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坟头蹦野迪》by 茶曰简介:作死富二代深更半夜,荒

【原创】《坟头蹦野迪》by 茶曰
简介:作死富二代深更半夜,荒郊野岭,坟头蹦野迪,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文郁青凌晨两点回到家,家门紧锁,怎么也打不开,他想起家里的鬼给他定的家规第一条:不可晚归。
借着酒劲,文郁青扯开嗓子就喊。
“叶哥,开门!”
“……”
“叶叔?”
“……”
“叶爸爸?”
“……”
“爷爷,你孙子回来了!”
“……”
至于结果,文郁青被锁在门外凉了七八个小时,醒来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无人问津。
性情阴晴不定控制欲强的鬼攻/浪荡不着家富二代受
会有轻微训诫,管教内容。前提是爱的基础,攻不会太过分。
为爱鼓掌有的,到时微博见。
微博:茶曰hd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29 18:17:00 +0800 CST  
有喜欢这个设定的小可爱吗?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29 18:18:00 +0800 CST  
01坟头蹦野迪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29 22:21:00 +0800 CST  
文郁青一从酒吧出来,晚上的温度低,风也凉,吹的他脑门疼。

秋老虎一过,l市就开始下雨,时大时小,断断续续的连着一星期都是阴沉的天。空气都是湿漉漉的,带着凉意。

文郁青只穿了件深黄色的棉t,休闲的款式,圆领口圈过一半的锁骨,深陷的骨窝可以看的一清二楚。下身是宽松的牛仔裤,裤腿挽了两下,露出纯白袜筒包裹的踝骨,脚上白色的老爹鞋衬的那脚踝骨更加突出。

“青子,你该不会是喝醉了吧?”刘远跟着出来,懒散的一抬手搭着文郁青的肩。

他们身后呼啦啦有四五个人一块出来,都是平日里玩的开的狐朋狗友。要不是文郁青出来了,这场子到两三点都不会散。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29 22:21:00 +0800 CST  
文郁青不耐烦的用胳膊肘顶开刘远,“去***,哪只眼看见老子喝醉了,别咋呼。”

刘远有些醉了,他酒量不行,转过身就瞅着挂到另一个人身上。

一行人来到停车场,凌晨一点多,文郁青懒得叫代驾。他钻进车里,刘远一屁股坐上副驾驶,同时,还上了另外两人。

“文郁青,回家。”姜录忍着呕吐的感觉,催促道。

文郁青还没开口,另一个人就把话接过去。

张京宇:“这才一点多,换个场子,继续乐呵,蹦迪撩妹子走!”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30 18:49:00 +0800 CST  
文郁青没打算拉着这一车醉鬼换场子蹦迪,正打算拒绝,刘远一句话引起他的兴趣。

刘远神神秘秘的道:“普通蹦迪有什么好玩的,哥带你们几个去坟头蹦野迪。”

张京宇兴奋的趴在刘远那,“卧槽,刺激,说不定还能撩个漂亮的鬼。”

这家伙,脑子尽是些黄色思想。

姜录没搭话,他头晕。

文郁青看着路,分出心思问:“去哪个墓地?”

刘远脑子一转,“北郊废旧公墓,前几天还有人去做灵异直播,鬼气森森的,有个主播吓得尿裤子,怂的一匹,笑死我了!”

文郁青嗤笑,一转方向盘,拐了个弯,“就你那胆子,待会到了,可别跟着尿裤子。”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30 21:41:00 +0800 CST  
刘远恼羞成怒,“滚!”要不是文郁青开着车,他早就去扑上去折腾人了。

大半夜的,公路上冷冷清清的,去往北郊的路上,只有他们这一辆车。他们都喝了酒,最清醒的文郁青也因为酒精的缘故,大脑兴奋,开车更是猛加油门。

北郊废旧公墓地处偏僻,依山而建,四周人烟稀少,路也是年久失修。

车灯的光照亮这片寂静的废旧公墓,路边的杂草虫鸣,灯光照不到的地方,黑影重重。

北郊公墓早在一年前埋在这的骨灰都被迁移走了,原因是风水问题。风水这种事玄之又玄,况且葬在这都是有钱有势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几日的时间,这边的墓地空了下来。就算有无人认领的骨灰,工作人员竭尽全力的认领,实在没法,直接迁到新的墓园。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31 08:53:00 +0800 CST  
求小可爱们多多评论,多多点赞哦!!!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31 08:54:00 +0800 CST  
个把月后,北郊公墓大大小小的领导工作人员全部撤离。

这事在l市人尽皆知。

车子行到墓地大门,北郊公墓四个大字庄严肃穆,不过一年的时间,栅栏铁门掉了漆,铁锈斑驳。地砖的缝隙,疯狂的挤满野草。

风一吹,凉嗖嗖,冷到心底。

刘远率先下了车,他咋咋呼呼的吆喝其他人下车。

文郁青打开车门,瞧了眼北郊公墓四个大字,脑子晕晕沉沉。荒凉的景色并未让他感到害怕,反而更加刺激兴奋。

张京宇揽着姜录的脖子,硬是把人拖了下来。

张京宇:“姜录你这也太弱了吧,才一杯就晕成这样。”

姜录觉得烦,“闭嘴。”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31 18:43:00 +0800 CST  
有小可爱想看的更多的话可以去豆腐上看,正在连载,新文,并未入v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1-31 18:46:00 +0800 CST  
文郁青踢了张京宇一脚,“门锁上了,你翻进去看看。”

张京宇想了想,怂了吧唧,“刘远,咱俩一块?”

刘远:“行啊。”

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大男子汉,身高腿长的,翻个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几分钟的时间,四人之间隔着铁门相望。

张京宇和刘远让另外两个赶紧进来,一起去找刺激。

文郁青手贱,拍了两下姜录的脸,“走吧,姜少爷。”

他们四个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姜录和文郁青还有刘远的关系是由张京宇牵连着的。可以说,没有张京宇,姜录不会和他们几个玩。

姜录没看他,倒是说了句:“自讨苦吃。”

文郁青撇嘴,“你家张大傻乐呵的搓手要找个女鬼,你不进去看着?小心过个几天,搞出鬼命来。”

姜录比文郁青先进去了。

文郁青尾随。

走了几步,里面尽是破败景象。实在难以想象,才一年的时间,就成了这样。墓碑断裂,杂草横生,枯黄的落叶铺了厚厚的一层。

刚下过雨的天,一脚踩下去,没有声响,甚至踩出些许水。

四人开了手电筒,白光照亮荒寂的墓园。这地方,乱的看不出哪儿曾埋葬过别人的骨灰。上了几个台阶,刘远和文郁青打头阵,张京宇早躲到姜录身边,哼唧着说怕。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1 09:37:00 +0800 CST  
小可爱们快来啊!!!!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1 09:39:00 +0800 CST  
刘远眼尖的看到一片空地,指着那,“看,那像不像特地给我们准备的舞台!”

文郁青默默离他一步远,“……”

姜录和张京宇懒得搭理他。

那空地很突兀,很大一片,寸草不生,微微鼓起,像是坟包。只是当初,这几人都没在意。

湿润的土地,夹杂着土腥气。突然刺耳的音乐在空旷的墓地响起,文郁青吓得一激灵,劲爆的dj音乐打破凌晨三点,北郊公墓的死寂。

张京宇骂道:“刘远,你放音乐就不能提前说声。”

刘远答:“不能。”

音乐很有节奏,最开始刘远的身体跟着节拍小幅度的舞动。在文郁青加入之后,两人开始尬舞。皆是在酒吧混迹多年,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心性。

张京宇看他俩蹦哒,他也忍不住,姜录一失神,就被他混进去。

姜录看着眼前三个醉鬼,明明是他酒量不行,偏偏这三个比他还要出格。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张京宇身上,偶尔文郁青会晃到他眼中,隐约看到文郁青的身后有一团黑影紧贴着后背。

仔细看,便没有了。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1 11:13:00 +0800 CST  
楼楼来更新了~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1 11:15:00 +0800 CST  
02骨戒
姜录没在意。

这场闹剧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三人瘫在地上,姜录适时的让张京宇靠在他身上。紧凑的节拍一直没停,一直持续到天边出现橘色的亮光,灰蒙蒙的,即将天亮。

一觉醒来,文郁青枕着硬邦邦的石头,后脑勺硌的难受,动一下都觉得要废了。

他坐起来,刘远就睡在他边上,翻出刘远的手机,把音乐给关了。顺便一脚把人踢醒,“天亮了。”

刘远没醒,倒是把姜录惊醒。

四人晕晕沉沉的站起来,清晨的空气很凉,钻到骨头缝里。

文郁青穿的薄,打了哆嗦,“走吧,冻死了。”

张京宇看他双手交叉抱着自己胳膊,左手中指多了个东西,“青子,你昨天出门带戒指了?”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1 20:03:00 +0800 CST  
求小可爱们多多评论,点赞哦~另外本文在豆腐更新至第五章,想看的可以去围观哦~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1 20:06:00 +0800 CST  
抱住小可爱么么哒~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1 20:12:00 +0800 CST  
文郁青一听,脚底一凉,凉意由下至上冲到头顶。他看自己的左手,中指多了个款式简单的男士戒指,脸色煞白:“没有。”

刘远面色难看,“这怎么回事?”

文郁青回过神来,“不知道。”他试着取下来,戒指纹丝不动,紧锁着他的中指。

四人沉默不言,心底皆是凉的透彻,后怕的很。

还是姜录开口:“先回去。”

张京宇扒拉着姜录的胳膊,恨不得整个人钻进姜录怀里。

文郁青白着脸骂他:“看你出息的,戒指又不在你手上。”

张京宇张了张口,“我怕你出事。”

文郁青没回他,刘远接道:“要出事早出事了,也许是青子带了戒指,忘了。”

如此说,是心里安慰。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1 21:22:00 +0800 CST  
事实上,文郁青清楚的很,这戒指不是他的。更是从来没有见过,莫名其妙的出现,简直是灵异直播现场。

翻出北郊公墓大门,开车的人是刘远,文郁青坐副驾驶。车里开了暖气,文郁青还是觉得冷,凉意蚀骨。

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车厢里沉默的让人压抑。

路上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文郁青瞧了眼车窗外,回过神,问:“几点了?”

张京宇看了眼手机:“七点十分。”

刘远插了句:“回去上课还是睡觉?”

文郁青和张京宇很有默契的一同选了睡觉。他们四个不住校,文郁青一个人住,四室两厅的大房子,父母给买的。

他当初说要租房子,他妈二话不说给买了一套。

最后,只剩下文郁青一个人,他开着车,慢悠悠的往家里去。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在他眼前找存在感,思来想去,总不可能是他自己捡了戴在手上。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2 09:42:00 +0800 CST  
楼楼来更新啦,求赞哦~

楼主 1夫腐  发布于 2020-02-02 09:44:00 +0800 CST  

楼主:1夫腐

字数:15722

发表时间:2020-01-30 02: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26 14:44:59 +0800 CST

评论数:113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