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辞于两世》撒娇魔尊攻×禁欲仙尊受

什么?魔尊又来了。扬言要拐跑蕴藉儒雅小仙尊?还想方设法当了人家徒弟?
某臭不要脸魔尊实力撒娇,用生命诠释什么叫作专业装乖。
蕴藉?这辈子都不可能蕴藉。
今个儿也是十分没有礼数且言行十分不自重。什么?你的意思是某仙尊会不开心,所以魔尊得蕴藉。那怎么行?要是真蕴藉了还怎么·随机·有理由·的吃人家小仙尊的豆腐?‖
“寒寒~寒寒~小仙尊?小师尊?理我啊理我啊~”
某仙尊一脸冷淡。视人眸光心中无奈,薄唇轻启道:“蕴藉。”
嗯嗯嗯嗯对对对对,蕴藉蕴藉。某魔尊一脸敷衍。
……
(此简介与作品严重不符,大可忽略)
‖新手新手第一次,剧情狗血啥都有,文风不正内容牵强。


楼主 泽尘啦  发布于 2018-11-25 10:47:00 +0800 CST  
第一章.

“寒寒~”
“寒寒?”
“小仙尊~”
“理我啊理我啊~!”
顾桑离一袭红衣,衬出颀长身材,黑色腰封勾勒出倒三角的背脊。墨发无冠无束,直至腰间。细看那人外阔内窄的丹凤眼满含笑意,剑眉露些英气,鼻梁高挺,双唇颜色均匀,时时上扬。却在白奕面前孩子般的拽着他衣袖晃晃,撒娇样子对人卖乖。
白奕敛敛眸子,神色自若稍些无奈,端坐着。白色衣衫与身旁的一身红衣形成极大差异。他抬首冷冷瞥一眼那人,压低唇线道。
“本尊名唤作白奕,字清寒。你怎可这般不知礼数?” 低声有些怪罪,语气坚定。
顾桑离眯起眼睛,眼神闪过戾气,只有一秒。一秒后弯眸又是明媚笑颜。
顾桑离本来就是个恶人,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尊。他还能有什么礼数。只是对白奕一人这般乖巧罢了。
“嘿嘿~小寒寒我本来就没什么礼数嘛~”顾桑离向左侧头,摊摊手,一副被人训斥,到还得意的模样。
“你本是魔界至尊,到我这昆仑殿来也不怕被人发现。到时候又该如何解释?”
白奕目光冷冽又望人一眼,对上顾桑离一脸纯良笑容,仄了仄眉。几许轻风拂过吹得墨发扰人面庞,也不伸手去将发丝缕正。
顾桑离耸耸肩,下意识去望了望四周空荡硕大的殿堂楼阁,了无生气。冷清到叫人觉得压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里的风似乎都更加冷的彻骨。难道小寒寒不会冷吗?顾桑离心想,黯了黯神色。
“你这也没人嘛~寒寒,寒寒,要不要我来和你住啊?”顾桑离不对人提出的问题作答,无赖拽着人衣袖撒娇问道。
“啾~~”一声狐鸣。
是白奕养的那只六尾白狐。
顾桑离寻着叫声抬眸四下张望。只看见那小家伙奔近,茸茸的白毛没有一丝杂色。直至在白奕脚边,轻轻一跃跳到那人白色衣摆上,窝在大腿处。白奕习惯性伸手揉揉那小家伙的脑袋,眸色温婉。那灵物扬扬首,舒服的又啾啾鸣叫几声,抖抖耳朵,六条雪白尾巴伸展开来。瞳眸竟是看着顾桑离的,有些高傲,有些得意。像是在宣誓主权,又像是在说仙尊有它陪着就够了。白狐向来如此高傲。
顾桑离在一旁看的心痒,居然还真的孩子气的在心里嘀咕起来。
真想把那只死狐狸的毛都给拔了,要不是当着寒寒的面,我早就把它烤了吃了!面上不住露出些厌色,撇撇嘴一脸不满。
白奕仍旧端坐着,面无表情,当然也不会察觉到那人的情绪。
“诶呀诶呀,寒寒~寒寒~我也要揉揉头嘛”顾桑离又扯上白奕的衣袖晃了晃。一脸孩童般委屈模样。低下身把头凑近人前胸,方便人探手。
“寒寒~”又一声撒娇。
白奕抿着的嘴角抽了抽,心下无奈。察觉不出的稍稍低肩,心中叹息声。表面看起来仍是毫无表情。
“蕴藉。”委婉道出拒绝话语,想着仙魔不得有交集。素手却不由自主抚上人脑袋揉了揉,风吹得顾桑离的发丝抚上白奕的手背。
瘙痒的发丝惹人不禁拢指,顿了顿,抽回手。白奕低眸看着别处。
顾桑离半阖双眼,嘴角上扬嘴笑容更大了,鼓鼓嘴攥着拳有些享受。
“嘿嘿~”他直起身。抬首时还不忘瞪一眼窝在白奕腿上的六尾白狐。
白奕,你迟早是我的。顾桑离心想。
那只白色的小家伙瞪着。

楼主 泽尘啦  发布于 2018-11-25 10:59:00 +0800 CST  
第二章.

仍是冷清的昆仑殿,白奕一人坐在院中的石椅上,虽然没人会看到也还是那么坐姿端正,挺直的腰身裹着和往常一样的单调白衣,一顶银冠用玉钗冠起了半数青丝,剩下的半数披至腰间,几缕依着脸廓,微风吹过便抚上面庞。
坐着良久,他时常抿一口清茶。小巧玲珑的青蓝色云纹茶杯更衬托出关节分明的青葱玉指。放下茶杯时芽绿的茶叶还会随着淡青色的水旋着往下,最后轻晃几下悠悠沉回杯底。白奕双眸一直看着那株院中的仙柳。似乎是在静心养性,但也说不准是在想着某人。
听到御剑飞行落地的声音。白奕仍是不动声色,因为光听仙剑落地的熟悉声音,他就知道是他了。
“清寒。”随即听到一磁性男声。白奕眼前添了一人,身着同样的白衣里衣与白色外袍,不同于白奕的是白色腰封上还系着一条墨蓝色绫段。
白奕不紧不慢抬眸看人一眼,直起身站定身子。道:
“清霜,你怎么来了?”
他是白奕原先的同门师兄,现在的临泽峰仙主——若尘命,字清霜。当初他们共同练功,向来都是白奕第一他第二,两人很受师父器重,所以就连师门所赐的字也都如此相像。
若尘命早就察觉到四周气息中参杂着魔气。望着白奕有些肃然。
“那魔头居然还敢来,虽说他是六界再无敌手,可你也不能任着他随意进出你这昆仑殿啊,传出去你清寒仙尊的名声又该如何?私通魔党企图反了仙帝不成?”若尘命蹙额厉声道。看得出他的恼怒。
他也知道白奕看重善渡与教化,更何况无论白奕或是他都敌不过顾桑离。
白奕不于答复,眼中看不出感情。
若尘命看人还是那副模样,心里叹口气。突然觉得刚刚的话有些重了,于是换了种方式道。
“清寒,我知道你心善。这是我从药君那拿来的毁元散,吃了法力尽失。”若尘命从袖中拿出一个红塞的白瓷药瓶递给白奕。
又说道:“等下次那魔头再来你只需给他服下便可。至于到底该如何予他服下,也就随你吧。”
白奕顿了顿,眼底闪过几丝顾虑,却还是伸手接过了药瓶。
————————————————
不知不觉早已夜深,白奕卧在床上久久不能阖眼。干脆坐起身,拿起床头的外袍穿上。想着去庭院走走。
长廊深深,晚风吹过几许凄冷。那株仙柳的柳条被吹的迭起层层绿浪,地面上柳影婆娑起舞。偶尔几只飞虫掠过,幸在它们不懂这里是昆仑殿,也更不会懂那昆仑仙尊是怎般冷冽,怎般不与人亲近。
也不错…好歹添了几丝生气。
————————————————
隔天午刻。
今日阳光格外明媚,发出不同色彩的朦胧光圈。可明媚过度不免有些炫目,顾桑离走出魔宫时被这太阳照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该死的太阳,怎么这么大。”顾桑离抱怨道。不过想着马上就能见到他的小仙尊,立马开心了不少。不禁加快了疾步的速度,朝昆仑殿前去。
进去人界时还不忘化形成仙门子弟的模样。他也不懂为何白奕的定居于人间。虽说他魔尊实在不怕六界中人,可为了白奕不被他人误会,还是要伪装伪装的。
到了昆仑殿外,几下熟练的起跳,便从后墙翻上了院中的仙柳上。
‘诶?怎么今天寒寒没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顾桑离有些疑惑,微微侧头心想道。
纵身一跃,顾桑离便到了石桌前方,落地的那一刻又从仙门弟子的模样变回了自己。退几步轻轻跃身坐在石桌上,盘起右腿,右肘抵着腿上,手掌侧托着脸支起头来等人。无事的左脚吊儿郎当的晃着。
嗅到白奕身上的温香,顾桑离滞滞无光的眼神立刻神气起来。收起腿从桌上跳下来,手拍拍衣摆上的灰,坐在椅子上。手安分的摆在石桌上装作一脸乖巧模样。冲来人眨眨眼睛。
白奕像往常一样走到石椅旁,双手别起腰边外袍往后拂,随即坐下。这才抬眸看人。
“何事?”
顾桑离有些纳闷,但还是耍起嘴皮子来。 “诶呀诶呀,小寒寒你说我有什么事嘛,当然是太想你所以来看你喽~” 他咧嘴冲人笑,露出了
白奕没有回答那人,依旧一脸冷漠。
顾桑离也察觉到对方今日有些反常,盯着人问道:“寒寒你今天怎么比以前迟啊,怎么了怎么了,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白奕对上他的眼神。
“今日……” 刚开口时,便偏头不自然的避开了顾桑离询问的眼神。滞神几刻,然后面不动容道:“今日去逛了逛人间街市,所以略有些迟。”
顾桑离早就看出人在说谎,可就算强求于人,那人也是不会说的,他也不想再毫无意义的追问下去了。
于是黑色瞳仁有些狡黠的转了转。
“人间街市吗?我倒是听说汴西城有一家妄喧楼,那里的酒饭可不是一般的好吃。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

楼主 泽尘啦  发布于 2018-11-25 11:06:00 +0800 CST  
第三章.

“嗯。”白奕竟直接答应下来。
顾桑离欣喜万分,只差跳起来。白奕这才发觉自己同意了桩本就不能答应的请求,敛了敛眸子,正想拒绝,可看那人像孩子得了糖般欣喜,也就没有作声。
未久俩人御剑来到郑西城。顾桑离不忘化作仙门子弟的模样,毕竟他一身红袍,处在人群中未免太过于扎眼。
“寒寒,那有桂花糕诶!“顾桑离一声惊呼,未等白奕反应过来就拽着人手径直奔向糕点铺。
“您二位要点什么?”卖糕点的男子说着熟练的招呼客人的话,抬头看两人皆是一身白衣,马上将白奕与顾桑离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白衣卿相,定不是一般人。便作出一脸献媚讨好的模样。
“二位是仙门中人吧,我这是刚做好的桂花糕。来来来,两位尝尝,不收钱。“男子包好几块桂花糕递给顾桑离。双手握着端在肚子前,笑的露出黑黄的牙来。
顾桑离最看不惯,心里一阵恶心。可他今天心情特好,也就冲人笑笑道了谢词。
“谢谢啊。”
拉着白奕的手正欲拉开,走出一步却发现那人没有跟着。顾桑离回过头看看白奕。
“小寒寒你怎么不走啊?”
“给钱。”白奕道。仍是面无神色。
‘还真是有够古板的。’顾桑离心里嘀咕着。却还是乖乖照做,回过身来硬是塞给了那店家的钱。
顾桑离这看看那看看的逛了许久,白奕只是默不作声的跟着。
白奕似是想着蕴藉儒雅之类的事,没料到顾桑离会突然停下转过身来,回过神却已经撞上人了。顾桑离下意识抬臂搂上人腰支撑重力。白奕被这举动激的身怵,眸中略过些惊慌,低着头不去对上人的眼睛。而顾桑离却没注意到自己顺手的举动。
看白奕一脸严肃的表情,顾桑离开口。
“寒寒你到是笑笑啊~”
“……嗯…”白奕定神,答应道。下意识照做了。
随即松开一直紧蹙的眉头,弯眸笑浅,有些僵硬,一双桃花眼却也是如沐春风的。唇线稍稍上抿,眸中尽是暖意。可惜持续不久,几秒后又恢复了往常的冷漠。
顾桑离未想人会答应。正滞神时,眼中那人温润笑靥,胜于暖阳。愣神看着许久。顾桑离眼中来往的人都朦胧起来,唯独白奕是清晰的。
不妙,他的心快化了。
这才收回神。“寒寒你笑起来真好看,比我见过的魅魔都要好看。”顾桑离颇带些痞气道。
“不过啊,要是只对我笑就好了~”口上似是随意说罢。
心中却想。白奕只能是他的。
顾桑离后知后觉发觉自己揽着那人的腰,狡黠的扬唇笑笑。勾勾手指划过人腰间,察觉人身子明显颤抖,放开手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冲人眨眨眼。
“嘿嘿,小寒寒咱们继续走吧。”
又扯上人走向离这不远的妄喧楼。

商贩的叫卖声萦绕耳畔。
朱门红灯,于市井间格外注目,二楼横出杆锦绣花旗来,上文“杳”。顾桑离抬头看旗上的字,听闻妄喧楼家老板若是在便会挂出此旗。心里明白,于是放心踏步进门四处张望,寻到处空位。回头望望白奕,指着空位一脸嬉笑。
“小寒寒,我们坐那~”
白奕抬眸,只觉得面前那人像极了还未及冠的孩童。他也干脆就把那人当做孩童般看待了,撒娇,无理取闹,又没有礼数的,孩童都怕是还要比他好些。
白奕又抬眼望了那人一眼。
这“孩童”还要比他高出一个头来。
‘啧…’ 白奕心中。竟然自然的,一声啧音。
忽听到嘈杂声响。顾桑离回眸望到,只看见个叉着腰的小姑娘,发带束着两髻,鼓嘴嘟嚷,像是在发脾气。白净小巧的纤手拿着个大饭勺。
等等,饭勺?
莫非这忽而名扬四海的妄喧楼家老板,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

楼主 泽尘啦  发布于 2018-11-25 15:45:00 +0800 CST  

楼主:泽尘啦

字数:4470

发表时间:2018-11-25 18:4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7 07:02:53 +0800 CST

评论数:1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