准备好,离开卫生间。
一出了卫生间的门,就皱着眉头捂着胃,趴到办公桌上。
五分钟过后,苏若言感觉到有人戳了戳他。
“胃还很疼?”果然是叶煊晟。
苏若言抬起苍白的脸看他,额角还有几滴冷汗,把手放到一边。
“没……没事……”
“中午又吃什么了?胃还疼?”
“没刺激到……”
“怕不是没吃吧。”苏若言被看穿了。
“为什么不吃?自己胃疼还不吃饭?”
“吃不下……叶煊晟你,在关心我?”苏若言突然一句话,让叶煊晟一愣。
对啊,自己是在关心他?
“对同学的关心不行吗?”
“……好”
叶煊晟说完就走了,苏若言反应过来有些失落,早知道自己不多嘴了。
继续趴着,戏要演全。
过了一会,前辈们都陆陆续续回来了,看到苏若言都以为他在睡觉,也没叫他。
几分钟后,再次感觉有人在戳自己。
还没等他抬起头来,一个热乎乎的东西被放在腿上。
苏若言一看是个电热水袋,桌子上还有一杯热粥。而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不远处倒是有个叶煊晟的背影。
【苏若言:谢谢了。】
【叶煊晟:嗯。】
苏若言想着今天的病差不多够了 ,过了午休就没再装。
下午休息时间,苏若言收到一条信息,是他死党发来的。
【阚容舟:若言,工作怎么样啊,有没有看上的?】
【苏若言:工作挺好的,有一个看上的。】
【阚容舟:还真有?不容易啊,被你个母胎单身看上。】
【苏若言:说的你不是一样。】
【阚容舟:长什么样啊,来张照片。】
【图片】
【阚容舟:哦!可以啊,看上叶煊晟了!】
【苏若言:你认识?】
【阚容舟:那当然了,我隔壁宿舍的,就在你楼下的。】
【苏若言:那我为什么都没见到过?】
【阚容舟:你想想你多懒啊,每次都是我去找你,而且人勤快着呢,每天都有锻炼。】
【苏若言:……】这是苏若言第一次感觉自己确实挺懒的了。
【阚容舟:你怎么追他?】
【苏若言:装病。】因为是死党,就没隐瞒。
【阚容舟:不怕被发现?】
【苏若言:怕啊!】
【阚容舟:想好了?】
【苏若言:那当然。】
【阚容舟:祝你好运( ^_^)/】
收起手机,继续工作。
下班时间很快就到了,苏若言走到叶煊晟身旁。
“今天谢谢你了,一会一块走吧。”
叶煊晟点了点头。
“晚上你怎么吃?”苏若言想再近一步。
“宿舍聚餐。”
不知道怎么回事,苏若言总感觉叶煊晟语气越来越冷,是在疏离自己?
确实,叶煊晟弄不清自己之前为什么会那么关心他,明明才见了几面,连名字都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4 15:29:00 +0800 CST  
下面的几天,苏若言都没有再装病,找各种机会接近叶煊晟,他能感觉到,叶煊晟对他的态度变得暖了。
这一次,更是约了叶煊晟晚上吃饭。
苏若言早早打听好,叶煊晟喜欢吃辣,特意选了一家川菜馆,可以说,里面可能就米饭是不辣的。
苏若言点了一桌子的辣菜,并且早就知道那都是叶煊晟爱吃的。
叶煊晟看到后十分高兴的开始吃,两人聊的很欢。
边聊边吃,苏若言原本就能吃辣,不过仅限于微辣,这次的菜还全不是微辣,就喝了很多冰镇饮料。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之后觉得胃里越来越热,又被冰饮料冲击,竟开始有些疼。
这一疼,让苏若言想起来了什么,说了一声,跑去了洗手间。
把手冲凉,在胃部冰了冰,又往额头撒了点水,调整一下,回到餐桌。
聊了几句,苏若言就没再吃了,一直在扒拉米饭。
“吃饱了?”叶煊晟问。
“嗯……”
叶煊晟看面前的人有些不太对,无意间瞥见额角的汗,但是店里很舒适,并不热。但又看到一桌子的菜……
“胃疼?”
苏若言迟疑的点点头。
“那为什么还点一桌子辣菜?”
苏若言心里笑哭,因为这家店没有不辣的啊。
“因为……你喜欢……”苏若言抱着胃,咬着下唇。
叶煊晟眼神一动,因为我,就这么简单?
叹了口气,做到苏若言身边,终于看清了他按胃的手,都快把手摁进去了。
叶煊晟抓开他的手,换了自己的手进去。
胃那里还是和上次那样,冰冰冷冷,而且,也只限于冰冷,但看苏若言痛苦的表情,想到他是因为自己才这样的,就用心的揉着。
“嗯哼……”不得不说,吃了饭又被人揉,也是挺不好受的。
“谢谢……”苏若言微睁着眼,眼里有些泪光。
本来不怎么疼的,现在一揉更疼了……
“还很疼?”看到苏若言的眼睛,感觉自己揉的无用的叶煊晟:“是我揉的不对吗?”
刚要撤手,就被抓住。
“嘶……别松…暖和……”
苏若言冰凉的手抓着叶煊晟,叶煊晟只好继续帮他揉。
“平时胃疼吗?”
“偶尔吧……唔”
“你胃一直不好吗?”
“小时候有调养过,最近又开始疼了……”
两人扯了几句,苏若言一副软绵绵的无力样子,叶煊晟也没再聊什么。苏若言倒是松了一口气,他怕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穿帮就凉了。
过了一会,胃部不再特别冰冷了,苏若言就让叶煊晟放下手,二人结账并回去了。
宿舍楼梯上,叶煊晟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要是还疼给我打电话发消息都行,以后注意着点,别吃辣了。”
苏若言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二人分别后,苏若言偷偷比了个“V”
“这次计划成功√”
“自己胃也开始折磨了……”
……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4 17:13:00 +0800 CST  
嗯……突然发现,前期好像有点短……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4 22:49:00 +0800 CST  
几天后,苏若言明显察觉到这几天叶煊晟对自己的关心。
比如说……
早上车站等车的时候总会有一杯热粥。
在早高峰挤车时候他会尽量护着苏若言,让他不被挤到。
中午饭一起吃时盯着苏若言一点辣都不让吃。
甚至有的时候晚饭都是一起吃的。
……
这打乱了苏若言原本弄坏胃短期计划,然后开启了第二计划。
每次吃饭都尽量快一点,而且多吃粗糙的食物,然后假借去卫生间剧烈运动一下。
每天空腹喝浓茶不能少,在工作中还要喝浓咖啡。
……
要是再不行,苏若言都要开始吃阿司匹林了。
还提前准备好了几瓶止疼药。
不过最近苏若言能感受到胃的不适,甚至有的时候是真疼。
但是都没在叶煊晟面前发作过。
又是一个周五,第二天可以休息了,早上苏若言像往常一样收到一杯热粥。
“你明天有事吗?”叶煊晟问。
“我看看阚找我了没,应该没事吧。”苏若言边说边拿出了手机 。
“阚?”叶煊晟疑惑。
“对啊,阚容舟,我死党,和你住一层。”
叶煊晟想了想,“他好像在我隔壁宿舍吧。”
苏若言会不会早就知道?这几天回想苏若言之前胃疼的事,总感觉有点怪怪的。他的胃都没有抽动,只是凉,甚至都感觉是刻意凉的。
苏若言在装病?
不过没道理啊……
“你住406?”
“407。”
苏若言成功蒙混过关,也成功打消了叶煊晟的想法。
“你呢?”
“510。”
苏若言看看手机没有消息,“明天应该没事。”
“那明天出去逛逛?”
“好!”被叶煊晟约哪有不接受的道理。
看来今天晚上要想想明天的计划了。

周六早上8:45
一头乱毛的苏若言被室友叫起来。
“我们几个出去约妹子了啊,下午打篮球去,下午要一起吗?”室友问。
“嗯……嗯?不了不了……”还不知道会和叶煊晟玩到几点。
“那你睡吧,我们走了啊!”
招呼完几人,苏若言钻进被窝继续睡。
过了一会儿……
“等等,现在几点了?”拿起手机一看。
【8:56】
“……我没看错?”
“凉了!”和叶煊晟约的九点在宿舍楼下见面。
结果现在……
立马下床收拾,还不忘泡茶。
“不行,现在烧热水来不及了,喝瓶冰水吧。”就从冰柜里取出一瓶,洗漱完就咕噜咕噜灌上。
穿了衣服后,刚要跑进厕所,他习惯在这个时候排掉晨尿。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是忘拿什么东西了吗?”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
叶煊晟。
“哎?”
“看你过了五分钟了还没有来,消息也不回电话也不接的,就上来看看了。”
“抱歉抱歉,忘了周六没有闹钟,起晚了,我马上啊马上。”
说完就进了厕所关上门,进来后就觉得胃里面是真冷,冰水真刺激,还开始疼了。
因为早上喝浓茶经常胃疼一阵子,这点疼早已习惯了。
可是,和平时不同的,竟然越来越疼了……
“额嘶……早知道今天不灌了……一会还要去玩……”

而外面,叶煊晟刚坐下来看着宿舍,苏若言的手机响了一声,又接着响了好几声。
叶煊晟耐住好奇心不打算看,可响的越来越频繁,这一声没完下一声接上,叶煊晟怕有什么急事,看了一眼……
先是无数个抖动。
然后……
【阚容舟:若言若言!】
【阚容舟:起来了没!】
【阚容舟:今有空没!】
【阚容舟:特别好奇!】
【阚容舟:进展如何!】
【阚容舟:胃还好吗?】
【阚容舟:装的还顺利吗?】
【阚容舟:有没有被识破?】
【阚容舟:叶煊晟难追吗?】
【阚容舟:应该挺难的吧!】
【阚容舟:回一句啊若言!】
…………
阚容舟消息还有发,但叶煊晟已经无心看下去了,深呼吸消化一下。
苏若言在装病?
苏若言在追自己?
苏若言为了追自己装病?
越来越不能接受了。
虽然说他不否认同性恋,而且他之前还对苏若言挺有好感的,再发展下去,叶煊晟都觉得苏若言会成功,不过现在……
是不可能的了。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4 22:49:00 +0800 CST  
苏若言揉了揉胃,暗暗祈祷希望今天能顺利,但现在却有点慌。
刚出门,就看见叶煊晟抱胸站在那里看他。
“怎么了,坐啊。”
苏若言看见叶煊晟正冷冷的盯着自己,以为是自己迟到惹他生气了。
“抱歉啊今天迟到了,我……”
“闭嘴,自己看!”被叶煊晟扔过来一只手机,苏若言看了几条,顿时明白了。
苏若言想说些话,但不知道要说什么。
“是真的吗?”叶煊晟还是有点不太相信,他那么做就只是为了接近他。
或者说,如果苏若言摇头否认了,他会带着他出去玩。
苏若言知道已经被发现了,紧紧咬着下唇,眼前都有些发黑,胃疼的更厉害了……
点了点头。
下一秒,苏若言听到摔门声。
果然……
苏若言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手机还在时不时有信息,但他直接把手机静音了。
双手捂着胃,冷汗渐渐流下。
这一次,不是装的了……
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汗水泪水一同流下,他直接倒在地上,整只手都按进了胃。
“唔……好疼……”胃疼,他真的没想到原来胃疼是如此的疼,如此难受,可他为的那个人,已经厌恶他了。
对啊,他现在,一定很讨厌自己了吧……
就算现在自己已经不是装的了……
好失败啊苏若言。
把胃搞坏了都没追到……
早知道,就不用这个办法了……
……
苏若言最终昏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再次醒来,是在学校医务室里挂着点滴,床边坐着阚容舟。
“啊啊啊你终于醒了!我去找你的时候敲了半天没人开,以为你不在,结果一推开吓私我了,不知道还以为是凶杀现场……”阚容舟看到苏若言终于醒来,直接扑了上去。
“还有啊你为什么躺在地板上,现在才初春还很冷啊,你都发烧了你知道吗?”
怪不得感觉头疼。
“还有,找到你的时候你捂着胃,医生没检查出什么来,说你可能最近没护好胃……你是不是已经把它弄坏了?”
刚醒来,就被灌输了一大堆话的苏若言有点胃疼,但还是嗯了一声。
不嗯不知道,自己的嗓子已经哑成这样了。连忙被递了一杯水。
“喝口水,来说说吧,怎么回事?”
苏若言清了清嗓子。
“你的信息,他先看到了。”
“?!”感情这事还是因为自己?
苏若言又断断续续把事情说了一遍。
之后二人安静了好久。
“你……打算怎么办?”打破沉默的是阚容舟。
“没想好……先这样看看吧,或许这真需要缘分。”
苏若言语气平静,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这次是我疏忽了,对不起!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是都会支持你的!”阚容舟坚定的看着他。
苏若言点点头,被子下捂着胃的手更加紧了。
……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4 23:34:00 +0800 CST  
拿了一袋子药回到宿舍。
临分别前,阚容舟和他说了一句。
“医生还告诉我让你不要吃一系列食物,但我知道,你比我还清楚吃什么,那些不该吃的都吃的差不多了吧。”阚容舟看了看他。
“做好决定后,别后悔就好。”

苏若言挨个看了药怎么吃,现在已经是快下午了,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什么,但就是不饿,抠了两片退烧药吃了下去。
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加上刚刚阚容舟的话,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蒙着被子,或许药有一定的催眠成分,苏若言竟慢慢睡着了……


而早上离开的叶煊晟,出了学校后就漫无目的的逛着,看着手机里他们的聊天记录,脑子里还想着那几条信息,在脑中徘徊,怎么都忘不掉。
他现在都无法相信那些都是假的,可当事人都承认了,又怎能……
越想越烦,越烦越想。
叶煊晟想转移自己注意力,正好看到电影院,进去随便买了张据开场时间最近的票,进了场。
电影很快就开始了,叶煊晟这才发现自己买了一部爱情片,来看的大多数是情侣和女孩子,像他一个男的来的……似乎……没有……
整部电影都是满足少女们的幻想,走出电影院的叶煊晟都不知道自己看了什么,真的是看了接着忘。
再次漫无目的的逛,不知不觉走到之前他们吃饭的川菜馆。
其实这家店做的味道挺好的,竟慢慢走了进去。
又坐到上次那个地方,翻开菜单。
上次说苏若言点的菜,他都没怎么看菜单。
这一翻,才知道这家店都是辣菜,而且网上对这家店的评价:
【绝对正宗的川菜!!!辣到没边!!】
叶煊晟抿抿嘴,点了上次的菜。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一个人都吃光了。
不是说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会胃口不好或者暴饮暴食吗?
但他没感觉到自己在暴饮暴食啊。
出了川菜馆,收到一条信息。
是老友林瑾的。
【林瑾:阿晟,晚上要不要和我跟诗杰一起聚聚啊。】
诗杰,何诗杰,他们三个是从小就玩的很好的朋友,大学在一座城市但不在一所。
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这样也能转移自己注意力吧。
看着手机约的是五点,就想着先回宿舍吧。

在宿舍楼下看到苏若言和他身边的阚容舟,手里还提了一个袋子,好像是药?
做戏要做全套啊。

下午两点,在宿舍里蒙头大睡的苏若言醒了,是被疼醒了。
中午胃没有进食就吃了药,对胃又是一波刺激,一上来就这么疼,冷汗直流。
想起之前叶煊晟说要是还疼就给他发信息,可他现在就算发了,也不会回吧……
胃疼,心更疼。
苏若言随手拿了止疼药,吞了几粒,又蒙上被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要睡觉!
再次醒来是被舍友叫醒。
“你是睡了一天吗?!”
刚想否认的苏若言改口了,“算是吧。”
想想自己从早上起来昏倒中午,回来吃了个要又睡……
周六就睡过去了呢……
“还没吃晚饭吧?我买了炸鸡,一起下来吃吧!”
舍友扬了扬手中的袋子。
“不不用了,不饿。”不止晚饭,早饭都还没吃。
“那行吧,我们给你留点,总会饿的。”苏若言平时和他们关系处的很好,而且平时人缘不错,都挺照顾他的。
舍友们打开袋子吃起炸鸡。
炸鸡香味慢慢飘进苏若言被窝,要在以前,闻到香味一定会下床吃,但现在他却觉得这油腻腻的味道有些难闻,甚至还有些反胃。
苏若言翻下床跑向卫生间,撑着墙吐了几口。
可他一天没吃饭,吐出的就只是一些液体而已。
苏若言想着这大概是胃液吧……
甚至到最后都有点血丝。
一出门 ,就被舍友问了:“若言你不舒服吗?”
“没事,就是有点胃疼,睡一会就好了。”苏若言按着胃爬上了床。
“有需要叫我们哦!”另一个舍友说。
“好好休息。”又是一个舍友。
苏若言回了一声,想继续睡觉,但却是怎么都睡不着。
胃里就像是有人在狠狠的捏,还捶了几下。
苏若言学着叶煊晟的手法给自己揉着胃,但怎么揉还是疼,全身冰凉。
因为没有胃药,所以就又吞了几颗止疼药。
……
苏若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再睁眼就已经是周天了,床边是舍友贴的纸条,他们又出去了。
胃里不知怎的,没有先前那么疼了,是疼累了吗?
无所谓了。
冲了一杯浓茶,大脑放空,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这样一杯一杯的消磨时光。
摸摸自己的额头,还是有点烫,又抠了两片退烧药吞下。
趁着胃还没开始疼,苏若言打算先吃点东西。
想起之前还有桶火鸡面没吃,以前嫌辣,现在倒是正好。
刚吃了几口,感觉胃里面开始冲击,一会凉性的绿茶一会火热的火鸡面,本来就脆弱的胃就已经受不住了。
胃开始叫嚣。
苏若言忍着疼硬是塞下一整桶火鸡面,辣的嘴都红了,胃自然不用说,直接喝下已经冷掉的茶。
……

而叶煊晟这边,已经努力控制自己不再去想他,可偏偏这时候,思维就是那么活跃,从前想到尾,又从尾想到前……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5 09:09:00 +0800 CST  
很快到了周一。
苏若言行动有些慢,想故意和叶煊晟错开时间,跑到车站却发现,叶煊晟已经站在那里了。
苏若言看看时间,他要是再躲就一定迟到了。
只好在车站站着等车,胃里一紧一紧的,他能感受得到胃在跳动。
用力按了几下胃,但还是止不住疼。他不敢在叶煊晟面前乱动,他怕叶煊晟只会对他更厌恶。
叶煊晟也在偷偷观察他。
苏若言脸上毫无血色,连脖子上都有冷汗,手还时不时按胃。
不得不说,演技和化妆技术不错。
叶煊晟眯起眼睛,抿了抿嘴。
很快,车来了。
车上拥挤的空间和空气都让苏若言再次产生不适,还有两站要到公司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带了韭菜馅包子,车里混合着香水味,饭味,让苏若言一阵阵反胃,还更加疼痛。
苏若言咬的嘴都发白,胃部直接被按了一个坑出来。

到了公司,苏若言冲进卫生间开始呕吐,叶煊晟看着奇怪,听到呕吐声又冷笑一声。
二人被通知今晚有一月一次的部门聚会,实习生也要参加,而且下午提前下班。
这一消息让苏若言也不免有些兴奋,能早下班……
中午苏若言什么也吃不下,但强迫自己喝了点粥,虽然吐的差不多了,而且他发现自己吐出的不仅仅是血丝了,越来越多了。
晚上,随公司前辈们到达饭店。
苏若言提前吃了点止痛药和防醉的药,虽然自己酒量是不错,但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聚餐开始后,苏若言看着一桌子菜没食欲,不是菜不好,而是他胃一点都不想进食,象征性吃了两口,就没再动筷子。
果然,过了一会开始灌酒了。
苏若言被灌了好几杯冰啤酒,感觉还好,不过他能预感到一会自己胃里会是怎么个翻江倒海了。
……
因为吃了止痛药,到聚餐最后胃都没有闹什么事。可最后,经理非要喝一杯白酒,苏若言被迫干了一杯。
他平时并不常喝白酒,这一杯下去,唤醒了胃。
先是火辣辣的,然后又是一阵抽搐。
“咱今天就到这,回去都注意安全啊,我看小苏酒量挺好,年轻人就是好,小叶你是和小苏一个学校的吧,你俩一起回去吧,看着点小苏,一会可能就醉了……”经理最后发话。

苏若言和叶煊晟一起走出饭店,站在饭店门口很久都没打到车,二人打算向回边走边打车。
苏若言头又疼又晕,也不知道自己是醉了还是因为发烧,只是感觉意识很清晰,胃里如同有东西在跳,胃收缩的很厉害。苏若言步子慢了点,走在叶煊晟后面。
叶煊晟本来还能听见脚步声,后来越来越慢,忍不住回头一看。
苏若言一手扶着墙一手死死按着胃,可脸并不苍白,红润的很,就是额头上有些汗。
这是忘上妆了吧。
“别装了,都知道了还装,快点走几步。”叶煊晟不耐烦的回过头。
苏若言听见了后,努力把步子迈大迈快,跟了几步,胃被拉扯的更疼了。眼前有些发黑,嘴唇都被自己咬破了,死死掐住胃。
“怎么走的还是这么慢……”叶煊晟再一次转身,看着苏若言已经靠着墙站住,喘了几声,扶着墙走过来。
这次真的把叶煊晟弄烦了,“有意思吗?能不能不要浪费时间?”
苏若言走了几步又停下了,靠着墙两腿发抖。
“这次……不是……”
渐渐的,苏若言都要听不到耳边声音了,只听见:“到现在了还装,我才不会喜欢你这种人!我讨厌你!”
不会喜欢自己……
讨厌自己……
自己却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真傻……
渐渐的,已经站不住了,滑倒地上,胃里翻江倒海,很想吐,低下头,嗓子里黏糊糊的,隐隐约约看到自己吐出来的是血……
还有匆忙跑过来的叶煊晟……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
一切都结束了……
苏若言按着胃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的那一刻,心也跟着死了……
叶煊晟,对不起,骗了你,你很讨厌我吧,不会烦你了……

叶煊晟在看他滑下时就觉得不太对,看到血的那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立马冲过去,废了好大劲才掰开他按胃的手,抚了上去,就是一惊。
叶煊晟能感觉到手下那个器官在剧烈跳动,都不敢想象到底会疼成什么样。
他难道真的不是装的?
可他承认了啊……
来不及多想,叶煊晟打了120。



刚到医院就被推进急救室,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简直是煎熬。
门一打开,叶煊晟立马走上去。
一名医生对他说:“病人晚上喝了不少酒,但却吃了止疼药,不知道有胃病不要大量喝酒,吃止疼药不能喝酒吗?”
“病人胃出血,并且在胃里发现6块胃溃疡,再这样下去,早晚要胃穿孔!而且还高烧39度!”
医生还说了什么叶煊晟没太听清,胃出血,胃溃疡,胃穿孔,高烧……
所以他的脸是因为高烧才变的红?
他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这些天他经历了什么?
这一直在脑子里徘徊,连自己是怎么走到病房的都不知道……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5 14:59:00 +0800 CST  
站在病房里的叶煊晟有些呆愣的望着病床上的人,看着那苍白的面孔,明显比以前要瘦了的脸,之前那刺目的血,还有一直在耳边医生的话……
叶煊晟抱着头蹲下,他现在很乱,突然想起之前在苏若言手机上的一句话。
【阚容舟:胃还好吗?】
苏若言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自己不是承认了吗?
……
这时,病房里冲进一个人。
是阚容舟。
毕竟是苏若言的朋友,叶煊晟想着有必要告诉他一声。
“怎么回事?若言他……”阚容舟目光转向叶煊晟,叶煊晟把今晚发生的事都告诉他了。
阚容舟激动的直接拽起来叶煊晟的领子。
“你个**!”
“都什么时候了还认为他是装的!”
“他原本没想装的怎样,我们承认骗了你,但他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追你!”
“装病的同事他也早就把胃搞坏了,你看到我信息的那天,也就是周六,你走之后他就疼晕在地板上了!”
“要是我没及时去,说不定他会躺那一天!”
“我知道你知道后一定很烦,但你的举动让我们也很烦!我很感谢你把若言送到医院并通知我,垫付的医药费我转给你,你可以离开了!”
接着,阚容舟就坐在苏若言病床边,背过身子不再看叶煊晟。

叶煊晟越听越难受,拳也攥的越来越紧。
他还记得自己今天晚上对苏若言说的话,虽然没几句,但是句句扎心,他也明白,苏若言醒来后肯定会讨厌他的……
但不知为何,就是想在这里陪着苏若言。
之前看苏若言笑,就觉得这个男孩很好看很开朗。
看苏若言难受,会不自觉的去关心他。
可在知道一切都是假象之后,愤怒与厌恶,可脑中还是他……
挥之不去……
今天看他真的吐血倒下时,心中的释然与揪痛一同迸发。
这是怎么了?
他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而情绪如此变化。
喜欢上他了?
这一想法突然出现在叶煊晟脑海里,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出其他理由了。
是的。
叶煊晟喜欢上了苏若言。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5 18:46:00 +0800 CST  
叶煊晟也知道自己对他说了很重的话,他醒来不一定会想见到自己,于是看了几眼他们,走出病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拿出手机,一条一条翻着他们之前的对话……
想着之前是多么美好,现在又是……
叶煊晟闭上了眼睛,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苏若言醒来,早已是凌晨。
“若言若言你终于醒了!”是阚容舟。
嗯……这场景有点似曾相识……
苏若言环顾四周,知道自己是在医院,可房间里只有阚容舟。
没有叶煊晟。
果然,现在一定很厌恶自己了吧……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渴不渴啊,饿不饿?”
“嗯不对,医生现在不让你进食。”
“胃还好吗?还很疼吗?”
苏若言摇摇头,可能是药物的事,现在胃也没怎么疼。
“那你千万别按胃了,我去叫医生,还有,以后记住,吃了止疼药不能喝酒,而且止疼药不能多吃!”
“从你身上搜出止疼药就只剩下那么一点了,你是打算以后变傻吗?”
说完阚容舟就去找医生,一出门,就看见坐在椅子上的叶煊晟。
“你怎么还没走?”
“他醒了,我想进去看看他。”
“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我想看看他……”
阚容舟怀疑的看了叶煊晟几眼,“就一会,不许进去惹他不高兴!”
“好。”

病房门被推开,“这么快……”以为是阚容舟的苏若言睁开眼看了一眼,发现是叶煊晟。
他怎么在这?
苏若言下意识用被子蒙住了头。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对不起,我晚上说的话过重了……”
“之前知道你骗我我也确实很生气,但让你变成这样的也是我,我会负责的。”
“我之前说的话,希望你能忘掉,我没有不喜欢你,没有讨厌你……”
说完了这句话,叶煊晟沉默了一会,让苏若言以为他走了,刚要拿开被子……
“我错了,请你原谅我!我会一直在门外的,等你。”
说完,叶煊晟不舍的看了苏若言一眼,走出了病房。
接着医生进来了,后面是阚容舟。
阚容舟自然知道他们可能要待段时间,找医生的速度就故意慢了点,回来刚好碰上,看了叶煊晟两眼,就进去了。

经过一系列检查,确定苏若言没什么问题,交代两句就走了。
阚容舟坐在旁边。
“若言,你还好吗……?”
“我之前说了他两句,我现在摸不清你的打算了,他现在就在门外。”
苏若言点点头,“我也……很混乱……”
“他说他不是不喜欢我,但他也没说喜欢我……”
“那如果他说了,你会答应他吗?”阚容舟迫不及待追问。
要在以前苏若言第一反应是点头,可他现在不一样了,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苏若言没做回答。
“你好好休息吧,还要养胃,晚安。”阚容舟看出他的犹豫,也没再逼问,选择让他休息。

第二天,苏若言出院了。
医生嘱咐了一大堆话开了药,强调不能再那样吃止疼药了!
苏若言回到宿舍一看手机,是舍友们的各种信息电话的。
有点感动,苏若言都回复了后决定收拾收拾下午去上班,还是少请假比较好。
中午被阚容舟盯着吃了顿清淡无比的饭后,去了公司。
刚到公司就被经理拉过去关怀两句。
“小苏,昨天我们灌的你是有点狠了,对不住啊,听小叶说你身体不适,你不是请了一天假吗,这才半天,别逞强啊!”
“没事的经理,我挺好的!”

回到座位上的苏若言开始工作,叶煊晟就拿了个文件夹过来,公司不让在非休息时间讲私事,叶煊晟递过来的时候说是上午的文件。
苏若言知道他递来的文件是不可能有工作的,一翻开,果然,一张纸条。
【身体好些了吗?吃午饭了吗?不再养养吗?上午你没有什么残余工作啦,要是还难受就把你的工作给我,好好休息休息。^_^】
看到纸条的苏若言鸡皮疙瘩掉一地,这是叶煊晟写的吗?
虽然不是高冷人设,但也没这么……
你人设崩了哎!
叶煊晟之前连笑都没笑过几次,都是轻轻的微笑……
结果……
不过关心意味还是很明显的,苏若言咂咂嘴把纸条拿出来,把文件夹翻看了一下。
这就是几张废纸啊……后面还有凑厚度的空白a4纸……
越看越无语,苏若言怎么都没发现,原来叶煊晟真正是这样的……
这是求的原谅的一种?
帮我工作是补偿吗?
可是不需要!苏若言表示既然来上班了,就代表他可以,不需要他这种关心!
把文件夹放到一边,继续工作。

叶煊晟看苏若言并没有什么反应,还继续工作。
继续工作倒是没什么,但是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纸条他再三确认过已经放了的!
叶煊晟抓头苦想,还没想出点啥就被旁边已经谢顶的前辈打断了。
“小叶,你还年轻,别揪头发了,会秃的。”语重心长啊。
“谢谢前辈关心!”叶煊晟有些无奈,打算工作吧。

下午休息时间时,叶煊晟因为晚上没闭眼导致今天都是靠咖啡和茶撑下来的。
拿着杯子又一次进入茶水间,看见苏若言正在倒咖啡。
“别喝咖啡了,你胃不好,我有养胃茶,稍等我给你拿。”叶煊晟特意查好中午去买的。
“不用了,这是我帮雯姐接的,我喝白开水。”
苏若言语气冷冷的拒绝。
“喝点养胃茶吧,对胃……”
“不用了,我可以喝红茶,一样养胃。”苏若言说完拿起咖啡就走了。
留下叶煊晟孤零零站着。
没办法,是因为自己,结果他必须承担。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6 08:58:00 +0800 CST  
又过了几天,到了周五,苏若言都有按时吃药,被阚容舟盯着吃饭,作息正常,胃也挺安分的,就只是偶尔疼,但疼的也不是很厉害,一会就过去了,苏若言也没再吃止疼药,却还一直随身带着。
马上到月底了,事情比较多,工作比较繁忙。
苏若言一早来就收到一堆工作,感觉不妙,这是要加班啊……
所以中午,苏若言感觉也不是很饿,为了快点完成工作,就在公司楼下买了杯粥,在公司边工作边解决了。
叶煊晟知道苏若言没好好吃饭,买了些饭放到他桌子上。
苏若言看了一眼饭和拿饭的手,头都没抬。
“不用了,我吃过了。”
“可是你没好好吃,你胃不好……”叶煊晟努力让苏若言收下。
“我自己清楚我应该做什么,谢谢叶同学的关心,请叶同学留着自己吃吧。”
叶煊晟听到后心头一颤,他不是一次在这里碰钉子了,但以前苏若言语气只是冷冷的,但现在如此疏远,还叫他叶同学。
叶煊晟攥紧了拿饭的手,转身离开了。

但是着急处理工作的苏若言,最终还是留下来加班了……
苏若言坐在位置上长叹一声,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给阚容舟发了消息后,自己下楼随便吃了点,就继续工作。
工作了一会,苏若言感觉胃里又开始疼了。
他以为是和之前一样的,就疼一会,随便揉了两下,就继续工作。
可谁让他两顿饭没好好吃啊!
他受得了,他的胃受不了!
开始抗议了!
苏若言感觉这次胃疼有点不对劲,怎么越来越疼了……
苏若言已经不得不用左手捂着胃工作了。

公司里大多数人都打算把剩下的工作带回家处理,苏若言看自己剩的不多了,打算处理完再走。公司里只剩下三个实习生,他,叶煊晟和一个同校女生。
女生怕太晚回去不安全,就早走了。
苏若言冷汗已经流下来了,在工作的那只手也都有些不稳。咬着唇忍着结束了最后的工作,双手抱住胃,他想着喝口红茶会不会好些,拿过来喝了一大口,刚入嘴发现是已经凉了,这才想起这是自己晚饭前就泡了的,现在早已凉透。
可总不能给它吐回去吧!
于是咽了下去。
喝了还不如不喝,这么一大口冷茶进胃,更疼了。
苏若言直接按着胃趴在桌子上。
叶煊晟看苏若言很久了,早就看出他不对劲来,刚想过去,就想起之前各种钉子,但突然趴下,让叶煊晟想都没想就跑了过去。
“怎么了?别这样按胃,会把胃按坏!”叶煊晟说着就要伸手把苏若言手掰开。
“唔……不要碰我!”
苏若言拍开他的手,继续按着胃,他现在也知道不能这样,但抵不住疼啊。
叶煊晟决不能看着他这样糟蹋自己,直接握住他的手腕,强硬的把手移开。
握住手腕的那一刻,叶煊晟一惊。
这是男孩子的手腕吗?怎么这么瘦?
苏若言穿的衣服都是很宽松的,这些天叶煊晟除了看他脸瘦了点,其他地方真没看出来。
没有外力压迫胃更疼了,苏若言不禁低吟起来。
叶煊晟没多想,趁机摸上苏若言的胃,十分清晰的感受到胃在剧烈跳动。这些天叶煊晟空余时间都在了解胃相关的东西,揉了两下,就明白是胃痉挛了。
“别揉……疼……”苏若言已经有些不清醒了。
“别怕,你这是胃痉挛,揉开会好很多。”叶煊晟抱起苏若言就走向休息区的沙发。
刚刚被解开束缚的双手立马按住了胃,叶煊晟放下苏若言后竟然怎么都掰不开。
“苏若言?若言?若儿?乖把手拿开,拿开就不疼了。”叶煊晟柔声说道。
苏若言就是不拿。
“嘶……疼……我不要你…我不要你管……”
“你都意识不清醒了,知道我是谁吗?”
“不会喜欢我很讨厌我的叶煊晟……”
难得开口不是呻哦吟,却是那样一串前缀,叶煊晟不免更心疼了。
“不,叶煊晟他不是,他喜欢你,一点也不讨厌你!”
可对方已经没有回话,脸色愈发苍白,冷汗直流。
意识已经不清了。
叶煊晟用尽力气,边说“叶煊晟喜欢你”边掰开他的手。
苏若言的手真的有松了一些力,叶煊晟趁机进去护住他的胃,并且揉了起来。
“若儿,现在会有些疼,一定要忍住,辛苦你了。
叶煊晟那天晚上说的不是真的,他喜欢你都来不及,哪来的讨厌啊……”
叶煊晟揉的越来越有规律,苏若言也慢慢稳定下来了,过了一会,胃痉挛揉开了,苏若言睡了过去。
叶煊晟看他这么累,也没忍心叫醒他,给他盖了自己的外套,看了几眼。
哎,辛苦你了……
回到办公桌继续工作。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6 11:48:00 +0800 CST  
因为我也不是学医的,都是查了之后写的,反应状况不一定对,大家凑合着看吧有错欢迎提哦(´-ω-`)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6 11:50:00 +0800 CST  
过了一会,想着苏若言差不多要醒了,起身下楼买了点吃的,回来时苏若言刚好起身。
苏若言睁眼时还有点懵,看自己身上盖着叶煊晟的外套,还挺好闻的……
突然想起来刚才发生的事,猛地起身,是有点猛了,有些晕……
正巧叶煊晟拎着袋子走过来。
“饿了吗?两顿都没好好吃,不想吃至少也要喝点粥。”
苏若言想着没必要跟自己胃过不去,伸手接过袋子喝起了粥。
又开始想刚刚发生的事。
有些模糊,不确定是不是梦,但胃疼成那样……应该不是梦……
可他说的话是真的吗?还是故意说的为了让自己把手松开?
苏若言眯着眼咬着吸管盯着叶煊晟。
叶煊晟感觉到目光的存在,不自觉挺直了腰背。
抬头从电脑屏幕里看到正在看他的苏若言,迷蒙的双眼,咬着吸管的嘴……
怪可爱的。
叶煊晟在心底偷偷笑,装作没事的样子继续工作。
苏若言被一声消息提示音打断了,拿过自己手机一看,眼睛一亮。
【木飒:小若若,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啊~】
苏若言看到消息之后,立马打起了字。
【苏若言:你在哪?】
【木飒:J市机场啊。】
J市就是苏若言大学所在的城市。
【苏若言:刚下飞机?】
【木飒:那不然嘞】
【苏若言:等着,我去接你!】
电话那头的木飒在黑色口罩下弯了弯嘴角,发了个笑脸就靠边等着了。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6 15:42:00 +0800 CST  
苏若言把外套放到叶煊晟旁边。
“今天谢谢你了,不过我有点急事,先走了!”说完直接溜了。
叶煊晟有点懵,他刚才看见苏若言在打字,可怎么这会儿就走了?
到底是什么人把自家媳妇儿急成这样?
(虽然现在还没追到……)
隐隐约约有不详的预感……

苏若言打到车后,才又拿出手机。
木飒是他的发小,两人直到高中都是一所学校,大学木飒被送去国外留学,大一大二都回来过一次,可是之后就没回来过,直到现在。
二人从小就感情很好,这次突然回来,更是把苏若言激动的不得了。
苏若言抱着手机想发消息,但又想着不着急,马上就见到了。
“师傅,麻烦开快点,我去机场接人,不想让他等太久。”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苏若言一眼,笑了笑。
“小伙子是去接女朋友吧,这么着急。”
“不…不是!我还单身!”
司机师傅笑的更浓了,感叹了两句年轻真好。

到了机场,苏若言拿起手机打电话。
“喂?你在……”苏若言还没说完……
“在你身后。”电话就挂断了。
转头一看,是那张熟悉的脸,虽然挺帅,却挂着欠揍的表情。
“小若若~好久不见,想我了没有。”
木飒冲着苏若言笑着。
说不想是假的。
但又说不出想。
“你这么久不回来,消息也不常回,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苏若言突然发现以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木飒,现在却比自己高了一截。
“怎么会,这不是回来了吗小若若~”木飒揉着苏若言的头发,听着名字就觉得软,果然很软。
现在自己比他高了点,更好揉了。
“哎呀别揉了,住哪?”苏若言拿开他的手,看着他。
“你手怎么这么凉。”木飒攥着苏若言的手,打了辆车,报了地址。
“我在这边租了房子,一起去看看?”
“你怎么在J市租房子?来这干嘛?”苏若言不解。
“我说来陪你~”木飒的脸突然贴近苏若言的脸。
“正经点!”
“哦,我工作在这。”
“哪个公司?”
“MS集团。”
“?!你跟我一个公司?”苏若言有点惊讶。
“那这大概就是缘分吧!”木飒抱住了苏若言。
别的不说,MS集团,是木飒他爸妈一同办起来的,而且J市这个是分公司。
或者是,是木飒故意要来的。
去总公司明明会有更好的发展,他却执意要在分公司当一个职工。
而且他看好了,和苏若言一个部门。
原因只有一个,他现在提升到优秀阶段,要来追苏若言,他怕回来晚了就被别人抢走了。
“你怎么也在?”苏若言还是难以琢磨。
“我回来,正好招人。”木飒笑着。
“话说小若若有没有什么情况啊。”
“什么?”
“比如说,身体状况,单身与否……”
木飒掰拉着指头。
看着自己的发小,苏若言也没隐瞒很多。
“最近胃有些不好……”
“怎么回事?工作压力太大?睡不好?没好好吃饭?还是……”
“停停停,我先说完,我单身!”苏若言特别想堵住他的嘴。
木飒在想该联系联系经理让他少给苏若言点工作了,累坏了就不好了。
两人又扯了几句。
“吃饭了没有。”苏若言突然想起来。
“吃了,在飞机上吃的,你呢?”
“早吃了。”他们两个说话向来不客气。

不一会,到地方了,苏若言发现这里离他学校和公司都挺近的。
木飒下了车,刚要拉着苏若言下来。
“你到了啊,我回学校了。”
“等等,陪我进去看看呗!”
苏若言被木飒拉了下来,拽进了小区。

走进房子,苏若言发现木飒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还挺好的。
卧室是还不小,床也够大。
“怎么样,不错吧!”木飒满脸骄傲,这可是他特意准备的,而且不是租的。
“是不错,你住正好。”
苏若言点点头,“我先回去了,再不回去宿舍就要关门了!”
木飒抬头看了一眼钟。
“已经关了吧。”
苏若言一愣,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22:43】
宿舍十点半就关门啊!!
根本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
“又要回去敲大爷窗了……”
木飒笑笑说:“那就别回去了吧。”
“不回去我住哪?”
“这啊~”
“你这就一张床。”
“床睡三个人都没问题,咱俩一起睡就完了。”
“不太好吧……”苏若言眼睛有点飘。
“小若若你是不是想歪了?”木飒笑眯眯的,“要是你硬要想我可没办法,咱俩小时候不知道睡过多少回了。”
“木飒!”
“行了,睡不睡?”木飒也有些疲惫了。
“睡!”苏若言也没多想,直接同意了。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6 18:45:00 +0800 CST  
今天大概没有了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6 20:32:00 +0800 CST  
我……没有存稿了……今天码的都放上来了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6 23:04:00 +0800 CST  
听你们的,我再码一点

楼主 筱妸月  发布于 2020-02-06 23:05:00 +0800 CST  

楼主:筱妸月

字数:29132

发表时间:2020-02-04 09: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26 00:29:45 +0800 CST

评论数:86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