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以言喻霸总阴鸷攻x落魄清冷受 林喻破

【原创】难以言喻

霸总阴鸷攻x落魄清冷受


林喻破产了,一夜从跺跺脚江城都要抖上三抖的林氏集团总裁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林父在林氏宣布破产当天突发脑溢血去世,林喻彻底一无所有,连条流浪狗都不愿意理他。

林家破产当天,严深给江城所有集团都通了气:谁敢帮林喻就是在和严家作对。

走投无路的林喻窝在十几平方的地下室,啃着最廉价的面包,成了gay吧里谁都能揩一把油的侍应生。

曾经高高在上的林喻不得不尝一尝人间疾苦,可说到底这人间有哪一件事能苦的过喜欢严深这件事呢。

林喻本想着这辈子都不会再同严深有任何瓜葛,却没想过即使他低入尘埃严深也不会放过他。

“林喻,这是你林家造的孽,与我何干?”

“严深,你放过我吧,我不喜欢你了。”

“严深,不然你杀了我吧,也总好过这样折磨我。”
(封面来自于网络)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4:00 +0800 CST  
一楼祈祷不要再删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6:00 +0800 CST  
这楼祈祷这文有人看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6:00 +0800 CST  
这楼祈祷不会被吞文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7:00 +0800 CST  
这楼预热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7:00 +0800 CST  
开文预告 3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7:00 +0800 CST  
2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7:00 +0800 CST  
1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7:00 +0800 CST  
第一章 破产

“今日上午,本市林氏集团总裁林喻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林氏集团破产,众所周知林氏集团是我市地产行业的龙头企业,其破产原因究竟是因为经营不善还是另有原因?让我们走进本期江城资讯。”电视里的女主播画了精致的妆,拿着新鲜出炉的资讯,十分自信的站在摄像机面前向全江城人播报林氏破产的消息。
林喻站在客厅里收拾东西,电视的声音吵的他有些心烦,随手拿过遥控器按了关机键。
电视的声音瞬间消弭于一片黑暗中,林城安坐在沙发上直了直身子,咳了一声后说道:“阿喻,房子找好了么。”
林喻手中动作顿了一下,没敢回头看林城安,“找好了,不过有点小,要委屈爸爸了。”
林城安觉得左边身子有些发麻便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林喻身边拍了拍林喻的肩膀:“好孩子,爸爸有什么委屈的,当年爸爸可是连牛棚都住过,如今.....”
林城安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像一滩泥一样瘫在了林喻脚边。
江城市人民医院急诊大厅,林喻握着一张死亡通知单,后背紧紧贴住墙壁,慢慢的滑了下去,脑子里全是刚刚医生对他说的话。
一如每一部电视剧里那样的开场白。
“林先生,很遗憾的通知您,您的父亲由于突发性脑干出血抢救无效,于一分钟前去世,这是患者的死亡报告,请您签字。”穿着白大褂的急诊医生看惯了生死,语气里除了一点点惋惜以外什么都没有。
林喻签字的时候连笔都握不住了,遑论签上自己神采飞扬的名字,林喻一笔一画的在家属一栏填好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抬起头看着医生问道:“我现在连父亲也没有了?”
医生当然认识眼前的男人,自然也知道发生在这个男人身上的事,江城又会有谁不知道呢?医生拍了拍林喻的肩膀之后收走了林喻签好字的单子和林喻手里的笔。
二十分钟后一个穿黑色西装戴着白手套的人站在林喻身前说道:“林喻先生,我是江城殡仪馆的工作人员。”
两个小时后,林喻站在江城殡仪馆的家属等待区看着眼前黑漆漆的罐子,眼圈红的不能再红。
一旁小桌前坐着的大爷瞧着眼前的年轻人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林总节哀顺便。”
一句“林总”把林喻喊笑了,林喻捧着父亲的骨灰盒转过身对大爷说道:“哪有什么林总了,大爷,我记得殡仪馆好像是能存放骨灰的吧。”
此刻的林喻别说墓地,就连一个像样的骨灰盒都买不起。
大爷点了点头,递给林喻一张单子,林喻一行一行的填了,然后把放着林城安骨灰的盒子和单子一起交给了大爷,还交了五百块钱,算是骨灰存放的费用。
出了殡仪馆,冷风一下吹进了林喻的眼睛里,把林喻刚才忘流的眼泪全都吹了出来,殡仪馆在江城微微耸起的一座小山包上,来时林喻是坐殡仪馆的车来的,走时自然得自己走下山。
不知道走了多久,林喻终于走到了路边。
晚上九点,正是江城夜生活开始的时候,林林总总的大厦还亮着灯,五花八门的小吃摊摆出了一条街。
林喻颓然的坐在马路边,手里还捏着那张死亡通知单,林喻将握的有些皱的单子放在膝盖上展平,再也忍不住,拼命的哭着。
不过半个月,林氏股票暴跌,债务缠身,无奈林氏宣布破产,所有资产全部用于抵债才将将够堵上这个大窟窿,林喻本来觉得至少父亲还在余生至少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可是现在连父亲都撒手人寰了,林喻彻底变成了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光蛋。
林喻没有打车的钱了,今天下午拜托特助陈宁交过房租后只剩了五百块四十块了,现在只剩四十块,为了明天的午餐,林喻走回了林家。
回到林家已经快要一点了,保姆一个星期前就辞退了,偌大的别墅一点声音都没有,林喻关了屋子里所有的灯,将自己关进了屋子。
林喻靠着门板坐在地板上解锁了手机,手指停留在通讯录里备注了“严深”的那一行犹豫了许久,终于,林喻没按拨号键而是点了“删除该联系人”
一个摧毁了林家,摧毁了自己的人,无论他拥有什么样的理由,林喻都应该将他从自己的人生中删除,哪怕这是自己曾经最喜欢的人。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8:00 +0800 CST  
第二章 工作

上午八点,林喻没等银行的人催就已经收拾好东西从林家别墅出来了,说收拾东西,也不过就是装了两件衣服。
出门后,林喻给陈宁打了个电话:“陈宁,银行交接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陈宁挂电话之前叹了口气,十分老练的说了句珍重。
林喻挂了电话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陈宁帮林喻租的房子离林家的别墅有点远,林喻走了很久才到。
房东是个烫了满头卷的中年妇女,让林喻一下就想起来《功夫》里的包租婆,很明显房东是个不关注经济动态的人,并没有认出来林喻。
房东将钥匙套在手指上转了个圈倚在门框上和林喻说:“房租一月两千,水电自理,有Wi-Fi和淋浴,合同已经签了,现在退也来不及了。”
说完把钥匙塞给林喻就转身走了。
林喻拿了钥匙开门,是个很干净的地下室,看着能有十几平,摆了一张双人床,铺了干净的床单。
林喻掏出手机,不错还有一格信号,林喻开始翻通讯录打电话挨个打过去。
“陈哥是我,林喻,那个您看公司....”
“喂,冯总,喂.....”
“您好,江姐,对,是我,林喻,喂...”
每一通电话都没说上超过一句话就被挂断了,林喻看着有三百多联系人的通讯录心疼着自己的电话费,还剩最后一个联系人“赵成”林喻豁出去两毛钱按了拨号键。
“喂?喻哥?”赵成接了电话主动开口问道。
林喻:“嗯,是我,赵成,我...”
赵成没等林喻往下说打断了林喻:“喻哥,不是兄弟不帮你,按理说当初您和我们家合作的时候没少照顾我们家,您今天这个地步我赵成怎么也该拉扯一把,但....”
林喻嗤笑一声回道:“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赵成,麻烦你了。”
林喻要挂电话却听赵成在电话里说道:“哥!真不是弟弟不帮你,我再承哥哥的恩,我也不能搭上赵氏不是!”
赵成的话讲林喻砸了个懵,怎么帮他就要搭上赵氏了?
“什么意思?和你们家有什么关系?”
赵成自觉说的有点多,但话都说到这了也不得不说完:“啧,哥我也不瞒你,昨天严家给全江城通了气,谁敢帮你就是和他家作对,哥你也是知道的,严深摇摇头我们家就...”
严深,这个名字林喻再熟悉不过了。
至此林喻彻底明白了为什么三百多个人自己连个能吃饭的地方都找不到。
林喻挂了电话,拔了电话卡扔进了马桶里按了冲水。
墙壁上的表已经转到十二点,林喻从皮夹里掏出四十块钱塞进了外套出了门。
有点冷,也有点饿,林喻钻进一家便利店,拿了个面包,三块钱,没有更便宜的了。
林喻没买水,因为地下室里能烧水,他要靠着这剩下的三十七块钱度过不知道多少天。
“帅哥,酒吧了解一下,开业酬宾,开酒就赠果盘哦。”一个打扮时髦,左耳戴了耳钉的男生拦住了林喻的去路,还往林喻手里塞了一张传单。
林喻拎着传单走了几步想丢进垃圾箱里,却瞄到了传单最下面一行用小字写着:招收服务生,要求男,年龄18岁以上30岁以下,包晚饭包住宿,联系电话:18xxxxxxx87,联系人:王冕。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9:00 +0800 CST  
第三章 面试

林喻往回走了几步,发传单的男孩还在原地,林喻拿着传单送到男孩面前:“你们是在找服务生么?”
男孩停下发传单的动作抱着手玩味的看着林喻:“帅哥,我们找服务生不假,可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地方么。”
林喻没说话,男孩指了指手里的传单:“gay吧,帅哥还想来做服务生么?”说完仿佛笃定林喻会走一样便没再理会林喻,转头继续往路过的男生手里塞传单。
“我没有电话卡,没法打电话,是要直接找这上面的地址去面试么?”林喻停在原地开口问了男孩。
男孩顿了一下手里的动作嘴角挂着明显的玩味看着林喻又掏出手机拨了个几下说道:“石哥,有个帅哥想来咱们这干,对,服务生,长得嘛岂止是还行。”说着还大量了林喻一眼,电话那面应该是答应了,男孩接着说道:“行,那我现在带他去见您。”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男孩扭捏的嗔怪了两句把电话挂了,随后转头对林喻说:“走吧,我带你去见石哥。”
酒吧叫深蓝,装修的很好,还没到开门的时间酒吧里只有打扫卫生的阿姨,来的路上发传单的男孩向林喻做了自我介绍,男孩叫齐栎。
齐栎领着林喻去了深蓝酒吧的人事部,敲了门,人事部经理石璟是个三十左右的男人,戴着副眼镜,一身西装穿的很好看,林喻不由多看了两眼与记忆中某副场景有些重复。
石璟打量着眼前的人,齐栎不认识,他可是有所耳闻,便开口道:“你...真要做服务生?”
明明是来求饭吃,可林喻还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态度:“不可以么?”大有一种“你好好想想可不可以再回答我”的意思。
石璟笑了笑:“当然可以,来吧看看合同。”
石璟从桌子上抄起了一个文件夹递给林喻。
林喻拿过来看了,就是一份普通的劳务合同,薪资还不算低一月四三千块,签单有提成其余的都和小传单上印的一样。
林喻拿着笔反复寻思着,这样一个酒吧严深是查不到的,就算是查到了也不过就是辞职不干,再坏也坏不过现在了。
想着林喻便在乙方签字处签了自己的名字,签完字石璟有交代道:“你刚入职有一个月试用期,试用期过了才能给你分配宿舍,不过试用期也有工资。上班时间晚上七点半,下班时间凌晨五点半,记得打卡。”
刚才林喻已经在合同上看过了,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石璟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让齐栎带着林喻去领员工装录入指纹去了。
人走了,石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低沉的男声响起:“说。”语气冷漠又淡然。
石璟瘪了瘪嘴有些嫌弃的开口道:“严深你要是不这么冷漠备不住能多几个朋友。”
严深仍然是刚才那副语气说道:“没事挂了。”
“哎哎哎哎,有事有事,我这不是和朋友弄了个酒吧玩么....”石璟话没说完就听严深在电话那头说道:“没兴趣,挂了。”
石璟忙道:“别挂啊!知道严大少爷瞧不上我们这小酒吧,本来就没指望你捧场,不过刚才我这来了个人面试服务生,我给留下了,你猜猜是谁?”
严深放下手里的文件语气裹了一层冰道:“林喻?”
石璟一笑:“严大少爷真是聪明。”
严深将文件角捏了个皱继续说道:“石璟我昨天说的话你没懂?”
石璟收了一脸的纨绔,正色道:“我说严大少爷你差不多得了,林家都什么样了,你也别赶尽杀绝啊。”
严深没说话,石璟继续道:“严大少爷你放心我肯定把人给你看好了!”
话才说完电话就被严深挂了,石璟看着按下去的手机屏幕自言自语道:“我还真以为你是个没心的人呢。”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9:00 +0800 CST  
第四章 活该

林喻跟着齐栎去了员工更衣室,依然没什么人,齐栎转去里间的柜子给林喻掏出来一套工作服。
林喻接过灰色的马甲衬衫加长裤套装,抬眼看了看齐栎:“传单上联系人叫王冕,我看刚才那人叫石璟?”
齐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是谁不一样呢,能给你饭吃谁都一样。”
林喻没接话,夹着工作服和刚在便利店买的没来得及吃的面包往外走,就听身后齐栎说道:“帅哥,你不适合干这行,早点自己想明白吧。”
出了深蓝,林喻把面包袋子拆了啃了几口面包,想着刚才齐栎说的话。
是啊,能给饭吃谁都一样,管他是王冕还是石璟?不适合做这行么?林喻咽了嘴里的面包轻轻一笑没再往下想,啃着面包往街边写着“卖电话卡”的小卖部去了!
严深挂了石璟的电话后再也没拿起手边的文件,只看着桌角沾了细灰的玉质笔筒回想着刚才石璟在电话里说的事。
严深没有想到骄傲如林喻能舍得放下身段去那么个地方做服务生,严深还想着林喻来求他的时候他怎么做才能让林喻更难看点。
严深抄起手边电话给尹墨打了个电话,尹墨作为一名特助十分敬业,几乎一振铃就接了电话:“严总有什么吩咐。”接着就听严深漫不经心的说道:“昨晚林城安去世了,骨灰寄存在殡仪馆。”
尹墨跟了严深很久,从严深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就在严深身边,所以即使现在严深只是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尹墨也十分清楚严深想做什么,于是也若无其事但一百二十分敬业的回道:“我知道了,严总放心。”语气比严深的还要冷漠几分。
挂了电话,严深看着那个笔筒忽然就陷入了回忆。
被挤到变形的车子,驾驶室的父亲和副驾上林喻的母亲,剑桥图书馆里书架对面的小男孩,往事如烟全部灌进严深的脑子里。
严深嘴角一挑喃喃道:“活该。”
林喻回了地下室,把刚才二十块钱买来的手机卡装进手机充了十块钱话费,看着空空荡荡如白纸的通讯录,林喻在心里骂了自已一句。
也没什么人等他联系,更没什么人联系他,买张电话卡干嘛?现在只剩七块钱,晚饭毫无疑问的又要吃那个难吃到有些剌嗓子的面包,明天中午亦然。
林喻有些烦躁,挤进逼仄的洗手间冲了个澡,还好房东说有热水是真的有热水。
林喻冲过澡拿过床边板正叠着的工作服往身上一套,想着不合适明天好早些去换一套。
工作服同林喻之前还是林总的时候在欢乐场见过许多次的服务生服装并无二致,一样的粗糙,一样的丑。
白色衬衫刚刚好贴在林喻身上,灰色的马甲将林喻迷人的腰线勾勒得淋漓尽致,胸兜上绣着“深蓝bar”的字样,灰色长裤料子不是很垂但一点也不耽误将林喻修长的腿包裹起来。
林喻站在用胶带粘在墙上的镜子前照了照。
嗯,一切都是刚刚好。
脱了衣服,林喻埋进床里睡了一觉。
殡仪馆的大爷看着眼前好像面瘫一样没表情的年轻人有些犯难:“我说小伙子不是大爷不给你办,这属实有点为难啊,你说是林总...咳,你说是林先生拖你来取骨灰可你又没个证明,我这咋给你啊。”
尹墨也不急,说道:“您若实在放心不过我们严氏便联系一下林先生吧。”
大爷一愣,严,严氏?大爷还是打了林喻留的电话,四次都提示已关机,面对眼前言词凿凿的年轻人大爷彻底没了法子,老老实实将林城安的骨灰盒子交给了尹墨,还不放心的嘱咐道:“回头我们领导要是查下来你可得给大爷顶着啊!”
尹墨点点头,捧着骨灰盒子走了。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39:00 +0800 CST  
第六章 出错

易玹霖看着消失在走廊的林喻,心里烦躁极了,江城人尽皆知林喻疯了一样的喜欢林喻,可只有易玹霖知道自己对林喻有多喜欢。
易玹霖知道骄傲如林喻,在这种地方以这种身份碰到自己林喻心里会不舒服,于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哥,我现在想回家,深蓝这边你派个人过来陪他们喝吧。”电话那头的人许是应了,易玹霖洗了把手就走了。
林喻见易玹霖没有跟上来,心里一万个感激易玹霖,等林喻再回到刚才的卡座前的时候,沙发上几个醉醺醺的男人早一人搂了个小男孩,一双手游走于男孩身上,明明看起来那么恶心,可却将几个小男孩逗得十分开心。
几个男人忙着撩扯怀里的人哪还有人有眼睛去看林喻,好看又怎么样?又不听话。
林喻十分识相的退到一边站着,扭过头不看卡座上越发放肆的中年发福的男人们。
近十二点江城的夜生活说到底才刚刚开始,纸醉金迷的生活从来都是从深夜蔓延至清晨,夜晚沉溺于酒精和各色温柔,太阳升到地面便戴回面具到纷繁的社会中扮演各种想扮演的角色。
深夜是酒吧的高峰,林喻自然迎来了他的第二桌客人,很不巧,林喻认识而且熟的不能再熟,林喻避无可避如之前一样半跪在卡座边记录这一桌嚣张跋扈的富二代点的酒,脑袋垂得不能再垂,整个人都埋在阴影里,加上上不断闪动的灯光很少有人能认出来。
林喻倒酒的时候躲过了来自沙发上一道探寻的目光,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看,林喻心里一慌,手也跟着一抖,昂贵又刺激的酒精瞬间就沾湿了一双林喻此刻倾家荡产也赔不起的鞋。
鞋的主人是一个染着粉色头发的男孩,丹尼新款鞋就这么被一个服务生弄脏了?!男孩瞬间跳脚,指着林喻的头骂道:“不长眼吗?往哪倒呢?瞎么?***丹尼新款弄脏了赔得起么?!”
林喻十分抱歉的直了身子又弯腰鞠了一躬:“十分抱歉先生,我,我这就给您擦干净。”林喻拿出手绢就要蹲下去擦,却听沙发上一道熟悉的声音说道:“哎呀算了吧温刻,今儿给我接风你就别和一个小服务生一般见识了。”又对林喻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喻几乎是咬着牙报了自己的名字,一桌人听完都没了动静,都纷纷瞪大眼睛看着脑袋垂得不能再垂的林喻。
还是那个叫温刻的男生先出了声:“哈?林喻?”林喻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温刻:“是我,林喻,如果您需要将鞋子送洗或者需要赔偿可以在您有空的时候来深蓝找我。”
看看,还是那么骄傲。
不等温刻出言为难,就有人一把攥住了林喻肩膀:“喻哥!你怎么会在,会在这种地方?我哥呢?他,他没找你么?”
林喻拍了拍肩膀上的手:“纪凌你太用力了。”
纪凌,严深的表弟从小在严深家长大对严深和林喻之间的事了如指掌,当然说是了如指掌也只是十分清楚林喻对严深的喜欢而已。
林喻就这么在一片错愕以及嘲讽的视线中淡定的去了员工休息室。
严深接到纪凌电话的时候刚好开完视频会议:“什么事?又没钱了?”即使是对如亲兄弟一般的纪凌,严深冷漠依旧。
纪凌躲在相对安静的厕所隔间举着电话说道:“表哥,我和几个朋友在外边玩,碰,碰见林喻了,那个你要不要来?”
纪凌天真的认为,严深来了或许能劝林喻和他们回家让纪家、严家帮帮林喻。
严深抬手看了一眼腕表道:“知道了我现在去。”
挂了电话纪凌的甚至好心情的跟着嘈杂的音乐扭了扭身子,丝毫没有怀疑严深怎么会知道他在哪。
林喻坐在休息室里看着日历心道,今日果然不是什么好日子,上班第一天怎么就谁都叫他撞上了。
此刻的林喻并不知道半个小时后有更大的难堪甚至可以说是侮辱在等着他。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8:40:00 +0800 CST  
d dd ddd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09:23:00 +0800 CST  
今天请个假,身体不太舒服,明天双更奥!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18:57:00 +0800 CST  
第七章 喝酒

林喻坐在凳子上做了几个深呼吸,用一次性纸杯接了杯水一口气喝掉才堪堪平复了心里的情绪。
嗯,林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些烦躁,明明这些事在决定来深蓝上班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而且也做好了准备去面对,可真在这种地方碰见易玹霖,碰见纪凌,听到纪凌提起那个人,林喻心里还是会不舒服,甚至有点难过。
至于为什么难过,连林喻自己都不知道,大概是因为他清楚林氏破产是谁的手笔,如今再从纪凌嘴里听见那个名字让他恍然想起了一些从前的事,物是人非,哪一个感性的人能不难过呢?
林喻晚上并没吃酒吧管的那顿饭,这个时间也有些饿了,转身去休息间的储物柜里拿了两个小蛋糕吃了,口感比三块钱一个的面包要好很多。
等林喻垫了个七分饱,收拾蛋糕纸的时候,耳机里的对讲忽然就传来于斌龙的咆哮:“林喻!第一天上班就学会开小差了?你的客人等着我帮你接待么?我不管你在哪三分钟之内你要是没出现在你负责的散座上你这个月的业绩就都别要了!”
于斌龙吼完,林喻摘了耳机揉了揉耳朵。
林喻再回到位置上的时候,愣住了。
即使灯光再纷繁迷乱,即使此刻人影绰绰,林喻的视线还是能轻易的在人群中锁定那个身影,那个林喻喜欢了将近七年的人。
严深穿过人潮而来,拐进纪凌那桌,坐在了沙发边上,沙发上的几个男孩有意要严深坐在里边,严深摆摆手拒绝了。
两分钟之后,纪凌转到林喻身旁,扯着林喻的手腕要走,林喻却挣了一下,搞的纪凌有些懵:“怎么了喻哥?我哥来了,你不愿意听我说,我叫我哥跟你说总行吧,在这种地方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你先跟我去见见我哥看他怎么说,嗯?”
纪凌言辞恳切,林喻知道纪凌是一番好心却也不得不拂了眼前单纯少年的好意:“纪凌,你的好意哥心领了,真的不过去,你们玩得开心。”
纪凌见说不动林喻,干脆也不费口舌转身便回卡座了。
林喻只当纪凌是死了拉扯他一把的心,勾了勾唇便站到了自己该站的位置。
十分钟后,林喻的耳机对讲想起一道提示音:卡3呼叫服务生。
卡3,纪凌所在的卡座,你看该来的还是来了。
林喻面色平静的走到几另一桌面前恭敬地问道:“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
坐在沙发边上的严深晃了晃手里空荡的酒杯,低沉的说道:“倒酒。”
林喻沉了口气,拿起离严深最近的黑桃A然后半跪在严深脚边给严深酒杯里添了酒。
端起添了酒的酒杯,严深先是轻轻摇着酒杯后又放在鼻下轻嗅,十足的优雅,优雅到与这纵情声色的酒吧有些格格不入。
倒过酒,林喻想要起身离开下一秒膝盖却被人踩住,男人的皮鞋高贵奢华,明明是踩在林喻的膝盖上,林喻却觉得心里好痛,沙发上一群叽叽喳喳的年轻人见状或闭了嘴或和旁边人递个眼神,总之全部在用看戏的眼神看着严深以及被严深踩在脚下的林喻。
严深俯身上前,直视着林喻将酒递到林喻面前然后玩味的说道:“喝了,我就放过你。”
林喻沉了一口气,最开始林喻追求严深,严深有一万种理由拒绝他,后来严深开始仗着林喻的喜欢肆意妄为,仿佛林喻的喜欢不值钱一样,最后林喻发现严深开始折腾林氏而他束手无措的时候,林喻终于明白,严深不止是不喜欢他,用他对严深的爱和喜欢来羞辱他这就是严深最直接最原本的目的,至于原因林喻无从知晓。
“严总,我不会喝酒,扫您的兴了。”林喻语气跟刚才同那个灌他酒的男人说话时是一样的淡然又疏离,仿佛过去的日子不曾存在,严深也只不过是他不得不接待的客人而已。
严深闻言却勾唇一笑:“不会喝酒?那就不喝了,不过这杯酒到底算是我请你的,理应你带走,既然不喝,那就...”
言罢,严深抬起端着酒的手,然后微微转腕,将杯里的酒尽数洒在林喻头上,
纪凌见状十分不解,却又隔了半个沙发就是想拦也来不及了,刚站起来想为林喻说几句话就听严深头都没转一下的说道:“没你的事,坐下喝你的酒。”纪凌对严深这个表哥向来都是怕的,严深既然开口纪凌就是再心疼林喻也不敢说话了。
苦涩的液体顺着林喻的发丝流下来,脏了林喻的工作服,林喻眼睛都没眨一下的说道:“严总请的酒我已经收下了,严总可以放我走了么?”
严深嗤笑一声:“放你走?当然可以吗不过我的鞋被你弄脏了。”
林喻颤着手从腰间拿出一块白色手绢端起严深的脚,伏在严深脚下细细的擦着严深的鞋底。
不料严深却收回了脚,扔给了林喻一个字:“滚。”
林喻直起身子,轻笑道:“谢谢严总。”然后转身拜托隔壁服务生帮忙照看一下,便回更衣室去更衣,至此一场专属林喻的羞辱在林喻眼里画上了句号。
可一切只不过才开了个头而已。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22:56:00 +0800 CST  
我可真是有毛病 大半夜更文...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22:57:00 +0800 CST  
dd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22:59:00 +0800 CST  
dd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22:59:00 +0800 CST  
各位宝贝们,真的要注意身体奥,不要像我一样总往医院跑

楼主 七分糖乌龙奶盖  发布于 2019-10-18 22:59:00 +0800 CST  

楼主:七分糖乌龙奶盖

字数:68804

发表时间:2019-10-18 16:3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2-01 00:28:30 +0800 CST

评论数:349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