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追夫环游记(古风强强,攻受皆虐)

【原创BL】追夫环游记(古风强强,攻受皆虐)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1:00 +0800 CST  
尖尖继超能力文《不要逞强》之后再开新坑。
之前一直在隔壁吧混,这次两边一起更,希望大家能喜欢
本文古风,讲一个小受追攻反被虐的故事。
邪魔外道受×失忆小哥哥攻
主虐受,穿插虐攻~
开头大纲如下:
邪魔外道教主华灵玉喜欢正道的温辰小哥哥,但是温辰是钢铁直男一枚,喜欢自家师姐。
于是乎华灵玉就抓了温辰师姐,逼着温辰和他结婚。
温辰假意服从,暗中在交杯酒中给华灵玉下毒,先虐胃再虐小腹,逼华灵玉放出师姐并不再纠缠他。
这段大纲只是开头而已哦~
后面剧情入坑以后楼楼再慢慢道来~
结局必定he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3:00 +0800 CST  
“辰哥哥,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吗?”
一身黑衣的男子手中斟着一杯酒,含笑着转过头来,墨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一双凤眼中不见了往日的邪魅,尽是温柔,连那上挑的眼角都柔和了下来。
“华教主心意在下早就知晓。”
温辰接眼睛弯了起来,也摆出一副温顺的笑意回看着他,过华灵玉手中的酒,身子却是悄悄地绷紧了。
“华教主华教主的,听着好生分。辰哥哥叫我灵玉就好。”
华灵玉摆摆手,似乎是不太满意,身形一闪,转眼间已经坐到了温辰的身边。
温辰的喉咙“咕咚”一声吞咽了一下,几乎僵硬成了一块木头。
“辰哥哥,你真好看。”
华灵玉一手倚着石桌,慵懒地拄着脑袋盯着温辰笑。
温辰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强忍着拔剑把这魔头一刀劈成两半的冲动,嘴角向上勾了勾,强迫着自己继续保持着温润的笑容:
“灵玉说笑了,这蜀中第一美男的名号,不一直落在你头上嘛。”
——师姐还在他手上,不能冲动。
华灵玉扑哧一声笑出了声,他今天穿的一身黑衣华丽而妖媚,紫色的缎带缠在细腰间,一缕长发不经意间滑落到他雪白的面颊旁,被他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捞便别在了耳后。
“我管那些闲人怎么看我,”华灵玉满不在乎地翻了个白眼,却是忽然转头看向温辰,修长的手指悄悄攀上他紧握的拳,“辰哥哥觉得我好看吗?”
华灵玉薄唇微挑,高挺的鼻梁在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俊眉邪魅地一扬,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往日里的一身杀气全部敛了起来,竟然有些天真。
若不是知道面前这人是杀人不眨眼的邪魔外道,这副皮囊当真算得上是人间绝色。
可是在温辰的眼中,华灵玉在他眼中只有恶心。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4:00 +0800 CST  
自从一年前在竹林外交手之后,这个魔头就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了自己,先是大张旗鼓的直接上了明顶山满山追着自己要成亲,和师傅和师叔们打了一架后还不知悔改,扬言若是温辰不见他他就把明顶山下的村落中的所有老少妇孺都穿成肉串。
温辰不得已见了他一面,却是再一次坚定了了华灵玉对他死缠烂打之心。
几次下来,温辰被他折腾的心力憔悴,就差以/死/相/逼了。可这时,这魔头却又抓走了他最爱的师姐,逼着他和自己成亲。
——老/子再也忍不了了!
温辰这一次是下了狠心,从师傅那里讨来了本门派的独门奇毒“忘忧”,一定要杀了这个为祸苍生的祸害!
“好看。”温辰强行牵动自己的嘴角,对着面前一身黑衣的华灵玉笑了笑,忽然把紧握的拳一松,反手握住了华灵玉的手。
“灵玉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华灵玉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心中欢喜的无与伦比,这感觉竟是被上次削了华山派那老道的头冠还让他开心,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温辰夸我好看了。
——那他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喜欢我了。
华灵玉的眼波动了动。
他喜欢温辰许久,可每次向他表达心意,不是被他一句“邪魔外道”给骂回来,就是被他那帮老不死的师傅师叔们一阵乱砍。
幸亏老不死的打不过他。
华灵玉眉梢一抬,眼中又多了一丝笑意。
虽说是邪魔外道,但是他的武功却是这江湖上数一数二的。
对于这世间的名利他早就没有了兴趣,唯独温辰,他一定要得到。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5:00 +0800 CST  
“辰哥哥,你之前一直对我不甚上心,怎么忽然转了心意?”
华灵玉眼中精光一闪,嘴角挑起一丝促狭的笑意:
“不会是因为……我抓了你的师姐吧。”
温辰神色丝毫不变,心里却是猛地跳了一下:
“怎么会呢,温某终于想通了,灵玉是蜀中第一美男,又武功盖世,温某能得你垂怜,当真是三生有幸。”
“辰哥哥说话总是一板一眼的,真是可爱。”
华灵玉故意挑逗着温辰,看着温辰脸上闪过一丝局促,他的心里登时乐开了花。
不过此时他虽然心下欢喜的不得了,却还是不傻,起身又往前近了些许,眼睛眯了起来看向温辰,薄唇微微上扬:
“辰哥哥不嫌我“邪魔外道”了吗?”
“邪魔外道”四个字上,华灵玉特意加了重音。
温辰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邪魔外道本就是世人妄加揣测的胡评而已,谁是邪,谁又是正,又岂是几个字能说清楚的。”
华灵玉眸中的深色微微闪动,他被人“魔教魔头”“十恶不赦的凶煞”地叫惯了,今日竟听得温辰这么说,不由得心里微微被触动。
——果然他还是懂我的。
正待再说,温辰却忽然起身,冲着华灵玉微微一笑。
这笑温润似春风,瞬间点润了华灵玉的心。
——我有多久没见过辰哥哥这么对我笑过了。
华灵玉的鼻子有些酸。
——他终于想起我了吗。
温辰此时却完全不知华灵玉在想些什么,他心里急躁的很,就等着华灵玉和他喝交杯酒,然后将那毒下到他的酒里。
明顶山青坤派的独门奇毒“忘忧”能让人腹痛不止,配合上内功还能深入肠脏,废掉那人的一身武功。
——魔头,你等着。
一想到自己的师姐还被关在那魔头的地牢里,温辰就恨不得立刻让华灵玉疼得满地打滚。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5:00 +0800 CST  
“灵玉。”温辰抬起头,柔情似水地看向华灵玉。
“嗯?”
华灵玉凤目一弯,还未来得及说话,温辰却忽然猛地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微微侧头吻住了他的唇。
“唔……”
这突如其来的一吻让向来脸皮厚如城墙的华灵玉,心脏都剧烈地跳动起来。
——辰哥哥亲我了!
他伸出双手攀住温辰的肩膀,更进一步的把自己挂了上去。
——唔……他的唇好软,好甜……比兴源斋的糯米团子还好吃……
吻了许久,温辰终于放开了已经有些气短的华灵玉,轻轻一笑:
“灵玉还在顾虑什么,不要误了吉时。”
华灵玉猛地回过神来。
——对了,可别耽误了干正事的,管他/娘的真情假意,先结了婚再说。
华灵玉心脏怦怦地跳着,长袖一甩伸手从桌上捞起酒杯,目光灼灼地看向温辰:
“辰哥哥,先喝了这杯交杯酒,婚宴咱们来日再补如何?我等不及了”
那双漂亮眼眸中闪动着欢喜的光芒,淡粉色的嘴唇经过刚才的温柔变得娇嫩无比。
——终于要到了。
温辰的身子猛地绷紧了,连刚才亲吻时的几乎忍不住的作呕感也一下子消了下去。
“好,救依灵玉所言。”温辰答道,端起酒杯,主动伸手将酒杯环上华灵玉的胳膊。
华灵玉被他如此主动的行径激得又惊又喜,一双漂亮的眼里微微闪动,竟是带了些许泪光,他虽然看上去玩世不恭,但是对温辰却着实是一片真情:
“辰哥哥……”
——多少年的等待,终于到了今天,辰哥哥,我一定会让你想起我的。
温辰见那泪光,心里微微一动。
——这魔头对我真的是用情至深。
不过这念头稍纵即逝,正邪不两立的执念再一次涌了上来,温辰紧紧咬住牙关,身子又向华灵玉靠近了一点。
两人的胳膊环绕在一起,无比暧昧。
“灵玉,今此一杯酒,划定你我此生缘。”
温辰一双星目灼灼地看着华灵玉,直看得他脸颊发烫。
“干!”温辰示意。
“嗯!”
华灵玉没有丝毫防备的闭上了眼睛,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一想到温辰一个大活人终于被他连蒙带骗的拐回了家,从此以后就是他的人了,华灵玉就乐得不行,以至于甚至失去了警备,完全没有看到电光火石之间温辰的手指往他的杯中沾了一下。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6:00 +0800 CST  
“辰哥哥!”
放下酒杯,华灵玉立刻迫不及待地拉住温辰的手直晃,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你以后搬到我的蚀龙洞来住吧!不要再回你的破明顶山了。”
“好,都依你。”温辰眼中的笑意依旧没有收起,手上的汗毛却是一根不落地全部炸了起来。
——怎么药效还没发作。
温辰急得不行。
——师叔给我的“忘忧”不会过期了吧……
一想到自己白胡子拉碴的师傅,温辰就忍不住心里一阵愁苦。
他青坤派本是正派,向来不屑于用下毒这种下三滥手段,这忘忧还是师傅的师傅的师傅以防万一存在藏药阁里的。
据师傅说这药放个一百年也不会坏,可谁知道那个满嘴跑火车的白胡子老头是不是又在胡诌呢。
温辰忍不住更愁苦了一些,若是这药无效,自己岂不是真的打了个包把自己卖给魔头当夫婿了。
“辰哥哥想怎么呢?”华灵玉伸手一勾拉住了温辰的衣带。
温辰心不在焉,华灵玉早就看出来了。
“想我师傅。”温辰掌心微微出汗,却是实话实说。
“哼,在我面前却想着别的男人,辰哥哥,我可要吃醋了。”
华灵玉一双凤眸狡黠地望着他,故意哼了一声。
——不知道师傅若是知道自己成了这魔头争风吃醋的对象,会不会气的炸成一道青烟。
温辰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杨穹那老东西,”华灵玉眼角一扬,从酒壶里又到出一杯酒饮了一口,“待我下次去明顶山,一定把他的一把胡子都揪掉,到时候……”
忽然,华灵玉的声音停了下来,眉头微微皱了皱,修长的手指放下酒杯,在胃上轻轻碰了一下。
温辰的心猛地狂跳起来,故意问道:
“到时候什么?”
“到时候……”
华灵玉只觉得胃里像被细针扎了似的,想起自己早些年也素有胃疾,到也没太在意,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编成毛绒帽子,在老东西的寿宴上给他送过去……”
然而话音未落,胃里的痛一瞬间从针扎似的变成了刀割般,华灵玉一双漂亮的眼眸闪过一丝痛色,细腰猛的折了下来,一只手一下子按进了胃里。
——终于发作了!
“怎么了?”温辰的心脏砰砰的跳着,手指紧紧地攥在了一起,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胃疾许久不曾犯了,怎么偏偏今日在这大好日子这么不争气。
华灵玉皱了皱眉,稍稍调整内息,终于把胃中的痛压了下去,他缓缓直起腰,若无其事地在胃上揉了两下,斜靠在桌子上,一双含水的眸子眼带桃花的看着温辰笑道:
“辰哥哥关心我呢?”
华灵玉声音挑逗,无骨似的倚在桌子上,青黑色的衣衫微微敞开着,露出白玉似的胸膛,温辰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绯红。
——这魔头真是……死不悔改。
不过将错就错,温辰微微一笑:
“你我都是喝了交杯酒的人了,我自然担心你。”
华灵玉忽然飞身向前,像一片羽毛一般飘到了温辰身边,下一秒竟是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笑道:“辰哥哥这话我爱听。”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6:00 +0800 CST  
温辰微微一惊,华灵玉这等的功夫,只怕是毒药也会因为他深厚的内力而延后发作的时间。
——得找个机会推波助澜一下。
温辰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暗色,抬起头,却在瞬间恢复了温润如玉,甚至借势扶住了华灵玉的腰。
“可是胃疼?”温辰摆出一副担心的样子,伸手探向华灵玉的胸腹。
华灵玉下意识伸手一擒,他多年行走江湖,早就形成了条件反射,这一抓力道之大几乎把温辰的手腕掰断。
“嘶……”
温辰吃痛地嘶了一声,华灵玉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开温辰的手。
“辰哥哥那么关心灵玉,可着实是吓了我一跳呢,抓疼你了吗?”
说罢轻轻地托着放到嘴边吹了吹,末了还故意用嘴唇轻轻碰了一下温辰的手背。
温辰只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阵一阵地发麻,恨不得把自己的整只爪子都剁掉。
华灵玉眼中满是关切,一双凤眼天真而无辜,心里却在为偷偷吃了温辰的那一口豆腐而开心的撒开了花。
“没有,是我唐突了。”温辰笑了笑,作势要收手。
华灵玉一急,好不容易能有个和辰哥哥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他可不能放过:
“不唐突不唐突!”某教主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正如辰哥哥所见,我胃痛的厉害,你帮我揉揉好不好?”
话虽是问句,可华灵玉却是不由分说地拉着温辰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胃上。
温辰铺垫许久就是在等他这句话,俊眉微微一挑,伸手按上了华灵玉的上腹。
“嗯……”
华灵玉俊眉轻蹙轻轻哼了一声,不过马上又舒展开,把自己的肚腹往温辰的手心凑了凑:
“辰哥哥的手好暖。”
他现在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实则确实是胃痛得厉害,他向来肠胃不好,但是近些年内功修炼的炉火纯青,也算是用功力补了体力,这等罪已经好久没受过了。
华灵玉不由得又往温辰的怀里拱了拱。
温辰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跟小时候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他真是一点没变。
华灵玉的嘴角勾了勾,正待要再撩拨他一下,胃里却又忽然又痛了起来,眼看着一声媚笑就要变成痛哼,华灵玉赶紧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蜷在温辰的身上享受着他的按揉。
——来日方长,辰哥哥总会想起我的,不急于这一时。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7:00 +0800 CST  
温辰的大手在华灵玉柔软的胃腹上微微按揉,华灵玉的衣衫敞得很开,揉着揉着就不时露出一小片嫩白的腹部肌肤。他的肚子很软,像一块入口即化的白豆腐,温辰的手深深陷入华灵玉的腹中一圈一圈地按揉着,只觉得手心下触感竟是那般的好,若不是华灵玉的胃囊时不时地抽搐一下提醒着温辰此举揉腹的目的,温辰几乎要走了神。
——淡定淡定。手感再好也是个十恶不赦的魔头……还是个男魔头,温辰你心神荡漾个/屁,脑子里一天到晚装的都是什么垃圾废料……
温辰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这才回过神来,眼神暗色一闪,手中微微调整姿势,换了个方向在华灵玉的胃上按揉起来。
刺激毒药发作的手法他早已在心里过了无数遍,现在总算是排上了用场。
华灵玉刚开始还觉得温辰的按揉无比起效,可现在,他只觉得胃里面似乎进了一颗钢钉,随着温辰的动作在他脆弱的胃腹中不停地戳动着,疼的他忍不住低吟出声,在温辰的怀中微微辗转起来。
“呃……辰哥哥,轻一点……啊……好痛……”
温辰的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华灵玉的声音很好听,现在他整个人柔弱无骨似的趴在自身上轻声叫着痛,还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妩媚而又娇弱的意味不明的呻吟,竟然又听的温辰有些面红耳赤起来。
——温辰!!你【和谐】他/娘/的快醒醒!千万不要中了这妖人的蛊惑之术。
温辰在心里左右开弓拼命地抽自己大嘴巴。
然而无辜的华教主此时还真不是故意的,他只觉得自己的胃痛得反常,几分钟之前还可以忍受,而现在却几乎疼的他想捂住胃腹在地上打滚。
俊美的眉头越皱越紧,腰也弯的越来越深,温辰几乎快够不着他了,只得一手揽住他的细腰把他固定住,轻声说道:
“别动。”
“嗯……胃好痛……辰哥哥……有点不对劲……我不想揉了……”
华灵玉紧紧地拉住温辰的袖子,额前已经隐隐见了汗,一双凤眼可怜兮兮地看向温辰,连呼吸都有些乱了起来,
“许是刚才酒冷,揉暖了就好了。”温辰装作没看到,手下动作依旧不停。
“呃……本以为这破胃已经不会再犯病了……没想到一杯凉酒就……啊……”
随着温辰的一用力,华灵玉只觉得胃里忽然一阵剧痛,仿佛被一把利刃猛地捅入上腹。
“好痛……”
华灵玉呻吟一声,细腰一下子弯了下去,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温辰身上微微喘息着。
温辰的心里微微一颤。
——原来他早就有胃疾,那我……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温辰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不过几秒钟之后又立刻反应过来。
——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有什么好同情的!师姐还在他手里呢!
温辰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锐利,强行将心中的一点愧疚压了下去。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8:00 +0800 CST  
华灵玉靠在他身上紧咬着下唇,痛得面无血色,温辰清楚感觉到手下的胃中已经隐隐有了些许痉挛的架势。
——魔头,这是你自找的。
下一秒,温辰的手中悄悄运起了内力,将一股不易察觉的热力缓缓输入了华灵玉的胃中。
这是青坤派的独门秘技,用以催发“忘忧”毒性的最快手法。
果然,几秒钟之后,华灵玉忽然痛得猛的仰起头,一把拉住温辰的手,声音中都带了颤:
“辰哥哥……我胃忽然好疼……你能不能轻一点……我受不住了……呃……”
华灵玉痛得手臂上的青筋都绷了出来,雪白的脖颈上已然全是冷汗。
——快彻底发作了!
温辰心中大喜,并不管华灵玉在他身下呼痛,再一次悄悄推入内力。
“呃!……辰哥哥别揉了……疼死我了……”华灵玉痛得一下子叫出了声,用力推着温辰死死按在他胃上的手,却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了。
一瞬间,华灵玉心里咯噔一下,他一直知道温辰可能是假意答应他,只为了能趁他不注意把他那师姐救出来,可是现在看来,只怕不只是这样。
“辰哥哥……”
华灵玉抱着最后一丝侥幸拉住温辰的手,一双含水的眸子强忍着胃中的剧痛看向他。
可下一秒,温辰神色骤变,猛地用力向下一压,将手中的内力全部推了进去。
“呃啊!……”
一瞬间,华灵玉只觉得胃中的剧痛猛地炸起,他身子一旋从温辰的怀里脱了出来,踉跄着坐到一旁的石凳上,双手猛地按住上腹剧烈地喘息。
“魔头,可是胃疼如绞?”温辰脸上的温润一下子褪去,霍地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痛得靠在石桌上紧紧掐住胃部的华灵玉,目光对上那双震惊的凤目,眼神中全是冰冷。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17:49:00 +0800 CST  
自己顶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20:51:00 +0800 CST  
继续锲而不舍自己顶~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1 23:13:00 +0800 CST  
准备更新~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3 19:00:00 +0800 CST  
“辰哥哥……你给我下了毒?”
华灵玉痛得几乎连腰都直不起来,胃里仿佛被利刃一刀一刀地捅刺着,他强撑着扶住石桌,捂住胃转向温辰的方向,眼中满满的难以置信。
“不错。”温辰头一扬,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对着华灵玉晃了晃。
“忘忧的滋味可还好受?”
华灵玉的身子猛地一颤,双手狠狠地捅进胃里却依旧阻挡不了里面那器官疯狂地痉挛。
他本以为只是寻常的折磨人的毒药,却万万没想到竟是忘忧。
“你想废掉我一身的武功?……呃……”
华灵玉的声音都带了颤,一双凤目微微发红。
“空有一身绝世武功,而不惩恶扬善,反而行尽不义之事,不如尽早废了。”
温辰冷冷道,心中却因为华灵玉微红的双眼微微颤了一下。
“魔头,我师姐在哪?”温辰心一横,沉声问道。
华灵玉的身子微微一震,眼眸渐渐黯淡了下来。
——原来他心里从未有过我,果然,他只是为了救他那个倒霉师姐!
“哼。”华灵玉强忍着剧痛轻笑一声,直起身子歪歪斜斜地靠在石桌上,一手按着胃,一手竟然颤抖着拎起酒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辰哥哥那么绝情,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酒精顺着食道缓缓流进胃里,将毒性稀释了些许,内力消耗的更慢了,胃痛却愈发猛烈起来。
华灵玉满头冷汗地抬起一双邪魅地凤眼看向温辰,眼神近乎挑衅。
“魔头你!……”
温辰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恨不得冲上前去把华灵玉提着脚踝倒拎起来,将囚禁师姐的秘密一股脑稀里哗啦地抖出来。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温辰的眼睛瞪得老大,心里急得几乎能冒烟。
华灵玉忽然嗤笑一声,身形猛地一闪,下一秒竟然径直晃到了温辰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挑起温辰的下巴:
“辰哥哥的口气真大……你信不信即便是我现在胃疼的要死,掐死你也是分分钟的事。”
华灵玉说话已然痛成了气音,身上雄厚的内力却依旧如绵延江水般不绝,脸上依旧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嚣张样子。
温辰被他一下子逼得向后退去,后背顶在了身后的石壁上。
——这魔头的功夫只怕比师傅还厉害不少,他这么年轻,是怎么练的。
“你舍得吗?”温辰仰着脖子冷哼一声,面色丝毫不变。
“辰哥哥长辰哥哥短地叫了我那么久,我猜你舍不得掐死我。”温辰的嘴角微微上扬。
华灵玉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胃里疼得越发地厉害。
——这个不要脸的。
华灵玉在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没想到温辰这现年表面上看起来正人君子,实际上却是个蔫坏。
——果然像极了小时候的样子……我喜欢。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3 19:01:00 +0800 CST  
“你说的对,我舍不得。”华灵玉轻笑一声,干脆实话实说,一只手掐住胃,一只手往温辰的面前一摊。
“把解药给我,我就不杀你。”
温辰扬手挥开他的爪子:
“没有。”
华灵玉的眼角再一次狠狠地跳了一下,刚要说话,胃里却忽然要命地一抽。
“唔……”
这一波胃痛来势凶猛,华灵玉几乎能感受到自己的内力正随着剧痛被一点点从他的身体里抽走,他痛得几乎又要叫出声来,一只手撑住温辰身后墙壁,另一只手在胃上用力地揉按着。
“温辰……解药快给我……不好玩……好疼……”
“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温辰冷冷地看着在他面前慢慢弯下腰去的华灵玉,再一次将心中的一丝犹豫不决咽了下去。
他与华灵玉几乎一般高,如今华灵玉疼得腰都直不起来,温辰低头便能看见他头上一支精致的凤尾发簪。
——这个发簪不错,一会儿可以用来撬锁。
温辰面无表情道:“我对你无情也无意,像你这种为祸天下苍生的魔头,早就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华灵玉猛地抬起头,一双凤目中已然有了怒意,那怒意后却是深深的心痛:
“你可曾亲眼见过我为祸天下苍生?”
“我当然……”
温辰一愣,一句话愣是硬生生卡在了嘴边。
他还真没见过,不过这武林上下谁不知道华灵玉是当今第一大魔教“蚀月教”教主,世人都说他十恶不赦,练得一身邪功就是为了为祸万千。
人人都这么说,师傅也这么说,难道还有假吗。
“哼,我见没见过又如何,”温辰盯着他,“你阴狠狡诈,藏得深了我自然见不到。但单凭你掳走我师姐这事,就能看出来你必定是不是什么好鸟。”
华灵玉冷笑一声,胃里痛得像是有毒蛇在里面疯狂乱窜,一只手几乎把胃部的衣衫揪裂。
他抓走温辰的师姐杨妍妍纯属碰巧,那天他晚上他正好乔装打扮下山去逛夜集,没想到中途酒喝多了一时忘了形,动用轻功连爬十数米坐上了迎春楼的飞檐,竟被这个眼尖的小姑娘看个正着。
谁知道这个杨妍妍在看出他的身份之后不分青红皂白拔剑便刺,边刺还边骂。
华灵玉被气得炸了毛,拎着她的后脖领子扔到了地牢里,想着饿她几天杀杀她的臭脾气。
后来偶然间得知她是温辰的师姐,如是乎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并将计就计放出消息,这才把温辰引来。
“我在你心里真的这么不堪?”华灵玉抬起眼,痛得连睫毛上都氤氲了一层冷汗。
“千真万确,我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唔!”
华灵玉忽然猛地出手一把掐住了温辰的脖子。
温辰的后背“咚”地一声撞上了身后的石壁,最后一个字被华灵玉硬生生堵在了喉咙里。
“我对你痴心13年,你却……”
华灵玉的手抖得厉害,眼神中的痛苦和心伤直直地打入温辰的心底,然而转瞬间,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华灵玉眼中复杂的情感又在一瞬间退下,重新变成了玩世不恭和魅惑的慵懒,让温辰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华灵玉嘴角微微向上,言语间又变成那副欠揍的挑逗语气:
“辰哥哥……你好绝情……”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3 19:02:00 +0800 CST  
温辰被他掐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呛咳几声心想着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拍打着华灵玉的手认输:“咳咳咳……我错了我错了……”
华灵玉眉梢一挑,却没有松手,性感却略带沙哑的嗓音靠近温辰的耳朵:“解药呢?”
“在……在这儿……”温辰作势往怀里掏。
华灵玉嘴角一勾,正要松手,下一秒,温辰忽然手掌方向骤变,狠狠地按向华灵玉的胃部。
华灵玉瞳孔骤缩,猛地伸手,黑影闪过,一把捉住了温辰的手腕。
“好啊……”
华灵玉咬牙切齿地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窜了三层楼高。
——温辰你个忘性大的没边的魂淡!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看我以后怎么把你那装了浆糊的脑袋重新晃清醒!
华灵玉手中微微使力,直攥得温辰的骨头“嘎吱嘎吱”直响。
“辰哥哥手真快呢……”
温辰没想到华灵玉竟然还有这么敏锐地动作,一时间被捉个正着。
“魔头……你放开我……”
温辰只觉得自己手腕再一次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奋力挣扎了片刻,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华灵玉的对手。
“手手手……断了!华灵玉!……啊……”
温辰疼得呲牙咧嘴,正准备上嘴咬,忽然只觉得华灵玉的身子颤了一下,随即只听一声闷哼,握住自己的那只手力道一下子撤了下去。
“呃……”
胃里的剧痛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变得难以忍受,华灵玉猛地收回手,双手死死地抵住胃部,竟是痛得狠狠地折下了腰,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直到后腰抵在石桌上才将将停了下来,终于忍不住呻吟出声。
“好疼……嗯……”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3 19:03:00 +0800 CST  
——终于彻底发挥毒性了吗。
温辰踉跄着站稳,揉着自己的手腕,抬头看向石桌边的华灵玉。
华灵玉胸前的衣服大敞着,一双手在胃上用力地下压,痛得一张风华绝代的脸上都没了人色。
“我的胃……呃……”
华灵玉只觉得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狠狠揪住了自己脆弱的胃囊,一下一下用力地揉捏着。
“喂,魔头,毒性已经彻底发作了,不要再挣扎了。”温辰扬声道。
华灵玉哀怨的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却是再也支撑不住,软软地滑了下去跌坐在石凳上,漂亮的眉眼痛得紧紧地皱了起来,整个人都伏在了桌子上微微发抖。
温辰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整了整衣衫,向着华灵玉缓缓走了过来。
“师傅说了,这毒彻底发作时,轻则痛得动弹不得,重则满地打滚。快告诉我师姐在哪,我就大发慈悲地……”
华灵玉眼睛一亮。
“大发慈悲地把你打晕过去,省的受罪。”温辰大言不惭。
华灵玉被他气得几乎吐了血,一掌拍在石桌上,登时把桌子的一角拍得稀碎。
温辰吓了一跳,赶紧往后跳了一步。
华灵玉缓缓地抬起头,这些年来,温辰的容貌没有大的改变,还是一如既往的俊朗清秀,只是个子窜高了不少,人也比小时候看起来瘦了一些。
一想起小时候圆咕隆咚的温辰拽着他在燕都的大街小巷到处跑的样子,华灵玉心里刚刚升腾起的怒气再一次消得烟消云散。
“想知道你师姐在哪?”华灵玉挑了挑眉。
温辰赶紧竖起耳朵。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华灵玉妩媚地看着他。
“华灵玉你……”
温辰被他这副厚颜无耻的模样气得几乎跳脚,再也懒得跟他废话,伸手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铃铛。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温辰将手里的铃铛举了起来。
他本不想用这个法子,但奈何华灵玉这么冥顽不灵。
“辰哥哥拿个铃铛出来作什么……是要给我唱小曲吗……”
华灵玉捂着胃直起身看着温辰笑,身子靠在石桌上,依旧有些微微发抖,眼中却依旧挑衅而邪魅。
温辰看着华灵玉的衣摆无风自动地抖得厉害,愣了片刻,心里竟还是有些不忍:
“你已经疼成那样了,快告诉我师姐在哪,我就不为难你了。”
华灵玉眉头皱了皱,他痛得眼前直发黑,本想和温辰再插科打诨一会,没想到耳边却依旧是他“师姐”“师姐”地叫个不停,心里猛地升起一阵烦躁。
他抬起一双凤目冷笑一声:
“你那好师姐……”
华灵玉故意顿了一秒。
温辰赶紧追问道:“我师姐怎么?”
华灵玉故意压低嗓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早就被我剁碎了喂狗了。”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3 19:04:00 +0800 CST  
温辰的眸子猛地一缩,一时间心痛的几乎要哭出来,手指一下子攥紧,指节咯嘣咯嘣地响,声音中已然带了杀意:
“华……灵……玉……”
华灵玉眉毛一挑,正要再挑衅两句,忽然见温辰手一扬,手中的铃铛随着他的咣当一下子敲出了清脆的声响。
“叮当叮当叮当……”
一瞬间,华灵玉只觉得自己的胃中猛地爆发出一阵史无前例的剧痛,像是被无数尖牙利齿的毒虫猛地撕咬起来。
“呃!!……”
华灵玉的双手猛地捅进了胃里,几乎触到脊梁骨,身子狠狠地折了下去。
“温辰……”
“师傅怕忘忧治不住你,特意又在里面加里些南疆的料,魔头,好好享受吧!”
温辰的牙齿咬得咯咯响,手中的铃铛不管不顾地用力晃了起来。
“呃啊!……好疼!……胃好疼!……呃!……”
华灵玉只觉得自己胃几乎被万千利刃划了个稀巴烂,痛得他再也忍不住呻吟出声,双手死死地掐进胃里,下一秒竟然重心不稳一下子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咚”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呃!……好痛……”
宽大的黑色外衣领口大开,华灵玉痛苦地捂住胃瘫坐在地上,身子倚着石凳不停地挣扎着,雪白的脖颈上青筋毕露,一双修长的手用力地在胃上顶按。
铃铛声依旧不停,华灵玉只觉得自己的胃“突突”的撞在手心,疼的他几乎想死。
“温辰……不要再摇了……好痛……胃要破了……呃!……”
温辰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捏住华灵玉的脸颊,力道之大几乎把他的下巴捏碎:
“你杀了我师姐,疼死你也是活该!”
说罢手一扬,手中的铃铛又要摇起来。
“别!……唔……辰哥哥……”华灵玉猛地抓住温辰的手,一双凤眼痛得几乎失了焦距。
“她没死……我是骗你的……”
温辰的身子猛地一震,刚刚碎了一地的心又一块一块的拼接了起来。
“她在哪!?”
温辰一把揪住华灵玉的领口。
华灵玉剧烈喘息着,铃铛的声音停了下来,他痛得几乎坐都坐不住,胃虽然不再是刚才那直冲着他命去的疼法却还是剧烈地痉挛着。
“她在你心里……真就那么重要……”
华灵玉脸上的再也不是刚才的戏谑,一张惨白的脸上终于将那一缕心痛显示了出来。
“我师姐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女子,是我心之所属!”温辰冲着华灵玉怒吼道,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我将来定要将她八抬大轿迎娶过门,这种情谊,你这魔头是不会懂的!”
华灵玉的心脏像被猛地捅穿,他苍白的嘴唇动了动:
“那你……小时候……对我许下的所承诺呢……”
温辰眉头一皱,不明所以:
“你这魔头有又在编什么花言巧语,别废话,我师姐到底在哪!”
——他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
愤怒和不甘再一次涌了上来,华灵玉嘴角抬起一丝冷笑:
“随便扔在哪个洞里了,你自己找啊……”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3 19:05:00 +0800 CST  
温辰气得几乎七窍流血,伸手把华灵玉往地上一推,手中的铃铛猛地摇了起来。
“呃啊!!……”
铺天盖地的剧痛在一瞬间席卷了华灵玉的胃腹,他猛地倒在地上,死死地按住胃在地上翻滚挣扎起来。
“痛!……好痛啊!……我的胃……呃!……”
“魔头,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温辰冷冷地看着在地上痛苦辗转的华灵玉,手中的铃铛依旧不停。
华灵玉痛得眼泪的都流了下来,双手几乎把纤细的胃腹捅穿,哽咽着抬起头恶狠狠地看向温辰,咬牙切齿地顶道:
“就不说!”
下一秒,铃声大作。
“呃!!……温辰……住手……疼……嗯!……呃!……”
华灵玉的身子猛地蜷缩起来,黑色的衣衫四散散落,一双修长的腿在地上蜷曲又伸展,痛苦地蹬踹着,雪白的小臂横在胃腹正中,死死地往里面勒着。
“疼……温辰……别摇了……我受不住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华灵玉的呻吟声渐渐弱了下来,蜷缩在地上团成小小的一团,小声地抽泣着。
温辰终于从刚才的愤怒中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华灵玉已经被他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气,捂着胃惨兮兮的缩在地上。
——我的天。
温辰的心里咯噔一下。
——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了。
然而下一秒,“师姐还在这魔头手里”的执念再一次明晰了起来,温辰哼了一声。
——指不定师姐在魔头这遭遇了什么惨无人道的待遇呢,这是他自找的。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3 19:06:00 +0800 CST  
“喂,到底把我师姐藏在哪了。”
温辰蹲下身,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华灵玉的腰。
华灵玉呜咽一声抬起眼,似是痛得有些不清醒,下一秒竟是挣扎着直起身扑了过来,整个人挂在了温辰的身上。
“辰哥哥……我好疼……”
华灵玉抬起一双被泪水氤氲地眼睛看向温辰,一双漂亮的凤眼水汪汪的,让人看了不禁心里一阵颤。
“她好好的……你能不能陪陪我……不要再想她了……我们已经喝了交杯酒……我们……”
温辰的眉头厌恶地一皱,猛地伸手一把推开了华灵玉。
“别废话!”
华灵玉被他一下子推到在地上,像是疼糊涂了,竟然没来得及扶一下地,身子重重地砸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立刻痛苦地捂住胃呛咳起来。
“唔!……咳咳咳……”
宽大的黑色华服散落在地上,华灵玉的衣服穿得本就随意,现在这一倒,衣衫几乎整个从肩膀滑落,露出雪白而纤细的上半身腰腹,而那上腹的部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幅度跳动痉挛着。
温辰的也看到了华灵玉胃部那骇人的场景,眼睛好像被针刺了一般蜇了一下。
然而还没等他再细看,华灵玉修长的手指便一下子狠狠地按了进去,小声地呜咽起来,雪白的肚腹被他一下子按出了一个深坑,温辰看着都觉得疼,心里不由得又生出来一点内疚。
——怎么一面对他就总是心软。
温辰有点懊恼的不知所以。
他长叹一口气,终于还是摇了摇头伸手把华灵玉的衣服拉了上来,然而心里还怄着一股闷气,动作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呃……轻点……辰哥哥……好痛……”华灵玉哀叫一声。
“别叫。”温辰道。
——疼了这么久他的内力应该已经耗得差不多了,这惩罚也算是够了,放过他吧。
温辰蹲在华灵玉看了他一眼,又飞快地移开了目光:
“你自己好自为之。”
把铃铛揣进怀里,温辰掸了掸身上的灰:
“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找。”
说罢转过身去就要起身,然而下一秒,温辰只听到耳边风生骤起。
随后自己的背后两处大穴被某人的指尖飞速地掠过,传来“啪啪”两声轻响。
温辰的身子立刻僵成了一根木头,混身上下再也动弹不得。
一双手在他的腰侧微微用力,把他整个人原地旋转了180度。
“呼……终于把你那破铃铛收起来了……”
华灵玉的笑脸出现在温辰面前。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8-11-13 19:07:00 +0800 CST  

楼主:jessicali922

字数:287662

发表时间:2018-11-12 01: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15 13:30:17 +0800 CST

评论数:399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